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呀,依米红红,这真是好名字,甚至比你的汉名都好听多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俩简直是同病相怜啊!”月英听完依米红红的叙述,禁不住感同身受,悲从中来,“我这孙子还不是让司马懿那老奸贼给害的,好好的一个小伙儿,在战场上被那司马老儿刺了一剑,就成了现在这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现在都差不多要绝望了,如果我孙子再不好起来,我就得拿根绳儿去上吊啊……”
  依米红红听说这个消息,连忙拦住了她说:“大姐,别这样,好死不如赖活着,不如我们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我这里有一帖药方,专克司马懿的‘灵魂篡位’,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试试?”
  “只要我孙儿能有一线希望,试就试吧!”月英黯淡的眼神一下子亮了,充满了光彩。
  看着月英饱含希望的眼神,依米红红欣然允诺。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日子里,依米红红每天早晚要给诸葛攀吃一个烤鸡蛋------------她先是从山里捉来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小虫,把它弄死、烘干,碾成粉末,然后在鸡蛋上敲个孔,把粉末放进去搅匀,再烧熟了吃。她说,诸葛攀受了惊吓,胆汁外溢,这是为了给他安神。
  可喜的是,五六天之后,诸葛攀便可以睡着觉了,晚上不再梦游,也不再浑身发抖、阵阵抽搐。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之后,依米红红又从附近的山中采来远志、肉桂等等养心的药材,还有蓝田玉、普天朵、索玛花、马缨花等等各色各样的花卉。她小心地将它们磨碎、捣烂,用它们给诸葛攀熬汤药喝。整个斗室里,好闻的药味儿弥漫开来,就像深山里的兰花一样的香。香,好香,格外香……
  一个月之后,诸葛攀渐渐平静下来。他的身体长壮了,个子长高了,并且重新长出了一排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炉膛前熬药的依米红红看着这一切,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的额头上汗水涔涔,但她心里却是相当欣慰的。
  月英看到自己心爱的孙儿渐渐恢复健康,也是喜上眉梢。她相信,真的是红红的药方把孙儿的病治好了。
  那晚,月英是带着少有的微笑进入梦乡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令月英做梦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依米红红眼神里透出一丝失望。
  她郑重地提醒月英:“实在对不起,我只能帮你们帮到这里了。那一次在战场上,你的孙子伤得太重,司马懿的灵魂已经在他的身体里深深地扎下了根。这让他极有可能处在一个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状态下,到时候他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人。这次我的药方虽然把他救了回来,但也仅仅能支撑七天而已。”
  “我会变得很危险?”诸葛攀在里屋听到了祖母和红红的谈话,禁不住忧心忡忡起来,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天后,一个阴沉沉的上午。王平匆忙地跑进斗室,慌慌张张地喊道:“丞相夫人!诸葛少主不见了! ”
  月英从藤椅上站起来:“怎么回事? ”
  王平满面愁容地回答:“少主他今天一早就不见了,廖将军、王夫人和依米姑娘都在到处找他。 ”
  月英用指头数了数:正好七天了,不好,孙儿要出事。
  “不管怎样,攀攀永远都是个好孩子,他一定是想趁自己清醒的时候赶紧离开大家,免得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她重重地叹息一声。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郊外的小山包上,月英和王平焦急地跑去寻找,好容易找到了诸葛攀。
  月英细瘦的手臂紧紧地抱住诸葛攀。
  “祖母!孙儿不孝……”诸葛攀扑进月英怀里,泪如泉涌。
  月英似乎一下子老了几十岁,泪流成河:“攀攀,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个受害者,司马老贼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啊! ”
  “我十几年来,一直随祖父戎马倥偬、出生入死,本以为可以给你们带来光荣,却在怪树滩的那场遭遇战中失手,打不过人家,还连累了你们……” 说着说着,诸葛攀又哭起来。
  月英两手抱着孙儿的肩膀,安慰他:“别哭,让祖母好好看看你。 ”
  诸葛攀的脸朝向祖母,脸上挂满泪珠。
  月英严肃地对诸葛攀说:“攀攀,你要记得,你永远是我和你祖父的骄傲。”
  诸葛攀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眼泪,郑重地点点头。 大家围着他,谁也不说话。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1: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少顷,他忽然郑重地对月英说:祖母,我求您一件事情。
  众人都安静下来。
  月英爱怜地说:“你不用求我,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 ”
  诸葛攀满怀期许地问:那您答应了?
  月英斩钉截铁道:我当然答应。什么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00: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诸葛攀缓缓地说:“请您带我回隆中吧!小时候,我常常听祖父说,您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才女,饱读诗书,知识广博,医道、蛊术和机关术更是一把手;而且,您也跟我说过,隆中是您和祖父的家园,是我们诸葛一家兴起的地方,只要这片土地还在,死也不怕;只要隆中故乡还在,别说司马懿了,就算是曹操从坟墓里爬出来,也摧不垮我们的诸葛家族。也许在那里,您会找到彻底治好我伤病的办法的!”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廖化张大了嘴巴,依米红红心下一颤,王平双眼圆睁瞪着诸葛攀,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而诸葛攀却依然很平静。他说:“现在,我非常清醒。我想过离开,可是我的伤还没有痊愈。正因如此,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也无法摆脱我自己,我会成为司马懿的化身。当我再回来的时候,我不会再以为您是我的祖母,也不会再以为你们是与我并肩作战的朋友,我会做出最恐怖的事情。所以我向您郑重请求,请答应我,带我回去,好吗? ”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依米红红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一把抱住诸葛攀。
  诸葛攀回身,望向身后的王平:王将军!
  王平老泪纵横,使劲地摇头。
  诸葛攀又望向廖化,廖化的眼睛也正望过来,充满悲悯和无奈。
  诸葛攀的目光又落到祖母月英身上,充满恳求。
  月英爱怜地看着他,吩咐下人们推来了诸葛亮曾经设计制作的“追风车”,载着她的孙儿,连夜赶回了那片山清水秀的人间仙境……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嗨,阿丑,你乐啥?”刚回到隆中,曾经与月英一同学刺绣的邻家姐妹璇儿也不知打哪蹦出来,吓了月英一大跳。璇儿早与月英熟透,也喊她阿丑了。
  月英脸上有红云飞上来,嘴硬:“我没笑。”眼睛扫一眼璇儿,扭头,看了看她那满面憔悴的孙儿。
  璇儿瞧出究竟了,细细声:“听说你孙子在外面被歹徒砍伤了?”
  月英被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攀攀被砍伤不假,但是伤他的不是山野间的歹徒,而是大名鼎鼎的司马懿。
  没容月英否定,璇儿便开始撺掇了,“想不想给你孙儿报仇?我帮你……”
  恼,事情根本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月英瞪璇儿,甩头就要走。草鞋落在隆中山林的石子路上,吧哒吧哒,吧哒吧哒,一声比另一声响得更急。
  璇儿却继续不依不饶地出馊主意:找到那个砍伤你孙子的人,偷偷向他射袖箭,跑去给他坐的凳子上扎几颗钢钉也行,坚持不懈给他吃砒霜最好,在他最爱看的书上下毒,然后把书送给他呀……
  月英憋红了脸,赌气,把背影凉给璇儿。自己一个弱小女子,哪能刺杀司马懿,没边的事儿!
  她瘪瘪嘴,笑,一脸的苦笑。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月英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快步走回诸葛草庐,安顿好孙儿,又翻箱倒柜地找出夫君诸葛亮曾经穿了几十年的那件八卦衣,便带着它来到了曾经教过她刺绣、医道和蛊术的老巫女---------三道婆的住处。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房,老屋,屋子里黑乎乎的,潮湿阴冷。
  月英打着寒颤:“师傅在吗?我想,想……”舌头弯弯绕,没下文了。
  九十来岁的三道婆懒得看来人,问:“哦,是我的徒儿月英啊!此番你究竟有何事相求啊?”说罢,她便站起来,披散着花白的头发,一手拄着蛇头拐杖、一手端个铁碾子往内屋子走。
  月英跟着走,支支吾吾,就是开不了口。
  还没开口说事,她忽然尖叫起来——屋子里,角角落落尽是瓦瓮,有的敞开着,看得见里面蠕动的蜣螂、蛇、蜈蚣,蝎子、蜘蛛、蟾蜍、蛞蝓、蚂蚁、乌龟等五花八门的东西。
  “这,这是什么?”月英结结巴巴。
  “徒儿,”三道婆拒绝回答,继续问,“你此番前来,有何事相求啊?”
  实在不敢看瓦瓮里令人两股战战的东西,月英闭上眼睛,狠狠心,说,“我来讨收惊蛊,就是专治鬼魂附身的那种。”
  “收惊蛊?讨收惊蛊?干嘛讨收惊蛊?”
  月英又不说话了,转身,睁眼,泪在眼眶转几个来回。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道婆站在月英面前,伸手,擦月英的泪,声音柔和好多:“徒儿,有啥委屈啊,跟师傅我说道说道,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恍恍惚惚,月英将三道婆当自己的奶奶了,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最后,道:“我想请您用收惊蛊医好我孙儿的伤,让司马懿的幽魂永远离开他的身躯,那样的话,他就能摆脱昔日的阴影,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生活了。”
  三道婆叹气,这么回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姓司马的,简直是太欺负人了,连十来岁的伢子都不放过!”老婆婆一面怒骂,一面指着大大小小的瓦瓮,说:“徒儿你看:这些,就是我养的蛊。这些,全是毒蛊;你要的嘛——暂停,那司马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他最敬畏谁?我全知道了,才好为你准备。”
  “呃……那司马懿为人固然是阴险,狡诈多智、性情多疑,我夫君和我孙儿都栽在了他手上;但是,他也是很佩服、很敬畏我家夫君的。去年秋天我夫君谢世的时候,他还赞我夫君是‘天下奇才’呢。”月英慌不迭声地倾囊相告,“而且,我曾经还听我夫君讲,司马懿有个坏习惯,就是一边翻书一边用手指在嘴里沾唾沫儿。”
  “好的,徒儿,你明天就来取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再去那间老屋,月英真拿到了----------药方配得非常生猛,满满的一大包东西,全是风干的毒虫,有蛇蜕、蜈蚣、千足虫、蝎子等等。
  三道婆意味深长地说:“徒儿,我还要跟你交待一句:光把这收惊蛊给你孙儿喝是没有用的。你还得把你丈夫的这件八卦衣在收惊蛊熬成的汤药里整整泡3天,待到晾干后为他披在身上。唯有这样,才能彻底驱散他体内司马懿的精魂。”
  月英没迟疑,咬嘴唇,咬出一排细细牙齿印。
  三道婆另外送给月英稍大一包药粉,白色。她让月英日后用它煮水涂抹在兵法书上,再将它送给司马懿,说是只要司马懿拿到那部兵书,他就活不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英从三道婆那里讨来收惊蛊,满怀希望地回到草庐,用它煎了满满一大锅热腾腾的汤药,一部分用来给孙儿喝,一部分拿去把八卦衣泡了起来。
  收惊蛊的气味很冲,月英光煎药都被熏得头晕、恶心,诸葛攀更是哭闹着不愿意喝。
  “攀攀,你想不想活?想,就要喝下去。”月英坚持着。
  诸葛攀把汤药喝下去,苦得难受又吐了出来,吐了再煎,再喝。喝了药后,他浑身又疼又痒,手也变成了灰黑色。
  兴许是三道婆的蛊术确实灵验,七天的期限早已过去,诸葛攀却依然没有发病的迹象。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正当月英为此欣喜之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三天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诸葛攀正在与他的姑姑诸葛果、二爷爷诸葛均和家中的下人们一同在草庐附近的竹林里游山玩水。突然间,他的眼神变了,整个身体剧烈地抖动着。与此同时,他的嘴里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冷笑。
  诸葛果赶过来:“攀儿!”
  诸葛攀忽然扬起胳膊,将诸葛果一下子打倒在地。他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大家,语气变得阴森森的:“我让你们插翅难逃!”
  被打倒的诸葛果一路惨叫,令人惊恐!
  “你! ”诸葛果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
  诸葛攀却哈哈大笑。这声音相比诸葛果的惨叫,更让人胆战心惊。
  诸葛均推开拦着他的下人们:“让我来。 ”
  诸葛果担忧地说:“不行,他不是攀儿,他是司马懿! ”
  诸葛均也不管那么多,正义凛然地面对着诸葛攀。
  诸葛攀望着诸葛均,眼睛里全是司马懿一般的冷酷和诡诈。  他忽然不由自主地举起手臂,向诸葛均扑去。  诸葛果和下人们同时挡在了他前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5 01:53 , Processed in 0.906250 second(s), 7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