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魏延放下心来,清了清喉咙,朗声大叫道:“杨仪匹夫,你听好了。谁敢杀我?!”
  那一喊,声如狮吼,震天动地,但却无人响应。
  于是,魏延叫出了第二声“谁敢杀我”。
  这声叫,已经不能称之为叫,因为其声低温沉缓,恰似喃喃自忖,又似自言自语。
  就在吐露这四个字之间,众人已经能够听出魏延疑虑的情绪;但是,这种情绪似乎正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骄矜,一种自负。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旧是无人响应。
  两番叫阵,无人应战;魏延心头的所有疑虑已经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只是洋洋得意、狂傲自大之情。
  也就在此时此刻,魏延内心深处的那份高傲,就如同吹鼓的气球,膨胀到了极致。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再次大喝道:“谁敢杀我!”
  这一吼,不再对阵前任何一人,而是对天长吼,对着天上的诸葛丞相长吼。他似乎要把丞相在世时,所压抑的所有的郁郁不得志、愤恨、羞恼、憋闷与委屈统统发泄出来,深藏心底的孤高自傲也一并迸发而出。
  他向诸葛亮示威、炫耀;他尽情地嘲讽在天的丞相,尽情地咒骂着。这四个字将他积郁心中多年的闷气宣泄了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正是这个时候,魏延的防备是最低的,尤其是对身后的防备。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大喝:“吾敢杀汝!”
  回防已经来不及了。魏延所有的气势、所有的心力,都在这最后一吼中,似离弦之箭一般击发而出,纵难收回。而马岱则随着自己一声大喝,顺声就势,一刀砍去,恰似势如破竹的罡风,无可抵挡。
  这一刀,倘若魏延全力抵挡,也需要破费力气才能接下;而现在魏延不但气势俱已消散,还更加惊惶不安、措手不及;纵有三头六臂,亦无法改变其最终结局……
  “咔嚓!”
  马岱手起刀落,魏延颓然倒地,一道黑气随着殷红的血从后颈的创口中喷涌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走了多久,大部队走进了怪树滩。
  那是一片业已干涸的盐碱湖,四周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地上零乱地散落着牛、马因干渴而死的白骨;枯死的胡杨树上,乌鸦群聚。放眼环顾,一切都显得苍凉。
  “报--------------诸葛少主,杨大人,王将军、姜将军,司马懿正率领大军在后面追赶我军,目前正距离此地二十余里!”斥候飞马来禀,打断了诸葛攀的悠悠思绪。
  “天啊,怎么办?”队伍里的杨仪顿时三魂吓丢二魂,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杨大人也真是太胆小了,难道那司马懿有三头六臂不成?有什么好可怕的!”诸葛攀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见杨仪这副样子,又想到祖父生前一提到司马懿就吃惊,打心眼儿里不服气,“请姜将军、王将军即刻下令,马上让后军回戈转为前军,所有旌旗戟指朝北,严阵以待;等到敌军扑近之时,我尽可上前一战,必定将司马老儿生擒活拿!我倒要看看,他能逞凶肆威到什么时候!”
  “好!一切就依你所言!”杨仪一边颤声答着,一边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急忙去中军落实督办这些部署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诸葛攀转过坐骑,望着后面滚滚的烟沙,眼神里洋溢着自信。隔着蔽天的黄埃,他听到了数万铁骑动地而来的隆隆蹄响……
  他万万没想到,这蹄响,正为他奏响着一阕将他带往深渊的进行曲。
  “报------------十三里!”
  “五里!”
  近了,近了……诸葛攀甚至能看到栈道的尽头飘扬的写有“魏征西大都督司马”字样的大旗了!他的心倏地悬了起来……
  尘埃散去,魏军兵马气势汹汹地狂扑过来。司马一家的三匹枣红马、一匹桃花马正冲在最前面,远远望去,就像四位来自阴间的勾魂使者。
  为首的司马懿端坐马上,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隐隐透出的寒光里暗藏着一股杀气,仿佛在说:诸葛攀,等好了,我司马懿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令诸葛攀始料未及的是,最先上前接战的,竟是司马懿的千金-------------南阳公主。她长得人高马大,玫红色的衣裙外边罩着银光闪烁、金边镶缀的粉白色甲衣,胯下桃花马,手执彩虹剑,端庄的脸白里透红,带着隐隐的紫铜色,流露着北方女子特有的大气。
  “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诸葛亮的孙儿诸葛攀吧。”南阳公主冲着诸葛攀爽朗地一笑,声音脆亮而尖利,“先来与我战几合再说!”
  蜀军将士们看到司马懿居然派个十几岁的妹子出来叫阵,顿时爆发出了阵阵的嬉笑声;骑在马上的诸葛攀见此情景,也不由得捂着嘴偷偷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欺我大魏无人吗?”南阳公主冲着她身后的父亲司马懿暗暗使了个眼色,便呐喊着跃马舞剑冲向诸葛攀,后者连忙挺枪抵挡。
  霎时间,凌厉的青光与炫目的七彩光交织着、对抗着,在红碱淖上不住地翻飞腾跃;乍一看,就像是一条青龙与一条珊瑚蛇扭打、缠斗在一起,厮杀得难解难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方战了不到一百回合,南阳公主手中的彩虹剑便被打落在地。她眼看大事不妙,拨马便走。诸葛攀见她手无寸铁、一脸沮丧,不像是诈败,便紧随其后。
  “这女娃子的武功还挺厉害的嘛!” 诸葛攀一面快马加鞭紧追南阳公主不放,一面在心底里暗暗哂笑起司马懿来,“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姓司马的是不是老糊涂了,军中放着那么多能征惯战的大将他却不用,偏偏要搭上个幺妹儿,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证明他完全想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南阳公主没跑多远,便突然勒住缰绳,取下胸前挂着的一只精巧的小玉哨,放在嘴边轻轻一吹。
  哨声一响,全副武装的司马懿便自斜刺里杀出!
  诸葛攀不禁一怔。
  “璐珍,干得不错啊!”司马懿用赞许的目光看着他的女儿,“你且先到后方去稍事休息,待我去会会那黄口小儿!”
  话音刚落,他便拨转枣红马,从腰间抽出佩剑,拍马舞剑直逼诸葛攀而来。
  在魏军后方企盼父亲得胜的南阳公主,冻得通红的脸上像是抹上了一层狼血胭脂,看上去就如同荒原上土生土长的番邦女子一样英武、野蛮而艳丽。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温县深谋司马懿 于 2019-5-8 20:10 编辑

  前来断后的将军王平失声大叫起来:诸葛少主,小心啊,司马懿的“灵魂篡位”就在那宝剑上面!
  诸葛攀听见王平的叫喊,赶紧躲闪,司马懿的剑刃扑了个空,却又马上扬了起来,接着向他刺去。诸葛攀赶紧挥舞长枪,迎向司马懿,拨打着那冷冽的剑锋。
  荒凉的怪树滩上,金鼓震天、旌旗招展,诸葛攀和司马懿厮打在一起,分不出谁胜谁负;刀光飞舞,剑声铿锵。
  王平提心吊胆地望向激战正酣的二人,却看到那宝剑上隐隐浮动着一层黑气,黑气里闪现出司马懿的身影。
  “诸葛少主,千万小心,不可恋战,这剑气有点古怪啊! ”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俗话说得好,怕啥来啥,越害怕还越有鬼。这不,王平话音刚落,最恐怖的事情便发生了。
  诸葛攀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男孩儿,年少力弱,哪里是司马懿的对手。没过几个回合,他便体力不支了。
  就在这时,司马懿飞起一剑便向诸葛攀袭来,不偏不倚,恰恰刺中了诸葛攀的左手腕!
  一阵钻心的疼痛。
  一股殷红的血霎时喷涌而出。
  一个看起来与司马懿本人一模一样的黑色虚影瞬间钻进那道伤口之中,转眼便不见踪迹。
  诸葛攀身上顿时被一阵黑气笼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强烈晕眩,头重脚轻地从马上一下子栽到地上。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02: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少主受了重伤,这里又没有军医,我们得速速将他送回成都,救人要紧!”王平、廖化二将心下暗叫不妙,连忙召集了几十名蜀兵,七手八脚地把昏迷的诸葛攀绑在棺材盖上,抬着他含悲忍泪向着西南而行。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看来啊……蜀汉这次在劫难逃了!”阴森奸诈的笑声飘出司马懿的唇沿,宛若沙漠中风妖、沙怪的魔音,久久地回荡在怪树滩上空。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02: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姜维听着那阴冷的笑声,看着棺材盖上绑着的的诸葛攀随着队伍渐渐远去的小小身影,神色一片怆然。司马懿有十余万大军,本人也有邪术傍身,随时都会夺去他的生命;而他所带领的蜀军,现在只有一万五千人马垫后,并且马岱擅离而别、魏延惨死,诸葛攀身负重伤,王平和廖化又为护送诸葛攀而离去,蜀中无人再是司马懿的对手了。
  但,姜维已别无他路可以选择。无论如何,他都要竭尽全力阻击司马懿,决不能再让这剩下的一万五千蜀军也成为他的剑下之鬼,否则如何对得起丞相大人的临终重托?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02: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老贼!你中了我家丞相的妙计了!拿命来!”
  满腔是锥心刺骨的剧痛,而脸上装出来的却是不可一世的狂傲笑容。在最想痛哭的时候,姜维却不得不扬声大笑!
  他清楚地看到,司马懿愕然地一拉马缰勒住了坐骑,直直地看向蜀兵们簇拥着的载着诸葛亮木像的四轮车,和那面高高扬起的鲜红的旗帜:“汉丞相武侯诸葛亮”……
  司马懿遥遥地望向这一切,脸上表情竟有说不出的复杂,让人模模糊糊地看不明切。他蓦地收起宝剑,一扬马鞭,身后的数万铁骑齐刷刷地停了下来。
  过了短短的一刻,他突然做出了一个几乎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举动--------------他手中马鞭高高举起,大力一挥,硬声下令道:“诸葛亮原来是诈死!前边恐有伏兵,我军全速撤退,不可久留!”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02: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魏军而言,司马懿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
  于是乎,魏兵严整之极的阵脚在蜀军破喉而出的呐喊之声中开始松动、摇摆,最后竟乱成一窝蜂似地纷纷向后退……
  而魏军队伍中的南阳公主,在拨转马头的一刹那,却回过头去,迅速望了一下王平、廖化护送诸葛攀远去的方向,眼角似有泪光隐隐一闪而逝……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她看来,那个被她的父亲深深伤害的少年,会成为她心头永远抹不去的深爱;仅仅是因为,她在怪树滩上多看了他一眼。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02: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月碎幽谷
  王平、廖化护送着昏迷的诸葛攀,跋山涉水,日夜兼程,终于将诸葛亮的棺椁,连同他那可怜的侄孙子,一并运回了成都。
  诸葛丞相薨逝的噩耗传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灰白的天空中,烟雾弥漫;放眼望去,尽皆是雪片般飞舞的纸钱、寒霜一般惨白的丧服、乌云般飘扬的黑幡。前来祭奠的刘禅跪坐在地,哭得撕心裂肺;蒋琬、费祎默然肃立,满面愁云;孟获带领着彝族百姓们,扎着白头巾、披着洁白的察尔瓦,含悲忍泪,双拳紧握,誓要与害死他们救命恩人的伪魏祸首拼个你死我活……
  至于诸葛亮的妻子黄月英,更是一身缟素,在丈夫的葬礼上边哭边骂:“司马懿,你这个遭天杀的,你害死了我的夫君还不放手,又在怪树滩跟我孙子干仗,你究竟要害死多少人才心甘?!”
  她喊着、骂着,凄凉地、呆呆地跪坐在诸葛亮的灵车前仰天大哭,泪水就像决了堤一般地流了下来……渐渐地,她的眼泪哭干了,视线模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26 10: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天后的傍晚,成都市郊那间斗室的庭院内,月英开始为儿孙们做饭。
  她刚忙了不大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王平、廖化二位将军沉重的话音:“丞相夫人,大事不好啊!”
  月英心一揪,八成是侄孙子在战场上出事了!
  想到这里,她再不敢怠慢,来不及拭去满手的淘米水便冲出了房门,
  一幕惨不忍睹的景象霎时出现在月英眼前:她的侄孙子攀攀脸色青紫,昏迷在王平的怀里,左手腕上有一个叫人触目惊心的血窟窿,身上也出现了很多来历不明的红色印记。
  她大声地问:“攀攀,你怎么了?”
  诸葛攀仍旧双眼紧闭,没有任何反应。
  月英迅速打来泉水,为孙儿清洗了手腕上的伤口,抱着他赶到华佗的徒弟--------樊阿那里去治疗。
  樊阿却道无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拿出一粒金丹给诸葛攀喂到了嘴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紧不慢地问。
  同来的王平、廖化二位将军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诸葛丞相被司马懿活活拖死在五丈原,他只得跟着我们的大部队后撤,没想到,那老奸贼还要拦我们,少主不知厉害,贸然出战,但是他毕竟年少力弱,司马懿的攻势又猛,他怎么挡也挡不住,就被那老贼一剑刺中左手腕,然后就昏倒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23: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时,月英的脸上流露出惊喜。原来,诸葛攀已经开始慢慢地苏醒,睁开了眼睛。
  “攀攀,我的乖孙子,你终于醒了!”月英激动地捧起侄孙的脸。
  诸葛攀看见大家都围在自己身边,很是好奇: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祖母,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不是在怪树滩上吗?
  廖化笑了:“你醒过来就好,我们还说呢,堂堂的诸葛少主,怎么会被一把普普通通的佩剑击昏呢?那司马懿的剑又不是拿鹤顶红炼过的! ”
  王平道:“要是那样,少主你也太没出息了! ”
  廖化闻听此言,插着腰跟王平吵了起来:你说谁没出息?少主什么时候被佩剑击昏了?少主那是累了,想睡一会儿!
  诸葛攀蹦到地上,开心地笑着说:“我没事,祖母、二位将军,你们都不用担心,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吗? ”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23: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温县深谋司马懿 于 2019-3-1 10:07 编辑

  就在这时, 月英忽然指着诸葛攀手腕上的伤口,惊叫道:它在变颜色!
  循着她的目光,王平和樊阿果然看到,那个伤口不知何时,竟显出一点紫黑色。 与此同时,一股诡谲怪异的异样气流,正顺着伤口,在诸葛攀左臂的筋脉里不停地蔓延、扩散。
  月英惊叫起来:“是紫黑色的伤疤,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流窜……不好! ”
  诸葛攀看着自己的手腕,满不在乎地说:“上战场杀敌,死都不怕,这点儿小伤算什么? ”
  廖化也在一旁帮腔:对,司马懿的剑上又没有淬毒,你妇道人家不要什么都大惊小怪!
  月英忧虑地低下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5 02:22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