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仲达的美意,也不知先生您昨日是否收到了我派使者送去的那份薄礼啊?”诸葛亮话锋一转,毫不客气。
  司马懿早就料到诸葛亮会出此言,便呵呵笑着,不慌不忙地命令士兵拿出一个黑漆金边的楠木盒,里面装着的,正是前一日诸葛亮送来的女装。他走上前去,取出女装,竟当着两军将士的面,将这件女装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魏军的将士们见主帅竟然当众身披女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有的莫名其妙,有的疑窦丛生,还有的怀疑自家都督的脑子出了毛病。一时间,魏军队伍中议论纷纷。
  再看看坐在蜀军将士最前面的诸葛亮,脸上的神色凝重而严峻,一如既往。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1: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强忍着惊讶的诸葛亮在镇定下来之后,硬是挤出笑意道:“既然先生您满意我送的礼物,那我也就安心了。不过,今日你我劳师动众来到这荒原之上,想必不会只是要给我答个谢吧?”
  司马懿披着女装,笑道:“孔明老友果真聪慧非凡,我也只好长话短说了。想来对我西面边境的屡次侵扰,已经使得老友您的身体大不如前,可见到您如今依旧执迷不悟,我心下甚感遗憾、焦急。所以,今天特地约老友来,就是要劝老友您放弃再次侵扰我大魏边境的念头,投身于我大魏,效命于我主公,以图天下一统;而只有天下归一,百姓方可摆脱连年的战乱所带来的累卵之危、倒悬之苦,安居乐业,社稷方能长治久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0: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诸葛亮摇了摇头,回答说:“仲达先生,您此言差矣。你我祖祖辈辈世代受食汉禄,理当为汉室江山,鞠躬尽瘁。可尔等如今卖主求荣,行背叛我大汉之事,现在又和我谈什么统一中原、光复社稷之事,着实可笑。还希望尔等悬崖勒马,追随我主完成收复中原之大志,以图将功补过。“
  对于诸葛亮的咄咄逼人,司马懿也毫不相让:”孔明老友,为何仍旧执迷不悟?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汉朝历经三百年,气数已尽,新旧更替、改朝换代是历史规律,我主不过是顺应天时、恩泽百姓。如今老友您一意孤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逆天而行,不仅无可能扭转汉室陨灭的结果,恐怕还会落得个愚忠的笑名。孰是孰非,望老友思量。”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0: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诸葛亮手中的羽扇已经有些微微发抖,但是他仍旧不服司马懿:“仲达,您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如今天下三分,孰胜孰负仍难以判断;但现在,我坚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笑到最后的必将是我蜀汉正统,我蜀汉也定将重新收复中原。“
  司马懿幽幽地答道:”汝主阿斗愚蠢,莫非老友您比他更愚蠢?!时至今日,汉朝早已名存实亡,所谓的汉室也只存在于少数人的想象之中了。如今,代替汉朝行天下事、恩泽百姓的乃是我大魏;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你口中所说的‘汉臣’们也大多投我大魏麾下。自从你主刘备打着汉室的旗号至今,一直颠沛流离,前不久才寻得一块立锥之地。结果,尔等不仅不感激上苍,偏安一隅,反而三番五次进犯我中原,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使百姓不能安居乐业,社稷不能发展兴旺。你看你,虽然年纪比我尚轻,但外貌已是老态尽显,我实在不忍再看。现在你第五次进犯我西面边境,自己难有建树,不过是又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无谓的挣扎罢了。孔明老友,听我奉劝一句,与其在外为一位不堪大器的幼主卖命,还不如早些隐退回家,回家过几天清闲日子、安享晚年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诸葛亮的嘴皮子犀利过人,骂人的功夫非常有一套;但如今听了司马懿那宛若风刀霜剑般的言辞,还没等一番话语终了,已入垂暮之年的他便瘫倒在四轮车上,头一扭,口中吐出一滩污血。
  旁边的姜维一见这架势,便知大事不好。于是,他便连忙下令鸣金收兵,护送丞相回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02: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阵喧闹之声过后,蜀军将士全部撤入大营中。
  当扬起的尘土渐渐消散之时,在魏军正前方,司马懿仍旧身披着那件女装。荒原上的疾风夹杂着沙尘呼啸而过,带着司马懿身上的女装也一并飞舞起来,远远望去,就好像是胜利者的旗帜在这连天朔漠之上飘动着、跳跃着。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01: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营后,师、昭兄弟俩携众将纷纷前来祝贺司马懿的胜利。
  司马师说:“先前常听说诸葛亮骂人字字穿心,初次对阵时还骂死了我军的军师王朗;如今,父亲寥寥数语就把他骂得不战自败,真是一舒我军将士数月以来的憋屈,扬眉吐气了一把。方才我见那诸葛亮已经口吐鲜血,估计是郁结心火,看来命不久矣。“
  司马懿点点头,说道:”为父的也再三告诫过你们,运筹帷幄者,切不可意气用事,图一时之快;而应当运用谋略,善于忍耐,想常人之难想、忍他人之不忍,用一颗平静的心来洞察周遭的一切。善忍者,多藏身于暗处;敌明我暗,则有利于克敌制胜。敌强我弱,或是胜负难料时,就一直潜伏着;当敌我形势发生扭转的时候,我方可于暗处突然现身,给敌人以致命一击。如此,方可胜券在握。“
  听了这番话,师、昭兄弟俩连连拍手称快,并称赞父亲的深谋远虑,魏军将士们也不禁齐声夸赞。
  ”不要如此喜形于色!“ 司马懿瞪了两个儿子一眼,冷冰冰地说道。
  ”父亲,难道不该高兴吗?“
  ”听着,你们得学会把高兴藏在心里。给我下令马上准备阵容部署!“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0: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夜,银河耿耿,玉露零零;旌旗不动,刁斗无声。
  寒原上秋夜的风里,飘荡着英雄末路的凄美。
  营帐在风中婆娑着,同样婆娑着的还有帐中祈禳续命的七星灯、玄奥且庄重的八卦图、暗黄却肃穆的北斗旗幡。
  看不得灯前紧闭的双眸,看不得灯下憔悴的面庞,更听不得帐中微弱的气息。
  可是,它们就那样存在着,揪心地存在着。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幽幽青帐的正中央,跪坐着披发仗剑、银须飘飘的诸葛亮。
  他的面前是中原大地,是他必须要收复的蜀汉领土。背后是刘备的嘱托,是刘禅的期盼。一个王朝的神话,他凝重地背负着。
  他在创造奇迹,在等待奇迹,在企盼奇迹,更在奢望着奇迹。
  他想要去缔造一个桃源,然后,再回归一个奇迹般的世外桃源。
  曲径透林,深山草庐,鲜花翠竹,小桥流水,徐徐清风……还有隐者的歌谣,农人的欢笑……那是天堂,他在天堂里隐逸着自己的才华。
  “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做一个散淡的智者,未必不是一件乐事。
  可是,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带着完全被激发出来的热情离开了,留给隆中最最渺远、最最悠长的叹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曾幻想过,清风会继续为他保留飘逸,等待他的归来;溪水会继续为他保持缠绵,等待他的归来;星斗会继续为他保有璀璨,等待他的归来……
  或许,直到这一刻,诸葛亮都还在幻想;可是,梦,终归还是遥远了一些!
  “丞相!魏军前来挑衅!”
  那个脑后长着“反骨”的人疾步闯了进来。他带来了旷野的风,也带来了诸葛亮的厄运。
  油盏里的火光微弱地、不甘地跳跃了一下,黯然熄灭了。
  曾经,诸葛亮运筹帷幄地掌握着别人的命运;而今,他的命运却意外地被掌握在了别人的手里。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丞相!末将该死!”魏延见此情景,惶恐地跪倒在地,眼中还残存着一缕细微的阴翳。
  说时迟、那时快,怒不可遏的姜维“当啷”一声抽出腰间佩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欲斩魏延,却被诸葛亮拦下了。
  “伯约,我命当绝,不是文长的错;这不怪文长,得怪这悠悠苍天……”诸葛亮有气无力地喃喃道,“生死有命啊……”
  这一夜,热血凝冻成冰,希望荡然无存;光明变成黑暗,活着等于死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翌日的黄昏,五丈原。
  诸葛亮无奈地站在山坡上,望了好久好久。
  山下,是曾经热血沸腾、如今满目凄凉的蜀营。帐篷一顶连着一顶,绵延不绝。那熊熊燃烧的篝火,犹如他心中的梦想一般,从未动摇过,从未熄灭过。
  睁大双眼,看着漆黑的夜空。当初隐居于南阳茅庐之中,已料定天下三分;感先王三顾之恩,出山助其霸业,立下造福社稷黎民的宏愿;在博望坡,火烧夏侯惇十万大军;在黄州赤壁,令曹孟德百万大军狼狈而逃;平定南蛮、斗阵辱仲达、六出祁山……一切一切,只为实现走出山林时的梦想。
  然而,司马懿的毒谋裹挟着魏地的风霜冰雪,已将这一切梦想悉数封冻。
  阵阵朔风袭来,吹散了诸葛亮的白发,凌乱地飞舞着。他浑身涌起莫名的寒意。在襄阳被曹军追击、面对东吴各大谋士,他都从来没有过恐惧。但这一战,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喊过侍从,让他推来木轮车,取来羽扇。作为大汉丞相,诸葛亮就是死,也要死在巡视军营的路上,死在远离曹魏的地方,留下一片纯洁的灵魂,而不是在司马懿的邪术下昏然枉死、玉碎珠沉。
  他鼓尽全身力气想翻身坐在木轮车上,但他的手在搭上车椅上时却无力地向下滑去。
  两行眼泪已无声落下,为何?为何在大展身手,大业即将垂成之时,生命却更快一步,走向终点?他纵有经天纬地之能,在严寒面前,在司马懿面前,在死亡面前,命运这个庞然大物面前,还是不堪一击,不甘心啊!不甘心!
  侍从推着木轮车缓缓地从军营四周绕过,小心地避开对面的魏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0: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臂的王二还在收拾木条生火吧,火头军的刘诺肯定又是准时第一个起来生火做饭,先锋官张九一定还在训斥着士卒……
  曾经遭遇飞来横祸的魏延,此刻一定在为自己曾经一时的粗心大意而懊悔;
  对面的魏营,司马兄弟必定是在校场上舞刀弄剑;南阳公主一定骑在她的桃花马上,一身火红、背弓挎箭,尽展婀娜热烈;他们的老父亲,也定然又在一如既往地操练兵马、演习战策……
  青莲耐不住酷寒,雄才敌不过鬼才。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11: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襟已湿透,拿起羽扇。
  在木轮车的车轮声中,他离军营远了。
  “再不能临阵讨贼矣。”
  眼前逐渐变得模糊,朦胧中,他好似看见一个在山水之间逍遥,羽扇纶巾的青年。
  曾经,他是多么英气勃发,多么丰神清俊,多么芳华横溢;如今,他却败了,败给了死亡,败给了命运,败给了世事的无常。他的万劫不复-----------司马仲达,以其阴谋诡计,让他的生命凝上了一层永恒的寒霜。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11: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羽扇遗落在地下。
  车轮轻轻碾过。把鹅毛碾得分散开来,随风而舞。又一阵朔风涌起,鹅毛消逝在风中。
  流星飒沓,一道赤红的亮光划过,手轻轻地垂下……
  一轮明月,还没来得及照亮黑暗的大地,就带着圣洁而崇高的梦想,永远地陨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11: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寒风凛冽,五丈寒原上处处飞沙走石。
  刺骨的烈风中,王平、姜维等一班蜀将,带着人马为南返大军垫后,按照诸葛亮临终前的部署,在他死后,默默地整顿兵马,领着大部队,缓缓朝汉中郡后撤。队中,载着一口冰冷的红檀木棺材。
  一匹三河马颈项上系着的銮铃,在风沙中哀婉而凄厉地振响着。骑在这匹马上年仅十六岁的诸葛攀,看着沿途的荒凉萧瑟之景,倍感心酸,忍不住背过脸去偷偷拭泪-----------这条斜谷汉水之间的路,他已经来来去去多次了。他还记得半年之前,正是春和日媚、暖风拂面的时候,祖父带着他从这里经过,意气风发地开始了第六次北伐关中。而现在……
  风刀霜剑之中,已是桃落梅开、物是人非了。诸葛攀只觉得,自己所熟悉的、所尊敬的祖父的音容笑貌再也无处寻觅-------------在暴风、狂沙、寒雪的轮番摧残以及司马懿接连不断的阴谋诡计之下,他变成了棺材里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知是什么液体流进诸葛攀的嘴中,像雪水、像泪水,又像鲜血,百味杂陈。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1: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报……魏延、马岱引领一支人马,烧毁了前方的栈道,挡住了我军入川的道路!”突然,一声嘹亮的探报打破了夜的寂静。
  “真没想到,魏延这么快就反了。”姜维无奈地长叹一声,“看来丞相所言不虚啊,”
  一旁的杨仪沉默不语,手里紧紧攥着诸葛亮留给他的那个锦囊。
  “当与魏延对敌,方可拆开……”
  杨仪看罢,不紧不慢地下令大军进驻南郑。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清晨的南郑城下,姜维与魏延各带一支人马,对峙在一片肃杀之中。
  “魏延!丞相生前不曾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造反?!”姜维怒气填胸,指着对面的魏延厉声呵斥。
  “伯约,这不干你的事;快去叫杨仪出来,我要和他说话!”魏延同样不甘示弱,满脸的紫青,几欲突出的双眼直瞪着面前的姜维。
  万军阵中不声不响的杨仪,轻轻打开诸葛亮所留的锦囊看了一眼,心中立刻有了主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3: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魏延,”杨仪纵马上前,不慌不忙地开言道,“丞相早就料到你会谋反,教我提防你。现在,你要是有胆量,就在马上连喊三声‘谁敢杀我!’我就服你是大丈夫,把汉中献给你。”
  “哼,”魏延轻描淡写地说,“假如诸葛亮还活着,我还怕他三分;现在他都死了,我还怕谁?别说连叫三声,就算是三万声,也不是难事!”
  马岱上前道:“文长,小心对面的暗箭。”
  魏延一醒,道:“将军在旁边帮我提防着。”
  马岱扬刀立马候在魏延身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4 11:54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