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5 18: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温妹,前九章完成
再接再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9:3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懿一连向他敬了三杯,笑吟吟地说道:“邓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啊,其实本帅与你家丞相在前朝建安十三年之时就见过面了!若要论起相貌之清秀俊逸、气质之彬然高华、风姿之轻灵潇洒,你家丞相可是一等一的才子佳人!他才是‘男生女相’的卓异之士--------这一套巾帼绯衣,穿在他身上才是风采照人,妙态横生……呵呵,想不到这两军对垒阵前,他还有这份闲情逸致来用这些巾帼衣饰来逗一逗本帅开心。唉!本帅可比不得他,每日里废寝忘食,累得要死!这不,你瞧本帅的黑眼圈都重了许多吧?昨夜本帅还熬到了二更末刻呢……”
  邓芝一时好胜心起,随口便道:“我家丞相也如周公再世一般夙兴夜寐,坐以待旦,励精图治,躬亲庶务,连对营中士卒行使二十军棍的处罚都要亲自过问,做到赏而无滥、罚而无憾,公正至极!”
  司马懿听罢,微微颔首,眯着双眼而笑:“好,好,好!顾全大局,事事得中、处处得宜--------孔明果有周公之风!却不知他每日食量如何?反正本帅一天到晚累得要命,平日里最多也只吃三只鸡、四五碗麦饭……”
  邓芝面色一灰,黯然道:“是啊!我家丞相日理万机,亦是饭量不足,每日只喝两小碗绿豆粥便罢了。”
  “两小碗绿豆粥?哈哈哈……真想不到孔明他的玄门修为已经达到了当年谋圣张良那般‘辟谷食气’的境界!了不起!了不起!”司马懿目光一闪,抚须笑道,“其实,他每日应该多喝几杯菊花茶、荷叶茶或是蓍草茶,这些都是能够为他清心败火的……当然,他饭量这么少,还可以吃一些山楂、陈皮或者是枸杞,给自己健脾开胃嘛!”
  邓芝听到后来,额上冷汗直冒,眼冒金星、两腿无力------------司马懿竟能一眼瞧破丞相大人病情,当真了得。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9:3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懿继续深深说道:“邓大人,您返回蜀营之后,一定要替本帅将这句话亲口带给孔明老友-----------人之立身建业,全然以心泰体健为基;孔明老友您食少而事繁,体弱而任重,安能持久乎?一切还望自爱自重!”
  说话间,他将手伸向自己腰间的佩剑带。
  看到此情此景,邓芝心头一阵剧震,喉头一紧,竟是答不上话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9:4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懿面含微笑,用双筷给邓芝的碗中又夹了一块鹿肉,若有心又似无意地言道:“邓大人且先吃好啊……本帅听闻你家丞相帐下长史杨仪与征北将军魏延一向关系不和,势难两立。本帅以为,你家丞相若在,应该自能镇之以静;倘若一朝你家丞相有所不测,此二人必会因隙生乱,届时尔等将何以善后耶?你们切莫等闲视之也!”
  邓芝听罢,暗暗心惊-----------这老贼的耳目居然这等灵通?连杨仪、魏延交恶之事竟也被他探知到了?
  就在他讶异之际,司马懿吩咐下人取来一个食盒,自己借着出去打理事务的空档,将它揭开,并拔出宝剑对着盒中之物直指了好一会儿。
  稍顷,他走回座席,大手一挥,长笑一声道:“今日孔明送了本帅一盒‘巾帼之礼’,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本帅也要还他一份厚礼。昨日本帅去南原荒林中亲手射猎的那头野猪,已经让厨师细细切了,做成了脍肉,就在我手中这食盒里,邓大人,你且带将回去,请你家诸葛丞相好好享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1: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食少而事繁,体弱而任重,安能持久?’司马懿这句话说得好啊!”诸葛亮静静地凝视着食盒中那一片片鲜红的野猪脍肉,喃喃地说着。他怎么能没有听出这话中的弦外之音呢?他身后的这个在霜欺雪虐之下日渐衰弱的蜀国,不也正像司马懿所说的那样-----------“食少而事繁,体弱而任重”吗?
  一丝苦笑从他唇边徐徐掠过,“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司马仲达他还是这么了解本相啊!”
  “丞相!依属下之见,司马懿这人居心叵测---------------他所送来的这些野猪肉极有可能会含有剧毒,或是带着某种邪术。”杨仪在一旁开口进言道,“请容属下喊来军医剖开它们细细检查一下……”
  诸葛亮目光一转,盯着杨仪道:“杨长史,你总是这么喜欢用最大的恶意去臆测别人的动机吗?司马懿为人固然阴深狡诈,但恐怕这时还不屑于以此等下毒、施符之类暗算的卑鄙手段来自损声名吧?刘诺,你且拿下去让厨师用调料抹了,好好炖煮一锅出来,本相今天要尝一尝荤、开一开胃……”
  杨仪被诸葛亮这么一训,脸上便有些发讪。在战场上累了一天的魏延刚刚走回帐中,瞧见他的狼狈样儿,禁不住“哧”地一声笑了出来。杨仪听得分明,侧头狠狠地瞪了魏延一眼。两个人目光一碰,都撞得火花四溅。
  不一会儿,一碟浓香四溢的椒盐野猪脍肉便端上了桌。
  然而,诸葛亮却拒绝了这份美味。他慢慢坐回了软垫榻席之上,心底暗想:司马懿此番送来野猪肉,分明是在向本相示威啊!他表明了他自己体气康健,老而未衰,在繁忙公务之余尚能跃马持弓射猎杀豕,岂是我诸葛亮这一副瘦瘦弱弱的病躯所能相耗得起的?
  门厅里,那碟野猪脍肉早已被饥肠辘辘的魏延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1: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魏延刚刚吃罢野猪肉,就觉得突然间头疼如裂,两片嘴唇厚嘟嘟地泡肿起来,舌头变得又粗又大,张口结舌,再也发不出声音,连上下牙床与口腔内统统剧痛起来,只会含混不清地呜噜乱叫。
  “我就说司马懿送来的东西肯定有问题,你还不听!这下好了,中毒了吧?!”杨仪一脸的幸灾乐祸。
  诸葛亮看到魏延这副样子,吓坏了,不知道他得了什么暴病,连忙去请来军医。
  匆匆赶来的军医替魏延号了号脉,问了一下病发经过,又用银针轻轻碰了一下装野猪肉的碟子。
  “这不像是中毒的症状,野猪肉里也没有放什么毒药,魏将军十有八九是因为这里的干燥气候而上火了。” 军医说罢,留下一些清热败毒的药就走了。
  没想到,魏延吃了药,却愈发痛不可支,两边脸颊也泡肿起来,头肿得像个篮球。一向骠悍刚强的他,直在床上翻滚哀号。
  陡地,他惨叫了一声,从床上摔倒在地上,顿时人事不知,失去了知觉。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1: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三将军和贤妻说的都是真的?莫非那司马懿真有‘灵魂篡位’的秘术?”
  诸葛亮心里暗叫不好,急忙用半是疑惑半是惊异的语气朝昏倒在地的魏延直叫唤:“仲达!仲达!你要什么?”
  魏延以低沉阴冷的腔调幽幽地回答:“孔明兄别来无恙!”-------------完全是司马懿的声音!魏延平素只管诸葛亮叫“丞相”,且他生性豪爽直率,断不会装出这种阴森森的腔调。
  诸葛亮禁不住毛骨悚然,杨仪惊得六神无主,众将官更是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天啊,看来这司马仲达的‘灵魂篡位’果真是名不虚传!不过,这也是我给予他最后一击的时候了!”诸葛亮平静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打定主意,从头巾上解下月英当年送给他的那幅鸳鸯绣,照着鸳鸯绣反面的“鬼门十三针”穴位图,一针一针地在魏延身上扎下去……
  说来也怪,扎到第十针的时候,魏延立即苏醒,头脸上的肿胀疼痛也神速地消逝。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1: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我这是怎么了?”魏延如梦初醒,呆愣愣地坐在地上,环顾着四周的一切。
  一直守在魏延身边的副将张翼,此时迫不及待地开口道:”你可不知道,刚才我看见你那模样儿,差点儿没被吓坏:你整张脸烧得通红,脑袋肿得比水桶还粗,还自称是那个司马老贼呢!当时我问你怎会如此浑噩癫狂,你也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我……我……“魏延的脸上霎时写满了困窘。
  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头、摸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窝,却讶异地发现那里不知为何多出了一块突起的骨头!
  诸葛攀见此情景,忍不住发笑。
  魏延见诸葛攀在笑,也顾不得纠结自己后脑勺上的那点事儿了,拍了拍诸葛攀的小脑袋道:”小鬼头儿,笑啥呢?你不是喜欢听故事么?你有本事啊,就把我经历的这件怪事写成一个故事怎样?然后发表出去,让全天下都知道我魏文长撞邪了行不?“
  诸葛攀哈哈笑道:”那好得很啊!你既然不怕成名人,以后如果不打仗了,我一定写文章将你的臭史远播四海。“
  说着,诸葛攀和魏延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中军帐外,怒号的朔风裹挟着霜雪,将这最后的笑语掩埋入深底。
发表于 2018-3-9 20: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加油加油
再过不久我也在上传自己的小说咯
发表于 2018-3-12 22: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再来支持温妹!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此之后,魏延元气大伤,还留下了“反骨”的后遗症;而对面魏营里的司马懿,却是什么事都没有。
  随后的日子里,恐惧的氛围笼罩了蜀军。众将官都吓怕了,再也不敢随随便便去激司马懿出战;士兵们更是乱成了一锅粥,半夜就有许多蜀兵偷偷跑到魏营去投降了……
  他们已经领教到“灵魂篡位”这码事,果然不是乱盖的。
  在他们眼中,司马懿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这里的寒冷、风霜与冰雪可怖百倍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年春分之日,魏延跟随诸葛亮挥兵北谷口。作为诸葛亮手下小有名气的猛将,魏延自然而然地担任了前锋。
  这天晚上,魏延在本寨的营帐中睡着,突然莫名感到自己的脖子剧烈地疼痛起来。他只当是白天与敌将对决时不小心弄伤的,也没太在意,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下了。
  哪成想,没过多久,魏延忽然间觉得后脑勺如针扎一般阵阵刺痛,伴随而来的是脑海深处一股异样的暖流。紧接着,他的额头也莫名其妙地发麻,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要长出来似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翌日清晨,折腾了整整一夜的魏延勉强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周身上下竟一层一层地出冷汗,床榻、被褥都已被汗水溻透;他站起身来之后,短短一会儿工夫,手心上的汗竟滴落到了地上。
  他想起自己昨夜的那场梦,愈是细想愈是害怕,便找来解梦高手赵直,请他为自己答疑解惑。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帐前,魏延带着满心的惶恐与疑虑,问赵直:“昨晚我梦见自己的头上不知怎的生出了一对犄角,不知此梦作何预兆,是吉是凶啊?”
  赵直听后,略一思忖,沉吟了片刻,答道:“麒麟有角而不用,此不战而贼欲自破之象也。“
  魏延一听,心中大喜,随即跨上战马,欣然领兵杀向北谷口,只等司马懿前来。
  军营中,赵直望着魏延渐渐远去的背影,紧锁着眉头,对魏延的梦又做了一番解析。他自言自语地说:”头上生角,凶兆。‘角’,由‘刀’和‘用’二字组成,头上用刀,大凶将至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初升,北谷口的浓雾尚未消散。沉寂数月的魏军出动了。
  中央步军六万,两翼骑兵各是三万,总共十二万大军;远远望去,漫漫黑色宛如遍野松林;在军前统御战阵的司马懿,端坐枣骝马上,一袭玄袍、素履紫绦,气定神闲之中漫溢出凝重沉郁到化不开的杀机。
  一阵嘹亮劲急的号角声响起,由魏延率领的蜀军随之出阵;乍一看,就好似秋色中尽染的枫林,火红火红;看阵势,与对面的魏军比起来,却大显稀松;阵前统兵的魏延,一身的行头也显得颇为莽撞:头不戴盔、身不穿甲,连护心宝镜都没戴。
  这是两支实力悬殊且风格迥异的大军:且不说魏军持阔身长剑、蜀军则持直刃短刀,两翼骑兵更是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骤然之间,鼓角轰鸣、杀声大作,旌旗在风中猎猎招展。魏延所率蜀军的两翼骑兵当先出动,中军士兵则跨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如同红砖垒砌的城墙般向前推进,每跨三步大喊一声“杀”,裹挟着破竹之势,隆隆进逼。
  与此同时,凄厉、尖锐的牛角号声震山谷,司马懿手下魏军的两翼骑兵呼啸迎击,重甲步兵亦是无可阻挡地傲慢阔步,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04: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蜀魏两支大军排山倒海般地相撞了,若隆隆沉雷响彻山谷,又如万顷怒涛扑击群山。长剑与短刀铿锵飞舞,戈矛与投枪呼啸飞掠,密集的箭雨如飞蝗过境般铺天盖地,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这是两支强劲的铁军,都曾经拥有过常胜不败的辉煌战绩,都怀揣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铁汉碰击,死不旋踵;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山原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04: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过了多久,烟尘渐渐散去。
  “司马懿休走!”魏延瞪圆了铜铃般的双眼,暴喝一声,催马舞刀迎向面前的那匹枣骝马。
  “反贼,打的就是你!”枣骝马背上的司马懿哪里敢怠慢,连忙挺枪接战。
  霎时间,片片寒光如雪花般飞舞、似冰晶般纷旋,刀枪碰撞出的叮铛之声,在摇山撼岳、在震天动地……
  未杀三合,魏延拨马便走,司马懿紧随其后。
  突然,司马懿只觉背后一凛。他本能地回头一看,但见蜀将廖化高举着一把长柄铁斧,正要向自己的后颈齐齐砍去!
  情急之下,他头一低,身一闪,只听耳畔“当啷”一声闷响,廖化的铁斧不偏不倚,正砍在一株大树的树根之上。
  侥幸逃过一劫的司马懿,回身丢下自己头上的远游冠,便纵马绝尘而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0: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午时分,在双方大营前,魏军和蜀军双方摆出阵势,但他们并不是要交战,而是为各自的主帅造势。
  很快,两军将士摇旗的摇旗、擂鼓的擂鼓,呐喊声响彻云霄;诸葛亮和司马懿这一对“双星”,也在己方大将的护卫下坐在了队伍的正前方。
  “孔明老友,昨日我送与你的野猪脍肉吃了没有,不知滋味如何啊?”司马懿率先发话。
  虽说诸葛亮比司马懿要晚两年出生,但是看起来司马懿的身体依旧非常硬朗,只是眉须已略显斑白;而诸葛亮则看起来已经步入暮年,疲劳与疾病不断地透支着他的身体,乍看上去要比司马懿衰老许多。
  看起来,今天司马懿是来斗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0: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斗嘴可是诸葛亮的强项:想当初第一次北伐时,诸葛亮是多么意气风发,光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就骂死了魏军的随行军师王朗,可谓言辞犀利如刀锋。司马懿也非常明白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多么才华横溢,甚至可能要胜过自己;但相比于对方,自己手上所紧握的最大的筹码就在于,自己对于诸葛亮的了解远胜于诸葛亮对于自己的了解。
  孙武子曾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今天,该是隐忍许久的司马懿亮剑的时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4 11:13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