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开了,橘红的烛火在油盏里摇了一摇,趴在桌上打盹的月英蓦然惊醒,惺忪的眼睛看着诸葛亮披了一身月光走进来。
  她做了一个梦,以为眼前这一切也是梦。
  “还没睡?” 诸葛亮柔声道。
  月英立刻意识到自己恍惚了,她一骨碌站起来,翻飞的粗布襦裙却牵起案头的十几轴五彩丝线,哗啦啦直滚下去,她小声地惊呼着。
  诸葛亮莞尔,弯腰将那一堆丝线捡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君的公务都做好了?”她忍不住问。
  “没呢,”诸葛亮摇头,“我来取几根银针和艾条,一会儿就走。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奔赴战场,北定中原,与司马老贼决一死战。”
  “天啊,这很危险!”月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倍感心酸,忍不住背过脸去偷偷拭泪。
  她到底是个女儿家,提及“北伐”这两个字,她心中根本燃不起那雄阔伟大的壮志,脑海里冒出的是一幕幕恐怖的画面:漫山遍野血淋淋的骸骨,黄埃蔽天的荒原,箭如雨下的沙场,漫天狂舞的暴风雪,昼夜狂泄的倾盆大雨,遍地燃起的烈火;当然,还有司马懿奸诈的笑容……她打了个寒战。
  “夫人莫哭,待我平定天下,许你共话桑麻。”诸葛亮镇定地安慰了爱妻几句,便推门而去了。
  就这样,她呆呆地看着诸葛亮离开,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月亮很圆,敞开的门外泻进满地月光。
  她像魂一样飘在清冷的月光里,痴望着黑夜中渐渐模糊的背影,始终没有动,眼里却闪过一丝担忧的泪花……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纸书成的《出师表》在案上完全摊开着,像一脉流畅的清水;八百二十九个字,映出的是一张饱含着忠贞与热忱的面孔,一层层荡漾出水波,认真地倾诉着衷肠。
  宝座上的后主刘禅拿起那卷轴,很仔细地看了许久,喃喃道:“相父要北伐……”
  诸葛亮沉静地说:“臣以为,而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会当北定中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望陛下恩准!”
  “朕允可!”刘禅很勉强地把这句话说出来。
  “谢陛下圣恩!”诸葛亮郑重地跪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禅紧紧地盯着诸葛亮匍匐的后背、颤抖的肩膀、枯瘦的双手---------这背、这肩膀、这双手,不知又要承担起多么深重的苦痛啊!
  在他曾经的印象中,诸葛亮永远与苍老、衰弱和死难无缘,那个白衣羽扇的先生是他生命中单薄但却美好的记忆。他还记得诸葛亮饱满的额头,明亮的目光,修长的手指,微笑间不经意绽放出的雪莲般的芳华。刘禅一度以为,诸葛亮是不会如此轻易就与自己阴阳永隔的,他就像亭亭浮在水上的莲荷,洁白而纯净。
然而,莲荷再美、再纯洁,一旦与严冬的冰霜雪冻相遇,也必将在酷寒之中永远陨殁……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陨深寒
  幽深蓊郁的上方谷。战鼓震天,旌旗招展,似乎连这里的空气都为之凝固。
  随着一声令下,炽红的火光犹如巨幕一般从上方谷底冉冉升起,烧得山谷里司马懿的大军走投无路。
  诸葛亮正坐着四轮车,在山谷西面高高的方岩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谷中的情形,紧张得连手中的羽扇都忘了扇。
  他以异常敏锐的目光,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明晃晃的、专属于司马懿所用的红缨虎头纯银盔正在那片火海之中腾跃飞奔,仿佛一条银光闪闪的鲨鱼要拼命地挣脱烈焰的束缚……
  再添三四通火箭下去,那该死的司马懿就在劫难逃了,一家人就再也不会遭灾遇祸,再也不用担心什么“灵魂篡位”了!本相平生最大的劲敌也从此不复存在了!大汉天军挺进关中,收复两都,就指日可待了!大汉王朝的重振复兴就不再遥远了!昭烈皇帝的殷殷重托,自己就要完成了!与爱妻一同回乡耕织、颐养天年的美好生活,必定也不会再远了……
  想到这些,诸葛亮感到自己那本似枯竹一般瘦弱的身体,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平添了许多的力气与精神,满脸都放射出灼灼的红光来!他竟一跃而起,俯视着谷底的烈焰,长吟道:“炎炎大汉,气运正隆;区区伪魏,尽亡此役。灭此巨寇,挥师东进。匡复中原,九州归一!”
  随着他的吟哦之声,周围的士卒们也情不自禁地举起兵器齐声应和……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诸葛一家的悲剧,其实并没有结束,而只是刚刚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烈焰蒸腾的谷底,一片鬼哭狼嚎,宛若人间地狱。
  “天啊!这么烫,到处是火焰,吾等可如何是好啊!”南阳公主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勒住桃花马,紧紧地靠在司马懿身边,害怕得惊叫着,水灵灵的眼睛里透出恐惧,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住地滚落下来。
  “吾等父子四人,皆死于此处!”司马懿抱着两个儿子,挽着心爱的女儿,放声大哭。
  就在这时,烈日当头的湛蓝天空突然起了一丝异样的变化,一条条游蛇般的云彩钻行过来,在半空中像扭麻花一样紧紧地纠缠着、盘拢着,颜色也渐渐由白变灰;到得最后,竟黑得像铅块一般……
发表于 2018-1-25 13: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温懿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1-31 05: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快要变了,天助我也!”司马懿喜上眉梢,“快下雨!”
  “快下雨,快下雨啊!”魏军也齐声应和着。
  正在手舞足蹈、兴奋流泪的诸葛亮全身蓦地一僵,接着,他的惊讶之色按捺不住地从脸上直溢而出。他抬头仰望上去,天色沉沉地暗了下来,四宇之间已然变得一片灰蓝,只有那谷底的熊熊焰光还在不屈不挠地跃动着……
  可是,那漫天的乌云翻滚着,犹如铁板一般压将下来,窒得那满谷的火光似乎也缩成了细细的一簇……
  “为时已晚,大事不好!”诸葛亮的面色愈来愈加铁青,手中那把羽扇的扇柄都快被他捏得碎裂开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1 05: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道钢亮的闪电“刷”地撕开阴云劈了下来,照得诸葛亮脸上一蓝!接着便是“轰隆隆”一串炸雷响--------------瓢泼大雨哗哗降下!
  “丞相快避雨!”心腹姜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脱下身上的甲衣,准备遮在诸葛亮的头上……诸葛亮却一把推开了他,依旧石像一般呆呆地站在方岩的边缘上,静静地望着谷底的烈烈赤焰在倾盆大雨的泼灌之下渐渐熄灭……
  谷底,魏军的欢呼雀跃之声、南阳公主银铃般的笑声和司马父子击掌相庆的欢声响遏行云!
  “随我走!”循着司马懿低沉、混浊但却铿锵有力的话音,浩浩荡荡的魏军涌出上方谷。
  诸葛亮双目一闭,手中的羽扇颓然落地,两行清泪混合着额上的雨水似断线珍珠一般潸潸而下……他就像一株孤松般站在雨幕之中,一直到上方谷内内外外尽皆归于一片沉寂,一直到这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一片雨声……
  而这雨声,恍若是悠悠上苍垂泪而叹的声音。
  莫非,这就是诸葛一家死难挽歌的前奏?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02: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此,司马一家闭门不出,从夏守到冬,从烈日炎炎守到雪花漫天,任凭诸葛亮在营前讨敌骂阵。
  屋漏偏逢连夜雨,月英此时早已远赴西域求学,不在军中。诸葛亮没有贤内助的支持,连一件像样的寒衣都穿不上,根本无法忍受魏地凛冽的寒风、干旱的气候和利箭般的霰粒雪,拿司马懿更是丝毫没辙。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02: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暴风雪又来了。灰黄色的夜空,就像是魔鬼为它的舞台剧拉开的帷幕。刺骨的寒风摇撼着光秃秃的枯树枝,狂啸怒号,发疯似的吹开整个雪堆。把它卷入空中。阵阵烈风带来了大片又冷又硬的雪花,如同天公派出的小天将从云端扔下的飞剑,没命地挂着蜀军大营中诸葛亮消瘦的脸,叫他透不过气来、说不出话来。
  诸葛亮颤抖地拿着羽扇,听着北面魏营里的阵阵干杯声、司马父子的欢笑声和南阳公主豪迈的歌声,看着远处黄澄澄的灯火、红彤彤的彩绸、高高飘扬的绣有“司马”二字的大旗。那大旗犹如一簇幽蓝的火焰,在漫漫雪帘的衬托下上下跃荡。
  他缓缓自语而道:“本相真希望能够亲手造出一种鼓翼而翔的‘木鸢’,让咱们的大汉勇士骑在上面,从这里飞进贼营之中……那么,司马老贼再想闭营不战、高挂免战牌吃香的喝辣的,也没门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02: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得好!”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年轻声音传了出来,“让那老狐狸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小时候我还经常听祖母和三将军说那司马懿会什么‘灵魂篡位’呢,我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吓唬人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儿从营帐里冲了出来-------------他就是被诸葛亮带上战场“磨炼”的孙子诸葛攀。他穿着大棉袄,个子高高的,长得很结实,肌肤显露着健康的小麦色,脸上透出阳光的帅气。
  诸葛攀从营帐里冲出来之后,看了眼他的祖父,便要向北走去。他竖着眉毛,瞪着大眼睛,抿着嘴,同时还挥舞着小拳头。
  “攀攀,那里危险,不能去啊!”诸葛亮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孙子拦腰抱了回来。
  “祖父,让我去,让我去啊……”诸葛攀还是不服气地在诸葛亮怀里又是踢腿又是挣扎。
  “攀攀,你且听祖父一言,那司马懿天性阴险狡诈,城府深不可测,而且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连祖父我每每与他对阵,都要惊惧三分呢,你这回要是去了,岂不是凶多吉少?!”诸葛亮一边强压着心中的哀惋镇定地说着,一边急忙摇动羽扇,“呼呼呼”地对着诸葛攀的太阳穴扇了五六下,示意让他冷静下来,“你且去把邓芝将军喊来,本相要派他前去魏营送一件‘礼物’给司马仲达……”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02: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眼环顾魏营,偌大的一片旷野,天上飘着雪花、地上铺着雪毯、旗杆上披着银装,帐篷像白蘑菇一样四处丛生,里面不时飘出鸡汤和美酒的香气;点点篝火映红了遍地的积雪,军马的嘶鸣声、人们的欢歌笑语在耳边此起彼伏。
  中军宝帐里,南阳公主一身盛装,在中堂载歌载舞;她的父亲和哥哥们正设宴庆祝这一次死里逃生。
  “哈哈……诸葛亮这个人,志向很大却不识机微,谋划很多却优柔寡断,喜欢用兵却不知权变;最关键的是,他的身体实在太差了,内心也不够强大,我的‘灵魂篡位’恰恰正中他下怀,”司马懿坐在桌前,对儿女们慷慨陈词道,“别看人多势众来势汹汹,消灭他却是指日可待!我现在已经明白,我们对付诸葛亮的最佳战略,就是坚守不出……”
  “还要多喝鸡汤增加营养!” 司马昭插话。
  “说的也是啊!璐珍,来,陪老父大快朵颐一番!”司马懿叫来了刚刚停下舞步的南阳公主。
  “是!”南阳公主的脸上绽开了萨日朗花一样明丽的笑容。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时,忽然探马来报。
  “报-----------蜀国使者邓芝前来求见,还带来了礼物,说是要送给司马大都督!”
  喊声过后,一只朱漆大盒静静地呈放于帅案之上。诸将纷纷停下手中的筷子,围坐帐中,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司马三兄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怎么办;蜀将邓芝立于一旁,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轻易察觉的微笑。
  良久,司马懿轻咳一声,微微颔首,命令亲兵上前开启。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只朱漆大盒缓缓打开了,跃入司马懿眼帘的是一顶乌亮的、由细长马尾编织而成的贵妇人“剪髦帼”。放在这顶“剪髦帼”底下的,是一件绯红色的织锦女衫。
  刹那间,中军帐里一片寂然--------------司马师、司马昭、南阳公主、胡遵、牛金、黄华、魏平等诸将面面相觑,不知诸葛亮此刻莫名其妙地赠送司马懿这一套巾帼服饰究竟是何用意。
  “司马大都督,这漆盒里还有一封诸葛丞相写给你的信。”邓芝不卑不亢地开口道,“不过,不知您有没有胆量敢将这信公开念出来给大家听一听?”
  “这有何不敢?”
  既是诸葛亮写来的信札,为避嫌疑,司马懿也会当众公开朗诵的。他面如止水,慢慢伸手从那大盒中拈起一封帛书来,徐徐拆开念道:
       司马君亲启:
            仲达既为大将,统领中原之众,不思披坚执锐,以决雌雄,乃甘窟守土巢,谨避刀箭,与妇人又何异哉!今遣人送巾帼素衣至,如不出战,可再拜而受之。倘耻心未泯,犹有男子胸襟,早与批回,依期赴敌。
                                                                                                           诸葛亮谨呈
  帐下诸将一听,一个个“啊呀呀”失声大叫起来:“诸葛村夫好生大胆!竟拿这等妇人之物来羞辱我家大将军!是可忍,孰不可忍!”
  站在一旁的南阳公主,惊得脸色煞白,满面的“高原红”都褪了色。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的哥哥司马师已经是一个箭步蹿上,一刀便架在了邓芝的后颈窝上!
  “住手!" 司马懿满脸铁青一声暴喝,顿时盖住了帐中的喧喧闹闹。
  那白刃加颈的邓芝却是毫无惧色,只是冷眼看着帐中诸人,一言不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1: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司马懿把南阳公主叫到身边,父女俩慢慢托起那顶“剪髦帼”,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半晌,淡淡地齐声说道:“好东西!这马尾色泽不错,手工编艺也甚是精细。好一份‘巾帼之礼’! ”
  “本帅就欣然收下了,璐珍,就当是给你白捡的一件好衣衫!”司马懿慈爱地看向南阳公主,搅得一团霞光在少女的脸上隐隐浮动。
  “大将军!郡主!不能啊!”胡遵、黄华、魏平等大声呼道。
  司马懿右手一举,止住了他们,然后向司马师把眼一瞪:“子元!收起你的刀来-------------快请邓大人落座!”
  司马师紧咬钢牙,悻悻然收刀回鞘,退到了帐角下埋头直生闷气。
  司马懿却是满脸堆笑,迎着邓芝双手一拱,道,“邓大人,你家丞相此番赠予本帅‘巾帼之礼’,本帅实在是不觉其辱但见其荣。”
  邓芝嘴角一撇,冷冷笑道:“邓某真没想到,你司马大都督堂堂八尺须眉男儿,竟然乐于以巾帼女子自居!这倒是好生奇怪的志趣啊!”
  他这话一出,帐中诸位魏将都似被重重地抽了一记无形的耳刮子,脸色俱是一片绛红。
  司马懿丝毫不为所激,慢慢捋着胸前苍髯,柔声道:“邓君你有所不知-------------兵诀有云,‘用兵布阵,须当动若脱兔而静若处子。’ 本帅严阵以待,坐等可乘之机,自立于不败之地,而不为你家丞相多方担忧,本就是上上之策,何须你再来刺激?所以,在本帅看来,你家丞相送我这一盒巾帼绯衣,哪里是在骂本帅?分明是在夸赞本帅用兵行阵之‘静若处子’也!”你说,本帅今日遇此,何怒之有?又何辱之有?”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1: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邓芝一听,心下不由得暗暗吃惊。这老贼脸皮厚如城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当真是厉害得紧!他念头稍定,仍是暗含挖苦地讥笑道:“听司马大将军您这般讲来,您这人的确与常人大异情趣啊!常人之辱,而君视之为荣;常人之耻,而君视之为誉!邓某差不多认为司马大将军您鬼灵附身或是得了什么‘失心疯’了吧……”
  听到“鬼灵附身”四个字,司马懿不禁大喜过望:这次,我就是要让你家丞相也体验一下魂魄附身的滋味!
  想到这里,他哈哈一笑,抽出腰间那把布满黑气的宝剑一挥,让帐中诸将齐齐退了下去。
  邓芝惊恐地看到,宝剑上的黑气里,隐隐映出司马懿透明的身影……他想,他还不如死掉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1: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偌大的中军帐内,就只剩下了司马一家和邓芝。在一片静谧之中,司马懿悠悠地说道:“黔驴技穷,辱人不成而自取其辱-------------孔明他闷在那高高的五丈原上一定很难受吧?!”
  邓芝听了,冷声而笑:“司马大都督自己闷在营里以巾帼女子自居而不愧,只怕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儿去吧!”
  “邓大人好一张‘铁嘴’,厉害,厉害!”司马懿纵声大笑,“师儿,去外面取一坛‘百花香’美酒来!为父要好好敬迎邓大人几杯!”
  “父帅!这……”司马师余怒未消,犹豫着不肯答应。
  “父帅!就让孩儿去取吧!”弟弟司马昭和妹妹南阳公主一见,急忙在旁齐声讲道。
  “不用!”司马懿一抬手喝住了司马昭和南阳公主,同时凛然逼视着司马师,语气变得冷森森的,“快去取酒!为父的话你没听清吗?”
  司马师无奈,只得狠狠一跺脚,出了营帐,从外面抱了一个大酒坛进来。
  邓芝冷眼看着司马懿为自己亲自斟满了一杯酒递来,心里暗想:这司马懿当真是迥异于常人的一代枭雄!今天他遭到了丞相大人和自己的这般羞辱,居然能心平气和,不怒不躁,还和自己酌酒对饮起来,这一份忍功忒也了得!
发表于 2018-3-3 00: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字比较累。问候,努力!妹子文笔很精湛。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01: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汉唐风 发表于 2018-3-2 11:23
打字比较累。问候,努力!妹子文笔很精湛。

也没有那么累,因为我打字速度比较快~~而且都是把已经写好的再打上去,还是边听符合情境的音乐边打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5 02:10 , Processed in 0.453125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