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 13: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友,今天 玩得愉快么~
云南,真是好地方,有机会还要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9:41: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卧龙女诸葛 发表于 2018-1-2 00:08
字越来越好看了~
每天摘抄,感觉真是不错

那是手写
发表于 2018-1-2 20:43: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卧龙女诸葛 发表于 2018-1-2 13:09
看样子,不像是原创,应该是网络的小说,漫友摘抄的

原来如此,嗯,你咋给改名叫漫友了?
发表于 2018-1-2 20:44: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仲达同学,加油!
发表于 2018-1-2 21: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宋 发表于 2018-1-2 20:43
原来如此,嗯,你咋给改名叫漫友了?

最近忙期末,又空闲则自学!
唉,眼花了~
发表于 2018-1-2 21: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手写摘抄嘛~!温友,最近出去旅游真好~!咱一直忙复习。要20号右才结束~!
发表于 2018-1-9 00: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忘记了,第一章内容,报歉了。
这是温友的长篇原创
我连读了好几个月呢!
发表于 2018-1-9 01: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宋 发表于 2018-1-2 20:43
原来如此,嗯,你咋给改名叫漫友了?


唉!的确是原创长篇。第一,二章8月初读的忘记了。
温妹的这篇每天创在创作,据说到晋朝建立呢。

超长精华,我加精,并置顶点亮了。毕竟现在艺苑写三国小说的朋友不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个夜晚,喜庆的醇酽况味在斗室里无声地漫溢开来。一大家子人在正厅里或站或坐,神情兴奋地逗弄着即将满月的诸葛攀,那表情说不出的愉悦。
  作为一家之主的诸葛乔,忙完一天的公事,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参加攀儿的满月宴。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抱起攀儿在斗室里边边踱着步子边哼着小调儿。
  “伯松,轻点,别把我的宝贝儿子给折腾坏了,小心我跟你急!”王氏不乐意地看着诸葛乔说道。
  “行了,行了,别以为就你宝贝儿子,我比你更宝贝,自己想抱就说,还找借口。”诸葛乔嗔怪道。
  “乖儿子,你看还是你爹好吧,哈哈!”说这,诸葛乔就把自己的宝贝儿子诸葛攀高高地举了起来。
  “咦?!什么东西?”突然,哈哈大笑的诸葛乔嘴中滴答滴答地落进了不知名的液体。
  “哈哈,哈哈!”众人放声大笑,月英更是抱着肚子躺在木椅上笑歪了。
  “伯松,快给我,攀儿尿裤子了。”王氏赶紧从诸葛乔手中接过孩子,抱到房间换尿布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厅中,诸葛乔被自己的儿子淋了泡尿,更是高兴了,也不怕被大伙儿取笑,一群人在厅堂的正中央乐呵呵地聊起天来。
  不久,王氏一个人走了出来,看着正厅里自己的娘家父母和丈夫公婆聊得甚是开心,也坐在一旁听了起来。
  “子夏,我的宝贝外孙呢?”王氏的娘家父亲兴奋地说道。
  “刚给那小子换了尿垫,吵着要吃奶,边吃边睡了,现在在他自己房里睡着了。”王氏温婉地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明天再抱,也给那小子淋一泡,哈哈!”王氏的娘家父母极尽兴奋,异口同声地说道,脸上皆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王兄,真有你的,哈哈,我真是佩服你呀!”黄月英听王老爹爹这么一说,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后走来的诸葛亮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门外响起炸雷般的叫声,似乎那房梁便要震垮下来,整所房子霎时摇摇欲坠,地震般不可阻挡。
  “热死俺老张了!”三将军张飞边喊边跑,滚地的风冲得守在门口的仆役差点扑倒在地。
  刚刚才睡着的诸葛攀被这雷霆吼叫惊醒,咧开嘴巴哭了起来,响亮的哭声中气十足,似乎要和张飞比较一番,谁的声音更有威力。
  “好,好,来了个比我更粗鲁的!”诸葛乔笑着说。
  王氏、月英莫可奈何,和保姆一阵忙乱地哄诸葛攀,可诸葛攀越哭越大声,双手双脚随着哭泣死命扭动,像是要挣脱那束缚他身体的襁褓。
  “你就不能小声点?”诸葛乔叉着手,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张飞的脚才跨进门槛:“啥?”
  “混账!你吵着我儿子了!”诸葛乔轻轻地骂道。
  张飞自己不觉得自己声音吓人,虽听见诸葛攀扯着嗓子大声哭泣,口里还辩解道:“这小子要练练胆,最近魏国那个司马懿已经成大气候了,将来上战场跟他斗,金鼓雷鸣,杀声震天;更要命的是,那司马老头还会什么灵魂篡位,比老张的声音可恐怖多了!”
  ”灵魂篡位?那是什么东西?“月英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待字闺中时,在隆中读遍各种奇书,只看到过什么丹药、蛊毒、奇门遁甲等等,就是没有读到过‘灵魂篡位’,那到底是什么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反正那个十有八九是种害人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诸葛亮在帐中,问她:“贤妻,按照我的计划,明年应该就可以攻占洛阳,消灭曹魏。不出三五年,再灭东吴,统一天下、振兴汉室可以成矣。到那时,我们就回到隆中的小村庄,从此过上男耕女织、读书弹琴的闲云野鹤的生活,颐养天年,则何如?”
  她说:“相公,如此再好不过。可是大汉的军国大事怎么办?你可是国之干城啊!”
  诸葛亮莞尔一笑,说:“不要紧,现今司马懿早已被免职赶回家,马谡年轻有为,乃不战而屈人之将。将来大汉社稷,此人可以代替我匡扶之。”
  她担心地说:“凭我的了解,这个人一向只会纸上谈兵,不会做事,和战国时期的赵括有几分相似。先帝在世时就说过,马谡这个人浅薄的很,不可以重用。何况这次司马懿被搞下去纯属偶然,而且据我近日了解,他的‘灵魂篡位’十分了得,可谓杀人不见血,我真替你担心……”
  诸葛亮笑曰:“先帝英明神武,乃一代豪杰。但要没有我为他屡次提供锦囊妙计,他早已休矣。夷陵之战的悲剧,还不是因为他不听我和赵子龙的嘛。论脸皮厚、哭鼻子,我比不过他;论智慧谋略,先帝可不是我的对手!曹操还说过司马懿是“狼顾鹰视非人臣”呢,我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贤妻,虽然军中形形色色的锦囊妙计中大多数都有你的功劳,但这回,听我一次,保证没错!马谡者,王佐之才也!”
  无论她如何苦劝,但诸葛亮就是听不进去。诸葛亮已经下定了决心,直捣曹魏,打败司马懿,在大汉统一、天下太平的那一天,将丞相之位交于马谡。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证明,月英的直觉是对的。
  在千里之外的河内温县,二十多岁的司马师、十六岁的司马昭和十四岁的南阳公主正热火朝天地练武,忙得汗流浃背。他们的皮肤尽皆被晒得黝黑,焕发出健康的光泽。
  再看看他们的父亲-----------司马懿,虽说赋闲在家,却丝毫不觉惆怅。为了战胜诸葛亮的那一刻,几天前,他早已在府中沐浴斋戒,准备多时。
  只见他穿起了一套庄重的黑色礼服,峨冠博带、长襟宽袖;紧接着,他便端坐闭目,进入冥想……他的面前,同样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佩剑。
  不一会儿,那把佩剑的霜刃,带上了一股叫人触目惊心的黑气;在盛夏阳光的照射下,黑气里隐约闪现出司马懿的身影。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1: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稍顷,司马府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不错不错,终于成功了。这一次,将是我用祖传的独门秘术‘灵魂篡位’与诸葛亮决一死战的时候了!”司马懿整了整衣冠,缓缓走出来,对着汗流满面的儿女们朗声道,“你们看那司徒王朗,七十六岁,还任军师出征西蜀;为父自然也不能逊色啊!此正如曹公所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司马昭不禁窃笑:“司徒王朗?就是被诸葛亮一顿痛骂就栽于马下气绝身亡的那个老头?”
  司马懿呵斥:“昭儿,你从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不可捕风捉影,凭空瞎话!”
  司马昭说:“孩儿怎敢欺骗父亲?前段时间毛三孩全家来拜访我们,我听他爹亲口说的。毛三孩他爹是什么人,父亲心里应该有数吧,消息焉能有假?”
  司马懿一惊,继而放声狂呼:“竟有此等奇事,好气,好笑!常言道,有大度者,成大器也!几句恶语都容他不下,活该他有此下场!可惜当今皇上不信任我,若诸葛亮蛊惑边境的孟达倒戈谋反,我大魏江山,休矣,休矣!”
  说罢,他回头往村口通往洛阳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复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2: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懿的夫人张春华听闻司马懿的呐喊,走出房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吼:“整天不是读书,就是用兵!自己被曹家使唤了一辈子不说,还要把我的两个好儿子教育成你这样的呆瓜?我早就说了,姓曹的那家人根本不是东西。人家诸葛亮是刘备三顾茅庐、礼贤下士诚心请去的,而你呢,则是曹操派刺客和其他手段威逼你出仕的。曹操在的时候,一直不信任你,说你是狼顾之相不可重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曹操算什么东西?亏得你还整天把他的几句打油诗挂在嘴边,奉若珍宝。曹丕就更不是个东西,整天拿着一把上边不知道抹着什么的剑,篡帝位,逼亲弟,杀甄姬,一点人性都没有……”
  司马懿冷冷地说:“够了没?你除了抱怨,还会干什么?”
  张春华继续吼道:“得了吧,就你聪明!什么三朝元老,我看呐,你的出息比那三姓家奴吕布也好不到哪去。”
  司马懿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等小挫,微不足道。我一直很敬佩曹公的王者风范和他对人才的尊重态度。但曹公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疑心太重,也做了不少错事。他杀吕伯奢、杀蔡瑁、杀张允、杀给他盖被子的侍卫。我为他办成的事情太多,他一方面出于疑心,不敢信任我;另一方面出于爱才,又舍不得放弃我。曹公看得起我,对我有知遇之恩;而曹丕,也是一样。我发誓有生之年忠于曹公及其子孙,我希望你不要再说我了。”
  张春华火气不消,继续指责司马懿,还把司马懿的种种缺点又数落了一通。司马懿充耳不闻,任由张春华怎么骂,怎么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2: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春华又说:“就你还好意思嘲笑王朗,我就不信,换成你当曹魏大都督,就能对付得了诸葛亮?周瑜不比你能力差吧,还不是一样被气死了。”
  司马懿笑曰:“恭喜你答对了,我还真的就不怕诸葛亮。他除了能忽悠,真本事不大。我比他大两岁,以前我们在一块读书的时候,论辈分我还是他师兄呐。”
  司马师、司马昭和南阳公主也很吃惊:“父亲原来和诸葛亮早就认识?还是心意相通?”
  司马懿说:“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成为最后的赢家,没有点真功夫、硬功夫,仅仅靠观星这样故弄玄虚的小聪明作用是非常有限的。他的所谓攻心之术对付吴巨、刘备、刘禅、周瑜、王朗这些人,还能凑合。蜀汉的主公和臣子里面,靠吹牛忽悠混起来的人不少,刘备见诸葛不愧为如鱼得水、相见恨晚!蜀汉能打的人,实在寥若晨星!”
发表于 2018-1-19 23: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写得真好,越来越耐读了

一直在支持你哦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春华打断了司马懿,“得了吧,你这个人啊,就是个贱骨头。首先,文人里面,最忠诚的是你,背黑锅的也是你。你对曹操一向是尊重地五体投地。曹操派刺客逼你出山,刘备三顾茅庐拜诸葛请他出山。曹操说你是狼顾相的奸臣,刘备说得诸葛亮如鱼得水。到了下一代,刘禅更是尊诸葛亮为相父,言听计从。而曹睿对你呢,听了几句子虚乌有的谣言,就把你一脚踢回家了。文人里面,你是最尊重读圣贤书的,孔孟要知道如此乱世中还有你这样的儒生,都得感动的复活了。你看刘备三顾茅庐的那会,诸葛亮对经典的那股鄙视劲,刘备反而觉得这个人牛逼!像你这样的书呆子,多跟人家诸葛亮学怎么做人吧。背黑锅、戴绿帽、看别人打炮,正是你司马懿这一生的真实写照。”
  司马懿说:“我学识尚浅,但如今也没有机会再入书院求学。你也该抓紧学习了。”
  张春华气得要命,大吼:“读书,读书,又是读书!读书有什么用?你听着,你这一辈子是被孔孟戕害。若敢再教导儿女读书、用兵,我就立即不再做你的夫人。”
  司马懿说:“当日我选择与你为伴,便是因为我研读兵法的时候,你对我表示支持和鼓励,让我感动。纵使后来汝脾气火爆,指责抱怨,我都忍了。然则用兵之道贵在谋略,孙吴之法乃是军阵谋略之精髓。请恕仲达难以从命。”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圣旨是快马加鞭、以夜继日地送往司马懿的老家温县的,到达司马府上已经近黄昏了。迫于诸葛亮施加的压力,曹魏朝廷只好厚着脸皮恢复了司马懿骠骑将军之职,再一次请老将出马。
  张春华说:“朝廷安定之时,就嫌司马懿多余。等到朝廷没有司马懿就要完蛋的时候,司马懿就变成大忠臣、大贤臣了!姓曹的、姓夏侯的,永远是内部人士,姓司马的,就是外人!”
  司马懿没说话,默默地收拾行李,为两个儿子披上戎装,给女儿准备好软甲和桃花马,准备大军出征。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0: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都那间斗室的堂屋里,诸葛亮正在认真地排列着五十四根蓍草,打算为自己的未来,也为蜀汉的未来卜上一卦。
  “是损卦!不好!”忽然,诸葛亮心里暗叫不妙,额上冒出细密的冷汗。那种噩梦般的惶恐感觉仿佛鬼影,贴着他发颤的双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后颈,一片冰凉的湿润。
  移步庭院,看看天色,似是雷雨降至。漫天的乌云如同巨兽张开的大口,贪婪地吞噬着清明天色,似乎要把整个天下吞咽殆尽。
  诸葛亮呆呆地凝望那逐渐向自己靠近的黑暗,打了个激灵,转身走回斗室。
  沉闷的雷声在远山逡巡往复,余音袅袅如长烟不绝;川江不时掀起阵阵恶浪,一幕幕水墙在闪电中发光。
  满世界都是雨。远处,一派穿不透望不尽的缥缈。整个成都仿佛被编织在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里。
  从没有哪个时刻,让一向处变不惊的诸葛亮这般恐惧不安。
  正在里屋练字的诸葛攀,在惊慌失措中,桌上的翰墨、宣纸撒落一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4 11:39 , Processed in 0.453125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