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查看: 11168|回复: 157

[原创] 【悲剧长篇小说】月夜流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0 01:4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陕西勉县的三国历史博物馆。
  一幅精美的蜀绣长卷静静地躺在晶莹剔透的玻璃柜里。它宛若一朵轻云,飘逸而柔美,上面的图案千姿百态:前半部分,描绘着绿树红花、溪流潺潺、男欢女爱的山居乐图;中段部分,是雄杰志士羽扇纶巾的沉着冷静、沙场点兵的风发意气;画面忽然一转,锦缎上赫然显出了疾风骤雨、铁马冰河、夕阳垂暮的凄凉画面;再接着,便是将星陨落、奸贼为祸、纯良成邪、万民恸哭,一派惨绝人寰的景象……全卷终了,却又是浅褐色丝线绣成的一个妙趣横生的字谜:
     壹字次下有颗心,
     心字插刀命归阴;
     歹徒作案用匕首,
     他人不见影无踪。
  倘若你细细地去品赏它,不难看出这片片软缎、根根彩丝里尽显的淡雅;只一眼,便教人觉得舒坦,清丽而温婉,素淡且纯净。然而,越看到后面,却越觉悲从心中起。可知,斑斓的丝线绕指柔,情针意线怎么也绣不尽,破锦来来复又去,恰是温润慈母般的密密缝。所倾注的心思和爱意,非是文字所能描绘的。
  淡雅书香里,氤氲了几分诗意;千百年来传承的绣艺里,迤逦了多少柔暖的心绪,缠绵着无法诉说的博爱,刻录着几多深重的苦难,承担着难以言状的沉痛,在某段金色时光里完美契合,织就成片片无与伦比的美丽。听闻“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这幅蜀绣同样如此,虽书不成锦画,却有着无与伦比的细腻。
  有谁又能想到,这片洁白如玉的方寸天地所承载的,竟是一个世代忠贞贤良的家族所受过的几近致命的创伤,是一段由死亡、昏乱与无助交织而成的悲剧---------------当然,还有眼泪的宽广与丰富,充满爱的坚守,“笑着活下去”的伟大力量,绝望的不存在,以及一个才女和她命运之间的友情?
                                   ---------------------------------题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200 艺苑币 +200 贡献 +200 威望 +5 收起 理由
最爱汉唐风 + 100 + 100 + 100
才子宋 + 100 + 100 + 100 + 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1:5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月下芳华
  依兮,听到上帝的呢喃;绚烂的绛红,穿刺于隆中沃野,虹彩遍地。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又是三月雨纷纷,丝雨绣花针。
  刺绣,是隆中女子的必修课,几乎每个有女孩子的家庭,都会早早的把她们送到村中手艺高超的绣娘婆那里学刺绣。于是,一捧白绢,一抹寒针,便成了每个女孩儿烟雨蒙蒙的童年,而小镇刺绣的手艺,便这样一代又一代地传了下来。
  绵绵丝雨,点点滴滴,濡润着雨天的心情。
  一捧白绢,倦倚轩窗。针起线落,鸳鸯成双。她叫黄月英,是这个小镇刺绣最好、才华最出众的女孩,但却又是最容易被人们遗忘的女孩。她的脸上总是蒙着一层面纱,平素也不大爱说话,每日里安静地坐在窗边,或刺绣、或读书、或摆弄机械、或配制中药。稍顷,她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山静静地笑着,她知道,在那青山密林之间,也会有一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睛在望着她,那目光是那样炽热而真诚。
  她时不时想起那位名叫诸葛亮的少年,想起他的眼睛——是那样干净的纯粹,寥若星辰,那目光是那样的真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1:5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繁星闪烁,月华皎皎,夜幕降临。
  洗练的月光是天界仙子遗落的珠花佩饰,甫一坠下凡尘,便断了线,一粒粒散乱人间,星星点点缀饰着尘世间的山山水水,为山间的繁花也平添了一份清雅的美质。
  她已不知自己倚窗望月有多久了,流水般的浮云从天际尽头向她游动,忽而遮住了月亮的脸,忽而调皮地拉起月亮的裙边,忽而钻入月亮的背后许久不肯露面。晚间微凉的风穿林打叶,摇晃得窗前的大树沙沙作响,树影婆娑间,似有一对神仙眷侣在低诉情话。
  她觉得自己在看月亮,可又觉得其实只是在想一些女儿心事,也许是那一幅未完的鸳鸯绣,也许是和邻家女儿多嘴时落下的闲气,也许是说不出道不明的女孩儿伤感。也许,是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人,是那样的一个人呵,有细长的剑眉,悬直如山的鼻梁,手中永远是羽扇轻摇;眸子是碧蓝的一湖水,总是映出秋晚的沉静。瞧他一眼,便终身不能忘怀,他是注定要住进她心里的那个人,生生死死,分分离离,欢乐也罢,痛苦也罢,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住进来,便再也不会搬走。随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人生起伏。她于是踩上他的足印,他挽住她的裙裳,他们一起对时间说出同样的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笑了一声,捂着发烫的脸,低下头叹了一口气,忽而又发傻似地笑起来。
  “傻丫头,一个人躲着发笑,真疯了!”她的老爹嗔怪着走了进来。
  她扁扁嘴巴:“啊呀,爹,大半夜的,你吓死我了!”
  老爹揽了女儿的肩:“我哪能吓住你,从来只有你吓别人,多少人被我女儿脸上那块胎记吓得夺门而逃,从此四海宣扬,黄家女儿丑如无盐,万万娶不得。”
  她笑得倒在父亲怀里:“爹,你又打趣我!”
  “我便是宠坏你了,让你无法无天,整天地折腾,将来嫁不出去,我看你怎么愁!”老爹佯怪道。
  “那就不嫁呗!”她毫不在意地摇摇头,脸上却漾起了一丝无法掩饰的幸福的红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2:0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那个春夜,油灯将尽未尽时,待嫁的她,把那根红丝线在指间一绕,打了个结,放在唇齿间轻轻一咬,算是完成了最后一针鸳鸯绣。油灯下,她小心翼翼地将鸳鸯绣放在桌面上,笑容在脸上绽放如春。
  待嫁的她,托着香腮凝视着鸳鸯绣,脸上悄然漫上了一层红晕。
  这时,灯碗里油干了,火苗微微地颤了两下,灭了,一缕青烟在月色里袅袅升腾。
  待嫁的她一把将鸳鸯绣拥入怀里,大睁着眼睛躺在床上。那块柔柔的锦缎偎在她高耸的胸脯上,她身上特有的少女体香,一如春天阳光的芬芳,在整个房间里荡漾开来。
  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偶尔,黑暗中发出几声哧哧的笑,搅得一团月光在窗外探头探脑,窃窃私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17-12-21 14: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仲达同学的原创文章~
发表于 2017-12-21 14: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鼓励支持仲达同学,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01:50: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春天,隆中的诸葛亮草庐变成了喜庆的暖巢。她出嫁,那幅鸳鸯绣,也随她来到了诸葛家。
  她家的出嫁队伍浩浩荡荡,从她所在的村庄出发,沿着伏龙山委蛇前行,甚是壮观。跟随在她的华贵轓车后的是十多口硕大的竹笥,路上看热闹的都道黄老爹爹大手笔,嫁女儿舍得破财,瞧那嫁妆重若千钧,累得挑夫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莫非都是金银宝器、丝帛锦缎之类。如此看来,诸葛亮便是娶只母猪,也赚了个钵满盆满。
  夜晚迟缓地降落人间,月亮悠闲地升空,在流云间露出柔情的笑脸,闪烁的花烛摇曳如人含羞的眼睛,红如女儿脸蛋的“喜”字高高地张贴墙上,在灯光下显得如此暧昧,如此雍容。
  诸葛亮拿着一杆七星秤站在她面前。后面,他的朋友推了他一把:“亮子,傻愣着干吗?”
  他缓缓地走了过去,铁秤下悬挂的钩子挑起了她红色面巾的一个角,而后,他轻轻扬起手,面巾掀起了一个角,仿佛渐渐绽放的鲜花,把一个春天的温暖释放出来。
  她仰起脸,仿佛白玉般的月亮升了起来,一抹青云穿过月亮,宛若雾余水畔,红杏在林。烛光映红了她的脸,她的微笑被光芒调成了粉红色。
  诸葛亮笑了起来,他听见捧着共牢食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在悄悄议论:“新娘子真好看。”他多么想说,我知道,我早就知道。
  她再也按捺不住满心的喜意,与她魂牵梦萦的诸葛亮坐在一起,用一双筷子共牢而食,饮过甘美的合卺酒,他们握住彼此的手,温暖如阳光,柔软如流水。那么一握便再也放不开,从此不离不弃,不舍不放。
  门轻轻关上了,好奇的村里妇人们还不忘记隔着门缝打量她,而后叹息:“没想到呢。”
  烛火温柔地流淌着光芒,他与她,刹那无声,暖暖的情绪在彼此的胸中酝酿,二分忐忑却有八分惬意,仿佛认识了很久的知己,只因阴差阳错,才拖至今日相见。
  星空下的草庐里,一夜无话……
  只有空中皎洁的月光,犹如天界的爱之司命,默默无言地见证着这暖阳一般温热、山茶花一般明丽而不带任何杂质的纯洁感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01:5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七年过去了。
  她永远忘不了那个平淡而又不平淡的夜晚。
  那一夜,草庐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刘备。他是来请她的夫君-------诸葛亮出山的。
  夜气薄霭中,诸葛亮抱着琴慢慢离开,回头时,刘备还坐在原地出神,迎着冰凉的细雨仿佛雕塑,他微微笑了一下,却没有打扰那属于一个人的静思。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01:56: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回屋时,她也没有睡,正在忙前忙后地收拾行装,两口竹笥塞满了,却仍嫌不够,缝隙里塞下去各种日常用物,连书刀也带了四五把。
  诸葛亮笑起来:“你这是要置办嫁妆么,明晨将丈夫风风光光嫁出去?”
  她抬头呸了他一口:“你这一去新野,我又不在你身边,总得收拾停当,若少了什么,谁替你拾掇?”
  诸葛亮忽地牵住她的手:“别忙活了,够了。”他将妻子拉在身旁,柔声道,“我明日走了,你暂去岳丈处,待我一切安顿好,再来接你。至于均儿,他也大了,该历练历练,这一二年间我会给他寻门好亲,你不用操心。”
  她低垂着脸,声音软软的:“我知道,我不给你添麻烦。”她蓦地想起一事,“险些忘了,我有样物什送你!”
  诸葛亮一愣:“什么物什?”
  她狡黠地笑了笑,返身从屋中的衣笥里取出一件物什,轻轻巧巧地递给诸葛亮。那是她未嫁前绣的那幅鸳鸯绣,藕荷色的软缎绣面泛着柔柔的光泽,微微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上面凫水的鸳鸯成双成对,栩栩如生;反面是一大堆看不懂的图案。
  “这些图案是什么意思?用来做什么?”诸葛亮翻来翻去。
  她指指鸳鸯绣的反面:“你仔细看!”
  诸葛亮举起鸳鸯绣就着灯光细看,扇面上用极细的丝线绣上了人体轮廓、穴位符号,竟然是“鬼门十三针”的十三要穴,无论是图样抑或文字皆用针线绣制而成,绣工极精巧细腻。
  “我说你最近成天偷偷摸摸的,原来是忙活这个!”诸葛亮看了看图案, “可是……行兵打仗要这针灸图干什么?”
  她轻抚了抚鸳鸯绣:“这‘鬼门十三针’由张天师所创,祛病除邪,颇有神效。你带上这鸳鸯绣,随时观摩,军中倘有突发癫狂或是负伤之人,便可按此针法施治,省却寻典之烦。”
  她支颐一想:“若是觉得不需看时,这鸳鸯绣还可以叠成头巾,戴着好看,冬天嘛~”她顽皮地扑闪眼睛,“实在冷就解下来揣在怀里,还能避寒呢!”说着,她咯吱咯吱笑得前仰后合。
  诸葛亮笑叹道:“真个是水晶心肝,亏你想得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仍在笑,忽地笑声滚落尘埃,微凉的泪水将最后的笑靥赶走了:“你到底要走了……”
  诸葛亮叹息一声,他轻轻擦去她脸边的泪水:“傻瓜,哭什么呢,又不是见不着了。”
  “我只是舍不得……”她蓦地抱住了他,“爹爹说你不同凡响,总有一日会凌云飞天,但是命中却有一劫数;嫁给你之前,我都想明白了,可事情当真发生,还是舍不得……真没出息,是么?”
  诸葛亮环住了妻子,他真诚地说:“做我诸葛亮的妻子,委屈你了。”
  她摇摇头:“不委屈,只是舍不得……”
  诸葛亮长叹,他紧紧地拥抱住妻子,心里有万千感慨,可也许只有“舍不得”这三个字才是最真实的倾诉。
  舍不得,可必须舍得。舍了,又是否能得,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也不想去惦念退路。
  他已经成为那个一生都在痛苦地舍弃,也一生在艰苦地坚持的诸葛亮。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山后的诸葛亮,以他明媚之笑、精妙之谋,在新野为曹贼燃起了一把烧不尽的红莲业火。 
  火在山野间上拉起了帷幕般的红线,趾高气扬地烧上了岸边的营寨,上万的士兵在烈火中慌不择路地奔逃。可火的烧灼速度太快,跑不多远,便被追蹑而来的火焰扯住脚踝,用力推入火海里,几声悚人的惨号后,留下一具具烧焦的尸体。
  整片天空都被烧亮了,竟照出了一钩血红的月亮,恍惚是天神流血的眼睛。
  大火喷着灼热的气流,黑暗被赶得没了影儿,滚滚热浪从四面八方张开怀抱,紧紧地勒住无路可逃的士兵,那万千营垒也在这怀抱里化为满天绽放的齑粉。
  魏将曹仁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是被属下将领硬推上马,从熊熊大火间飞奔,一座座雄峻的营寨在他身后纷纷化为一团明亮的火焰,他仿佛奔跑在一场有烂漫烟花的梦里,他一直都在做梦,他还没有醒,也许待他醒过来,他仍在许都的丞相府里,尽情地奚落着府中那割草喂马、时不时还摆弄什么“秘术”的某某。
  新野的大火足足烧了一整夜。这是曹操最惨烈的一次失败,他的失败成就了另一个人的辉煌。
  从此,“诸葛亮”这个名字就如同一轮灿丽的光环,照彻了天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胜利的捷报传到黄家湾村,传到她的耳际。坐在门前煮茶的她,听在耳里,喜在心上。
  那天,正好雨过天晴,隆中的空气变得格外湿润新鲜;碧翠的竹叶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院里的山杜鹃经过雨水的洗礼开得心花怒放;那金黄的、粉红的、玫瑰色的长春花风情万种,妩媚地微笑着向她点头;微微的凉风掀起了她的裙裾,把经过雨水过滤的空气吹入她的肺腑。
  她禁不住停下手里的活计,伸展双臂做着深深的呼吸,好清爽,好惬意!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初二,忙碌了整整一年的诸葛亮带着她回娘家。两人乘着一辆乡村常用的牛车,他在前面赶车,她坐在后车板上。他们走得不紧不慢,常常在路边停住。她跳下车,去摘几朵白梅、几束藤条,一路上始终在编织着,最后编成一顶花冠,她把花冠戴在发髻上:“好看么?”
  诸葛亮回头:“好看。”
  她往前蹭了一点,倚在他背上,柔软的呼吸吐入他的耳际:“是我好看还是它好看?”
  诸葛亮笑道:“都好看!”
  她敲了他一下:“滑头!”
  她伸出两只手,在天空追逐着满天云影,轻声欢呼道:“黄家丑女儿回家咯!”
  他们在黄家湾的村口停下,附近正忙着炖肉、磨面、准备饭菜的农人们都凑来看热闹,瞧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牵着一个秀气的女子走入了黄家大门,都在纷纷猜测:“这是谁家新女婿,俊得扎心窝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然沉醉在喜庆与幸福中的她,却万万不曾想到,在千里之外,白雪飘飘的北国,杀机暗暗涌现。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遥远的北方,黄土高原的深处,有他命中必将遭遇的死劫……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沉雪国
  冬日的河内温县孝敬里,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远处是千重冰峰、万仞雪岭。
  凛冽的朔风裹挟着寒流,一阵凶似一阵,一股比一股凌厉,如同一头狂暴的巨兽,在天地间厉声怒吼;厚重的铅灰色云层,聚拢成一张没有边界的网,笼罩着整个大地,叫人透不过气来。
  “如此匆忙,恐怕不妥。” 庄重的府邸中,一个低沉而令人恐惧的声音传出来。
  台阶的尽头,站立着一个身材高大伟岸、面相威严的男子。他的脸上,平静无波,却又隐隐透出一股慑人心魄的力量。
  那人便是月英在数十年之后,所遭遇的那一切惨剧的源头--------他叫司马懿,诸葛亮命中注定的老对手,这天即将被当朝丞相曹操请去做谋士。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03: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身边的仆从笑道:“曹丞相攫升你,他敢阻挡吗?”
 张氏---------他那十八岁的小妻子---------躲在屏风后偷听,总怕夫君忍不住惹出意外,此刻听出了火药味儿,忙出来笑吟吟地劝他道:“夫君,曹丞相延请,这么好的事,还不快去!”
   紧接着,她低声地又说:“夫君莫要忘了你早年曾经习练过的‘灵魂篡位’之术,这将会使你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你注定是要发达的。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方能成常人之不能成。千万不可莽撞。”
 司马懿深情地看了爱妻一眼,重重地磕了四个头,便任由军校搀扶着上了马……
   温县孝敬里的大地在灰蒙的天空下如同铅板,光秃秃的树杈直指着天际。偶尔有几只乌鸦飞过,恰似黑白无常的勾魂令,在灰白的天幕上划出一道道可怖的黑色弧线。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02:5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昌,丞相府。不远处辽阔的荒原上,黄沙漫漫,黑雾浓浓,一只孤狼正迅速地奔跑着。
  司马懿跪在了正堂的台阶外,那时曹操正要南征荆州,披一身朱砂配金鳞的暗红色铠甲,行动起来,每一片鳞甲发出明亮的清鸣,他一眼便看见司马懿,顿时笑起来:“仲达,病瘳乎?”
  司马懿把头撞向地面:“承丞相挂怀,懿小病,已痊愈了。”
  曹操也不让他起来,他索性半蹲下去,一只手搭上司马懿的肩膀:“早闻汝清俭素约,雅伦有望,早年还曾修习过‘灵魂篡位’之秘术,凭借此术可令对方神智昏乱直至死亡,单枪匹马可敌万军,数为群下称道,汝却屡辟屡不至,当真淡泊名利。”
  司马懿惶恐地说:“懿自小多病,体弱不堪任事,非为激俗邀名,所谓淡泊之称,非懿所敢当!”
  曹操大笑,他攥着司马懿的一只手拉起来:“汝兄弟八人,世称八达,崔季珪称汝聪哲明允、刚断英特,尔谦冲过头,便成伪善君子也。”
  司马懿忐忑地说:“懿何敢当此佳论,崔公虚誉耳。”
  曹操笑眯眯地说:“仲达自便,待吾复返许都,再与尔叙话!”他拍了拍手朝前走去,忽然又倒回来,凑近了问道,“君以为吾此番南征有几成胜算?”
  问题抛得很仓促,司马懿应付不暇,他垂头一想:“五成。”
  曹操愕然:“才五成?”
  司马懿诚挚地说:“一成为丞相思谋,一成为群下思奋,一成为民心思顺,一成为军心思战,一成为天下思归。”
  曹操不禁大笑:“机诈!”他用力拍了司马懿一巴掌,“谢仲达吉言,剩下五成我替你说了,乃他方之主、之臣、之民、之军、之疆,此一仗,无非是敌我之五五角逐也!”
  他撒开手,拉住司马懿大笑着扬长而去。
  昏暗的天空,衬着曹操身后暗红色的披风,衬着司马懿蓝黑色的背影。那一片暗影,是月英与孔明未来的万劫不复,是几乎永远也走不出的无底深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3:35: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都东郊的一座斗室,一切都显得出奇地安谧。
忽然!“哇啊!哇啊……”连续、稚嫩的婴儿声,呱呱地传来。
“终于出生了!”
斗室里的这户人家,家主人名叫诸葛乔,是诸葛亮从哥哥那里过继来的养子。今天,是他孩子出生的日子。从他妻子王氏有临产的苗头起,诸葛乔就开始着手准备……
王氏快要临盆了,诸葛乔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考虑到了一切该考虑到的事情:热水,避风的帷幔等等……
可能是顺产吧,这次虽然怀得比较久,但却还是顺利出生了。
“就叫他‘诸葛攀’吧,勇攀高峰嘛!”做父亲的怀抱着新出生的、呜呜啼哭的男孩,眼中满含着按捺不住的兴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3:4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流转如白驹过隙,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第二天,便是诸葛攀的满月了。为此,斗室里的众人正进行着热火朝天的准备活动。
  “乔儿,明天的酒宴都准备好了吧,到时候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啊!”月英对着自己的养子说道。
  她脸上的笑纹,粲然如一朵金丝菊。
  “娘,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明天保准你满意,哈哈!”诸葛乔高兴地看着月英,满心的喜悦无以言表。
发表于 2018-1-2 13: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字越来越好看了~
每天摘抄,感觉真是不错
发表于 2018-1-2 13: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宋 发表于 2017-12-21 14:10
欣赏仲达同学的原创文章~

看样子,不像是原创,应该是网络的小说,漫友摘抄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3-5 02:32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8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