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楼主: 射声

[讨论] 小说抗战军中马前卒的架空框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22: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比较靠谱的数据是:1933年国民政府颁布了银本位币制造条例,实行废两改元。每银币1元(成色为0.88,总重为26.6971公分)易银7钱1分5厘。1908年清朝度支部规定库平银一两等于10钱,为37.301克。 则果脯银元含银为26.67克。1932年国民政府财政收入6.7亿元。但是这只是国民政府实际控制区,即江浙沪皖+两湖地区的财政收入。1929年东北财政收入0.84亿元,1932年山西财政收入0.13亿元。


https://tieba.baidu.com/p/5497463087?pn=1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ar.163.com/15/0609/09/ARLKFQI400014J0G.html

一滴油一滴血:抗战中国为什么没有大反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00: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繁星丨西流湾8号——周佛海公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7 16:46:34
文/雷雨
南京山西路,有一小巷,唤作西流湾。就在民国时期的土耳其大使馆对面,两幢松柏掩映的西式洋楼夹杂在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中,显得很是古朴,这便是昔日的西流湾8号——周佛海公馆。
若是你能征得现在居住者的同意,侥幸入内,便可看到周公馆三面绕塘,翠竹垂杨,映着春水绿波。进大门后,迎面就是一空旷庭院。穿过庭院边的小圆门,则是一小巧花园,花木丛簇,奇石嶙峋,曲径通幽,微风拂过,奇香扑鼻。园子正中花坛下,建有三间地下室,花园后面,有两幢西式洋楼相对而立,其中三层楼房的一边角上呈椭圆形突出,匠心颇具。两幢楼虽然已经斑驳陆离,多年失修,但仍然隐约可见当年雕梁画栋的盛装焕然。公馆之内房间共计22个,此外还有西式平房6进28间。如今的周佛海公馆,还有人家居住,但杂乱无章荒寒没落也是昭然可见。
世人多知周佛海是大汉奸。殊不知,他也曾有过光荣辉煌的历史啊。来自湖南沅陵的周佛海,与陈公博一样,都是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他还曾是中共一大的代理书记。周佛海少年时代,颇有抱负。他在读中学时,曾写过这样一首诗:登门把酒饮神龙,拔剑狂歌气似虹。甘为中流拦巨浪,耻居穷壑伴群峰。怒涛滚滚山河杳,落木萧萧宇宙空。不尽沅江东逝水,古今淘尽几英雄。其雄心勃勃慷慨激昂的少年气概,呼之欲出。针对当年的中日危局,周追随汪精卫组织“低调俱乐部”,而低调俱乐部的大本营就在西流湾。
1947年春,蒋介石命令,周死刑减为无期徒刑,而其西流湾的周公馆则作为伪产被改为国民党高级将领招待所。周死里逃生,自然是喜出望外,但庆幸之余,环顾铁窗外秋风萧瑟,黄叶遍地,想起自己西流湾8号公馆的往昔繁华,不胜凄楚,挥笔写下了《忆西流湾故居》:“柳映池塘竹映窗,月华依旧白如霜。深宵步月人何在?空负残花院角香。”“月明人静柳丝垂,彻耳蛙声仍旧时。底事连宵鸣不住,伤心欲唤主人归。”

http://www.yangtse.com/app/bzxc/2018-08-17/603562.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6: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利用战前积存的和临战地区拆卸下来的材料,凭借广大人民群众同仇敌忾的积极性,在西南和西北的“大后方”修建几条铁路。有湘桂铁路,黔桂铁路,滇缅铁路,叙昆铁路,綦江铁路,陇海铁路宝天、天兰段。这些铁路有的建成后很快就沦于敌手,有的随着战局的发展而中途停工或拆除他用,还有的直到新中国建立是也没有建成。
http://www.aliwx.com.cn/cover?bid=7716237请点击链接阅读小说异星系之抗战尖兵
湘桂、黔桂铁路
湘桂铁路自粤汉铁路衡阳站起,经桂林过柳州至南宁达镇南关,和越南铁路相接,全长1000多公里。1938年9月衡桂段完工,1939年12月桂柳段完工。受战争影响,柳南段1941年修至来宾。南镇段因南宁失陷,于1939年11月修至明江至。湘桂铁路修至柳州时,又决定修建从柳州至贵阳的黔桂铁路。该线长615公里,1944年修至清泰坡止,长467公里。


滇缅、叙昆铁路
滇缅铁路由昆明至苏达、到怒江对岸缅甸的滚弄、腊戌与缅甸铁路连接。中国境内长880公里,缅甸境内长184公里。叙昆铁路处于滇、黔、川三省边境,自昆明至宜宾,长850公里。1938年12月两路同时动工。1942年3月,仰光被日军占领,滇缅铁路工程中止。叙昆铁路1943年修至粘益,长176公里。
陇海铁路宝天段
这段铁路工程复杂艰巨,而国民政府忽停忽建,朝令夕改。这段长154公里的铁路用了近7年时间,1945年才勉强竣工。通车后,塌方事故不断发生,被成为陇海铁路的“盲肠”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霸占下的中国铁路
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东北地区5900公里左右的铁路全部被日本霸占,日本人中国东北14年间,为扩大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又先后修建新线约5700公里,主要有敦图铁路,朝开铁路,拉滨铁路,海克、泰克和北黑铁路,宁霍和霍黑铁路,长白、白温铁路,图佳铁路,虎林铁路,四西、梅辑和鸭大铁路,锦古、叶赤铁路,绥佳铁路。这些铁路,都是在侵略军的刺刀、鞭子下,用东北人民的血汉筑成的
敦图铁路
敦图铁路自敦化之图们,长191公里。1932年分三段同时开工,1933年8月竣工。至此,从长春到图们的长图铁路全线简称。这条铁路与朝鲜北部的铁路和港口相连。


朝开铁路
朝开铁路自敦图线的阳川起,经龙井至图们江岸的开山屯(地坊),长60公里。1933年4月开工改建,次年3月竣工。这是另一条中朝铁路联络线。1940年,又自龙井至青道间修建了一条煤矿支线,长51公里。
拉滨铁路
拉滨铁路自长图铁路的拉法至哈尔滨附近的滨江,共长271公里。1932碾月开工,1934年8月竣工。
宁神铁路
宁神铁路自齐克铁路的宁年(今富裕)经讷河、墨尔根(今嫩江)、霍龙门达神武屯,长56公里。是北满另一条南北干线。1930年6月动工,1941年12月竣工。
齐克、海克和北黑铁路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接续完成齐齐哈尔、克山铁路的泰安至克山段工程,并从海伦展筑至克山长162公里的海克铁路,于1933年2月竣工,把两线连接起来。接着又于1933年6月动工修建北黑铁路。该路自海克铁路的憋安,穿过小兴安岭山区达和河(今爱辉),长302公里,与1935年11月竣工。
长白、白温铁路
长白铁路自长春至白城子,长332公里。1934年4月全线分5段同时动工,次年11月竣工。白温(温泉)铁路即洮杜(杜鲁尔)铁路,是洮索铁路白城子至索伦段的延长线,由索伦向西,穿越大兴安岭,到达有著名温泉的阿尔山,总长337公里。1937年9月竣工。1941年5月再修至杜鲁尔,长40公里。
图佳铁路
图佳铁路自图们起,经牡丹江,直通松花江下游的佳木斯,全线长580公里。1933年6月动工,1937年7月通车。这是一条军事和经济上重要的南北干线。在日本侵略者4年多的修建过程中,东北人民和爱国武装力量曾袭击破坏达500多次。
虎林铁路
虎林铁路自图佳铁路林口到乌苏里江的虎头,长335公里。工程分为两段先后于1934年5月和1935年2月动工,1937年12月竣工。
四西、梅辑和鸭大铁路
四西铁路是沙河(今莲河)到西安的延长线。1935年3月,日本侵略者开工修建这条长(长春)大(大连)和沈(沈阳)吉(吉林)铁路之间的联络线,把线路从西安延伸到四平,长82公里,次年9月竣工。1936年2月,开工修建与沙河站相连的梅辑铁路,自梅河口至辑安(今集安),长251公里,分两段施工,于1938年5月竣工。梅辑铁路过鸭绿江后与朝鲜铁路在南浦站相接,是沈安、长图、图佳三线外,第四条中朝铁路干线。在梅辑铁路即将完工时,于1940年建成鸭大铁路,自梅辑铁路的鸭园,经浑江,沿鸭绿江右岸至大栗子。
锦古、叶赤铁路
锦古铁路是沟通东北和华北的交通线。日本侵略者在1933年3月侵入热河省后,4月开工修建锦古铁路。该线自锦(锦州)朝(朝阳)支线的金岭寺,经承德至古北口,长447公里,于1936年6月竣工。自锦州至古北口共长542该,1938年11月全线通车。叶赤铁路是从锦古县的叶柏寿起只赤峰,长147公里。1934年3月动工,1935年12月竣工。

七·七事变之后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在短短15个月中,武汉、广州相继沦陷,中国关内铁路约9100公里沦入敌手。到1944年有丢失约3000公里。至此,中国铁路90%被置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还按其侵略的需要,改建和拆除了一些铁路,又赶筑了一些铁路。赶筑的铁路有通古铁路、石德铁路、新开连铁路、海南岛铁路和邯磁、白潞支线等,共约1200公里。
通古铁路
日本侵略者占领北平后开始修建通古铁路,自通州至古北口,全线分四段同时动工,与锦古铁路接轨,长125公里,于1938年竣工。
石德铁路
石德铁路是平汉和津浦两条干线的联络线。自石家庄至德州,全长180公里,1940年6月动工,次年2月竣工。
北同蒲改线
北同蒲铁路修至朔县时,因抗日战争爆发而中止。日本侵略者侵占后,对北同蒲铁路的原平经朔县一段改线、改轨,并展修至平旺与平绥铁路接轨。改线、改轨后该段为标准轨距。1938年10月动工,次年4月竣工。
海南岛铁路
日本侵略者侵占海南岛后,为了掠夺岛上矿藏,强征民工,修建了自榆林港至北黎的干线和一些支线,共长254公里,这些干、支线于1946年和1947年两度毁于台风。http://www.aliwx.com.cn/cover?bid=7716237请点击链接阅读小说异星系之抗战尖兵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7: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侵华的“以战养战”

http://book.hexun.com/2015-12-31/181524667.html


梁发芾
  对于日本实行“以战养战”“现地存活”“自给自足”所耗费的中国人资财,目前只有描述性的估计
  上世纪日本悍然发动侵华战争,虽然当时日本是世界一流发达国家,中国仍然是四分五裂的积贫积弱之国,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日本国土狭小、资源贫瘠,而中国地大物博,所以日本无力支撑一场长期的对华战争。鉴此,日本人在中国战场上,实行“以战养战”“现地存活”的战略,尽可能减少侵华战争对日本本土的经济消耗。也就是说,日本在中国战场上,拿沦陷区的资源,供养战争的费用。
  1931年日本占领了东北,1937年全面侵华,在很短的时间内占领了中国东部最繁荣富庶的省市,国民政府被迫迁移到重庆,有效管辖的地方只有西北、西南的一些落后贫穷地区。日本占领中国东部地区后,掠夺东部地区的资源,用于对中国的战争。
  日本原打算在数月之内灭亡中国,但计划落空后,也认识到战争难以速胜,须作长久打算。日本国民经济从1939年开始下滑,日本国内惊呼“历年所积贮的资源,尤其军需原料已快用尽罄,经常产品,又不够供应需要”。尤其在太平洋(601099,股吧)战争爆发后,日本与美英中多国作战,财力压力空前增加,单凭日本国内经济力量根本无法支撑长期战争,这种形势更加促使日本“以战养战”指导思想的形成。
  以战养战,最简单的就是控制沦陷区物资和资源,为战争服务。
  1937年12月24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的《处理中国事变纲要》说,对于“旧中国官方机关和土地、建筑物等,全部由我方接收,加以适当利用”。这样,日本人每占领一个地方,就将所有与中国政府有关的资产,一概视作敌产予以查封和冻结,当作战利品没收。1939年8月,日本正式设立了由日本驻华中军、政、财三方参加的主要由军方控制的“军配组合”,控制华中地区的物资和流通,其分支机构遍布华中十多个城市,涉及行业有棉花、棉纱、棉布、人造丝、毛丝及毛丝制品、工业药品、染料、纸张、谷肥、砂糖等众多领域,直接控制这些行业的原料和产品。1940年11月,又成立“输配联合会”,对“军配组合”控制之外的物资进行统制,低价收购粮食、棉花及其他农副产品,同时又向农村高价销售工业品。
  对被没收的“官产”中尚有生产能力的工厂企业,日军实行“军管理”,对于中国私人企业则暂为“保管”,实际上仍然是“军管理”。所谓“军管理”,要么是日军自行经营,要么是委托给日本会社代为经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占领上海租界,不仅没收接管了近百家英商和美商的工厂企业,还宣布华商工厂企业为“敌产”,全部予以接管,实行“军管理”。除了实行“军管理”外,日本还在沦陷区以“委任经营”“中日合办”“租赁”“收买”等形式占有、操纵华商工厂企业。
  为了更方便地垄断、控制沦陷区的工矿交通等多项产业和公共事业的经营和运作,日本在华设立国策公司,如华北开发会社和华中振兴会社。这两大国策会社隶属于日本“兴亚院”,而“兴亚院”是由首相任总裁、专门负责侵华事务、直接从事经济掠夺的骨干机构,在它们下面又成立了许多深入中国各行各业的子公司。形形色色的公司、银行和协会,成为密布沦陷区的吸血管,沦陷区源源不断的资源尤其如粮食、煤炭和棉花等战略物资,通过这样的吸血管流入日本人之手。
  除了控制物资生产和销售,日军也通过在沦陷区发行公债的办法,筹集战争经费。
  抗战期间日伪在沦陷区既发行日本公债也发行伪政权公债。“七七事变”后,仅1939年,日军在华北就发行过七、八次“中国事变”公债。在伪蒙疆地区,日军推行“中国事变爱国公债”,发行福利奖券,用日本公债换取蒙疆现钞,再以之收买各种生产资料,购买土地,开办工厂。日本的一些机构或民间组织、企业也在中国沦陷区发行金融债、企业债,如华北开发株式会社在华北发行华北开发债券,为在华北活动的日本企业提供资金,总共发行日元券55次。
  抗战期间,日本也在台湾大肆发行国债,为日本的侵华战争筹备军费。日本各银行成为日本公债的吸纳机构,到1945年末,台湾各银行持有的日本国债总额达到8.8亿元,占同期银行资产总额的35%。同样,日伪统治下的满洲伪政权、汪精卫伪政权、蒙疆伪政权也大量发行公债,至日本投降前,伪满、汪伪以及伪蒙疆政权发行的公债超过100种,华北伪政权还发行“华北食粮债券”。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在沦陷区发行债券34.4亿元,如果加上战时在台湾的30亿元,则发行量达到60亿元之多。这些公债大部分是长期债券,在抗战胜利之前绝大多数未得到兑付。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曾组织专家设立专门机构,对尚未兑付的日伪公债进行调查统计,准备向日本索赔,但最终因国内形势变化,未能实现。
  日军在伪满洲国、台湾和大陆沦陷区发行的债券,基本上是强制性的。它强迫储蓄银行等金融机构购买债券,如1943年伪满中央银行公布“普通银行资金特定用途制度”,规定私营各银行工企金融合作社等金融机关,须保有相当于存款额30%的公债。它还向社会强行摊派债券,如1942年伪满《资金统制法》规定 ,买卖3000元以上不动产时,需强制购买相当于贩卖价格一半的公债,政府或机构发放津贴时需附一定数量的公债,后来更规定对职工一律按收入摊派相当比例的公债。另外,日军强制沦陷区人民将钱存入伪银行,转而购买日伪公债。
  日伪公债发行还与伪币发行结合起来,通过公债和货币发行两手,隐蔽掠夺沦陷区的民资民财。
  日伪发行公债的办法,主要是让银行先购买债券,然后银行再用这些债券作为准备金发行纸币,如伪满洲中央银行自1937年宣布日本公债可以充作现金准备金,第二年又规定伪满洲国公债也可以充作准备金,且所占比例逐年提高,到1944年时,允许日本公债可以无限制地充作准备金。日伪可以无限制地发行债券,伪政权的银行因此也可以无限制地向社会发行钞票,其必然结果是通货膨胀,纸币贬值,物价上涨数千倍。
  日本侵华之始,发行军票作为军费使用,强制规定与中国货币的比值,强制在黄河以南沦陷区使用。军票既无准备金,又不与日元挂钩,想发行多少就可以发行多少,完全是“空手套白狼”。1942年日本和汪伪签订中央储备银行与正金银行(日本)往来存款契约(日称为“对存存款”),根据契约日本可以自由调拨汪伪的中储券。这样,汪伪政府就成为日本军费及其他所需资金的承担者,中央储备银行成为日本的提款机。此后汪伪发行的90%中储券被日本正金银行获得,用以支付日本战费及在华日本机构的费用。中储券的发行源源不断,日军从中掠夺的中国人的财富也就源源不断,造成沦陷区严重的通货膨胀。通过这种隐蔽手段,日军于无形之中实现了财富的大转移。
  对税收的直接劫夺是日本实现“以战养战”战略的又一种做法。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就控制了东北的税收。为了给战争提供费用,日本人在东北进行了四次大幅度的战时大增税。1941年12月第一次增税,增加8 个新税目,原计划增收3000万元,由于搜刮苛细,实际增收13.2亿元。当年税收总额达到日本入侵前的11倍。1942年10月第二次大增税,带来1.6亿元的增收,当年税收总额达到日本入侵前的18倍。1943年第三次大增税,主要是提高原有税种的税率,增加了2.46亿元的税收,使当年税收总额达到日本入侵前的24倍。1944年12月第四次大增税,增加了税率,调整了税种,增加了“不动产所得税”,带来4.29亿元的增收,使当年税收总额达到日本入侵前的30倍。四次战时大增税, 使东北的税种由原来二十多种增加到六十多种,税率也大幅度提高,税收总额比增税前增加一倍以上。战时大增税带来的收入,主要用于侵华的战争费用。
  抗战开始前中国最重要的税收是关税、盐税和统税,这三大税种都集中在东部。中国东部地区沦陷后,关税、盐税和统税都落入日本人之手。
  1932年3月,伪满洲国成立后,东北海关全部沦于日本人之手。1937年10月,华北最重要的海关津海关也落入日军手中,收入占所有海关一半的江海关,于1938年沦陷。截至1939年底,全国22处海关被日军占领。
  1938年5月,日本通过外交谈判,与英国签订了关税协定,从英国手中取得了中国海关及关税控制权。日英协定规定,凡在中国的日本占领区内各口岸海关征收的关税,一律存入位于日本横滨的正金银行。日本占领下各口岸英国汇丰银行的关税项下的所有余额,概交日本正金银行。这样,日本就完全控制了中国的海关和关税收入。汪伪政权建立后,日军名义上将征税权交由汪伪政权,但实际上仍然由日本人控制。据不完全统计,1938年6月至1939年3月,日本扣留的江海关税收超过1亿元,从抗战爆发到1939年,日军劫夺的关税收入至少有1.5亿元。日军将一些关税收入充作军费,或用作日本特务机关经费,如1939年7月至1940年4月,日本特工组织“梅机关”就先后提取4500万元法币作为活动经费。
  盐税方面,1938年3月日本占领华中地区主要产盐区后,立即接收当地盐场和盐务机关,仅1938年年度华中地区征收盐税8520万元,被日军提用5600万元。
  统税方面,当日军占领一些地区后,尤其占领一些富庶地区、交通比较发达地区或与中国军队交界的地区后,就立即设卡直接征税。日本占领上海后,于1938年4月由日本华中派遣队特务部策划成立了伪上海统税局征收统税。伪维新政府成立后,伪上海统税局改组为苏浙皖税务总局,仍然直接隶属于日本华中派遣军特务部。
  在战争早期,中国最重要的税收关、盐、统都被日本人直接拿走。汪伪政府成立后,日本把沦陷区的税收逐渐划归汪伪政府。但是税收归汪伪政权使用后,也有相当大的部分开支用于配合日本人的清乡等行动,以维护日本人统治服务,帮助日本人实现“以战养战”的目的,沦陷区的财政也成为“以战养战”的一部分。
  日本在控制、劫夺沦陷区税收的同时,还在察哈尔等地大肆种植鸦片,实行鸦片专卖,据统计,侵华期间日本通过鸦片专卖可能获得折合当时3亿美元的收入。这些收入当然被用于侵华战费。
  日本到底攫取了沦陷区多少资财用于侵华战费,目前并无详实的统计;日本从沦陷区搜刮的资财占到日本侵华战费的比例是多少,目前也无数量上的精确统计;日伪攫取的有些资财也用于当地经济建设和其他事业,并非全部用于战争,所以,对于日本实行“以战养战”“现地存活”“自给自足”所耗费的中国人资财,目前只有描述性的估计。但无论如何,日本通过攫取中国沦陷区的资源,企图实现侵华战争的“自给自足”及“现地存活”,用中国人的钱财攻打中国人,大大减轻了日本本土的经济压力和资源耗费,也加重了沦陷区人民的苦难,更使英勇抗战的中国军民承受了更大的牺牲。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8: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2954993137?red_tag=3530300127


1937年—1945年日本历年军费在《大东亚补给战》、《大东亚战争全史》中都没有逐年记载,这次我引用不同的材料勾勒一下,此外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日本向意大利订购了72架的DR-20双发重型轰炸机,次年交付完毕,日方称为“伊式重爆”(イ式重爆),72架DR-20双发重轰价格是6000万日元,原本价格是1亿日元,因为盟友关系墨索里尼打了6折,1939年的6000万日元相当于1980年的450亿日元,据考证后来日本又向意大利订购了十几架,1艘大和号超级战列舰的价格也就1.37亿日元,这80多架昂贵的轰炸机在训练中至少损失了40架,余下的在和中国空军作战中损失殆尽,这些飞机在1939年的兰州空战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的天空了,除了炸毁了重庆和兰州的一些街道基本上没取得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果,并且还被中国军队缴获了1架,名为“天皇一号”,我实体书里有照片,下次更换拍照设备后就上传过来,这DR-20可比日军在南京缴获国军的I-16贵多了,单价80多万日元,可以购买30多门新锐96式150榴弹炮了,按某些人的话说这日军真操性,跑的时候也不扔几颗手榴弹。其实在战争期间交战双方很难避免装备物资被缴获,即使凶悍的日军也一样。1937年日本陆军军费本来是16亿日元,但是战争升级8月7日又紧急下了1亿日元的弹药订单,37年陆军军费最终达到23亿日元。从侵华战争爆发至1941年,日本军费高达360多亿日元,其中至少有213亿日元用于侵华战事,军械预算大部份用于生产弹药,弹药费1937年度占军械费56%,1938年度实际上占军械费的76%(中原茂敏:《大东亚补给战》78页》)。另据全面抗战的八年中日本用于中国的战费120亿美元,占其整个二战全部军费的35%(阿瑟·扬:《中国与外援,1937-1945》,哈佛大学出版社1963年版,418页)。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 19: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中路175号原为三井物产公司上海支店(日)。1903年建造。意大利文艺复兴府邸式。东立面有两组垂直的希腊式三角形山花与三联窗、双联窗的组合,使东立面的比例更加和谐,横三段处理得到加强,清水红墙砖,每层间都有明显的腰线,顶部出檐较深。檐下及门窗等部位有精致的雕饰。
https://tieba.baidu.com/p/4094657763?red_tag=2975436353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8: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家花园一一是一座深藏不露而又有故事可讲的私家花园(上海肺科医院的前生)

叶家花园位于原江湾跑马厅(现江湾体育场)之旁,政民路507号(今上海市肺科医院内)。花园为浙江镇海巨贾叶澄衷之子叶贻铨(字子衡)建造。清宣统二年(1910年)江湾跑马厅建成后,叶从所获利润中筹款,建造了这座花园,主要供赛马赌客休息游乐。花园在民国12年(1923年)春初步建成对外开放,占地77.636亩。内设弹子房、瑶宫舞场、电影场、高尔夫球场等游乐场所。时人称之为"夜花园”。
     园系日本人设计,布局别具一格。"卧龙岗"与"伏虎岭"横卧在花园南北两侧,环抱着园中的湖泊池塘,构成一个整体;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山石洞壑,则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这冈阜怀抱之间和绿岛土丘之上,形成了一幅园林胜景。
     叶家花园在上海有第三私家花园之美称,前两名为"沙逊虹桥度假别墅”、"黄(金荣)家花园”。

https://www.meipian.cn/89hfi48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0: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最近两天大家都看到了“日本军企造假”的新闻,有的人感慨起当年日本“军械之利”、“制度之严”,我每次看到心中都只有两个字:“呵呵”。
实际上,在涉及钱的问题上“非常不干净”,堪称是皇军的传统了。
当许多网文(乃至于正式出版的文字)在拿日本“天皇捐内帑银”对比慈禧挪用海军军费,来表现日本“上下一心”时,很少有人知道,实际上旧日本帝国在贪腐这方面向来不输“我大清”。陆海军更是因为其特殊政治地位(明治体制确认的“萨长幕府”体制)和实力(枪杆子),成为旧日本帝国贪腐事件的一个高发区,而且在整个旧日本帝国时代,就没有一起相关事件被好好处理过。而战后的新日军,又和带着大正贪腐留下的满身臭气的官僚体制结合起来,延续了皇军的“铜臭传统”。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先从日本历史上影响最深远、名头最大的军购弊案开始说起吧
一 让海军从此政治上一蹶不振的特大弊案--------西门子事件
1913年11月的一天,日本东京,海军省大楼,来了两个高个子、西装革履、金发碧眼的不速之客。
他们是德国西门子公司东京分公司的老总(日文为“东京支店长”)维克多·赫尔曼和德国大使馆员亚历山大·希尔。一个外交官,一个商人,来找海军省有何贵干? “我公司总部有人偷了公司的文件逃到英国去了,现在正在向我们勒索50万马克。请贵方务必帮忙协助斡旋。” 负责接待的海军军官听得有点糊涂:德国的公司失了贼,管日本什么事?你要是想请“柯南”出手帮忙抓贼,不是应该去找那些个侦探事务所么?嫌民间的不靠谱,那也该找内务省、找警视厅才是,不该找海军啊。
德国人见日本人听不明白,就拿出了失窃文件清单,手一指:“如果事件捂不住,只怕有几个日本海军的高级军官的名字在欧洲要见报,所以来打招呼,你们还是早作准备的为好。”海军省的官僚们一看,傻了。
原来当时的日本海军正在忙“八八舰队”的事儿,彼时日本国内的造船业还无力满足军方的需求,因此所谓构建“八八舰队”,说白了就是朝国家要钱去国外买军舰。既然是采购,那就要“国际海选”,而在那个还没有公开招标这一说的时代,海选结果完全把持在负责采购事项的那几个军人手里。“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何况这是一个信息如此不透明、利益又如此巨大的市场。








果然,皇军的“爱国忠君心”也抵不过洋票的威力。
日本的这次大军购,负责部门是海军省舰政本部,具体经办人第一部部长岩崎达人少将,而在西门子失窃文件中,有一份正是西门子公司同意给海军省负责武器采购的原舰政本部第一部部长岩崎达人少将25%的回扣的电报。而且西门子公司在这个军购中还只是拿“小单子”的----------为日本人在英国定购的巡洋战列舰金刚号配内装。
干正活的牛牛,送钱更是大方无比,光舰政本部原本部长松本和中将一人就从英国人那儿拿了40万日元。 40万旧日元是什么概念?那是有个千把日元就能在东京盖座房子起来的年代,新日铁的前身八幡制铁起家资本也就57万日元,这个数字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那个日本海军高层们吃香喝辣,小钱钱一拿就能顶一家大财阀的起家资本的时代,日本老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呢?
“1896年,伊藤内阁制定了10年扩军计划,计划陆军增设6个师团,海军建立由战斗舰和巡洋舰各6艘组成的“六六舰队”。由于财政紧张,帝国的报纸甚至要求人民节衣缩食,“改每日三餐为两餐”,以支持军备扩张。”
这是在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民为了本国军购所做的贡献。按照日本人的惯例,每打一次胜仗,都要捞钱捞到连本带利赚回来为止,可是打俄国打得实在有点苦,日本人虽然保住了东北权益,但是没能从毛子这里马上捞回钱。这些忍饥挨饿支持日军的老百姓,不但没有尝到胜利果实,反而还要面对更夸张的扩军计划:
陆军方面,在原有基础上还要增设两个常备师团,扩军两个师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到了诺门罕那时候,日本陆军的师团总数是这样的:一个近卫师团加上番号为1-20的常设师团但其中番号为13,15,17,18是“特设师团”,还有新编成的21-23这三个特设师团。全部折算成“常备师团”的话就只有20个。回到当时的话,日本陆军还没有那么多人呢。也就是说,陆军一下子就要增加10%以上的部队。
海军方面,日本海军提出的“八八舰队”需要扩建战舰6 艘、驱逐舰16 艘和潜艇6 艘,共计1.54 亿日元。而旧日元的价值,刚刚已经说过了。
所以在此种重压下,当时的日本老百姓,其实是连两餐也未必吃得上的,多数时候,老百姓只能一天一顿那么过了,而且吃的恐怕还不是大米饭,而是大米饭和豆子混在一起做成的饭,在更穷的地方,连这种饭,也是吃不上的,大米只能在节庆时拿来吃一点点。
老百姓节衣缩食,过苦日子,让你们去发展军备,你们这帮子军官,穿着白净的海军军服,喝着咖啡和洋酒,吃着各种美味,却花钱花到如流水,收钱收到手抽筋,你说老百姓心里什么感觉?


“去年我买了个表啊!!!!!!!!!!”
1914年1月23日这份文件在日本一经见报,顿时就是一场地震。国会里乱成了一锅粥,传媒在拼命炒作,愤怒的群众涌向国会和海军省,当时的日本海军除了海军陆战队外,没有别的陆上力量,而且驻在海军省本部的海军陆战队,也就是那么百十号人,根本挡不住老百姓。东京警方出动四千名警察,也没有办法维持秩序,最后还是海军的老冤家陆军出头镇P,总算没让海军省给P民砸了。


说回来,远在万里之外勒索50W马克的德国佬当时的算盘打得很精:西门子心疼的话,去找那些个当年给过好处的各国军方高层帮忙筹措,总是能拿到钱的。西门子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日本海军最好能替他们“想想办法”。反正你们日本是军事专制国家,军队就算是拿钱帮帮忙,应该也没事儿吧。


可TND的在日本就是有事儿。


为啥呢?


说起来还要回到前面的负担问题上来。日本搞扩军,都已经把老百姓抽到一天一顿的份上了,那些个大小财阀们,日子其实也不太好过。当海军一张口就要上亿日元时,企业家们正在到处活动:政府既然能够进行行政、财政改革,那么一定有收入来源,既然你们有钱,割老子的肉干嘛?因此他们纷纷要求要求废除营业税和通行税。


更何况,日本国内还有强大的反海军势力。


当时的首相,就如楼上说的,是日俄战争的功臣、海军大将山本权兵卫。他这个首相是怎么当上的?那是得利于“第三次护宪运动”,那次运动把陆军头子山县的好基友桂太郎生生拉下马来,最后还给气死了。


也就是说,山本内阁是靠从陆军的代理人手里抢夺得到的。


而我们都知道,天皇穿军服时,一般只穿陆军军服;陆军是“维新功臣”和“国家柱石”--------保护天皇需要陆军,因为海军上不了岸;开疆拓土需要陆军,因为日本的利益线在中国大陆,海军上不了岸;镇P就更是非陆军莫属了,就凭吹哨子、拿警棍和手枪的战五渣们,是保护不了官僚贵族们的,海军还是上不了岸……得罪了日本政治的总“扛把子”,你海军想安稳拿钱?




就这样,P民愤怒了,陆军很不爽,皇上?且不说您黑了天皇陛下的内帑银怎么交代,就凭大正那个智障人士,连桂太郎都保护不了,能保护得了谁?当年四月,山本权兵卫带着内阁下台走人了,当然了,那几个贪污的军官也丢了前程,那个从牛牛手里拿了40万的松本和中将在事发当时是吴镇守府司令长官,已经是下一任海相的人选,这下别说海相了,没被判刑,已经是好运气了。
我刚刚说了,这起事件影响最“深远”,如果只是撸掉一个海军出身的首相,是当不上这个词的。
实际上,它彻底断送了日本海军的政治生命。
从人事上看,新上台的海军大臣八代六郎为了挽救名誉几近全无了的海军,提出了一个对海军说来是晴天霹雳的建议:将山本权兵卫和斋藤实编入预备役。山本过早被编入预备役,从而丧失了能够名列元帅府的资格,离开海军的最大后果就是日本海军再没有了能够统管全局的人物。后来的加藤友三郎勉强可以压得住场面,但他是“残烛首相”,寿命太短,1923年62岁就死了。此后日本海军从此分崩离析,谁都可以任意行事,最后居然诞生了岛田繁太郎这个“东条的裤腰带”来。
从政治名望本来,随着日俄战争,日本上下第一次认识到:对这个岛国而言,陆战失败可以退回本岛,海战失败就只有全员玉碎了,对海军的重要性的认识开始深刻起来;而在“第三次护宪运动”中,海军站在P民一边,逼退了桂太郎,在民间赢得了“支持民主”的美名,加之日本海军从未主导过政治,形象可谓相当清新。如果山本内阁能顺利施政,日军中“陆海军”的排位会否改为“海陆军”?恐怕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经过这次事件,老百姓算是看清了海军的真面目----------什么狗屁!一丘之貉嘛!用后来的甲级战犯嫌疑犯,历史学家德富苏峰的话来形容就是:“想起海军就想起山本权兵卫,想起山本就想起回扣”。在“钱、人、名”作为三大支柱的政界,既失去人又失去名的海军,还能拿什么和陆军抗衡呢?






吃饭去了,回来以后(可能)开更第二个专题,预告如下:
海军小弟吃吃回扣小点,陆军大哥口吞军费大餐,2400万日元特别军费竟成陆军高层小金库,且看皇叔“与民同乐”






二 皇叔也贪污----------西伯利亚军费事件
1926年的一天,日本国会议事堂,众议院。
走上发言台的,是当时的反对党,宪政会的辩才高手,中野正刚。
“大家都知道,首相阁下能坐上这个位置,是靠向他的党内许诺能带来300万日元的竞选经费而来的。要知道,连高桥君这样的金融俊才,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大家想知道,首相阁下的点金术吗?”
台下一片掌声,一双双看好戏的眼神,飞向了发言席。
“就我所知,这笔钱是首相阁下能从神户的高利贷者乾新兵卫那里借300 万日元。300万日元啊!”
“首相阁下理财有方,有问题吗?”执政党政友会那边传来了一句嘀咕。
“是的,借高利贷本身的确不算个事儿。可诸君想过没有,300万日元啊!别说他的私产,再加上他现在住的首相官邸,也不值这个价啊!高利贷业者可是要担保的,知道是用什么担保的吗?”
台下一片沉寂。
“是用陆军省的定期存款变换的国库公债担保的!而且,这笔公债,本来也不应该存在,那是来自于西伯利亚战事的结余军费!”






看到这里,大家肯定狐疑不已:
旧日本帝国,首相是没有军事权的,区区首相,怎么有能耐动用军费?
挪用公款,拿出来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借高利贷?
“西伯利亚战事”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要讲清楚这些事儿,首先得从这个“首相”开始讲起。
这段发言中说的“首相”,名叫田中义一,兔子们熟知的所谓《田中奏折》(其实是陆军内统制派呈给昭和天皇的意见书,所谓“统制派”的真面目是昭和天皇在陆军中的代理人)的“田中”指的就是这位了。


首相的确管不了军队,而且首相本人依据当时规定,也不能是现役军人。不过,如果他是退伍军人呢?


这位田中桑,就是退伍军人中的成功人士。退伍前,挂着大将军衔,他担任过两届内阁的陆相,算是一位陆军高官,如果再捱一捱,以他的身份,就足以名列元帅府(日本军人最高军衔是大将,最高头衔是元帅,所谓“元帅府”,就是由陆海军元帅组成的军事幕僚机构)。可1925年,田中桑他突然退役了。


在日本军队中,当到了大将就没有退休和退伍这一说了,有权柄可以当陆海军首脑,没权柄也可以当当天皇的战略顾问--------军事参议官。总之,是不折不扣铁饭碗,除非是军内政治清洗,或者是犯了错误,否则一般是不退役的。可他作为受到山县有朋赏识的陆军精英,又没有犯错,却主动退出了现役,原因只有一个-------他想当首相。


在大正时代的政治生活中,由于护宪运动的洗礼,社会排斥非经选举的军人、贵族掌握行政权,手握相位人事实权的元老-------西园寺公望,也只推荐大选中的第一大党党首出任首相。因此为了以最快速度当上首相,他不惜放弃了成为“元帅”的机会,加入了当时的日本第一大党----------政友会。他的目标是:当第一大党的党首,然后以第一大党党首的身份,接受西园寺公望的推荐,受命组阁。


当时政友会的总裁是日俄战争中为日本在伦敦叫卖战争国债立下汗马功劳的大金融家、担任过多次藏相的高桥是清。一个政党,为什么居然是一个金融家在当家呢?原因很简单---------选举要钱嘛。现代日本的黑金政治,可以说是闻名全球;实际上,这也是传统了。早在大正时,日本政治就已经以黑金著称,选举要钱,谁能搞来钱还不出事儿,谁就是高手。在高桥是清之前担任政友会总裁的,是被誉为“日本历史上仅次于伊藤博文”的名相原敬,原敬能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平民首相、同时摆平政党和元老,靠的正是其贪污受贿、内幕交易的“理财手腕”。


不过和靠政治赚钱的原敬相比,高桥这位金融家在此方面的水平就差多了,因为高桥是个技术宅,而在金融市场,正如L叔所言,玩技术的绝对比不过玩政治的。高桥君的金融操盘水平能让日本在国际公债市场拿到宝贵的军费,却应付不了党内的血盆大口。跟着老大,是要吃肉的,没肉吃?反你娘的!“政友会相当需要钱。干事长岩崎勋等常来取党的经费。作为总裁拿出钱来是应该的,可要拿出更多的钱来,就使高桥吃不下饭了。”民政党总务樱内幸雄在议会辩论中抨击政友会的话,点穿了日本政党政治中的这一铁律。(所以鸠山君敢顶着“卖国贼”的帽子说那些美日不喜欢听的话,因为他可是有钱的,他不给钱,什么小泽、菅直人、野田,你刨钱去?)


和“囊中羞涩”的高桥是清相比,田中义一简直是活财神。党首竞选大会上,田中只说了两句话:“诸君,如若选举我担当总裁一职,我将立刻为本党招徕300万日元经费,选战必胜,如若败选,愿切腹谢罪。”300万日元是什么概念?那个号称能摆平所有人的“平民首相第一人”原敬去世时,留给政友会的日常经费也就100万日元啊!这样的活财神,到哪儿去找?


就这样,才刚出道的政友会新党员田中义一,毫不费力地击败了本党元老级人物、为日本立下汗马功劳的高桥是清,在“全党一致拥戴”下坐上了党首宝座。




金融家高桥是清,搞钱居然搞不过一介武夫?没搞错吧。
当然没搞错,因为这个“一介武夫”可是堂堂大日本帝国陆军事实上的首脑人物,而大日本帝国的陆军,当时正是一个有着强大吸力的聚宝盆,源源不断地吸取着这个亚东帝国的金钱。
让陆军成为“聚宝盆”的,就是上文中提到的“西伯利亚战事”。对日本历史不熟悉的,一下子肯定没印象;对苏联历史不熟悉的,一下子应该也不会有印象;但是大家中学里学世界史的时候,记不记得“武装干涉苏俄革命”啊?
这里的“西伯利亚战事”,说的就是日本参加国际资本主义国家武装干涉苏俄同盟的事情了。
“二月革命”后,随着苏维埃政府成立,和平布告的宣布,北满甚至西伯利亚都成了日本嘴边的肥肉。因此,日本政府内部就分成了不管其他诸强的态度如何日本主动出兵的所谓“自主出兵派”(田中义一和外相本野一郎等)和应该同美英协调之后再出兵的所谓“协调出兵派”(山县有朋、原敬和前外相牧野伸显等)。
踌躇犹豫之中,1918 年1 月12 日,日本以保护侨民为由,派巡洋舰“朝日”和“石见”号驶向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4 月4 日,以3 名日本商人被杀为由,日本陆战队同美国陆战队一起在海参崴登陆。5 月,代替大隈内阁的寺内正毅内阁,同段祺瑞政府达成秘密协定,为支持谢苗诺夫集团在北满进攻苏维埃,进而为出兵北满铺平道路。最终使大规模出兵与否的僵局出现转机的是,捷克兵团同布尔什维克军队发生冲突,武装干涉终于找到了“理由”。在同美、英、法协调后,日本于8 月2 日正式宣布出兵西伯利亚,干涉俄国革命。8 月3 日,驻守小仓的第12 师团第一梯队从门司、字品两港出发。8 月12 日,主力部队在司令官六谷喜久藏大将统领下,从东京车站出发。14 日,另一部分军队从字品出发。出兵人数为1.2 万人。
由于气候寒冷,供应紧张,日军士气低落,烧掠村庄、残杀村民的凶虐行为频频发生。因担忧士气低下容易受过激思想感化,日军从1919 年3 月以来不断更换各地驻军,动员军队达到11 个师团。司令官的参谋们也走马灯似地不断更换。




待高尔察克反动军队被苏俄击溃后,1924 年初,法国、意大利和美国相继从西伯利亚撤走干涉军,日本军队就成了深入东西伯利亚的“孤军”。此消彼长,东西伯利亚的各城市都纷纷成立了革命政权,甚至连日军司令部所在地的海参崴也成立了临时政府。日军寻衅向临时政府展开攻击,于4 月29 日同临时政府签署军事协定,迫使苏俄和临时政府在乌苏里铁道沿线30 公里范围内撤去一切武装团体。




然而,3 月12 日发生的“庙街事件”中,守护在古拉耶夫斯克的日军及其侨民大部被当地游击队杀死,剩下的悉数投降。原敬内阁7 月3 日作出惩罚性占领北库页岛的决定,派儿岛惣次郎中将为萨哈林(库页岛)派遣军司令,进驻北库页岛。在此之前,苏俄在扫清反革命势力的同时,为在日军和苏俄之间制造一个缓冲地带,成立了以赤塔为中心、处在苏俄控制下的远东共和国。这时,成为干涉口实的捷克军团已经全部绕道返回故国,日本己处于欲“干涉”而不能的境地。




6 月1 日,原敬内阁决定撤军,至年底从哈巴罗夫斯克撤军完毕,但仍占有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和北库页岛。这时,日本国内要求从西伯利亚全部撤兵的舆论已经十分高涨。耗时4 年、耗费6 亿日元、士气低落、军纪败坏、丑闻不断的出兵西伯利亚,至此已宣告彻底失败,原敬内阁要考虑的是如何体面一些从那里撤兵。
恰在此时,在美国的提议上,召开了华盛顿会议,解决一战后国际秩序问题,会议上就“西伯利亚问题”,由于与会各国“关心”(实则是施压)日本何时从海参崴等地最后全部撤兵,迫于各国的压力,日本代表不得不声明对西伯利亚没有领土野心,谈判一旦成功就从海参崴撤兵。1922 年6 月,日本宣布从北库页岛以外地区撤兵;9月,经过长春会议同远东共和国的再次谈判;10 月底,除北库页岛外日军从西伯利亚撤退完了;11 月,远东共和国就同苏俄合并了。






大家都知道,现代战争,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何况战争的事儿,还涉及军事机密,需要多少钱、钱用到哪儿去了,都不能说,说了,敌人一算就知道军事行动的规模了,所以……
“耗费6 亿日元、士气低落、军纪败坏、丑闻不断”,话说以皇军的尿性,军纪败坏是很正常的,正常到大家都认为败坏的,脚盆鸡认为“没啥”。现在连脚盆鸡自己都说那里“军纪败坏”,败坏的是什么纪律呢?
答曰:财政纪律。
在战争期间,日本国内就有小道消息说,陆军高层利用军费中的后勤资金大肆购买烟酒。可是呢,虽然眼看着军队高官洋酒一瓶又一瓶地喝,这事儿还查不到真凭实据,为何呢?因为军队到高寒地带作战,当然需要饮酒;军人长期在艰苦条件下作战,发点香烟还不行?所以军费里真有编列这方面的钱,可是你问我每一项用了多少?SORRY,不可说,说了敌人就知道我们的兵力了。SO,就算里面有若干百万日元给皇军大将们添了威士忌和古巴雪茄烟,这些烟酒也都人均到皇军勇士们头上去了。
仗打完了,管预算和决算的议会按惯例,找陆军要特别预算的决算,当时还是陆相的田中义一嗤之以鼻:“军事机密,少来搀和!俄国还是我皇国第一假想敌呢!军机暴露了可不得了!”6亿日元,比前面海军搞八八舰队的预算还多了一倍不止的钱,就这么成了一笔糊涂账。按照《明治宪法》,统帅权只属于天皇,议会不得与闻,大正又是个脑瘫,除了牢记把住自己的天皇印章不能给人拿走外,别的都不怎么搞得清楚,A他一点钱,小意思啦。
不过坏事就坏在,田中桑好好的军人不干,来玩议会政治了。
议会政治,选举政治,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挖人家的丑事儿,你田中桑手里有6亿日元的糊涂帐,想抓你的把柄简直太好弄了。这不,反对党通过一张存单,就抓住了小辫子:
这张存单,就是以陆军省官房金库作为权利人的存单。
国家机关,照道理,不应该有定期存款,因为国家机关不是盈利机构,经费来自财政,用下来多余的经费照理应缴回国库。所以每年经费用不完时,全世界各国政府都会“突击花钱”。
可是陆军省他怎么居然就有存款呢?
反对党的人再一打探,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战争结束那年,陆军省对当年拨给的特别预算(2400万日元)进行结算,结余款项800万日元,未依据财政纪律交回国库,而是被挪入陆军省官房金库,最后又陆陆续续换成了公债,成为陆军省和陆军参谋本部高官们的私人小金库。
诶?截留国家经费,应该“偷偷地进去,打枪地不要”,堂堂皇军最高层,连挪用公款都干不来?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您的智商情商真心和高层有差距。
一般人挪用公款,手一伸,票子拿进自己口袋就OK了。可人家皇军高层挪用公款,却是买国债,还是以本部门财务处的名义买国债,可谓一箭双雕:
首先,挪用公款最麻烦的在于做账,以陆军省名义买公债,从账面上来说,钱还是在陆军省手里,只不过资产形式从现金变成了国债而已。说破了,也就是个违反财政纪律,想抓他,还不太容易。
何况这个“国债”它也比较特别,它不是一般国债,而是“西伯利亚战争特别公债”,是国家为了西伯利亚战事替陆军筹集的钱。换句话说,它其实是和陆军有关系的一项金融资产,陆军高层是能控制其价值的。何况日本是有国债期货交易市场的,国债的最终价值是其在国债期货市场上的价格,他们以国家部门的名义买这个公债,再利用信息操纵其价格,其利润和定期存款比,简直弱爆了。
其次,谁说面包不能夹着吃?
说道挪用公款,大家想到的都是钱拿到自己口袋里,他们却以部门名义买了公债;虽然这样账面上看起来数额不变,可他们还是不能把钱拿到口袋里啊,怎么变现呢?
少年,图样图森破啦。没看到人家以公债为担保,去借高利贷么?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简而言之,就是一笔钱能当N笔钱用。
依照民法,在一个物上,可以设定不止一个担保物权。也就是说,同一笔300W日元,今天可以拿来为你田中桑担保,明天就可以拿来为上原桑担保,后天寺内桑也可以拿去做担保……是啊,就这800万日元,陆军高官们这么玩,就相当于利用金融杠杆,实际用到手的可以达到两个、三个、甚至N个800万日元,才一个800万日元就往口袋里装,什么素质。
有人会问:万一哪位大人还不上呢?
答曰:你以为人家借钱是拿去赌博吃大餐了?陆军将官们拿钱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享乐,要享乐,贪污一点后勤物资就足够了。他们拿了钱,主要是“通关系”去的。在这里,田中桑就是那这笔钱当武器,先攻下了政友会党首的宝座,再以这笔钱作为资本,合并了另一个政党“革新俱乐部”。300万日元是多,可是你看看有影响的政客怎么捞钱,就会觉得这300万高利贷太值了:
“在大选前宪政党总裁加藤高明向内田信也要求政治捐款,内田是一个普选政治慎重论者,便问加藤对社会中议论纷纷的普选问题持什么态度。加藤回答说时期尚早,内田便托人给加藤送去5 万日元。加藤收到后在答谢信中写道:“珍品五个。”
这是对日本历史上颇有名气的“珍品五个”事件的记叙,只不过是就某个议题做个含混不清的表态,5W日元就入手了,要是就某个法案、某项政策,做个安排,能从不同的利益关系人处收到多少钱?难以想象!
当政客能贪到钱,那么留在军队里呢?刚刚楼上你们也看到了,军费简直就是聚宝盆,想怎么贪就怎么贪,报了功以后还能捞赏钱,油水不见得比政界肥缺少。你说他们能不能还上?

在战场,田中桑算是一员战将;玩军内政治,他也是高手;到议会混,毕竟还是嫩了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在军内的烂事儿,居然能被反对党挖出来。
本来他以为,既然自己是第一大党,那么在议会里压制压制反对派,还不是P事儿一件?
可他忘了,他家政友会,虽然是第一大党,毕竟没有过半啊。
就在反对党爆尿后不久,日本众议院就通过决议,成立调查委员会,以“决算审查”为由(当时日本宪法禁止议会作出“无关职权的决议”,而议会并无调查权),正式调查这一事件。也有议员呼吁司法介入,但是田中桑是贵族院议员,依据宪法享有司法豁免权,而贵族院作为日本上层(由大资本家、华族和天皇钦选的“社会贤达人士”组成)又不愿意掺和这调查,因此对他的司法调查根本无法进行。
要说议会管钱袋子,对陆军到底还是有点约束力的,很快,初步结果出来了,调查委员会放风说,经过初步调查,确有此事,而且还发现了不止一笔这样的账。社会很期待、反对党很振奋,风暴中心的陆军中央和田中义一却安之若素--------正面上我啊!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调查委员会都没有消息,一晃眼半年过去了,有记者去问:这个调查有结论了吗?对方的回答让记者吐血:
“什么调查委员会啊?”

我艹,挪用800万日元军费、清查6亿日元军费烂帐这种大事儿,你们都忘了?
他们当然没有忘,可此时他们必须忘了它,因为在清查从这个小金库套钱的军官的名单时,他们看到了一个绝对不能说的名字,而这个名字项下的钱,还不少。
















这个人说起来,还他喵的没有姓只有名,名字他喵的缺了一半。
等等,没姓?这个世界上貌似只有一家是没姓的。。。。
说对了,此人就是昭和天皇的叔祖,陆军大将,闲院宫载仁亲王,时任军事参议官。
载仁亲王(1865—1945)日本皇族,将领。伏见宫邦家亲王的第十六子。1882年起留学法国军校。长期在日本陆军中任职。曾参加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1912年升为大将。1916年负责策划暗杀张作霖和侵略中国东北。1919年晋升元帅。在1931—1940年任参谋总长,掌握指挥大权,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负有重要责任。晚年仍在天皇裕仁近侧操纵军务。1945年病死。
在预告里,我说他是“皇叔”,其实说“皇叔”都降了辈分了,人家可是和“明治大帝”同一辈的!陆军省里的小辈们找来了财源,除了自己享用以外,摆平军内各路大仙是非常重要的。这位后来甚至担任日军参谋本部部长、一手指挥了侵华战争前半段的陆军大本营最高首脑,眼看着相当于自家钱的“国有资产”被小字辈们拿来当生金蛋的母鸡,岂有不拿个蛋的道理?而陆军中的这些人精们,谁敢、谁会在发放福利时,漏了这位在前线出生入死过、在皇军中象征着天皇和皇室的老菩萨呢?
这位“老菩萨”从这个小金库里捞了多少?历史资料始终没有披露,也许当时调查委员会或者别的什么人已经把它销毁了。但是据当时的小道消息是:“比例不小”。想想一个要离任的陆军大臣,手指一动,300W日元就拿出来当担保了,这么一尊常年在皇军中混的皇族菩萨,估摸着起码从这里搞来上千万日元吧。
皇国有贪污,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陆军高官贪污,那也未必算个事儿,P民敢砸海军省,来动陆军试试?不用三八大盖和歪把子镇P才怪。可是皇族贪污,还贪污得很happy,这可就“动摇国本”了。
何也?
看看当时社会中如何发泄对贪污现象不满的。
“右翼运动最激烈的手段是发动儿童联合拒绝上学、和要求向天皇直接诉讼等……”
现在大家都知道,专制体制下,最贪的其实就是皇室和皇帝,但是在当时的日本老百姓眼中,天皇就是爱民如子却被奸臣环绕的“现人神”,皇族就是最悲天悯人的活菩萨。对政府不满意时,很多人朴素的想法就是“如果皇上知道,一定会解救我们的……”
如果今天,官方坦率地告诉国民:“贵族在贪污、官僚在贪污、财阀在行贿,皇室也在贪污”,掐断了老百姓最后一丝期望,这个社会将如何?
答案只有一个:“赤化”。
日本国民对天皇“爱民如子”、“爱好和平”的想象,某种程度上是麻痹他们接受官僚封建统治的麻醉剂,也可以说是天皇制的思想基础。如果这个画皮被撕破了,将彻底割断他们对旧体制最后的期待和眷恋,无疑是“动摇国本”,因此,在彼时的日本,“皇室伟光正”是最大的政治和“国家利益”,军费贪一点怎么了?大日本帝国都是皇室的呢!拿自家的钱,能是贪污?






最终,这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贪污案,就这么在“保护皇室”的背景下,被悄然淡化了。
坐稳大位的田中义一很清楚,他能动用大家的“福利钱”为自己捞政治黑金,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为陆军争取政治利益。于是他在台上搞起了“烽火外交”,忠实地贯彻陆军的意图,改变币原喜重郎的“协调外交”,两次出兵济南,图谋利用中国的北伐,逼迫张作霖交出更多东三省权益……
在国内,他和陆军则面对着1928年日本扩大有选举权公民范围后第一次普选,这次他们的对手更强大------------
1927年6月,在野党宪政会和政友本党合并成立民政党。该党打着“贯彻天皇统治下的议会中心主义”口号,在三菱财阀支援下,主动接近元老等官僚势力,抨击田中内阁的内外政策,意在上台执政,对田中义一政权构成巨大威胁。田中桑的军费贪污案子,自然也成了选举利器。为了赢得选举,政府对一百多名知事以下的地方官吏进行更迭、调任。同时通过贿选、利诱等手段大肆干预选举活动。凡提及“300万日元”或“陆军机密费”的演说,一律遭到政府禁止。
就算作弊到这种程度,选举结果政友会还是未及半数,仅比民政党多获得一个议席。田中桑不得不再次祭出“大杀器”,用大量的金钱和职位对中间派人士进行分化拉拢工作,谋求控制议会。总算获得217个议席,以微弱多数取得了议会中“不自然的多数党”地位。
要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田中桑靠陆军起家、依仗陆军高层小金库攀上首相宝座,最后却也栽在陆军手里。
1928年6月4日凌晨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张作霖不治身死。当时关东军方面放出的留言是南方北伐军便衣队所为,但事情很快就清楚了,“皇姑屯事件”下命令的是当时的关东军司令官村冈长太郎,具体主谋是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 田中义一当然也知道了。很快,昭和天皇召见田中义一,问他这到底是咋回事儿,田中义一就一五一十全跟天皇说了,还上奏曰:“此种无视军纪之行为,素为陛下所恶,臣定与陆军大臣合作,对河参谋军法从事”
田中回来后,在野党就以此事攻击政府参与谋杀它国大元帅。田中刚刚想说明政府与此无关,陆军参谋总长宇垣一成就跳出来说:没这回事,那是诬蔑陆军,往陆军的脸上抹黑。田中这才知道他管不了这事了:河本的后台是关东军,不,是全体大日本帝国陆军。
一看风声不对,他就又跑到宫里上奏说:“臣会同陆军大臣调查证实,此事无关陆军,确实是支那南方革命军干的”。昭和天皇一听就火了:前脚信誓旦旦告诉朕,这是陆军不肖份子所为,朕也批示了,从重从快,结果你现在告诉朕说那是谣言,你?的耍朕?一怒之下吼道:“你给朕出去吧!”当场把这位久经战阵的陆军大将吓得踉跄而退。骂完不解气,天皇还命侍从长铃木贯太郎专门给田中桑传口谕:“田中义一,驾前语无伦次,今后毋庸陛见。”当时的日本,天皇是最高政治首脑,天皇不接见首相,效果就和陆军不推举陆军大臣人选一样--------内阁完蛋。他好说歹说,请铃木给美言几句,求天皇再给个机会,但是给铃木一口拒绝了。田中内阁只好在1929年7月2日辞职,两个月后的9月29日,田中患心肌梗塞死去,世人皆传-----------田中大将是被陛下龙颜给吓死的。






就这个西伯利亚军费事件,刚刚看了一下日方资料,和国内资料比,完全隐去了涉及皇族的部分,可谓是“为皇族讳”,不过发现了国内没提到的事情,堪比4V拉法叶:
この事件を捜査していた东京地方検事局の担当者は、敏腕で名の通っていた石田基次席検事だった。
ところが10月30日朝、石田検事は大森と蒲田のあいだの鉄桥の下の小川で変死体となって発见された。 死因は下あご付近の打扑とみられた。 石田検事は前夜、日比谷の料亭で検事の集まりに出席していたが、 死体で见つかった场所は市ヶ谷の自宅とは逆方向だった。 多くの疑问が残ったが、検事局は过失死と片付け、解剖もせずに火葬にしてしまう。
石田検事の死で陆军机密费事件は不起诉に终わる。 石田検事は朴烈事件、松岛游郭移転疑狱も手がけていただけに、 その死と事件の结末には大きな疑惑が残った。
看来国内的资料中有一部分是不确切的-----------不但有议会调查,司法调查其实也在进行,不过承办检察官被干掉了,检察院还以“过失致人死亡”结案,解剖后立马给烧成骨灰。呵呵~如果海军也能对爆尿的下如此毒手,估计山本君他们也没事儿了。






顺便更一个,日本大头兵趁演习机会向天皇上访的悲剧:(本人渣日文,如果有达人翻译出来,应该会更好玩)
官方说法:
二十三日午后一时には、早くも陆军省の正式な発表があった。
「北原の所持せし诉状なるものの内容は毫末も皇室に対して不敬の意味を有せず、 単に军队内において今なお差别待遇行わるとなし、当局の态度を非难するの辞をもって圣察を乞う旨を记述しあるものなり。
北原泰作は岐阜県稲叶郡黒野村に本籍を有し、入队前より水平运动に従事しありし者にして、 本年一月歩兵第六十八连队に入営した际、すでに反军队的言动を弄せしことありしが、 入営后も勤务の成绩良好ならず、遅刻、离队等のため処罚二回に及べる者なり。
本人は即时宪兵分队に収容し、调査のうえ请愿令违反として军法会议に付することとなれり」
民间记录:(顺便看了一下,当着外国武官的面上访,要求取消军内“差别待遇”,我擦,这位皇军勇士果然被右翼洗成N……了)
静止した风景の中で动いているのは、百骑にあまる一列の骑马の一群と、その先头に向って歩いている一人の兵士の姿だけだった。兵士は左手に铳を提げていたが、陛下の马前一メートル前のところにくると、突然、片膝を折り、地面に坐った。折敷の姿势である。纸をもった右手だけは、突き出すように高く伸びていた。
このとき、高贵なお方ははじめて颜を兵士のほうに向けられたが、何のことか分らないような怪讶な表情だった。どうしたのかと、うしろの供奉の谁かに物问いたそうでもあった。しかし、马の歩みに停滞はなかった。
このとき、陛下のすぐうしろから、いかめしい颜つきの军人が列を离れて兵士の傍に来た。彼は马上から忙しく手を振って、あっちに行け、というような素振りを示した。これが今までの威厳ある骑马の行进を初めて乱した动作だった。
この动作は第六十八连队を不动金缚りの呪术から解かせた。小队长が列伍から离れて北原二等卒のうしろに走ったのは、このときである。彼は北原の背中を抱きかえるようにしてうしろに引きずった。つづいて小森班长が駈けよって小队长に手伝った。兵士は队列の中に引戻された。武藤中队长代理は呆然としていた。
??????ただそれだけのことである。时间にして五分间とは経つまい。汗を流している连队长の前を、将官たちが睨みつけて通った。外国武官は马を寄せ合って私语していた。
あとは元のままである。骑马の一行の通ったあとは黄色い埃が立舞い、马蹄の音の行く手に当る第四师団の先头のあたりから号令が鸣っていた。まるで白昼に梦でも见ていたような出来事である。そんなことは无かった、と言われれば、それも信じられそうなくらいだった。












顺便说一句,后来田中桑的首相任内,日军出兵济南干涉光头北伐时,也没忘了贪污本行:
したがって、问题の金は机密费ではなく、なにか别の特殊なもの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それがシベリヤ出兵费の使い残りだとは、はっきりしているが、例のロシヤ军の金块や、 青岛で阿片贩売を许可することによって、中国人からもらった贿赂などの说になると、多少の疑いがある。
啧啧,白俄军的金块、青岛鸦片贩卖许可、中国人的贿赂金。。。。看到没,当皇军军官简直太TMD爽了,小钱钱啊!!

https://tieba.baidu.com/p/2761676146?red_tag=0992893740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00: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湾赛马场位于武川路武东路交叉处,叶贻铨以每亩大洋60元,收购土地1000余亩,建成半径为500米的圆形马场,中有三圈跑马道,外圈铺成草地,设有东西北三个看台,场内建有自鸣钟楼,方形尖顶。赛马约每月举行一次,门票1元,全年税收近百万元。江湾赛马场虽主要供华人赛马之用,但不拒洋人,所以每每盛况空前。1934年出版的《上海轶事》记载:“跑马厅为西人春、秋赛马之处,华人不能与赛,惟江湾有万国体育会赛马场,来者不论国界,亦于春秋二季行之,前数日必登报宣布,观者甚众。已行之久矣。”191 1年法国飞行家环龙携在欧洲刚刚发明的飞机,来沪作环球飞行表演,起飞地点就设在江湾赛马场,不幸起飞后失事,环龙身亡。

http://www.sohu.com/a/136316252_735840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17: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红的熔炉,浇筑了铮铮铁骨!抗战时期大后方钢铁产能略述


https://item.btime.com/m_9436b6c2ac32a3b74


抗战之前,除了重庆炼钢厂筹备委员会等,四川的钢铁工业几乎是一片空白,生产能力十分低下。抗战爆发后,由于大批军工企业迁到四川,需要大量的钢铁来进行武器弹药的生产。在巨大的军工需求的刺激下,四川钢铁工业获得了快速发展。
兵工生产需要大量的特种钢和铁合金,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世界钢材市场供不应求,特种钢材的价格每吨猛增10倍。另一方面,随着战争的进行,日寇加紧对中国的封锁包围,特种钢材的进口也日益困难。
中国人岂能坐以待毙。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创办了大量的钢铁厂,力图实现特种钢材等原材料的自给,为坚持抗战提供有利条件。

特种钢
1938年在武汉成立了钢铁厂迁建委员会,5月选定重庆大渡口为厂址,8月开工兴建,1939年底迁建完毕,1940年百吨炉建成投产,一号10吨平炉出钢,1943年轧钢厂二号10吨平炉投产。钢铁迁建委员会主要设备有100吨炼铁炉1座,20吨炼铁炉2座,10吨马丁炉2座,8吨和1吨半电炉各1座,轧钢板中、小轧机3套,电气动力设备基本齐全。到1942年,钢迁会已经成为四川也是大后方最大的钢铁企业。该会所生产的钢材60-70%专门用于制造武器弹药。
除此之外,兵工署还将重庆炼钢厂筹备委员会发展为军政部兵工署第二十四工厂,其设备有3吨炼钢电炉2座,3吨炼钢贝色麦炉1座,10吨平炉1座。抗战期间,该厂完成了枪管钢和炮管钢的试制,能够生产特种钢材。为了解决兵工生产中急需的合金钢材来源问题,兵工署将材料处改为第二十八兵工厂,专门负责研制生产各种合金钢。该厂利用坩埚冶炼办法生产合金工具钢,自制小型电炉生产矽铁、锰铁、钨铁等,产品有锋钢、冲模刚、磁钢、不锈钢、高碳钢、弹簧钢等。

百炼成钢
资源委员会也积极创办钢铁企业,先后兴建了重庆炼铜厂、綦江纯铁炼厂、资渝钢铁厂,并于1941年将上述三厂合并,成立重庆电化冶炼厂。为解决国内铁多钢少的矛盾,资源委员会还先后兴办了多个炼钢企业,最终形成了每月产钢400吨的规模。
兵工用钢的巨大需求,带动民间资本也纷纷兴办钢铁厂。孔祥熙创办了华西兴业公司,下设炼铁、炼钢、电炉、轧钢、动力5个部和4个分厂、还拥有2座矿山,规模仅次于重庆大渡口钢铁厂。渝鑫钢铁厂,与民生公司和金城银行合作,资本实力增加到1000万元,从1939年至1945年9月,该公司共生产钢品5586吨、铁6057吨。除了这些资本雄厚,生产能力强的大型钢铁企业之外,还有一些土法生产的小型钢铁厂,也因为需求的刺激大量出现,大后方钢铁工业在军事工业的的带动下一时间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23: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9.18前沈阳的娱乐场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c56f9b0100c0cs.html



高度发达的商业活动,极大规模的工厂建设和流动性人群的众多,造成了沈阳当时近乎畸形发展的娱乐行业:影剧院、俱乐部、妓院、歌舞厅在个区域内都为数不少。其中最高档的是张学良开办的“同泽俱乐部”,属东北军高级军官俱乐部,不对社会开放,俱乐部门前是意大利风格的长廊、大草坪和雕塑。“当时社会上的人要是接到‘同泽’的请柬,都觉得是件荣耀的事情。”张志强说。除了“同泽”,还有沈阳南市场附近的凯宁俱乐部,也是豪华出名的。
在沈阳的每个区域内,均有当时刚刚兴起的影剧院,“亚洲电影院”、“大观剧场”等是较出名的几家。沈阳是全国第三个上演有声电影的城市,排在天津、上海之后,30年代的沈阳人看电影、看话剧还是时髦活动,“是青年男女谈恋爱时的典型场所。”1931年9月的报纸上刊载着众多当时上演的美国歌舞巨片的广告。
当然,另一种场所更引人注意,那就是妓院。当时的沈阳实行娼妓合法化,中国人开办的妓院分为五等,头二等属于高档的,后三等属于低档。当时登记在册的妓女有6000多人,头二等有1000多人。按照沈阳作家马秋芬的说法,“(1921年之后开发出来的)北市场的买卖字号中妓馆最流行”。这里三等妓馆最多,1931年时有150多家,平康里、永宜里等处整天有流水样的人流和金钱涌入。这和当时沈阳大型工厂众多是离不开的,有些工厂主为每月表现好的工人包下妓馆作为奖励。
除中国妓院外,日本人和朝鲜人,包括流亡中国的白俄也开设了自己的妓院,日本人开设的“红叶馆”就很出名。当时的妓院由于流动人口多而发生着众多的故事:“中村事件”的泄露据说就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妓院里多嘴;而9月18日晚到达的剑川也是被先邀请到妓院中,以防止他制止日本军队的进攻。
当时虽然各种妓院特征有别,但是,老板可能是同一人,董六,此行业的老大,中国人,却掌管了日、韩、白俄多所妓院,他本人住在日本人集中的商埠地,解放后,董被枪决。
在当时许多刚到沈阳的日本人看来,这里真是“花花世界。”
发表于 2019-3-19 23: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小说写到哪里了。
发表于 2019-3-19 23: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7: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汉唐风 发表于 2019-3-19 23:29
不知道小说写到哪里了。

http://www.aliwx.com.cn/cover?bid=7716237请点击链接阅读小说异星系之抗战尖兵
嘿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9-16 14:15 , Processed in 0.684972 second(s), 6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