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楼主: 射声

[中国史研究-原创] 二战弹药产量和我小说的设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01: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志愿军各时期装备情况与弹药消耗及我见


https://tieba.baidu.com/p/5097237220?pn=1


志愿军是不是真的就如宣传一样“小米加步枪”打败了美帝?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学问待人发掘 所直观反映出来的战术思想和后勤水平在粗略了解之后可以大概成竹在胸
我将会以时间轴为主线 渐进的介绍志愿军的装备情况和一部分美军的资料 再结合楼主平时所学得出一些个人观点和大家交流
前排提醒 这会是一个长篇大坑 闲时即更 不过绝对值得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吧友看看 建议收藏慢品
资料来源:尊严的基石 抗美援朝战争史合集 各战例总结材料 敌情研究资料3:美军编制装备与战术


原计划作为战略预备队驻守中原的第13兵团 下属38 39 40军 因7月份即开赴东北和在东北的42军组成东北边防军 开展针对性的训练和装备换装 下属部队战备情况较好 普遍每个军有五万人左右 而因为兵力不足紧急由东北和平津调入的50军和66军 均没有开展整训的时间 只能边打边练边学 50军只有4W左右 66军只有3.3W人左右

下面就来说说本文主题:装备情况
先说东北边防军这部分
大家都知道新中国刚刚建国是什么样子 PLA虽然非常注重武器弹药的自产能力 也非常重视跟上现代化军队的步伐 但为了满足建国五百万解放军的需求 基本上还是以战养战 PLA的枪械火炮 产自24个国家的98家兵工厂 品种和型号110+ 口径覆盖了从6.5-12.7mm的所有枪械 毫不夸张的说 可以开个当时的世界轻武器博览会

刚刚组成的东北边防军部队 装备情况一点儿都不容乐观 就仅仅以普通战士的装具来看 38军112师少数班全班仅仅只有1把小锹 39军全军小镐坏了3000把 有4000把小锹急需补充 指战员的水壶 雨衣 米袋 干粮袋 弹带 手榴弹带等等 无一不需要补充
而因为当时打完了解放战争后 绝大部分部队都集体投入了生产和建设 武器的保养相当差 自东北边防军组建至9月25日 边防军共送修火炮497门 占全部在编火炮35% 而因保养不好送修的火炮达到了20%以上
据统计 边防军需要补充步枪2000支 轻重机枪535挺 60迫175门 81迫234门 美制107化学迫4门 92步炮78门 山炮10门 57战防炮24门等等 为此 周总理在边防军报告中发了火

看完了初期志愿军总的装备情况 我们再来看看具体的特点:
志愿军为了尽量保障后勤的简便 专门对每个单独的军配发统一的枪械 例如38军步枪基本上是三八大盖 40军基本上是美制春田 基本淘汰了老套筒汉阳造这些非常老旧的落后枪械
而为了应对美帝 志愿军专门加强了各级部队火力 山炮下放到师 重迫击炮下放到团 81/82迫下放到营 60迫下放到连 基本上做到了团以下各级部队对美帝没有太明显的火力劣势 甚至某些部分还强于美军
可以说 经过整补的东北边防军 装备水平是当时全国最好的 除了重炮基本全面超过了二战时的IJA
以39军为例 共装备了三八步枪7320支 79步枪1512支 春田2048支 冲锋枪3058支 捷克式790支 M1918轻机枪168挺 英制布伦117支 M1917重机155支 92重机7支 60迫260门 81/82迫97门 120迫12门 国产6管102火箭炮9门 92步炮36门 日制75mm41山12门 75mm94山12门 美制75山12门

请大家注意看39军装备的各种数量 仔细一琢磨有一万个细节
首先 每个连平均下来步枪120支 冲锋枪36支 轻机枪每班1挺总共9挺 也就是说 按照三三制步兵战术 每一个三人的战斗小组 就有一支自动火器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白刃战的时候虽然美帝自动火器比我们多 但是每次白刃战美帝都瑟瑟发抖 不仅仅是我们的班组战术优秀 更因为我们的部队也拥有大量的自动火器
而按照土鳖的习惯 往往在进攻中担任尖刀部队的连排部队 会配备更多的自动火器 打主攻的部队配备三分之二甚至是全配备自动火器 这是土鳖为了增加突击力度的一贯尿性

以上可以得出一个粗略的对比:
营级部队:
敌:步枪/卡宾枪805支 轻重机枪17挺 60迫9门 81迫4门 平射火箭筒和无后座炮33门
我:步枪/冲锋枪468支 轻重机枪15挺 60迫9门 82迫4门 掷弹筒(多为50mm日制89式)和凯申物流火箭筒/无后座炮平均20门以上
从以上的部分可以看出 支援火力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而火箭筒和无后座炮因为是反坦克火器 在朝鲜基本上作用不大 美帝排级的直射火炮还不如土鳖的日制掷弹筒好用 用起来真正说要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那是被土鳖缴获之后至于步枪 是美军因为本身其编制的庞大所以在步枪卡宾枪上面比我们超出了许多


“据第13兵团估计 边防军与美军相比 就火力而言 团以下部队除了没有坦克之外 其他火力与同建制美军部队差距不是太大 但师以上部队的火力则有悬殊差距 最大的缺陷是缺乏有效的反坦克和防空兵器 已经确定列编的师属战防炮营和军属高饱营 均因缺乏武器而没有正式组建 主要原因是当时中国的工业落后 经济困难 无法满足部队对装备的要求”——《尊严的基石》





收起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23: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探秘:“苏援武器”与解放战争的胜负近来论坛上某位朋友提出:“蒋的失败不是运气问题,毛的成功也不是简单的民心所能解释,小米加步枪鬼才信。”“国民党经过经过八年抗战各精锐兵力已被日寇消灭精光,剩下的只有杂牌军,国军越打越少,共军越打越多,解放战争初期共军实力已在国军之上。” 他的证据就是1976年出版的《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条目中曾这样写过:“苏联的援助是人民解放军力量壮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苏军指挥部把缴获原日本关东军的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交给人民解放军(火炮、迫击炮和火箭筒37000余门,坦克600辆,飞机861架,机枪约12000挺,汽车2000余辆等等)。尔后,苏联又向人民解放军提供了大量苏制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今天我们当然不必否认从1945年下半年开始,人民解放军尤其是东北民主联军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原日本关东军的武器装备,但是由此就能得出“解放战争初期共军实力已在国军之上”的结论笔者觉得至少也该说一句言尤过早。在这里,笔者不想详细分析苏联或明或暗的支持在中共争夺东北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指想就人民解放军获得的武器装备及其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作一番粗浅的分析。 1、人民解放军能够获得多少原关东军的武器 对于提供给人民解放军的关东军的武器,苏联方面的数字有三种:第一是前面提到的;第二是《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回忆录》中提到的,与第一项相比火炮数量刚好少了一个零,又多出了“松花江区舰队的全部舰艇”(按:日本海军没有没有松花江区舰队的编制,这里似乎指的是原属于伪满洲国江上军的炮艇部队);第三是北京大学杨奎松教授所著的《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一书中提到的引自苏联档案的资料称“步枪约70万支,轻重机枪12000-14000挺,火炮约4000门,坦克装甲车辆约600辆,飞机800架,汽车约2000辆。”以上三项作比较,可以看出机枪、飞机、坦克等项大致相同,而火炮则差距极大。到1945年8月远东战役前,整个关东军75万人中实际装备有各种火炮5560门,拥有150万人的远东苏军也只拥有各种火炮26000门,即使苏军将缴获的武器和自己装备的武器全部交给中共方面,显然也不可能达到37000门之数,《苏联军事百科全书》中的这个数字不是笔误就是故意混淆是非。苏援武器中最重要的无疑是火炮一项,但是偏偏就是火炮一项上存在着如此明显的问题。 同样轻武器一项也有些问题:日本关东军1945年8月的总兵力为24个师团,连同若干独立旅团、独立守备队约75万人,另有伪满洲军十几万人。如果按照日军师团级单位员额最充足的1937年底来计算,一个有2.2万人到2.8万人的师团共装备有步骑枪9476支,轻重机枪388挺。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关东军24个师团加上其他独立部队所装备的步骑枪也就是30-40万枝的样子,连同伪满洲国军装备的武器在内也很难达到70万这个数字。此外,这里还必须考虑到1941年之后日本陆军师团编制大大缩小,即使是三单位的野战师团一般只有1.2到1.7万人,更不要说那些装备较差的治安师团。当然关东军还可能会有一定数量的库存武器,但是从1943年下半年起关东军便将其最精锐的部分和大批的作战物资调往南方诸岛,仅在1944年一年间就从中国东北调走了12个步兵师团,1个坦克师团、1个独立旅团,1945年的前三个月又调走了7个师团。到苏日开战前关东军所属各师团均为1943年以后新成立的百字头师团,原有的常备师团和战争初期成立的三单位师团已经一个都不剩了。随着大批新部队的成立,军方抱怨各种武器缺项很多,仅刺刀一项缺额就高达10万把,为此还曾经将伪满洲国军的武器收缴了一部分。所以,库存**不会没有但决不至于多达数十万枝。如果按照75万人的关东军装备有步骑枪40万支计算,机枪的装备数量大约是步枪的25分之一,所以12000挺这个数字是合适的,这也与中国国民政府接收128万日军投降共获得步骑枪68万余枝,轻重机枪不到3万挺的比例基本吻合。
2、苏联能否将关东军的武器全部交给人民解放军 笔者以为这一点也不太可能。众所周知,苏军进攻东北时日本关东军迅速崩溃,逃散中的日军曾经将为数不少的武器遗弃埋藏。这些武器或流入民间入土匪之手,或为东北野战军搜寻武器时而从埋藏处获得。仅以剿匪所得为例,从1945年11月到1949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在剿匪战斗中共获得步骑枪51835支、轻重机枪1430挺、坦克9辆、山炮32门、野炮15门,按照当时的标准,仅轻武器一项就可以装备三个军。很有意思的是,当时从土匪手中缴获的武器中,还有一定数量的苏式盘冲锋枪。而装备东北民联炮兵纵队的各种火炮中,也有相当部分为搜集的日军遗弃火炮。这两项显然都不能算作苏联的援助。说一点题外的内容:或许读者不信,其实一般列入苏联“援助”的武器中,有为数不少的部分是中共东北局以易货贸易的方式买来的。仅仅在战争发生根本性折的1948年,双方的贸易额就高达15100万卢布,中共向苏联提供的主要是粮食和煤炭,而苏方提供的就是各种军用物资和工业原材料。(大鼻子们用免费获得的日本武器换粮食,果然会做生意)不过一般统计时是把这些项目都算进了苏联的援助中。3、东北野战军的武器装备数量也与苏方数字差距甚大 据东北野战军自己统计,1948年8月,即辽沈战役之前,东北野战军的实力统计为:兵员总数1039737人,长枪385134支,短枪50352支,冲锋枪12960支,轻机枪15582挺,重机枪3136挺,六零炮2890门,迫击炮986门,山炮324门,野炮194门,榴弹炮92门。上述各项中冲锋枪和60炮为日军所无,当然不可能为接受的苏援。进攻锦州时东野集中了全部的坦克部队,实际上也只拥有大小坦克15辆,其中至少有一辆是我军拾获的日军遗弃品,即现在陈列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的那辆“功臣”号97改型坦克。以后东野全军整编组建第1战车师,全师拥有的坦克装甲车辆也只有132辆,这其中还有相当部分辽沈战役的战利品。飞机方面东野当时有中共手中唯一的一支空军,可惜只有品种不全的教练机数十架,作战飞机为零。东北野战军在战争初期肯定遗弃毁坏了相当数量的武器,战争中也会有一定数量的损失,但是与苏联提供的数字相比也仍然差距过大,这里还未考虑到东北野战军的战场缴获。至于说苏军将自己的武器装备移交给东北野战军,笔者不怀疑某些对中共好感较多的苏联军官会自作主张的移交给中共部分自用的武器,但数量肯定不会太多,而且只能是以轻武器为主,重武器方面摩托化牵引的苏联火炮与日式、国式、美式的弹药差别太大,交给无油、无车、无弹而且不会用的东野反而是个更大的麻烦,据说东野炮兵纵队有四门德式105榴弹炮是出于苏军之手。不过,即使是苏联军官的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他们更好的选择也是将手中控制的日本武器移交给中共方面,据原东北民联1纵司令员万毅将军回忆,他指挥八路军滨海支队改编的东北挺进纵队到达东北以后,由于歼灭了一股土匪武装,苏联军官即一次向挺纵移交了50挺日式重机枪。人民解放军正式换装苏械还是在1950年以后,例如第四野战军装备最好的炮兵1师27团,1948年底装备的就是缴获自廖耀湘兵团的36门日式150mm榴弹炮,1950年初才换装苏式122mm榴弹炮。至于有人说东野入关前将苏式武器全部留在关外,此说太过荒唐,不值一驳。 4、原关东军武器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中共“十万大军闯关东”时,由于梦想着到东北后可以大量获得日式武器,所以很多部队都将多数武器留在了原驻地。一个班留下一两支步枪用来站岗,一个连留下一挺轻机枪。359旅南下二支队原有几门日式山炮,本来是宝贝,到东北前全部留在了陕北。十几万部队到达东北后,通过各种渠道(苏联援助、坑蒙拐骗、民间搜集、剿匪所获、以及寻找到原日军遗弃武器等等)迅速武装起来,迅速完成了由游击队向一支正规军的化,虽然从火力上和人员素质上尚不足以与国民党军中最精锐的美械军相抗衡,但是总归战斗力有了巨大的进步,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双方的力量对比。再依靠东北有利的地理环境和雄厚的工业实力,为东北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相当牢固的基础,加速了战争进程。 但是这些武器是否就真的使中共的武装力量在战争初期就超过了国民党军呢?直率地说,这是决不可能的。首先,国民党方面也同样接受了大批的日式武器装备。按照盟军总部的安排,所有中国战场(不含东北三省)、台湾(含澎湖列岛)、越南的北纬16度以北地区的全部日军应向中国军队投降,受降日军总数为128万人。通过接受日军投降,国民党军总计获得了如下武器:步骑枪 685897支 手枪 60377支 轻重机枪 29822挺 各种火炮 12446门 步机枪弹 160884000发 手枪弹 2035000发 各种炮弹 2070000发坦克 383辆 装甲车 151辆 卡车 15785辆
飞机 1068架

大型军舰 19艘 驱逐舰 7艘(原资料如此,笔者以为应该驱逐舰实际上指的是驱潜快艇,即猎潜艇)
鱼雷快艇 6艘 如果和东北野战军获得武器相比,即使是按照苏联??当于国民党方面的一半还不到;火炮则只能相当于国民党方面获得数量的三分之一,很显然,中共获得的日本武器怎样算也远远少于国民党方面。质量上一般认为关东军的武器装备要略好于关内日军但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国民党方面也并没有将缴获的日本武器销毁而是同样留为己用,用以装备了大约相当于全军四分之一的部队,并在战争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即如前面所提到的第四野战军炮1师27团,1948年底换装的36门日式150榴弹炮原来就属于国民党东北“剿总”仅有的两个重炮团之一-炮兵7团。 如果与当时国民党军中战斗力最强的13个美械装备军相比,即使是获得原关东军武器较多的东北野战军部队,战争前期单位部队所拥有的火力尤其是大口径火炮和在人民解放军惯用的近战、夜战中更能够发挥作用的小口径火炮和步兵自动武器上也远有不及。在东北战场上四平保卫战中,东野部队的构筑的碉堡等野战工事被新1军的榴弹炮和火箭筒轻易摧毁,此后东野再也没有试图进行过城市防御战当与此有关。而入攻势后,在德惠、焦家岭和四平等国民党军获胜的战例中,国民党军的六零炮、冲锋枪在抗击东野的冲击中也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更不要说国有共无的空军在战争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其次,人员素质上国民党军在战争中前期具有相当大的优势。这种人员素质上的差距首先体现在士兵的素质上。一般来说,中共军队的优点在能吃苦、行军能力强、战斗意志旺盛,缺点也很明显:部队正规化程度低、战术意识差、训练严重不足,尤其是缺少技术兵器的使用经验,很多新补入的战士从无射击投弹经验就要上战场。与此相对照,国民党军士兵普遍受过正规训练,其中不乏参加过抗战五六年、七八年的老兵,抗战后期接受过美式训练的也不少。他们战斗经验丰富、战术意识强、精通各种步兵轻武器和火炮的使用,经过思想改造以后可以迅速成为可靠的战斗力。这里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的著名战斗英雄王克勤为例:王克勤1939年被征入国民党军,在30军27师当兵,1945年10月在邯郸战役中被俘,编入第6纵队18旅52团当战士。在部队中,王克勤以擅长使用、维修各种型号的轻机枪闻名,号称“机枪圣手”,并很快当上了机枪班长。在著名的张凤集战斗中,6纵与国民党军最精锐部队之一整11师对垒,王克勤班当时共有七人,两挺机枪,可是却有三人是新参军的农民,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可是在王克勤的指挥下,全班激战一天打退国民党军多次冲锋却居然没有任何伤亡,其优秀的军事素质可见一斑。所以在战斗胜利后,解放军的各级指挥员要求补充的第一样东西往往是俘虏,上交大炮是常有的事,上交俘虏兵去很少见。孟良崮战役后,华东野战军6纵队司令员王必成将军最引为得意的就是他抓了一万多整74师的俘虏兵。此外,国民党军的下级军官一般都受过系统的军事教育,指挥能力较强。 如果说获得苏援武器的部队是中共赢得战争的决定性因素的话那至少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东北战场以外的部队没有多少机会获得这类援助,可是他们仍然可以有效地作战。 一般认为,苏援武器主要提供给了关外的东北野战军,受客观条件限制,辽沈战役以前东北部队不可能会对关内的华北、华东、中原、西北等战场产生太大的影响。可是即使是在上述关内战场,人民解放军仍然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平津战役结束前,不依靠东北部队的直接援助关内部队也基本上占领了山东、山西、河南、河北等省的全部,以及江苏、安徽等省的部分地区,并赢得了战争中最大的一场战略决-战淮海战役的的胜利。实力比较弱小的西北野战军也已经基本恢复了1947年以前的态势并将战场向了国统区,并且能够成军成师的的歼灭国民党军,任谁也不会认为西野兵力、装备会比胡宗南强吧,西野可是标准的小米加步枪呢。何况便是小米饭,都经常没得吃,步枪也经常饿肚子,延安保卫战时,平均每支步枪配有子弹……5发。在1947年7月以前,各野战军按照战果排序的话,无法获得苏援武器的华东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战绩都在东北野战军之上。有趣的是,华东和晋冀鲁豫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的前身)的装备并不差,淮海战役以前,仅国民党精锐美械军的标志-美式105mm榴弹炮,华野即拥有36门之多(相当于三个完整的美械军的全部),此外还有M3A1坦克9辆。挺进大别山前晋冀鲁豫野战军也有十几门这样的火炮和部分坦克,突破汝河防线时无法携带不得不埋藏起来了,以后这些美式火炮又被国民党军挖了出来,2野进南京时再次被缴获。不用问这些武器的来历,肯定不是来自苏联的援助就是了,苏联不出产美国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c56f9b0100e5y9.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3-19 15: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歪把子机枪真的是一款窝囊废武器吗?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有网友问:歪把子机枪真的是一款窝囊废武器吗? 为何美军把它当做狙击枪枪用?歪把子机枪其实并不是日军在二战使用最多的轻机枪,歪把子机枪的产量或者说使用量,只有96和99式轻机枪的几分之一。

只是,我们最熟悉这种机枪,主要还是外形太有特色了。歪把子机枪其实是一种设计不是很成功的机枪,过于突出重点,而没有在整体上达到协调。但是作为一款1922年出厂的机枪,这也可以理解。
日军在最早的时候,给予轻机枪的任务,并不是压制任务,火力压制那是重机枪的任务。轻机枪在日军当中的角色,甚至还低于掷弹筒。
歪把子机枪的定位其实是一款通用型,简化后勤,可连续发射精确步枪的性质。为了简化后勤,日军决定让歪把子机枪也可以使用38式步枪的6.5毫米子弹,这种想法还是比较超前的。
但是问题在于,步枪子弹放到歪把子机枪使用,就特别容易卡壳,还要专门安装油壶,否则就很涩。关键是如果射击步枪子弹,歪把子机枪很快就容易造成枪管过热。可以说这个功能没啥作用。
这也是我军缴获了歪把子机枪也不喜欢用的一个关键原因。当然了,其实日军本身还有专门的轻机枪子弹,专门供应歪把子轻机枪的。如果使用专用轻机枪子弹,那么,歪把子机枪的一个特长就可以发挥出来了。
就是持续射击能力非常强,在1946年通化事件,上千日本俘虏和侨民冲击,我军一个指挥部,当然就有1挺歪把子机枪架设在2楼窗口,持续射击了一夜。
但是歪把子机枪为了获得持续射击能力强这么一个优势,实际使用的是减装版6.5毫米子弹,本身6.5毫米子弹的威力就不够,无法击穿战场上的墙壁,沙袋等等临时工事。结果,这里还是减装版6.5毫米子弹,持续射击能力是比较好了,就是威力再次被降低了。
到了太平洋战争后期,携带歪把子机枪的日军又发现了这种子弹的一个优点,就是枪口烟非常小,而且,出膛声音很小。可以当做狙击武器使用,在岛礁上暗算美军,还不容易被美军发现。使用7.7毫米子弹,威力增大的96和99式机枪反而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发表于 2019-3-19 23: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这么多资料,真是不容易。
而且都是没有史书的资料。
是一代人的回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23: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一八事变后南京国民政府陆军武器装备建设之考察

https://www.cc362.com/content/GarlglJ3PY.html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由于东北王张学良公然违抗中央严令坚守东北的命令,擅自把数十万东北军撤退入关。整个东北在一百余天内全部沦陷,这使日本侵略者滋长了轻视中国的心理,认为中国军队不堪一击,只须派少数部队予以打击,就会使中国屈服。很快,日军便在上海燃起战火,中国军队殊死抵抗,国府当局也派出了最精锐的第八十七、第八十八两师赴沪作战,但终因武器装备悬殊等原因,国民党陆军被蒋介石下令撤出上海战场。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国民党陆军在日军面前也是败多胜少。日本的步步紧逼,既反映了国民党陆军武器装备的落后,也暴露了中国国防的不堪一击,要求国府积极备战、加强国防、整理军队的呼声日见高涨3。面对此种压力,加上蒋介石本人的思想因素,国府开始实施一些对日备战的国防措施。
  国防的基础是军队,日本侵华是典型的内陆作战,要抵御日军的进攻,就必须有一支能够与之抗衡的陆军,现实的压力考验着国府陆军武器装备建设的能力,如果不能提供足量的兵器,国府的对日备战就难逃夭折的命运:仅七九步、马枪一项,整编六十个师共需554604枝,而国民党陆军当时虽然已有599239枝,但大多性能低劣,难以使用,国府必须新备118070枝步、马枪,而以国内的生产能力,得用十六至二十四个月的时间才能满足国府的需要,而且还不能保证成品的品质4。为了不让对日备战尤其是陆军的整编计划流产,国府自然在陆军兵器的建设方面下足了功夫。
一 德造装备的大量引进
  由国内自行生产来供应整编军队尤其是重炮兵、装甲兵等特种部队的扩编所需要的兵器,当然是最佳的选择,但在国内兵器制造水准亟待提高且提高了也不能即刻出产大口径火炮、坦克等重型装备的情况下,从国外采购先进的武器装备就不失为明智之举。1932年春,凭借着从瑞典购得的四十八门卜福斯山炮,国民党陆军新成立了一个二团制的炮兵旅5。1935年,国府又从英国购得维克斯(Vickers)系列的各型坦克三十二辆,战车连遂得以扩编为战车教导营6。
  随着德国军事顾问活动的日渐深入,国府国防建设、军队建设、军事教育乃至国防工业建设等各个方面皆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蒋介石及其国民政府在军事上受其影响的程度也日益加深。德国是先进的军事国家,充任国府军事顾问团长的都是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高级将领,多年的军事素养以及日尔曼民族特有的固执使他们难免不对国民党陆军落后的装备状况颇多不满。
  德国军事顾问团第二任总团长佛采尔(Georg Wetzell)甫任之初,便向蒋介石提交建议书,力陈「新式战争之胜负,不在兵力之多寡,而在以训练完善之部队善用良好之新式兵器」7,「步兵必须有精利可恃武器,方能于攻击及防御时有良好成绩」8。同时,德国顾问还批评道:「中国制造之重机关枪缺点甚多,亟宜设法改革,其构造大都不合射击飞机之要求,且不能如他国机关枪之能间接射击」9,中国自行生产的步枪和机枪则「百分之七十五至九十根本不能使用」10。蒋介石对德国顾问的建议与批评深以为然,便决定放手让德国顾问对中央军展开德式整训,还给出了第三十六、第八十七、第八十八这三个师做试点,要这三个师全部装备德式装备。虽然国府在九一八之后也从瑞典、英国、捷克、义大利甚至日本采购武器装备,但国府一向就有「聘某一国之顾问,即购某一国之兵器」11的传统,加之国民党陆军现在又要「德式化」,国府自然要从德国输入大量的陆军军火。
  1933年7月,行政院长宋子文访德,一次就与德方签订了包括一千挺机关枪在内的价值五千万马克的军火购买合约12,而当年由德国进口的军火总额则高达3464444两13(海关银,约合国币6756000元)。由于国府对军火贸易极端保密,并无专门的完整记载,加之相关资料的散失,要想完全弄清抗战爆发前国府到底购买了多少德式陆军装备以及每件德式装备的具体型号与性能已属不可能,仅就笔者目前掌握的资料分析看来,从1934年至1937年7月前,中国向德国订购的装备大致为表 1 所列:


此表为笔者综合下列资料制作:《孔祥熙为对德订购武器事致蒋介石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三,案卷号:22586;辛达谟:〈德国外交档案中的中德关系〉(五),《传记文学》第42卷第3期(1983,台北),页82--86;〈何应钦为购德国军火价格事致翁文灏函两件〉、〈顾振等赴德期间就中德间签约、购械及双边关系诸问题与翁文灏等往来电〉,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德外交密档(1927-1947)》(桂林:广西师范大学,1994),页234、页364-383;《关于对美易货偿债及外销矿品的函电》,中国第二档案馆藏,全宗号:二八(2),案卷号:2101;马振犊:〈抗战爆发前德国军火输华述评〉,《民国档案》1996年第3期(南京),页82;《整军建军方案》,国防部史政编译局档案,570.3/5810,转引王正华:《抗战时期外国对华军事援助》(台北:环球书局,1987),页58-61;火器堂堂主:《论抗战初期中央军「德式装备师」》,www.chinesefirearms.com
  由表1不难看出,国府自德国输入的武器装备大到坦克,小到子弹,细到电缆,包括几乎陆军武器装备的方方面面,其总数约占全部输入军火的八成以上14,而这些军火的品质基本上又都有保障15。一时间,「在南京附近可以看到戴着德国式钢盔的中国兵操作的德国制88mm口径的高射炮。德国制75mm炮、博福斯炮、韩塞尔(Daimler-Benz Henschel)、M. A. N牵引车,以及其他德国武器在南京街上列队行进」16。国府一改从前的盲目与混乱,既注重系统引进又注重兵器品质,是有其良苦用心的:既希望这些先进的武器装备能够加快陆军现代化的进程,同时也认定德式装备将成为日后对付日本侵略军的「杀手鐧」。
二 国府谋求兵器自给的努力
  德国军事顾问在促使国府购买德式装备的同时,并没有忘记警告国府:「向外购买武器、弹药只能视作过渡期行为,若在本土无可靠的军火生产,以资平时练兵和战时所需,则中国势必被迫仰赖于外国进口,而在战时无法自保」17,国府自己也深感武器装备「购诸外国,费巨且缓」18,「而战时因公法之拘束及敌军之封锁,则国外之来源必不可恃」19,遂益加坚定了兵器弹药「应以自给自足为原则」20的思路。
  为了实现兵器的自给自足,以《建设国军之五年计划》为参照,1932年夏,兵工署与参谋本部先后拟制了《建设新兵工厂计划书》与《兵工厂整理计划草案》。这两份计划都提出了整理旧兵工厂、建设新兵工厂的设想,同时前者还提出发展工业以实现材料自给的方针,后者则提出通过设立研究所或实验所试造的方法来研制新兵器、精密兵器以及化学兵器21。「国军五年建设计划」的结局是无疾而终,但上述两份计划书的思路却被保留了下来,并由国府次第将其从纸上谈兵转为一系列谋求兵器自给的实践。
  国府谋求兵器自给的措施主要有:整理旧厂;建设新厂;统一枪炮制式;创设科研机构,培养兵工人才。整理旧厂方面,一是通过撤并和扩建,二是规定各厂的产品专案,以此来扩大产量,提高品质。建设新厂方面,则是按照《建设新兵工厂计划》,拟建制炮厂、炮弹厂、炼钢厂、动力厂、氮气厂、军用化厂,由于经费不足,至抗战爆发前,国府建设的新厂仅有巩县兵工分厂与株洲兵工厂两家。统一枪炮制式方面,在蒋介石本人的亲自干预下,军事委员会于1934年12月召集了一次大规模的枪炮制式会议,会议决定,中国兵器基本上是仿制外国的,因此兵器制式发须在制造和使用中逐步认定22。创建兵器科研研机构,培养兵工人才方面,则主要兴建若干兵器科研机构,成立「军政部兵工专门学校」,并派出留学生赴欧学习兵工及材料制造。23
  当然,国府也深刻认识到「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基本上仍使用中世纪技术的农业国」24,工业的落后实为制约兵器生产水准的关键因素。为此,国府专门制定了组织中德兵工专家合作拟定了军火工业的发展计划,对于「民间工业与国防有关者,皆予以技术上之协助」25,兵工署还派出专员指导一些民间工厂生产军用产品。1935年4月,国府还将国防设计委员会与兵工署资源司合并改组,成立了资源委员会,全权负责有关国防的战略资源以及实施重工业、军工企业生产建设计划。资源委员会成立后,对于冶金、燃料、机械、电气、化工等重工业都有所投资。
  经过上述一番努力,抗战前国内的兵器自给能力有了显著提高,表2即为1932-1936年兵工署直辖各兵工厂主要产品的产量:

表中所列资料并不包括晋、川、粤、桂各厂的产量。
资料来源:《五年来各兵工厂所造主要械弹统计表》,全宗号:七七四,案卷号:835。
  由表2不难看出,国内兵器制造的范围不仅已涵盖国民党陆军所使用的各种主要兵器,其制造能力的进步亦十分明显:信号弹、防毒面具分别从最初的零产量增加到1936年130000颗、44634具;其余各项出品1936年比1932年的增长幅度分别为:步枪,2.2 倍;机关枪,1.5倍;八二迫击炮,11.3倍;七九枪弹,3.3倍;七五炮弹,2.3倍;八二迫击炮弹,3.8倍;手榴弹,3.4倍。
  产量增加的同时,通过对部分械弹施行技术改造,国内自制兵器的品质也有显著提高:巩县兵工厂在仿造加自行设计的基础上,生产出了属于中国的第一把制式步枪──中正式步枪(即24年式毛瑟枪),该枪性能优于当时日军使用的三八式步枪,且子弹通于轻、重机枪,十分适合战时装备部队26;金陵兵工厂改造的德国1908年式马克沁(Maxim)重机枪,射击的精确度比德造的还要高,且附有纵深射击、高射设备,并被定名为24年式马克沁重机枪;国内仿造的法式布郎得(Brandt)八一迫击炮而制成的八二迫击炮,不仅精度颇佳,且成本仅为法国的七分之一;各厂所造的步机枪弹也由于有了规定的图样,「不复有甲厂之弹不能用于乙厂所造之枪之弊」27;(仅指同一种枪的子弹出品,并非指子弹适用所有类型的步、机枪,引者注)。火药的制造技术经过试验改良,成功地实现了「出品精进,产量增加,成本减低」28。   
三 国府陆军武器装备建设的严重缺陷及其影响
  装备建设的长足进步,使国府得以在抗战爆发前「逐次掉换已就国防位置之各师之旧式武器,全部换发新式武器(步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并按新编制充实,以厚其战力,且使口径统一,弹药补充容易」29。大量外国先进装备的引进,使国府的陆军特种兵建设更具规模,不仅成立了陆军装甲兵团、机械化重炮兵团,还相继成立了学兵总队(即陆军的化学战部队)、铁道兵团、汽车兵团、通信兵团等其他特种部队30。众多的军械装备也促使国府更加注重训练军械人员,并颁布了野战军械库勤务通则,国民党陆军的军械行政有了较大发展31。国府陆军武器装备的建设委实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在成绩背后,隐藏着的则是国府挥之不去的梦魇。
  中国工业落后、技术羼弱的现状远非成立一个资源委员会就可以解决,国府兵工生产「一切必需之重金属木材以及硫酸、酒精诸宗,悉仰给自外来,所用机器,且多赖于外购」32。何应钦所谓的「各项炮弹所用的钢材与信管,也均系国内自行提炼与制造」33,其实只是国府为了标榜成绩而做的夸大,真实的情况却是:「各兵工厂制造步枪及轻重机枪所用钢料向系购自外国」34。国府所能提高产量与品质的只能是步枪、重机枪、迫击炮等一些已有相当生产基础以及防毒面具等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步兵常用兵器,而对于光学器材、通信器材、军用车辆的生产则是无能为力35。即便是枪械类的生产,与日本相比,国府所造的机关枪不仅没有间瞄设备,连安置瞄准镜的底座都没有36;生产能力更是「逊色尤多」:1937年头三个月,国府机关枪的产量为2460挺37,而日本在同一时期的产量据保守估计也当在37500挺以上38。
因此,任凭国府怎样有计划、有步骤地提高兵器的自给能力,国府最终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又陷入了越建设越依赖外国军火的怪圈之中。1935年,国民党陆军所使用枪弹的半数以上都是自国外进口39。且不论外国装备买回来后的定编、训练、维护等一系列问题,国府每年以大量外汇和农矿产品购买外国军火,皆是以军火贸易的方式实现的,而军火贸易极易受政治、外交、财政、运输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即便是一国国内的政局动荡也会影响军火贸易的正常进行。国府愈是依赖外国军火,其国防建设、陆军建设所受到的制约也就愈大。
  此外,由于各国对先进兵器多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加之参与军火贸易的又多是不懂装备的非军方人事,因此国府从外国引进武器装备时常常会买到一些旧品甚至次品。国府曾从义大利引进了一批菲亚特式(Fiat)1.5吨轻型坦克,外部「迷彩」油漆一新,里边的机件却全都是旧的,使用时常出毛病40。德国顾问有时也会因德国兵工厂提供的兵器品质太差而建议国府采购法国或捷克等国的兵器41。
  国府以自制辅外购的装备建设模式,自然进一步加深了国民党陆军装备品质的参差不齐与种类的纷繁杂乱。国民党陆军的武器装备「有最新型者也有骇人之旧式北伐无不备」42(原文如此,引者注),以陆军第六十九师为例,该师所用的步、马枪中,汉阳兵工厂所造的占60%,巩县兵工厂所造的占14%,德国造的占10%,其余杂枪则占16%43;其中,「自制的或舶来的子弹,适用于一种武器的,不适用于另外一种」44,只要有一种型号子弹的来源断绝,便会有一种枪械变成废物。更为致命的是,受兵工生产与军火贸易的双重制约,国民党陆军仍旧缺乏足量的兵器。
  国府在战前最后一次整编二十个师时,仍然在为枪炮数量的不足而苦恼:步枪缺12000枝,轻机枪缺108挺,重机枪缺612挺,迫击炮缺120门45。这还只是部队常用装备方面,对于坦克、重型火炮,国府则干脆就直接划归军委会或军政部直辖。整个国民党陆军,只有一个装甲兵团,仅有教导总队拥有自己独立的直属重炮部队,连装备最好的第三十六、第八十七、第八十八师也只有一个师属炮兵营而已。表3即为日军一个普通师与国民党陆军精锐部队之一第八十八师的装备比较:

表中数位系笔者综合以下资料所得:刘凤翰:《整编陆军 抗日御侮》,《近代中国》第47期(1985,台北),页171 ;《整军建军方案》(一),国防部史政编译局档案570.3/5810,转引王正华:《抗战时期外国对华军事援助》,页26-27;参贰良编:《日本陆军新编制装备之判断》,军事委员会1937年4月印发,南京图书馆历史文献部藏;光亭:《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注释 :
1 姜克夫编着:《民国军事史略稿》第3卷(北京:中华书局,1991),页3。
2 〈蒋介石关于此次撤退实因兵器力量悬殊伤亡过重致俞济时密电〉(1932年3月9日),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五辑第一编·军事》(五)(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页516。
3 《国民党历届全会关于巩固国防整理军制问题的建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二(2),案卷号:1153。
4 综合《战前的陆军整编》与《军政部直辖各兵工厂制造械弹种类及其能力表》、《晋粤闽各兵工厂制造械弹种类及其能力表》中的相关资料计算而得,可参见刘凤翰:〈战前的陆军整编:民国十七年七月至二十六年四月〉,《抗战前十年国家建设史研讨会论文集》(下册)(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4),页642-645、657--658;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档案史料编委会编:《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档案史料》(三)(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3),页101--102。
5 《陆军沿革史稿》,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575。
6 曹剑浪:《国民党军装甲兵变迁》,《文史资料选辑》第39辑,总第139辑(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0),页169。
7、9  〈德总顾问佛采尔建议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德外交密档(1927-1947)》(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页141页,页141。
8 〈佛总顾问整理部队意见书〉,《中德外交密档(1927-1947)》,页150。
10 第三任德国军事顾问团总团长塞克特(Hans Von Seeckt)语,见辛达谟:〈德国外交档案中的中德关系(三)〉,《传记文学》第41卷第6期(1982,台北),页118。
11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为召开兵器制式讨论会议训令〉,《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档案史料》(三),页461。  
12 〔德〕郭恒钰、罗梅君主编:《德国外交档案1928-1938年之中德关系》,《中央研究近代史研究所丛刊》(11)(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1),转引马振犊:〈抗战爆发前德国军火输华述评〉,《民国档案》1996年第3期(南京),页77。
13 王正华:《抗战时期外国对华军事援助》(台北:环球书局,1987),页50。
14 傅宝真:〈色克特将军第二次使华──在华德国军事顾问史传第十章〉,《传记文学》第30卷第2期(1977,台北),页90。
15 〈柏龙白为德方供华军火事致蒋介石函〉,《中德外交密档(1927-1947)》,页244。
16 刘馥(F. F. Liu)著,梅寅生译:《中国现代军事史》(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6),页111。
17 PA, Pol. Abt. Ⅳ, Po.13 Chi, Bd.7, Denkschrift Seeckt zur Reorganisation der Chinesischen Armee für Chiang Kai-Shek vom Juni 1933,转引马文英:〈德国军事顾问与中国军火贸易的推广展〉,《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23期(1994,台北),页149。
18 《参谋本部对第四届三中全会军事报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049。
19、21 《兵工厂整理计划草案及建设新兵工厂计划》,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212。
20 《中部国防建设计划》,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1960。
22 《中国近代兵器工业》编审委员会编:《中国近代兵器工业──清末至民国的兵器工业》(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1998),页12-13。
23、25、28 〈民国二十六年二月中国国民党第五届三中全会军事工作报告〉,《革命文献》第30辑(1963,台北),页876,页840,页840。
24 〈国防设计委员会工作概况〉,《民国档案》1990年第2期(1990,南京),页37。
26 王国强:〈抗战中的兵工生产〉,《抗战胜利四十周年论文集》(上)(台北: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6),页994。
27 《四年兵工整理报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037。
29、33、35 〈对五届三中全会军事报告〉,《何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影印本),《民国丛书》第2编第32分册(上海:上海书店,1990),页43,页42,页43。
30 有关国府陆军特种兵建设的详细情况,可参见《装甲部队编组沿革》,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16820;《国民党各炮兵部队沿革史》,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七三,案卷号:918;《陆军沿革史稿》,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575;《军政部军务司向国防会议秘书处送之陆军军事建设报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035;〈对五届三中全会军事报告〉,《何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页30。
31 有关国府陆军军械行政发展的具体情形,可参见〈对五届三中全会军事报告〉,《何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页43;〈民国二十六年二月中国国民党第五届三中全会军事工作报告〉,《革命文献》第30辑(1963,台北),页840页。
32 张焯君:〈七十年来中国兵器之制造〉,《东方杂志》第33卷第2号(1936,上海),页30。
34 《抗战期间所出各种新兵器之性能及其效能说明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八○五,案卷号:498。
36 《军制研究会第四组呈报陆军步兵部队装备表草案说明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076。
37 《四年来各兵工厂主要械弹每年最高产量比较表白图》,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七四,案卷号:836。
38 《日本军备调查汇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六一,案卷号:458。
39 傅宝真:〈法尔克豪森与中德军事合作高潮──在华德国军事顾问史传第十一章〉,《传记文学》第33卷第6期(1978,台北)页101。
40 陈德谦:〈中国战车史话〉,《文史资料选辑》第39辑,页159。
41 傅宝真:〈在华德国军事顾问史传(三)〉,《传记文学》第25卷第1期(台北,1974),页96。
42 〔日〕大内青里:《中国陆军之概观》,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2070。
43 《后勤部军械会议记录》,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全宗号:八○五,卷宗号:499。
44 爱德格·斯诺(Edgar Snow)著,本书未注明中译者:《为亚洲而战》,《斯诺文集》Ⅲ,(北京:新华出版社,1984),页30。
45 《整军建军方案》(一),国防部史政编译局档案,570.3/5810,转引王正华:《抗战时期外国对华军事援助》,页25-27。
46 〈军队教育的目的和服从命令遵守纪律的重要性〉,何应钦将军讲词选辑编委员会编:《何应钦将军讲词选辑》(台北:何氏宗亲会,1968),页28。
47 《对临时代表大会军事报告》,《何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页111。
48 蒋纬国编:《抗日御侮》(五)(台北: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78),页16页。
 楼主| 发表于 2019-3-25 16: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摘自《让人惊奇的苏联军事智慧》一书,特别讨论了“口径”定义要带来的麻烦事:

第六个问题--口径之迷

73毫米和152毫米
  
当苏联在阅兵中第一次展示BMP-1步兵战车时,人们对其型号以及车载火炮的口径都不知道,西方分析家仔细考察照片后得出结论,它的主炮口径在70-80毫米之间,通常在这个范围内,只有一种76毫米口径的火炮,多年来以至目前仍是苏联陆军和海军的标准武器。这种76毫米炮在二战时,和战后曾装备许多型号,如在T-34/76,SU-76,PT-76中反复出现。也因为上述原因,西方分析家认定BMP-1装备76毫米炮是可靠的推断,于是在其手册中把这种苏联新战车命名为"BMP-76"。
  
后来有几辆BMP-1在中东被缴获,西方专家惊奇地发现,其主炮口径竟然是73毫米!而这种火炮在结构上又与76毫米炮一样,那么为什么苏联设计师不使用一种值得信赖的口径并追求弹药通用化呢?
  
另外,当苏联新式的T-64和T-72坦克照片出现在西方杂志上时,西方分析家经过仔细确认,证明这两种坦克的主炮口径是125毫米,但是这种口径无论在苏联或其它国家都不曾采用过。因此,许多人不同意分析人员的结论,习惯性地坚持认为T-64和T-72装备的是122毫米主炮。因为122毫米和76毫米一样是苏联的标准口径,其历史可以上溯到十月革命以前,其中122毫米榴弹炮是苏联陆军使用最广泛的火炮之一而许多重型装甲车辆也采用这种主炮,如JS-2,JS-3,T-10,T-10M和SU-122等。后来,随着这些苏联新式坦克在国外出现,一切怀疑都随之烟消云散,它们确实装配了125毫米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放弃了所有的标准?

英明的斯大林
  
苏联惯于改变传统口径一事并非出于一时的异想天开,而是经过审慎考虑的结果,同时也是一项由来已久的政策--它是由斯大林本人在德国对苏联突然袭击前几个小时提出的。
  
那是在战争的前夕,苏联海军和海岸炮兵第一次装备了出色的130毫米炮,这种炮后来用作反坦克炮,野战炮,最后还出现了自行炮,也正好在同时,即1941年春,苏联还研制成功一种火箭炮,这就是BM-13,它能同时发射16枚130毫米直径的火箭弹--后来在苏联陆军里以"喀秋莎"而闻名,在德国人那边则被称作"斯大林的管风琴"。
  
1941年6月上旬,新式火箭炮向政治局委员们展出,斯大林也在场,但是它无法发射,因为没有把火箭弹运来,却把相同口径的130毫米岸炮炮弹运到了靶场。鉴于高度保密的缘故,这咱错误是可以理解的--军械官怎么可能知道有一种与130毫米炮弹完全不同的130毫米火箭弹呢?在场那些了解斯大林的人都在猜想,这个军械官会被立即枪毙,但斯大林告诉契卡人员不要去理睬这件事情后,就返回莫斯科了。
  
6月21日,在索尔涅奇诺戈斯克举行了第二次表演,这次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斯大林非常喜欢这种火箭炮,并在靶场上签署了道命令,批准其装备苏联陆军。但是,他同时指示,为避免混淆,今后火箭弹应称作"132毫米"而不是130毫米。于是,火箭炮仍然称为BM-13,但火箭弹却算做132毫米。就在那天晚上,战争开始了。
  
在战争中,发射的各种弹药种类非常多,总数达到天文数字,而且弹药往往要从后方运送千里之遥到达前线部队手中,在这个过程中,它们可能需要反复装卸,这些工作很多情况下由学生,农民,监狱和集中营的犯人,德国战俘以及入伍才两三天的新兵来完成。运送火箭弹的命令心急火燎地通过电话由一个总机传至另一个总机,由于干扰或设备问题声音可能听不清,但是不会发生差错,因为每个人都能明白:"我们需要130"--那是指炮弹,"我们需要132"--这是指火箭弹。(到1942年,火箭弹的设计现代化了,它们的集群射击能力和摧毁效果有了本质的提高,在此过程中,火箭弹的直径也确实增至132毫米,这时称呼才与型号名副其实。)
  
斯大林的决定是正确的,后来苏军开发很多特殊口径的武器,当然,只有当两种弹药口径相同时才出现这种情况。例如,1941年开始研制的发射40公斤炮弹的大型迫击炮,其口径可能是152毫米,这和大多数的苏联加农炮和榴弹炮一样,然而,榴弹炮的炮弹显然不适用于迫击炮,反之亦然。为了避免混淆,导致了160毫米口径迫击炮的诞生。战后还出现了一种40毫米榴弹发射筒,苏联陆军以前从未使用过这种口径的武器,通常只是37毫米和45毫米两种,于是因为相同原因,就出现了这种特殊的口径。
  
新武器=新口径从此以后,苏联设计师一直采取步骤纠正斯大林明智决定以前已经积累的错误。苏联步兵武器标准口径是7.62毫米,从1930年到现有,多数步枪和机枪的口径和TT型手枪(俺爷爷也用过,我们中国叫54式)服役过,当然,虽然它们的口径相同,可手枪子弹不能用到步枪或机枪上。
  
在战争时期,一切都跨掉了,整个集团军或集团军群发现他们被包围了,德国坦克在你的战线后方四处冲击,有的师为一小块土地而战斗到死,也有个别的师从枪声一响就逃之夭夭了……耳朵被炮声震聋了的,几夜没合眼的话务员对着电话大声传达着各种难以理解的命令--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想像一下,这时某师收到了10卡车的7.62毫米子弹,可指挥员突然大吃一惊地发现这批货全都是手枪子弹!他的师里数千支步枪和机枪没有得到一发子弹,而军官们佩戴的几百支手枪却令人难以置信的"富有"了。
  
我不知道在战争中是否真的发生过上述情景,但我知道战争一结束,TT型手枪(虽然这是一种很不错的武器)就很快不让服役了。设计师们接到通知,要研制一种不同口径的手枪--从此以后,苏联手枪都是9毫米口径了。假如口径标准化会产生致命的误会,那又何必坚持标准化呢?
  
从那以后,每次发明一种新型的弹药,就赋予它一个全新的口径。BMP-1主炮的炮弹当然不能适用于PT-76水陆坦克,因此BMP-1不能采用76毫米炮,而是开发另外一种,比如说73毫米炮。T-62坦克主炮采用的炮弹是一种全新设计,显然也不能适用于老式的100毫米坦克炮上,在这种情况下,口径也就变成115毫米的,T-64和T-72坦克也是这种情况。总之,为了使老式和新式弹药不会混淆,新武器往往伴随着新口径的出现,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但也有例外,在有些情况下使用一种特殊的口径而不是别的口径非常重要,例如,122毫米的40管火箭炮因为其设计原因而必须恰好采用这种口径,因此它获得了一个特别的型号,称为"冰雹"式火箭炮,从它装备部队第一天开始就养成这种习惯,从不叫它"122毫米火箭炮"或别的什么型号,假如有人下命令"我们需要122"--是指榴弹炮,如果命令是"我们需要冰雹"--指的则是火箭炮。
  
为了戏剧学校学生
  
西方的分析家很难理解苏联为什么要放弃久经考验的标准口径,而从苏联分析家这方面来说,他们又奇怪西方设计家为什么如此顽固地坚持老的规格。英国有一种威力很大的120毫米反坦克炮,还有一种出色的120毫米无后坐力炮。显然,两种炮使用不同的炮弹,那为什么不把两者区分开,一种采用120毫米,另一种121毫米呢?或者即使口径不变,而只是改变名称,将其中一种称之为"121毫米"--像斯大林那样。
  
西德和法国也有这种情况。两国都拥有出色的120毫米迫击炮,两国又都在研制新型120毫米坦克炮。当然在和平时期这样做毫无问题,因为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士兵也都是职业军人,对命令反应敏锐无误。但假如明天必须动员中年的后备役人员或戏剧学校的学生去保卫国家时,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每当你需要120毫米炮弹时,你必须解释:"我要用在无后坐力炮上的那一种或者迫击炮上用的那一种,我要的是坦克炮上的炮弹。"但是一个戏剧学校学生是否能够搞清无后坐力炮和坦克炮的区别呢?如果搞不清,又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22: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汉阳造能否兼容毛瑟轻尖弹,这是一个长期以来争议较多的问题,而且至今也没有权威的该枪能不能打轻尖弹的说明书被发现,也就仍然在继续着争议。我下面的分析也只是参与的一个讨论而已。有网友到武汉保卫战的外围战地考察,发掘有装于漏夹中的毛瑟7.9毫米轻尖弹,而那漏夹就是老套筒和汉阳造使用的漏夹,因为更多的人将老套筒看作更老的上一代,很少有人相信这漏夹会是它使用的,从而认定汉阳造是尖弹圆弹兼容的。这一认定得到众多网民的认可。




图1 左为汉阳造使用的漏夹,右为武汉保卫战外围战地挖掘出的装于漏夹中的毛瑟尖头子弹
然而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汉阳造并不兼容轻尖弹。试析之:第一个不能兼容的理由,弹径不同。7.9毫米圆头弹与7.9毫米轻尖弹虽然都以7.9毫米命名,但两弹的直径并不相同,1888式7.9毫米圆弹弹径是8.08毫米,而毛瑟轻尖弹的弹径是8.20毫米。虽然弹壳尺寸基本相同,尖弹适应打圆弹的汉阳造的坡膛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但相差了0.12毫米,是打不得的。有人说汉阳造的枪膛经长期使用磨损,早已扩大,打尖弹没问题,这话在理,我也承认,但下一个问题又来了。第二个不能兼容的理由,膛压不同。圆弹的膛压是2750公斤/平方厘米,尖弹的膛压是3100公斤/平方厘米。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汉阳造经不起尖弹的压力,经不起会咋样呢?轻者损枪,重者炸膛。有人会说,三八式和早期的三零式不是可以对有坂尖弹圆弹兼容吗,为什么汉阳造就不能呢?要知道枪和枪又不一样了。日本鬼子为了使枪的寿命长一点,在设计时就把枪的耐压预留了很多,而汉阳造不行,其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打压力值较小的圆弹准备的,它没有给尖弹预留压力的空间。




图2  同样以7.9毫米命令的德式圆弹与尖弹
有不止一个网友列举了抗战老兵用汉阳造打毛瑟轻尖弹的例子,我们姑且认为这些老兵的嘴里没有跑火车,那也只能是偶尔的行为,而不能是常态。当年战地发现的漏夹中装的毛瑟7.9毫米轻尖弹怎么解释呢?一种可能,就是汉阳造偶尔的行为。比如战况紧急,汉阳造步**身边没有圆弹了,发射几枚轻尖弹以应急,生死关头,也不管损枪不损枪了。另一种可能,则使用这种漏夹的根本就不是汉阳造,而是使用同样漏夹的老套筒。德八八式委员会步枪——即老套筒——在问世并装备部队以后,又有过多次改进,衍生出多种型号,特别是德S型7.9毫米轻尖弹问世后,老套筒迫于无奈,曾对原枪进行扩膛,这之后的88/S型、88/05型和/88/14型等,便都是进行局部改造后发射S型轻尖弹的步枪。套筒步枪的88/05型和88/14型已经不使用漏夹,而改用桥夹,但最初改膛的88/S型仍在使用老式的漏夹,所以,那个战地挖掘出的装于漏夹中的毛瑟轻尖弹,极有可能是88/S型套筒步枪使用的。早在清末,这种经改造后发射尖头子弹的老套筒便已经大量进入到中国。从陆军部文档中可见,光是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闰六月十八日、二十五日和七月二十七日,该部便经过信义、礼和洋行分别购进这种“八十八年式毛瑟步枪”3万支、2万支和31112支,并随枪分别购进毛瑟尖头子弹6000万发、4000万发和3111.2万发。进入民国以后,军阀混战,各路诸侯也通过不同渠道购进德制老套筒,比如1924年,广东商团曾秘密购买该型步枪4000支;比如1928年,滇军曾通过法国代理商购进该枪5000支。所有这些套筒步枪,都是经德国改造后发射毛瑟轻尖弹的型号。这些都只是零星数据了,实际的购进肯定远远不只这些,但就仅从这已知的数目看,也已经不是个小数了。北洋陆军1916年有个统计,总共19个师中,至少有12个师装备德国造的套筒步枪。国军中也有不少套筒步枪一直使用至抗战初期。特别指出的是,号称精锐的国军74军51师,装备的就是老套筒,而武汉保卫战的外围战斗,51师恰在其中。当然,装备打轻尖弹的老套筒步枪的,远远不是一个51师了。有网友说汉阳造后期经过了改良,所以能够发射轻尖弹,这话说对了一半。到了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圆弹实在是落后了。也许是受到德国人将老套筒扩膛改造的启发,1934年,兵工署也曾计划改造汉阳造,使之与国军主流的毛瑟轻尖弹兼容,并启动了这项工程,而且也有初定名为民23式的步枪被试制出来。请看图:




图3  汉阳造(上)和胎死腹中的民23式(下)
的确如有些网友所说,以汉阳造为基型改良后的步枪是使用桥夹打7.9毫米毛瑟轻尖弹的型号,但请注意:第一,改良后的民23式步枪已经不是汉阳造,其供弹已经改为桥夹,弹仓也已经不再是曼利夏式,它的弹仓不再凸出于枪体,而就像毛瑟98系列步枪那样暗藏于枪体之内。第二,该枪的改良没能成功。在已有的枪型上改变口径和弹药,就像病人移植生理器官一样,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也远远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只是把膛扩大或换根枪管那么简单。德国老套筒之所以改造以发射轻尖弹,是因为它还是新枪的时候就被发射尖弹的毛瑟98系列步枪压住了风头,它的生产线和已经出厂的那么多新枪德国军队不用了,他没办法才这么干的。抗战胜利后,国府之所以要将缴获的日本6.5毫米口径的三八式扩膛改造成7.9毫米口径,也是缴获的日械太多却与国军制式口径不通用的原因。新中国成立后的七十年代,之所以要将捷克ZB26、七九勃然等改成7.62毫米口径使用五六式弹匣,也是因为战争年代缴获太多,大办民兵师又缺枪而弹药又不通用的情况下才如此救急。1934年启动改良汉阳造之后没过多久,国府便得到了德国毛瑟24式标准型步枪的图纸,于是加紧仿制,一年后便诞生了中正式。而既然有了新的更优的步枪方案,谁还会再继续进行旧枪的改造?至此,汉阳造的改良只能停工下马。并未分娩成功的民23式步枪刚刚试制了少数的样枪,就胎死腹中。汉阳造直到最后停产,也没能达成与尖弹的兼容。

作者:丘八史记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30838b528d8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22: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老套筒的几个误读


一,老套筒不是毛瑟枪所谓“老套筒”,原型是德国造1888式步枪。该枪是受了法国1886式8毫米勒贝尔步枪的刺激而紧急研发的。勒贝尔步枪破天荒第一次使用无烟发射药,小口径的8mm步枪弹在杀伤力和弹道性能方面都远超过当时德国毛瑟71/84式步枪所发射的11mm黑火药步枪弹。面对这样的挑战,一直以军界老大自居的德国坐不住了,立即成立了一个步枪试验委员会,并很快借鉴了多种他们认为成功的设计,研创了1888年式7.9毫米步枪。因为该枪是由这个委员会集体研制而成的,又被称作委员会步枪。又因为该枪的枪管外有一个全长式枪管套筒,因而在中国民间,被俗称作“套筒步枪”或“双筒步枪”。1894年,汉阳厂引进1888年式步枪的生产设备,1895年开始原样仿制。




图1  德1888年式步枪,俗称老套筒
汉阳厂最初的仿制品与原枪一模一样。这枪从外观看有三个显著特点,一个是套筒,再一个是外凸的弹仓,第三是右置的刺刀座。套筒已如前述,不重复。其弹仓是曼利夏式,弹仓的底缘凸出于枪身下护木很多,与板机护圈平齐。如图:




图2  1888年式步枪的曼利夏式弹仓
该枪的刺刀座不是后来常见的在枪管的下方,而是安在枪身的右侧。如图:




图3  老套筒暨安装于枪身右侧的剑形刺刀
枪刺右置并非1888年式步枪独有,俄国莫辛纳干步枪的枪刺也是安在右侧的。一直使用到解放后六十年代的我军53式步骑枪(仿苏)也是枪刺右置的。但俄系枪的枪刺是棱刺,对方向没什么要求,安在右侧仍然可以用正常持枪的姿势拼刺,而德国1888套筒步枪用的是剑形刺刀,而且剑刃朝向右方,拼刺刀,就必须将刃面向下,而刃面向下,势必就得把枪身翻转90度握持,这当然十分的别扭。关于1888式委员会步枪,有一个存在了至少百年的讹传,即自清末一直到今天,有相当多的人将其认作毛瑟步枪。实际上,这支套筒步枪,其设计是来自一个委员会,与毛瑟兄弟毫不相干。该枪定型后,分别在但泽、埃尔富特、斯班道和安贝格几家兵工厂生产,与毛瑟兵工厂也是丝毫不相干。既然该枪与毛瑟八杆子打不着,可进入中国后为什么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老是将其称作毛瑟步枪呢?这事儿,它的始作俑者却不是今天的网民和哪个业余的写手,而是早在百年前的德国军火商。为什么呢?原因是毛瑟枪在清末民初的中国特别受欢迎,已到迷信的程度,可迷信归迷信,实际上清末的官老爷们却并不真的识货,德国的军火奸商们窥测到中国官僚们这种无知而又迷信的心理,就挂羊头卖狗肉地把该枪冒充毛瑟步枪卖给中国人。令这些德国奸商们窍喜的是,他们这一伎俩多年来一直没有被识破,那些被蒙骗了的中国官员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始终一贯地将其看作毛瑟枪而不疑。例如1912年3月16日捷成洋行致民国陆军部函中,还把委员会步枪称为“最新式毛瑟步枪”,而直至1916年的陆军统计中,“一千九百八十八年式毛瑟步枪”、“套筒毛瑟步枪”等等误读仍然满篇皆是。不说别的,光从这种称呼上就能看出错误,因为毛瑟步枪没有套筒,有套筒的绝对不是毛瑟;还因为毛瑟步枪没有1888年式,1888年式就只能是委员会步枪。清末的旧官僚们不识货,而将88式委员会步枪看作毛瑟枪,可为什么后来的许多史籍中也如此称之呢?这大概是因为历史工作者或爱好者,大多关注大人物、大事件,对于微观的战术、兵器等等细枝末节没多大的兴趣,于是以讹传讹,便也将其归入毛瑟步枪之列了。二,老套筒不仅有打圆弹的,更多还有打尖弹的我们都知道汉阳造是只能发射圆弹的,有些网友便和我讨论,说既然汉阳造是由老套筒发展而来,汉阳造尚且只能发射圆弹,老套筒自然也只能发射圆弹。你还别说,持这种说法的大有人在。




图04  圆弹与尖弹
这种想当然的结论是错的。有些老套筒是可以使用毛瑟轻尖弹的。由于在1888年式步枪问世后不久,德国又研制出了更新锐的毛瑟98式步枪并大量装备部队,后者比前者整整前进了一代,尤其是毛瑟S型轻尖弹,比老套筒使用的圆头弹强了很多,这让老套筒的处境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刚刚生产了那么多88式德国军方不用了,刚刚建成的88式生产线自然也不能用了,这可怎么办?有办法,改,扩膛。迫于无奈,老套筒使出一招没有办法的办法,对原枪进行扩膛改造。这扩膛之后的第一个型号,名为88/S,为什么叫S,就是说明该枪可以发射S型轻尖弹。之后又有88/05型和/88/14型相继问世,也都是进行局部改造后发射S型轻尖弹的步枪。扩膛改造后的老套筒,终究还是比不过毛瑟98,德国军方自然还是不会采用,怎么办?那也有办法,德国人又一次看中了中国这个老主顾,而且歁中国人不识毛瑟与委员会步枪的区别,仍然使出惯用的伎俩,把这批被德军摒弃的委员会88式步枪再次冒充新锐的毛瑟步枪卖给中国。在一份签发于1912年3月16日的《捷成洋行关于出售毛瑟枪致陆军部函》中,有这样的字句:以上甲乙两种【一千八百八十八年式七密厘九口径毛瑟步枪】均可改配施放新式尖头子弹,改费甚廉,此弹与德国军队所用者同,此枪改定后配放尖头子弹,其功效击力无异与德国最新式之毛瑟枪……前贵部所购配放尖头子弹之三万枝马步枪,谅已抵华早经实行试用……您瞧见没有,“一千八百八十八年式七密厘九口径毛瑟步枪”,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哪有什么1888年式毛瑟步枪,这分明就是套筒步枪。其实早在清末,这种经改造后发射尖头子弹的老套筒便已经大量进入到中国。从陆军部文档中可见,光是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闰六月十八日、二十五日和七月二十七日,该部便经过信义、礼和洋行分别购进这种“八十八年式毛瑟步枪”3万支、2万支和31112支,并随枪分别购进毛瑟尖头子弹6000万发、4000万发和3111.2万发。进入民国以后,军阀混战,各路诸侯也通过不同渠道购进德制老套筒,比如1924年,广东商团曾秘密购买该型步枪4000支;比如1928年,滇军曾通过法国代理商购进该枪5000支。所有这些套筒步枪,都是经德国改造后发射毛瑟轻尖弹的型号。当然这些都只是零星数据了,实际的购进肯定远远不只这些。北洋陆军1916年有个统计,在当时仅有的总共19个师中,至少有12个师装备德国造的套筒步枪。到了国民革命军时期,国军各部队也有不少套筒步枪一直使用至抗战初期。武汉保卫战的外围战斗中,国军精锐之74军51师,主要装备的就是老套筒。旧中国军队与民间出现的套筒步枪,汉阳出品的并不多,因为总的产量就不多,多数是德国进口的。而从德国进口的套筒步枪,是既有打圆弹的,也有打尖弹的,而后者占了绝对多数。三,老套筒的性能并不比汉阳造差多少后来的人们一说到老套筒,都是将其作为落后低劣的枪械代名词使用的。老电影《董存瑞》中,参军前作为民兵的郅振彪用老套筒,在八路主力“一水三八”的衬托之下,显出该枪的老旧;同是老电影的《战火中的青春》中,高姗刚刚从区小队升级到主力时,也用的老套筒,曾受到清一色三八式装备的青年突击排官兵的奚落,也显出该枪的老旧。




图5  老电影《战火中的青春》剧照
这样的表现是没错的,应该为老电影的精准点赞!到了四十年代中后期,老套筒的确是风烛残年了。其实该枪与汉阳造相比,性能差不多,基本属于同一代步枪。汉阳厂最初仿制1888式步枪时,就是原样照仿,也是枪管外有套筒的,也是刺刀侧面安装的。但到了1904年,汉阳厂开始对该枪进行改进。改进之一是去掉了枪管外用于隔热的套筒,最初的改进还没有上护木,但没有隔热套筒又没有上护木,在连续发射后,枪管温度升高,持枪时就烫手了,于是没多久,又在枪管外加装上护木,以便于握持。而之所以这样改,是因为国人对加装套筒的工艺适应难度大,产量上不去,才考虑去掉套筒改装护木的。改动之二是将刺刀座从枪的右侧改到了下方,就像三八大盖那样,这样一来,拼刺刀时,握持就不像原枪那么别扭了。这是必须要给予肯定的。改动之三是瞄准装置,新枪表尺借鉴了毛瑟枪的样式,这也是值得肯定的。除了这几处改动,枪的核心机构比如枪机、供弹、闭锁等仍然是老一套,基本没什么变化。我们对比一下两枪的诸元:老套筒——口径7.9毫米,枪全长1240毫米,枪管长750毫米,枪重3.9公斤,弹仓容量5发,使用曼利夏式漏夹供弹,初速638米/秒,表尺射程2000米。汉阳造——口径7.9毫米,枪全长1250毫米,枪管长740毫米,枪重4.06公斤,弹仓容量5发,使用曼利夏式漏夹供弹,初速630米/秒,表尺射程2000米。




图6  老套筒(上)与汉阳造(下)
请注意,这里对比的是最初的套筒枪,也就是88式步枪,而若将汉阳造与经改造后的88/05、88/14相比,有些地方反而落后于套筒步枪了。在88/05、88/14型套筒步枪的结构中,最重要的改进除了发射的弹种由圆弹改为毛瑟轻尖弹外,还有供弹具也由漏夹改成了桥夹,使得在枪中子弹没有发射完时也可以向膛内补弹了。这一点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当过兵的网友可能知道,当第一次战斗结束,如果此时你的步枪里仅剩下一两发子弹,而你的弹袋里还有充足的子弹,短暂的停顿后又要投入激战,在这样情况下,你会不会持着仅有一两发子弹的枪去参战?肯定不会。再笨的兵也会利用战斗的间隙把弹仓装满,而且这也是条令规定的动作。但有一个问题是,使用桥夹供弹的步枪可以做到这一点,而因为早期的老套筒和汉阳造枪上没有抱弹功能,漏夹里的子弹打不完,你就没法向里补弹,你说这要命不要命?当然,子弹打不完,也可以通过一发一发的退弹把漏夹排空,取出漏夹再装弹,可那就麻烦多了。既然汉阳造步枪与套筒步枪在性能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可为什么后来人们总是把套筒步枪当作落后老旧的代表,对汉阳造却并不同样诟病呢?这是因为汉阳造一直不间断地生产到1944年,所以抗战中出现的该枪,有可能还是刚刚出炉的新枪,而套筒步枪则不管是德国造还是中国造,最迟到二十世纪初便已停产,抗战后期仍在使用的,全是生产于三四十年前的老枪了。从二十世纪一十年代开始,中国就一直在打仗,步枪的消耗与磨损可想而知。再怎么精良的步枪,用了几十多年后,牙口也不可能犀利了。

作者:丘八史记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801bb951b14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9 22: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二战前捷克步枪和德国毛瑟步枪渊源
https://tieba.baidu.com/p/4304007156?red_tag=0875664087

VZ24步枪和GEW98的最大区别在于VZ24采用捷克专门的5发双排内部弹匣,另外VZ24装有整体箱,快速可拆卸的板。
 楼主| 发表于 2019-3-29 23: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捷克七九步枪的射击经历 (征文)
人生如梦,岁月如烟。许多积压在脑海深处的陈年往事,很容易被相关的话题所激活。正如铁血近日一则有关征集战友们,对首次实弹射击经历的征文活动,倏地勾起了俺年青时代的第一次实弹射击的经历,虽时已过去四十多年之久,但还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因为当时的过程真的很震撼还很有趣,值此,晒出来与战友们分享一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7137146_1.html/ ]

“基干民兵”一词,相信在许多80以后战友们的心目中,或许对此了解不深。可它却在我国曾处的非常时期里,是保卫国防和维护社会治安中,一支不可缺少的准武装力量!可与现在的预备役部队相当。在当时,要吸收到这个组织的人员,必须是阶级成份好,且又红又专的青年男女。
记得1971年(9.13)林彪出逃事件发生后,本来就弩拔弓张的中苏关系又平添了诸多变数,一夜之间,全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就连俺刚参加民兵组织不久,都被抽调到公社(镇级)进行脱产一个月的军训,兼学习战地救护基本知识的集训。那年头(文革时期)国家多灾多难啊!
十月中旬的一天,忽接到上级通知,营里要进行年度实弹射击。班内一阵欢呼,人人兴奋不已。
实弹射击的靶场,设在一条座西北向东南的山沟里。时正下午,太阳西斜,有点逆光。所有的准射手们齐集东南山坡上,男男女女,好不热闹。其中嘛,一些大龄的男女民兵们,多有心不在焉地嘻皮卖笑,打情骂俏的,活脱得似云南的三月三情人节呢!也难怪,当年,要约个”鹊会”时间是很不就手的哟!
乒乒乓乓的枪声彼起此落,整条山沟里回荡着滚滚惊雷,震耳欲聋!似是而非的在战斗感,丝毫没有影响到南山上”老兵”们的雅兴,相反的是俺头遭临战的紧张与恐惧,令到俺全身都在发汗!
漫长的等待,终于轮到俺的上场。五人一组,三发子弹卧姿射击。只听得指挥员一声吼: 听口令,卧倒装子弹,目标,正前方一百米,对靶射击!
]

军令如山!众人齐刷刷的爬在硝烟未尽时靶位上。俺接到递过来的三发步枪子弹,只见那三颗沉甸甸金灿灿(黄铜)的七九步枪子弹,似有俺中指般粗细!一杆老步枪乌黑发亮!俺正伸手去拉枪栓时,却惊呆了下来,只见那枪的拉栓是向下弯曲的,一点都不像平时训练用的三八大盖或汉阳造。甚至还怀疑,它是否给射手们大力扳弯了?更骇者,该枪杆的前端部位,还发觉缠有布条作为加固枪身与枪管之状况!
“蓬”!的一声枪响。那管你弯的直的,右则的兄弟首先开了火。紧接着枪声大作,令犹豫中的俺就更显慌乱。指挥员见状,就在俺身后大斥俺是否给枪声吓懵了?窘着哭笑不得的俺手指枪栓,(搞了半天就是这个弯曲枪栓)只听得指挥员叫嗷嗷: 这是捷克的七九步枪,没事的,打呵。哦,俺应了一声,即按训练要领,拉枪栓压弹,推弹上瞠并下压枪栓。期间,俺着实是心无谱尺,唯有霸王硬上弓!俺强抖精神,推枪出前,向着对面山坡就扣。也分不清那个枪声是俺的,只觉得大地与身体一震,肩胛处受到一股前所未有过的撞击,一阵阵麻辣!妈唷!这是枪还是炮呵。这后座力差点未撞起俺整个上半身哩!俺甚至怀疑起这杆枪上那布条的副作用来了。再仔细向左右观察,但凡枪声响处,兄弟们无一不是在一仰一伏的射击着。见众人手中那些万国产的七九步枪,倒像是一条条按捺不住的大蟒蛇的尾巴!每每回想起当时情景,常在暗地里失笑。
战场上瞬息万变,一点不假。处俺右翼首先开枪的家伙,不晓得是心慌还是怎的,最后一枪竟打在前面十米内的水田里,但见一扇黑泥腾飞,惹得山坡上一遍笑声!笑声驱走恐惧,俺顿觉轻松许多,具抖擞精神,接着就是拉枪栓退弹壳,再推子弹上膛按下弯弓,咬着牙逐一枪一枪击发。学似电影”地道战”里的民兵们一样开枪,但怎地,总觉得在电影情节里的他们,枪打得是多么的轻松自如,但轮到了俺的实弹射击,怎就如此的恐怖难捱啊!
想当年,我们国家穷呵,民兵武装只能停顿在解放战争时期里。然而,那次的实弹射击,却竟成为俺在那个年代里的经典的绝唱!而那杆弯栓的捷克七九步枪和它所产生的那股澎湃的后座力,则永远铭留在俺1971年10月中旬的记忆里。
就在那年之后的下一年的岁末,俺参军了。从此,就背上了国产的”五六”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2: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步枪的仿制与研制(三)
6.8毫米元年式步枪的萌动
6.8毫米光绪三十三年式步枪
1898年6月,洋务运动中的兵工人士们就曾提出:统一全国枪炮、枪弹规格,选用比日本、英国小口径步枪稍大的口径,比德国步枪稍小的6.8毫米口径枪弹。湖北枪炮厂造德国毛瑟式步枪,上海机械局造奥匈帝国曼利夏式步枪,北洋机械局造6.8毫米枪弹。
1903年,代理两江总督张之洞会同直隶总督袁世凯协调提出,拟定全国步枪采用6.8×57毫米尖头枪弹(弹头质量9.01克,弹头直径7.04毫米,初速650米/秒)。当时认为7.9毫米口径之利是对人马杀伤力大,之害是穿透力小,增加穿透力要增加装药,枪重随之增加。6.5毫米口径之利是穿透力大,弹头轻,之害是杀伤力小。兼顾杀伤力和穿透力的6.8毫米口径最好。同时委托日本东京炮兵工厂生产6.8毫米的三O式步枪,1904年定名为“光绪29年6.8毫米步枪”。随着日俄战争爆发,光绪29年6.8毫米步枪和枪弹不了了之。
此后,清政府一方面向德国订制了一批新式步枪,德国称之为“毛瑟M1907”中国合约步枪,1910年交货,并以此在机匣左侧打上钢印。由于清政府未能付清余款,其中一部分没有运交中国,留存压库部分。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扩大口径为7.92毫米并更换表尺,配发给了德军。
另一方面着手国内自己制造。1905年3月12日,广东制造局向德国侣佛厂订购每天可造“5响毛瑟无烟药快枪25支之新式造枪机(德Gew98步枪,国际上通称为德M1898步枪),及每日无烟药枪弹产量达25000颗之造弹机,大小共计400余具,共66.7万余两白银。”1906年到货后,广东制造局开始摸索改口径的毛瑟7.92毫米M1898步枪,称其为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式步枪。当时全称为“光绪三十三年六米厘八新式五响无烟快枪”。
仿制穿插改进并非易事。直到1910年12月,广东制造局因火药制造工艺问题,始终无法制造出合格的6.8毫米枪弹,又向德国求援,德方援助前提是先从原厂购买此种药100吨,再添购机器,又花费价款白银34600余两。用上进口火药后,才开始量产。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步枪,使用5发弹仓供弹,发射6.8×57毫米尖头枪弹,4条右旋膛线,缠距为216毫米,初速不低于650米/秒;枪全长为1245毫米,枪管长为782毫米,全枪质量为3.63千克(不含刺刀)。
除广东制造局外,江南制造总局对“光绪三十三年式”步枪也进行过少量制造和改进,其枪的两侧有握把凹槽,枪身有横栓,枪管加长39.3毫米,枪托加长44.2毫米,口径6.8毫米,称为“沪六八步枪”,后期正式命名为“6.8毫米宣统三年式步枪”;该枪与其它兵工厂生产的“光绪三十三年式”步枪有所不同。
满清晚期政局动荡,国内军阀林立,各霸一方,中央政府陆续对湖北、四川、广东等大省兵工生产失去控制,造成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式步枪和M1904年(光绪二十九年)步枪弹的生产和列装始终无法入轨.
1911年,江南制造局以毛瑟为瑞典设计的6.5毫米M1892毛瑟步枪为基础,独自仿制步枪,其枪管比宣统三年式步枪稍长,发射德国6.5×55毫米毛瑟M1892步枪弹,命名为“6.5毫米宣统三年式步枪”。之所以放弃M1904步枪弹,是考虑6.5×55毫米枪弹早已流通到很多国家,如德国、葡萄牙、瑞典、卢森堡、墨西哥等,而且一直在大量生产使用,一旦国内无法实现自我供应,还可以通过外购获得枪弹。
“6.5毫米宣统三年式步枪”与德军M1898系列步枪比较,除了因口径需要,枪机及其它一些重要零部件的设计有所改变外,均相差无几,可算是当时国产步枪中一支做工精细、金属材质的步枪。

6.8毫米元年式步枪
晚清,兵工界上层试图以“光绪三十三年式”和“宣统三年式”步枪实现国产化、制式化,并实现有限的列装。因为“光绪三十三年式”配备的M1904步枪弹所用的弹壳,能借用已经长期生产的“汉阳造”步枪弹设备进行生产,可以尽可能地节约资金投入;另一方面,“宣统三年式”步枪的长枪管具有射击精度高的优点。1912年,广东兵工厂集两枪之长,重新设计定型一种使用“宣统三年式”长枪管的“光绪三十三年式”步枪。陆军部军械司定名为“元年式”步枪(1912年为中华民国元年),口径定为6.8毫米,理由是“此种枪弹对于中国军人体格,尤为适宜”。到1913年3月,广东兵工厂已达日出6.8毫米步枪20支,日出相应枪弹35000发的水平。四川兵工厂每年生产元年式马步枪15 000支,相应枪弹750万发。汉阳兵工厂规模大,经费短缺,无法进行生产线改造,未能生产。
元年式6.8×57毫米枪弹:尖头,弹头质量9.01克,弹头直径7.04毫米,初速650米/秒。
元年式6.8毫米步枪:全长1290~1 292毫米,枪管长738~765毫米,瞄准基线长为654毫米,全枪质量4.1~4.3千克。
元年式6.8毫米骑枪:全枪长1055毫米,枪管长440毫米,全枪质量3.6千克。
7.92毫米四年式步枪——元年式步枪的归宿
1914年,广东兵工厂鉴于国内外的7.92毫米枪弹流行趋势,自行放弃了独辟的6.8毫米元年步枪的口径,将元年式步枪改成发射7.92×57毫米枪弹的步枪,12月份已达月产320支。
1915年,陆军部迫不得已,顺势发布要求,将元年式步枪口径改为7.92毫米,称之为“7.92毫米四年式步枪”。广东兵工厂1915年出厂6200支,7.92×57毫米毛瑟枪弹180万发。广西兵工厂立即响应,之后四川兵工厂等相继停产了6.8毫米元年式步枪。
四年式步枪的外形逐步向德M1898毛瑟步枪靠拢,除口径改为7.92毫米外,还将枪管截短,斜钣滑动表尺改为与M1898相同的浅弧形滑动表尺。
四年式步枪:枪管长730毫米,全枪质量3.9千克,初速810米/秒,表尺射程2000米。
1928年,河南巩县兵工厂也开始生产7.92毫米口径的元年式步枪,与其它兵工厂生产的元年式步枪不同,该厂没有生产7.92毫米口径的元年式步枪枪管,而是利用了大量“汉阳造”步枪的现有枪管;机匣经过部分改造,换用M1898步枪的双排交错弹仓,机匣上方增加桥夹插槽,取代汉阳造步枪的外露单排弹仓。
巩造四年式步枪全长1255毫米,枪管长740毫米,空枪质量4.08千克,其它零配件与它厂的“四年式”基本相同。由于“汉阳造”枪管的膛线比“元年式”略浅,该枪只能使用“汉阳造”的88式圆头步枪弹,而不能使用威力更大的S型轻尖头弹。该枪日产1支,年产300支左右。
一句话,20世纪初,由于当时政局动乱,军阀割据,未能实现中国官方的步枪制式化,步机枪弹的口径6.8毫米也未能登场立足。
作者:马式曾 孙成智
      来源:《兵器知识》2017年第03期

原始链接:https://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155930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2: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毛瑟G98,是大名鼎鼎的毛瑟98K的前身,清政府购买的是毛瑟1904式6.8MM口径步枪,此型枪原是为智利陆军定制生产。后因清政府采购官员认为该枪后座冲量较小,精度比7.92MM口径步枪高,更加适合中国军人体格,因此少量采购了一批试用。该枪发射6.8mmM1904式毛瑟步枪尖头弹,由5发弹仓供弹,膛线右旋4条,缠距为216mm,枪全长为1245mm,枪管长为742mm,枪全重为3.63kg(不含刺刀)。

光绪33年(1907年),广东兵工厂以照德国6.8mmM1904式毛瑟步枪为蓝本进行仿制,其产品被清政府陆军部命名为“光绪33年式步枪”,到了民国元年,将此型枪重新命名为“元年式步枪”。元年式步枪同M1904式构造完全一致。后来,北洋政府陆军部计划以此型步枪列装全国军队,原因是“此枪对于中国军人体格,尤为适宜”,下令汉阳兵工厂和四川兵工厂先行制造此枪,当时汉阳兵工厂虽然做好了造枪的准备,但因故未造,只有四川兵工厂制造元年式步枪。四川造与广东造的不同点是:广东元年式的枪管长度为736mm,四川造则为744mm;广东造瞄准基线长为654mm,四川造则为659mm;广东造弹膛长为41.2mm,四川造则为40.1mm,其余构造完全相同。上海兵工厂亦也制造过该型6.8mm步枪,被命名为“沪六八步枪”。

德国6.8mmM1904式毛瑟步枪和7.92mmM1898式毛瑟步枪结构基本一致,只是为适应6.8mm步枪弹作了部份改造,该枪重量轻,后座冲量小,精度高,结构合理,动作可靠。


丹麦麦德森M1902式轻机枪

这是丹麦轻机枪综合制造厂厂长斯考博(Schouboe)设计、炮兵上尉W.O.H.麦德森主持研制的一种轻机枪。1902年开始生产,1904年装备丹麦军队,并曾被沙俄骑兵部队用于日俄战争,是世界上第一种轻机枪。

自动方式为枪管短后坐式,闭锁机构为枪机摆动式。弧形弹匣装在机匣右上方,射击时枪管后坐,使受弹器旋转,将枪弹左移至进弹口,再由推弹杆推人弹膛。退壳 机构为拨壳式,枪管后退使拨壳挺下端与机匣退壳面相撞产生回转,上端将弹壳从膛内拨出,并从下方滑出枪外。由于其结构简单,动作可靠,投入市场后,先后有 几十个国家定货或获得特许生产权,在各国军队装备使用了近70年。中国广东制造军械总厂于1908年开始仿制,并曾装备部队,但数量不多。中国1941年 新建的第五十一工厂也曾生产过12挺,因抗日战争影响而再未生产。

后来在此基础上改制了口径介于(6.5~20)毫米之间的许多不同口径的变型枪,M50式7.62毫米轻机枪就是其中之一。该枪的自动方式和闭锁机构与原 型枪一样,发射美国M2式7.62毫米枪弹,初速853米/秒,理论射速400发/分。其枪管和枪机在运动中始终保持联接,但运动方向不一致。由机匣导板 上的曲线槽控制枪机上下摆动,完成开、闭锁动作,弧 形弹匣装在机匣右上方。8毫米麦德森轻机枪全枪长1160毫米,枪管长477毫米,枪重9.6千克,单、连发射击,弹匣容量30发,初速824米/秒,理 论射速500发/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1005285305?pn=1


到底谁错了?
尽管经由很多弹药生产商网站资料证实8x57mm毛瑟弹远距离存能尚可,但我不知国内流传的观点源头在哪,或者谁错了 错在哪
198 gr., 0.547 B.C. www.hornady.com

Range (yards) Muzzle 100 200 300 400 500 600 700 800 900 1000
Velocity (fps) 2494 2339 2189 2044 1906 1773 1648 1530 1421 1322 1234
Energy (ft.-lb.) 2735 2404 2106 1837 1597 1382 1194 1029 888 768 669
Trajectory (100 yd. zero) -1.5 0.0 -4.9 -17.0 -37.4 -67.5 -108.6 -162.5 -231.4 -317.6 -423.9
Come Up in MOA -1.5 0.0 2.3 5.4 8.9 12.9 17.3 22.2 27.6 33.7 40.5


154 gr., 0.321 B.C. www.hornady.com

Range (yards) Muzzle 100 200 300 400 500 600 700 800 900 1000
Velocity (fps) 2760 2483 2222 1977 1750 1543 1361 1210 1098 1017 956
Energy (ft.-lb.) 2605 2108 1688 1337 1047 814 633 501 412 353 313
Trajectory (100 yd. zero) -1.5 0.0 -4.1 -15.4 -35.5 -67.1 -113.5 -178.8 -268.1 -385.4 -533.9
Come Up in MOA -1.5 0.0 2.0 4.9 8.5 12.8 18.1 24.4 32.0 40.9 51.0

不只是hornady,别处类似的资料还有不少 比如我相册里的另一份
而30-06(150gr) 7.62x54r(147gr)以约2800fps初速发射后,1000码存速都是1030fps左右

174 gr., 0.405 B.C. www.hornady.com

Range (yards) Muzzle 100 200 300 400 500 600 700 800 900 1000
Velocity (fps) 2500 2291 2092 1904 1727 1563 1414 1284 1175 1091 1027
Energy (ft.-lb.) 2415 2028 1691 1400 1152 943 772 637 534 460 407
Trajectory (100 yd. zero) -1.5 0.0 -5.1 -18.2 -41.0 -75.4 -124.2 -190.4 -278.0 -390.8 -532.0
Come Up in MOA -1.5 0.0 2.5 5.8 9.8 14.4 19.8 26.0 33.2 41.5 50.8
这个是303 mkvii(弹道系数取0.405.另一个说法是0.368)
我不明白弹道弯曲是什么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9-4-6 14: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4-6 14:48 编辑

https://tieba.baidu.com/p/3079422762?red_tag=1940279121





流言终结者——二战栓动狙击步枪精度测试


https://tieba.baidu.com/p/2799319388?red_tag=0426258973

前言:在一些二战电影里可以看到,那时候的狙击手可以把子弹准确的送进对手的瞄准镜里去,比如说《兵临城下》和《拯救大兵瑞恩》。其实,那都是好莱坞的YY。如果这真的发生了,那也是RP问题。二战时期的瞄准镜性能都不咋地。在欧洲战区(European Theater of Operations,缩写ETO,嘿嘿,地球三体组织也是这个缩写),镜子的倍率基本在1.5倍(德国的ZF41)到4倍(ZF4)之间。而且只有很简陋的十字分划或者是柱状分划(就是老莫的PU镜那种T型分划,这里感谢QBQ的豪哥和txcowboy指出),顶多在中近距离上凑合瞄准人体大小的目标。除此之外,也许对那时候的狙击手而言,缺乏高质量弹药才是最大的限制因素。去年夏天,我在内布拉斯加和我的朋友Dave Emary搞了一些有意思的射击实验,他是Hornady公司的弹道专家。我们都是二战迷,于是乎,我和他一起搞了一些老枪做实验。有些枪是纯粹的原装货,有些则加了些现代装备。比如我的那杆加了ZF41的K98K就是完完全全的德国原装,可以在那本《Backbone Of The Wehrmacht Volume 2》查到。只是那个镜子成像太暗,我只好用Numrich Arms的现代仿品代替了。


Duke的,老李No4,原装3.5倍No32瞄准镜


Duke的M1903和3倍Leatherwood瞄准镜。下面是原装的K98K,配的是Numerich 1.5倍Zf41镜

上面是Duke的原版M1903A4和原装2.5倍Weaver330瞄准镜。下面是Gibbs的新M1903A4,用的也是新的2.5倍镜在内布拉斯加,靠着Dave的关系,我们可以在一个1000码的私人靶场进行我们的实验。既有够用的场地,又有待测的步枪,麻烦就是如何搞到合适的弹药了。以前我用现在生产的子弹喂过这些枪,精度其实都还不错。可是如果是战时的弹药呢?我们费了些劲搞到了1939~1945年生产的军用子弹,只是对于.30-06步枪弹,我们用的是朝鲜战争时候生产的。

原装的老子弹,从左到右依次是 点30-06,7.62x54R,点303和 8x57 这些弹药会因为时间太久而失效或者性能下降吗?Dave的弹道专家身份帮了我们大忙。他在他们的实验室里测试了这些老军用弹的膛压和初速,结果见下表 Caliber(口径,型号,年代) (type or Dated) Bullet Type(子弹类型) Velocity 初速 Pressure
(weight, grains, style) (弹头质量 格令,弹头类型) (fps) 英尺每秒 (psi) 1磅每平方英寸 = 6 894.75729 帕
.303 British 1943 Mk VII 175 FMJ flatbase 2,498 50,100
.30-06 Denver 1943 150 M2 FMJ (No pressure testing, limited quantity)
.30-06 Lake City 1944 162 M2 FMJ-AP 2,800 61,600
.30-06 Lake City 1953 150 M2 FMJ 2,740 50,300
8x57mm German 1940 & 1945 (steel case) 198 FMJBT 2,494 50,000
7.62x54R mm Russian, 1945 147 FMJBT 2,832 41,400*
7.62x54Rmm Bulgarian 1953 147 FMJBT (No pressure testing done)
看来英国人的点303有点迟发火(hangfire)的问题,我们就把它们的弹头和装药复装到了Federal210底火的温彻斯特铜壳弹里(原文是 Winchester brass primed with Federal 210s)。经试验,这样不会对射击性能有任何影响,于是我们可以认为这些步枪的平庸表现都是由弹药造成的。作为对照,我们又用那些发射.30-06子弹的步枪打了几发Hornady的比赛弹。 作为爱国的扬基佬,在测试之前,我和Dave都觉得咱自己的斯普林菲尔德应该是最NB的,德国枪次之,然后是英国人的,最后才是毛子的破枪。 MoDeL 步枪型号 CALIBer口径 SCoPe 瞄准镜 PoWer瞄具倍率
UK No. 4 (T) 李-恩菲尔德No.4 .303 British No. 32 3.5X
USA M1903 Springfield (dated 3-42) 春田原版 M1903A4 1942年3月出厂 .30-06 Leatherwood 3X
USA Remington M1903A4 (dated 4-43) 雷明顿版M1904A4 1943年3月出厂 .30-06 Weaver 330C 2.5X
Gibbs M1903A4 (repro) Gibbs版M1903A4 .30-06 Repro 330C 2.5X
German K98k AC42 德国K98K 8x57mm Numrich Zf41 1.5X
German K98, BCD 45, (Krieger barrel) 德国K98 Krieger枪管 8x57mm Numrich ZF4 4X
USSR Mosin/Nagant Model 91/30 (Ishvisk 1944) 莫辛纳干 91/30 1944年 7.62x54Rmm PU 3.5X
可惜结果却不是这样。英国人的老李成了精度最差的,对于300码外的人体大小目标就不能保证命中了,当然这很有可能是hangfires导致的。最让我们失望的还是预先寄予厚望的斯普林菲尔德。在我们使用的这几种弹药里,对于300码外的人体目标也没法保证命中。只有一次——当时我的斯普林菲尔德装着Leatherwood的3倍光瞄——我们可以准确打到500码外的人体目标。德国人的K98K相对好一些,我的那杆装上1,5倍的ZF41之后能在300码的距离上打出6英寸的散布。但是400码的距离上出了问题,因为瞄准困难,结果散布达到了20英寸。 最好的枪是带上3.5倍PU瞄准镜的莫辛纳干。即使在600码的距离上,散布也只有7英寸。顺便提到的是,在我快回蒙大拿的时候,Dave和他的几个朋友(还有做东的Truman Burch)打了1000码距离上44英寸大小的钢板——这些家伙都是参加过Camp Perry射击赛的选手。当时由Dave开枪,Truman作观察手(原文 called wind)。让我难以置信的是,Dave可以连续四发命中目标,并且散布只有16英寸。要知道,这可是由1944年的老枪,原装瞄准镜和1945年的弹药所做到的!! 看来那些二战狙击手的传说有那么一点是真的——苏联是欧洲战区唯一一个拥有真正狙击系统的参战国。 测试详情我一直对二战的枪械,尤其是狙击步枪和它们的使用情况特别感兴趣。家父在101空降师506团(靠,这不就是E连所在的团吗!!)服役,从荷兰一直打到战争结束。尤其让我惊讶的是,十年前他告诉我,当年在英国训练时用的就是带瞄准镜的斯普林菲尔德,而参战时则是I连的侦察兵(first scout)。 几年前,我总算把家父和他二战时的狙击生涯联系到了一起。按照他的描述,他的武器就是带Weaver 330C或者M73瞄准镜的M1903A4。他说当时根本没有什么专用狙击弹,只有什么全被甲(Hard-ball)或者穿甲弹(AP)。归零一般是500码,但平时练习都是300码以内。他告诉我,所有用带瞄的斯普林菲尔德训练的家伙都觉得,如果能在100码的距离上的三发弹着能用一个25美分的硬币盖上的话,枪的精度才是合格的。不过没人能做的到(25美分硬币的直径大约1英寸,这个精度大约是1MOA)。我问他一般是在多大的距离上开枪的,他说大多数是150码甚至更近,他绝不会打一个200码以外带着武装的敌人。 为了体现出欧战区狙击步枪的真实水平,我们需要尽量还原当时的状态,无论是枪还是弹。我们搜集了各种信息,比如当时的狙击手更喜欢穿甲弹,因为它精度更高;还有丹佛兵工厂的弹药更精确以至于狙击手都抢着要它;再就是英军狙击手更爱用温彻斯特生产的弹药神马的……我们发现我们的小样本实验支持其中的某些信息,而另一些则有问题。 弹药的测试结果上面的表格已经给出了,这里提一下测试的具体情况。大多数弹药都是在SAAMI专用测试枪管里发射的,不同的弹药有不同的特性。比如.30-06的穿甲弹就比M2普通弹的膛压要大。尽管穿甲弹的最大膛压平均为60000psi;军方的规定则说穿甲弹的最大膛压是64000psi。(这里我想说,大家还是别常用穿甲弹去喂你们费劲收藏的M1加兰德了)除了Mike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英国.303有迟发火的问题,其他的弹药都很正常。

我们的靶场,这是Duke的K98K 在我们的测试里,除了特别标明的,所有枪都是3发弹着测试。这是个局限性很大的测试,我们也没必要把它变成一个多么精确的实验,只是想看看这些不同**弹药的组合最起码能打出什么样的结果。我们的判据是,当枪不能保证命中人体大小的目标时那就是它用作狙击时的有效射程。其中大多数.30-06的步枪用了比赛弹做测试以体现它们的实际水平。 总而言之,有那么几件事是很明显的。首先,风偏肯定使某些弹着散布变大了。有些显示风偏修正要比高低修正大得多(the windage component of the group was much larger than the elevation component)。我们很想避免阵风的影响,可惜时间所限。再就是大多数瞄准镜根本没法进行精确的风偏修正。 总结 弹药问题严重影响了美军和英军狙击手的发挥——除非打出一大堆子弹用来覆盖射击,否则别想打到400码以外的目标。而家父提到的别打200码以外的目标则和这个距离很接近。 德国狙击手看来可以用上比美英军更好的弹药。带Zf41的K98K主要还是受了那个1.5倍率的限制。300码以内显出非常好的精度,可是大于这个距离,镜子的分划就已经有人体那么大了。而装上ZF4的K98在400码的距离上仍有很高的精度,并且我们认为可以有效对付500到600码的人体目标。德国人在射程上比我们要有有优势。虽然德国战时工业生产的弹药应该也有不小的差异性,但我们的测试涵盖了战争前期和后期的产品——无论是精度还是威力,一致性都非常好。 莫辛纳干的测试结果则让人惊讶。我们事先不指望这个看起来很粗糙的枪和镜子能打出什么好散布。扳机很难适应,简直就是大炮的发火拉索。但是除此之外,只要你对这些都能适应,这把枪绝对是远距狙击的神器。红军的狙击手可以保证打中600码的目标,并且对于800码的目标仍有足够高的命中率。

来点给力的!老莫打1000码的44英寸钢靶,四发四中,射手Dave,Truman是观察手具体数据和表格见下: 弹药 步枪
射程 码 散布 英寸
200 5.75
300 8
400 16
.30-06 LC 1953年 M2普通弹 M1903 Leatherwood 3倍镜
200 7
300 10
400 5.75*
500 5*
* 200和300码用的不是同一盒的子弹
.30-06 Hornady 比赛弹 M1903 Leatherwood 3倍镜
300 2.5
.30-06 LC 1953年 M2普通弹 雷明顿 M1903A4
200 5.25
300 17.5
.30-06 LC 1953年 M2普通弹 Gibbs M1903A4
200 5
300 9.5
400 8
500 16
注:200和300码是同一盒的弹药,400和500码则是不同盒的弹药。
Denver 1943年 M2普通弹 Gibbs M1903A4
200 2.75
300 7
400 11
400 300 200 11 1.25 6.25
.30-06 Hornady 比赛弹 Gibbs M1903A4
300 1.25
德国8x57mm 1945年 普通弹 K98K Zf41 1.5倍
200 6.25
300 6
400 20
注: 在400码1.5倍镜瞄准人体大小目标已经非常困难
德国8x57mm 1945年 普通弹 K98 ZF4 4倍
200 2.25
300 5
400 8
500 12
苏联7.62x54R mm 1945年 莫辛纳干91/30 PU瞄准镜 3.5倍
200 4
300 4.75
400 5.25
500 10
600 7
1,000 16 (4 发散布)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22: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志愿军首批入朝的是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第66军、第50军、第20军、第27军、第26军,其中38、39、40、42军使用日式38步枪,66、50、20、27军使用国产中正式步枪,27、26两个军则使用美国的M1903步枪,就是为了后勤可以统一配发弹药,才把各军的步枪重新集中按种类分配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23: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战日军41式山炮6匹马驮运时候的分解图

自打引进38式野炮后,大阪兵工厂就掌握了管退式火炮的生产工艺和设计要领,1908年根据陆军技术审查部的意思,研制生产出了新型山炮样炮,1911年完成定型,命名为41式山炮。
采用驻退复进机的41式山炮,射速由前身31式速射山炮每分钟1到3发增加到10发,后来改造使用定装弹后,射速增加到了20发/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6807888_1.html/ ]

山炮最初只用来装备驮马师团的山炮联队,九一八事变中,日军发现山炮也适宜做为步兵部队的直瞄火力,就给这种山炮按上防盾,做为步兵炮给步兵联队使用,从1936年开始各步兵联队都配备4门这种步兵炮了,又称这种炮是联队炮,并从1936年开始恢复41式山炮的生产
战斗状态全重539.6公斤,95式破甲榴弹量5.71公斤,初速每秒352.4米,原型射程6,300米,步兵炮型射程7,100米,高低射界-8度~+25度, 方向射界左3.5度,右2.5度, 横楔式炮拴,射速每分钟10发,最大射速可达20发/分,炮班人员11人.
定装弹,十年式榴弹,90式榴弹,94式榴弹,95式破甲榴弹,发烟弹,照明弹等。
1908年开始生产徹甲弾:貫通限界厚50mm/100m、46mm/500m、43mm/1000m・榴弾甲・41式山砲タ弾(2式穿甲榴弾):弾量3950g、全長297mm、貫通限界厚75~100mm・試製41式山砲外装タ弾:弾量19780g、全長802mm、貫通限界厚300mm,
41式山炮分解后由6匹马进行驮载,1到2匹马就可以拖曳.3发装弹药箱重31公斤,6发装弹药箱由马匹驮载。
联队炮中队,军官1人,士兵63人,马2匹,2个小队和一个弹药小队,炮兵小队军官1人,士兵4人,马一匹,2个炮兵分队,


每个分队1门炮,分队长1人,士兵10人(炮手3人,弹药手3人,炮弹运输员4人12发炮弹),马6匹。
弹药小队军官1人,士兵3人,5个弹药分队,每个弹药分队,分队长1人,士兵12人,马2匹,1辆马车。
从上述编制上看,日军炮兵分队还是非常依赖代马输卒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6: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战日本海军九六式舰载战斗机

九六式舰载战斗机是日本海军第一种国产全金属单翼战斗机,其前身被称为九试单战。1936年三菱重工的设计打败中岛飞行机中标,随即取代中岛九五式舰载战斗机成为日军航空母舰主要战斗机,此机也可称为零式舰载战斗机的前身。二战中,美军将三菱A5M赋予“克劳德”(Claude)的代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1094263_1.html/ ]


特点
堀越二郎的设计团队在设计九六式时以减少风阻和减重为主,全机以平滑的铝合金构成外壳并且采用了凹头铆钉。机翼为椭圆形,原本采用倒海鸥翼但由于后来发生俯冲失事而改为水平。机翼下为固定式起落架,这是出于减重的目的而且包在流线形外罩之中以减少风阻。驾驶舱因为飞行员坚持的对外良好视野而采用开放式设计,动力采用中岛寿五型风冷式发动机(600匹马力),武器为机头的两挺7.7毫米机枪。
1935年2月4日,在名古屋各务原机场首飞成功,最快时速280英里,这超过了军方的要求和对手中岛的表现。1936年11月19日正式命名为九六式舰载战斗机,简称九六舰战。
型号





九六式初期型,改用中岛寿二改发动机(580匹马力),由于马力减少而令其性能尤其爬升率下降,九六式一号在中日战争前已装备大村航空队。
改用中岛寿三型发动机(690匹马力),螺旋桨由两叶改为三叶,发动机上盖有两支如同螃蟹眼的进气管。
A5M2B 九六式二号二型
机身略为放大,内里加装无线电台,机翼下加上可挂20公斤炸弹挂架,驾驶舱加上驾驶舱盖但此盖经常被飞行员私自拆除以免阻碍视线,最终舱盖被取消。


A5M3 九六式三号
改用液冷发动机和在其中加上机炮的实验机,只有两架。
A5M4 九六式四号
改用中岛寿41型发动机(710匹马力),由此增强了最快速度和爬升率,机身下可加上一个160升副油箱。
A5M4-K 二式教练机
九六式双座教练机型


基本资料
A5M4 九六式四号
乘员:1人
机长:7.55米
翼展:11米
机高:3.2米


翼面积:17.8平方米
空重:1,216公斤
载重:1,705公斤
最大起飞重量:1,822公斤
发动机:一具中岛寿41型风冷式发动机(710匹马力)
最快时速:440公里/小时(3,000米高空)


航程:1,200公里
升限:9,800米
爬升率:由平地到3000米高空要3分35秒
翼载:95.87千克/平方米
武装:机头两挺九七式7.7毫米机枪
实战


九六式舰载战斗机装备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九六式战斗机旋即投入战场。
1937年8月7日,九六式进驻中国大连周水子机场为运兵船提供空中护航。
9月2日,在上海的“加贺”开始部署九六式。
9月5日,两架九六式和中国空军霍克III进行空战,日军宣称击落三架中国战机。
4零式战机前身 三菱A5M 九六式舰载战斗机(4)回顶部
9月7日,九六式作为陆基战斗机进驻上海公大机场。


9月9日,一架九六式被中国空军飞行员刘粹刚击落。
9月18日至25日,九六式皆为轰炸南京的日本轰炸机护航,中国空军的霍克III和波音P-26等战机上前迎敌,实战中敌我双方都发现九六式是一架兼备速度轻快而有着良好格斗能力的战斗机,这令中国空军伤亡惨重。
12月2日,一队由南乡茂章带领的九六式击落十架苏制I-16而自己无一损失。
1938年4月28日,28架九六式和18架九六陆攻轰炸机一起去轰炸武汉,中国空军和苏联航空志愿队上前迎敌,日军宣称击落51架而自己损失4架,中国宣称击落21架而自己损失12架。
7月18日,南乡茂章驾驶的九六式在南昌被苏联飞行员击落,而随着日军战机不断深入中国内陆,九六式航程越显得不足,往往因此被中国空军迎头痛击,日机战斗损失超过了10%,这个不可容忍的损失数字让日本海军决心研制九六式的后继机,也就是后来的零式战斗机。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当时“龙骧”和“凤翔”等日本二线航空母舰依然采用九六式。12月8日,9架九六式和13架九七舰攻从航空母舰龙骧号起飞去空袭菲律宾棉兰老岛,当中一架九六式被防空炮火击落。除此之外,当时驻守在马绍尔群岛的日军基地依然是九六式。


1942年2月1日,美国航空母舰企业号和约克城号派出飞机空袭马绍尔群岛的洛特岛,日军千岁航空队的九六式上前和美军F4F野猫式进行空战,九六式虽然能轻易咬住野猫式机尾瞄准开火,但其子弹对野猫几乎毫无杀伤力。九六式击落了3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而九六式有一架被击落和一架受重伤。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22: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阎锡山与山西军火工业
  民国以后,南北双方势如水火,北洋军阀群雄并立,历史舞台上演出了军阀混战的悲剧。他们互相征伐,争夺地盘,纵横捭阖,走马灯似的更迭不休,今日权倾朝野,明日昙花一现,其政局变化之频繁,简直使人眼花缭乱。  
然而,惟有阎锡山自辛亥革命起任山西都督以来,稳握晋地大权达38年之久。不论是樊钟秀悍兵压境,还是蒋介石老谋深算,都不曾撼其根本。甚至他还能以山西一隅之兵染指晋、绥、察、冀及平津地区,大有问鼎中原之势。随着各地老军阀的纷纷垮台,就更显阎锡山军阀统治的独到之处。  
究其原因,除了山西固有的易守难攻的优越地理条件,以及阎锡山作为军阀所具有的精明狡猾的统治手腕和娴熟的驭人之术外,更重要的是他建立了一支不容忽视的军事力量,经营了一套系统的军事工业作为其政权的强大靠山。  
初创根基  
近代史上的洋务运动,曾给我国带来了一股创办工厂、振兴实业的浪潮。山西巡抚胡聘之曾周游全国,参观张之洞所办的汉阳兵工厂,回晋后慨然兴办山西兵工厂。从1899年起,委派候补道徐桂芬为总办,筹划事宜。翌年,招收天津技工10余人和本地徒工近百人开炉创业,并把这个初具规模的小型机器工厂,命名为“机器局”。其实,只能修理戈矛、马刀、来复枪和制造步枪的枪机、撞针、指挥刀等。机器局曾为慈禧的扈驾卫队马玉琨部修械而受到嘉许。以后山西武备学堂、陆军小学陆续建立,都采用西式练兵法,军队编制亦改为新军,所用军械都是舶来品。清朝当局派官员到外国学习参观,回国后更是眼高手低,轻视本国初起之民族工业,加上局内经费奇缺,高级技工离厂不少,故直到辛亥革命前机器局无大的发展。  
苦心经营  
民国建立后,阎锡山主晋,委派留学英国的李蒙淑(陶庵)为机器局局长,革除旧习,把该局扩充为翻砂、锻工、木样、机器四厂。这时,正值袁世凯权势显赫,各省军阀中势力较大者均受猜忌,非北洋出身的人必首当其冲,所以,阎锡山掌管山西军事,力求自保而不敢造次。  1914年7月,改机器局为修械所,只是修理**及小口径炮,制造些刺刀和军刀而已。在袁世凯死后,阎锡山以督军兼省长主晋,大权独揽,几年后羽毛丰满,渐成割据之势。  
1918年,阎锡山设铜元局,自铸铜元,以为军工筹备资金。  
1920年3月,合并修械所与铜元局,而改称为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开始进入发展阶段。该厂仍由李蒙淑任厂长,添设总办,由山西第一旅旅长商震兼任,并设置电汽科,购买发电机,成为以电、汽作为原动力的开端。后又从上海兵工厂订购日产2万粒子弹的机器一套,成立由裴梦九为主任的枪弹厂,生产子弹以供应军队的需要。  
1921年,阎锡山设立罐头厂,专供各部队行军时食用,以提高部队机动作战能力。不久,炸药厂也应运而生。  
1924年,阎锡山又设立了飞机厂,为掩人耳目,对外称为汽车厂。同年8月,筹备钢铁厂,委任郑永福为筹备主任。这样,军火工业就初具规模了。  
随着野心的膨胀,阎锡山力图使其军备基本自给,并装备新式武器。炮厂、炮弹厂、机关枪厂、无烟药厂等应运而生,其军火工业不断完善,成为北方军阀中颇具实力的人物。
1930年,阎锡山与蒋介石反目,参与蒋、冯、阎大战,后败北。这使山西军火工业受到一定影响。狡猾的阎锡山虽然被迫下野出洋,但仍想东山复起,暗中指示军火部门保存大量技术骨干及采取缩减生产等措施遮蔽蒋介石的耳目。果然,从1932年起,阎锡山重掌山西大权,其军火工业也处于全盛时期,直至抗日战争爆发。  志大“财”疏  
阎锡山深知“有枪便是草头王”的道理,加上山西位处腹地,山多河少,交通不便。正太铁路操于法国之手,京绥路控制在中央政府手中,位置极为不利。向外国购买军火,在进口和运输途中都有被截去的危险,加之耗费太大,山西地瘠人穷,担负不起。所以,阎锡山必然要自己建立军火工业,以免命运操于他人之手。   民国初年,阎锡山曾踌躇满志地对秦绍观等人说:“我在日本留学时,亲眼看到日本人在明治维新后能自己设工厂制造枪炮,逐步强大起来。我当时就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自己制造枪炮呢?我看我的这一想法是会实现的。”  
早年入伍日本士官学校留学,辛亥革命时被举为山西都督,从此长期统治山西的阎锡山。  
阎锡山深知山西地狭财薄,仅以造铜元赢利和克扣军饷、截留国税为经费,财力有限,难成大事,因而事事躬亲,精打细算。  
他常对李蒙淑等人说:“算盘底下有大洋啊!”并常将自己与奉、皖系军阀相比,说:“张作霖财大气粗,10元当1元花,老段(祺瑞)要1元当两元花,可我只能1元当10元花。”因此,阎锡山在工程建筑上因陋就简,机器设备上有旧买旧,一切能省则省。这种做法也造成先省后费,厂房年年有塌漏,制成的产品直不直,圆不圆,影响精度。直到1928年后,才有比较新型的重炮厂、火药厂等建成。  
广揽人才  
阎锡山还设立了“兵器研究委员会”,地址就设在其督军公署内的梅山上。他亲自组织任诱、张会治、李平滩等人研究指导军工发展的大略。1924年以后,才由黄国梁为该会会长。委员会的任务是研究制造什么兵器,也讨论有关兵器学等方面的问题。委员们早晚在会上讨论,白天分赴各厂视察工作或到实验场作试验。阎锡山每月召开一次兵工会议,凡各工厂、各处在技术、事务上所发生的问题和一切计划,均提出讨论。  
即使在该委员会撤销后的各个时期,阎锡山一直采用这种方式处理兵工问题。  
阎锡山深知科技知识的重要,为此,不惜重金聘请外籍技术人员,招收各院、校工科毕业生,并选派人员去国内各兵工厂实习和到国外游历、考察。兵工厂先后录用外国工程师8人,他们每与阎锡山直接研讨问题,常借机介绍其本国专用机器的材料。阎防其渔利,很少完全采纳,并曾把德国工程师为钢厂所做的全部设计随意变更,该工程师逢人便诉苦,谓德国厂家见此设计将笑我糊涂,影响我在工程界的名誉。  
阎锡山所聘请的德籍工程师杜尔华和制图技师梯尔为适应山西地形作战的需要,建立仿造德国10.5公分口径重山炮和8.8公分口径野炮。“七七事变”时,重山炮造成24门,野炮造成12门,均参加忻口之役,重创日军。  1917年,阎锡山集训大专工科应届毕业生于督军公署,亲自讲述日本维新史,鼓励毕业生为国防工业努力。1919年,阎又在修械所设实习工业学校,半工半读,后又并人民国师范职业科,这些学生后多数成为军人工艺实习厂的技术骨干。  
以后每年山西大学、工业专科学校毕业的优等生均入厂,由绘图室或化验室练习生做起,逐步分担各项工务工作。阎给予他们以高薪待遇,这些人后多成为山西军工工业的核心力量。  
用其所长  
阎在发展军火工业中,善于以功过识人。1923年前后,他派炸药厂厂长洪肇生前往欧洲进行军火制造业考察,发现各国多用肥田粉改制炸药,成本低廉,且易大量制造。洪回国后,曾试制成样品,然后交阎研究批示。以当时的价格论,黄色炸药每磅约2元多,而这种炸药的效力与黄色炸药相当,但每磅造价仅需四五角钱,阎甚为欢喜,命洪投产。但洪肇生钱迷心窍,想发笔横财,向阎提出要求包制,每磅讨价要1元以上。阎认为他获利太大,未曾定夺。这时,太原斌中学校有个化学教员,姓张名恺,山西浑源县人,系留日高工毕业生,向阎毛遂自荐,声称只要公家供应一切材料,可以造出这种炸药,每磅成本不会超过5角。洪听到这个消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甩手离去。阎即令秦绍观供应各种材料,协助张恺迅速试制。不久,居然试验成功了。后来,阎锡山给这种炸药起名为“恺字炸药”。  
因地制宜  
阎锡山对其军事工业发展中成立的手榴弹厂,最为得意和自豪。因为手榴弹制造简单,造价低廉,各种设备精度要求较低,加上制造手榴弹所需的铸铁、木材来源充足,除拉火管需从外部购进外,所有材料都能由本地充分供应,故可大量生产。最多时日产量可达1万颗,成为晋军作战时用来杀伤敌人的主要武器。以后,又根据山西地区多山地,居高临下,易于投掷重物的特点,采用加大弹体、加重炸药量以增加杀伤威力的做法,制成头号大手榴弹和手雷,专守城堡山口。在樊钟秀侵晋时,这种手榴弹初显威力;忻口会战时,又成为日军步兵望而生畏的武器。  
为了适应山地作战,阎锡山总想造一种能有45度发射角且结构简单、省工省料的山炮。经过试验,于1923年造成一种名“一二式”的步兵炮,最大射程达5000米。阎说,步兵炮的用意是不用驮骡,只用人力挽拽。但后来因山地作战时运动困难,仍不得不用驮骡,于是,后又制成一种架退后膛曲射炮,可以完全不用驮骡,此炮制成于民国14年,故称为“一四式”步兵曲射炮,其用弹与“一二式”相同,都是变装药。这两种炮都能在山地作战中发挥较大的威力。  
聚财之道  
阎锡山扩充军队,扩大兵工生产,修铁路,开办大型钢铁厂,设置西北实业公司,陷于入不敷出的窘境,单靠向山西人民征集来的苛捐杂税是远远不够用的。  
为此,阎锡山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他以禁烟为名,行贩卖鸦片之实,以搜刮更多的金钱。同时,阎锡山还利用兵工厂大量制造一种圆形马口铁盒,扬言是装禁烟药饼的,实际上装的是纯粹的大烟土,并按照行政区域,作为任务要求各级行政官吏限额派销,不知残害了多少黎民百姓!这一阴险的诡计,曾引起有关国际组织的注意,这一组织派人到太原实地调查。阎锡山就用一张假药方搪塞了事。由于兵工厂的不断扩充,许多种类的五金原料和机械、机电设备需求量骤增,其中很大一部分要从国外购买。  
阎锡山为了自肥,并使其亲信都有利可图,就成立了斌记五金行,由其亲信阎鲁臣、阎述先等负责管理,专门经营各种机械设备和五金材料及军火的买卖。凡是要求和兵工厂做买卖的帝国主义洋行和各地方势力,一律必须经过斌记五金行才能进行交易。兵工厂购置、添加机器设备和各种五金、钢铁原料或出售军火,也完全由斌记五金行经营。各洋行要先向斌记报价,然后斌记增加利润提成;各地购买军火也要先向斌记询价,然后由斌记根据兵工厂价格加利提出。但因斌记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买卖,价格高低,任凭其随口而定,因此,斌记实际上就成为一个不受任何限制的“税收机关”,其盈利之巨可想而知,并全部纳入阎氏家族及亲信的私囊。  
凋零与覆灭  
阎锡山靠着这支军队巩固自己的权力,扩张地盘,参与军阀间的混战,曾以大号手榴弹把孙中山封的“建国豫军”樊钟秀打得缩口河南;依靠优势炮火,在中原大战中给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以重大打击;在全国人民蓬勃掀起的抗日声浪中,晋绥军的8个炮兵团,在著名的忻口战役中,用山西自造的大炮狠狠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由于环境动荡,料源不足,产量十分不稳定。在抗战的后期,这些工厂每月可产步枪800支,轻机枪300挺,手枪数十支,手榴弹近万颗。这些武器弹药对支援前线抗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阎锡山返回太原。这时,军火系统各厂已被洗劫一空,仅余下轻型机床400余部。战后劫余,全民族渴望和平建国,复兴中华。但阎锡山陷入国共第二次内战。他一面扩充军队进攻中共,一面千方百计恢复和扩大军工生产。他把接收日伪资产中的小工厂的机器全部并入兵工业,为尽快恢复生产能力,命令各厂一面制造兵器,一面尽量制造军火工业所需的专用机床,还把乡宁分厂迁回太原专造步枪,孝义分厂迁到大同专造手榴弹。经过一番努力后,其西北实业公司所属的机床厂、育才炼钢机器厂、修造厂恢复较快,军火工业加班加点,出现一片垂死前的“繁荣”景象。到1949年,阎锡山的军火工业每月能产山炮20门,12公分迫击炮数十门,5公分迫击炮1000余门,重机枪80挺,各种山炮、野炮炮弹共约7000余发,迫击炮弹1.5万发和手榴弹6万颗。阎锡山将这些武器运往内战前线,用以剿灭中共,抵抗解放军的进攻。甚至在三大战役后,国军精锐主力基本被歼,平津陷落,太原孤悬华北,大势已去的情况下,阎锡山仍然拒绝放下武器,希望凭借其多年经营的工事堡垒和其军火工业的生产能力,死守孤城,消耗、牵制解放军,策应蒋介石伺机反攻。但在中共的人海战术打击下,阎军很快土崩瓦解,阎锡山只身逃到台湾。太原于1949年4月24日陷落,阎锡山数十年经营的军火工业也被中共所接收,转而变成解放军军事工业的重要基地。

对于一支近代化的军队来说,武器不是决定的因素,但是重要的因素。军队的强大与否,武器的优劣与兵员的多寡同样重要。阎锡山深谙此理。所以,从他独掌山西军政始,即十分注重军事工业的发展。


近代山西的军事工业,可以上溯到创立于晚清的“山西机器局”。在鸦片战争以后兴起的“洋务运动”中,山西始有真正意义上的近代工业——1892年创办了山西火柴局,1895年设立了山西工艺局。此后,时任山西巡抚的胡聘之于1897年上奏清廷,“请求设立以修造枪械为目的的山西机器局。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正月初一,清朝政府下谕各省:‘据荣禄奏,各省煤铁矿产以山西、河南、四川、湖南为最,请饬筹款设立制造厂局渐次扩充,从速开办,以重军需。着就各地方情形认真筹办,总期有备无患,足以仓猝应变’。同年三月,胡聘之聘任候补道徐桂芬为山西机器局总办,拨出库银480两择址于太原北门外柏树园普济观旁购庙地38亩筹建。派候补知县王曾奇赴天津口岸,通过英国福公司天津洋行购来机器设备,并以高薪由天津、汉阳等地招募来30余名技工。同年12月又上奏朝廷,获准动用光绪二十三年山西整顿归绥(今呼和浩特市)关税敛收之余银50000两,作为开办山西机器局的经费。同年底机器局初具雏形,部分开工生产,并向社会亮出‘机器局’招牌。”山西机器局下辖“五厂一房”,即机器厂、翻砂厂、熟铁厂、木样厂、铜帽厂以及锅炉房。虽名之曰机器厂,实际只是一个枪械修理厂,其生产以修理枪械为主,兼造初级火器,大刀、戈矛、洋鼓、洋号等。枪械产品起先为十八毫米口径的“二人抬”火枪,后改为由英国福公司提供全部金属件,配制枪托进行装配,生产只能装一发子弹的“独子快枪”。“独子快枪”虽远远落后于英军当时装备的五子连发步枪,但在国内仍属新式武器,受到清廷赞赏。加之1900年慈禧出逃西安时,为“护驾”卫队马玉昆部修械有功,山西机器局一时名扬全国。
阎锡山的军事工业就是在山西机器局原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辛亥至1930年中原大战,在阎锡山的一手主持下,山西的军事工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整个过程大体经历了下列几个时期:
1、山西陆军修械所时期。“这一时期,由民国三年(1914年)到民国九年(1920年),共计六年。在这一时期中间,扩大范围,增添设备,逐步向前发展。”

辛亥革命山西光复后,军政府便迅速接管了山西唯一堪称军事工业的“山西机器局”。随即任命李陶庵(李蒙淑)为机器局局长,着手进行扩建工作。几年中虽有一定的发展,职工由初创时期的80余人,增至200余人。但基本情况未变,仍保是留原“五厂一房”,仍以修理枪械为主。
1914年7月,阎锡山任山西督军期间,开始对原山西机器局进行改组,成立了“山西陆军修械所”。山西陆军修械所与山西机器局所不同的是,它不再是相对独立的机构,而是隶属于督军公署的军械局,直接纳入阎锡山政治军事的运行机制之中。
修械所创办后,其经费指定由杀虎口(山西雁北通往口外的一个重要关口)的税收供给。其负责人——所长,先由督军公署军械局一等局员郑祥徵担任,同年10月改由原机器局局长李陶庵兼任。因经费关系——每月仅1400元,修械所创办初期,只在内部进行了一些革新整改,无大的变动。
1917年,阎锡山以山西督军兼省长后,与其第一次扩军相适应,对军事工业进一步重视了起来。修械所得以继续扩大与发展。
制约修械所发展的因素在于经费之不足。阎锡山为解决修械所的经费问题,首先设立了“铜元局”。铜元局看似与军事工业风马牛不相及,但事实上正是它为阎锡山军事工业的初步发展奠定了物质的基础。铜元局的作用在于用低价从民间收购旧式制钱,然后铸造铜元,从中获利。“阎锡山筹谋以‘三九’制钱(即含铜量39%的制钱)为原料,用三文制钱改铸可当20文制钱的铜元一枚,在全省流通制钱中约用50亿文,改铸铜元19亿枚,可当制钱340亿文,币值即扩大倍。按当时主币银元与制钱的兑换率,所铸铜元即相当于1700万银元;若按流通中的约50亿文制钱计则不过250万银元,一经改铸之后相比,凭空获得1450万银元之巨”。
筹建之初,从节省经费考虑,铜元局由杭州订购了一批制造铜元的旧机器,“于是扩充范围,兴工建筑。计增设提铅厂、炼铜厂、熔化厂、钢模厂四个厂,原有的机器厂改为印花厂、碾片厂、较准厂、铳光厂等,同时添购了大锅炉一部,一百马力的汽机一部,并将锅炉房也加以扩充。当时全所组织加以革新,所长下设技正二人,以王嘉瑞(字梦龄,英国维多利亚大学毕业,学电气的)、郑永锡(字恩三,英国习菲尔大学冶金科毕业)担任。各厂添设厂监,职员工人共有400余人”。就职工人数而言,较前增加了一倍。
与此同时,为今后军事工业的发展,一方面选派张书田、刘笃恭等10余名大学毕业生赴当时国内军工技术比较先进的汉阳兵工厂技术学校学习深造;一方面在修械所内创设“实习工业学校”,招收学员百余名,半工半读学习技术(后改归国民师范职业科)。
山西陆军修械所名实相符,仍以修理**炮械为主。虽较其前身——山西机器局有了不小的发展,但仍称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工业,只能视为阎锡山军事工业之雏形与嚆矢。
3、太原兵工厂时期。“这一时期是起自民国十六年(1927年)到民国十九年(1930年),共计四年。这四年之中,为兵工厂极盛时期。因为那时阎锡山的实力,经过了十年培养已相当雄厚,于是扩张出山西,统治了河北、察哈尔、绥远,尚有北京和天津。经济上有了力量,所以兵工厂的设备,也大规模的扩展。同时阎锡山把军队已扩展到二十多万人,兵器弹药的需要,自然随之增大,因此制造军火的兵工厂,生产能力随军事的膨胀亦着着上长而加大。太原兵工厂设备的扩大,全在此时期。”
1927年,经过三次扩军,阎锡山所掌握的晋绥军,已经发展成为一支拥有近20万兵力、实力雄厚的地方武装。强大的武装需要强大的军事工业来支撑,所以,自恃羽翼丰满的阎锡山一改过去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作法,公开打出了军事工业的旗号。是年1月,他正式将原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更名为太原兵工厂。
太原兵工厂虽然在名义上仍归省署军械处,但事实上则直接隶属于阎锡山的督办公署。就其组织形式来说,则更接近于现代工业。兵工厂废除了实行多年的总办制,进而实行厂长制。厂下分设采运、验收、工务、检验、核稽等6处,每处设处长一人,负各该处全权责任。厂部组织系委员制会议,负责处理厂内有关事务。除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外,原学兵团实习工厂也划归太原兵工厂,改为其中的一个分厂——冲锋枪分厂。上述6处中,以张书田任处长的工务处地位最为重要。工务处分管厂内20多个部门,“计有处本部、工程师室、医疗所、制图室,以及十七个分厂。即枪厂、冲锋枪厂、炮厂、枪弹厂、炮弹厂、机械厂、炸弹厂、双用引信厂、机关枪厂、压药厂、电汽厂、压铜壳厂、铁工厂、罐头厂、熔炼厂、木样厂等。其中压铜壳厂与压钢弹厂,合并改为铜壳厂,成为十六个分厂。”
在太原兵工厂成立的同时,将原无烟药和制酸两个分厂单独划出,另行组建了山西火药厂。山西火药厂首任厂长由毕业于日本九州大学化工科的张恺担任,工程师是日本帝国工业大学电气化学科毕业的曹焕文。
太原兵工厂时期,阎锡山的军事工业不仅在生产规模、产品数量上都较前有了进一步的提高,更重要的是技术水平的发展和进步。
“新建的山西火药厂,其厂房全部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主要工艺设备107部,其规模之大、设备之新、能力之强,当时在全国首屈一指。尤其是废酸还原设备在我国为首创;溶剂收回装置用活性炭方式,在德国也是最新发明。”以火药厂厂长张恺之名命名的“恺字炸药”,学习德国先进制药技术,改铝粉和皮克林制药为硝酸制药,成为山西火药制造的重大发明。
其时,“太原兵工厂和山西火药厂共有设备3800部,职工15000余人”。“主要产品为:六五步枪、六五机关枪、冲锋机关枪、自来得手枪、一七式手枪、一六式105毫米山炮、一八式88毫米野炮、七九机关枪、六五步枪子弹、冲锋枪子弹、一三式七五毫米高炸力开花全弹、两用高炸力开花全弹、一四式75毫米野炮钢质高炸力开花全弹、两用钢质高炸力开花全弹、120毫米重炮假引信全弹、一六式105毫米重炮低炸力开花全弹、假引信全弹、75毫米迫击炮弹、150毫米迫击炮弹、手榴弹、手雷、滚雷、地雷等”。“1928年至1930年间,太原兵工厂的月产量为:轻、重炮35门,迫击炮100门,步枪3000枝,机枪15挺,冲锋枪900枝,炮弹15000发,迫击炮弹9000发,子弹420万发。同20年代初期相比,炮增加2.5倍,步枪增加6.5倍,炮弹增加2.5倍,子弹增加6倍。”“在我国后起之秀的太原兵工厂,不仅可同全国最大的汉阳兵工厂、沈阳兵工厂相媲美成三足鼎立之势,而且其规模与现代化程度也超出了汉、沈两厂。”
太原兵工厂时期是阎锡山军事工业的全盛时期。正是它支撑了中原大战期间阎冯联军巨大的军火消耗。同时也正是中原大战的结束,导致了阎锡山军事工业的由盛到衰。
中原大战后,阎锡山兵败避居大连。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节制晋绥军政事宜。在编遣晋绥军的同时,对阎锡山的军事工业也施行打击,太原兵工厂和山西火药厂于1931年4月合并改组为“太原修械所”。太原修械所时期,原15000余名职工被编遣13000名,只余2000余人。武器生产基本停顿,开始向民品生产转变。
1932年,阎锡山复出后,重整山西兵工——以壬申命名,将原兵工厂部分改为壬申制造厂,原火药厂部分改为壬申化学厂。由于阎锡山的重视,山西的军事工业又以壬申两厂的形式迅速发展起来,职工人数回长到5000人。
1933年8月1日,西北实业公司成立。壬申两厂及其辅助性工厂——育才炼钢机器厂,遂统一划归西北实业公司。
2、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时期。“这一时期,是自民国九年(1920年)三月至十五年(1926年)共计七年。其间改革制度,变更组织,增添设备,新建工厂,较各时期为多,而兵工厂规模之形成,亦在此时期。”
1920年初,北洋军阀政府鉴于群雄蜂起,兵员激增之情形,为限制各省武力,通令裁军。对此,阎锡山一面继续图谋发展,一面虚与委蛇做表面文章。“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就是这样的产物。
适逢前此派往汉阳兵工厂学习军火制造技术的张书田等一批大学生学毕归来。同时,铜元局通过铸造铜元,有了一定程度的资金准备。1920年3月,阎锡山将原“山西陆军修械所”与“铜元局”合并,改称“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实习”者,实践学习是也,这一改,顿使山西的军火工业有制造枪械弹药之实,而无有其名,既可表示出拥护裁军的姿态,又不影响自身的发展。阎锡山善于作文字游戏,由此可见一斑。
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是在必要的资金准备和技术准备(除了派出去学习的十几名大学生之外,还从汉阳兵工厂招聘了一些技术工匠)的基础上产生的。它的诞生,有力地促进了山西军事工业的发展。
实习厂初建之时,实行总办制,由第一混成旅旅长商震兼总办。总办下设厂长,李淑蒙任厂长。开始下设铜元、化炼、总务3科。总务科辖出纳、保管、文书、会计、采买、执事等股;铜元科辖铜元、碾片、印花、较准、钢模、铁工、木样、虎钳、机器等分厂;化炼科辖提铅、炼铜、化渣、淘铜、翻砂等分厂。后又设电汽科,购置发电机,为全厂提供动力。因军器中枪弹消耗较大,尤感需要,又从上海兵工厂订购日产2万粒子弹机一套。1921年7月,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的组织机构重新作了调整。原总务科撤销,其所属各股直隶于总办、厂长;铜元科改为机械科,管理铜元制造、军器修配、动力供给;化炼科仍旧;另设一枪弹科,管理制造各种弹药事宜,开始制造军器。又建立了罐头分厂,制造专供各部队军需用的各种食品罐头。1923年7月,阎锡山为再次扩军准备武器,对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再次改组,取消总办,将全厂原有及新设的分厂分归3个科,科下委若干主任,分别管理各个分厂。第1科分管机械、电汽、锻工及新设置的大炮、机关枪等分厂;第2科管新设置的枪弹、炸弹、炮弹、无烟药、炸药、硝酸等分厂;第3科管熔铸、炼铜、罐头等分厂。铜元局则直属厂长。同年9月,又附设了一个兵工研究会,专门研究各种兵器的制作和改进。研究所除会员10名外,尚有研究生22名,“厂长兼会长,聘各军官之有学识者为研究员,学员中调选优秀者为研究生。及后军器制作之改进,受该会之指导不少。”1925年4月,厂长之上复设总办,总办由时任督军署兵器委员会会长的黄国梁兼任。
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比其前身——山西陆军修械所无论规模,还是生产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高。实习厂成立之初,其16个分厂,即“拥有机器63部,职工500余人,除修械外,可日产铜元120万枚,并着手制造枪弹和仿造重机枪。至1921年7月,职工增至900余人,机器增至183部”。“1923年7月,职工增至1840余人,机器增到320部,并新建了无烟药、制酸、铜壳三个分厂,其中前两厂的设备由德国雅利商行订购,于民国年9月相继投产。”“1924年,停止铜元制造,各分厂相应调整,全部生产能力转入军火生产,并新设了飞机分厂,从德国聘任两位工程师——傅乐曲和佘来得(均系中文译音),装制成一架双翼飞机,聘请英国一位名叫冯富鲁登和驾驶员试飞成功;全厂职工增至5000余人,机器增至1100余部。”“1924年,阎锡山还决定兴建育才炼钢厂和育才机器厂,并于同年夏间派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厂长李蒙淑和技术科长洪中,赴欧洲考察;1925年5月间成立两厂筹备处,委派军人工艺实习厂化炼科长郑永锡和机关枪分厂主任刘笃恭(治平),分别担任两厂的筹备主任;由德、英、美在华洋行购置设备建设两厂,于1926年竣工投产。1926年春,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增设压药分厂,铜壳分厂添置压弹设备后改称水压机分厂。至此,军火生产规模基本完备,职工增到11000余人,设备增至2300部,月产火炮10余门、冲锋枪900枝、机关枪30挺、炸弹30000余发。”
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作为阎锡山主要的军工企业,与晋军的重大扩充行动是同步发展的,它弥补了大规模扩军所带来的武器弹药严重不足的缺陷,为晋军打出娘子关,参与北伐,领有华北三省及平、津两市,提供了武器装备及后勤方面的有力保障。
阎老西花800万大洋建的钢铁厂,产量不止万吨,应该是5~10万吨,
这个万吨,是被日本人把大部分机器拆走后的产量
1937年军费13亿8千8百万,总出20亿9千1百万
战前36年支出18亿9千4百万,收入19亿7千2百万,其中收入有近7亿的新债务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22: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免得讨论变成鸡同鸭讲,首先了解一下基本概念




-------------------------------
第一节 马匹工作能力测定
一、挽力
马匹拉动车辆或农具所用的力称之为挽力。挽力的大小主要靠体重,但也与马的体型、年龄、健康状况、饲养管理及调教程度有关,挽力的单位为公斤,一般用挽力计测得。
(一)几种挽力的概念

1、实际挽力——马在挽曳时所实际付出的力。
2、正常挽力——亦称适当挽力、经济挽力或标准挽力,系指马匹在正常饲养管理情况下,不影响马的健康,长时间挽曳不显疲劳所付出的力。一般为体重12~15%。
3、最大挽力——马拉爬犁,在不损害健康每行进10m加重25~50kg重物,至马拉不动所尽其表现的实际挽力。一般为正常挽力的3倍以上,有的高过体重90%。
4、瞬间最大挽力——驱马牵引固定物时所付出的前冲力量。它表现了马的潜在力量,一般可达体重的1倍以上。


(二)正常挽力测定和估算
1、正常挽力测定——正常挽力一般用挽力计测定。 2、正常挽力估算
(1)体重推算法:即马的正常挽力相当于体重的多少,大型12%,中型13~14%,小型15%。我国地方马种一般为15%。
(2)公式法:根据体重求正常挽力。450kg以上的大型马由福由斯特公式计算,P(kg)=Q/9+12;对体重为450kg或以下的马,可用马利贡诺夫公式计算P=Q/8+9,P为挽力,Q为体重。
(3)运输挽力,可用挽力计直接测得,也可根据道路阻力系数计算。挽力=挽重(车重加载重)×阻力系数。——摩擦力

(4)耕地挽力,除用挽力计直接测定外,还可根据耕宽、耕深和土壤阻力系数求得。公式为,挽力=耕深×耕宽×土壤阻力。


(三)上坡、圆周挽曳、多马联驾对挽力损失
1. 上坡 在平地挽曳的基础上,除增加拉动车辆的力外,还增加移动马体所需的力,这两种力我们称之为附加挽力。
附加挽力=(车和载重+马体重)×角度正弦值(sinα)。

附加挽力=上坡所用力-平地所用力
=[(车和载重+马体重)×+(车和载重+马体重)×sinα×阻力系数+]- [(车和载重+马体重)×阻力系数]


2. 圆周挽曳 在农村用马拉磨、拉碾、拉水车时,马必须进行圆周挽曳。圆周越小,需挽力越大,作功也越大;反之,圆周越大,挽力越小,作功也越小。随圆周加大,愈能接近直线运动效率。圆周运动,马内侧肢费力,易疲劳。圆周半径与挽力发挥关系如下:
表21 不同圆周半径所发挥的百分比
圆周半径(m) 6 5 4 3
挽力(%) 83 80 75 65
一般认为圆周半径过小不利,过大也不好,以4m为宜。



3. 多马联驾 会因动作不协调造成总挽力的损失。联驾越多,损失越大。多马联驾挽力的损失同时和马的性格、调教程度、步伐合作及驾驭技术有关。联马匹数3匹以内较经济、超过4匹效率减低。
表22 联驾作业损失的挽力
马数 1 2 3 4 5 6 7 8
每马的有效挽力(%) 100 98 87 80 73 66 55 44




-------------------------
乘驮使役
骑乘使役时,备鞍位置应正确,蹬革与肚带与重心垂线重合,骑者骑坐位置和动作正确,重心始终与马重心保持一致。各鞍和骑坐偏前偏后以及不正确的动作,都不利于马匹速力和持久力的发挥。遵守用马卫生规划,出厩不可立即弛行,慢步10~15min或牵行。到终点后系拴于无风处,稍松肚带,活动鞍及鞍褥,稍歇后卸鞍,摩擦马背,汗干后刷拭马体,**四肢。
驮载使役载重量为马体25~30%为宜,最高为32~35%,且慢步行进,日行程30~35km,货物应置于马体两侧肋部适当的前后位置;两侧重量均等。鞍垫适当厚且柔软,保持清洁无泥沙及污物。驮运途中大休息应卸货,并喂饮马匹。山地驮运及骑乘时必须给马装蹄铁。
从百度取样核算一下


例1
《横山县志》畜牧志
蒙古马体尺体重
性别 体重 体高 ……

公 315 130.8
母 285 121.6


正常挽力按体重15%算为45千克,按马利贡诺夫公式算为46.5千克。
驮载力按体重30%计算为90千克。


例2
建昌马体尺体重
http://www.docin.com/p-1016264351.html
成年建昌母马的体重平均值190千克。
正常挽力按体重15%计算约30千克,驮载力按体重30%计算为60千克。


西南马帮常用的小型马大约都在这样的数量级上。




Saxonica

中校11
驮载力数据直接就是马匹驮载重量的反应,而挽力数据需要考虑地面摩擦系数


表19 黑龙江省车辆和爬犁在不同道路上阻力系数
种类 道路状况 阻力系数
滚珠轴承胶轮大车(两轮和四轮) 柏油马路 0.005
方块石辅平的马路 0.011
良好的土路 0.013
中等的土路 0.031
不良的土路 0.086
四输铁车 方块石铺平的马路 0.058
良好的土路 0.061
中等的土路 0.117
不良的土路 0.235
翻后未耙的耕地 0.435


表20 不同土壤的阻力系数
土壤类别 土壤阻力系数(kg/cm2)
粘土 0.7
重砂质粘土 0.5~0.7
中砂质粘土 0.3~0.5
轻砂质粘土 0.3~0.4
砂壤土 0.2~0.3
砂土 0.2
计算系驾炮兵的马力应该使用哪组数据?


编制表应该足够应付各种可能状况,因此对马力估计宁可保守一些,这应该不难理解


首先,一般炮车并非胶轮,因此路面摩擦系数应该选用铁轮大车的对应数字;
炮车需要直达战场而辎重车只需要抵达战地附近的补给点,因此路况想定应该更差;
暂时不考虑爬坡。






一匹体重300千克的蒙古马,正常挽力45千克
良好土路的阻力系数0.061,此时实际的挽重737.7千克
中等土路的阻力系数0.117,此时实际的挽重384.6千克
不良土路的阻力系数0.235,此时实际的挽重191.4千克


二马系驾,每马挽力发挥98%,总挽力88千克
良好土路 1442.6千克
中等土路 752.1千克
不良土路 374.5千克


四马联驾,每马挽力发挥80%,总挽力144千克
良好土路 2360.7千克
中等土路 1230.8千克
不良土路 612.8千克


六马联驾,每马挽力发挥67%,总挽力180千克
良好土路 2950.8千克
中等土路1538.5千克
不良土路 766.0千克




两骈四马和三骈六马的系驾炮车不同于上面提到的“四马联驾”和“六马联驾”(“联驾”是并排驾驭)


将三骈六马的纵列处理为三个两马联驾纵向组合,考虑到纵向的马匹间牵绊等原因,每马挽力发挥按85%计算。
三骈六马,每马挽力发挥85%,总挽力230千克
良好土路 3770.5千克
中等土路 1965.8千克
不良土路 978.7千克




Saxonica

中校11
上面计算的是“正常挽力”,正常挽力当然不是上限。如顶楼所说的一般来说实际最大挽力是正常挽力的三倍以上。


虽然不可能指望马匹始终保持3倍于正常的最大挽力工作,但我们让军马辛苦一点,保持2倍于正常挽力。


二马系驾,每马挽力发挥98%,总挽力176千克
良好土路 2885.2千克
中等土路 1504.2千克
不良土路 749千克


三骈六马,每马挽力发挥85%,总挽力460千克
良好土路 7540千克
中等土路 3931.6千克
不良土路 1957.4千克




如果路况条件按不良土路考虑(战区的条件能保证是中等以上吗?),三骈六马纵列在马匹以2倍于正常挽力工作的条件下,实际牵引重量2000千克。

至于驮载炮兵,简单的驮力计算已经说明问题了。


驮载使役载重量为马体25~30%为宜,最高为32~35%,且慢步行进,日行程30~35km


那么体重300千克的蒙古马,驮载重量最大105千克,慢步行进,日行程30-35千米。




Saxonica

中校11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资料本身的正确性我无法做完全的担保,至少拿来参考看看


以上资料完全没有涉及任何战例,战史和具体型号,只是希望得到一个马力标准的参考值。各位如果再辩论骡马炮兵,或者可以拿来作为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9-4-11 15: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c215ff0100ooyz.html

中国近代兵工史话(六)
——兵工署研制大炮始末
    中国近代兵器工业形成后,制造的兵器都是仿制外国的品种和型号。晚清时期,政府和工厂都没有建立兵器科研机构。北洋政府时期,政府虽准备建立兵器科研机构,但没有建成。国民政府于1928年11月11日在军政部下设兵工署,主管全国的兵器工业。兵工署从成立之年开始,陆续建立兵器科研和检测机构。到抗日战争开始前,先后建成兵工研究委员会、理化研究所、应用化学研究所、弹道研究所、百水桥研究所、炮兵技术研究处、航空兵器技术研究处等机构,逐步开展兵器的设计和制造技术的研究工作。
    大炮是当时杀伤力最大的兵器,也是各国都注重开发的兵器,兵工署组织开展的兵器科研首先从大炮开始。1934年,兵工署技术司聘请奥籍工程师哈德曼到南京主持设计75毫米野炮。1936年4月,兵工署成立炮兵技术研究处(以下简称炮技处)负责筹建新的炮厂和研究制炮技术。75毫米野炮的设计工作改由炮技处负责。炮技处又聘请奥籍工程师裴夏襄助设计,聘请外籍工程师客兰菲许纳、毛毅齐、鲁格负责制造工艺,并增加设计一种100毫米的榴弹炮。为了制炮,兵工署在湖南株洲筹建株洲兵工厂。出于保密的需要,株洲兵工厂对外称“炮兵技术研究处”。这个厂的设计规模包括制炮、制炮弹、制枪弹三大部分。炮技处在株洲设办事处负责筹建工作。抗日战争开始后,炮技处由南京迁到株洲,撤销其株洲办事处,直接承担筹建工作。炮技处与株洲兵工厂形成“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组织形式。75毫米野炮和100毫米榴弹炮的设计参数很先进,射程大于国外的同类型炮,而重量比之反轻。设计完成后,株洲兵工厂还没有建成,国内也无试制这种炮的工厂。1938年3月,炮技处处长庄权率领6名技术人员,与聘请的上述几个工程师一道,到欧洲去找工厂试制。他们先到德国。当时德国正准备发动战争,不予接纳。他们又到匈亚利,与布达佩斯工厂签订了试制合同。1939年夏秋之间,新炮制成。但一试射,大炮便翻跟斗,设计并不成功。修改设计没有条件。主持设计者哈德曼悄悄溜走。同年9月1日,德军向波兰发动侵略,同月30日,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庄权等只得回国。据说所制的炮交由英国轮船运输回国,该船在途中被德军潜艇击沉。兵工署组织研制大炮以彻底失败告终。此后炮技处没有再组织研制大炮。株洲兵工厂相继分解为制炮的第四十三工厂、制枪弹的第二十五工厂和制炮弹的第十工厂,炮技处也随之撤销。第四十三工厂(原是汉阳兵工厂的制炮部分)先迁广西桂林,再迁贵州独山,尚未恢复生产,1944年12月即被侵入独山的日本侵略军彻底破坏,兵工署再无可以制造后膛炮的工厂。抗日战争初期,只有第五十工厂制造了少量的37毫米战防炮;抗战中、后期,有第五十工厂、第十工厂和第二十一工厂制造60、82、120(毫米)三种迫击炮。大炮是战场上的主要火力,抗日战争中生产的大炮数量不多,性能又很落后,难免处处被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10-18 06:29 , Processed in 0.754418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