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楼主: 射声

[中国史研究-原创] 二战弹药产量和我小说的设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01: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正好当过八二迫击炮炮手,八二迫击炮在不同年代,不同部队的编制稍有不同,大都在八人左右。


班长兼炮长,副班长多数兼一炮手,二炮手装填,三炮手座钣,其余四名炮手负责输弹和备弹。
要塞守备的100迫炮班才5人,是因为他们不需要携行,只要在炮位上操炮,所以炮班人员可以减少。

一门82迫击炮一般编一个班,基本考虑是在3~5公里之内,不借外力仅凭本班的人力,能够将这门迫击炮和一个基数的炮弹作快速机动,例如:进入或撤出发射阵地,炮位转移等。因此,一个炮班编制8人,需要班长一人,抗跑管1人,抗炮架一人,抗炮座1人,其余4人负责抗炮弹,如果1人1箱,1箱4枚,这个炮班在无另外的补给时,仅有16枚炮弹。长距离行军还是得靠汽车。

我大概知道些美军的81毫米迫击炮需要多少人,是5人。
我发一组图片来-
图片是--
"2011护符佩剑"。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联合军事演习。2011年7月,在澳大利亚.美国第31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成员和澳大利亚陆军实弹发射M252 81毫米迫击炮.


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932_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5: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1-18 15:40 编辑

“红色战神”:二战时苏联的M30式122毫米榴弹炮

http://war.163.com/11/0222/13/6TGIDTME0001123L.html

M-30式122毫米榴弹炮全貌,M-30榴弹炮采用普通单筒身管,无炮口制退器,混合式摇架、复进机和制退机分布身管上下方。
    斯大林曾说过:“炮兵是战争之神。”在二战陆地战场上,炮兵是除了航空兵之外拥有火力最强大的。因此,苏联军队一直对炮兵有着极高的重视程度,苏军的“大炮兵主义”众所周知。二战时期,在苏联红军引以为豪的大纵深战术中炮兵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苏军每一次大规模的进攻都是以预备炮兵火力的急袭开始的。在这一时期苏联红军装备的诸多火炮中,M-30式122毫米榴弹炮是中口径曲射火炮的主力。该炮为苏军师属榴弹炮,同时也装备炮兵师作为预备炮兵集中使用,甚至德军和芬兰军队也曾留用了不少缴获的M-30榴弹炮。今天我们就从这种火炮开始讲起。
    设计研发
    在上世纪30年代,苏联红军高层打算研制一种新型师属榴弹炮用以代替帝俄时代的M1909和M1910式122毫米榴弹炮。尽管后两者分别在1937年和1930年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现代化改进,但还是不能满足战争的需要,因此研制一种新型榴弹炮的任务就落到了苏军火炮设计部门身上。
    第一个拿出的样炮是KB-2设计局在德国工程师协助下设计的M1934式122毫米榴弹炮。
    此炮身管长度为23倍口径,最大仰角50°,水平方向射角7°。和早期的M1909、M1910榴弹炮一样,它采用固定式大架和笨重的木轮,虽然有缓冲机构,但牵引速度很低,只有10公里/时。其性能比起M1909、M1910火炮有所提高,但因为设计过于保守,方案很快就被放弃了。
    上世纪30年代中期,苏联中央炮兵局也曾考虑过一种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这种口径的炮弹质量较轻,有利于提高发射速率,火炮的质量也能减轻。但是其威力要比122毫米榴弹小,而且一旦采用105毫米弹药,已有的122毫米炮弹生产线和库存的大量122毫米弹药就只能报废了。因此这种设想很快也被放弃了,设计方向重新回到了122毫米上来。
    终于在1938-1939年,有三种122毫米样炮拿出来了,它们分别是乌拉尔重型机械厂的U-2、莫托维利卡厂佩特罗夫主持设计的M-30和92厂卡拉宾主持设计的F-25。在这三种设计中,最先被淘汰的是U-2,该炮使用21倍口径身管,药室容积为3升,滑动式炮闩,战斗全重2030公斤。淘汰的理由是弹道性能不良,另外大架的设计也不坚固。相比之下,F-25的设计要优秀得多,其身管长度为23倍口径,药室容积3.7升,炮闩也是滑动式,其设计师格拉宾是二战苏军另一种主力火炮--ZIS-3加农炮的设计师。但最终中央炮兵局选中的是更折中一些的M-30式榴弹炮,理由是M-30火炮性能并不差,使用了更多现成火炮的技术,要比生产全新的F-25容易得多。
    基本构造
    M-30式122毫米榴弹炮采用普通的单筒身管,身管的后半部分套在被筒内,炮口没有制退器。火炮的炮尾与被筒用螺纹连接,炮尾用以安装炮闩。炮闩采用断隔螺纹式结构,靠闩体上的外螺纹直接与炮尾闩室内的螺纹连接,达到封闭后膛的目的。螺式炮闩由闭锁装置、击发装置、抽筒装置、保险和挡弹装置组成。闭锁装置由闩体、锁扉、闩柄、诱导杆和驻栓组成。螺式炮闩的优点是质量轻、炮尾结构尺寸小,但也有开关闩动作慢、开闩后回转的炮闩占用空间的缺点。但因为M-30式榴弹炮是地面压制火炮,这些缺点不是很突出。炮闩的闩体转动90°就可以开闩。为了使闩体进出闩室时不与闩室螺纹相碰,将闩体的两个光滑面沿纵向加工成弧形,一侧内凹,一侧外凸,同时闩体上的击针孔也偏向外凸的一侧,以抵消膛底合力对闩体质心形成的力矩。闩体通过由内螺纹旋在锁扉的连接筒上,锁扉上安装了闭锁装置和击发装置的零件,用闩柄轴装在炮尾上并可以绕此轴转动,进行开关闩。诱导杆在锁扉内滑动,其上的齿与闩体上的齿相啮合,闩柄转动时带动诱导杆滑动,诱导杆带动闩体转动。驻栓斜放在锁扉内,被弹簧顶着,其上是一个平面。驻栓在开闩后被弹簧顶出,上平面向上移动卡在诱导杆突起部上,适时限制诱导杆移动。
    关闩动作如下:第一阶段,向左转动闩柄,此时驻栓被弹簧顶起,上平面向上移动卡在诱导杆凸起部,限制诱导杆移动,此时闩体自身不轴向转动,闩体、锁扉和诱导杆一起向左回转,直至闩体完全进入闩室;第二阶段,锁扉不再回转,闩柄继续转动,因为闩体已经进入闩室,炮尾后端面将驻栓压入锁扉,驻栓上平面下降,解除了对诱导杆的限制,诱导杆在闩柄的带动下相对于锁扉移动,带动闩体转90°,闩室和闩体的螺纹相吻合而闭锁。
    M-30式榴弹炮的击发装置采用击针拉火式,由击发机与拉火机组成。击发机装在锁扉连接筒内,拉火机装在锁扉后端。发射时,炮手拉火绳带动引铁,通过引铁上的逆钩拉击针向后压缩击针簧,拉到一定程度后逆钩和击针脱离,击针在击针簧簧力作用下回弹打击底火而击发。当炮手放开引铁,击针簧伸张,击针与引铁上的逆钩重新扣合,恢复平时状态。这种击发结构可以在遇到哑弹时“补火”,不必另设置复拨装置拨回击针。
    抽筒装置为抽筒子,装在炮尾右侧。装填炮弹后,抽筒子抓位于药筒底缘前面。关闩时,锁扉上的偏心槽经凸榫使抽筒子向前转动,同时闩体将药筒向前推到位。开闩时,锁扉上的冲铁冲击抽筒子的凸起部,使抽筒子转动抽出药筒。
    炮闩上的保险装置有两个,一是闩体上的限制弧,当闩体没有转到位完全闭锁时,限制弧位于击针套筒前方,阻止击针套筒前移,引铁拉不动不能击发。另一个是惯性保险,通过击发的后坐力解脱,正常击发后能打开炮闩。当炮弹迟发火时,惯性保险顶出,卡住诱导杆,避免炮手过早开闩。
    挡弹装置是弹药分装式火炮所有的装置。开闩后,闩柄上的定型缺口带动轴沟拉动挡弹板轴,轴上的键脱离挡弹板,挡弹板下垂一个角度,此时装填能挡住弹丸和药筒,避免在火炮射角大于0°时弹丸和药筒掉出炮膛。关闩后,闩体能将挡弹板托起,此后闩柄上的定型缺口将挡弹板轴推入,轴上的键使挡弹板重新保持抬起状态。
    反后坐装置由复进机、制退机组成。M-30式榴弹炮采用杆后坐的液压式复进机和节制杆式制退机,分别布置在身管的上、下方。复进机的作用是使火炮身管后坐之后恢复到初始位置,制退机的作用是消耗一部分后坐力控制后坐速度。两者共同作用使身管后坐复进,保持架体固定不动。
    火炮的瞄准机由高低机和方向机组成。M-30式榴弹炮采用齿弧式高低机,高低机齿弧固定在摇架的正下方,采用单齿弧,高低机手轮在火炮右侧。高低机上设有蜗杆缓冲器,在行军和射击时,由于炮身较重,起落部分上下振动可能会冲击蜗杆造成蜗杆损坏,有了蜗杆缓冲器后就可以用弹簧缓冲振动,避免高低机损坏。方向机采用螺杆式方向机,方向机手轮在火炮左侧,转动方向机手轮螺杆会在套管内移动,带动炮身左右转动。这种方向机构造简单、外形紧凑,但方向射界较小。除了高低机和方向机,火炮上还有平衡机,为气压式推式平衡机,位于身管两侧,用于平衡火炮身管。
    架体由摇架、上架、下架和大架组成。M-30式榴弹炮采用典型的混合式摇架,兼有槽形和筒形摇架的结构特点,后部为槽形结构,前部套箍构成筒形,身管套在被筒内从套箍中穿过,上部布置复进机,下部布置制退机。上架的作用是支撑火炮起落部分,并让火炮在下架上左右转动。上架与下架连接,构成火炮回转部分。下架是支撑回转部分和连接大架及运动体的构件,系整个炮架的基础。下架有长箱形、碟形、扁平箱形等多种结构,M-30式榴弹炮采用碟形下架,为铸钢件,中部是立轴室与上架连接,前面安装车轴与行军缓冲器,后侧有大架驻栓和支撑器,大架驻栓用于将大架固定在开架位置,支撑器用于将摇架和上架固定在行军状态。大架的作用是发射时在后部支撑火炮以保持射击静止性和稳定性,行军状态下又构成运动体的一部分起牵引火炮的作用。M-30式榴弹炮采用传统的开脚式大架,大架截面为方形,采用铆接装配,大架尾端有普通驻锄和折叠夏用驻锄,夏用驻锄较大,用于在松软土质上架炮。
    火炮的运行部分按正规的术语叫做运动体,主要由车轮、车轴、行军缓冲器和刹车装置等组成。M-30榴弹炮的车轮采用海绵填充橡胶胎。这种结构与充气轮胎相比,更适合重型火炮,而且不易被弹片、枪弹击中而丧失作用,故其寿命较长,但牵引速度较充气轮胎低,质量大,行军时海绵胎内部摩擦生热多,可能将海绵胎熔化,另外在阵地和炮场长期停放会使海绵胎一侧长期受压变形,因此部队在保养火炮时,需要定期将海绵胎转动一个角度。为减小摩擦力,车轮采用锥形滚珠轴承。两侧车轮虽然构造相同,但不能左右互换,因为两侧车轮上的螺栓、螺帽方向是相反的,左车轮上为左旋,右车轮上为右旋,目的是避免行军时突然减速或者刹车造成螺帽松动。
    行军缓冲器的结构为叠板式缓冲器,结构类似于载重卡车的,即由许多弹簧钢板叠在一起装在下架本体前方的车轴室内,两端吊在车轴上,行军时,车轴相对于架体上下移动,引起弹簧钢板弯曲变形而起到缓冲作用。叠板式缓冲器工作时各片钢板之间相对滑动而产生摩擦,能吸收一部分缓冲能量,减振性能较好,而且板簧容易制造。但这种结构的缺点也很明显,板簧表面的瑕疵很容易导致板簧折断,而且整体质量较大,因此现代火炮已很少采用叠板式缓冲器。
    在火炮牵引行军时,牵引车难免要刹车,挂在牵引车后方的火炮也必须刹车,否则会冲撞前方的牵引车发生事故,而且为保证人力推炮进入阵地时的安全和射击时的静止性,也需要刹车来控制。M-30榴弹炮上的刹车装置比较简陋,仅在右侧炮轮前方有一个自行车刹车柄式的手刹车,作用有限。因此M-30榴弹炮的行军速度不能太高。除了手刹车,在防盾右侧前方有一个刹车灯座,刹车灯与牵引车用电线连接,当牵引车刹车时,挂在防盾上的刹车灯自动亮起,提醒后方车辆注意。
    由于M-30榴弹炮的设计比较早,当时汽车牵引尚未完全普及,火炮用骡马牵引还是很普遍,因此M-30榴弹炮系统中还有一个现代火炮已经摒弃的部分--火炮前车。火炮前车是骡马牵引火炮必备的附件,火炮大架固定在前车上,一部分重力由前车承担,再由骡马在前车前方牵引整个火炮。如果没有前车,火炮的这部分重力就要压在马匹身上,马匹是吃不消的。前车的另一个作用就是供驭手驾马和炮班乘坐。M-30榴弹炮的前车比较简单,是一个简单的双轮车,在骡马牵引的场合就能见到。
    配属弹药
    M-30榴弹炮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M1909、M1910等老式榴弹炮的通用弹药,因此绝大多数老式122榴弹炮弹都可以使用,当然,苏军也为M-30生产过新式弹药。该炮使用的主用弹种是杀伤爆破榴弹,除此之外还有燃烧弹、发烟弹、宣传弹、照明弹等特种弹。另外,在二战中由于苏军面对德军坦克部队巨大的压力,痛定思痛,在战争后期极端重视反坦克作战,甚至要求所有野战火炮都有反坦克作战的能力,M-30榴弹炮也不例外。由于榴弹炮的身管较短,不适合发射初速较高的穿甲弹,因此苏军专门生产了一种122毫米空心装药反坦克弹供M-30榴弹炮使用。但这种弹药出现较晚,二战中使用的情况不详。
    生产和装备
    从1940年开始,M-30榴弹炮就正式定型生产,生产厂家主要有高尔基市的第92厂和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第9厂。由于M-30火炮性能优异,生产从1940年一直持续到1955年,总产量为19266门。除了生产牵引式的火炮外,一部分身管还被安装在T-34坦克的底盘上,成为SU-122突击炮。
    在苏联红军序列中,M-30榴弹炮是作为师属榴弹炮使用的,在1939年苏军编制中,每个苏军步兵师配有两个炮兵团,其中M-30榴弹炮的理论装备数量为28门,这在当时已经属于相当强大的支援火力了,而且随着M-30榴弹炮正式投产,苏军甚至要求每个步兵师的122毫米榴弹炮数量达到32门!在二战爆发前,苏军有一个庞大的军队现代化计划,力图将苏联红军改造成一支火力强大、突击能力骇人的现代化军队。在这支军队中,师级是主要的独立作战力量,所有的步兵师都要有独立的强大炮兵群作为支援火力,能起到战役兵团的作用。如果二战前苏军的这个庞大计划真的完成了,那么苏联军队无疑会成为欧洲战场上最强大的陆军。但是庞大的计划受制于相对薄弱的工业基础,实现起来要比预计的慢,而就在苏联红军进行部队换装和编制改动的时期,苏德战争爆发了:原本庞大得在和平时期几乎都难以快速完成的军队改造计划不得不放弃,因此那些火力空前强悍的步兵师不少只停留在纸面上。而且还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战前“大清洗”造成的恶果,使得红军中合格的师、团级指挥员严重匮乏,很多师长、团长都是因为前任被清洗由营连级干部火速提拔上来的,严重缺乏大兵团作战经验。而一个装备有大量支援火炮和其他技术兵器的师对指挥员的诸兵种合成作战能力要求颇高,这明显超出了这些干部的实际水平。再加上战争初期苏军没有做好战略防御的准备,损失了大量技术兵器,剩余的火炮也很难满足编制表上庞大的需求。因此,最高统帅部采取了变通办法:大幅度减少队属炮兵的数量,尽可能把支援火炮集中到方面军或者统帅部直接指挥的预备炮兵部队当中,在战斗中将这些预备炮兵师、旅、团配属到主要防御作战方向上,满足集中火力迟滞德军进攻的需求。这种做法得到了实践的肯定。在战争中后期,虽然火炮的数量已经不再紧缺,但这种集中使用预备炮兵的做法还是在苏军中延续了下来。
    到战争中后期,苏军进入反攻阶段,其“大纵深进攻”理论也已日趋成熟,每次进攻作战都是以集中指挥的预备炮兵火力急袭开始的,铺天盖地的炮火往往能在第一时间摧毁德军的前沿和浅纵深防御地带,为后续进攻做好准备。而在进攻正式开始后,炮兵又由集中指挥变为队属指挥,直接支援进攻部队。在集中指挥火力急袭阶段,苏军不但会集中方面军属和统帅部属的预备炮兵师,还会临时抽调各个军、师所属的队属炮兵加强预备炮兵。而在这个时期,虽然队属炮兵的编制随着火炮数量的增多而扩大了,但仍旧没有达到战前计划的数量。以1943年8月开始的苏军步兵师编制来看(这是苏军1944-1945年最主要的编制),每个步兵师下辖一个炮兵团,每团下辖三个炮兵营,每营三个炮兵连,其中一个即为122毫米榴弹炮连,装备M-30榴弹炮4门,另两个连装备的是ZIS-376毫米加农炮。因此每个步兵师装备的M-30榴弹炮为12门,远远少于1939年编制中的28门。究其原因,主要是苏军在长期的战争中已经习惯了加强预备炮兵集中使用炮火的做法,加强预备炮兵要比加强队属炮兵来得更为重要。而在预备炮兵方面,以1942年10月的突破炮兵师为例,每个师下辖三个榴弹炮兵团,每个团下辖两个榴弹炮营,每营三个连,每连4门M-30榴弹炮。全师共有M-30榴弹炮72门,远远超过了师属炮兵,而且在突破炮兵师当中,还编有152毫米甚至是203毫米口径的炮兵火力,可见预备炮兵在苏军中的地位。
    在战场上,M-30榴弹炮主要用马匹、载重卡车或者专门的履带式火炮牵引车牵引。卡车多采用苏联国产的ZIS、GAZ卡车或者西方援助的GMC、雪弗兰、道奇卡车,而专用的履带式火炮牵引车则一般为斯大林STZ-5和YA-12等型号。
    除了作为牵引式火炮使用外,M-30榴弹炮的身管还装在T-34坦克的底盘上,成为SU-122突击炮。在苏德战场上,苏军受德军3号突击炮等装甲车辆的影响,认识到全装甲底盘突击炮的价值,遂将T-34中型坦克炮塔取消,改为一个方形的带倾斜装甲的战斗室,正面偏右侧装一门M-30榴弹炮作为武器。在苏军序列中SU-122往往装备中型自行火炮团,在战斗中支援坦克和步兵作战。由于射角的关系,SU-122上的这门M-30榴弹炮主要作为近距离平射武器,用来摧毁工事、建筑物等目标,而反装甲能力因为M-30的身管较短,所以比较有限。在战争后期,随着威力更大、身管更长的ISU-122/152和SU-85/100的出现,SU-122逐步退出苏军主力部队。
    外国使用者
    在卫国战争初期,苏军因为对德军的突然袭击准备不足,战术失误,导致大量技术装备被德军缴获,其中自然也包括M-30榴弹炮。德军在缴获大量M-30榴弹炮后,发现这种火炮结构坚固、性能优异,122毫米的榴弹威力比德军的105毫米榴弹更大,而火炮质量也可以接受,很快就给M-30榴弹炮以S.F.H.396(r)的德军编号,编入德军炮兵使用。一部分德军缴获的M-30榴弹炮还被运送到西线,作为大西洋防线的上的支援火炮使用。
    除了纳粹德国军队,芬兰军队在二战中也缴获过M-30榴弹炮,据记载一共缴获过41门。芬兰军队给予其的编号是122 H 38。在战争中,苏军的盟友波兰人民军等,也装备过M-30榴弹炮。
    二战结束后,M-30榴弹炮也被作为军援物资流入世界各地,除了东欧集团国家和朝鲜、蒙古等社会主义国家,M-30还被提供给埃及、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在中东战争中这些火炮都有使用。
    另一个大量使用M-30榴弹炮的国家就是中国。新中国在建国后为抗美援朝和军队正规化建设,大量购买过苏制武器装备,并对其中一些型号进行了仿制,M-30榴弹炮的中国仿制型号是54式122毫米榴弹炮。1966年,中国对M-30榴弹炮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进,于1981年开始生产54-1式122毫米榴弹炮。与M-30/54式榴弹炮相比,54-1式榴弹炮主要在以下方面进行了改进:大架由铆接结构改为焊接结构(其实中国批量化生产的54式榴弹炮已经有此项改进);取消专用的夏用驻锄,改为冬夏合一驻锄;牵引环改为牵引杆;增加气动刹车装置,能和牵引车同步刹车;方向机增加轴承,采用组合式螺筒;大架展开用的架尾轮改为折叠式包胶轮。按照197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54式122毫米榴弹炮也属于师属火炮,每个师下属54式122毫米榴弹炮24门。在实行合成化之前,解放军当中还存在和苏军类似的预备炮兵师,每个师下属的榴弹炮团也装备有36门54式122毫米榴弹炮。但预备炮兵师中的122毫米榴弹炮很快被威力更大的152毫米加农榴弹炮代替。现如今,除一些预备役部队外,54/54-1式122毫米榴弹炮已经从解放军部队中退役。
    M-30式122毫米榴弹炮是苏联红军大量装备的第一种现代化榴弹炮,它极大地提高了红军炮兵的现代化水平,使其开始告别一战时期遗留下来的旧式火炮。在二战中,M-30榴弹炮作为苏军中口径榴弹炮的主力担负了许多作战任务,表现非常优秀,哪怕到了战争结束以后,M-30榴弹炮还在苏军中服役了较长一段时间,直到更为先进的D-30 122毫米榴弹炮出现才从苏军序列中正式退役,足见其生命力的顽强。在二战时期,美国、德国等国家装备的中口径榴弹炮多为105毫米口径,虽然在火炮质量和射速上有一定优势,但单发弹丸的威力与M-30差距较大。英国陆军二战中使用的主力中口径火炮为25磅野战榴弹炮,弹丸威力更为逊色。当然,M-30榴弹炮显得略重,但是苏、德战场主要是平原,火炮质量大带来的问题并不是非常明显。更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增加火炮威力,苏军从1943年起生产了D-1式152毫米榴弹炮,该炮就是用M-30榴弹炮的架体装上152毫米身管所得,在炮重增加有限的情况下威力跃升了一个等级,可见M-30榴弹炮架体的结构强度冗余还是较大的。虽然在今天看来M-30榴弹炮已经比较落后了,但是在火炮发展史上,其卓越的设计、巨大的影响力还是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的,更重要的是,在苏联卫国战争中,M-30榴弹炮的怒吼为打败纳粹德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体现了苏联军民顽强的斗志和必胜的信念,从这一点上来讲,它更是值得今天的人们所纪念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19b26540102vj00.html

http://war.163.com/11/0222/13/6TGIDTME0001123L.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5: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moxdao.com/thread-30133-1-1.html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红军所向披靡的铁拳除了坦克,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火炮,而在这个经典辈出的集体中,有这么一款其貌不扬却又举足轻重的火炮,这就是今天要介绍的,苏联M-30式122mm榴弹炮。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苏联红军决定研发一款新型的师级支援火炮,以替换部队中自沙俄时代就服役的M1909/1910型122mm榴弹炮。到三十年代末,设计方一共提交了三种方案,分别是乌拉尔重型机械厂的U-2、莫托维利卡厂的M-30,以及92厂的F-25。这其中,以F-25最为先进,但最终出于节省成本等原因,还是选择了性能相对不那么突出,但采用了大量现有火炮技术,更加成熟的M-30。
       总体构造
       在结构设计上,M-30走了简单可靠的路线,炮管就是普通的单筒身管,炮口无制退器,身管后半部套在一个被筒内,被筒上方为液压式复进机,下方为制退机。炮尾的炮闩为螺纹式炮闩,优点是重量轻、结构尺寸小,但缺点是开关速度较慢,但作为身管压制火炮,射速慢并不是什么缺点。
       火炮采用击针拉火式击发,瞄准机由高低机和方向机组成,高低机为齿弧式高低机,高低机手轮在炮身右侧;方向机是螺杆式,方向机手轮在炮身左侧。另外还有一对气压式平衡机位于身管两侧。
       架体部分由摇架、上架、下架和大架组成。摇架是前部筒型后部槽型的混合式摇架(摇架就是支撑起被筒、复进机和制退机的框架结构);上架成“Y”形,支撑起火炮炮身,下部与下架连接,共同负责火炮的高低与回转;下架上联上架,左右连接车轮轴,后与大架相连;M-30的大架是经典而成熟的开脚式大架,大架截面为方形,铆接构造,后部配有普通驻锄和夏季驻锄。
       M-30的车轮有两个,有两种轮胎样式,充气橡胶轮胎和早期的海绵实心轮胎,海绵胎质量大,承重能力更优秀,尤其适合重型火炮,早期许多国家的重型火炮都是采用海绵胎,但这种胎也存在牵引速度上不去、长期停放会挤压变形等缺点,所以二战中后期各大国普遍采用汽车替代骡马牵引火炮后,充气橡胶轮胎就逐步替代了海绵胎。
       M-30运动部分采用的缓冲装置为简单的板簧式(就是大卡车上的那种一叠叠的钢板),在右轮内侧有一个简单的手刹器,是该榴弹炮唯一的刹车。
       作为一种30年代研制的牵引火炮,M-30还有一个同时期牵引火炮的常见配备——火炮前车。因为当时的身管火炮都是骡马牵引,所以火炮是不能直接挂在骡马身上的,那么大的重量骡马肯定吃不消。所以需要采用一辆两轮的无动力小车,火炮挂在该车上,然后骡马在前面牵引这辆小车。M-30的这辆前车也十分简单,就是个马拉车的铁皮版,上面有简易座位,下面同样有一对板簧片作为缓冲器。
       火炮性能与编制使用
       M-30作为一种成熟的师级身管压制火炮,性能并不突出,但还是能胜任其担负的角色的。其全重近2吨半,最大射程11.8千米,最小射程3.4千米,主弹种为杀爆弹,有多种特种弹药,也可通用M1909/1910等老式122mm炮的弹药。
       该炮在30年代末开始大量生产,预想的每个师装备数量为28门,这在当时是非常强大的支援火力编制,但随着战事的深入,苏联人开始普及预备炮兵的理念,这样到44年,每个师直属的M-30大幅减少到了12门,而专门的预备炮兵力量——突破炮兵师的装备数量则达到了72门之多。
       而在战争中期,该炮还被放到T-34坦克身上,专门用于近距离平射工事和建筑,也就是著名的SU-122突击炮。
       简单而又成熟可靠的M-30榴弹炮是如此好用,以至于无论苏联红军还是其对手乃至其它外国使用者都对其爱不释手,此炮在苏联一直生产到1955年,总产量高达1.9万门之巨。而该炮另一个著名的使用者就是我国,其在我国的仿制型号就是54式122mm榴弹炮,而到了1981年,还继续推出了其改进型——54-1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6: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志愿军的武器】82毫米迫击炮
按照口径划分,60毫米及以下口径为小口径迫击炮;60毫米至100毫米口径为中口径迫击炮;100毫米以上口径为大口径迫击炮。
世界上第一种步兵迫击炮是著名的英国设计师斯托克斯研制的斯托克斯81毫米迫击炮,这位著名的“迫击炮之父”后来移居法国,主持研制了著名的布朗德1930年式81毫米迫击炮,该炮后来被各国军队采购,并出现了很多型号的81、82毫米迫击炮。(布朗德兵工厂真的很厉害)
在我军装备的迫击炮中,82毫米迫击炮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个口径的迫击炮在中国军队中使用历史悠久,主要是作为步兵营属支援火力,直到现在也是部队的制式装备。
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过两种82毫米迫击炮,一种是对抗战史比较了解的同志们熟知的20式82毫米迫击炮,另一种是苏联红军在二战中装备的PM-37型82毫米迫击炮。
20式82毫米迫击炮,也有称为民国二十年式82毫米迫击炮,该型迫击炮曾打死过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该型迫击炮是国民政府控制下的金陵兵工厂参照法国布朗德1930年式81毫米迫击炮,从奥地利买进高质量的炮身钢,在沪造82毫米迫击炮的基础上,改制成功82毫米迫击炮,定名为民国20年式82毫米迫击炮,于1932年春夏之交开始交付使用。
国产20式82毫米迫击炮,一直是中国军队的主要曲射武器,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大量缴获该型迫击炮,志愿军入朝参战时,82迫经常用来轰击敌人阵地的重要目标,并在阻击战中打集团目标。
该炮口径82毫米,炮管长1326毫米,炮口初速196米/秒,射速9—20发/分,高低射界45度至85度,方向射界左右各30度,最小射程100米、最大射程2850米。
全炮重69公斤,可拆卸成三个部分,最重的部件30公斤左右,由3个人扛着就走,便于一线步兵携带。
可发射杀伤榴弹、黄磷发烟弹和照明弹。
1951年紧急进口装备部队的一批苏式装备中,苏制PM-37型毫米82毫米迫击炮大量装备志愿军部队,从第五次战役到停战,都承担了重要的作战任务。
苏制82迫,其研制的理念也是从布朗德迫击炮而来,也是扩大口径至82毫米。实际上苏联红军装备了多种82毫米迫击炮,包括PM-36、PM-37型、PM-41型和PM43,后两种是带有车轮的。
PM-37型82迫,炮管长1220毫米,重56公斤,高低射界45度至75度,方向射界左右各15度,射速25、30发/分,炮口初速211米/秒,最大射程3040米。
另外,有资料显示中国装备过苏制PM-41型82毫米迫击炮,但是没有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记录。
1952年5月,中央军委兵工委员会作出《关于兵工问题的决定》,确定了我国第一批18种制式武器型制以及配套的弹药、光学仪器等,同时批准了工厂调整大纲与新建工厂大纲,这个《决定》确立了人民军队第一个成体系的武器装备制式系列。在当时,由于社会主义苏联是唯一一个能向中国提供成套武器装备生产技术的国家,因此在《决定》确定的18种制式武器中,有15种是仿制的苏军武器装备。其中,中口径迫击炮仿制的原型是苏军PM-37式82毫米迫击炮,我国定名为1953年式82毫米迫击炮。

https://tieba.baidu.com/p/4423525854?red_tag=0149128751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7: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骡马——苏联履带车集锦
https://tieba.baidu.com/p/2780933739?red_tag=000386979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 22: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tanks-encyclopedia.com/ww2/soviet/soviet_a32_t32.php

T-34 Prototypes: A-20 & A-32

In June 1935 a young and promising engineer by the name of N. Tsyganov built the first prototype of the BT-2-IS at the Kharkov Military District workshops. Essentially using a BT-2 tank as a base, the main difference was that the new tank had driveshafts going to the 2nd, 3rd and 4th wheel pairs (while the 1st, 2nd and 4th pairs steered). The letters IS stood for Iosif Stalin, unsurprisingly.
After the prototype showed promise, Tsyganov was given permission to convert 10 BT-5 tanks into similar BT-5-IS tanks. The mobility of the BT-5, while by no means poor, improved tremendously. Not only the tank was now capable of off-road drive without tracks, it also was able to drive with a missing track or several missing road wheels (something the BT series was not capable of).
Over the years, the new prototypes took part in extensive training and proved themselves worthy. The idea was further developed into BT-7-IS and the new theoretical BT-9 tank. Despite the fact that the tanks had some vulnerabilities (the new suspension was difficult to repair) the army committee decided to accept BT-IS into service. Plant #48 received an order for 300 vehicles to be made in 1938. This was not to be: during the purges in 1938 Tsyganov was arrested along with other members of his design bureau. The project was stopped.
BT-SV: the armored tortoise
While improving the BT tanks, Tsyganov came up with a new clever protection design (probably not realizing at the time the impact sloped armor would have on tank development for years to come). Tsyganov designed a new hull for the BT-7 with well-sloped all-around armor and named it BT-SV Cherepakha (“tortoise”). Like with his other designs, Tsyganov used existing BT-7 parts to design the new tank. The letters SV stood for the leader of the Soviet Union and a senior military commander, respectfully – Stalin-Voroshilov (whose names would later be used in naming KV and IS tanks).


Two versions were developed – one with light protection up to 25 mm thick, and another using 45, 50, and 55 mm armor plates – incredible for its time! Unlike the BT series, the crew now included a 4th member – the radio operator sat to the right of the driver as there was no room for the radio in the turret. Only one prototype of the “light” version was built and tested in 1937, while the “heavy” variant remained on paper, and neither entering serial production. As the prototype was improved, it was renamed BT-SV-2. Supposedly, the project was to be continued with the heavier version, but was halted after Tsyganov’s arrest.
A-20: Evolution of the BT serie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36-1939) while the weapons of the Soviet vehicles in many cases were superior to their German and Italian counterparts, it also became painfully obvious that the armor of the Soviet vehicles was simply not sufficient to protect the crew from the anti-tank weapons of the time. After a review of current losses it was decided to issue a design order for a new vehicle. In October of 1937 Plant #183 (in Kharkov) was given an order to develop a new vehicle following a number of required qualities.
The man who undertook this task (and would eventually revolutionize tank design) was Mikhail Koshkin, the director of Design Bureau #190 at that time. Koshkin worked closely with Tsyganov on BT-IS and BT-SV vehicles. He believed that “convertible” tanks with wheeled drive were unnecessary for combat, but he could not argue with senior military officers.

The first and only prototype was built in May of 1939. It spent most of 1939 in trials and comparisons with its rival, the A-32 (read below). The A-20 did not have impressive armor or armament, but it did have excellent mobility. The senior officials, not able to pick one over the other, approved both new prototypes for serial production. As the Kharkov plant was already being prepared to produce the A-34 it could not accommodate the A-20 production at the same time, and eventually A-20 was dropped.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story of the A-20 ended there. In late 1941, as the German army approached Moscow, the A-20 prototype was fielded defending the city. Records show it being damaged and sent for repairs twice.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no records of it after December 1941 and what happened to it is unknown.
A-32: Promising competition
While Koshkin worked on the A-20, he began to plan for an alternative version of it which would omit the “convertible” drive. This design would make the tank simpler and allow for more weight and thicker armor. This design was at first labeled A-20G, but soon renamed to A-32.

Compared to the A-20, the A-32 had similar armor, up to 25 mm, but it did have the potential for additional weight. To better distribute the weight, a fifth wheel pair was added, though the suspension design stayed mostly similar to its BT predecessors (as well as the original Christie tank). The gun installed was a 76 mm L-10 (not the 45 mm as on A-20). The tank was otherwise quite similar to the A-20, with the same 500 hp V-2 diesel engine and 400 mm wide tracks, and a similar 4-person crew layout.
Two prototypes were built in the spring and summer of 1939. The tank weighed 19 tonnes, but performed well after being loaded with ballast up to 24 tonnes. After many trials and comparisons with the A-20, this tank needed a few more improvements before being accepted for mass production. The order from the Defense Committee approving the tank for production referred to it as the T-32 – this is the only mention of this designation. Technically, it was not the A-32 being approved for mass production, but the improved A-34 (read below). It is not known what happened to the two prototypes or whether they participated in combat.
A-34: Beginning of a legend
After A-32 showed promise, the design was improved further. One of the features which would prove important later on was its thick armor – now using 45 mm armor plates. The new L-11 76 mm gun was also superior to the L-10. Tracks were widened from 400 mm to 550 mm – another crucial detail which would give the T-34 an edge over the narrow-tracked German vehicles.
Two prototypes were built in January and February of 1940. A-34 prototype #2 had an unusual “driver’s cupola” protruding forward – essentially a way to improve driver’s visibility (which was reported to be awful on prototype #1). This version was not accepted for mass production and A-34 prototype #1 was used instead. These tanks are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the “pre-series T-34”.

A-34 (pre-series T-34) prototype #1. This vehicle is nearly identical to the T-34 mod. 1940.
After several trials Koshkin decided to drive both A-34 prototypes from Kharkov to Moscow – a risky move considering the relatively new design. This way he hoped to deliver the vehicles to Moscow while testing their endurance at the same time. The two tanks and support vehicles left Kharkov in March on 1940, avoiding large towns due to the project’s secrecy. After a journey through poor snowy weather and suffering a clutch failure the group eventually arrived to the capital. There, still maintaining secrecy, the vehicles were presented to high command.

The demonstration was successful and Stalin approved the tanks for further improvement and production. Some senior officers, such as the deputy Defense Committee director Kulik and Armor Command (ABTU) commander Pavlov, were not as enthusiastic: the tank was yet not properly tested and had a notoriously cramped interior.


The prototypes then proceeded to the range to be tested. During trials the tank was fired upon with a 45 mm cannon from 100 meters away. The cannon rounds damaged various viewing devices and compromised some welding joints, but no penetration occurred. During the driving portion the tank did not particularly better than the BT tanks – even with wider tracks the tank had difficulty putting pressure on the ground and under some conditions could spin its tracks in place.
Nevertheless, the tanks overcame a number of obstacles, such as 1 meter high walls, 2 meter wide trenches, and apparently felled trees 70 cm (2 ft) in diameter. Flammable mixture was spilled on top of the engine compartment and burned, but it did not disable the engine (such tests required after the Soviet experiences against the Japanese at Khalkin Gol).

To complete their 3000 km (1860 mi) endurance run the tanks now had to be driven back to Kharkov. After the journey mechanics found a number of stress and fatigue related cracks. But by this time, on March 31st 1940 during a meeting of several senior officials (including the lead designer Koshkin) it was decided to go ahead with the production of T-34 (mod. 1940) at Kharkov’s #183 Plant and Stalingrad’s Tractor Plant (STZ).

Work was almost immediately started on improving the turret and finding a more suitable weapon than the L-11 gun, but it would not be until 1941 that any improvements would be applied and only in 1942 the tank would be produced on a large scale. Sadly, Mikhail Koshkin, supposedly exposed to cold water while retrieving a tank during the return march, became ill and passed away in September of 1940, before his project could be fully realized.
Sources:
“Domestic Armored Vehicles. 20th Century. Vol 1: 1905-1941” A.G. Solyankin, M.V. Pavlov, I.V. Pavlov, E.G. Zheltov / 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бронированные машины. ХХ век. Том 1: 1905-1941. А.Г. Солянкин, М.В. Павлов, И.В. Павлов, Е. Г. Желтов.
“Domestic Armored Vehicles. 20th Century. Vol 2: 1941-1945” A.G. Solyankin, M.V. Pavlov, I.V. Pavlov, E.G. Zheltov / 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бронированные машины. ХХ век. Том 2: 1941-1945. А.Г. Солянкин, М.В. Павлов, И.В. Павлов, Е. Г. Желтов.
“Tough Armor: History of the Soviet Tank 1919-1937” Mikhail Svirin / Броня крепка: История советского танка 1919-1937. Михаил Свирин.
BT-IS on Aviarmor.ru
BT-SV on Aviarmor.ru
A-20 on Aviarmor.ru
A-32 on Aviarmor.ru
T-34 on Aviarmor.ru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8: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1940年,当美国开始全面动员投入二战时,美军为了确保前线物资供应,即着手努力使其运输系统机械化。为此,军方根据国内各汽车公司提出的方案并经多次验证,决定采用通用汽车公司设计生产的GMC十轮大卡车,军方编号为CCKW——353,作为重整军备计划使用之二款军用车之一。
该车前期舵楼为帆布平顶型,后期改为金属圆顶作为重整军备计划使用之二款军用车之一。并有多改装车
该车全长6.93米、
宽2.32米、
高2.24米(不含帆布车蓬)至 2.80米(含帆布车蓬)o
采用GMC270型4.4升6缸汽油发动机驱动,
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104PS O,
最高时速71公里/小时,
最大行驶里程385公里。
驱动形式为6×4或6×6。
标准载重量为2.5吨,
但即使运载两倍于承载能力的重量,也照样能飞驰向前。
该车在二战期间,由于其具有力量大、越野性强、坚固耐用、易于维修以及对各种困境的适应性,因此,在各种战役,尤其是在诺曼底登陆中担当了重要角色,使其赢得了世界声誉,被视为胜利的象征。该车在二战结束前己生产有80万辆。二战结束后,该车仍被广泛用于军事及民用,直到60年代替代车型出现后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在我国解放战争时期,我人民解放军从国民党军队手中缴获了大量的美制GMC CCKW一-353十轮大卡车等装备。新中国成立后,该车被用于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而今, 该车早已被淘汰,只有在电影制片厂的道具仓库里还能见到它的身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b6f8f0100cygb.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8: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嘎斯69型吉普车(GAZ69)长度为3850mm,宽度为1850mm,高度为2030mm,轴距2300mm,前后轮距一致为1440mm,离地间隙210mm,转弯半径6,采用4轮驱动,自重1525公斤,乘员5人,发动机为前置四冲程水冷汽油机,最高车速90公里/小时,油耗14升/100公里,排量2120毫升,压缩比6.5:1,最大功率55马力/3600转/分,最大扭矩为12.7公斤?米/2000转/分,变速箱为手动3档同步,蜗杆滚轮式转向器,前后鼓式制动器。前后悬挂为整体桥钢板弹簧,有的老车至今簧性尚好,据说是苏联二战后大量采用炮弹皮加工制作的。
该汽车产于前苏联的高尔基汽车厂,该厂1930年由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协助设计,苏联自行建成,并逐渐完善。设备大多由美国提供,也有部分英国、法国、意大利进口的机床,全厂约有6000多台设备。高尔基汽车厂专门生产轻型和中型载重汽车、中级和高级小客车以及发动机。1967年开始生产伏尔加牌嘎斯小客车,代替胜利牌嘎斯20型和伏尔加嘎斯21型小客车。载重汽车的基本型是嘎斯53A型,在该底盘上又可改装生产自卸车、起重车、油罐车和其他工程用车。1979年汽车产量为325000辆,其中小客车为75000辆,其它车辆为250000辆。
我国在五六十年代普遍进口的嘎斯69型越野车配备军队和县级领导工作用车。60年代初期,为装备中国军队,北京汽车厂用伏尔加轿车嫁接嘎斯69,开发出“北京212”。
嘎斯69吉普车
  载重:0.65吨
  牵引重:0.80吨
  车自重:1.54/1.53吨
  发动机最大马力:55匹
  最高时速:90公里
  最小转弯半径:6米
  爬坡能力:30度
  涉水深:0.60米
  最低点离地高:0.21米
  燃油箱容量:60公升
  每百公里耗油量:14公升
  车厢尺寸长:1.31米
  车厢尺寸宽:1.34米
  车厢尺寸高:0.48米
  车身尺寸长:3.85米
  车身尺寸宽:1.75/1.85米
  车身尺寸高:1.85/2.03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b6f8f0100clxc.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8: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1943年,GAZ制造厂在GAZ64基础上经过一些改进又推出了GAZ67军用吉普车,其具体生产时间是从1943年9月到1953年秋,总产量达92843辆。从二战后期直到朝鲜战争,GAZ67几乎参与了苏联红军每一次作战行动,无论在前线还是后方,都活跃着它们的身影,为了让GAZ 67能够直撞投入战斗,苏联还曾经生产过加装装甲的GAZ67。

https://www.sohu.com/a/239261100_100167315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01: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56半的爷爷”揭秘苏联西蒙诺夫SKS-31半自动步枪
 楼主| 发表于 2019-2-16 16: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贷款
从当年10月底开始,苏联给与中国5000万美元的贷款,年息3%,用于向苏联购买军火等物资。同时中国用茶、皮革、棉花、丝绸、桐油、兽毛以及各种金属矿产等分5年偿还贷款。
需要指出的是,苏联不缺农产品和金属矿产,也不存在强买强卖的问题,与其强买强卖,还不如抢来得快。
第二笔贷款同样以5000万美元为贷款额,还款方式之类的和第一笔一样。
1939年6月13日,中苏两国在莫斯科签订第三次贷款协定,额为1.5亿美元。贷款的使用,年息与前两笔贷款相同,自1939年7月1日起计算利息,偿还年限为10年(自1942年7月1日起)。这笔贷款由于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苏联必须全力对付德国法西斯的进攻,因此中国只动用一半便中断了。
【补充】关于苏联援华部分装备数据说明

https://tieba.baidu.com/p/537015 ... 80659#113397980182l


但是在抗战前期,英美均以高息提供贷款,并且美国还在援助日本的情况下,比如:1939年中国只从英国借款三百万英傍,美国只给中国信用贷款两千五百万美元,但美国却在1938年给日本却一亿了两千五百万美元的贷款,以及机床、军事装备和武器。同期,苏联以低于英美3倍左右利率的贷款和大量物资人员对华支援。
处于对国民政府的难处考量,中国方面可以以茶叶、桐油、矿物金属等原材料作偿债用,据资料称利息5%,每年以实物偿还价值1000万美金的贷款,但中国最后实际偿还了多少,本人未找到资料。
 楼主| 发表于 2019-2-18 23: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中国版sfh18榴弹炮


https://tieba.baidu.com/p/461300 ... 963402#91992849186l



看了南理工的火炮历史见证,对于中国版的描述是
标准型炮架是挂式,中国版是压式,后者结构不及前者,主要表现是避震簧易断,用大药包射击,中国版安全性欠佳,且重量比标准型重。但中国版威力大 射程远,承受膛压能力强,而标准型发射1000发后易炸膛,且发射速度较慢,抗战结束后30倍径的基本损失殆尽。
 楼主| 发表于 2019-2-19 00: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2-19 00:03 编辑

炮十团滇西反攻记

https://tieba.baidu.com/p/1204321358?red_tag=3149798711




在松山战役中的炮兵

宋保恒

1944年**战争的后期,我参加了远征军松山战役和滇西的战斗。这个战役和战斗,相当残酷和激烈,对整个**战争的全面胜利,起了重大影响。我能亲自以炮兵火力支援友军围歼松山和滇西战场上各要点的日寇,促使远征军取得滇缅广大地区全歼日寇的伟大胜利;能为抗战尽一分心力,做一点贡献,而引以为光荣。现将当时有关攻坚战中炮兵使用和步炮协同作战的一些经验体会,和当时战斗生活实情,就回忆所得,介绍如下:

一、滇西战段前期的敌我态势

1942年5月日寇攻占缅甸后继续向我滇西进犯,很快打到松山,占有怒江以西的瑞丽、畹町、遮放(今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所在地)、龙陵、腾冲及怒江以西几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以缅甸为后方补给绒,沿滇缅公路各要点,部署重兵和武器,充实粮弹,构筑工事,特别是在怒江边、惠通桥西北七千米左右的松山上,构筑了永久性防御体系。因为松山是:

①滇缅公路上的必经之地,除此,绝无别路可走,据此,可扼住公路的咽喉,可以阻止并截断我方国际交往和
军用补给;

②松山地势高竣、形势险要、地幅宽阔、林木丛郁,遮天蔽日,既能隐蔽行动,又能居高临下瞰制整个战场;

③能从松山上观察并控制怒江对岸我方阵地和公路上的一切活动,并能以火炮标定射击我方所有要害阵地和交通要点。因此,日寇在松山上以三年左右的时间,用千万吨钢骨水泥构筑了自认为坚不可控的山上地下永久性的防御工事;

④因为松山是日寇据守整个滇西的屏障和第一线防守要害。敌人深知松山防守的成败,关系到整个滇西战役及东南亚霸权的命运,因此,日寇把松山的防御体系以法国的“马奇诺”自比。它具有地幅广(约8—10平方公里)、地势险等特点。这个阵地指挥和通信系统完备,有明暗交通壕相通。有坚强的炮兵阵地、后方补给顺畅、公路直达山顶、粮弹充足、生活设施亦较齐备。日寇在此有长期打算,甚至还设有营妓,总之,日寇企图在松山长期固守、阻挠我收复滇西、打通滇缅路、恢复国际交道干线。

我方从全国战局出发,必须打通滇缅路,收复滇西大片国土,接通国际交通大动脉,使大批待运美援军用物资,通过印缅、滇缅公路,源源转运入中国,为抗战胜利创造条件,因而自1943年以来,国民党统率部抽调集中大批精锐军队,云集滨西怒江以东一线,及松山龙陵腾冲南北山地,对日寇采取包围态势,配合在印度和空运到缅甸的新一军、新六军、第五军和向东围攻的友军,合围聚歼盘据在滇西和滇缅交界广大地区之敌,因而,成立了远征军司令部,委任卫立煌为总司令,统辖指挥各集团军、军、师。

1944年春,开始在怒江南北线上布阵,当时在惠通桥南北怒江一线上的指挥官是十一集团军司令宋希濂,司令部设在油旺街。当任正面攻击的友军,为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所辖的八十八师、八十七师、新编第二十八师,第二军(军长李延年)所辖第七十六师、新编第九师、新编第三十三师、贵州的第八军(军长何绍周,是何应钦的侄子)所属各师。在腾冲方面有五十三军(万福麟所属,东北军系统)等军、师,担任北部右翼的攻歼任务。


参加正面进攻的炮兵,除了各军的炮兵营,各师团的迫击炮、步兵炮以外,由集团军指挥的炮兵,有炮十团(团长胡克先、黄埔六期学生,该团火炮为德式十五公分榴弹炮、射程为15000米)和我们炮七团(团长郑琦,黄埔七期学生,浙江宁波人)第一营。我们营的火炮有两种,一个连为(苏)式762野炮,两个连为115榴弹炮。我炮兵在怒江以东惠通桥的东北山地上,占领了炮兵阵地。我连的阵地在一个叫做“大山头”的山头东北侧占领阵地,观测所设在大山头的顶部,岩石夹缝空隙里,营观测所也设在附近,其他一连、六连的阵地,全部错落疏散的配置在隐蔽阵地里。炮十团的火炮,因为射程远,也为了避免敌寇对炮战的损失,将阵地配置在我们阵地的后方(东北侧)。我们炮兵全受十一集团军指挥,任务是:与七十一军相后来的第八军作战、密切步炮协同,支援友军围歼松山之敌。展开对松山的攻坚战,并伺机攻占松山,进而收复滇西各据点、打通滇缅路、围歼全部日寇、收复滇西全境。



二、初战的胜利

在4月初,我们炮兵在惠通桥东北山地占领阵地时,友军的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及第二军的一个师,早已作好战斗准备,根据平日的侦察,分派了战斗任务。我们炮兵进入阵地后, (遮放阵地)迅速的构筑工事,架设电线,测量怒江对岸敌阵各目标的距离和射击诸元,搜索敌情,并观察友军进攻活动的态势。同时在阵地上,深入鼓舞士气和斗志,严明战斗纪律,作好一切战前准备。官兵克服滇西瘴气严重和种动物质条件的困难,决心在久已盼望的这次·战斗中,对准目标,消灭日寇,杀敌立功,报效祖国。

遵照十一集团军的命令和友军的要求,我们炮兵营担任两方面的任务,第一连的762野炮,因为射程可达13000多米,担任对松山各据点的压制破坏和射击任务。我们两个115榴弹炮连,射程仅6500米,担任怒江对岸近距离目标的射击任务,我当时在第三连当连长,遵照营长胡春祥的指示,在友军开始进攻之前,我们主要任务是:

①对沿怒江西岸敌人坚固阵地的摧毁;

②对敌火力点的侦察和破坏;

③对敌炮兵的压制和破坏。

在正式进攻以前,连续射击七、八天,我连发射炮弹千余发,这个时期,炮十团的火炮,同时向松山顶及其周围的敌阵射击,压制和破坏远距离的目标。他们的火炮射程远,威力大,作用起的更大。但因这种火炮的炮弹稀少、珍贵,轻易舍不得使用。只专门对重点远距离目标射击。与我营的火炮分工合作,互补不足,协力战斗。

当友军发起进攻,分别夺取敌阵的激战时,我们的射击也最紧张激烈,与友军的协同动作更加紧密。特别是耐心用炮队境、望远镜仔细观察战斗的进程和友军攻击敌人各阵地的动态,适时取得密切联系,根据友军的需要和战场的变化,及时将炮火射向最需要的部位。除了仍继续射击以上目标外,这时主要的射击任务是:

①对友军进攻的密切支援;

②配合友军占领敌阵要点;

③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④压制敌人的各项活动;

⑤按友军要求,随时将火力射向他们所指示要求的目标。

这时期,任务特别繁重,发射也非常猛烈,常常连续发射两三小时,几乎每天发射多次。我在大山头岩石后面的观测所指挥着,观测着全连射击的效果,根据弹着点,不断修正射击诸元。观测员黄定鼎(十七期同学)精密计算一切,作我的好参谋,通信人员把我下达的口令传达到阵地,副连长(十六期同学)胡臣卿,在阵在上高呼着,传达着我发出的口令,四门火炮怒吼着,把炮弹射到日寇的阵地上、头顶上、轰!轰!开花,摧毁杀伤着可恨的日寇,亲自看到自己指挥的火炮轰击敌寇,又帮助友军攻克一处处阵地,消灭一批批敌人,心情特别激动,全体官兵特别欢快,情绪高涨,虽然昼夜坚守在阴湿的观测所和阵地上,但心情是很兴奋愉快的。当时要求人人坚守阵地(观测所)的岗位上,昼夜轮流值斑。不值班的人,实在困极了,披上雨衣、扒在石头上打个盹,就真睡了一觉,我自己常用一根扁担,靠在石培下面的石块上,就算一张“床”,躺靠在上面,打上一个吨,就等于香香的睡了一觉。

那时滇西常常下雨,上面淋着,下面泡着,很不好受。在我们对敌人的射击的同时,敌人的火炮也常常猛烈地向我们的阵地和观测所射击,而且射得很准,很猛,人马全有伤亡,一连的火炮被打伤一门。我在的观测所,因为在“大山头”的突出部,挨敌人的炮弹也最多。有一次,激战后将要入暮,正要吃饭时,我们又观测到敌人发射的炮口火,知道敌人又要发射,立即传呼: “又响了,快躲!”,大家不约而同,飞快地躲入观测所的石洞里。刚一进洞,外面咔、咔两声,连续两个炮弹爆炸在刚才大伙吃饭的洞口,接着猛烈爆炸几十发炮弹,全落在左右不到四十米的山头上。当射击稍稍缓和,我们到洞口一看,刚才的饭桶、碗筷,全都放炮弹打碎、打飞了。紧接着,我们和炮十团的火炮,连续对准敌发现时冒出炮口火的地方,猛烈还击、集中发射,狠狠地叫敌寇也尝尝我们炮弹的滋味。

我们在“大山头”的阵地上,连续用炮火和敌人战斗了二十多天,约共发射两三千发炮弹,终于摧毁松山外围敌人的防御工事,掩护友军顾利攻占怒江西岸敌人的多处据点,和松山外围的多处阵地。五月初,在友军把敌人消灭大部,其余退缩到松山和滚龙坡的阵地时,我们收复了大片山地、同时修复了惠通桥,取得了滇西战役的初战胜利。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0: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民革命军的军服沿用了北伐时期黄埔军校学生军的军服样式,以灰色棉布裁剪的中山装为主,配大盖帽、军裤、皮带和布绑腿,士兵足穿草鞋.军官则配皮鞋。这种服装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基本上被沿用。中山装式样的上衣成为军装的基本制式,而大盖帽由于不易制作,且不便于实战,后改为布制野战帽。
抗战初期,国民政府中央军的常服主要以黄绿色为标准色,是由蒋介石聘请的德国顾问们建议使用的。读已故历史学家黄仁宇教授的文章可知,从1931年前后到1942年,这种颜色的制服一直是国民政府中央军主要采用的制服颜色,后来才换成土黄色的常服。除黄绿色军服外,只有第87师和第88师穿卡其色军服。
此外,教导总队所穿军装为黑色军服。
我们在电影电视上看到,只要是30年代的国民党军队,穿的都是卡其色军服,这是错误的事情。当年只有第87师和第88师,所穿服装是我们在电视上看到那种式样。
国民革命军将官所穿,为暗绿色军服,有别于校尉军官的黄绿色军服。将官的大礼服为黑色。
大部分的地方军和杂牌军,所穿服装是蓝灰色军装。在地方军中,只有桂系和粤军,所穿服装是土黄色常服。颜色有些近似于中央军,但也不同于德械师所穿卡其色军服。
滇军军服为蓝绿色军服,但暂编第19师所穿军服为黄褐色美式军服。
再说说军帽。
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北伐时期的大盖帽被一种圆筒形布制军帽所取代,成为部队的制式军帽。该帽是德国军事顾问以德式军帽,根据中国人的头型改进而成的。最大的特点是带帽舌,帽子周围有一层护布,平时折叠起来,用两颗钮扣固定在正面,天冷时可以放下,以保护脸部及后颈部。一般来说,国军部队军帽样式较为统一,唯一区别是正面固定护布的钮扣。在改制之初,曾出现过不同样式.如两颗钮扣的、一颗钮扣的,甚至还有没钮扣的。
部分炮兵和辎重兵,戴的是模仿法国Kepi硬顶帽。
粤军和桂系军帽十分独特,是介于大盖帽和圆筒帽之间的军便帽。后来归属中央之后,才更换成仿德式军帽。
https://tieba.baidu.com/p/4805744764?red_tag=2369566695


东北军军帽,夏季是大盖帽,冬季换成瓜皮式皮毛帽。
西北军和晋军,夏季和其他的国民革命军一样的军帽,冬季换厚重毛皮防寒帽。
现在大部分的电影电视里面,无论是哪一支国民革命军,全部身穿清一色的第87师和第88师式样军装,那可不是普通布料,是由德国进口的黄色呢子制成!如果当年国民政府能够富裕到拥有如此统一的军服,日本人还能在中国如此嚣张吗?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就连杂牌军,甚至是保安团也不例外,统一的黄色德式军服!确实是误导观众。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0: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式82追击炮是抗战时期国军的主要的重火力支援兵器。1931年金陵兵工厂参照法国布朗德1930年式81毫米迫击炮的性能,从奥地利买进炮身钢,在沪造82毫米迫击炮的基础上,改制成功82毫米迫击炮,定名为20年式82毫米迫击炮,于1932年春夏之交开始交付使用。该炮初速196米/秒,射速9~20发/分,最大射程2850米,全炮重69公斤。1938年3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会议《军械工作经验报告》称:“征诸参战部队主管之称述,均颂射击威力甚为显著,实不在敌人之同种兵器之下,尤以金陵兵工厂的迫击炮、马克沁机枪两项兵器之威力最大,湘沪三个月之支持,前项步兵武器支撑之力,有相当之实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ba24d860101faqg.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01: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80%的抗日剧都穿错了:抗战时国军都穿什么颜色的军服?

https://www.sohu.com/a/235334464_623208




那么作为国府嫡系的中央军是从何时开始换装黄色系军服的呢?(仅针对夏常服,因为无论地方军还是中央军冬季皆以灰色棉服为主,例如德械第88师在南京保卫战时所穿军服便是灰色系)

这就要从1930年蒋介石从德国聘请顾问为其训练警卫军和教导总队开始说起了。在德国顾问的建议下,国军开始引入德国山地部队的“滑雪帽”式军帽作为制式军帽,由于这种帽子轻便舒适,造价相对大檐帽又极为低廉,所以军中上至将官下至士兵都十分喜欢——因为国军军服的制作经费是以军费形式向各部下发的,由各部长官再委托被服厂制作,“滑雪帽”式军帽造价低廉就意味着某些长官可以贪污更多军费,这样既能为士兵减负又能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的好事,哪个长官会不欢迎?所以没过多久这种便帽就取代了大檐帽的位置,继中央军之后各地方部队也开始纷纷换装。


而在制服颜色方面,作为彼时中德贸易的一部分,国民政府从德国进口了一批黄色呢料,但该批料子作出的军服只配发给教导总队。之后为了与地方上的杂牌军有所区别,中央军各部均换装黄绿色夏常服,只是这些军服从布料到上色,便完全是国产的了。这种黄绿色军服中央军一直使用到1942年,因为颜色与日军军服过于相近不好辨认,所以42年后便逐渐换装较深的土黄色军服。现在大部分抗日剧在涉及到德械师时都使用卡其色道具服,这其实挺不伦不类的。
总的来说,从1930年代开始,中央军的服装还是能称得上统一且正规的,而地方杂牌军的服装则较为杂乱而不统一。

全面抗战开始后,由于中央政府的物资军备首先供给中央军,所以各地方部队大多需要自筹军服军粮。彼时虽然国府对陆军制服的用料、颜色有了更详细的明文规定,但在那个遍地狼烟的年代里想要完全统一各部着装并且保证持续的后勤供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地方部队的军服颜色依然是根据当地环境、印染水平以及财政能力自己生产,并没有完全遵照中央政府的规定。

《亮剑》剧照
地方军中比较有钱的当属晋绥军与桂军,晋绥军的军装除了颜色为灰蓝色外,其他方面完全效仿中央军,领章、胸章都与中央军制服无异;而桂军的制式军服则连颜色都与中央军一样。

还有粤军。近年来讲述川军、桂军抗战的影视剧很多,相较之下同样功不可没的粤军仿佛都没有了存在感,这是不应该的。抗战期间的粤军军服也经历过几次颜色变更,淞沪会战时粤军的军服颜色为土黄色,但这种黄色要比中央军的黄色略浅;到了战争后期,由于物资消耗得不到有效补充,粤军中便也逐渐出现类似新四军的青灰色军服(因为布匹染灰色比黄色成本低)。
需要提一下的是,抗战期间全系官兵都配发过黄色军服的仅有桂军和粤军。

《川军团血战到底》剧照
而与上面几支部队比起来,川军简直可以说是叫花子部队了。川军的制式军服颜色本应为土黄色,但是由于川军内部也分小派系且物资紧缺,很多部队的军服并非出自某一固定工厂,而是随便哪家乡下小作坊都有可能为川军染布、制作军服,所以土黄色、黄绿色、蓝黑色、灰色的军服同时存在于川军之中便也不足为奇。
最后再说一下地方军中最特立独行的一支——滇军。因为受法国影响甚大,所以滇军在制服上与其他地方部队大不相同,主要体现在他们的法式头盔、墨蓝色军服和白色绑腿上。同时,滇军也装备了大量的法国造武器,可以说是国军中名副其实的“法械”部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00: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老枪】水连珠步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cfb6530102wmmp.html


1981年8月,组建不足1年的中国代表队首次出征在日内瓦举办的第30届军事五项世锦赛。当中国运动员庞红云走上射击场时,场内的外国观众发出一片笑声,因为他手持的是一支改装的老式步枪,在各国运动员使用的现代高精密竞赛步枪中分外显眼。但枪声落定,记分牌上的成绩却让外国同行和观众们目瞪口呆-192环!这支为国家赢得荣誉的老枪,便是本文所要介绍的主角-”水连珠”。

◆”水连珠”的缘起与变化

  ”水连珠”诞生于100多年前的俄国,正式名称是莫辛.纳甘1891式步枪。1886年法国率先采用了使用无烟药枪弹的M1886勒伯尔步枪,欧洲国家群起效仿,沙俄也决定设计一种类似的新型连发步枪,来代替老式伯丹单发步枪。俄国陆军上尉谢尔盖.伊万诺维奇.莫辛设计出一种7.62毫米样枪,和比利时设计师列昂.纳甘设计的8.89毫米样枪一起成为候选方案。经试验,征选委员会决定取两者所长,以莫辛的方案为基础,但供弹系统改用纳甘的设计,最后所确定的方案被称为莫辛.纳甘步枪。虽然新枪已经定型,但俄国兵工厂却没有足够能力立即投入生产,因此首批产品是次年由法国夏特洛尔国营武器工厂制造的,在本国投产则已是1894年。由于沙俄工业基础薄弱,到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为止,尚没有足够新枪来全面替换伯丹步枪,因而当时两种武器仍在混合装备。甚至一战期间,俄军仍苦于步枪短缺,派往前线的步兵师只有一半按标准配齐了武器,被迫再次向国外转让生产莫辛.纳甘步枪,美国的雷明顿和威斯汀豪斯两家公司承揽了155万支的生产合同。当交付首批5万支后,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苏维埃政权中止了合同,美国政府买下了大部分剩余产品,提供给远东的白俄军队,其余的改为向民间销售。
  ”水连珠”步枪包括一个完整的系列,由于生产时间长,改进和变型也很多,最主要的就有1891式、1891/10式、1891/30式、1938式和1944式等多种型号。据资料记载,在莫辛.纳甘步枪近60年的生产过程中,俄国本土的生产厂只有3家,分别是伊热夫斯克、图拉和谢斯特罗列茨克。其中伊热夫斯克产量最大,仅二战期间就生产了超过2000万支的1891/30。它和图拉在战后得以保留并进一步发展,而谢斯特罗列茨克战争期间疏散后没有重建。在出现了SKS45、AK47等更先进的武器后,莫辛.纳甘步枪于1948年停产。但该枪在国外的影响仍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东德、古巴、朝鲜、越南和土耳其等国都先后装备或生产过这种步枪。芬兰不仅装备了1891/10,还根据其改进出M27、M28步枪。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前南地区内战以及车臣战争中,已有百年高龄的莫辛.纳甘步枪仍然活跃在战场上。目前虽然军队中已不再装备该枪,但阿富汗等国的仪仗队中仍有少量保留,图拉兵工厂也在生产和销售该枪的民用特猎、运动型号。

◆”水连珠”的得名与特点

  ”连珠枪”一般是指手动供弹的弹仓式连发枪,但为什么单单莫辛.纳甘步枪就被称为”水连珠”呢?这是因为它早在1891年就已定型,属于第一代使用无烟药枪弹的步枪。而此前使用老式黑火药枪弹的步枪发射时枪声沉闷,硝烟经久不散,而相比之下”水连珠”不仅烟雾少,而且枪声清脆,特别是供弹、发射动作干脆利落,连续发射时如同水珠溅落,故得此名。
  ”水连珠”属于旋转后拉式枪机的手动步枪,以前常常被认为是一支笨重、落后的武器,其实并不尽然。与后期的毛瑟Kar98k等比较,它自然有些落伍,但在同时代武器中却属于佼佼者。与同属于无烟火药时代首批步枪的”老套筒”-德国1888式相比,”水连珠”在外形、长短、重量上都与前者相仿,而且两者弹仓均为外露式。它们都是以黑火药手动步枪为基础改进而成,这种改进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枪机和弹仓,但在具体结构上,两者又不尽相同。比如1891式”水连珠”枪机由可以手工分解的6个机件组成,而1888式是8个部件;击发部分1891式是4个零件,1888式则是5个。在枪机构造细节上,1891式击针座直接拧在击针尾上,由一个连接板与机头相结合,击针座后拉左旋即可实现保险,不易因磨损而失效,而且击针突出量可以调整,即使磨损也不会造成整个击针报废,拉壳钩是固定式的,不易丢失。而1888式枪机结构要复杂得多,其保险杆容易因磨损和变形而失去保险功能,拉壳钩则是一个独立部件,在分解枪机时不小心即会脱落丢失。至于弹仓部分的设计,显然1891式所用的桥夹装填方式比1888式的漏夹更加方便实用,也利于保养。所以,虽然”水连珠”只比”老套筒”晚诞生3年,但无论从工艺性和维护的简便性上,还是从各项细节设计上,都要明显高出一筹。
  整体来看,莫辛.纳甘步枪的外形很有特点,除枪机后端突出的击针尾座和外露式弹仓外,枪托和护木轮廓弧线比较明显,枪托底部略呈上宽下窄的倒三角形,而且1908年以后的产品,枪背带两头直接穿入枪托和护木。该枪的另一特点是使用四棱刺刀,1891、1891/10和1891/30式均为可卸套筒式,使用前通过套筒联接在枪口上,后期的1944式改为折叠式设计,但刀型基本相同。这种刺刀虽然功能单一,但穿刺力很强,杀伤效果好,加上1891式超过1300毫米的全枪长,使得该枪在白刃战中一点不输于以拼刺见长的日本38式步枪。不过,在二战这样的战场环境下,莫辛.纳甘的长度就显得太长了,在工事、战壕中出入不便,而且重量也偏大,因此枪托只能使用较轻的桦木制造。同时,与毛瑟98、李.恩菲尔德等其他非自动步枪相比,莫辛.纳甘的枪机设计稍显粗糙和复杂,同时其弹容量有限,发射速度也较低,在火力为主的时代,被淘汰的最终命运显然不可避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莫辛.纳甘吸引人的优点还在于易于生产和简单可靠-这非常符合俄国工业化程度低、士兵受教育程度低的实情。前者能适应战争时期的简陋生产条件,在同样时间内可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以供应前线。而对只经过短期训练就补充到部队的成批新兵来说,简单的莫辛.纳甘往往比精细的半自动步枪更容易掌握,在缺乏保养和维修的战场条件下更容易操作,同时能有效地避免浪费子弹。这也是为什么在出现了SVT等优秀的自动武器之后,莫辛.纳甘还能基本保持其原有地位的原因。

◆”水连珠”进入中国考

  第一兴盛期:”水连珠”进入中国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1900年”庚子之乱”期间。
  当时俄国派出18万大军进占东北,并和清军及抗俄义勇军多次作战。4年后,东北又成为日俄争夺远东霸权的主战场。其间相当数量的”水连珠”遗失在战场上,这是国人接触这种武器的开始。十月革命后,逃亡中国的白俄带来了不少俄式步枪,其中一些被转卖到各路军阀手中。1924年,孙中山在广东建立革命政府,积极准备北伐。根据协定,当年10月,苏联”沃罗夫斯基”号轮船抵达广州,送来8000支”水连珠”,每支配弹500发,用于武装黄埔军校的学生军。而西北军阀冯玉祥在退出北京后,转道赴苏联考察,争取到苏联提供的包括大批”水连珠”在内的可装备10万人的军火,经外蒙古运至国内,冯得以在五原誓师并投入北伐。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还提到了辗转流落到陕北红军手中的这批”水连珠”。而从广东输入的那批”水连珠”中,一部分后来由国民革命军第20军、11军使用,最终参加了南昌起义,至今南昌起义纪念馆中仍陈列有这种武器。
  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国内通过各种渠道得到的”水连珠”已有相当数量,使用范围也很广,因此上海兵工厂于1927年开始生产俄式枪弹,以供给国内所需。但”水连珠”却未能像德、日产品一样,成为国内步枪的主流,主要原因是因为俄式步枪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才成批地流入中国,而1929年对华军火禁运完全解除,国民政府从1929至1931年,从德、英、日、法及意大利、比利时等国进口了价值2100万元的军火,而出于政治因素,苏联却不能成为军火采购对象。受国内兵工生产与军火贸易的双重制约,国内已有的”水连珠”因为子弹缺乏或零件来源断绝,到抗战前正规军中已很少有使用。
  第二兴盛期:”水连珠”第二次成批进入中国是在抗战之初。
  此时由于德、日合流,中国逐步丧失了从德国购进装备的可能,只能转而求助苏联。1937年8月起,苏联根据《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开始向中国提供经济贷款和军事援助。到1941年停止时为止,共提供”水连珠”50000支、步机枪弹1.2亿发。这些武器,对维持从淞沪抗战到武汉会战正面战场的战力起了积极作用。另外,苏联还曾为新疆军阀盛世才提供过一批步枪。前不久逝世的著名书法家武中奇曾回忆道:1938年10月9日,时任八路军四支队特务大队大队长的他率部前往益都县开辟新游击区,途中遇到一架低飞的日本轰炸机,他命令部队用”水连珠”对敌机进行密集射击,几波射击之后,飞机直接被击落,飞机残骸和俘虏被带回根据地展览,大大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士气。虽然国内金陵、汉阳及后来的第20兵工厂均制造过俄式枪弹,但数量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当时部队中仍以7.92毫米口径步枪为主,很多”水连珠”都用来装备游击队和地方部队。由此可见,当时地方武装中还有少量老式1891步枪。待到抗战后期及战后,由于美、日武器和国内自产步枪的广泛使用,”水连珠”基本上都退居二线,但在局部有少量使用。曲波所著反映东北剿匪斗争的小说《林海雪原》第八章”跨谷飞涧、奇袭虎狼窝”中就有”孙达得端起水连珠哨哨两枪,那匪徒往后一仰,连人带枪滚下沟底”的描写。
  第三兴盛期:随着鸭绿江边燃起的烽烟,”水连珠”迎来了在中国最广泛的一次使用。
  入朝参战初期,志愿军装备的枪械种类相当混杂,后勤供应压力沉重,迫切需要统一。所以1950年11月,国内跟苏联紧急签订了以现汇购买36个步兵师轻武器的协定。1951年初志愿军开始成建制换装,一年后完成35个师,共换装各类”水连珠”步枪151865支,初步实现标准化。由于苏联前期提供的都是战场上回收的1891/30式、1938式旧枪,多半使用过度,附件不全,胀膛、卡壳的现象比较普遍,所以志愿军战士对其不是很满意,甚至有人把它叫做”脚蹬枪”(卡壳时得用脚蹬才能打开枪机)。而后期提供的1944式则成色较新,而且该枪较短、出入战壕方便,精度也不错,因而很受战士们欢迎。特等功臣张桃芳曾使用这种步枪,以442发子弹击毙214名敌人,创下了志愿军冷枪杀敌的单人最高战绩。同时,国内也根据苏联提供的技术资料,对1944式进行仿制和改进,定型了1953年式步骑枪,并于次年开始装备人民解放军。1955年1月,包括53式步枪在内的**国产轻兵器,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首次使用。
  53式步骑枪自此一直生产到1962年前后,而在部队中则装备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才被56式半自动步枪所取代。退役的各式”水连珠”多数用于民兵训练,即使到1980年以后,边疆地区牧民和民兵仍有少量用于护牧和狩猎。同时,由于”水连珠”有精度好的优点,建国初期曾一度用作”劳卫制”运动的射击练习用枪,以其为基础改进的大口径运动步枪在国内也有广泛使用。



  "连珠枪"一般是指手动供弹的弹仓式连发枪,但为什么单单莫辛.纳甘步枪就被称为"水连珠"呢?这是因为它早在1891年就已定型,属于第一代使用无烟药枪弹的步枪。而此前使用老式黑火药枪弹的步枪发射时枪声沉闷,硝烟经久不散,而相比之下"水连珠"不仅烟雾少,而且枪声清脆,特别是供弹、发射动作干脆利落,连续发射时如同水珠溅落,故得此名。
  "水连珠"属于旋转后拉式枪机的手动步枪,以前常常被认为是一支笨重、落后的武器,其实并不尽然。与后期的毛瑟Kar98k等比较,它自然有些落伍,但在同时代武器中却属于佼佼者。与同属于无烟火药时代首批步枪的"老套筒"-德国1888式相比,"水连珠"在外形、长短、重量上都与前者相仿,而且两者弹仓均为外露式。它们都是以黑火药手动步枪为基础改进而成,这种改进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枪机和弹仓,但在具体结构上,两者又不尽相同。比如1891式"水连珠"枪机由可以手工分解的6个机件组成,而1888式是8个部件;击发部分1891式是4个零件,1888式则是5个。
  在枪机构造细节上,1891式击针座直接拧在击针尾上,由一个连接板与机头相结合,击针座后拉左旋即可实现保险,不易因磨损而失效,而且击针突出量可以调整,即使磨损也不会造成整个击针报废,拉壳钩是固定式的,不易丢失。而1888式枪机结构要复杂得多,其保险杆容易因磨损和变形而失去保险功能,拉壳钩则是一个独立部件,在分解枪机时不小心即会脱落丢失。至于弹仓部分的设计,显然1891式所用的桥夹装填方式比1888式的漏夹更加方便实用,也利于保养。所以,虽然"水连珠"只比"老套筒"晚诞生3年,但无论从工艺性和维护的简便性上,还是从各项细节设计上,都要明显高出一筹。
  整体来看,莫辛.纳甘步枪的外形很有特点,除枪机后端突出的击针尾座和外露式弹仓外,枪托和护木轮廓弧线比较明显,枪托底部略呈上宽下窄的倒三角形,而且1908年以后的产品,枪背带两头直接穿入枪托和护木。该枪的另一特点是使用四棱刺刀,1891、1891/10和1891/30式均为可卸套筒式,使用前通过套筒联接在枪口上,后期的1944式改为折叠式设计,但刀型基本相同。这种刺刀虽然功能单一,但穿刺力很强,杀伤效果好,加上1891式超过1300毫米的全枪长,使得该枪在白刃战中一点不输于以拼刺见长的日本38式步枪。
  不过,在二战这样的战场环境下,莫辛.纳甘的长度就显得太长了,在工事、战壕中出入不便,而且重量也偏大,因此枪托只能使用较轻的桦木制造。同时,与毛瑟98、李.恩菲尔德等其他非自动步枪相比,莫辛.纳甘的枪机设计稍显粗糙和复杂,同时其弹容量有限,发射速度也较低,在火力为主的时代,被淘汰的最终命运显然不可避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莫辛.纳甘吸引人的优点还在于易于生产和简单可靠-这非常符合俄国工业化程度低、士兵受教育程度低的实情。前者能适应战争时期的简陋生产条件,在同样时间内可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以供应前线。而对只经过短期训练就补充到部队的成批新兵来说,简单的莫辛.纳甘往往比精细的半自动步枪更容易掌握,在缺乏保养和维修的战场条件下更容易操作,同时能有效地避免浪费子弹。这也是为什么在出现了SVT等优秀的自动武器之后,莫辛.纳甘还能基本保持其原有地位的原因。
  "水连珠"步枪在它的老家俄国(苏联)是俗称“三线式”步枪的。所谓“三线式”,是俄国的长度单位,一线约等于2.5毫米。三线就是7.62毫米口径。
  "水连珠"步枪的正式名称是M1891型莫辛纳甘步枪。
  "水连珠"步枪 - 性能特点 它是世界最著名和使用最广泛使用时间最长的步枪之一,主要由俄国陆军大尉莫辛设计,比利时人纳甘(此人还设计了6发左轮手枪,也是俄国的制式装备,直到1930年托卡列夫设计的TT-30装备苏军前,俄军苏军大量采用)设计了枪机,1891年成为俄国的制式步枪。"水连珠"属于旋转后拉式枪机的手动步枪,以前常常被认为是一支笨重、落后的武器,其实并不尽然。与后期的毛瑟Kar98k等比较,它自然有些落伍,但在同时代武器中却属于佼佼者。与同属于无烟火药时代首批步枪的"老套筒"-德国1888式相比,"水连珠"在外形、长短、重量上都与前者相仿,而且两者弹仓均为外露式。它们都是以黑火药手动步枪为基础改进而成,这种改进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枪机和弹仓,但在具体结构上,两者又不尽相同。
  比如1891式"水连珠"枪机由可以手工分解的6个机件组成,而1888式是8个部件;击发部分1891式是4个零件,1888式则是5个。在枪机构造细节上,1891式击针座直接拧在击针尾上,由一个连接板与机头相结合,击针座后拉左旋即可实现保险,不易因磨损而失效,而且击针突出量可以调整,即使磨损也不会造成整个击针报废,拉壳钩是固定式的,不易丢失。而1888式枪机结构要复杂得多,其保险杆容易因磨损和变形而失去保险功能,拉壳钩则是一个独立部件,在分解枪机时不小心即会脱落丢失。至于弹仓部分的设计,显然1891式所用的桥夹装填方式比1888式的漏夹更加方便实用,也利于保养。所以,虽然"水连珠"只比"老套筒"晚诞生3年,但无论从工艺性和维护的简便性上,还是从各项细节设计上,都要明显高出一筹。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01: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261e5d0100nwds.html


英国总理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和美国的欧盟军总司令官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大将等联合国领导层也经常使用C-47。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将军在太平洋战争时乘坐C-47飞过新几内亚、缅甸等东南亚地区。美国道格拉斯航空公司生产的C-47于1941年12月首次飞行之后,一共生产了1万多架。可以搭载28名重型武装兵力,所以也被用于运送兵力。机舱内配备有医疗设备,可以运送3名医护人员和14名伤员。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6: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4598531876?red_tag=0585430680




二战德军步兵使用的绑腿最早出现在1939年甚至更早,最初并不是十分普及的作战装备,到1942年左右随着短靴在战斗中的普及才逐渐大量配发。需要注意的是其实二战德军使用的此类物件应叫做护腿更加合适,因为不和小腿紧密贴合,主要起到的是防止泥沙蚊虫进入靴筒的作用,而不是传统包裹式绑腿减轻小腿疲劳的用途。战时使用的绑腿基本分为早期型和中后期型两种,但早期型一直生产至战争末期。


早期型一般采用较细的棉麻材料制作,配以天然牛皮或马皮的皮革件,做工一般是比较精良的,此类品布料颜色多为卡其色或灰色。皮革颜色多为外侧染黑色。绑腿靠近靴筒的一侧缝有一圈皮革加强条以使其更加耐磨。


中后期型采用较粗的棉麻或纯麻材料制作,皮革件多为较劣质的牛皮,少有猪皮。因为猪皮较差的韧性不足以作为需要经常弯折的绑腿皮带材料。做工较差,布料颜色多为灰绿色,外侧皮革颜色为棕色原色或黑色。取消了早期绑腿的整圈式皮革加强条,而是在下部内侧缝有两块月牙形皮革以更加耐磨。此外大部分战时绑腿中部内侧衬有硬牛皮条以防止绑腿打卷,也是特色之一。


国产绑腿基本上有两种,一种为灰色毛呢制版本,一种为土黄色或蓝色帆布制版本。板式上的原型均为中后期版本。两种均是有待改进的,土黄色的主体颜色和原品的一些浅卡其色较为接近。第一种毛呢制造绑腿显然是十分荒谬的,其质地和特性导致作为绑腿很快就会磨损。而一些商家甚至以此作为德军“高档”的噱头,实在是恬不知耻。帆布版本也采用的是棉涤帆布,和原品的天然棉麻相距较远。最近有些此类版本采用了麻布材料,较为贴近原品,但其他缺点依旧没有改变。另外所谓“空军”用的蓝色布料绑腿纯属臆造,二战德军空军野战部队使用的绑腿和其他部队使用的一样,没有颜色区别。并且此二种的皮革件采用了橡胶般的合成革,皮带扣眼为4眼,而二战绑腿应为3眼。配以走线错误的化纤线,耐用度不用多说。当然,优点就是便宜。


国产还有某厂家出过一款高端复刻的绑腿,还原度是比较高的,在各处细节上均远超普通国产复刻品。皮件和布料也贴近原品,颜色也是正确的灰绿色。但价格是普通复刻的两倍不止,不过也仅是在价格上没有优势。


近年来国内经常会有战后西德军用绑腿销售,此类绑腿虽然和二战产品相似,且颜色为灰绿色,但其采用的是极为硬的厚帆布作为材料,而二战德军采用的是较软的布料,区别明显。导致很多玩家使用此类绑腿时会看起来“挺括”,这虽然让一些人感觉很好,但这是和二战产品不符的,二战绑腿在打好后会有明显的褶皱感。并且西德产品的皮带缝线走向也和二战款式有明显不同,皮带上的开眼也是5个,二战绑腿应为3个。


国外复刻品绑腿好坏也参差不齐,有些普通代工产品除了皮革件上比国产稍好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出彩的地方。不过美国某公司出品的采用原品绑腿零件配以复刻皮革件的产品是十分不错的,但价格当然就不便宜了,甚至超过了大部分原品的价格,性价比较低。


因为原品绑腿存世量极大,所以很多国外重演玩家会采用原品。原品价格也是十分便宜的,相当一部分都在正常使用状态,所以使用原品是很不错的选择。
接下来请看一些图片及说明。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7: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兵 | 从单件分挂到模块化——单兵携行具的发展
http://www.weixinnu.com/tag/article/2288592807
作者:林克济 微信公众号
日期:2016年2月6日
本文作于2016年2月2日。发表于2016年2月5日《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2016年2月5日军报记者微信推送,2016年2月6日军报记者微博转发。发表时有删节改动。转载请注明出处。
军人在作战时随身穿着或佩戴,用于携带武器、弹药及其他必需品的专用装具就是单兵携行具。如果要想打扮成一名战场上的士兵,仅仅穿上军装拿起武器是不够的,那只不过是“徒有其表”,只有穿戴上了专门的单兵携行具,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像一名士兵。战场上,一名士兵携带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必需品数量种类较多,要达到方便随时取用、便于携带、不影响正常的战术动作的总要求,就需要可靠好用的专门单兵携行具。看上去这个要求很简单,其实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自从战争产生以来,直到20世纪起,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单兵携行具。
单件分挂——早期单兵携行具
其实自古以来,本没有专门的单兵携行具这一概念。自从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士兵在战场最早携带装具的方式就是单件分挂式。单件分挂,就是单具单用,多具披挂。对于一名步兵来说,既然要携带步枪,那就要携带配套的弹夹,就需要弹夹袋;需要投掷手榴弹,就要携带手榴弹袋;需要用望远镜观察,那就要携带望远镜盒;需要喝水,那就需要水壶;需要野营住宿,那就需要携带被褥帐篷……每一样东西都是单独的,需要一件一件挂在身上。这就是最典型的传统单件分挂式携行。一般来说,单兵携行的物品可以分为战斗装备和生活保障装备两大类。通俗一点,就是身上挂的**弹药和背上背的被褥卧具。例如二战时期的苏联红军士兵步**,携带步枪外,身上就是斜跨子弹带、水壶和硕大的干粮袋或储物袋,军官则是外腰带、手枪及弹匣和地图文件包。如果要考虑露营的问题,那么每个人背上就会背上打成背包的被褥。

抗战时期中国军队装具,左为步**,中为军官,右为毛瑟手枪队员。

抗战时期的中国军队高射机枪阵地,可见机**身上缠了好几条带子。
单件分挂式携行的历史十分悠久,19世纪中期以来的近代军队,广泛采用此类方式来携行装具,而各国军队的制式专用望远镜盒、枪套、地图包等皮具,也成为了军事爱好者们收集的对象。单件分挂的优点在于简单,但是随着士兵身上携带装具越来越多,其弊端也越来越明显。第一, 单件分挂,每携带一样装备就要缠一条带子,才能将自己的装具披挂完全,如果装备很多,一条一条带子缠在身上,穿戴和脱下都极为不便。电影《上甘岭》里有一个细节,通信员杨德才(以黄继光为原型)在出发进行爆破前,一件一件摘下身上的装具,虽然动作很快很麻利,但是也持续了有十几秒钟,颇为繁琐。第二, 单件分挂人机工效很差,从肩上斜挂到腰侧,即使用外腰带将背带束紧,装具的重力点也在臀部周围,在运动中各件装备或相互碰撞,或与身体发生碰撞,前后挪动,不便于行动和隐蔽,反复交叉的带子勒肩勒颈, 压迫前胸, 容易加速疲劳。第三, 单件分挂,需要一件一件清洗整理,野战条件下容易丢失,对单兵作战性能造成负面影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10-18 06:45 , Processed in 0.726686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