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楼主: 射声

[中国史研究-原创] 二战弹药产量和我小说的设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2: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deb16580102w3hm.html



不过志在成功的加兰德紧接着又推出了T1921,在这支步枪上,加兰德迈出了比较大的一步,放弃了传统手动步枪上的回转式闭锁而采用了卡铁偏转式闭锁机构,仍为底火后座式自动原理。但这个设计依然存在问题,试验证明底火后坐的可靠性并不好,改进余地也小,因此加兰德又大胆地采用了先进的导气式机构并继续加以完善。1929年6月,T3半自动步枪问世了,这是伽兰德在设计上的“大跃进”,因为无论是自动原理还是枪机结构,都是与之前的传统枪械不同。

▲M1步枪和春田步枪弹,扳机护圈前的“小圈”就是保险,手不离枪即可完成开关动作,这种操作特点也为后来的美军步枪所继承
在经历了与另一位设计师彼德森的竞赛和“口径之争”后(采用7mm还是7.62mm的争论,时任陆军部长的麦克阿瑟以后勤供应为由而延续了7.62mm),加兰德的T3最终在1936年1月通过了军方的验收,成为美军新一代制式步枪。其正式名称为“United States Rifle, Caliber .30, M1”,通常就译为“M1步枪”,或加上设计师的名字叫做“M1加兰德步枪”,这也是世界上第一种制式半自动步枪。如果说M1903步枪算是抄袭之作,那么加兰德步枪就完全是美国的原创了,这也是美国步枪“走自己的路”之开端。虽然加兰德的设计终获成功,但他却没有从这支步枪上获得过经济利益,只得到了“精神奖励”——在1941年和1944年获得卓越功绩服务勋章(Medal for Meritorious Service)和卓越勋章(Medal forMerit),他直到退休也仍然只是个“顾问工程师”。

易于上手,能在从沙漠到丛林的环境下可靠使用
通过定型试验后,加兰德步枪并未立即大量装备,因为当时美国正处于两战之间的和平岁月,美国政府认为没有必要立即大规模换装。直到1940年,该枪的产量才达到每天20支的水平。在二战开始后,美国才开始大量生产加兰德步枪,由于战争需求量巨大,所以由春田和温彻斯特两家共同生产,到二战结束时,总共生产了400多万支,远比同时代半自动步枪——苏联SVT-40和德国G43产量要大得多。到战争中后期,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兵都是人手一支加兰德,原来的手动步枪M1903多改为狙击步枪使了。由于加兰德步枪采用觇孔瞄具,后来大量生产的M1903也改成同样的瞄具,以便士兵适应。

▲加兰德步枪曾配用长达40多厘米的M1905刺刀,但除了壮胆外并无其它优势,后来改用了25厘米的M1短刺刀
加兰德步枪相比同时期的手动步枪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来看一下它的数据:口径7.62毫米;总重4.5公斤;全长1100毫米;枪管长610毫米;使用.30-06春田步枪弹(7.62×63毫米);枪口初速853m/s;有效射程457米;射速最快可达40到50发/分钟,一般战场条件下也能到30发/分钟。如果对比同代的手动步枪,多数性能差别不多,威力略大,唯有射速一项远超其它步枪,这使得美军步兵火力要比使用手动步枪的军队要强大很多,后世学者一般认为美军步兵班的火力约等于1.5个德军步兵班和2.5个日军步兵班,再加上其它方面的优势,美军碾压对手顺理成章。

这种高射速是通过其颠覆性的“导气式半自动”原理来实现的。所谓“导气式”就是指将一部分火药气体从枪口附近的开口引出,利用这部分能量来推动后部枪机完成解锁、抛壳、推弹、复进和闭锁运动。由于这一系列活动都不需要手动完成,其卡铁偏转的角度也比手动步枪90度的旋转角度小,所以两发之间的间隔就非常小。在手动步枪中,只有英国李-恩菲尔德步枪凭借其后方闭锁设计能略微接近加兰德步枪的射速。

加兰德步枪虽然是“半自动”,但实际上在枪械发展史上是一种过渡类型。因为它的供弹系统还是弹仓,而不是后来更加实用的弹匣。为了提高装弹速度,采用了双排八发弹夹,整体压入。因为双排弹如果对不齐会导致装弹困难,所以美国大兵在装弹前多有在头盔上把子弹磕齐的动作。弹夹在子弹打完之后会被弹出,同时发出“乒”的一声响,这种非常清脆悦耳的声响也是很多人喜欢加兰德步枪的原因。有的解释说这是为了提醒士兵要重新装弹,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弹夹就在眼前飞出,并用不着发出声音来提醒。发声缘于弹夹的薄钢片构造——由于弹出时并不能保证弹簧会击打在弹夹底部的正中央,两侧的薄片就会和弹仓壁发生碰撞,而薄片又易于振动,从而发出清脆声响。

加兰德需要装弹也很难被乘机“占便宜”
有一种说法是敌人会利用加兰德步枪这种特点,在听到“乒”的一声后,就会乘美军士兵再装填的空当发动冲锋来打败美军,而美军后来也学会了扔空弹夹来诱敌出击,借机杀伤敌人。这种说法广为传播,但实际上是存在很大疑问的。首先,战场并不安静,在枪炮轰鸣的环境下,弹夹弹出的那点声音简直小得不得了,很难被听见。其次,这种传说多见于在欧洲战斗的美军,而在太平洋战场和朝鲜战场上则鲜有记录。如果说加兰德步枪确有这个缺陷可供利用,那么只有德国人能想到似乎也说不过去。第三,美军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多数情况下都至少是以班为单位,除了加兰德还有冲锋枪和轻机枪,几乎不可能出现所有人同时需要装弹的情况。就算真这样,再装填也不过一到三秒,如果不是离的超近,否则根本不够冲过来的。况且就算德军能冲到近前,美军也还有手枪和手榴弹可用,除非德军真是一根筋到了只考虑加兰德步枪这一个因素的程度,才会傻到去“听声冲锋”。

▲加兰德步枪的副业——发射枪榴弹,不过得加上一个专用的瞄具
其实根据射击爱好者的实践,弹夹掉在硬化地面上发出的声音要比单纯只从弹仓中弹出大不少,这可能是“听声冲锋”中“声”的真正来源。但即使如此,这种传说发生的条件也很苛刻——战场要比较安静、美军只有一两个人还得孤立无援、双方距离非常近、而且是步兵对步兵,这基本上只能是纯步兵之间的巷战才符合。不能说这种情况绝对没有,但肯定是非常少见的。所以真实情况可能是的确在少数情况下发生过“听声冲锋”,但并非普遍情况,只是因为这事显得很“智慧”才广为流传。在亚洲战场环境下,弹夹经常会掉在沙土质地面上,就更不会发出声音,也就不存在这种传说发生的前提了。在经典美剧《兄弟连》中,E连的大兵们扛着加兰德步枪从头打到尾,“听声冲锋”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打了一半再装弹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不过要当心被枪机夹成“加兰德拇指”
另一种说法是加兰德步枪只能打完全部8发才能重新装弹,如果只剩三两发时恰逢敌军冲击,美军士兵往往选择对空射击掉剩余子弹再重装一个8发弹夹。这其实也是一个谬传,加兰德不会蠢到把中途装弹的功能都忘了,如果真这样恐怕也通不过军方的验收。实际上加兰德步枪是可以中途装弹的,只是因为要逐发装填所以会慢一点,如果情况紧急,迅速打光子弹再装个整弹夹确实会快一些,这可能就是这个传说的来历。不过在装填半满弹夹时要小心一点儿,要同时设法阻挡枪机复进,否则拇指会被夹伤。

在太平洋战场上,高射速的加兰德步枪让日军吃尽了苦头,手动的三八大盖完全不是对手,通常两名步**交替射击就能压制日军一个班,相当于能以一敌五。日军每打一枪就会招来加兰德步枪雨点一般的还击,再加上威力大,在穿透丛林中茂密的枝叶后仍有足够的威力,甚至能打穿树干,许多鬼子兵丧命于加兰德步枪的优势火力之下。日军在饱受摧残之后才想起来半自动步枪的好处,但搞原创已经来不及了,就拿着少数缴获的加兰德步枪照猫画虎搞出了“日本的加兰德”——“四式步枪”,不仅外形神似,就连容易夹手的毛病也学了个像,真是“连错题都照抄”。不过这种抄袭之作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日本就已经被打趴下了。


在二战末期,伽兰德步枪也被改造为狙击型,有M1C与M1D两个型号,为不影响装弹和机械瞄具,它们的光学瞄具都偏向左方。要区分它们一是看枪口部分,二是看瞄准镜的安装方式。M1C用销子和螺丝把光学瞄具固定在机匣左侧,M1D则是把瞄准镜座安装在一个枪管衬套的左侧上,对步枪的改动不大。与M1903改造成狙击型的过程相反,M1步枪的狙击型都是用普通步枪改造的,并没有“精挑细选”。这两种狙击枪没有赶上二战,直到在朝鲜战争才有上阵机会,多数装备在海军陆战队。不过这两种型号只在350至550米内能保证较高的命中率,因为它们的瞄准镜只有2.5倍,而且使用的是普通弹而非专用弹。



当然,这么经典的武器,在影视作品和游戏中怎么能少得了呢?下面就到了猜片猜游戏时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17: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国早期军用半自动步枪发展与演变

http://www.17kqk.com/qikan/junsh ... fzyyb_b__64056.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23: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Diagram showing the locking system of AVS-36; the bolt locking block is painted green; bolt is locked and striker is cocked for next shot.

Caliber: 7.62x54 mm R
Overall length: 1260 mm
Barrel length: 627 mm
Weight: 4.2 kg empty, w/o bayonet
Magazine capacity: 15 rounds
Rate of fire: 800 rounds per minute

Red Army conducted several trials for automatic rifles between 1928 and mid-1930s, but the first more or less practical self-loading / automatic rifle appeared only in 1936. This rifle was developed between 1931 and 1936 by the Sergey Simonov, and was adopted as "7.62mm Automaticheskaya Vintovka Simonova obraztsa 1936 goda" (Simonov automatic rifle, model of 1936), or AVS-36 in short. Service life of this weapon was relatively short, as it was too complicated and expensive to make and maintain, as well as not sufficiently reliable in harsh conditions. Something between 35 000 and 65 000 AVS-36 rifles were delivered to Red Army between 1936 and 1940, when it was officially replaced in service by the Tokarev SVT-40 self-loading rifle. The AVS-36 seen not much combat, but it was used during Winter War between USSR and Finland in 1940, as well as in early stages of Great Patriotic War of 1941-45. Since the basic design of the AVS-36 was far from being ideal, Simonov consequently dropped its locking system with vertically sliding lock, and turned to the more common and practical tilting block locking. Using this system, he later developed the famous 14.5mm PTRS-41 antitank rifle and 7.62mm SKS self-loading carbine.
The AVS-36 is a gas operated, selective fire rifle. Short stroke gas piston is located above the barrel, and has its own return spring. The bolt is locked using vertically sliding locking block, which is located in the receiver, between the magazine and breech face. Because of this arrangement the receiver and bolt are relatively long and heavy. The cartridge feed path from magazine into chamber is long and steep, and this was the cause for numerous stoppages. Bolt group also was overly complicated, as it contained special anti-bouncing lock. AVS-36 had the fire mode selector at the right side of the receiver, which allowed for single shots and full automatic fire (rather ineffective with such a lightweight weapon and powerful cartridge). The barrel was equipped with large muzzle brake and bayonet mount. The bayonet could be attached to the barrel not only horizontally, but also vertically (down), to form some sort of monopod for firing from prone position. Open sights were marked up to 1500 meters. Cleaning rod was carried in a groove at the right side of the stock, along the barrel. Some AVS-36 rifles were issued as sniper weapons, thus being fitted with telescope sight. As the rifle ejected its empties to the top, the scope mount was offset to the left and was located at the left outer wall of the receiver.
https://tieba.baidu.com/p/2630247666?red_tag=2359916960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00: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Tokarev SVT-38 was the beginning of the Tokarev line of self-loading, automatic service rifles. The SVT-38 was developed in the mid-1930s and was soon pressed into service with Soviet forces upon the arrival of World War 2. Once in action, the SVT-38 proved powerful yet fragile. After a short time in the field, the limitations of the SVT-38 shown through and the type was replaced by the similar yet more robust SVT-40.

Soviet interest in self-loading rifles was piqued when leader Josef Stalin enacted a competition in 1935 to find the next standard-issue Soviet infantry rifle. By this time, engineer Fedor Tokarev had abandoned his attempts at creating a self-loading rifle based on recoil operation and instead geared his attention towards the creation of a similar rifle operating from a gas-minded principle. Competing firearms designer Sergei Simonov submitted his own design which proved to be what Stalin was looking for and Simonov won the contract. His self-loading rifle was designated as the AVS-36 and entered service in 1936, becoming the first automatic rifle to be accepted in quantity by the Red Army.

However, once in service, the AVS-36 was not all it seemed. Muzzle blast and recoil effects were two of its detrimental factors. In an attempt to rectify the design, Simonov fitted a two-baffle muzzle brake to help contend with the recoil and the receiver was hollowed to allow open movement of the cocking handle. The former change was welcomed but the latter unnecessarily exposed the internal working components of the AVS-36 to the grime and abuse of combat which did not lend itself well to a service rifle. As such, the AVS-36 was given a rather short service life in the inventory of the Red Army and a replacement was in the works soon after.

Fedor Tokarev submitted his simpler automatic rifle design back into the fray and it was formally accepted into Red Army service as the SVT-38 (also "Tokarev 1938"). The rifle was issued in 1938 and quickly moved to replace the Simonov AVS-36 series. What made the SVT-38 unique in Soviet firearms lore was its relatively complicated design. To this point, Soviet firearms were generally simple in design and easy to produce and could further be used by just about anyone with very little training involved.

The SVT-38 was designed with a two-piece wooden stock. Wood made up the stock, receiver and the forward hand guard. It was not until later that a steel-sheet hand guard replaced the forward wooden one. All major internal working components were set within the metal portion of the receiver. The oblong trigger ring hung under the receiver near the ergonomic hand grip with the curved trigger unit situated inside. The magazine feed was well-forward of the trigger unit and fed by a 10-round curved, detachable magazine. The feed was also accessible from the top of the receiver which allowed use of the 5-round stripper clips consistent with the Russian Mosin-Nagant rifle. A magazine release lever was fitted just aft of the magazine feed. The receiver sported a milled rail system to accept a telescopic sight as optional - a fairly forward-thinking addition to the SVT-38 design. A cocking handle was situated along the forward right side of the receiver near the cartridge ejection port. The forend was long and extended a ways from the body of the rifle, the wood double banded by steel bands before tapering off to expose the barrel proper. The forend showcased both a section with circular cooling holes and rectangular cooling slots over the aft portion of the barrel. The barrel featured a front post and was capped by a multi-baffled muzzle brake (originally 6-baffled) to help contend with recoil. A 2-baffled muzzle brake was fitted after 1940. Interestingly, the cleaning rod for the weapon was held externally against the right side of the stock against a carved out groove. Traditionally, such accessories were mounted under the barrel to keep the weapon clear of potential obstructions.




The SVT-38 was chambered - as was the AVS-36 - to fire the powerful 7.62x54R Russian cartridge. The firing action centered around a gas-operated, short-stroke piston with tilting bolt. The internal gas system was adjustable. Muzzle velocity was rated at 2,756 feet per second with and effective range out to 550 yards. The rifle weighed in at 3.95kg when unloaded and featured a length of 1,222mm with a barrel length of 610mm sporting 4-grooves with a right-hand twist.

The SVT-38 saw its first taste of combat in 1939 when it was issued to Soviet troops during the Winter War (1939-1940) against Finland. Initially, the weapon proved too heavy and rather long for the hold of Soviet soldiers and her complicated and sometimes fragile nature proved poor against the abuse inherent in modern combat. One detrimental effect was the magazine completely falling out of its feed from under the receiver during action, much to the shock of the operating Soviet soldier. The rather fragile construction and after-action reports of the rifle soon led to a cancellation of further production in April of 1940. By this time, some 150,000 examples were in circulation with some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telescopic sights fitting. Regardless, the SVT-38 proved both as something of a success and a failure. As a success, it pioneered solutions to some rather difficult problems involved in a self-loading rifle design, particularly when taken in the scope of Soviet arms design up to this point in history. As a failure, the Soviets were still without that standard-issue, war-winning automatic rifle that they had sought since the middle of the 1930s.

It was not long before an improved Tokarev self-loading rifle appeared to take the place of the failed SVT-38. The SVT-40 appeared in July of 1940 out of the Tula facility as a revised and lighter automatic rifle design. The cleaning rod was relocated to the underside of the barrel and the stock was of a single piece. The SVT-40 was purposely designed as a tougher and easier-to-produce alternative to the original SVT-38 and succeeded for the most part. Its success was showcased in the use of the weapon by German forces who managed to capture examples intac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SVT-40s were soon generated and at least 50,000 were specialized scoped sniper variants.

Soviet self-loading technology impressed the Germans enough for them to study and engineer their own self-loading types during the war. These became the Gew 41 of 1941 and its replacement, the Gew 43 of 1943.

https://www.militaryfactory.com/ ... sp?smallarms_id=440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02: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Soviet weapons of the Great Patriotic War 1941-45.
In the 13th Guards we have a selection of weapons that would have been used in a Soviet Rifle regiment of the period. The weapons on our displays are original pre or war time examples and are deactivated under UK firearms legistation. We also have a selection of weapons for blank firing use in our firing and battle re enactment displays.
amozariadniya Vintovka Tokareva 1940. (Self loading rifle Tokarev).
In an effort to increase fire power at rifle section level, the Soviets in the late 1920s were researching and developing self loading weapons. As early as 1930, designers Sergei Simonov and Fyedor Tokarev respectively began work on gas operated self loading rifles. In 1935 following trials involving weapons developed by Simonov and Tokarev, the following year the AVS 36 ( Avtomaticheskaya Vintovka Simonova 36 - Automatic Rifle Simonov 1936) was accepted into service with the Red Army.
The weapon proved heavy, had a fierce recoil, which made it inaccurate to fire, was subject to breakages and required extensive maintenance of the complex mechanism in the field.
In 1938 the AVS 36 was withdrawn and Fyedor Tokarev's design, SVT 38 was accepted into service to replace the AVS 36. The SVT 38 was used during the Winter War and proved to be unpopular with the troops as it suffered from the same problems that blighted the AVS 36 and was therefore withdrawn from service in 1939.
In 1940 a modified version, the SVT 40 was adopted for use. It operated on the same principles of tapping off propellant gasses to operate a piston and a locking block system which recessed with the receiver. It had a 10 round magazine, unlike the 15 round AVS 36. It was basically a sound weapon, however it still suffered some of the problems of the AVS and SVT 38  i.e. the fierce recoil and muzzle blast and resulting poor accuracy and still required high maintenance in the field. It was generally issued to NCOs and more carefully trained soldiers. It could be fitted with a 23cm bladed knife bayonet.
A sniper variant was adopted and the PU x 3.5 compact telescopic sight was developed for the weapon. Because of its recoil and poor accuracy in comparison with the bolt action rifle, it had a short service run of 51,710 examples being made and was generally withdrawn by 1943. The total production of the SVT-38/40 was 5,772,085 rifles including the sniper variant.

A selective automatic fire variant, the AVT 40 was briefly adopted, however it was uncontrollable in auto fire, subject to breakages and the 10 round magazine could not sustain the automatic fire role. Reportedly a carbine version was produced for airborne troops, the SKT 40 and it was unlikely any produced did not see field service. The Germans and Finns captured large stocks of SVT 40s and used them and the Germans adopted the gas operated mechanism and incorporated it into their own Gewehr 43 rifle.

https://www.13thguardspoltavaskaya.com/weapon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00: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实战中一个M1伽兰德步**如果操作得法,可以轻松压制住三个以上的后拉步**。二战中,美军从1943年开始就基本完成伽兰德的换装,一个美军步兵班有12人,配备8枝M1伽兰德自动步枪步枪,1挺布朗宁自动步枪(20发装弹),1枝M1903春田狙击枪,正副班长还各配有一把汤普森冲锋枪,另外狙击手和正副班长还各有一把自卫手枪,一个班的火力极为强大。 研究二战的专家一般认为,当时的一个美军步兵班的火力约等于1个半德军步兵班和2个半日军步兵班,加上掌握制空权,制海权和几乎无限的后勤优势,美军当然无往而不胜。整个二战欧洲战场,除了德军拼死一搏的阿登反击战和利用意大利特殊地形的山地防御战,号称欧洲第一的德国陆军基本没有还手之力,一路溃败至柏林。德军主要装备的毛瑟k98步枪,虽然杀伤威力巨大,射程远,精度高,但是射速很低,根本无法和伽兰德相比。二三个美军士兵如果距离合适配合得当,顶住半个德军二类步兵班难度不大。吃到了大苦头的德国人绞尽脑汁的发明了G43半自动步枪来和美军抗衡,但是G43性能平平,而且整个二战期间才生产了20多万支。在太平洋战场初期的跃岛争夺战中,日军也很吃到了伽兰德的苦头。日军装备的三八式步枪比起毛瑟还颇有不如,再加上太平洋岛屿一般树木茂盛,灌木丛生,双方步兵经常发生遭遇战和突袭战。在这种距离内,美日步兵一般都不太可能精确瞄准,因此不论在中远距离还是近战中装备了伽兰德步枪的美军占据了很大优势。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4: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1个会战份
步枪400发步枪子弹/枝(另一说为300)
轻机枪8000发/挺
重机枪23000发/挺
速射炮900发/门
山野炮2000发/门
105加炮或榴炮1000发/门
150榴炮600发/门
150加炮500发/门
240榴炮400发/门

塞班起运了0.5会战份,中途海没不少,运到数不详
硫磺岛0.6会战份
冲绳0.6会战份(另说0.8会战份),也有人说是轻武器0.8会战份,重武器0.6会战份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4: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库尔斯克战役,苏军弹药和油料消耗各为20万吨,朱在《东线》中的数字城堡阶段弹药消耗4万多吨,油料消耗23000吨,德军弹药消耗不清楚,但是大口径火炮比苏军投入更多,南线的第4装甲集团军首轮突击火力准备弹药量就等于德军在法国战役期间发射的总和。德军此战弹药消耗应该要超过苏军。西线的阿登反击,德军平均每天消耗弹药1200吨,算下来合计弹药消耗也是5万吨,美军的各类野战炮弹的消耗是125.5万发。
硫磺岛战役,美军消耗75-155mm榴炮45万发,舰炮14190吨,航空兵炸弹也是1万多吨,粗略计算,美军在硫磺岛,倾泻了5万吨弹药。冲绳岛战役,这个网上可以找到详细的统计,75-155mm榴炮211万发,美军总的弹药消耗也是20万吨,日军方面,硫磺岛弹药储备为0.6个会战份,冲绳岛弹药储备为枪弹0.6个会战份,炮弹0.8个会战份,日军一个会战份拥有1万吨各类作战物资。算下来1个日军会战份的弹药量在1500至2000吨左右。

另外一号作战,日军弹药准备为4个会战份,共动用19个野战师团,每个野战师团只能分到0.2个会战份弹药,甚至弱于硫磺岛和冲绳岛的日军师团弹药配给。至于日军师团质量除了个第3师团/13师团/27师团和第3战车师团以外都是些二三四流的垃圾部队弱旅,不值一提。结果顺利击溃上百万国军,完成一号作战预定目标。

在诺门坎,苏军弹药消耗达到31000吨,相当于苏军库尔斯克战役消耗量的15%,这个恐怕另很多人都跌破眼镜。日军方面,7月攻势中82门师属火炮储备了3万发炮弹用于进攻,平均每门炮备弹366发,大致是平均每门炮0.3个会战份,弱于1937年在中国战场平均每门炮约0.5个会战份弹药的标准,当然和苏军那就更是不能比了。当时苏军储备在哈拉哈河对岸的炮弹是60万发(朱可夫回忆录),战役过程中又向前线补充了18000吨炮弹。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5: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凤的


按照防御要求,大凤的飞行甲板应当能抗住俯冲轰炸机的500公斤炸弹,动力舱和弹药库段能挡住3千米高度扔下的800和1000公斤穿甲炸弹,不过最后是否能够实现,防御上是否缩水,还要考证,据说实际完工后炸弹防御性能还是明显折扣了?


还是神教的帖子:二战时期各国主流对舰用炸弹及相关参数性能


美帝穿甲航弹:


飞行速度350英里/小时、60度角俯冲轰炸:


投弹高度 穿甲能力
1000磅AP 1600磅AP
1000英尺 2.9英寸 3.3英寸
2000英尺 3.3英寸 3.7英寸
3000英尺 3.6英寸 4.1英寸
4000英尺 4.0英寸 4.4英寸
5000英尺 4.3英寸 4.8英寸

飞行速度250英里/小时、水平轰炸:


投弹高度 穿甲能力
1000磅AP 1600磅AP
2500英尺 2.2英寸 2.6英寸
5000英尺 3.2英寸 3.7英寸
7500英尺 4.2英寸 4.8英寸
10000英尺 5.0英寸 5.7英寸
12500英尺 5.7英寸 6.5英寸
15000英尺 6.4英寸 7.2英寸
17500英尺 7.0英寸 7.8英寸

https://tieba.baidu.com/p/5800655076?pn=2#120915748381l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20: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果脯要求五十兵工厂进行60毫米轻迫击炮的研发。五十厂在民国二十八年秋季起进行设计以及材料简化,简化的地方包括: 合金钢制炮管改由普通铸钢,后以库存老旧三吋炮弹炮管应急 钢制炮架改为木制炮架,后以铝合金炮架取代 底板改为生铁制,后因铸钢获得材料来源因此改回钢制底板 不过这项研发计划在民国三十年7月结束,在此时要求五十厂直接仿制法国布朗德式60公厘轻迫击炮。五十厂在1年内完成生产线建立,并自美国购买炮身用钢6000门, 1945年和之前的总产量如下, 基本没太离开美国购入的炮管的范围: 五十厂: 4700门, 十厂:2770门 50厂还试验过用钢板卷成60炮筒来生产,不过没有成功。
平炉是可以炼炮钢的,实际上大的火炮大多是平炉炼的。问题是....当时汉阳厂挂掉了。重建的话比较废时间, 电炉成本比较低点。而且平炉炼钢你起码要有比较精确的材料分析能力。像新中国炼炮钢就是平炉双联法用镍币炼的,然后不停的在边炼边化验。确定炮钢质量... 我的意思是说平炉可以解决钢材的问题。电炉量忒小...而且电炉是用废钢的, 时间充足可以用平炉解决掉问题是最优选择。当时中国没那么多废钢。你自个又没囤积钢材 当时江南厂比较特殊还有平炉, 但那个是酸性炉。用的是进口的矿好像。不像汉冶萍用的是碱性的和后来上海那个私营钢铁厂也是碱性的。 当时江南厂是1T左右的电炉好像, 八幡最大是2T和3T各一座 后来中国用的就是以前比较传统的双联法炼坦克炮的炮钢的碱性平炉去磷硫, 炼钢的也可以当做一般的钢铁用的。在用酸性炉炼比较纯净的钢。如炮钢等合金钢...

https://tieba.baidu.com/p/4393988469#85175267406l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20: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狙击手天堂”采访一名参加阿富汗战争的苏联SPETsNAZ老兵
【每个人携带的弹药都不会少于450发,而且许多人在自己身上带了600发弹药,狙击手携带约150发7.62×54R狙击弹。备用的SVD弹匣很难搞到,标配的只有5个,而我自己带了7个,连同装在枪托式枪套里的斯捷奇金冲锋手枪一起放在背包外层的口袋里,另外我还带上3个斯捷奇金手枪的20发弹匣。当我携带AKS-74时我会带9个30发弹匣,只有5个是配发的,其余4个是我自己跟别人交换或缴获所得的。】
【中国的胸袋非常受欢迎,但中国的胸袋只能装3个弹匣,所以我们先把它浸在水中,再塞进6个弹匣把它撑大,但这样你无法盖上袋口。所以一个好胸袋是很重要的。】
我军自动步枪300发弹药基数、150发携行量,还是太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21: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PLA主要陆军兵器的弹药基数标准及重量
2 兵器(发)(公斤)
3 手枪 40 0.54
4 普通手榴弹 4 3
5 半自动步枪 200 4.82
6 自动步枪 300 7.23
7 冲锋枪 300 7.23
8 班用机枪 1000 24.1
9 连用机枪 1600 48
10 重机枪 4500 132.7随**携行弹药量为1500发,其余在团后勤
11 轻重两用机枪 4500 132.7
12 信号枪 40 3.73
13 枪榴弹 15 30
14 12.7高射机枪 1000 170
15 14.5双联高射机枪 2000 544
16 四联高射机枪 4000 1088
17 坦克12.7高射机枪 500 85
18 双37高炮 400 820 (单37减半)
19 57高炮 150 1500
20 85高炮 100 2400
21 100高炮 100 4300
22 60迫击炮 60 138每门炮随火炮携行弹药数量为22发
二战美军一个60迫小组6人,携弹量18发  通常是操炮的3人打完这3人带的6发炮弹就转移跑路M2六人组携弹15-18发  射击时操炮的3人携弹6发

23 82迫击炮 120 636
24 120迫击炮 80 1944
25 160迫击炮 40 2390
26 56式40火箭筒 20 80
27 82无座力炮 30 249.9
28 85加农炮 120 2700
29 122加农炮 80 5040
30 130加农炮 60 5100
31 152加农炮 60 全装药5520,简装药5040
32 122榴弹炮 80 2800
33 152榴弹炮 60 4740
34 107火箭炮 60 1500
35 130火箭炮 95 4275
对于120火箭筒来说是为取代82无的,弹药基数参照82无应该是30发。
对于35自榴应该是参照60迫击炮为60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16: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率先实现大口径火炮焊接钢药筒批生产之后的故事

   前几天兵器杂志登载了一篇兵器部一位官员写的文章。说,中国独家实现了大口径火炮钢药筒的焊接生产。意义重大。文章把兵器部研发这一新技术的工厂也就是利民机械厂给夸了一大顿。真可谓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啊。
    不过,俺发现这位官员写的这个文章,背后的解毒比文章本身还有意思。这项新技术并不是改开搞以后搞成的。而是1961年开始研发,1966年就搞成了。之后的故事更让人感慨万分。
    火炮药筒材料原来全都是铜做的。甚至子弹壳也是铜壳。后来子弹壳可以用钢材通过深拉伸制造了。但是炮弹药筒也就是炮弹壳特别是大口径火炮的药筒还是铜做的。二战后期,美苏两国尽管工业能力超群,但是大口径火炮药筒的生产仍然遇到了铜材紧缺的瓶颈。所以西方率先研制了深冲钢,一部分大口径火炮药筒改用深冲钢制造。多少解决了燃眉之急。
    中国的兵器制造技术和设备基本上都是苏联老大哥156项援建工程起家的。设备器材包括人员培训都是老大哥帮忙给搞的。老大哥的技术比西方还是有差距。所以,援建中国的大口径火炮弹药生产厂全都是按照铜药筒设计建造。
    老大哥给我们建造了五家大弹厂。即使是铜材,药筒的深拉伸也需要5000吨水压机,一个车间里,多台大吨位压力机连续排列。当然都是苏联给的。
    火炮药筒深拉伸工艺路线很复杂。先把铜饼压成易拉罐那样的形状,称之为冲盂,然后一次次深拉伸。每拉伸一次,要退火一次,酸洗一次。退火和酸洗,都是灰常灰常占用时间的工序。特别是酸洗,不能用强酸,必须用弱酸。文革时期歌星厂把歼六制造工艺给改了。用强酸酸洗构件,节省时间。结果歼六飞几个起落就裂纹了。被三机部发文臭骂一顿。不得不再改回来。
    伺候5000吨的压力机,那煤耗,油耗,汽耗,电耗都是很巨大的。我们车间买了一台八百吨冲床,那主电机我一个人抱不过来。5000吨压机一开动,全厂电压都不稳。所以像这样的大厂,都必须自建动力车间。
    火炮口径越大,火炮药筒深拉伸工序就越长,生产效率就越低。所以说,大口径炮是作战主力,但是大口径弹药的生产世界各国都是短板。要多建厂,靠着大面积铺开的办法弥补产能不足的问题。
    建国以后我们除了抗美援朝,没怎么动用大口径火炮比如152和130炮。援越抗美仅仅是高炮部队入越轮战。高炮最大口径100毫米。不属于大口径炮。中印边界自卫还击作战基本上是小兵群作战。高原地区,大口径火炮根本上不去。珍宝岛那一仗时间较短。大口径火炮弹药消耗也很有限。所以,虽然利民厂1967年就研制成功了85炮药筒的钢板焊接制造工艺。但是大口径弹药,这个厂还是无法染指。
    火炮药筒由铜改为钢板卷制然后焊接碾压并中频退火工艺之后,也就是说,铜材不要了。改用中低碳钢薄板。那成本降低是全方位的。首先5000吨水压机不用了。这就省下一大笔钱。这么大吨位的压机到底是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们车间那台800吨冲床当时花了120万。然后那几十台千吨级的压机也都下岗了。既然大吨位设备没有了,那么动力车间也就肯定关门大吉。如果兵器部大弹厂按照这样的方式来改造,那么大弹厂基本上就全没了。
    增加的设备是什么呢?无非是卷板机,矫直机,直缝焊机,环缝焊机。中频退火设备,焊缝碾压设备。由于卷板矫直都是面向薄板。设备负载很小,所以结构很简单,能耗几乎忽略不计,500瓦电机足够了。最大的设备是3吨空气锤。压底火用的。满打满算两台315吨油压机的钱,实在没多少钱,就能建造一条大口径火炮钢药筒焊接生产线。
    有这等好事为什么兵器部不干捏?这就是背后的故事。话语权的问题。兵器部这五家大弹厂当时具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打仗就是打后勤,打后勤就是打弹药,而弹药里面,大口径炮弹是最为牛叉的。按照谁牛叉谁有话语权的规律,小小的利民机械厂虽然搞成了85炮的焊接钢药筒,但是122,130,152,那是绝对不允许利民厂插手的。否则这五家大弹厂还咋吃饭?这五家大弹厂没饭吃了,还不得兵器部给贷款吗?当初三机部的株洲331厂,成天搞试制,涡桨六,910甲,涡桨七,好几种发动机在试制,长期拿不出合格产品。幸亏331厂有自己的看家产品也就是给初教六和安2配套的发动机活塞5和活塞6,就这331厂长成天往北京三机部里面跑,要贷款发工资。
    实际上兵器部也不是不知道焊接药筒好。当初,就像撒胡椒面一样,给这五家大弹厂同时发放了试制费,让这五家大弹厂研究焊接药筒技术。无奈这属于自砸饭碗的行为。这五家大弹厂拿了钱不干事。给兵器部汇报说搞不成。不搞了。
    利民机械厂则不同。利民厂是一家专门装配107火箭弹的装配厂。零部件全靠其他工厂供应。这107火箭弹毛哥当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大批量生产的。所以结构极其简单。就弹头,弹体,火箭喷管三部分。虽然利民厂我没去过,但是西安华山厂的107火箭弹的生产线我是亲手操作过的。这么说吧,简单到了姥姥家。也就是那个火箭喷管稍微有一点技术含量。也不过是仿形车床车出来的。弹体是钢管做的。现成的无缝钢管,切断以后稍微加工一下就齐活。弹头生产需要加热炉和收口设备。但是弹头装药就简单了。无非是压榨,鳞片,熔铸三种方式装入TNT炸药。107火箭弹是压榨的。全人工操作。人手一把铜刀子,把炸药压平就可以了。弹体火箭发动机装药更简单,几根火药柱,往钢管里一插,完工了。只有空对空导弹的火箭发动机才是熔铸的发射药。那确实有技术含量。顺便说一句,当初我们自己生产的空对空导弹发动机发射药的熔铸技术,还真是不太过关。一百发弹,总有十几发不合格。给导弹发动机照透视,我还是真干过。这扯远了,回来接着说107火箭弹。107弹头,弹体,火箭喷管的连接全是螺纹,拧紧了再把螺纹砸出坑来锁住就行了。华山炮弹厂生产一个月,那个装配线不到一天就把全厂一个月的107火箭弹装配完毕。
    由此可见,那个利民厂的工作是多么的轻松而又毫无技术含量。昨天在地里收玉米的农民,今天进利民厂当装配工,绝无问题。在这样一个工厂当厂长,在计划经济模式下,本应该很惬意的。但是利民厂厂长却不这样看。成天价钻山打洞想要弄出自己的看家产品。兵器部给五家大弹厂撒胡椒面搞焊接钢药筒的时候,还是兵器部派出的四清工作队带给利民厂的消息。利民厂马上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主动凑上去也铺开摊子搞试制。兵器部对此乐观其成,但是钱是没有的。利民厂只好自己想办法。后来在那五家不思进取的大弹厂宣布试制失败之后的1966年,利民厂就把85炮弹的焊接钢药筒搞成了。1967年正式验收。
    然后,利民厂就总参,海军大院,空军大院,装甲兵部,工程兵部,挨着个游说。但是在计划经济模式下,除了极大地锻炼了利民厂的商业推销能力之外,并不能带来太多的订货。而且就算有订货,口径也不超过100毫米。中国陆军的主力大口径火炮,还是跟利民厂毫无关系。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终于暴露出那五家不思进取的大弹厂的颟顸无能。就这么一个月,大口径130和152火炮弹药供不上了。虽然大口径弹药供不上,但是兵器部也没考虑利民厂。继续仰仗大弹厂加班加点苦干巧干,等等。最后在涌现出无数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的过程中,大弹厂们好歹总算是满足了作战需要。就像红楼梦里面的宁国府邢夫人给贾母送礼一样,拿王熙凤的话说,这个遮羞礼总算是搪塞过去了。
    1983年,改开搞了。计划经济体制改成市场经济体制了。那五家大弹厂终于像宁荣二府一样迎来了最终末日。当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死也不是一下子就死的。先是我国自行设计的新152加榴炮,这新152的经历有点像印度三锅的光辉号战斗机。研制过程长达27年。当然比三锅的光辉号的30年历史还是有差距。至于跟阿琼的40年相比差距就更大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药筒的问题。当年毛哥给我们建大弹厂的时候,122,130,152铜药筒的设备模具工艺都是按照苏军火炮给定的。后来我军仿造苏军的122,130和152,大弹厂无需改动药筒设计。如今新152要求重新设计药筒,大弹厂傻眼了。跟三机部一样,虽然毛哥给了歼六的制造工艺和设备,但是设计原理并没有说。大弹厂们如今要自己重新设计工模具,没头苍蝇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摸着石头过河。这摸论说说是可以的。真这么干那才是傻叉。这可不是一个模具,是一套模具,要改都得改,那么改那里,改多少,怎么改。全是盲区。大弹厂们反复试制了好多年,国家紧缺的铜材消耗了无其数,靶场试炮打了上万发,还是毫无进展。不是炸裂就是不退壳。憋的兵器部实在是没辙了,找到利民厂。利民厂立即抓住这个机会,不到一年,靶场试炮成功。不过这新152是出口的。当初跟人家签合同的时候是按照铜药筒的一筒三装药的标准签的合同。如今改成焊接钢药筒,国外客户的要求不降低。可是利民厂的焊接钢药筒照样做到两次复装,发发打响,退壳顺利。
新152大批出口到伊朗伊拉克,支持他们双方对轰。开科学大会的时候得到一个科技发明一等奖。
    后来就是引进加拿大布尔博士的155加榴炮。由于我们有了自己的独门绝技。布尔博士的155的成熟的药包技术就没有引进。直接用焊接钢药筒了。阴差阳错,这155炮生不逢时,130和新152正当壮年,那大弹厂跟头趔趄的总算把新152铜药筒给弄出来了。兵器部按照铜药筒的价格向军方收钱。继续养着这五家大弹厂。
    大弹厂们也不是不想搞革新。后来新研发的D30-122榴炮,就是深拉伸钢药筒。这不但需要专门的深冲钢,还要更大吨位的压力机。如今改开搞了,原来产能不足的大型压机,如今敞开供应。大弹厂们凑足了钱也买了不少大压机。继续搞他们的深拉伸药筒,跟利民厂对抗。无奈设备只要有钱就能搞定,但是设计经验却不是一蹴而就的。试制了好多年,也没成功。
    1987年,还是利民厂,D30-122榴弹炮的焊接钢药筒任务拿到手,当年就批生产定型了。当年就大批出口创汇了。
    这深拉伸药筒不仅生产费事,误差也比较大。模具磨损,就会导致药筒尺寸发生变化。导致炮弹散布面积加大。焊接钢药筒则不同,尺寸误差是微米级的。外形误差是百分之一毫米级的。也就是钢板厚度的误差。薄钢板厚度误差很小,这样生产一万发药筒,尺寸大致相同。这就提高了射击精度。
    1983年的新152,1987年的D30-122,两次打击,对大弹厂的话语权损害极大。最沉重的打击是PLZ-05型155自行加榴炮的最终列装,全部焊接钢药筒。这时候的兵器部,也不会再给大弹厂十年时间让他们慢慢搞试制。而且,中国陆军最终将淘汰130和152两种火炮。让122和155成为标准装备。其中155为主。仅仅是由于现在还没打仗,原来装备的大量130和152还在用。军方也没那么多钱全都淘汰了换装155。比他们老得多的59式坦克还在用呢。所以,大弹厂们的铜药筒还可以卖给军方。军方也不得不买。明知道被兵器部拿了大头,多花几倍的钱买东西。可是也没辙。如今那五家大弹厂成了兵器部的大包袱。加起来是几万职工,如果把退休人员和家属都算上那就是好几十万人要吃饭的问题。把这些厂全都下马了,还是得兵器部自己想办法养活这些人。所以,明知道铜药筒消耗大量紧缺的铜材,而且前几年铜价格飙升到了天价,还是年年给大弹厂下达任务生产。然后高进高出,有多少算多少,把高价铜材的价格算进大口径炮弹加价卖给军方。
    亲人解放军,见到你们格外亲啊。是你们养活着兵器部啊。
    利民厂则不依不饶,产品覆盖了85,100,120,122,130,152,155,包括海军的76毫米舰炮,陆军的100毫米炮射导弹,利民厂都连汤带水全吃下了。随着大弹焊接钢药筒订单拿下,逼得大弹厂厂长们要上吊还不算,连火箭炮发射管的任务也抢过来吃下。还要另外逼死几个火箭炮厂长去跳楼。
    兵器部引进毛哥的300毫米旋风火箭炮,人家毛哥就不转让发射管制造技术。兵器部的火箭炮厂试制了很久花了不少钱也没辙。还是利民厂看出门道,这东西跟焊接钢药筒是大同小异,只用了火箭炮厂十分之一的试制费就搞成了。利民厂不仅逼死了同行,还把爪子伸向航天部。航天部做的A100火箭炮的发射筒也被他们拿过来吃掉了。如今我们自己的火箭炮发射管技术比毛哥厉害。这都拜托利民厂。
    对于火炮的深拉伸药筒来说,口径越大,制作工艺越复杂,设备吨位也越大越多。但是对于焊接钢药筒来说,口径越小难度越大。所以,85炮弹的焊接钢药筒被利民厂试制成功之后,100炮难度就小一些了。然后122,152,155,难度是越来越低的。焊接小口径钢管远比焊接大口径钢管难度高。300毫米火箭炮发射管,难度就更低了。至于火箭炮厂始终不会做的火箭炮发射管上面的螺旋状导向槽,其工艺跟利民厂自己设计的焊缝碾压工艺装备差不多。
    利民厂如今把焊接钢药筒生产线开到国外去了。直接赚外汇去了。这个技术毛哥没有,西方美日德法也都没有。西方虽然没这个技术,但是德国化工行业发达,直接使用模块装药,不使用药筒了。我们最新研制的PLZ-52自行155加榴炮立即跟进,也研发成功模块发射药。也不需要药筒了。这么大口径的火炮,每分钟射速达到8发。不过这模块发射药成本很高。军方不一定订购。好在PLZ-52是向下兼容的。PLZ-45和PLZ-05的钢药筒照样能用,也可以使用西方普遍使用的药包。使用钢药筒,需要退壳时间,发射速度每分钟6-7发。应该不算慢了。使用药包更慢,每分钟4发。这在二战时期算可以,如今就慢如牛步了。
    而且药包这东西只要打开包装就必须发射。用不完过夜必须销毁。否则对射击精度有很大影响。这可是个极大的浪费哦。
    同样是155自行加榴炮,同样是模块化装药,同样是自动装弹机,德国货还是比兵器部的PLZ-52发射速度慢两发。于是乎兵器部往外推销底气更足了。火炮这东西,弹药消耗是成本大头。我用焊接钢药筒就能达到西方模块发射药的射速。那省钱可是省多了。而且发射的弹药越多就越省钱。
    所以,如今兵器部的PLZ系列自行加榴炮卖得很火。
    兵器部那五家大弹厂,如果谁准备掏钱搞混改,这是个好机会。你如果钱多烧得慌,把他们买下来兵器部会感谢你。但是你要注意啊,别以为他们有很多大吨位压力机,可以做比如汽车覆盖件赚大钱。不行滴。那些压机吨位虽然大,但是工作台面尺寸却很小,压一个高压锅是可以的。搞汽车覆盖件绝对不行。但是,要想靠高压锅这种不值钱的贱货养活这几个大弹厂那纯属妄想。所以,投资之前要三思哦。

https://lt.cjdby.net/forum.php?m ... &extra=page%3D1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13: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冷时代”的典范:马克沁机枪冷却装置(作者: 三土  )1884年,英籍美国人海勒姆·史蒂文森·马克沁设计的世界上第一挺利用火药燃气完成射击循环的机枪获得发明专利,其标志着自动武器新纪元的开启。不过,这种新的原理也带来了如何为武器散热的问题——即无论采用何种火药作为动力源,其能量将有很大一部分以热的形式转移到枪管等金属零部件上。即便是早期以黑火药为动力的枪弹,在发射瞬间,枪膛内部的最高温度也将达到1500℃,而无烟发射药燃烧时会超过3000℃。在这样的瞬时高温轮流冲击下,枪管会迅速变热,一般不间断发射200发以上,口径就会膨胀、射程变近,而射弹数超过400发,枪管温度将超过800℃,枪管壁会逐渐发红变软,弹头嵌入膛线时就会对膛线造成永久性损伤,此时如果继续强行发射,枪管就会扭曲变形甚至出现炸膛,导致整根枪管报废。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8/view-3916176.htm
  此前出现的机械式连发武器如加特林转管机枪,由于身管数量多,过热问题尚不十分明显;而马克沁机枪的实际射速达到600发/分,射速相当于加特林机枪的3倍以上,如果没有可靠的散热装置,一根枪管支撑不到1分钟就要更换。为此,马克沁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就是把枪管浸泡在一个盛满水的容器之中,用水这种易得的资源作为给枪管降温的介质,只要水位不低于枪管,枪管的温度就始终不会超过水的沸点即100℃,从而满足长时间持续发射的要求。马克沁设计的这种水冷装置非常实用且具有独创性,其不仅保证了马克沁机枪日后在战场上的卓越表现,并且成为各种早期水冷式重机枪冷却装置的设计基础,是名副其实的“典范”。1899年,马克沁机枪在美国进行了连续射击15000发枪弹的极限测试。正是由于功能完善的水冷筒设计,才最终保证了这次测试的圆满成功。
  水冷方式
  对“三对矛盾”的巧妙解决
  马克沁机枪冷却装置的发明虽距今已百余年,但详细解读这种装置,仍然让我们感到意味精妙。为了更好地了解马克沁冷却装置的设计精髓,本文选择了结构最为典型、使用最为广泛、影响力也最大的一种马克沁水冷机枪,即德国MG08重机枪作为讲解的范例。
  MG08重机枪是在早期马克沁M1889机枪基础上改进而成的,以结构成熟、性能可靠而享有声望,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曾被许多国家装备。该枪套装在枪管上的水冷筒由黄铜改为更为经济的钢材制成,在降低全重的同时也提高了机械强度。水冷筒由筒体和前盖、后支座组成,其中前盖起到密封水冷筒前端以及连接水平排气管和径向排气管的作用;后支座连接水冷筒和枪身,具有密封水冷筒后部和固定水平排气管末端的作用,其上安装有注水口座。从这些零部件的作用可以看出,水冷筒并不仅仅只是盛装冷却水那么简单,其经过了精心的设计。这一冷却装置主要解决了三对主要矛盾,从而达到利用水为高速发射中的枪管散热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目的。
  矛盾一:顺利排出水蒸气和防止冷却水溢出
  MG08重机枪的水冷筒装满时共有约4升冷却水,当连续射击约400发以后,水被枪管加热而逐步达到沸点,变成水蒸气逸出简体,随后每射击1000发枪弹,就会蒸发掉约1.7升水。如何排出如此大量的水蒸气,是冷却装置设计中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
  水冷筒后上方设有一个注水口,注水口可否兼作排气口来排出水蒸气呢?答案是否定的。其原因有二:如果注水口是敞开的,那么机枪在战斗中需要转移阵地或安装在车辆等不稳定平台上时,就很难保证在剧烈的晃动中水不会从注水口溢出,若此时水正处于高温状态,有可能会造成烫伤射手的后果;如果注水口是封闭的,那么水冷筒就会成为一个小型蒸汽锅炉,持续产生的水蒸气在密闭环境下会形成很高的压力,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因此注水口同时兼作排气口的方案显然是不可取的。
  马克沁的设计方法是,在水冷筒内设计了一套结构简单而又巧妙的水蒸气排出装置,恰到好处地解决了上述问题。这一装置由径向排气管和水平排气管组成。径向排气管位于水冷筒前盖内,其呈斜置状态,以便为枪管让位;径向排气管的长度比较短,末端为蒸气排出口,排气口突出于水冷筒下方,平时旋有保护盖,防止异物将其堵塞。水平排气管位于枪管上方,与枪管平行,其前端与径向排气管接通,末端旋紧固定在后支座上。水平排气管的顶部前后两处分别开有小的泄气孔。射击过程中,水蒸气由这两个泄气孔进入水平排气管,再经径向排气管最终从排气口排出。在这样的巧妙设计下,冷却筒里的冷却水水位一般不会高过泄气孔,即使在携行转移或车辆行驶等剧烈颠簸状态下,水也很难进入水平排气管而造成泄漏。
  还需要考虑一个问题,水冷式机枪在冬季或寒带使用时,排出的水蒸气会在枪身上方凝成雾团,不仅影响射手瞄准,也会暴露机枪阵地的位置,而马克沁机枪防止蒸气结雾的办法非常简单而巧妙,其是通过一根橡皮蒸气导管来解决的,导管一头接在排气口上,另一头则插入一个铁皮冷却水箱内,这样既防止水蒸气冒出,又可以循环利用排出的水。
  矛盾二:枪管前后运动和与冷却筒之间保持密封
  水冷式机枪的枪管都设置在水冷筒中心线下方,这种布局的好处是,即便筒内水位因蒸发而逐步下降,仍可以保持枪管较长时间内浸没在水中,继续起到冷却的作用。但马克沁机枪采取管退式自动原理,也就是说,为了完成射击自动循环,枪管会前后运动,这样就存在水冷筒与枪管接触的前后两处如何密封的问题。如果在水冷筒内单独加上一根可以容纳枪管运动的管子,一则使水冷筒的加工复杂化;二则冷却水与枪管不能直接接触,失去了水冷的本来意义。
  马克沁机枪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是,在枪管后部与后支座接触的部位加工有一道环槽,槽内缠绕浸过油的石棉线,以达到密封目的;枪管前部与前盖接触的部位虽然没有环槽,但也设有类似的石棉线圈,也能起到密封作用。当然,这两处的配合尺寸要求比较高,既要保证枪管前后运动自如,同时又要具备高度的密闭性,做到滴水不漏。使用石棉线而非棉线的原因是石棉既耐高温,也耐油和水,不易腐蚀和霉烂;石棉线预先浸油的目的是利用油的憎水性,防止水缓慢渗透。不过,枪管长期前后运动也会造成石棉线的磨损,所以必须随时注意检查枪管与水冷简的密封状况,当发现有渗水迹象时需要及时更换石棉线。   矛盾三:俯仰射击和冷却水溢出
  机枪的使用环境复杂多变,有时需要以大仰角射击高处目标,而在山地作战时又常常会向下进行俯射。马克沁机枪的注水口设在水冷筒后部右上方位置,为避免俯仰射击时冷却水从注水口处淌出,洼水口口部设有螺纹,注完水后需要拧上盖帽,以保证注水口处于封闭状态。注水口淌水的问题解决了,但冷却水也可能通过水平排气管上的泄气孔中流出,因为水平排气管前后两端各有一泄气小孔,无论俯角射击或仰角射击总会有一个泄气孔低于水平面,造成水的流出。
  马克沁机枪的解决办法是,在水平排气管表面增设一根可以前后滑动的套管,其长度正好超过两个泄气孔之间的距离。当机枪俯射时,套管会滑到排气管前端,堵住前端的泄气孔,因此水蒸气只能从水平排气管后端的泄气孔排出,同时冷却水却因为水平排气管前端的泄气孔被挡住而无法流进水平排气管;反之,当机枪处于仰射状态时,套管会滑到水平排气管的尾端,堵住尾端泄气孔,此时水蒸气只能从水平排气管前端的泄气孔排出,同时冷却水不能从后端的泄气孔中流出。
  当然,水冷筒中的水必须能够放出来,如在武器入库贮存前必须将水排空,另外在寒区使用时,也要防止加水过满导致水冷筒冻裂或因枪管冻住而无法射击的情况。因此在水冷筒前下端、排气孔附近还设有一个放水阀门,将其拧开可以将筒内的水全部放出。
  水冷装置的模仿和改进
  由于M08重机枪的水冷却装置设计简单、性能完善,因此早期水冷式重机枪都以其为蓝本,不仅由马克沁机枪衍生出的英国维克斯机枪系列和俄国索科洛夫机枪系列是这样,就连美国勃朗宁M1917、意大利列维里M1914、奥地利施瓦兹劳斯M1907/M1912等机枪的水冷筒构造也大同小异,只是尺寸大小和制造工艺有所区别,并根据各自使用条件进行了一些改进。我国的二四式重机枪是在MG08重机枪的基础上仿制而成,水冷筒部分也保留了原型几乎所有的设计特点。
  MG08重机枪的水冷筒表面光滑,为了保证强度,筒壁较厚,因此自身质量较大。而维克斯和素科洛夫等机枪为了减重,使用了较薄的钢板来制造水冷筒,为确保筒体强度,沿筒体径向四周都压有凹槽,起到加强筋的作用。特别是后期型索科洛夫机枪根据实际使用需求,将原设计中位于水冷筒右后上方的小型注水口,改为位于筒体中部正上方的大型注水口,平时由一个带有铰链的盖子密封,需要加水时打开——这是因为俄国大部分地区冬季气温极低,很难找到液态冷却水,通过这一大型注水口,可以直接向筒内添加雪团或冰块,显著提高了机枪在高寒地带使用时的方便性。
  勃朗宁M1917重机枪是枪械设计大师勃朗宁为美军专门设计的一款重机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亦是一代名枪。该枪的水冷简结构与MG08相仿,从前至后分别由前盖、筒体和后连接座组成,三者通过螺纹相接并固定,但筒体长度更短,设计也相对较为简化,工艺性更好。M1917重机枪水冷筒的水平排气管上也装有可滑动的套管,其动作原理和安装方式均与MG08重机枪一致。
  尽管美国早在二战之前,就已经在M1917A1机枪的基础上研制出了更加轻便的M1919A4气冷式机枪,但水冷式机枪超长的持续射击能力对于火力支援来说仍是十分诱人的优势,因此美军不论是在太平洋岛屿争夺战,还是1950年代初期的朝鲜战争中,都保留并使用了一定数量的M1917系列水冷式机枪。
  水冷方式的没落
  水冷式机枪在持续射击能力方面具有气冷式机枪所无法比拟的优势,理论上讲,只要有持续不断的冷却水供应,在机件强度允许和弹药充分供给的条件下,其射击过程几乎可以无限制地持续下去。但随着气冷式机枪的不断完善,在二战结束后不久,水冷式机枪还是退出了步兵武器的舞台,完全被气冷式机枪所取代。气冷式机枪主要靠加大枪管外径、增加枪管质量和散热面积来提高持续射击能力。
  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决定水冷式机枪最终命运的正是水冷方式本身。作为一种步兵武器,必须要考虑携行、使用、维护等多方面的因素,水冷式机枪尽管持续射击能力很强,但这一优点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由此带来的弊端抵销了。
  首先,整个冷却装置相对于枪械本身来说是附加的,增加了武器系统的体积、质量和维护工作量。战时为了确保机枪架设完毕就能立即射击,即便是携行时水冷筒内也事先要装入冷却水;同时为保证持续射击能力,还要带上一定量的备用水(一般与水冷筒内的水相当,就MG08重机枪来说总共需要携带约8kg的水),这些额外质量成为机**的重大负担。在激烈的战斗中需要转移阵地时,如何携带烫手的水冷筒也是棘手的问题,尽管为此专门设计了帆布筒套和石棉手套,但还是有许多射手被烫伤。另一个问题是水的来源,在沙漠等干旱地区作战时,水冷式机枪要消耗更多宝贵的水资源,而一旦无法保证水的供给,整个武器就难以发挥作用,往往就此成为一堆废铁。但即使有了水,由于水冷式机枪复杂的冷却装置,需要更多的顾忌,比如为了保证水冷筒的使用寿命,冷却水必需采用含钙镁及盐类较少的软水,以免结成水垢;在低温条件下使用时,冷却水内还要添加防冻剂,而对于采用管退式工作原理的机枪来说,为了避免枪管被冻住无法完成自动循环,一般射击完毕时需要放光水冷筒内的水,下次射击前再加水,这就增加了射击准备的时间。还有一个问题是,要使水冷装置确实发挥作用,就必须要保持它的密封性,但水冷筒体积较大、壳体单薄,在战场环境下极易损坏,只要被一粒小小的弹片打穿,冷却水就会泄漏而导致无法持续射击,必须送回后方维修。
  淘汰水冷方式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机枪本身地位的变化。一战是战争方式的一次重大革命,传统的要塞堡垒在重炮、飞机的立体打击下不再坚不可摧,步兵的使命和战术开始发生变革,由于支援火力更加多样化,机枪逐渐从一种半固定式的防御性武器向伴随步兵的进攻性武器转变,步兵对机枪火力的依赖度有所降低,但对其质量和机动性能却提出了新的要求。随着这种战术思想的转变以及武器设计能力的进步,一战期间出现了早期的轻机枪,到二战之前出现了通用机枪。它们虽然都由重机枪演化发展而来,但由于体积、质量减小,加上不再需要长时间持续射击,因此无需使用笨重的水冷装置,改进后的枪管钢材依靠空气冷却就能支撑一定时间的连续发射,同时普遍采用可以快速更换枪管的结构设计,从根本上解决了长时间射击后枪管过热的问题。这一时期的典型轻机枪如捷克斯洛伐克的ZB26,典型通用机枪如德国的MG34。对于它们来说,仅仅需要额外携带一根备用枪管,就可以具有足够的持续射击能力,比起原先的水冷筒、冷却水及一大堆附件不知要轻便多少倍,而武器系统的整体效能并未因此而降低,这也是二战结束后这类武器迅速崛起并广泛使用的最主要原因。
  水冷式机枪最终成为放置在博物馆中的古董,水冷装置在轻武器上也不再应用,不过,马克沁发明的水冷式机枪及水冷装置作为一个里程碑永久记载在了轻武器史册上。

发表于 2018-9-22 21: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新注册本坛的,不知道贴主的大作是哪本?能够如此用心的核实历史事实的小说,必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1: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SKS半自动步枪
SKS的设计者是苏联枪械设计师西蒙洛夫,其实苏联是世界上开展中间威力步枪弹研究较早的几个国家之一,在1941年,西蒙洛夫就拿出了一个发射7.62mm中间威力步枪弹的半自动步枪设计样枪,只不过当时使用的还不是后来的7.62x39mmM43步枪弹,而是7.62x41mm,算是M43步枪弹的前身。这个样枪还没来得及走完军方的测试,伟大卫国战争就爆发了。在战争的重压之下,苏联只能暂时搁置新型枪械的研制,转而生产成熟的老型号武器,毕竟有数量才谈得上质量,数量就是战斗力。一直到战局稳定胜利在望的1944年,西蒙洛夫的研制工作才重新起步,此时用的就是7.62x39mmM43步枪弹了。到1945年,西蒙洛夫的样枪基本定型,但是一直到1949年才正式进入苏军服役,这种发射中间威力步枪弹的半自动武器被称为“西蒙洛夫自动装填卡宾枪”,俄语简称CKC,拉丁化之后就是SKS。之所以称为卡宾枪是因为苏军当时把这类短步枪都称为卡宾枪,而步枪指的是莫辛纳甘M1891/30那样的长枪。

http://k.sina.com.cn/article_6434923495_17f8d23e700100ajf3.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我的56半自动(SKS),精度极好的步枪!(剑刺型)

我的56半自动(SKS),精度极好的步枪!
价格便宜的全钢步枪,折合人民币才一千多元,真是拣了大便宜,而且精度好可玩性极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652682_1.html/ ]

(图片由苹果手机拍摄于加拿大家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1: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sohu.com/a/220834790_628857
标准的SKS步枪是半自动的,具有固定内部弹仓。由机匣上方装填,可以单发装填,亦可以容纳十发子弹的弹夹一次压入装填。典型的军事用途的弹夹都是一次性的。如果有必要,它可以重新装弹反复使用多次。SKS半自动步枪是气体操作的武器,子弹发射药产生的气体压力推动活塞杆和一个有弹簧的操作杆,进而推动枪栓退壳,再由复进簧推动枪栓上膛。此外,它的枪栓有一个倾斜式的闭锁系统。有些变种的SKS半自动步枪已被修改接受AK-47可拆卸弹匣,但并不是很成功(设计使用固定的弹仓的军用步枪经常在修改为接受可拆卸弹匣时会有卡弹的问题,SKS半自动步枪也不例外)。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曾经有设计制造过SKS-M,SKS-D和MC-5D型号可以顺利使用AKM的弹匣(虽然木制枪托必须另外加工以接受鼓式弹匣)。另外,SKS半自动步枪枪管比AK系列步枪长,子弹初速也稍高。
虽然苏联早期型号撞针装有弹簧,大多数的SKS半自动步枪枪栓中的撞针没有弹簧,而是自由浮动的。这种设计,必须特别注意枪栓的清洁(尤其是在长期储存后),以确保撞针不沾在枪栓的前缘。SKS半自动步枪撞针沾在枪栓的前缘会在第一发子弹上膛时造成意外的全自动发射。虽然这种现象是不太可能在为SKS半自动步枪设计的军事规格弹药发生,但如同任何其他步枪的使用者,SKS的使用者应妥善清洁与保养其**。对**收藏家来说,由于枪栓仍然有残余的防腐油嵌入其中,全自动发射更有可能发生。撞针是三角形的横截面,撞针如果上下颠倒插入也可能导致全自动发射。市面上有装有弹簧的撞针销售,可以将自由浮动式撞针换掉,这会提高可靠性并降低全自动发射的机会。
SKS半自动步枪的弹仓是从容纳十发子弹的弹夹由机匣上方装填。
大多数SKS变种(前南斯拉夫的SKS变种是最明显的例外)枪管内都有镀铬,以减少被子弹磨损和提高连续射击时的耐热性,并在使用氯酸盐底火的腐蚀性弹药时抗腐蚀,以及方便清洁枪管。军用步枪枪管大都有镀铬。虽然理论上枪管镀铬会减少实际射击的精准度,但是对这种类型的步枪,精准度在野战射击时受到的影响应该不明显。
所有军用的SKS半自动步枪枪管下配有折叠刺刀。刺刀可以通过铰链折叠,铰链有弹簧以固定刺刀伸展和折叠(有些刺刀是可移除的,而有些是固定在枪上的)。刺刀有单刃刺刀,双刃刺刀,也有刺针型刺刀。SKS半自动步枪可以不需工具,很轻松的大部分解与重组。该步枪的清洁工具包存放在枪托的暗门内。通条与AK-47同一样式,储存在枪管下方。与其他一些苏联时代的设计一样,SKS半自动步枪牺牲了一些精准度,换取了耐用性,可靠性,易于维护,易于使用和低廉的制造成本。SKS半自动步枪设计简洁,而且非常坚固又有效好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国家认识到,当时的步枪,如莫辛-纳甘步枪过长和过于沉重,发射威力强大的子弹。若是中型机枪发射这些子弹射程将超过2公里,也造成过量的后座力。这些子弹,如德国7.92x57mm毛瑟,英国0.303,美国春田.30-06,和7.62×54R子弹使步枪的有效范围达1公里(1,100码),但是,有人指出,战争中大多数发生在交火最大范围的100米(110码)和300米(330码)之间。各国都意识到这一点,设计了新的武器与中间型威力枪弹,而美国更率先设计了.30卡宾枪弹,并制造出大量的M1卡宾枪。德国的做法是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生产一系列的中等功率的子弹和步枪,后来演变机关卡宾枪,最终发展成Sturmgewehr 44突击步枪,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生产,使用7.92×33毫米子弹。

苏联在1943年核准了一个新的中间型威力枪弹和步枪。1945年初在二战中少数SKS半自动步枪在对德国的前线进行了测试。
SKS是由西蒙洛夫所设计,用以取代莫辛-纳甘步枪,二次大战时,他在土拉兵工厂(Tula)工作,发展出了14.5×114毫米的PTRS-41反坦克枪,随后他将该枪缩小,先后制成了7.62×54毫米的SKS41与7.62×39毫米的SKS45,该枪采用倾斜式枪栓。
SKS采用气动式设计,枪全长1021毫米,打开刺刀后长1260毫米,发射7.62×39毫米子弹,初速735米/秒,有效射程400米。空枪重3.85公斤。
中国于1956年开始仿造生产,称为56式半自动步枪。东德,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波兰,罗马尼亚、北朝鲜、越战时期的北越等均有仿造或特许生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 00: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金斯型登陆艇是二战中最被参战国看重的明星武器之一,与威利斯吉普车、T-34坦克、P-51战斗机、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并称为“五大胜利武器”,后来当上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曾表示:“要是没有这些登陆艇,我们也许永远不会登上轴心国军队占领的滩头,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许还会被拖延很长时间。”
  2010年3月,一则“重庆拾荒人欲切割美国登陆艇卖废铁”的新闻占据了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据悉,这艘名为“人民27号”的登陆艇,是长江上游唯一保存下来的二战登陆艇,其艇身之大可装下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或多辆战车。这则网络头条最终以喜剧结果收场,一名温州商人花98万元买下登陆艇,他保证把该艇“修旧如旧”,成为重庆的国防教育基地。
  其实,这艘希金斯型登陆艇(Higgins Landing Craft)是二战后美国提供给国民党当局的战争剩余物资之一,解放后成为人民政府进行内河运输的重要工具。虽然一度晚景落寞,但它却是二战中最被参战国看重的明星武器之一,与威利斯吉普车、T-34坦克、P-51战斗机、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并称为“五大胜利武器”,后来当上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曾表示:“要是没有这些登陆艇,我们也许永远不会登上轴心国军队占领的滩头,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许还会被拖延很长时间。”您可曾知晓,这种“胜利武器”之所以诞生,还与中国抗战有着很大的关系呢!
  玩转“自杀专用枪”
  美国参加二战前,整个国家陷入莫名的自我陶醉中,认为没有谁敢侵犯美国的利益,没有哪国军队的武器胜过美国,这一度使美国的军费开支降到危险的程度。当然,美军中也不是没有明白人,海军陆战队军官维克多·H·克鲁拉克就是其中之一。这位身高不足1.7米的小伙子外表憨厚得像个“老农民”,可是脑子非常好使,而且非常善于发现问题,人送绰号“野小子”(Brute)。他早年从印第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先是进入圣迭戈海军第3试验舰队工作,担任登陆舰艇的质量监督员。在实际工作中,“野小子”发现美国现役登陆艇都是仿渔船设计,船体高大,吃水太深,在抢滩时不得不在离滩头很远的地方停下来,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需要下水泅渡,这样不仅会耽搁抢滩速度,暴露在敌人火力下的时间更长,还容易被暗滩的陷阱和漩涡所害,是“完全不合时宜的玩意”。
  但克鲁拉克人微言轻,没有一个长官重视他的意见,而且他不久被调到海军陆战队第4团当情报官,该团长期驻扎在中国上海公共租界,防止中日冲突波及这片“国中之国”。说句实在话,第4团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乃至整个美军中活得“最潇洒”的部队,那里有美国海外驻军中最大的俱乐部,还有与其他国家驻沪军队的联谊会,每个班还有一名中国佣人,许多美国兵为了少花钱就在当地讨白俄老婆,并因此拒绝上司移防的要求,但在“有点想法”的克鲁拉克眼里,第4团如同一块“大象的坟墓”。克鲁拉克的前任给他留下的一大串驻沪各国军官的联系方式,其中有个名叫大川(音)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中佐是个“交际高手”,很懂英美上流社会的规矩和门道,尤其他一身漂亮的探戈舞技更是在各国军队联谊活动中一枝独秀。很快,克鲁拉克与大川交上朋友,不过两人更多地是切磋枪法而非舞技,大川对克鲁拉克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他居然单手使用日式南部手枪(该枪性能极差,号称“自杀专用枪”),击中40米外大川手里拿着的香槟酒瓶。事后证明,这种密切关系为克鲁拉克探取日本军事机密提供了便利。
  “某个傻瓜从中国发回的报告”
  1937年8月12日,两名日本官兵擅闯虹桥机场时被中国军队击毙,次日中日双方在上海的冲突升级,淞沪战役爆发了。由于中国军队率先猛攻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大川一度无法与克鲁拉克联系。直到8月下旬的一个周五,克鲁拉克才听到大川的声音,在断断续续的电话里,大川让克鲁拉克准备“看一场收拾中国人的好戏”,至于具体时间和地点则另行通知,大川还故弄玄虚地说:“我们要给支那军来个‘夹心’。”
  听到这条消息后,克鲁拉克立即向第4团团长查尔斯·F·B·普莱斯进行了汇报,经普莱斯团长向美国亚洲舰队司令雅内尔上将请示,上级同意克鲁拉克继续与日本军官保持接触,努力掌握日军新动向。8月21日,大川传来准确消息,由松井石根率领的日本陆军第3师团计划于23日前后在长江口吴淞一带登陆,从侧翼包围中国军队。于是,克鲁拉克在获得团长普莱斯和美国驻沪总领事克拉伦斯·高斯的默许后,与英国驻沪部队上校查尔斯·斯莫里特一起带上摄影师和助手,以“非交战国观察员”的身份乘坐插着美国国旗的海军拖船,混迹在硝烟弥漫的长江口外,等待着日军登陆时刻的到来。

大川的情报果然准确,8月23日清晨,百余艘日本舰艇开始在吴淞口狮子林炮台附近发起两栖登陆。急切的克鲁拉克命令船只靠近再靠近,很快这艘美国拖船几乎插入日本登陆编队核心位置。克鲁拉克通过望远镜看见,一些准备登陆的日本兵目光诧异地望着这艘来历不明的拖船,要知道此刻中日双方杀得你死我活,中国军队从狮子林炮台打来的炮弹,以及从扬州、广德机场飞来的中国空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在长江口江面上激起无数水柱,一些被击中的日军登陆艇冒出滚滚浓烟。可是克鲁拉克似乎对这一切毫不在意,他左手掐表、右手执笔,紧张地测算日本登陆艇的开行速度,并记下观察到的细节,而同船的摄影师则忙着拍照。克鲁拉克惊奇地发现,日军登陆艇采用了奇特的弯月设计,艇的艏部和艉部如同月牙一样保持一定角度,方形船头向前探出,而尖锐的船艉拖在后面保持艇身的平衡。这些登陆艇竟可以直接冲上岸边的江滩,随后位于艇艏的整块铁板落下,在登陆艇和江滩之间形成一道斜坡,艇内的日本士兵甚至不必打湿鞋就能冲到岸上。而在日军士兵跑下登陆艇时,处于波涛中的登陆艇一直保持平稳,等所有人和装备离开后,登陆艇马上合上铁板倒车,返回母舰继续接送下一批登陆日军。日军登陆艇的优异表现让克鲁拉克极为震惊,他大叫:“我要好好瞧瞧这些玩意儿!日本人的登陆艇比我们先进多了,我们正需要它们。”
  在目睹日军完成登陆后,克鲁拉克决心进一步搜集日军登陆艇的资料。11月底,日军基本夺取上海市区,克鲁拉克几经辗转,找到大难不死的大川,撺掇他陪同自己重返吴淞口,仔细观察日军遗留在江滩边等待维修的登陆艇,其中一艘倒扣的登陆艇让克鲁拉克看透了日军最后的技术秘密底部,并在脑海里记住一些新颖的设计细节。回到第4团本部后,克鲁拉克立刻根据近期对日军登陆艇的观察,写下了一份长达13页的报告。报告中包括,日军登陆艇的大约尺寸、载重性能、航速等众多技术特征,克鲁拉克还在报告中详细分析了日军登陆艇在实战过程中的优点和不足之处,同时报告中还附有克鲁拉克自己画的日军登陆艇的机械设计草图和各种技术细节,摄影师从各个角度拍下的日军登陆艇近距离清晰照片。为了强调这一新发现,克鲁拉克特意在报告里留下这样一句:“这才是美国陆战队需要的登陆艇!”
  1939年春,克鲁拉克被调离上海,来到位于美国的匡蒂科海军陆战队基地。回到美国后,克鲁拉克特别赶到华盛顿打探一下自己那份报告的消息。在负责舰艇设计事务的海军办公室,一位军官找了一个多小时,才从文件柜的角落里找到当年那份报告,封皮上有几个手写的大字,让克鲁拉克顿时如冷水泼头:“某个傻瓜从中国发回的报告!”
  革新也要找关系
  面对对改进登陆艇设计毫无兴趣的美国海军,克鲁拉克没有气馁,离开华盛顿后,他用了一周时间,居然做出一只两英尺长的木制登陆艇模型,将他心目中的完美登陆艇模样直观地表达出来。拿着这只模型,克鲁拉克找到老同学的父亲——负责陆战队两栖登陆训练的霍兰·史密斯准将,向他详细解说了手中这只登陆艇模型的特点和优点。史密斯将军对这只模型很感兴趣,遂推荐克鲁拉克直接向陆战队司令汇报。于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史上第一次出现小小的中尉向最高指挥官汇报重要问题的场景。靠着这些人脉关系,克鲁拉克被任命为史密斯将军的助理后勤官,专门负责两栖登陆艇的设计工作。此时,海军中的老式登陆艇仍然在使用,大多数高级官员拒绝更换它们。克鲁拉克得想办法说服他们。
  1941年初,美国海军举行了第七次也是二战前最后一次舰队联合演习。演习中,仅有的3艘登陆艇表现糟糕,有一艘甚至倾覆在水中。指挥演习的海军上将欧内斯特·J·金对此非常不满。演习结束后,史密斯特意邀请了一批陆军和海军专家观摩海军现役登陆艇的表现,只见一艘渔船式登陆艇停在离岸50码(约45.7米)远的地方,陆战队员们纷纷跳入一人多深的海水中向岸上冲击,随后,两艘载着坦克的登陆艇开始卸载。两辆坦克一离船就不见了踪影,水面上只站着一个少尉军官,史密斯吼道:“坦克呢!”“在我脚下踩着呢,将军!”这次观摩粉碎了专家对老式海军登陆艇的最后一丝幻想,要打仗,陆战队就得有新式登陆艇。1941年3月,史密斯派克鲁拉克前往新奥尔良造船厂,会合造船专家安德鲁·杰克逊·希金斯,共同设计真正适合陆战队需要的登陆艇。克鲁拉克向希金斯展示了在中国拍的日本登陆艇照片,对各个细节作了详尽解说,希金斯大受启发。很快,希金斯就拿出新艇的设计方案,在随后的战争中,按照这个方案制造出来的登陆艇大放异彩。克鲁拉克对希金斯的工作佩服得五体投地:“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不行’、‘不可能’、‘做不了’等等字眼,他对战争的贡献是其他人无法超越的!”
  到1943年9月,美国海军的1.4万余艘登陆艇中有92%出自克鲁拉克的创意、希金斯的设计。一年后的诺曼底登陆,盟军使用的所有登陆艇都是“希金斯艇”。对此,克鲁拉克欣慰地表示:“‘希金斯艇’是通向海滩的桥梁,没有它们,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海滩将会被陆战队员们的鲜血染红!”战争结束后,美国将一部分登陆艇赠送给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新中国成立后,这些登陆艇改为民用,被统一编制为“人民××号”。据记载,这些美制登陆艇曾在长江中承担川粮东运、运送成渝铁路建设物资、抗美援朝的军运等任务,虽然耗油量大,但船体结实,马力强劲,在运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已经退役的克鲁拉克在子女的陪伴下又来到上海,他在外滩再次看见了“希金斯艇”,不过它已变成上海各家造船厂摆渡员工上下班的轮渡,这位老人感慨地说了一句:“这样真好!”2008年12月29日,95岁高龄的老人在家中安然离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0ce0090100qn6m.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8-10-4 1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陈述了各项较为重大的事件后,还要提到常见的M27四大误区:
    1.讨论的时候统称美军,不区分陆军、海军陆战队及特种部队。
    2.人人都是班用机**/人人都是机**。
    3.三倍火力
    4.自动步枪=轻机枪OR自动步**=机**
这四点是经常见到的论断,这些描述看似很有道理,但是其实以偏概全。存在很大的误导性,下文中将会重点针对这几点展开论述,希望能解释清楚不致误会。

    二、陆战队性质与陆军的区别
    陆军从二战到冷战,其主要作战对象都是对方的机械化部队(德国/苏联的钢铁洪流),所以其主要作战力量均已实现机械化,而作为机械化步兵,其步兵单位则充分享受了机械化作战带来的火力、防护、机动性、以及保障优势。
    而陆战队最初的使命是保障舰艇安全,遂行接舷战(跳帮抢船)。而在海军职业化以后,开始专精两栖登陆。现在为人所熟知的保卫白宫及美国驻外使馆安全等等,则都是后加的副业。

http://www.junpin360.com/html/2018-08-27/6942.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10-18 08:28 , Processed in 0.695365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