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查看: 2108|回复: 38

抗战装备、丹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 21: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20-5-1 22:26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870f2d7010118vk.html



布鲁斯特的 F2A 战斗机(以在英国服役时的名称“水牛”Buffalo 闻名)是美国海军的第一种单翼战斗机,同时也被认为是美国在二战中最糟糕的战斗机。但其中可能存在了一些偏见,在英联邦、荷兰和美国服役的水牛战斗机在太平洋战争初期与日本战斗机的交战中获得了一些胜利,水牛相对于中岛九七式(Ki-27)和隼式(Ki-43),在火力和性能上差距不大,但在零式出现后,由于存在着巨大的技术落差,再加上零备件的短缺、人员的伤亡以及日机蝗虫般的数量优势,荷兰和英联邦的 300 多架水牛战斗机被消耗殆尽。在空战中水牛击落了约 135 架日机,自身被击落 90~100 架,战绩并不差,一些中队甚至达到了 2:1 的交换比。在另一个战场上,芬兰人驾驶水牛创造了辉煌的战绩:击落 496 架苏机,自身空战损失 19 架,交换比 26:1!这些战绩足以使水牛成为二战杰出战机之一。而美国海军部署在中途岛的水牛在零式的屠杀下全军覆没,直接导致了F2A的全面退役和延续至今的批评与嘲笑。本文试图公正客观地讲述水牛战斗机的故事,在经历了 5 年的战斗与60年的偏见之后,存世至今的水牛只有一架芬兰的复制品。
XF2A-1
布鲁斯特航空工业公司(Brewster Aeronautical Corporation)是布鲁斯特马车公司(Brewster Carriage Company)的分支机构,前者成立于 19 世纪初,生产四轮马车和蓬车。20 世纪初,公司进入汽车车身制造领域,一战后不久,又因转包生产飞机浮筒而进入航空市场。1924 年,布鲁斯特飞机分部成立,但由于飞机业务的不景气,于 1931 年停止经营。1932 年 2 月,曾担任过费城海军飞机制造厂主管工程师和底特律飞机公司副总裁的詹姆斯.沃克(James Work)与一群投资者一起以 3 万美元买下了布鲁斯特飞机分部,重组后的公司改名布鲁斯特航空工业公司。新公司在长岛(Long Island)开业(纽约市东南的岛屿,西同曼哈顿岛,和大陆间隔伊斯特河(East River),北濒长岛海峡,东、南临大西洋),沿用原飞机分部的建筑并从布鲁斯特汽车公司租用厂房设施。
起初,布鲁斯特航空工业公司规模很小,资金主要用于转包生产部件。1934 年,布鲁斯特获得了一个海军的合同,设计 XSBA-1 侦察轰炸机,XSBA 在当时来说相当前卫,是具备可收放起落架、封闭炸弹舱的全金属单翼机。
虽然 XSBA-1 最后败给了沃特(Vought)SB2U,未能量产,但在 1935 年,布鲁斯特公司将要时来运转,美国海军需要一种舰载战斗机取代格鲁曼(Grumman)F3F 双翼机,要求时速能达到 482.7km/h(300mph)。有三家公司参与了竞争:格鲁曼,舍维尔斯基(Seversky,1939 年改名为共和)和布鲁斯特。格鲁曼提交的方案还是一种双翼机,基本上可以说是 F3F 的改进型,公司型号 G-16。舍维尔斯基将它的 P-35 陆基战斗机改为舰载型,增加了尾钩和炸弹挂架,并更换了较大的凸起风挡,公司型号 NF-1。只有布鲁斯特的飞机是全新设计的中单翼飞机,公司型号 Model 139。
Model 139 源自稍早时布鲁斯特对 XSBA 改为双座战斗机的研究,由代顿.布朗(Dayton Brown)和 R.D.麦卡特(R.D.MacCart)领导的小组设计,具有平直粗短的悬臂式中单翼,全金属机身,机翼与机身都覆盖有铆钉固定的金属蒙皮,仅副翼、方向舵、襟翼等控制面是织物蒙布。座舱全封闭,起落架可完全收放,支柱收起后容纳入机翼下的舱室内,减震器和机轮收入机身下的轮穴中。一个简单的开放式环形导流罩围绕在发动机周围,发动机初步选定赖特(Wright) XR-1690-02 或普拉特&惠特尼(Pratt & Whitney)XR-1535-92,驱动一具 3 叶变距螺旋桨。武器为安装在发动机顶端中部的一挺 7.62mm 和一挺 12.7mm 协同机枪。后机身末端有一个全收放尾钩,另外还有一个不寻常的特征就是机腹有一个观察窗口,为飞行员提供向下的视野。
在设计中,布鲁斯特的工程师推测最初设计将会动力不足,于是决定采用 950hp 的赖特 XR-1820-22 旋风(Cyclone)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与此同时,舍维尔斯基的 NF-1 也选用了此发动机舍弃陆军型的普惠胡蜂(Wasp)发动机。
1936 年 2 月 2 日,海军订购了一架格鲁曼 G-16 双翼机,指定型号 XF4F-1。同年 6 月 22 日,海军也向布鲁斯特订购了一架原型机。根据海军的型号命名规则,布鲁斯特被分配的厂商识别字母为“A”,而这以前是分配给通用航空公司(General Aviation Corporation)的,由于通用航空公司在 1932 已经为海军生产了型号为 FA 的飞机,所以布鲁斯特飞机型号只能是 F2A,原型机为 XF2A-1。舍维尔斯基的 P-35 海军型由于从未获得一个正式的合同,因此没有被赋予海军的官方型号。
格鲁曼的 XF4F-1 被认为在试飞之前就已经彻底过时,为了扭转不利局面,格鲁曼试图说服海军他们能够提供一种全新的单翼设计。1936 年 7 月 28 日,海军同意取消 XF4F-1 双翼机计划并订购一个格鲁曼重新设计的单翼机,指定型号 XF4F-2。格鲁曼选择了普惠的双胡蜂(Twin Wasp)R-1830-14 缸双重空冷星形发动机。
1937 年,3 个竞争设计都完成了升空。格鲁曼的 XF4F-2 于 1937 年 9 月 2 日首飞,试飞中达到了 466.61km/h(290mph)的极速,比 XF2A-1快 16.09km/h(10mph)。但是 XF4F-2 经历了一系列严重的发动机故障而不得不长时间停飞。
舍维尔斯基 NF-1 大约在 1937 年 6 月 3 日完工,并在 9 月 24 日飞到了华盛顿阿那卡斯提亚(Anacostia)海军基地。到 1938 年 4 月底,NF-1 由于最高速度只有 402.25 km/h(250mph),并且横向稳定性不足而被淘汰。
布鲁斯特 XF2A-1 于 1937 年 12 月 2 日首飞,并在 1938 年 1 月交付给海军。1938 年 5 月 XF2A-1 在兰利(Langley)机场进行的风洞测试表明:通过改变发动机整流罩进气口和排气口的外形,修改机枪口整流片,以及安装起落架轮盖板,可以使 XF2A-1 的最高速度增加 48.27km/h(30mph)。尽管没有采纳所有建议,XF2A-1 还是重返工厂进行流线化改造,重新设计了发动机罩,将汽化器和滑油冷却器进气口由原来的方形改为圆形,结果性能有了显著提高——在 4876.8m(16000ft)高度可以达到 489.14km/h(304mph)的最高速度,初始爬升率 838.20m/min(2750ft/min),航程 1609km(1000miles),超过了 300mph 的性能要求并嬴得试飞员的赞誉。
由于格鲁曼 XF4F-2 正因发动机故障而耽搁,海军选择了布鲁斯特飞机。1938 年 6 月 11 日,海军订购了首批 54 架飞机,型号为 F2A-1(航空署序列号 BuNo 1386~1439),这是美国海军首次订购单翼战斗机。在获得了海军的合同后,为了扩大产能,布鲁斯特急忙寻更大的总部与厂房。1938 年 7 月 29 日,布鲁斯特购买了与长岛总部相邻的皮尔斯.阿洛(Pierce-Arrow,美国豪华汽车制造商)大楼的空余房间。布鲁斯特选址于一个工业区中心实在有几分古怪,因为不靠近机场,生产出的飞机必须分解并用卡车运到运往距长岛较远的罗斯福(Roosevelt)机场重新组装试飞。1940 年 6 月,布鲁斯特又租用了皮尔斯.阿洛大楼附近八层楼高的福特(Ford)大楼,同时改为在新泽西州纽渥克(Newark)机场的一个大型机库中进行最后组装和测试。
尽管格鲁曼在与布鲁斯特的竞争中输掉了合同,海军确认 XF4F-2 不存在重大缺陷,并且在 10 月授命格鲁曼研制更先进的 XF4F-3。格鲁曼的设计最后终于大量投产,F4F 野猫被证明是远比水牛成功的战斗机。
布鲁斯特 XF2A-1 性能规格表:
发动机:一具赖特 XR-1820-22 旋风 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起飞功率 950hp,4632.96m(15200ft)高度最大功率 750hp。
性能:最大速度 489.14km/h(304mph)@4876.80m(16000ft)高度。初始爬升率 838.20m/min(2750ft/min)。实用升限 9418.32m(30900ft)。着陆速度 107.80km/h(67mph)。
重量:空重 1683.38kg(3711lb),总重 2275.81kg(5017lb)。
尺寸:翼展 10.67m(35ft),全长 7.77m(25ft6in),全高 3.58m(11ft9in),翼面积 19.44m2(209ft2)。
武器:12.7mm机枪×1,7.62mm 机枪×1。
F2A-1
F2A-1 生产型安装了一具 940hp 的赖特 R-1830-34 发动机,另外还进行了若干的改进:风挡和座舱盖经过修改以改善视野和头部空间,安装望远镜瞄准具,天线杆从前机身左侧移到右侧,增加螺旋桨毂导流罩,每侧机翼中可以加装一挺 12.7mm 机枪,另外还略微改变了机翼调整片的轮廓,并加大了机腹窗口。最初两架 F2A-1 有着和原型机一样的椭圆形垂尾,此后的所有飞机都改用了重新设计的具有笔直前缘的三角形垂尾,垂尾根部整流段一直延伸到了座舱后。
布鲁斯特公司习惯承诺一些自己无法按时完成的项目,这种作风贯穿在水牛战斗机的整个生产过程中,从一开始 F2A-1 的交付日期就出现了拖延。海军希望在 1939 年 5 月接收第一架 F2A-1,但布鲁斯特直到 6 月才准备好了一架样机,并随后与另几架美国军用飞机一道参加了 6 月举行的纽约世界博览会。到 11 月,布鲁斯特仅交付了 5 架,并且在此期间,海军发现 F2A-1 座舱一氧化碳浓度累积超标,需工厂改进,进一步延误了进度。
1939 年初,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府,感觉到即将来临的战争,纷纷向海外寻购作战飞机。1939 年 8 月,波兰政府向布鲁斯特订购了 250 架 F2A-1,但 9 月中旬德国入侵波兰,订单作废。考虑到布鲁斯特低下的生产效率,甚至无法及时完成美国海军的订单,即使为波兰生产水牛,恐怕也会拖个一年半载。
1939 年 9 月,芬兰政府的代表与美国国务院进行接触,请求获得购买美国作战飞机的许可。在芬兰于 1939 年 11 月 30 日遭受苏联入侵时,美国政府迅速同意了此项请求。国务院和美国海军都同意将海军的 43 架 F2A-1 转交给芬兰,海军则获得相同数量的 F2A-2 作为补偿。由于芬兰的订单,只有 10 架 F2A-1(BuNo 1386~1396)实际进入海军服役,其中 9 架装备了第 3 战斗机中队(VF-3,配属萨拉托加(Saratoga)号航母)。
1940 年,海军决定在 F2A-1 的机翼中装上可选装的 12.7mm 机枪,但似乎水牛的起落架设计强度不够,增加的重量立即造成降落时起落架折断。年底,VF-3 换装更好的 F2A-2,F2A-1 返回布鲁斯特修改,其中 8 架被升级到 F2A-2 标准,并进入第 201 巡逻中队(VS-201)中队服役,配属护航航母长岛号。到了1 941 年中期,F2A-1 仅一架幸存(BuNo 1393),在训练中队一直服役到 1944 年。
布鲁斯特 F2A-1 性能规格表:
发动机:一具赖特 R-1820-34 旋风 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额定功率 940hp。
性能:最大速度 500.40km/h(311mph)@5486.40m(18000ft)高度;436.04km/h(271mph)@ 海平面。初始爬升率 932.69m/min(3060ft/min)。实用升限 9906.00m(32500ft)。最大航程 2485.91km(1545miles)。
重量:空重 1716.95kg(3785lb),总重 2293.04kg(5055lb),最大起飞重量 2435.93kg(5370lb)。
尺寸:翼展 10.67m(35ft),全长 7.92m(26ft),全高 3.56m(11ft8in),翼面积 19.44m2(209ft2)。
武器:12.7mm 机枪×3,7.62mm机枪×1。
芬兰的布鲁斯特 Model 239
交付芬兰的 F2A-1 公司型号为 Model 239,舰载机的设备(尾钩,救生筏,起飞弹射装置)被取消,望远镜瞄准具也被简单的准星取代。军械包括发动机导流罩中的 7.62mm 机枪和 12.7mm 机枪,以及机翼中的两挺 12.7mm 机抢。发动机更换为获得出口许可的 950hp 赖特 R-1820-G5。在 3834.38m(15580ft)的高度达到最大速度 477.87km/h(297mph),实用升限 9906.00m(32500ft),空重 1769.11kg(3900lb),最大重量 2640.06kg(5820lb)。
Model 23 9先被船运至瑞典特洛拉坦(Trollhattan),在此里挪威空军的机械师在布鲁斯特工程师的指导下将飞机组装起来,随后由美国和芬兰飞行员转场至芬兰。但在 1940 年 3 月 3 日,苏芬“冬季战争”结束时,芬兰仅获得 6 架水牛。在短暂的和平期间,芬兰人为他们的布鲁斯特飞机进行了许多修正,包括安装头靠装甲和座椅靠背,并使用反射式瞄准具取代原先的准星。
最后总共有 44 架 Model 239 抵达芬兰,芬兰空军序列号 BW-394~351,32 架装备第 24 中队,其余储存。
芬兰在 1941 年 6 月 25 日再次与苏联开战,这次与纳粹德国结盟。在最初的几个月中,布鲁斯特战斗机在北方前线能够保持空中优势。芬兰人发现布鲁斯特战斗机在低空机动性很好,水牛曾与苏联的 LaGG-3、Yak-1 和 Yak-7,以及租借的飓风、P-40 和 P-39 交战,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头号 Model 239 王牌是汉斯.万德(Hans Wind),在他的 75 个击坠战绩中有 39 个是飞 Model 239 时取得的。芬兰头号王牌依诺.尤蒂莱南(Eino Juutilainen),在 94 个击坠战绩中有 34 个是在第 24 中队飞水牛战斗机创下的。
随着战争的继续,芬兰水牛的维护逐渐成为大问题,由于芬兰与纳粹的联盟,无法继续获得美国的零备件。为了试图解决这些问题,至少有 6 架 Model 239 安装了缴获的苏制 M-63 发动机(按许可证生产的赖特旋风发动机)。芬兰飞机制造厂也开始仿制 Model 239,计划安装缴获的 M-63 发动机,并使用层压木板制造机翼。仿制的水牛被称为“Humu”,仅生产一架原型机。
为了能从积雪覆盖的机场起降,芬兰还为布鲁斯特战斗机安装了起落架滑撬,但在安装滑撬后起落架将无法收回,另外还严重降低性能,结果在操作中很少使用滑撬。
1944 年,第 24 中队换装了德制 Bf 109G-2,幸存的 Model 239 移交给了第 26 战斗机中队。由于苏联已装备大量高性能战斗机,Model 239 的损失直线上升。1944 年 9 月 4 日,芬兰与苏联签订停战协议,芬兰掉转枪口对准境内的德军。水牛战斗机参与到追击拉普兰(Lapland)撤退德军的战斗中,击落了几架 Ju 87 斯图卡(Stuka)。
经历了 5 年的作战与损耗之后,芬兰只有 8 架水牛幸存,这些飞机随后被用于训练直到 1948 末。在作战中,Model 239 击落 496 架敌机,自身仅被击落 19 架,交换比 26:1!在芬兰空军的记录里有一架 Model 239 在被击落之前已经创造了 41 个战绩。战后,Humu 原型机被修复并展示在芬兰的一个博物馆中,成为今天唯一完好的水牛。
布鲁斯特 F2A-2
1939 年初,XF2A-1(BuNo 0451)返回布鲁斯特安装动力更强的 1200hp 赖特 R-1820-40 旋风发动机。由于 R-1820-40 重量增大,所以将机翼前部机身缩短 12.7cm(5in)以保持重心。发动机罩略微扩大,并重新修改了前方开口处以改善发动机的冷却,安装了直径更大的螺旋桨毂导流罩。发动机排气管上移,几乎与机翼高度一致。
原先直径 2.74m(9ft)的汉密尔顿.标准(Hamilton Standard)公司的螺旋桨被寇蒂斯电气(Curtiss Electric)直径 3.12m(10ft3in)带桨叶柄整流袖套的螺旋桨所取代。发动机罩下部的进气口被扩大,机腹窗口再一次被重新设计。军械包括 4 挺 12.7mm 机枪——两挺在发动机罩中,两挺在机翼中。另外在起落架外侧的机翼下方增加了一对可挂 45.36kg(100lb)的炸弹挂架。
改装后的飞机型号为 XF2A-2,试飞表明性能有了显著增加——最高速度达到 547.06km/h(340mph),最大航程 2574.40km(1600miles)。但是空重增加到 2077.57kg(4580lb),最大起飞重量增长到 3125.43kg(6890lb),尽管增加了动力,XF2A-2 的爬升率却大大低于 F2A-1,仅有 762.00m/min(2500ft/min)。稍后,这架飞机的早期型椭圆垂尾更换成了较大的面积三角形垂尾。
作为向芬兰交付 F2A-1 协议的一部分,海军修改了与布鲁斯特的合同,原先的 F2A-1 必须以 43 架更先进的 F2A-2 来代替。除此之外,布鲁斯特还同意为海军将 8 架 F2A-1 升级到 F2A-2 标准。事不凑巧,此时比利时政府又在焦急地寻求新式战斗机,诉诸美国国务院请求布鲁斯特为其生产 F2A-2(公司型号 Model 339B)的陆基型,并获得了先于海军的优先权。美国海军再一次不情愿地同意推迟。Model 339B 于 1940 年初开始生产,直到 9 月份,布鲁斯特才开始交付海军的 F2A-2,这次生产没被打断,但 43 架 F2A-2 直到 12 月才交付完毕。
生产的拖延已经成为布鲁斯特挥之不去的噩梦,这已经导致海军严重怀疑这家公司生产 F2A 战斗机和 PBY 部件的能力。海军谴责布鲁斯特的管理层存在着严重问题,特别是詹姆斯.沃克总裁,海军认为他缺乏管理才能,无法代表公司权威并与他人分担责任。海军部副部长詹姆斯.福莱斯特(James Forrestal),告诉沃克必须无条件对布鲁斯特的管理层进行变动。1940 年 10 月 31 日,乔治.恰普莱(George Chapline)出任总裁和总经理,沃克退而担任理事长和财务主管之职。讽刺的是,在恰普莱接管公司前,F2A-2 的生产率正在提高。
1941 初,VF-3 和 VF-2 中队都换装了 F2A-2,分别部署在萨拉托加号和列克星敦(Lexington)号航母上。在初期服役中,赖特发动机的轴承频繁发生问题,必须经常检修。F2A-2 还继承了 F2A-2 的起落架故障,尽管布鲁斯特工程师反复尝试加强起落架,但水牛的起落架的问题从未完全解决。尽管这样,海军飞行员还是非常高兴能够驾驶 F2A-2。
当 VF-3 换装 F2A-2 后,原先的 F2A-1 回到布鲁斯特进行升级。其中的 8 架按照 F2A-2 标准升级,装备长岛航母上的 VS-201 中队。
VF-2 的 F2A-2 在外场将机身天线杆改为安装在左翼的较短的天线杆,可以减小振动和阻力。
海军很快就使用 F2A-3 替代了 F2A-2,替换下来的 F2A-2 装备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也用作高级教练机。
布鲁斯特 F2A-2 性能规格表:
发动机:一具赖特 R-1820-40 旋风 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额定功率 1200hp。
性能:最大速度 553.50km/h(344mph)@8077.20m(26500ft);519.71km/h(323mph)@5029.20m(16500ft);415.12km/h(285mph)@ 海平面。巡航速度413.51km/h(157mph),着陆速度117.46km/h(73mph)。初始爬升率 762.00m/min(2500ft/min)。实用升限 10363.20m(34000ft)。最大航程 2687.03km(1670miles)。
重量:空重 2077.57kg(4580lb),总重 2695.40kg(5942lb),最大起飞重量 3125.43kg(6890lb)。
尺寸:翼展 10.67m(35ft),全长 7.92m(26ft),全高 3.56m(11ft8in),翼面积 19.44m2(209ft2)。
武器:12.7mm 机枪×4,两挺在发动机整流罩上方,两挺在机翼中。起落架外侧的机翼下方有一对可挂 45.36kg(100lb)炸弹的挂架。
布鲁斯特 Model 339B
1939 年 12 月 11 日,比利时订购了 40 架 Model 339B。Model 339B 基本上是 F2A-2 的陆基型,原先的 R-1820-40 发动机被允许出口的 1100hp R-1820-G105 代替,配备寇蒂斯电气螺旋桨。所有舰载机的设备都被取消,尾轮后着舰钩安装处改成了流线型尾椎,使机身略微加长。F2A-2 的望远镜式瞄准具被被固定的标尺瞄准具代替。Model 339B 装备 4 挺 12.7mm 机枪。
第一架 Model 339B(试飞阶段获得美国民用注册号 NX-56B)前往比利时的途中,正赶上德国闪击战席卷低地国家,运送飞机的船只只得转向法国港口。法国沦陷后,这架飞机被德国缴获并进行了飞行测试。
接下来的 6 架 Model 339B 先被运到加拿大,在那里装上法国航母贝亚恩(Bearn)号直接运往法国,随船装运的还有法国空军订购的寇蒂斯 SBC 潜水鸟(Helldivers)和霍克 75A-4。贝亚恩号于 1940 年 6 月 16 日启航,但中途法国就陷落了,航母转向法属马提尼克岛(Martinique),在此地将6架水牛及寇蒂斯卸下。这些飞机在机场一待就是数月,此时国际上在为它们的最终归属进行争论,美国政府担心如果法国维希政府的获得这些飞机,将会对附近的巴拿马运河构成威胁。最后马提尼克岛上的飞机被悉数破坏,推测是盟军特工所为。
余下的 33 架 Model 339B 转让给了英国,首架于 1940 年 7 月抵达。这些飞机被分配英国空军部序列号 AS410~437、AX811~820、BB450,序列号中包括了马提尼克岛被破坏的 6 架。英国将机翼机枪换成了 7.7mm(0.303in)机枪。这些水牛由美国志愿飞行员组成的美国雄鹰(American Eagle)中队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完全不适用于欧洲的作战,缺乏反射式瞄准具和自封油箱。于是英国决定将 Model 339B 仅用于海外任务。
18 架 Model 339B 分配给英国海军航空兵在中东服役。第 855 中队在 1941 年 3 月曾在鹰号(HMS Eagle)航母上实施了上舰试验。由于 Model 339B 没有尾钩,英国人在尾轮上增设了拦阻装置,但效果无法令人不满意,于是停止了进一步的试验。还有一些 Model 339B 分配给克利特岛(Crete)的海军航空兵第 805 中队。在 1941 年 5 月 20 日德军入侵克利特之前,所有可飞的飞机疏散到了埃及。至少有一架无法飞行 Model 339B在克利特被德国人缴获。第 805 中队的水牛后来被格鲁曼岩燕(Martlet,F4F-4)取代,幸存的布鲁斯特飞机被用于训练用途。








http://www.kongjun.com/lishi/neimu/20130418/136626953091656.html



德军入侵克利特后,这架不能飞行的 Model 339B 被俘获
    布鲁斯特 水牛 Mk I
  1940 年初,英国一个采购委员会与布鲁斯特签订了两个合同,订购了 170 架 Model 339E,英国型号为水牛 MK I。对于布鲁斯特来说真是一个惊喜,因为 1939 年 10 月英国空军部已经宣布布鲁斯特战斗机不适合在皇家空军服役。
  英国的 Model 339E 与荷兰的 339C/D 类似,在外观上的不同就是座舱盖上有的椭圆形舷窗。水牛 MK I 安装 1100hp 的赖特 R-1820-G105 发动机,并对飞机进行了一系列的升级以符合欧洲作战的标准,包括使用一个英制 Mark III 反射式瞄准具取代环形准星,增设飞行员防护装甲,防弹风挡。螺旋桨更换为直径 3.07m(10ft1in)的汉密尔顿.标准螺旋桨。Model 339E 是水牛家族中唯一装有照相枪的型号,可收放的海军型尾轮被一个较大的固定后轮代替。
英国皇家空军第 243 中队在马来西亚的丛林上空巡逻
    这些改动使总重增加到 2948.52kg(6500lb),几乎比标准的 F2A-2 增加了 227kg(500lb),最高速度降到 530.97km/h(330mph),爬升率 792.48m/min(2600ft/min)。另外增加的重量导致翼载的提高,着陆速度相应增加,并影响了机动性。另外一个问题是水牛 Mk I 的油路加压系统与 F2A-2 相同,在 5486.40m(18000ft)高度以上会发生供油不足的问题。
  水牛 MK I 原定的 R-1820-G105 旋风发动机在第二个合同签订时开始短缺,布鲁斯特不得不收购民航 DC-3 客机的二手发动机,并送回赖特翻新成-G105 标准。
  最初三架 Model 339E 在 1941 年 4 月被运往英国进行测试,其余的水牛直接船运至远东,装备英联邦空军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和缅甸的单位。首架水牛在 1941 年春抵达新加坡。
  英联邦国家成立了 5 个战斗机中队:英国皇家空军第 67 和 243 个中队;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第 21 和 43 中队;皇家新西兰空军第 488 中队。第 67 中队部署在缅甸,其余 4 个中队部署在新加坡附近。每个中队配备 15 架飞机,因为飞行员的短缺而没有成立更多的中队,许多水牛战斗机被储存起来。英联邦水牛中队中的许多飞行员是新手,缺乏经验,到 1941 年秋,就有约 20 架水牛损失于事故。
  1941 年 12 月 8 日,日军登陆马来西亚,马来西亚防卫战爆发。水牛战斗机在马来西亚基地与日本陆军航空队中岛九七式和隼式的交战中获得了一些胜利,在此阶段至少有三名英联邦飞行员成为王牌。但是当日本海军的 A6M 零式战斗机出现后,水牛战斗机完全处于劣势。零式更快、机动性更好,火力更强。为了改善水牛战斗机的性能,地勤人员拆除了所有不必要的装备以减轻重量,有时使用较轻的 7.7 毫米机枪替换 12.7mm 机枪同时减少携带的弹药和燃料,但是这些修改丝毫没有拉进与零式的性能差距。
    在日军的节节胜利下,马来西亚的局势迅速恶化,英联邦中队被迫后撤新加坡。到了 1942 年 2 月,由于持续的消耗与战损只剩下几架水牛能够飞行,这些飞机又撤到东印度群岛附近的岛屿。在英国将全体人员疏散到澳大利亚后,至少有 4 架水牛战斗机赠送与荷兰中队。
    在缅甸,第 67 中队与美国志愿航空队(著名的“飞虎队”)第 3 中队的 P-40 并肩作战,并在攻击日本轰炸机编队的作战中取得了最初的胜利。但是不断的损耗与零备件的缺乏逐渐侵蚀了中队的力量,仰光(Rangoon)陷落时,仅剩有 6 架水牛可飞。第 67 中队幸存的水牛与一些匆忙赶来加强仰光防卫的飓风(Hurricane)战斗机一起疏散到印度,一些水牛补充进英国皇家空军第 146 中队,有报告显示至少有一架水牛转交给了印度空军。
  在许多正式的英国史料中,都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失守归咎于水牛差劲的性能,这种观点是完全不公正的,许多装备水牛的单位在被日本数量上的优势淹没之前,创下了不错的战绩。要准确统计英国水牛战斗机的损失很困难,大约 60~70 架水牛在空战中损失,40 架被摧毁于地面,20 架由于各种事故损失,4 架移交给荷兰,6 架疏散到印度。英联邦水牛中队宣称至少击落 80 架敌机,且一些单位达到了 2:1 的交换比。
    布鲁斯特水牛 Mk I(Model 339E)性能规格表:
  发动机:一具赖特 R-1820-105A 旋风 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起飞功率 1100hp。
性能:最大速度 521.32km/h(324mph),6400.80m(21000ft)高度;503.62km/h(313mph),3962.40m (13000ft)高度。巡航速度 411.90km/h(256mph)。初始爬升率 792.48m/min(2600ft/min),爬升至 4572.00m(15000ft)耗时 6.3min。实用升限 9349.74m(30675ft)。最大航程 2687.03km(1670miles)。
重量:空重 2031.76kg(4479lb),总重 2948.52kg(6500lb),最大起飞重量 3102.75kg(6840lb)。
尺寸:翼展 10.67m(35ft),全长 7.92m(26ft),全高 3.96m(12ft1in),翼面积 19.44m²(209ft²)。
军械:发动机整流罩上方 7.63mm 机枪X2,机翼内 12.7mm 机枪X2。
    荷属东印度群岛的布鲁斯特 Model 339C/D
  1940 年,荷兰流亡政府派出一个采购委员会去美国寻求一种作战飞机,以加强东印度群岛的军力来对抗日本的野心。因为荷属东印度群岛陆军航空队原先装备的飞机大多使用赖特发动机,为了简化后勤和训练,这次荷兰订购的全是赖特旋风发动机为动力的寇蒂斯霍克 75A-7,寇蒂斯-赖特(Curtiss-Wright)CW-21B 恶魔(Demon)以及布鲁斯特 Model 339C。Model 339C 的数量为 144 架,与比利时 Model 339B 一样,339C 也是 F2A-2 的陆基型。
     由于此时赖特发动机供应不足,荷兰人不得不将水牛的定购数量降到 72 架。这些飞机分两批交付,首批 24 架水牛安装荷兰提供的 1100hp R-1820-G105 发动机,其中部分是从美国民用 DC-3 上拆下来并送到赖特翻修升级而来的,荷兰陆军航空队 B3-95~118。第二批 48 架飞机安装了荷兰从赖特购买的 1200hp R-1820-G205 发动机,这些飞机的公司型号为 Model 339D,荷兰序列号 B3-119~167。除了发动机外,这两批飞机的完全相同。
  荷兰水牛安装固定的大尺寸尾轮,安装直径 3.12m 不带桨叶柄整流袖套的寇蒂斯电气螺旋桨。机身安装两挺 7.7mm 机枪,机翼安装两挺 12.7mm 机枪。荷兰方面指定要安装防弹玻璃风挡、反射式瞄准具、自封油箱和机枪加热装置,但其中多数设备在交付前没有安装。
  1941 年 4 月,布鲁斯特飞机开始抵达爪哇(Java),最后一架水牛在 1941 年 9 月交付完毕。在东印度群岛的整个服役期间,荷兰的水牛进行了多次外场修改与升级,最后多数延误的设备都完成了安装,但许多 Model 339C/D 始终没有安装反射式瞄准具,一直使用简单的环形准星。
  荷兰在爪哇森普拉卡(Semplak)成立了两个水牛中队:第 5 大队的第 1 和第 2 中队(1-VLG V/2-VLG V)。1941 年 11 月,第1中队移防婆罗洲(Borneo)基地,同时并有两个新的水牛中队:第 4 大队第 3 中队和第 5 大队第 3 中队成立(3-VLG IV/3-VLG V)。
  日本开始进攻东印度群岛时,2-VLG V 移防至新加坡附近的英国机场,与英国的水牛中队一道保卫新加坡。此时,荷兰的一部分 Model 339C 已安装了防弹风挡。当日本人如潮水般进入新加坡时,2-VLG V 后撤至婆罗洲加入 1-VLG V 对日军作最后一博。但是这无法阻止日本的优势,两个中队又后撤至爪哇。
  在爪哇,3-VLG IV 和 3-VLG V 攻击了入侵苏门答腊(Sumatra)的日军。1942 年 2 月 9 日,3-VLG IV 的机场遭受日军空袭,大部分水牛被摧毁在地面,不得不于 2 月 12 日解散,3 架仅存的水牛被并入 2-VLG V。
日军的进攻非常快速,到 1942 年2月中旬,已经占领了除爪哇外的所有东印度群岛。1942 年 2 月 26 日,日军侵犯爪哇,但荷兰 3 个水牛中队仅有 12 架布鲁斯特飞机可飞,但他们仍继续出击。在 1942 年 3 月 7 日,水牛战斗机进行了最后一次任务,3 月 8 日爪哇陷落,3 月 9 日,东印度群岛荷军守军投降。
  东印度群岛的水牛战斗机在数量、速度、机动性和爬升率上都比不上零式战斗机,在三个月的战斗中,30 架布鲁斯特战斗机在空战中被击落,15 架被摧毁于地面,还有一些由于事故而损失,17 名飞行员战死。水牛的战绩还不错:荷兰宣称水牛击落了 55 架日机,交换比接近 2:1。
荷属东印度群岛陆军航空队的 Model 339D
    布鲁斯特 F2A-3
1941 年 10 月海军转入战时体制,作战飞机涂上了上兰灰下浅灰的伪装色。图中是 1942 年的海军陆战队 F2A-3
    F2A-3(Model 439)是美国海军的最后一个型别的水牛,于 1941 年 1 月订购了 108 架。此时的海军已经不再对水牛感兴趣,并且对布鲁斯特时常发生的拖延很恼怒,看起来这家公司的管理混乱从未结束。
  F2A-3 的机翼与发动机罩之间的前部机身重新设计,延长了 25.4cm(10in)。在机翼前部和机身中增加了油箱使内部燃料容量增加到 908.40L。另外增加飞行员防护装甲和弹药基数,去掉了座舱盖金属框架以改良视野,飞行员座椅后方增设了一个求生筒。最初的型号保留了 F2A-2 的大型螺旋桨毂整流罩,但很快就去掉以减轻重量。F2A-3 保留了 F2A-2 的 1200hp 赖特 R-1820-40 发动机。
  增加的 302.80L 燃料容量显著增加了航程——最大航程达到了 2703.12km(1680miles),使 5~6 个小时的巡逻任务变成例行公事。但是由于重量的增加降低了性能,最高速度减少到 516.49km/h(321mph),爬升率跌落到 914.40m/min(3000ft/min)以下。许多飞行员还是较喜欢 F2A-3 而不是 F4F 野猫,但一位老资格的水牛飞行员说他决不会驾驶超重的 F2A-3 参战。
  F2A-3 开始交付于 1941 年 1 月,8 月起,VF-2、VF-3 和 VS-201 都换装了 F2A-3,VF-3 不久后又换装了 F4F 野猫。
第一架 F2A-3,1941
  在大西洋上空,VS-201 的 F2A-3 从长岛号航母起飞执行了中立巡逻任务,随行的还有寇蒂斯 OSC 海鸥(Seagull)观测机,VS-201 的水牛一直服役到 1942 年 4 月。
1942 年 6 月,一架 VMF-211 的 F2A-3 在长岛号航母着舰时起落架折断。VMF-211 是最后一个装备水牛的单位
  在珍珠港遭袭时,VF-2 是太平洋舰队中唯一装备 F2A-3 的中队,他们执行了一些巡逻任务,唯一的作战行动是在低空攻击了一艘日本潜艇。1942 年 1 月下旬,VF-2 换装了 F4F。
  海军全面换装 F4F 后,F2A-3 进入海军陆战队服役。海军陆战队一直在不断扩大其陆基战斗机中队的数量,使用水牛战斗机进行新飞行员的培训。F2A 是圣地亚哥(San Diego)和夏威夷训练中队的最初装备,在水牛机上完成培训后,新手就可以改飞 F4F 野猫了。
1943 年 8 月,迈阿密航空站,飞行员正在 F2A-3 中进行学习
  除了训练中队外,有两个一线中队也装备了 F2A-3,一个是 VMF-211 战斗机中队,基地位于夏威夷以南 1609km(1000miles)的帕尔迈拉(Palmyra)岛;另一个是 VMF-221,部署在中途岛(Midway)。VMF-221 在 1942 年 3 月 10 日创造了美国水牛的第一个战绩,一个四机编队击落了一架在中途岛附近侦察的二式飞艇(H8K)。VMF-211 在 1942 年 6 月 4 日参加了中途岛战役,他们的 21 架 F2A-3 和 5 架 F4F 部署在中途岛防备日本舰载机的空袭,结果在空战中几乎全军覆没,13 架 F2A-3 和两架 F4F 被击落了,几乎占了总兵力的 60%。
  这场灾难注定成为美国水牛战斗机的最后一次作战。 F2A-3 差劲的性能招致了来自媒体和海军的严厉批评,P.R.怀特(P.R.White)上尉说到:“我坚信,如果哪位指挥官派飞行员驾驶 F2A 出去作战,那么当战机离地时,指挥官就应该明白飞行员是回不来了。”海军陆战队对在海军将 F2A 扔到迈阿密航空站(NAS Miami)作为高教机很久后还要驾驶这种过时飞机参战尤其郁闷,中途岛之战后,海军陆战队终于可以摆脱水牛飞机,所有的 F2A 都被当作了教练机。
  至少有一架 F2A-3 曾将机翼机枪替换为 Hispano 20mm 加农炮以加强火力,布鲁斯特生产了 9 副修改过的机翼,当海军决定停产 F2A 时,项目被取消。


至少有一架 F2A-3 曾将机翼机枪替换为 Hispano 20mm 加农炮以加强火力
  当水牛从一线单位撤下后,都送往海军训练航空站,例如迈阿密航空站。到了后来,新出厂的 F2A-3 就直接飞往迈阿密。水牛教练机通常配备直径 30.48cm(12in)的充气尾轮,前机身右侧增加可拆卸的照相枪,座舱盖上方增加一个后视镜。战争期间的训练事故频繁发生,到 1943 年水牛几乎已经摔光了,极少数幸存的飞机一直服役到 1943 底至 1944 年初,随后被废弃,今天已经见不到美国海军的 F2A 了。
  第一架 F2A-3(BuNo 01516)安装了一个实验性的增压座舱并作为 XF2A-4 原型机,但此时海军已决定不再生产 F2A 的任何型号,项目被终止。
    布鲁斯特 F2A-3 性能规格表:
  发动机:一具赖特 R-1820-40 旋风 9 缸单重空冷星形发动机,起飞功率 1200hp,4267.20m(14000ft)高度最大功率 900hp。
性能:最大速度 516.49km/h(321mph),8077.20m(16500ft)高度;456.96km/h(284mph),海平面。初始爬升率 697.99m/min(2290ft/min)。实用升限 10119.36m(33200ft)。正常航程 1552.69km(965miles),最大航程 2703.12km(1680miles)。
重量:空重 2146.52kg(4732lb),总重 2867.32kg(6321lb),最大起飞重量 3247.46kg(7159lb)。
尺寸:翼展 10.67m(35ft),全长 8.03m(26ft4in),全高 3.96m(12ft1in),翼面积 19.44m²(209ft²)。
军械:12.7mm 机枪X4,两挺在发动机整流罩上方,两挺在机翼中。
    布鲁斯特Model 339-23
  1941 初,荷兰采购委员会增订了 20 架水牛战斗机,由于旋风发动机的短缺,荷兰人只能接受安装 950hp 的赖特 R-1820-G5 发动机。这些飞机装备荷属东印度群岛空军,序列号 B3-167~186,公司型号 Model 339-23。
  Model 339-23 可以看作是 F2A-3 的出口型,前机身与 F2A-3 一样延伸了25.4cm。荷兰航空公司 DC-3 上拆下的二手旋风发动机经过赖特翻新过后又装在了荷兰的水牛上,马力与芬兰 Model 239 相同,如今却要驱动一个超重的机身。
  1942 年 1 月~3 月新机生产完毕,并船运至送到远东。鉴于远东的紧张局势,为了防止飞机落入日本人手中,船上的飞机没有安装某些重要部件。途中爪哇陷落,4 艘运输船载着 20 架 Model 339-23 和一架先前留厂测试的 Model 339D 转向到澳大利亚。1942 年春,这些飞机在澳大利亚重新组装,缺少的部件也逐渐到位。这些水牛最初装备了驻澳大利亚的美国陆军航空队(USAAF)第5空军,其中一些重新喷上了美军机徽,由于不属于美军财产,这些飞机没有分配 USAAF 序列号。
一对 RAAF 的 Model 339-23
  1942 年 6 月,17 架 Model 339-23 转交给皇家澳大利亚空军,分配序列号从 A51-1~17。其中 6 架配属给第 1 照相侦察单位,9 架装备防卫珀斯(Perth)的第 25 中队。1942 年 8 月到 1943 年 1 月,这些水牛担负了澳洲西部的防空任务。有一些飞机拆除了机翼机枪以减轻重量提高机动性。Model 339-23 没有参加过战斗,有两架在事故中损失,A51-2 于 1942 年 7 月在维多利亚州雷沃顿(VIC Laverton)附近坠毁;A51-4 于 1942 年 9 月 25 日坠毁于西澳大利亚州德比(WA Derby)飞行员遇难。所有幸存飞机在 1944 年初还给 USAAF 第 5 空军,随后废弃。
    布鲁斯特的倒闭
  F2A 的生产结束之后,布鲁斯特航空工业公司的困难愈来愈严重,但表面看起来却是生意火爆。布鲁斯特已经接到 Model 340 俯冲轰炸机的大批订单,这是 SBA 的放大型,安装一具 1700hp 的赖特旋风 R-2600 双重空冷星形发动机。英国采购委员会在 1940 年 7 月订购了 750 架 Model 340,命名为百慕大(Bermuda),荷兰政府也为荷属东印度群岛订购了 162 架类似的型号,1940 年 12 月 24 日,美国海军又订购了 140 架(后增订至 203 架),型号为 SB2A 海盗(Buccaneer)。1941 年租借法案通过后,USAAF 和海军共同承担英国订购飞机之债务。
百慕大 Mk IA
    这一系列的大笔订单需要布鲁斯特兴建比在长岛或纽渥克更大的厂房设施,并且公司本身也需要更大的总部。这次新厂址已不能再设在长岛地区,军工生产管理委员会不希望在沿海地区设立太多的工厂,因为易遭敌人的攻击。正好詹姆斯.沃克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费城附近柏克斯郡有一处不动产,政府同意在此建立一个工厂并租给布鲁斯特。
    1941 年 11 月 1 日,布鲁斯特又获得一个大合同:根据许可证生产沃特(Vought)F4U 海盗(Corsair)舰载战斗机,型号为 F3A-1。但布鲁斯特在百慕达、海盗和 F3A-1 的生产上都产生了延误,导致在 1942 年 4 月 18 日海军暂时接管公司,乔治.韦斯特维尔特(George Westervelt)上尉在布鲁斯特管理层改组时临时负责管理。一个月后的 5 月 20 日,布鲁斯特组成了新董事会,董事长查尔斯.范度森(Charles Van Dusen)。
SB2A 海盗
  不幸的是,改组后的公司运气反而越来越差。此时专业的俯冲轰炸机已经失去了光彩,像是伏尔梯(Vultee)的复仇者(Vengeance)和布鲁斯特的海盗已不再需要作为前线作战飞机。1943 年英国百慕大的合同被取消,美国海军也取消 SB2A 海盗俯冲轰炸机,转而购买柯蒂斯 SB2C 潜水鸟。
  已经生产的百慕大和海盗都没有参与战斗,仅用于训练和拖靶。到 1944 年 5 月,布鲁斯特最终生产了 770 架俯冲轰炸机,所有飞机于 1944 年 4 月退役。
  第一架 F3A-1 直到 1943 年 4 月 26 日才首飞,到 1943 年底仅 136 架下线。F3A 项目的延误导致了国会召开数个听证会,由于这些争论,海军再也无法忍受,在布鲁斯特生产了 738 架 F3A-1 后于 1944 年 7 月 1 日中止了 F3A 合同,同月海军收回了租借给布鲁斯特的工厂,布鲁斯特公司从此消亡。



http://tc.wangchao.net.cn/junshi/detail_125844_8.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0-5-1 22: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战斗机,10型一直使用到1943年,部分10型改为联络机或高速侦察机(在右翼尖加装照相机),使用到1944年。 5/6/10型参加过西班牙内战和中国的抗日战争。在苏联提供给西班牙政府军的684架飞机中I-16占相当比例。10型从1937年10月到1939年9月,共提供中国空军216架,和苏联空军志愿队的I-16一起在抗日战争初期的空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14型又称UTI-2,是1938年投产的双座教练机。 1938年生产的I-16是17型,基本和10型一样。1939年换装功率更大的1000HP的M62发动机,称为27型。17/27型一共生产1184架。 20型是1939年研制的翼下加挂副油箱的试验型,在加挂2*200L副油箱后。航程可以从800KM提高到1200KM。20型未投产,但加挂副油箱的技术被用于18/24/29型上。 1939年投产的24型和1940年投产的29型装备1100HP的M-63发动机,24型的航速达到470KM/H。29型是I-16的最后型别,主要是将1940年研制成功的12.7mmUB重机枪换调换24型的7.62mm机枪。24型和29型在1940年-1941年战争爆发前曾大批生产。 从17型开始有部分飞机装备20mm机关炮,在卫国战争初期,装20mm机炮的I-16在IL-2强击机未大批装备部队前,在攻击地面德军行军纵队和装甲目标时充作强击机使用。绝大部分I-16都可以在机翼下携带4-6枚火箭弹。 I-16始终存在操纵困难的缺点,在急跃升时容易陷入螺旋,而且,从BF109和“零”式战斗机出现后,I-16已明显落后于敌方。 3:La-5 简介: 随着La-5FN的服役,苏联空军第一次有了性能超过德国空军Bf-109G的战斗机。但是如果不抓紧改进,德国空军更新的改型或新的战斗机性能不久就会超过La-5FN,更何况Fw-190的改进潜力还很大。La-5FN的改进余地已经不大,曾经设想加大飞机发动机的功率,但Shvetsov设计局认为ASh-82FN发动机不能再加大功率,如果装用ASh-71F大马力发动机,又会遇到发动机性能不稳定的难题。所以,提高La-5FN性能的唯一途径就是降低飞机的结构重量和进一步仔细地优化飞机的空气动力外形。 1943年,苏联中央流体研究院在位于Zhukovsk巨大的T-104风洞中,用一架生产编号为的La-5FN进行风洞试验(即“206”的来源)。根据试验结果,能提高飞机性能的改进项目有: 1、将原来由数个部件拼合的发动机罩改为整体设计,分上下两部分对合,使外形更光顺。 2、调整机翼中段的长度。 3、改变滑油冷却器空气进口、增压器空气进口、排气开口的设计位置。 4、取消飞机表面增大阻力的凸出物,如无线电天线杆、地面起动车电源插口等。 5、重新设计主起落架舱盖,将过去未完全覆盖的主轮完全覆盖。 1943年12月16日到1944年2月10日,改进后的飞机进行了试飞,试验完全验证了风洞试验的计算和预测,在6150M的高空,虽然“206”比La-5FN重150KG,但最大速度却加快了64KM/H。 Lavochin领导的设计局根据“206”的成果对La-5FN进行了改进,除了在战斗机上必需保留的天线杆和起动插头外,进行了以下改进: 1、木质机翼改为全属结构,结构重量有所减轻。 2、按照“206”的设计,改变滑油冷却器、增压器空气进口,排气口的设计。 3、装三门20mm B-20机关炮。 1944年2月到3月进行试飞,试飞结果表示,虽然达不到“206”的速度,但仍然比La-5FN的速度快50-60KM/H,完全附合苏联最高统帅部的要求,决定以La-7的编号进行生产。 La-7一在前线出现,德军能够和它对抗的飞机只有Fw-190和Fw Ta-152,但是这两种飞机的优异性能一般在5000M以上的高空作战时方能显出。在苏德战场,绝大部分空战都在4000M以下的空域发生(因为苏军的战斗机主要是掩护IL-2强击机或单独对德军地面部队进行攻击),在这种高度上结构简单、行动敏捷的La-5\La-7\Yak-3更为适用。La-7一共生产了5753架。 4:苏联LaGG-3战斗机 简介 1939年由S.A.Lavochkin/V.P.Gorbunov/M.I.Goudkov主持设计的单发单座下单翼战斗机。由LaGG-1发展而来,主要是改进了控制系统和减轻结构重量。1941年春天开始装备部队,和MIG-3.YaK-1一起,是苏联空军准备取代I-153.I-16的先进战斗机。卫国战争初期是参加空战的主力战斗机之一。 LaGG-3是一种大量使用木结构的飞机。机身蒙皮是西伯利亚桦木胶合板;机翼是木质两段式结构。所有活动翼面均为金属构架以布质蒙皮。有充惰

发表评论
 楼主| 发表于 2020-5-1 23: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kongjun.com/lishi/neimu/20150228/55623.html


M1918榴弹炮在中国:155mm美国重炮扬威中国战场

解放战争后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国内各个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缴获了国民党军队的大批武器装备。炮兵部队此时已经发展成具有相当规模的兵种,装备了缴获于敌人的各式火炮,其中就包括美国M1918式155mm榴弹炮。
  这种火炮只在我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少量装备,由于装备我军的数量少、使用时间短,不为人熟知。以致于现在许多人把它与美国的M1155mm榴弹炮相混淆,造成张冠李戴的现象。
  为了消除此种谬误,有必要对曾经在我军装备使用过的美国M1918式155mm榴弹炮的身世作一简要概述,回顾其在中国战场上的不平凡的经历。
  M1918155mm榴弹炮的由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当时在欧洲大陆作战的美国远征军,许多武器装备均由法国供应,其炮兵部队使用的M1917155mm榴弹炮既是法国施奈德公司的产品。作为师属火炮,美军对此炮的性能非常满意,施奈德公司对此型火炮进行了改进设计,并授予了美国生产权,美国生产的产品定名为M1918155mm榴弹炮。
  M1918式155mm榴弹炮的大架为传统的箱型单脚改良式大架,火炮的高低俯仰角达到了0度-42度,但是这种大架对方向射角的限制无法改变,方向射界仅仅为左右3度,造成战斗中火力转移不便。炮管长2336毫米,倍径仅为15,给人一种短粗的感觉。没有采用传统的药筒,使用药包发射,弹药的成本大为降低,但是火炮的发火机构复杂了许多,反后坐装置采为液气式。此型火炮的炮架有法国制造的1917式和美国制造的1918式两种,从安装在炮架上的防盾可分辨出来,法国制造的炮架安装的防盾下部为曲线形,美国制造的1918式炮架上安装的防盾是平板型。
  最初火炮车轮还是木质的,外面包裹钢圈,火炮进行机动是用畜力或托拉机牵引。二十世纪20年代,对火炮的行走部分进行了改进,用充气橡胶轮胎替换原来的木轮。使用卡车进行牵引使火炮具有更高的机动性,大大提高了炮兵部队的快速部署能力。
  虽然自这型火炮装备部队后,对火炮进行了一些改进,但是单腿式大架的特性,使方向射界无法得到改进提高,失去了继续改进的价值。于是美军开发了一种新型的155mm榴弹炮,也就是后来的M1式155mm榴弹炮。当新型M1榴弹炮1939年研制成功并开始装备部队后,M1918式155mm榴弹炮也就逐渐的退出了美军的装备序列。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时只有少量的M1918式155mm榴炮为美军使用,在远东暨南太平洋战区以及意大利战场还可见其踪迹,其余之M1918则退为预备役,仅担任海岸防务和部队训练使用。


1942年,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与日军作战失利后,一部分部队退入印度,中美两国以这些部队为基础并从国内抽调部队,组建了中国驻印远征军,在印度兰姆伽整训。驻印军总部直属的重炮12团装备的就是美国提供的36门M1918式155mm榴弹炮(均为法国制造的炮架型)。此时这种火炮由于性能落后,已经在美军撤装,但在缺乏大口径火炮装备的中国军人看来不失为打击日寇的利器,期望在以后反攻缅甸的作战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1945年初,中国驻印远征军反攻缅甸取得胜利,炮兵12团回到国内,准备参加国内对日军的反攻。由于很快日军投降,没能在国内的抗日战场上痛击日寇。抗战胜利后不久,蒋介石挑起了全面内战的战火。1946年炮兵12团被船运到了东北,加入了内战的行列。蒋介石希望靠着这些由美国装备起来的国民党精锐部队占领东北,没想到不到两年的时间,国民党军队在东北节节败退、处处失利,到1948年,国民党军队被围困于长春、沈阳、锦州等几个战略要点城市,失去了东北战场的主动权。1948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发起了辽沈战役,国民党炮兵12团配属廖耀湘西进兵团出沈阳欲解锦州之围,在大虎山被东北野战军整个建制俘获。
  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以缴获的国民党炮兵12团的装备成立了炮纵第6团,编制仍然是3个营,每营3个连,每连4门炮(但是此时火炮总数为35门)。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野总部发布命令休整一个月。新成立的炮六团利用休整期间对国民党的解放战士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检修武器车辆,对火炮、车辆及人员进行调配补充,加紧训练。但是到了11月中旬接到了东野总部结束休整、提前入关的作战指示。炮6团派出了人员齐全、装备状况较好的一营参战,其余留在东北继续整训。
  该营入关后的很快在1949年1月12日取得了第一个战果,从时任东北野战军第45军参谋长的黄鹄显将军日记摘抄中可见一斑。
  1948年12月30日于上朱庄
  东野总部今日电,北平敌无更显著突围征候。我1、2、7、8、9纵队向天津逼近,准备攻城。
  刘亚楼参谋长今日来我纵队,商定部署:第7、第8纵队由东向西,第1、2纵队由西向东夹击敌人,将敌截成两段,先解决市区南段敌人,最后攻取北洋大学,并决定部队即向攻城准备位置开进。
  鉴于我纵队主要突破口民权门敌工事坚固,我们建议东野总部配属我们一个155加农炮连。刘参谋长说:主攻在西边,可以考虑总攻之前两天过来一个连,打完炮后当天西返,归还建制,怎样?我们对此决定拱手表示赞成。
  1949年1月12日于刘快庄
  东野总部决定14日12时总攻天津。
  炮纵155炮连昨晚进入阵地,今晨对民权门敌钢筋水泥碉堡进行轰击,用望远镜观察,发发命中,给敌物质上予以摧毁,精神上予以打击。该连今下午西返归建。
  日记中所说155加农炮连即是M1918155mm榴弹炮连。当时我军指挥员对火炮均使用简称称呼火炮型号,如100加指日本92式105mm加农炮,100榴指日本91式105mm榴弹炮,155mm口径的火炮在当时只有炮6团装备的M1918155mm榴弹炮。
  1949年1月14日总攻天津时,炮6团一营的12门M1918155mm榴弹炮在天津西面的姜家井展开,组成右翼炮群,与在李家坟展开的中央远战炮群负责全盘的火力支援,由特种兵司令部直接掌握。总攻开始后炮六团一营首先协同东北野战军38军炮兵团,对112师突破正面上的右翼敌侧方火力点进行破坏射击,摧毁了45号至48号碉堡,打开了突破口。其后在炮火延伸,打击敌纵深目标时,以准确地射击完成了炮火支援任务。
  天津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震撼了傅作义集团,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为了庆祝北平和平解放回到人民的怀抱,东北野战军41军和特种兵纵队大部于1949年2月3日在北平举行了盛大的入城式。炮6团一营参加了这一隆重的入城式,欢迎的人们在火炮和牵引车上贴上了欢迎共产党,打倒蒋介石的标语,有的还爬上了大炮,跟随炮队前行,表达对人民子弟兵的热爱。
  在国民党军队使用时期,这型火炮的弹药完全依赖美国供给,国内不能生产,炮弹打一发少一发,得不到补充,较为短缺。没有炮弹的大炮无异于废钢烂铁,炮6团在参加完平津战役后,也因为弹药缺乏的原因没有再参加过大的战斗,火炮主要用于部队的训练。
  1949年8月下旬为了准备开国大典的阅兵式,以华北特种兵为主组成人民解放军炮兵代表师,下辖两个团,第一团由第四野战军炮兵第30团(原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第6团)组成,第1、2营为装备M1918155mm榴弹炮的榴弹炮营,每营编4个连,每连4门炮为一个方队。受阅部队组成后集结于北京西郊兰靛厂进行训练,1个多月后于10月1日这些榴弹炮在卡车的牵引下,威武整齐的驶过天安门城楼,接受了党和人民的检阅,光荣地完成了受阅任务,显示了我军的军威。

 M1918155毫米榴弹炮为一战束期出现的火炮,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大架为传统的箱型草腿式,炮管短粗,倍径仅为15,发射方式为药包发射。最初的火炮车轮还是木质的,外套一圈实心橡胶,火炮进行机动需用畜力或低速机动车术引,后期改进型为了适应高速机动车牵,配用橡胶轮胎的薪型车架。
  炮身 火炮口径155毫米,身管长(连炮门)2433毫米。20世纪初,炮钢强度鞍低,为了达到高膛压的要求,在炮管外面套有一个被筒,从而使身管能够承受较高的膛压。炮尾部有配重,以平衡炮管重量。
  炮闩为断隔螺式,由于M19l8榴弹炮采用药包发射,以至于炮门的结构比使用弹简发射自炮闩的结构比使用弹简发射的火炮复杂。炮闩飕部中心有发火机构的附件,内置一击针,并有装底火的空位,在此装避上安好底火旋入炮闩尾部,击发后将此附件旋出,去除已经火的底火,装上新的底火,以备下一发的发射。由于没有药简,在闩体前部装有阻气环,起到密闭炮膛尾部的功能,以阻止燃气泄露。
  大架 大架是承载火炮的主体炮身、摇架、方向机、高低机、瞄准机构均安装在大架上。此炮采用的是经过改良的箱体草脚架,这种形式的大架是典型的近代初期的特征,稳固简便。与火炮的炮身征水平面上没有夹角,可以承受发射时产生的后蜓力。如果炮身与大架产生水平夹角,轻则使火炮产生移动,影响射击精度,重则导致火炮颊覆。大架前部为。U”型,为炮尾留出了空间,使得火炮的仰角达到了42度。
  火炮方向机 为了获得一定的火力机动性能.设计了一套方i劫调整机构,使火炮可获得左右备3度的射界。这种机构以令天的眼光看毓得银笨拙,在当时却是很先进的设计。如果改变射向,可以看到除了炮轮、轮轴不动,大架承载炮身等沿炮轴移动。转动方向机手轮,通过传动杆和锥形齿轮将转动传送到方向螺杆,方向螺杆征与车轴平行连接固定的螺筒内回转。从方向、高低机三维示意图可以看出,炮轴本身与炮轮榴连结,所以炮轴是固定不动的,因螺筒与炮轴相结合固定不会产生移动,故当方向螺杆转动时.炮架即在方向螺杆带动下沿车轴左右移动,使火炮获得有限的射向。
  火炮高低机 炮身裴在摇架上,转动火炮左侧的高低机手轮,传动杆将转动经过蜗杆蜗轮机构传送到摇架F方的齿弧,从而使炮身产生辩仰动作。为了平衡炮管的力矩.在炮尾上部设置了配重块,转动手轮时没有冲击感,用力均匀。
  驻退复进机构 液压气动式复进驻退机装于摇架内。炮匿与驻退、复进秆相连。炮身后退时,驻退机内液体经可变口由活塞端流向另一端,当可变口由大变小时,也就产生了驻退效应,此时艇进机内压缩空气间时受到压缩,当后坐到位后,在压缩空气的作用下,复进杆带动炮身回复到原位。
  弹药 M1918155毫米榴弹炮发射的炮弹有槠弹、黄磷烟幕弹,氯磺酸烟幕弹、糜烂性芥子毒气弹、强徊弹等,榴弹可以根据需要使用M5l、M55武引信,其他弹种只使用M51式引信。
 楼主| 发表于 2020-5-1 23: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kongjun.com/lishi/neimu/20141009/51390_7.html

二战日本89式掷弹筒 战场上阵地中小巧大杀器


轻而易携世界同口径的迫击炮一般至少要超过6公斤,八九式掷弹筒只有不到3公斤(不到三千克的是十年式掷弹筒,89式掷弹筒全重4.7千克,不比步枪轻),居然比一把步枪的重量还要轻的多,非常适合单兵携带。九一式手榴弹也不过0.45公斤,一个弹药袋装弹八发也不过3.6斤,加上掷弹筒整个作战系统一共不到7公斤,比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还要轻的多。由于重量轻,掷弹筒小组不会像迫击炮组或者重机枪组一样由于负重大--无法及时随一线步兵作战。实战中,掷弹筒小组甚至可以随着步兵冲锋。在日本老兵东史郎的回忆录中,一到危急的时候总能得到掷弹筒的及时火力支持。为了减少我方伤亡,我们从低洼道路逼近敌人。因为前方的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我们能毫不费力地前进。不料,左后方遭到了敌人猛烈的射击,突如其来的射击使我们措手不及。其火力点设在臭水河对面的竹林里。捷克式机枪正在猛烈地向我们射击,严重地威胁着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掩蔽身子,我们只能爬上山脊卧倒。这样处理实在得当。因为敌人子弹从低处向这里射来,而我们却卧倒在山脊,恰好成了射击的死角。山脊上是一个个上馒头式的坟堆,我们正好加以利用,各自前进。重机枪从后方猛烈射击,掩护我们。出击之际,我们要首先击退左后方竹林里的敌人,于是,向竹林里发射了几枚掷弹筒,把敌人的机枪打哑了。这时,正面敌人的捷克式机枪疯狂地向我们扫射。每隔几秒钟,子弹就像一阵风向我们飞来。我们在坟堆后面隐蔽向前接近敌人。子弹射在地上,震耳欲聋。友军掩护我们的重机枪子弹犹如飞沙走石,在敌军头上撤下。但是,敌人丝毫不买账,继续疯狂地向我们扫射。 “中队长阁下,发射掷弹筒怎么样?”不知是谁建议。



“行!喂!射击手!先打两发看看!”中队长回答。一会儿,射击手在隐蔽处打了两发。掷弹的爆炸声很大,听起来让人以为是炮弹。仅仅是两发掷弹就使敌人的机枪顿时成了哑巴。大家不约而同地手握闪闪发光的刺刀步枪,一鼓作气向敌人冲去。性价比高一般来说,掷弹筒的杀伤半径大约在5到8米,一发榴弹如果落在人群中可以杀伤数十人,这个威力对于50毫米口径来说还是不错的。掷弹筒对技术成熟的日本来说,造价只有步枪的四分之一,而九一式榴弹和普通步兵手榴弹基本相同也是极为廉价。如此的价格相对掷弹筒的不错的战绩来说,简直是太便宜了,在二战期间仅仅国民政府就制造了4万多具,大量装备国军部队。可发射化学武器大家都知道日军在二战中曾经普遍使用化学武器,直到今天还有数十万枚化学炮弹留在中国东北没有处理。日军中一般把化学武器叫做“决胜武器”,他们认为化学武器对于防守非常顽强但是基本没有装备防毒面具的中国军队效果极佳(日本士兵每个人都配有防毒面具),可见其重要性。在最为艰难的攻坚战或者防御战中,日军采用迫击炮和掷弹筒大量使用化学弹头。在1937年的凇沪会战中日军首次使用掷弹筒发射催泪性气体和喷嚏性(呕吐性)气体,造成中国守军很多士兵失去意志。到了1938年的武汉会战期间,由于日军遭遇国军多次围歼和更为顽强的阻击,日军使用毒气更加肆无忌惮并开始使用剧毒的糜烂性毒气芥子气和路易氏气,造成中国士兵的大量伤亡。整个八年抗战的某些战役中,中国军队有百分之二十左右伤亡在化学武器上。而掷弹筒属于排一级一线支援武器,可以根据战场的需要,非常及时的释放化学武器进行战术打击,非常方便。 二战中的日军大量装备这款武器,每个日军步兵小队(相当于中国的排,人数在50人到70人之间,标准编制为54人)下辖3个步兵班(1个步兵班装备1挺轻机枪)和1个装备3具掷弹筒的掷弹筒班,不过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每个小队仅有1挺轻机枪和1具掷弹筒。掷弹筒既可以单人操作也可以又双人操作,一般单人操作时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20发,双人操作每分钟40发,不过掷弹筒一般由一个掷弹筒发射手和一个弹药手构成,对于一些日军的精锐部队,每个小组会多增加一个弹药手以保证弹药的充足和预防战斗中该小组可能有的减员。八九式掷弹筒使用的弹药是九一式手榴弹(此时要加装发射药盂,且因为手榴弹作为炮弹使用闭气型不好,此时的射程大约在200米左右,它和二战中日本步兵普遍携带的单兵手榴弹九七式手榴弹性能基本相同。采用圆柱形铸铁弹体,外有纵横刻槽,将弹体分成50块(中国人俗称甜瓜手雷),爆破部装有TNT炸药6.5克,杀伤半径为8米(相当不错了)。此外89式掷弹筒还有一种专用的弹药,即89式榴弹,此弹弹体为黑色,上有红色及黄色带各一条,弹体下部有铜弹带,弹替内装TNT炸药,弹径49.6mm,全弹长143mm,全弹质量820克,上端装有八八式小型瞬发引信,下端装有硝化棉无烟发射药3克,底部装有底火,杀伤半径10米;89式发烟弹,弹体为黑色,弹体上有一条红色带以及两条白色带,圆柱部有一白色日文字母,弹体下部有铜弹带,弹体内装有六氯乙烷混合发烟剂,引信为八九式小型曳火时间引信。弹径49.6mm,全弹质量820克,全弹长145.5mm,在平坦开阔地面上连射5发时,烟雾直径50米,可持续一分钟。八九式掷弹筒由特制的弹药袋携带,一个弹药袋可以携带8枚榴弹,一个二人掷弹筒小组可以携带16枚。大家也许觉得奇怪,为什么掷弹筒射手和弹药手携带的弹药数量居然相同,这些因为弹药手还有保护射手的义务,除了弹药以外他还要携带一把步枪。发射时 先由射手先拉动击发杆,然后由弹药手将弹药从筒口装入,完成弹药的安装。左手握住发射筒,根据目标距离转动手柄直至调节杆达到对应长度,射手通过瞄准线进行概略瞄准后,拉动击发机上的皮带将榴弹射出。掷弹筒是日军小队火力的支柱,据说日军大多数的掷弹筒手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实战中的400米内命中率高达在85%到95%,十分惊人。进攻战中,日军掷弹筒小组跟随一线步兵作战,主要打击国民革命军的机枪火力点。和大家想象的不同,日军在抗战八年中并非如同所谓的大日本武士一样动不动就挺着刺刀冲锋,而是以一种极为狡猾方式作战,实战中,日军一旦遭遇国军较为坚固的重机枪或者轻机枪火力点,立即停止进攻随地隐蔽。


等待跟随部队前进的掷弹筒小组准确的将其打掉。在淞沪会战中,中央军18军14师42旅的36挺重机枪被小日本用平射炮和掷弹筒打掉了32挺,剩下的也没有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当时的国军重机**回忆,他们一般只能打几百发就要转移阵地,不然日军的掷弹筒就会准确的打来。而一挺近100斤的重机枪转移起来谈何容易!一旦国军的机枪火力被摧毁,日军立即以重机枪火力压制住国军火力,随即立即以优势兵力发起冲锋。由于对于掷弹筒极端的依靠,一旦失去掷弹筒日军甚至连怎么作战都不知道了。东史郎回忆到,我以为只要发射五六次掷弹筒就能突袭,所以声嘶力竭地喊:“掷弹筒!掷弹筒!”可掷弹筒手不知在哪儿,见不到影子。不得已,我一边说:“要不扔手榴弹冲锋?”一边退回了三四米,卧倒在地。我从士兵那里拿了两颗手榴弹,又往上爬。但是,面对着敌人的火力,我不敢直起身子,我得手榴弹根本没有投到敌人那里。山顶的敌人再次发现我们,又扔起了手榴弹。身边好几个战友被当场炸死,我们只得向下爬,就这样在岩石上趴了两个多小时,等待情况变化。而在防御作战中,日军以掷弹筒和机枪火力协同。首先以重机枪火力压制住国军战士的冲锋,然后在对方手榴弹的距离之外用掷弹筒对冲锋的国军战士进行准确的杀伤。国军战士如果起身会遭到机枪火力的杀伤,俯身隐蔽又被掷弹筒杀伤。由于掷弹筒榴弹破片的杀伤半径可以达到8米,经常造成国军战士的严重伤亡。这也是八年期间中国军队阵亡一百多万的一个重要原因。 实际上,二战中日军的轻武器客观来说大多是勉强可以使用的俗物,从杀伤力世界最弱的三八式步枪到持续火力全世界最差的歪把子机枪,从连自杀都经常卡壳的王八盒子手枪到只能在屠杀平民中显身手的倭刀,都是岛国居民以贫瘠的资源拼凑出来的武器.日本民族虽然有精益求精的特点,但是往往会钻牛角尖,因为武器的某一特色而忽略综合能力. 在轻武器的选择上,中华民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们就要理智的多,这也是八年抗战国军凭借手中粗制滥造的武器也能够拖住百万日军的原因.如果国民政府也像日本军方一样莫名其妙,恐怕中国军队早就覆灭了。但是客观来说,日军对于掷弹筒的设计和使用,走在了世界各大国的前面,整个二战期间只有日军和德军装备过掷弹筒,其中德军的掷弹筒性能较差,它从根本上说只是一门重量减轻的迫击炮而已,也没有大量装备.除了在和装备差劲的中国军队的交手中大占上风,在太平洋和美军的激战中,掷弹筒也是美军头疼不止的武器. 在太平洋海岛激烈的战争战中,日军开始使用毫不示弱的反击战。类似于德军在安齐奥对于登陆的美军大红一师一样,日本勇士们一面高喊着把美国佬赶下海,一面大量出兵像猛虎下山一样冲锋,试图一举围歼滩头的登陆的美军,结果往往还没有到达步兵火力的射程就被美国飞机和舰炮发射的弹雨大量杀伤,伤亡惨重,剩下的部队被美军优势火力的阻击也根本无法接近滩头。到了中后期,日军逐步调整战术。

对于滩头基本放弃,从而避免了伤亡惨重的滩头争夺战。而把美军引入美军军舰和重炮难以有效支援的腹地,采用坑道战和夜袭战.这种战术类似于上甘岭的志愿军和美军打的非对称战,美军的优势无法发挥,只能依靠步兵较大的伤亡,逐步扫清日军的各个据点。在这种战斗模式下,由于当时美军已经掌握制空权又有重炮群掩护,日军炮兵无法有效作战(日军一般最多发射几十发就会立即被美军空军和重炮定位消灭掉),能够有效作战的就是可以由单兵携带并且颇有威力的掷弹筒了. 日军的掷弹筒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主要和日军轻机**配合,构成组合火力网.首先由日军机枪利用丛林和山地的优势地形将美军士兵压制,掷弹筒由于可以在任何地形使用。它可以在日军隐蔽工事中发射,利用曲线的弹道将隐蔽的美军士兵杀伤。实战中这种战术效果颇佳,很多时候日军对于掷弹筒的需求甚至超过机枪。日军机枪只是胡乱射几枪让美军士兵隐蔽,之后主要由掷弹筒完成杀伤任务。实际上,由于美军缺乏近距离的类似武器,伤亡十分惨重.他们能作的就是首先压制住日军的机枪火力,让掷弹筒手暴露在他们的火力下。但是由于日军已经修筑野战工事和坑道,想压制日军火力并不轻松。加上日军坑道往往四通八达,日军掷弹筒可以由单兵携带轻松转移阵地.经常出现一个掷弹筒小组打几下就换个地方,让美军无法锁定目标.总之,对于日军掷弹筒美军并没有好的办法。这种情况下,美军虽然在硫磺岛上每平方公里倾泻炮弹和炸弹1200吨,但是自己仍然伤亡2.86万余人(日军守岛部队2.5万人全军覆没)。在其后的冲绳战役中,美军又伤亡了6.6万人(歼灭日军11万人)。如此大的伤亡也是美军最终使用原子弹的直接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20-5-1 23: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kongjun.com/lishi/neimu/20140829/50442.html




苏联BTR-40装甲人员运输车 曾广泛用于世界各地



БТР-40(4×4)是苏联采用ГАЗ-63卡车底盘改装的轮式装甲人员输送车,1947年研制,1950年装备,也可作为指挥车和侦察车使用。50年代末,苏军中的该车已被БРДМ-1(4×4)侦察车取代,但它仍广泛用于世界各地。
  该车车体由钢板焊接,动力舱在前,驾驶舱居中,载员舱在后。驾驶员位于左侧,车长在右侧,两人前面都有挡风玻璃。车长、驾驶员各有1侧门,门的上方有1观察缝隙。后载员舱为敞开结构,8名坐在车后的步兵可通过车后双开门上下车。车体左侧安装备用车轮。早期的车体不开射孔,后期生产的车辆每侧有3个射孔,每个后门各1个射孔。


 
该车无三防装置和夜视设备,不能水上行驶。驾驶舱顶和车体两侧各装1机枪架。前机枪架为СГМБ式7。62mm,机枪俯仰
  范围为-6°~+23。5°,可左右旋转45°。该车未装中央轮胎充放气系统。某些车辆安置前置绞盘,绞盘拉力为44。1kN。型号演变和变型车在使用БТР-40车基础上又发展成БТР-40Б装甲人员输送车,增加了载员舱装甲顶盖并有4扇顶舱盖。该车有2名乘员和6名步兵,1957年装备。目前装备的主要是БТР-40Б。 БТР-40有下列变型车:

БТР-40A防空车
  该车安装炮塔并有双管КПВ14。5mm高射机枪。炮塔手动360°旋转,机枪俯仰范围为-5°~+80°。对空射击时有效射程1400m,对地面射击时有效射程2000m,实际射速为150发/min,发射穿甲弹的初速为1000m/s,能在500m距离上穿透32mm厚的装甲。
  БТР-40赛格反坦克导弹发射车
  民主德国改进了БТР-40车体后部并降低车高,安装赛格反坦克导弹发射架,作为训练车使用。性能数据型号БТР-40 乘员+载员2+8人驱动型式4×4 战斗全重5300kg 单位功率11。03kW/t 车长5。000m 车宽1。900m 车高不装机枪1。750m БТР-40A2。500m 火线高(БТР-40A)2。050m 车底距地高0。275m 轮距前轮1。588m 后轮1。600m 轴距2。700m 公路最大速度285km 燃料消耗量0。42L/km 涉水深0。8m 浮渡能力无爬坡度60% 侧倾坡度30% 攀垂直墙高0。47m 越壕宽0。7m 最小转向半径7m 发动机型号ГАЗ-40 类型直列6缸水冷柴油机功率/转速59kW(110马力)3400r/min 传动装置类型手动变速箱前进档/倒档数4/1 分动箱2速转向装置类型蜗杆离合器单片、干式轮胎规格9。75×18 悬挂装置类型前叶片弹簧和液压减振器后叶片弹簧和止动弹簧主要武器口径/类型7。62mm/机枪弹药基数1250发装甲结构类型/厚度/材料均质/8mm(最大)钢板电气系统电压12V.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0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M101式105mm榴弹炮结构简单,牢靠,重量轻,机动性好,配的弹种有榴弹、火箭增程弹、榴霰弹、子母弹、破甲弹、发烟弹、化学弹和照明弹。它的身管用高强度钢制成,由炮身、反后坐装置、瞄准装置和炮架四部分组成。使用M2Al式全装药时为5000发,使用M2A2式全装药时可达7500发,最大射程11.27km,杀伤面积为45m× 13.5m。根据不同炮弹种类,作用不同,火箭增程弹最大射程为15km,增程率为60%,但增程弹的战斗装药有所减D,精度也有所降低。破甲弹与碎甲弹 M622式曳光破甲弹与M327式曳光碎甲弹都是用于直瞒射击的反坦克弹。

 楼主| 发表于 2020-5-7 16: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lt.cjdby.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16344




网上的说法, 中国120毫米杀伤迫弹和86式远程迫弹,全弹重分别达到16.5和13.8公斤,装药量分别为1.36和1.67公斤。中国W86型120mm迫击炮射程为7700m(弹重13.8KG)

美国山寨以色列的K6迫击炮,13.65公斤弹重,2.99公斤炸药,7200米射程。毛子的2B11 120迫击炮16公斤弹重,3.43公斤炸药,7100米射程。捷克的VZ82 120迫击炮16公斤弹重 2.66公斤炸药,8公里射程。
如果这个13.8 公斤 1.38公斤炸药 7.7公里射程无误的话,真心不如100迫,东欧捷克的VZ97 98迫9.2公斤弹重1.6公斤炸药,中国100迫8公斤炮弹,但是炸药量应该也差不多。
100迫的炮弹对比120迫13.8公斤弹重 1.67公斤炸药 7700米射程来说,不过就是射程短了千把米,威力半斤八两,弹重起码少了三分之一,怪不得部队用100迫,重量还轻一半以上,73公斤对比204公斤。
所谓超轻型120迫如果还是这个威力,真心不如100迫,就算是全营人力背炮弹,都一样的威力,老100也就是背8公斤,120是13.8公斤,打出去的炸药几乎差不多,那何必使用大而无用的120迫。

楼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120毫米迫弹 中国的1.3-1.6公斤炸药是杀伤弹的数据    美俄的3点几公斤是爆破弹的数据    美国不分,但毛子的迫击炮弹一直分高爆和破片,每个系列炮弹都有一种装药三公斤多的高爆弹和一种一公斤多的杀伤弹。
2B11的炮弹里3VOF69 装药3.48千克,3VOF79装药1.4千克。
老120毫米弹药里3OF34装药3.43千克,3OF5装药1.25千克。

高爆弹纯粹是个笼统的说法   有偏向破片杀伤的 有偏向爆破的  也有两边都兼顾的爆破杀伤弹 甚至坦克炮还有破甲和爆破,破片杀伤3个功能都兼顾的弹种  都可以叫高爆弹  你要比较  就要拿同一个类型的东西来比较   偏向破片杀伤的本来弹体就厚  还要加上预制破片或者钢珠之类的杀伤元件 炸药肯定装的不如爆破弹多

毛子的迫击炮弹是120及以下一直分高爆和破片二种榴弹。160/240只有一种爆破榴弹。

对人员杀伤,为求得最佳杀伤效果,并不是装药越多越好。装药过多,把弹体炸成了粉末,杀伤效果会不升反降。一公斤多的装药可能是弹体爆炸后形成的破片大小、数量、速度正好最佳。

看看苏联的ОФ-843А和ОФ-843两种杀爆弹,重量大体一样,不光是装药不一样,弹体材料也不一样。

美国有两种120,一种是海兵用的法国线膛  M 327,还有一种是犹太制的陆军用的滑膛 M 120,不过这种滑膛迫在陆军中也将逐渐被新型线膛迫和高斯炮取代。不知道你讲的是那种?

滑膛的,线膛迫用的榴弹4.45公斤炸药,滑膛迫是山寨以色列的K6,是2.99公斤炸药
 楼主| 发表于 2020-5-7 17: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lt.cjdby.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54151


求问一二战时的步枪弹药基数




一战英国的话,1908年式装具,身体左右两侧各有5个弹药袋,每个弹药袋可以带3个5发弹桥,所以一共是5x3x5x2=150发子弹。  1914年式装具,左右两个皮质弹药包,每包50发子弹,一共100发。   二战,1937年式装具,左右两个弹药包,每包50发,第三个弹药包可带可不带,一般挂在右侧屁股这里,所以是100-150发子弹。  这只是标准配置,实际上五花八门的有各种袋子,怎么带自己看着办。 此外这个不计入可能携带的弹药环(带),就是那种绕过一侧脖子斜着跨在身上的帆布带,上面是一个个可以装一个弹桥的小弹袋那种东西,我们在以前的战争电影里常看到的那种。


例如二战英国步兵有些就会拿装具上的那2-3个袋子用来装布伦机枪的30发弹闸,然后再腰带外面围上一个腰带包,基本上绕在屁股上面附近,上面是5个小袋子,每个2个5发桥,也就是50发子弹。   嫌不够的话再围一个弹药带,10个包50发或者20个包100发的。

此外英军标准是每人携带2-3个手榴弹,其中一个是白磷烟雾弹,但是很多时候英军步兵会只携带1枚手榴弹,然后再多带2个布伦机枪的弹闸

美国的话,一战基本用的就是英国式的设计。  二战是装具上6个弹药袋,每个可放10发(2个5发桥)或者一个8发的桥夹,所以是60-80发。  然后还有10个袋子的弹药带,80-100发。  然后另外在挂多少自己看着办。  



例如某人回忆在市场花园行动时候,携带一支M1步枪上面8发子弹。  一个斜挎弹药带10个袋子80发。 两个装具袋子每个6个夹48发,再两个裤子袋子每个2个夹一共32发。  腰里一把1911 7发子弹,然后脖子上挂一个手枪弹环里面挂了4个1911的7发弹闸。   然后背包里再带了4个装具袋,每个48发。。。。。。

然后还有刺刀手榴弹工兵铲等等等等,有时候还要给机**带弹链

所以光子弹就带了 8+80+48x2+32+48x4=408发步枪弹 和35发手枪弹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7: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纯铜,红色金属,当前单价45000元/吨
黄铜,铜锌合金,黄色,枪弹用黄铜的铜锌重量比约为9:1,锌当前单价167000元/吨,粗略计算,枪弹用黄铜单价折合57200元/吨
白铜,铜镍合金,白色,铜镍重量比一般约为4:1,镍当前单价103000元/吨,粗略计算,白铜单价折合单价56600元/吨
铅,灰色金属,当前单价14300元/吨
锑,银白色金属,当前单价35000元/吨,弹头用铅锑合金重量比为7:1(参照美国30-06弹药,未必精确),折合单价16900元/吨
普通低碳钢(含碳量低于0.2%),当前价格3800元/吨
高碳工具钢,当前价格10000元/吨(参照中俄两国广泛用来做AP弹弹芯材料的T12A碳素工具钢,含碳量1.2%)
钢就是铁碳合金,随着碳含量的增加,强度、硬度增加,韧性降低。
覆铜钢,将铜薄板与钢板叠合在一起用轧机轧制形成的双金属板
镀铜钢,用电镀法在钢板表面沉积铜金属层制成的双金属板
第一版 1891年型圆头弹:黄铜弹壳、白铜被甲、铅锑合金弹芯
第二版 1908年型尖头弹:材料同1891年型圆头弹
第三版 1930年型普通弹:覆铜钢弹壳、覆铜钢被甲、铅+低碳钢复合弹芯,这覆铜钢是由上两版用的黄铜与含碳量0.11%的低碳钢轧制而成的。第三版弹药也是前苏联在二战中的主要用弹,有一部分的弹药的被甲简化成了镀铜钢。还有一种供机枪使用的重型弹,弹头更重,弹芯为纯铅,其他材料不变。
第四版 1953年型普通弹:覆铜钢弹壳、覆铜钢被甲、10号低碳钢弹芯
第五版 60年代以后的型号,涂漆钢弹壳,覆铜钢被甲、10号低碳钢弹芯(含碳量0.1%)
第六版 80年代以后的型号,涂漆钢弹壳,覆铜钢被甲、60、70号高碳钢弹芯(含碳量0.6-0.7%,并进行热处理)

总之就是材料越来越低档,越来越廉价。






先挑错,弹壳黄铜是七三黄铜。
白铜最早用于弹头被甲,性能确实好,但是,即使是富裕的帝国主义国家,也没有人用的起了。
钢芯弹头不是因为穷!而是为了弹头减重。同期美国3006弹头只能用平尾弹头,空气动力学性能并不好,船尾弹头质量太大,后坐力太大,以美国这个当时世界上农业最发达,吃的最好,体格最好的士兵也承受不了。苏俄的钢芯弹头不差。



大战时期用H90铜的应该只有美国,苏联和德国用的铜应该是70铜,也就是所谓37黄铜,我们用的是H68黄铜,铜含量不算高


 楼主| 发表于 2020-7-19 15: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rensanqiao.blog.sohu.com/132503989.html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的武器装备及其来源



解放战争时期的国民党军的武器装备来源,日械是在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军接收了侵华日军100多万人的武器装备所得到的,而国械除了一部分是自行生产的外,还有一部分是抗战之前与之中进口的英、德、苏及捷克式武器和土制枪械;在这里、我要着重说一下美械的来源。
这要从抗战时期美国向国民党军提供美援说起,在1942年,美国向国民党提供美援时,蒋介石向美国一开口就要求美国向其提供100个师的武器装备,美国则答应提供60个师的美式装备,分为两期,第一期为30个师,时间为打通滇缅路之前,待打通滇缅路之后再提供第二期的30个师,而后在开罗会议上,蒋向罗斯福要求将提供的装备增加为叁期计90个师,罗斯福答应了。因此,从1942年底开始,美国开始装备国民党军,第一期提供的装备为国内的30个师与驻印军6个师,共计36个师,而在打通滇缅路之后,一方面因为蒋介石赶走了史迪威,另一方面,美国因得到了苏联出兵的承诺,认为不必从中国大陆进军日本,因此,第二期只给了3个师的装备。其他的全给了印度。因此,国民党在抗战时只获得了39个美械师的装备援助。在抗战期间,国民党用这批装备共装备了13个全美械军-N1A、N6A、2A、5A、8A、13A、18A、53A、54A、71A、73A、74A、94A,4个半美械化军-30A、46A、52A、60A。
到了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又得到了大量美军剩余物资,在此、我要说明一下所谓的“昆明毁械事件”是因为美国要求蒋介石:去接收东北的军队必须是由美国训练并提供装备的远征军。蒋因为顾忌苏联不敢答应,美军即停止武装国民党军,将美国贮藏在昆明地区的一部分武器装备毁坏,并宣布将不帮助国民党军运兵到华北与京沪,将未运至中国的美援武器交予他国等。在此压力下、蒋不得不低头让步,美国除了将其在中国的大批武器装备与各种器材移交国民党,并帮助国民党军运兵到华北与京沪外,还允诺以废铁的价格将贮藏于印缅未运至中国的美援武器出售给国民党。而后自日本投降之日至1946年7月止,美国援华物资价值7亿8千多万美元,超过了抗战时期的美国援华物资之价值。其中的军用部分为原定的39个美械师在抗战结束前只运到了33个师,补足。以废铁的价格购买了一批贮藏于印缅地区的美械装备,内有100余辆M3A3,将美国在华驻军的物资移交给国民党,仅在昆明一地就有上万吨航空器材,但国民党军需要的地面武器弹药不多,大约只有4000吨轻式武器及弹药。帮助国民党军建立8又1/3大队空军及海军271艘舰艇等,同时魏德迈代表美国答应国民党,在国共和谈成功,中国军队统一后,再给予中国50个师的美械装备-10个重装备师(相当于美国师),40个美械轻装备师。但这个时期的美国武器援助多集中于海空军与后勤方面,陆军不太多,同时因为在抗战时美军驻防在华,所需要用钱的地方,由华方统一垫付法币,地方供应的生活物资,也先由国民党政府统一垫付法币,另外美军在华驻扎的几个机场也由华方出人出钱修建。当时,国民党方面主张以官定的美元与法币的外汇牌价支付美元。到战争结束时,这笔费用按官方外汇牌价结算总值应为9亿美元。但美国人不干,认为官定牌价和黑市牌价相差太大,坚持要以黑市牌价付给。为此、在1944年底,国民党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与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为此争执不下。而后由于美国罗斯福的干预下,以先付1亿多美元的现款,而其余的到战争结束时再议。而到到战争结束后,双方达成妥协,以官定牌价和黑市牌价的中间价付款,计5亿美元,扣除已付的1亿多美元及在美国进修的学生用费等外,这笔钱尚有3亿美元,就以这笔应付款项冲抵美军战争剩余物资十叁亿美元。而这批战争剩余物资并不全是武器弹药,其中的可用于作战的军用物资约有6亿美元,而其他的物资则有几千张病床,大量的绷带,钢盔,铁丝网、药品、军用食品,军用服装,军用船只,大批防毒面具,飞机零部件与各种航空器材,其中不少是旧的,快要过期的,已损坏了的。美国计算给国民党的援助为45亿美元,中共则认为有59亿多美元,其中的差价主要是指这批物资。另外、在1946年的6月,美国又以1.75亿美元的代价将存放在太平洋各岛的约价值8.25亿美元的“剩余物资”售给国民党。在这批物资中,有医疗器材,药品,军用食品,几百艘登陆艇,各种机械与零部件,汽车,油料,服装等,但没有武器弹药。
大致来说,在内战爆发前,国民党军的装备较为充实,大约只有不到1/10的杂牌军装备较差,部分美械装备部队甚至称得上较为精良;而且仓库内还储存着大批更换下来的武器装备。正因为如此、马歇尔才会在调停失败后对国民党军实施“武器禁运”.是因为他知道这对国民党军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在内战爆发后、出乎美蒋意料之外的是,国民党军竟连战连败,因此,美国在1947年上半年解除了对国民党军实施的“武器禁运”,而允许国民党向美国购买军用物资。 但因为战争消耗太大,国民党在抗战结束时拥有的黄金外汇在10亿美元以上,而到了1948年的1月1日,只剩下了2.61亿美元了。为此、蒋向美国提出求援要求,美国就派出魏德迈带团前往中国考察。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使魏等人认识到国民党政权腐化堕落,低能又专制,仅凭自己的努力已无法可想,可说是危在旦夕。根据魏等人的建议,美国决心援蒋,但究竟援助到何种程度众说不一,大体上,所有的人都排除了直接出兵的可能,援助方案集中在大规模物资援助与有限物资援助两种,但据测算,要进行大规模物资的援助,在军事上,为保住目前的战线,必须至少为国民党军装备与训练30个师,空军飞机达2000架,而要想进行反攻,还要把规模扩大一倍。在经济上,先要投入20亿美元以稳定币制,而后每个月至少要再投入0.5-1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而这个方案有几个缺点,1、代价太大,2、为了装备与训练国民党军,必须投入美国顾问上万人,难保不会出现伤亡,从而或使美军介入中国内战,或在国内引起政治风波3、美国的大量援助会刺激苏联也向中共大量的援助,从而使美苏双方迎头相撞,即便不出现美苏双方迎头相撞的局面,由于国民党的腐败无能,也由于中共较国民党得人心,清廉而有效率,将使美援无法发挥作用。4、时间上的问题,即使一切顺利,要使美援发挥作用,也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而那时,国民党可能己经出现局面无法收拾了的情况了。
因此、美国排除了大规模物资援助国民党的可能,而是决定采取一方面在经济上有限援助国民党,给其争取时间,另一方面压国民党进行改革,同时暗中寻找可取代蒋介石的人。美国即在1948年向国民党提供了4亿美元的援助(其中1.25亿美元可用于购买军火)。其中用于购买军火的1.25亿美元主要购买了5万吨小型武器与弹药,还有200多辆LVT与其他武器装备。当时美国是以“剩余物资”的名义,以优惠价格(叁成)售与国民党的。这批物资的第一部分是1948年的11月运到平津的,约1200吨小型武器与弹药,价值200万美元,分配情况大体如下,给平津的傅作义1600万美元的物资,傅用这批物资除补充各军的装备缺额外,还组建了3个全美械师,在1949年的3-4月,运至江南可装备10个全美械师的武器,而后,又零星的给了不少装备,这批援助到1950年的2月用完。这批装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局,如金门之战中的国民党军坦克营原为在准海一战被歼后重建,就是用这批援助中的物资重新装备的。再如、白崇禧所以在衡阳死撑,不回广西,要去广东,是因为美国答应他的部队如至广东,将把值1700万美元的军火给他。
1946年7月,国民党军的装备大致为1/4美械、1/2日械、1/4国械,美械与半美械装备部队为22个军(整编师)64个师(旅),交警部队18个总队又4个教导总队;其中45个师(旅)与交警部队为全美械。在战争爆发后,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国民党军仅在战场上就损失了全部武器装备的1/7以上。但一方面由于有较多的武器储备,另一方面又设法用各种方法购入与生产武器装备,就当时来说,国民党的兵工厂每年可以生产步枪几十万枝,机枪数万挺,还可以大量生产迫击炮和炮弹,生产一定数量的步兵炮和重炮以及炮弹。因此、从1947年年初到1948年底,国民党军的武器装备与弹药的供应虽然吃紧,但尚可维持,大致上,除了少数没有后台的杂牌军装备很差,使用土制枪械外,多数部队的轻武器供应充足,但重装备有一定的短缺现象,一部分较有背景的部队则装备不缺,甚至超过规定。大体上、如不算被歼后重建,国民党在叁大战役前共计有美械及全美械装备部队106个师(旅),交警部队18个总队又4个教导总队;20个保安团。到叁大战役后,国民党军这才出现了装备消耗殆尽,捉襟见肘的困境,此时,除了部分未被歼与有背景的部队装备较为齐全外,有不少部队只有轻装备甚至几个人一支枪。这时的解放军不但在士气与人数上压倒了国民党军,在武器装备上也超过了它。
 楼主| 发表于 2020-7-19 15: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20-7-19 15:58 编辑

抗战期间中国军队武器弹药的供应与消耗
原作者 殷杰


军火分配亲疏有别 至1938年底,国民政府通过各种办法,共向国民党陆军补充了274 000支步枪、19 000挺轻机枪、4 000挺重机枪、1500门迫击炮、426门反坦克炮、28门高射炮、160门野炮、116门榴炮、24门重炮。但是,国民政府在军火分配上严重倾向于优先补充中央军,而杂牌军所得补充甚少。
中央军汤恩伯部的第89师参加南口战役时,共拥有79步枪弹1 197 500发,79轻机枪弹1224 000发,79重机枪弹837 500发,79钢芯弹143200发,79曳光弹4 800发,信号枪弹4 127发,驳壳手枪弹76 700发,勃朗宁手枪弹4 400发,左轮手枪弹2 990发,20毫米机关炮弹600发,37毫米反坦克炮炮弹1800发,82毫米迫击炮弹2 352发,75毫米山炮弹1 482发,手榴弹28 200枚,另外还有部分手雷、地雷等。平均下来,该师每支步枪有266发子弹,每挺轻机枪有3 777发子弹,每挺重机枪和高射机枪有近13 000发子弹,每支驳壳枪有144发子弹,每支勃朗宁手枪有314发子弹,每支左轮手枪有103发子弹,每门20毫米机关炮有50发炮弹,每门37毫米反坦克炮有300发炮弹,每门82毫米迫击炮有98枚炮弹,每门75山炮有123发炮弹,弹药相当充足。
而装备极差的川军第22集团军出川抗战前,国民政府曾许诺到山西给其补充武器装备。但到达山西后,阎锡山只象征性地给了第41军20挺晋造轻机枪,其他一律不给。娘子关战役后,该集团军于败退途中抢劫了一个晋绥军火库,被阎锡山指责为军纪败坏,礼送出境。该部调到徐州战场后,其麾下的第41军奉命保卫滕县时,364旅张宣武团仅有2挺轻机枪,其中还有一挺打不响。张宣武自己花钱从私人手里购买了2挺轻机枪,靠着战前李宗仁紧急调拨来一火车皮手榴弹,这才在日军优势火力下,在滕县坚守了四天半。
杂牌军得不到应有的补充,调拨给八路军的武器就更少了。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后,国民政府按编制人数(4.5万)给八路军发了**被服(从帽子、帽徽,到**军服、腰带、挎包、背包带、军毯、子弹袋、手榴弹袋、水壶、搪瓷缸,直至绑腿、鞋袜),但却只补充了6门丹麦麦德森20毫米反坦克机关炮和120挺杰格佳廖夫轻机枪。
抗战伊始,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从阎锡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公署先后领到30部15瓦的电台、50万发七九步枪子弹、50万发中正步枪子弹、200支冲锋枪、机关枪,以及大批手榴弹等,分别发给路过太原的八路军部队。
115师组织平型关战斗时,参战部队每人领到两颗手榴弹和100多发子弹。343旅炮兵连的4门迫击炮,每门炮只有30多发炮弹。平型关战役开始前,该连从离老爷庙10里的国民党军废弃阵地上,捡来了1 000余发迫击炮弹。
在太原失守前,城内还存有大批武器装备来不及运走,傅作义为了不把军火留给日军,同意八路军能把城内的物资运出多少就运多少。八路军运出了不少炮弹和子弹,但**很少。有些炮弹因为无炮可用,八路军便将其拆解,掏出炸药用以制造手榴弹和地雷。


1937年8月下旬到11月上旬,八路军相继取得了平型关、雁门关、阳明堡、七亘村、黄崖底和广阳等100余次战斗的胜利,缴获步马枪1 500支,轻重机枪76挺,骡马2000余匹。八路军不仅由此赢得了民众的拥戴,也赢得了第二战区长官部的认可、尊敬和看重,其装备的补充虽远不如中央军,但明显高于其他杂牌军。1938年4月,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卫立煌探望受伤的林彪时,曾一次拨给八路军100万发子弹,25万枚手榴弹,180箱牛肉罐头作为礼物。
到1938年底,八路军先后作战1 500余次,消灭日伪军5万余人,缴获各种枪12 000余支,自身也由改编时的4.5万人发展到15万余人。这个阶段,由于八路军的兵工厂还处于初创阶段,部分所需补充的武器弹药除了缴获及国民政府的少量拨付外,更多的是靠搜集国民党军败退时散落在民间的武器。1937年10月,129师从从滹沱河中打捞出被晋绥军沉掉的8门山炮和2门野炮,以总部山炮连为基础,组建八路军总部炮兵团。
和八路军相比,新四军所获得的装备补充就更少了。军长叶挺曾动用私人关系,下了不少功夫,才从老部下那里要来几百支崭新的驳壳枪。叶挺夫人李秀文拿出了父母的养老金,又变卖家产,筹措了一笔钱,从香港为新四军购得了3 600支手枪。新四军先遣支队挺进苏南,进行了韦冈战斗后,在江南敌后声名鹊起,打开了抗日局面,部队得以迅速扩大,也搜集到不少国民党军遗落在当地民间的武器




战略防御时期中国军队武器论文范文的损耗与补充

巨大的战场损耗  从1937年“七·七事变”,到1938年底武汉沦陷,这是抗日战争的战略防御时期.这一时期,中国军队虽顽强抵抗,但仍丧师失地,损失惨重.历时三个月的淞沪战役,国民党论文范文军的德械几乎损失殆尽.第2集团军在台儿庄战役中,15天内便消耗了步、机论文范文弹3 828 027发、论文范文25 127发、七五山炮弹460发、论文范文51 720枚.第82师仅在1938年10月4日至11月5日|司被日机、日炮炸毁及战斗中遗弃的就有1 616支论文范文、31挺轻机论文范文、16挺重机论文范文、6门追击炮.据统计,截至1938年12月,国民党陆军武器论文范文的损耗总量为:论文范文311000支,轻机关论文范文18500挺,重机关论文范文4000挺,迫击炮1300门,山、野、重炮660门,步、机论文范文弹720 000 000发,各式炮弹3 460 000发,论文范文7 300 000颗.

国内兵工厂产能不足  30年代,中国的军火工业曾得到一定发展.1936年,国民政府兵工署直辖各兵工共生产325 942支论文范文,3 4 9 7挺机论文范文,976门82迫击炮,402 267 200发79论文范文,3351625发75山野炮弹,773 582发82追击炮弹,5 451 533枚论文范文,332 055发信号弹及57 034副防毒面具.但是,生产这些军火的钢材,主要还是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一方面进口不易,运输渠道不畅,另一方面,各大兵工厂陆续迁往大后方,也影响了产量.战前,巩县兵工厂采用的是**的进口设备和原材料,除了生产论文范文械和火炮,甚至还有一个年产120吨毒气的化学战剂工厂(能生产催泪、呕吐、喷嚏等非致命毒剂,以及光气等致命性毒剂).抗战一开始,巩县兵工厂就受命搬迁,结果在混乱中丢失不少设备,其生产论文范文的分厂被炸毁,失去生产能力,迁到湘西的一个分厂只能保持每年几百挺机论文范文的生产能力.据统计,战略防御阶段,中国总共生产出了论文范文123 330支,轻机论文范文3 600余挺,重机论文范文700挺,迫击炮1 700余门,步、机论文范文弹2 89 260 000发,各式炮弹55 350发,论文范文1680 000枚.

“挖”出来的战前库存  兵工厂产量不足,战场消耗又极大,抗战初期,中国各派系武装力量纷纷动用自己战前储存起来的武器论文范文.

论文范文军库存的约10支论文范文和2000余挺机论文范文,到南京保卫战后,便已基本用尽.

桂军用抗战前储备的5万余支论文范文,迅速扩编为7个师,后来又扩编到十几个师.

晋绥军动用库存的19万支论文范文械和大量火炮,不仅补充了惨重损失,还将部队扩编为4个集团军(20多个师),并组建了数万人的决死队.

抗战前,龙云也从法国购买了2万多论文范文作为库存,正是这些库存论文范文,使龙云在抗战初迅速组织3个师出滇抗战,并最终派出6个师,除此之外,还在云南又组成了几个师.

抗战前,刘湘在重庆库存了万余支论文范文,几千挺机论文范文,千余门追击炮.刘湘死后,这些库存全部为国民政府接收.

东北军在关内也储备了大量武器,原张学良卫队改编的49军参加淞沪会战损失过半.国民政府拔给其一个4团制的徒手新兵师,49军动用库存武器将该师武装起来,每班均配有1挺轻机论文范文.在南昌会战中,49军损失了近一个师的装备,因为怕国民政府趁机取消其番号,因此隐瞒不报,用自己库存的武器补齐缺额.这些库存武器,直到抗战结束还没用完,这是保证该军存在的有力物质基础.

七·七事变”时,张自忠的38师抢出宋哲元在大沽库存的近2000挺轻机论文范文,及大批论文范文和论文范文,这是第38师得以扩编的物资基础.

其他派系的军阀也都或多或少留有一部分库存武器.就连河南地方军阀别廷芳,也在其老窝老虎寨储存了3 000多支论文范文,数百挺轻机论文范文,几十挺重机论文范文,百余门追击炮,足可以装备一个国军正规师.

紧急从各国进口军火  1937年6月,鉴于中日矛盾越来越深,大战一触即发,国民政府派孔祥熙访欧,向德、英、意、比、捷等国洽谈军火贸易,尤以向德国的订货量最大.但是,在日本的强烈论文范文下,德国于1938年5月宣布停止对华出口武器,最后一批德制武器于当年8月运抵中国.一年多时间里,中国从德国进口了12架飞机,36门 105毫米榴弹炮,800门迫击炮,500门37毫米战防炮,300挺13.2毫米高射机论文范文,10 000挺机论文范文,5 000支论文范文,20 000支驳壳论文范文,4 400支论文范文;150毫米炮弹6 000发;105毫米炮弹3.6万发,追击炮弹190万发,37毫米战防炮弹50万发,论文范文1.6亿发.

同期,国民政府从英国进口36架飞机,1667万发论文范文;从法国进口24架飞机;从意大利进口101辆装甲车;从比利时进口54 000支论文范文,3 867万发论文范文;从捷克进口1 829挺轻机论文范文,2 600万发论文范文;从瑞典进口1.18亿发论文范文;从匈牙利进口l 500万发论文范文;1937年下半年,国民政府收到了战前从美国*的279架飞机和l 205万发论文范文.由于中立法案的制约,美国随后停止了对华武器出口.

在抗日战争防御阶段,售华武器数量最多的是苏联.1937年8月21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苏联开始以贷款的形式向中国军队提供武器装备.截至1938年底,苏联运抵中国的武器包括94架伊-16战斗机,122架伊-15战斗机,94架轰炸机,120挺航空机论文范文;82辆T-26坦克;76毫米高射炮20门;37毫米反坦克炮1 80门,炮弹49万发;45毫米反坦克炮50门,1000挺马克沁托加莱机论文范文,300挺马克沁机论文范文,3 000万发机关论文范文论文范文弹;l 500挺杰格佳廖夫机论文范文;360门76毫米野炮,36万发炮弹;80门115毫米榴弹炮,8万发炮弹;1 000万发步论文范文;746辆汽车;以及大量的零部件和装具.

这些苏制武器性能有好有坏.伊-16战斗机、伊-15战斗机是当时苏联空军的主战机型.伊15容易操作,灵活机动,尤以水平盘旋性能突出.伊16速度快,垂直机动性好,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歼击机之一,但操纵不易.苏联售华轰炸机分为CB(轻型轰炸机)和дB(重轰炸机)两种,都属先进机种(另有TB-3轰炸机6架,性能不佳),尤其以轻型轰炸机性能论文范文.CB-2是当时一流轰炸机,最高时速412千米,升限达9 510米,航程1200千米,载弹量600千克,在中国空军中一直服役到1943年.中国空军原有的飞机,在南京保卫战后便已基本损失掉了,靠着苏联飞机,才又重新装备起来,继续与日寇浴血奋战.苏联售华火炮中,除了115毫米榴弹炮老旧、笨重而性能落伍外,其他类型的火炮质量都属上乘.T-26坦克是三十年代苏军装甲兵的主要装备之一,中国陆军用进口的T-26装备了第一个机械化师-200师.马克沁机论文范文虽然性能可靠,但颇为笨重,不太适合中国战场多山的环境.马克沁一托加菜机论文范文系过渡产品,杰格佳廖夫机论文范文是当时苏军的主力轻机论文范文,系二战名论文范文之一.

旧中国内战不断,民间论文范文的保有量颇多.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也通过收编地方保安团、土匪的办法,来收集民论文范文,补充军需.

在战略防御阶段,弱小的中国海军仅有的121艘舰艇中,被日军击沉88艘,自沉25艘.战至1939年1月,只剩下小型舰船15艘,仅限于川江一带活动,沦为了一支无足轻重的“河军”,为海军自清末建军以来最低水平.

军火分配亲疏有别  至1938年底,国民政府通过各种办法,共向国民党陆军补充了274 000支论文范文、19 000挺轻机论文范文、4 000挺重机论文范文、1 500门迫击炮、426门反坦克炮、28门高射炮、160门野炮、116门榴炮、24门重炮.但是,国民政府在军火分配上严重倾向于优先补充论文范文军,而杂牌军所得补充甚少.

论文范文军汤恩伯部的第89师参加南口战役时,共拥有79论文范文弹1 197 500发,79轻机论文范文弹1 224 000发,79重机论文范文弹837 500发,79钢芯弹143 200发,79曳光弹4 800发,信号论文范文弹4 1 27发,驳壳论文范文弹76 700发,勃朗宁论文范文弹4 400发,左论文范文弹2 990发,20毫米机关炮弹600发,37毫米反坦克炮炮弹1 800发,82毫米论文范文2 352发,75毫米山炮弹1 482发,论文范文28 200枚,另外还有部分手雷、地雷等.平均下来,该师每支论文范文有266发论文范文,每挺轻机论文范文有3 777发论文范文,每挺重机论文范文和高射机论文范文有近13 000发论文范文,每支驳壳论文范文有144发论文范文,每支勃朗宁论文范文有314发论文范文,每支左论文范文有103发论文范文,每门20毫米机关炮有50发炮弹,每门37毫米反坦克炮有300发炮弹,每门82毫米迫击炮有98枚炮弹,每门75山炮有123发炮弹,论文范文相当充足.

而装备极差的川军第22集团军出川抗战前,国民政府曾许诺到山西给其补充武器装备.但到达山西后,阎锡山只象征性地给了第41军20挺晋造轻机论文范文,其他一律不给.娘子关战役后,该集团军于败退途中抢劫了一个晋绥军火库,被阎锡山指责为军纪败坏,礼送出境.该部调到徐州战场后,其麾下的第41军奉命保卫滕县时,364旅张宣武团仅有2挺轻机论文范文,其中还有一挺打不响.张宣武自己花钱从私人手里购买了2挺轻机论文范文,靠着战前李宗仁紧急调拨来一火车皮论文范文,这才在日军优势火力下,在滕县坚守了四天半.

杂牌军得不到应有的补充,调拨给八路军的武器就更少了.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后,国民政府按编制人数(4.5万)给八路军发了**被服(从帽子、帽徽,到**军服、腰带、挎包、背包带、军毯、论文范文袋、论文范文袋、水壶、搪瓷缸,直至绑腿、鞋袜),但却只补充了6门丹麦麦德森20毫米反坦克机关炮和120挺杰格佳廖夫轻机论文范文.

抗战伊始,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从阎锡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公署先后领到30部15瓦的电台、50万发七九步论文范文、50万发中正步论文范文、200支冲锋论文范文、机关论文范文,以及大批论文范文等,分别发给路过太原的八路军部队.

115师组织平型关战斗时,参战部队每人领到两颗论文范文和100多发论文范文.343旅炮兵连的4门追击炮,每门炮只有30多发炮弹.平型关战役开始前,该连从离老爷庙10里的国民党军废弃阵地上,捡来了1 000余发论文范文.

在太原失守前,城内还存有大批武器装备来不及运走,傅作义为了不把军火留给日军,同意八路军能把城内的物资运出多少就运多少.八路军运出了不少炮弹和论文范文,但论文范文很少.有些炮弹因为无炮可用,八路军便将其拆解,掏出论文范文用以制造论文范文和地雷.

1937年8月下旬到11月上旬,八路军相继取得了平型关、雁门关、阳明堡、七亘村、黄崖底和广阳等100余次战斗的胜利,缴获步马论文范文1 500支,轻重机论文范文76挺,骡马2 000余匹.八路军不仅由此赢得了民众的拥戴,也赢得了第二战区长官部的认可、尊敬和看重,其装备的补充虽远不如论文范文军,但明显高于其他杂牌军.1938年4月,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卫立煌探望受伤的林彪时,曾一次拨给八路军100万发论文范文,25万枚论文范文、1 80箱牛肉罐头作为礼物.

到1938年底,八路军先后作战1500余次,消灭日伪军5万余人,缴获各种论文范文12 000余支,自身也由改编时的4.5万人发展到1 5万余人.这个阶段,由于八路军的兵工厂还处于初创阶段,部分所需补充的武器论文范文除了缴获及国民政府的少量拨付外,更多的是靠搜集国民党军败退时散落在民间的武器.1937年10月,129师从从滹沱河中打捞出被晋绥军沉掉的8门山炮和2门野炮,以总部山炮连为基础,组建八路论文范文部炮兵团.

和八路军相比,新四军所获得的装备补充就更少了.军长叶挺曾动用私人关系,下了不少功夫,才从老部下那里要来几百支崭新的驳壳论文范文.叶挺夫人李秀文拿出了父母的养老金,又变卖家产,筹措了一笔钱,从香港为新四军购得了3600支论文范文.新四军先遣支队挺进苏南,进行了韦冈战斗后,在江南敌后声名鹊起,打开了抗日局面,部队得以迅速扩大,也搜集到不少国民党军遗落在当地民间的武器.



 楼主| 发表于 2020-7-20 21: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提到东北野战军的装备,很多资料都认为主要来自苏联提供的原来日本关东军的武器,还有好几种版本,就火炮方面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1800门火炮和2500门迫击炮,另一种是火炮、迫击炮和掷弹筒一共3700门,不过这些说法都没有更确切的史料支持。但不可否认,当时苏联缴获的日本关东军武器,对于武器装备已经自成体系的苏军来说,实在是毫无用处的,那么做个顺水人情送给同一阵营的中国共产党武装,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苏军到底提供了多少武器,确实已经很难有准确的统计数据了。同时东北野战军自己也大力在民间搜罗日军遗弃的武器,收获也相当丰硕。
苏联红军缴获的日本关东军武器,对苏军来说基本是看不上眼的
1945年10月,东北野战军(当时叫东北人民自治军)成立了炮兵旅,下辖两个团,一团为山炮团,共5个连15门山炮;二团为野炮团,共3个连17门野炮,说是炮兵旅,总共才只有32门火炮,还不到常规3个炮兵营的火炮数量。当延安炮兵学校到达东北后,东北野战军的炮兵才开始了迅猛发展。到1946年7月,就搜集到了各种火炮700门,炮兵部队也迅速扩充到6个乙种炮团、4个丙种炮兵团、6个炮兵营另20个炮兵连,总计80个炮兵连,装备的火炮总共达到600余门。
1946年11月,东北野战军(当时叫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以炮兵处和炮兵学校为基础成立了炮兵司令部,统一负责东北全军炮兵的指挥及装备、训练事宜。下辖炮兵学校、炮兵第一团、炮兵第二团、炮兵第三团、炮兵第四团、战车大队、高射炮大队、迫击炮教导大队等单位。到1947年3月,整个东北解放军的炮兵部队已经发展到160个炮兵连,装备的火炮总数超过1000门。
在1948年3月,东北野战军向中央军委报告搜集到日本关东军的火炮和炮弹,仅仅150毫米榴弹炮就有18门(还有11门在修理中),150毫米榴弹炮弹头17万颗,发射药筒15万个;100毫米榴弹炮10门,100毫米弹头30万颗,发射药筒12万个;75毫米山炮170门,炮弹依靠野炮弹头复装,每年可生产25万发。另外大连兵工厂每年还可以生产山炮炮弹20万发。
 楼主| 发表于 2020-7-20 22: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论155



榴弹炮对坦克的打击计算
155毫米榴弹炮的仅末端动能就高达15兆焦,比一般120/125坦克炮穿甲弹的炮口动能还大。从任何角度命中任何坦克摧毁都已经不是什么问题。这还是在不考虑装药的情况下。坦克的装甲再强,被155毫米榴弹炮炸一下很可能只剩下护盾等比较坚固的地方。那情形大概就像一个人拿着一个盾牌挡住一枚82MM迫击炮弹,盾牌可能还在,但包括人在内的其它部分已经不在了。
  用155的榴弹在10公里以上的射程命中M1A2,虽然是曲射弹道,但是,不要说是榴弹,就是实心弹,也能把M1A2的装甲给砸掉了,别忘了M1A2的装甲也是焊上的。要是用上榴弹,那就不用说了,震也把人震死了,想一想9毫米手枪弹在10米以内都能把一个向枪口跑来的人打得向后倒,更不要说155毫米榴弹炮直接命中的威力了。用155毫米榴弹炮对付坦克集群用预制钨丸弹(用近炸引信)效费比可能会更好。当然了,用火箭炮也不差;有“铜斑蛇”最好了。
  在朝鲜战争中,我军坦克兵采用的是曲线射击,而非直瞄。213号坦克击毁的M26全是用榴弹曲射击毁的,因为T-34的85炮无法击穿M26的装甲。
  榴弹落在距离坦克5~10米内距离,坦克就有可能被掀翻或者震坏。至于命中率,在20公里外能否命中坦克,不属于本文讨论范围,不过,还是可以参考一下我军80年代华北平原大演习,地炮对假想苏坦克群的拦阻射击。还可以查一下资料,库尔斯克战役中的斐迪南下场如何,那辆命中榴弹的斐迪南正是整车炸碎,榴弹嘛,估计也没有穿透斐迪南的装甲,要知道,斐迪南的正面装甲可是200毫米,43年苏军没有什么坦克炮能够击穿。但是152MM榴弹可以轻易炸碎它。
  一般来说,榴弹炮发射的炮弹如果击中坦克的话,应该是以大于50度的角度命中的,也就是坦克的顶部,坦克这样的部位估计连122弹也无法承受。普通155弹在足够近的距离爆炸(不直接命中),也可以保证摧毁坦克(结构变形,失去战斗能力),直接命中,只有一种可能:坦克及其内部人员的彻底完蛋。另外,大家可以翻翻早些年的《兵器知识》和《现代兵器》,上面有专门讲到这个问题的。
  典型的155毫米榴弹炮炮弹的末端动能高达12到15兆焦(底排弹可以接近20兆焦),而最好的坦克炮的炮口动能也只有11兆焦。而且榴弹炮是曲射武器,而坦克炮是平射武器。动能大而且主要命中相对薄弱的部位。大家说说会把坦克打成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实际被155/152榴弹炮摧毁的坦克,但152炮的实弹射击还是见过的。30多千克的延迟弹头在钻到地下爆炸隔几公里都可以感到震动,震过之后几十秒声音才会传来,又会被吓一跳。算上开炮,每打一发我们要被吓到三次。如果穿到坦克里爆炸,估计只有护盾和炮管这样的部件能保持原形。即使在坦克附近爆炸也会将坦克打得七零八落。要知道我军过去用来炸坦克用的炸药包只有几公斤炸药就已经可以将坦克打得满地找零件。榴弹炮的炮弹有30公斤,就不用我说什么了吧。在《**军炮兵战术条例中》对加榴炮实施反装甲战斗有明确的规定:152mm加榴,130mm加团级集群对敌相当集群实施火力覆盖,每炮30%弹药基数连续射击,可达到40-60%的摧毁率。相对较小规模的战役战术集群可根据战场实际情况实施定点射击!(152mm榴弹直接命中是足可以摧毁任何现有坦克装甲车辆的!)这是经过多次演习证明了的。152—155mm榴弹实施间瞄时命中角为70-85度,再南京军区三界训练基地进行的火炮系统射击科研中有一项就是红土地系统射击坦克。而且由合肥,南京炮兵学院组成的课题组已完成了此项科研任务,用火炮对付坦克集群是早就有的战术,在六十年代中苏交恶的时候为了防御苏联坦克集群,我军在三北地区部署了大量的炮兵部队,主要战术就是用密集炮火来摧毁敌方坦克。随着科技发展,对付坦克的战法逐渐以反坦克导弹为主,但火炮仍然是坦克的克星。迷信复合装甲的朋友不是壮敌人威风就是对装甲不了解,100斤左右的高爆炸药直接命中爆炸,什么装甲都是扯蛋。这一点在实弹演习中早已证实。
  但是对于敌人装甲集群的位置判断本来就很难,另外在敌人进攻当中,由于目标是运动的,大口径炮群的大规模的压制射击弹幕推进的速度要受到观瞄人员和通讯等很多方面的制约,要做到覆盖运动中的装甲集群很难做到。苏宁烈士反对的我想就是这一点。所以一般是覆盖装甲集群集结地,那样才能达到效果。
  覆盖集结地,有足够的落弹密度,155炮弹打烂任何一种坦克简直就是吹灰。被直接命中的坦克肯定被炸碎了。那么多的高爆炸药简直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死定了。要是换成250公斤的航空炸弹,俯冲下来投中,几辆M1A1逻在一起也全敲碎了。另外,我们看个事实,一米厚的钢筋混凝土,155炮弹直接命中就全部炸碎,钢筋混凝土可是和钢的强度差不多,坦克装甲换算成钢板也就600-700毫米,那更不成问题。
  因此,要以大口径火炮对付装甲目标,首先就需要确切知道敌人装甲集结地的大致方位。
榴弹炮和反坦克炮的穿甲原理不一样。榴弹炮好比锤子砸石板,反坦克炮是木版上敲钉子。榴弹炮靠的是能量,反坦克炮靠的是压强。所以效果上榴弹炮要好的多。问题是为了赋予榴弹强大的能量,榴弹炮不得不做的很大很重,而且由于初速低,弹道运行时间太长,精度不佳,所以反坦克炮成为了二战反坦克的主力。想进攻卡昂时盟军搞了个千机轰炸,轰炸范围居然只有4平方公里,把装甲教导师剩下的家当打扫的干干净净。



送T
 楼主| 发表于 2020-7-20 23: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3914344753?red_tag=3153546891




1933年7月,陈济棠向透过德国人克兰(Hans Klein), 与德国军方的贸易公司合步楼公司(Hapro, 注2) 订约, 经由代理商禅臣洋行(Siemssen & Co.), 购买建立广东第二兵器制造厂, 设于琶江口南面清远花县企湖塘, 专造榴弹炮, 野战炮, 炮弹, 毒气, 防毒面具等。 由克兰负责, 炮厂总价港币540万元(一港元等于一金马克、 0.358423克真金)。 琶江厂制炮机器的能力每月为:
75野炮(德FK16式) 9门
75步兵榴弹炮(德LMW19式) 9门
105榴弹炮(德LFH16式) 5门
75野炮弹 1万发
75榴炮弹 1万发
105榴弹5千发
工厂及厂房共十一座, 在1933年12月14日由克兰发包,由广州市永隆建筑公司承建, 建筑师郭秉琦及施永利设计。 1935年开始试制
最起码是来料加工吧,那加工设备这么便宜呀?我记得兵工署的炮厂计划投资4.9亿元,当然这个包括炮钢厂和炮弹厂,还有化工厂.陈济棠的这个厂投资只有中央厂和百分之一,呵呵真是传奇
具体在哪我不记得了,4.9亿也就相当1.5亿美元,建立一个完整的炮厂真心不多
兵工署有个投资5亿国币的5年军工计划, 。拟建制炮厂、炮弹厂、炼钢厂、动力厂、氮气厂、军用化厂。其生产能力预计: 博福斯七五山炮 每月6门 七五步兵榴弹炮 每月12门 十公分轻榴弹炮 每月6门 十五公分重榴弹炮 每年25门 二公分加农炮 每月16门
民国的那点事情就是那样,记录都是糊里糊涂的,32年陈仪的计划新炮厂也才1600万美刀
这方面阎老西想来做的不错,不同于张作霖陈济棠等人只注重兵器组装,他可是认真搞基础工业建设的,1947-1949年太原兵工厂依托年产量万吨的钢厂,特殊钢800吨的产量就实现了炮钢自产,量产了94式75山炮。这个例子也充分说明,国府量产75山野炮没啥大的难度,完全是不作为的结果。
造炮管要有2000吨水压机,没有水压机用蒸汽锤也可,内战中阎锡山就是用蒸汽锤锤炮管,
果腹要是有阎锡山那个本事,一年造300门75山炮,内战都不会败。
广东的炮厂不算牛,真正牛逼的是抗战前国府规划的株洲炮厂,产能是月产150重榴弹炮3门,105重炮2门,年产60门105加和150榴,是49年前产能最高重炮厂,这才是国内兵器工业民国时期真正的神话,

小机床是可用来造大机床的,大机床也是由许多零部件组装的,
旧机床是可用来造新机床的。
1959年江南造船厂造万吨级水压机,
那时候国内的重型机床也不大,
抗战前阎锡山想把兵工厂卖给老蒋,老蒋没要,
我想至少水压机应该买过来。2000吨级的水压机就可造重炮。
中央机器厂是38年从零开始的,许多民营机器厂是干了很多年,有技术底蕴的,只是缺乏资金。
有些关键技术,关键设备,关键部件不行,可以进口。
39~41年,有桐油借款,华锡借款,钨砂借款等等,一亿多美元,那时滇缅线是畅通的。
42年美国又给了5亿美元贷款,
关键是果腹不太热衷于重工业,兵工业。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8: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When the Allison V-1710 liquid-cooled V-12 engine became available, Don Berlin modified the tenth P-36A to accept it, and the XP-40 was born. It received the largest order yet placed for an American fighter: 524 P-40s at a total price of $13 million. The P-40 went through 19 different model designations, and stayed in production through 1944. A total of 16,802 was built.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23: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aviation-history.com/engines/merlin.htm


The NA-73X was powered by a liquid-cooled, supercharged, 1,710.60-cubic-inch-displacement (28.032 liter) Allison Engineering Company V-1710-F3R (V-1710-39) single overhead cam 60° V-12 engine, with four valves per cylinder and a compression ratio of 6.65:1. It used a single-stage, single-speed supercharger. This was a right-hand tractor engine (the V-1710 was built in both right-hand and left-hand configurations) which drove a 10 foot, 6 inch (3.200 meter) diameter, three-bladed, Curtiss Electric constant-speed propeller through a 2.00:1 gear reduction.

The V-1710-39 had a Normal Power rating of 880 horsepower at 2,600 r.p.m. at Sea Level; Take Off Power rating of 1,150 horsepower at 3,000 r.p.m. at Sea Level, with 44.5 inches of manifold pressure (1.51 Bar), 5 minute limit; and a War Emergency Power rating of 1,490 horsepower at 3,000 r.p.m., with 56 inches of manifold pressure (1.90 Bar). The V-1710-F3R was 7 feet, 4.38 inches (2.245 meters) long, 3 feet, 0.64 inches (0.931 meters) high, and 2 feet, 5.29 inches (0.744 meters) wide. It had a dry weight of 1,310 pounds (594 kilograms).

U.S. Army Air Corps flight tests of the fully-armed production Mustang Mk.I (XP-51 41-038), equipped with the V-1710-39 and a 10 foot, 9-inch (3.277 meters) diameter Curtiss Electric propeller, resulted in a maximum speed of 382.0 miles per hour (614.8 kilometers per hour) at 13,000 feet (3,962 meters). The service ceiling was 30,800 feet (9,388 meters) and the absolute ceiling was 31,900 feet (9,723 meters).

The Curtiss P-40D Warhawk used the same Allison V-1710-39 engine as the XP-51, as well as a three-bladed Curtiss Electric propeller. During performance testing at Wright Field, a P-40D, Air Corps serial number 40-362, weighing 7,740 pounds (3,511 kilograms), reached a maximum speed of 354 miles per hour (570 kilometers per hour) at 15,175 feet (4,625 meters). Although the Mustang’s test weight was 194 pounds (88 kilograms) heavier, at 7,934 pounds (3,599 kilograms), the Mustang was 28 miles per hour (45 kilometers per hour) faster than the Warhawk. This demonstrates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Mustang’s exceptionally clean design.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23: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aviation-history.com/engines/allison.htm




Allison V-1710 engine



  The only American liquid-cooled engine to see service in World War II was the Allison V-1710. It w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large USA aero engines, with over 70,000 engines produced from the time of the first in 1931 to the last in 1948. The engine was produced for several important fighters of WWII, including the P-38 Lightning , P-39 Airacobra, P-40 Warhawk, P-51A Mustang, P-63 Kingcobra, P-82 Twin Mustang and the Consolidated XA-11A, an experimental attack version of the Consolidated P-25. Allison was an Indianapolis firm that had done well in a small way with Liberty engine modifications and with reduction gears for others' engines.




Around the time the Army was washing its hands of the Curtiss Conqueror, Allison began to develop its own engine, at the request of Allison General manager Norm Gilman. The target was 1,000 hp, and Allison intended that the engine should be large enough to deliver this power easily. A successful V-1710-A was test run in 1931 and delivered 650 hp at 2,400 RPM on 80-octane fuel. Development proceeded slowly until the Navy entered the picture. The Navy, while not losing its attachment to air-cooled power plants for airplanes, it still needed liquid cooling for dirigibles. The Navy requested eliminating the supercharger (rotary induction blower) in favor of two carburetors placed in the Vee of the engine. A significant redesign was undertaken by R.M. Hazen in 1936. This "C"-model passed its 150 hour type acceptance test in 1937, establishing a rating of 1,000 hp at 2,600 rpm at sea level. A number of incremental improvements were made during the life of the "C"-model, eventually leading to "C"-models with takeoff ratings of 1,150 hp at 2,950 rpm and supporting 3,500 rpm for overspeed during dives.         

       
       
The V-1710-E18 & E19 engine with extension shaft and outboard reduction
gear box used on the P-39 Airacobra.
    The production Allison turned out to be the sturdy and reliable powerplant that its designers strived for. The only thing that stood between the Allison and real greatness was its inability to deliver its power at sufficiently high altitudes. This was not the fault of its engineers. It resulted from an early Army decision to rely on turbo-supercharging to obtain adequate power at combat heights. Even this decision was not a technical error—a turbo-supercharged Allison was as good as any high-altitude engine. The trouble was that the wartime shortage of alloying materials, especially tungsten, made it impossible to make enough turbo-superchargers for the entire Allison production. Therefore, bombers such as the Boeing B-17 Flying Fortress and Consolidated B-24 Liberator, running radial engines, were given priority over all others in regards to turbo-superchargers.
    The few turbo-supercharged Allisons that were made, were allocated to P-38s, making the high-altitude performance of that plane its best feature. All early P-40s were equipped with gear-driven superchargers, and as a result, were never first-class fighter planes. Donaldson R. Berlin, the P-40's designer, has said that P-40s experimentally equipped with turbo-superchargers outperformed Spitfires and Messerschmitts and that if it had been given the engine it was designed for, the P-40 would have been the greatest fighter of its era. Some may say this is an exaggeration by Donaldson Berlin, because when Rolls-Royce Merlin engines were installed in Curtiss P-40Fs and P-40Ls, they were still no match for the best fighters of the day. It wasn't until the XP-40Q was modified with a "bubble" canopy, cut-down rear fuselage, wing radiators, clipped wing tips, a four-blade propeller, water injection and weight reduced to 9,000 lb that the XP-40Q attained a maximum speed of 422 mph. However, there is no doubt that the deletion of the turbo-supercharger limited the P-39 Airacobra to low-altitude operations.

       
The V-1710-85 engine with extension shaft and outboard reduction gear box used on the P-39 Airacobra. (Photo: National Museum of the US Air Force.)
    Had Allison's engineers been able to put the effort into gear-driven superchargers that Pratt and Whitney and Rolls-Royce did, it might have been a different story. As it was, there can be little doubt that the V-1710 had more potential than was actually exploited.
    Allison became a part of general motors in 1929, and the firm was a GM component known as Detroit Diesel Allison Division until 1995. The company was then acquired by Rolls-Royce Group plc and is now a subsidiary of the Rolls-Royce Corporation.

Specifications:
Allison V-1710-G6
Date:        1941
Cylinders:        12
Configuration:        V type, Liquid cooled
Horsepower:        1,250 hp (932 kw)
R.P.M.:        3,200
Bore and Stroke:        5.5 in. (140 mm) x 6 in. (152 mm)
Displacement:        1,710 cu. in. (28 liters)
Weight:        1,595 lbs. (707 kg)
Sources: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00: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aviation-history.com/vought/f4u.html

Vought F4U Corsair

The XF4U-1 was of course the original prototype with a greenhouse type canopy and the Pratt-Whitney R-2800-4 radial which delivered 1,850 hp (1,380.6 kW) for take-off and 1,460 hp (1,089.6 kW) at 21,500 feet (6,553.2 meters). It had two Browning .50 caliber (12.7 mm) machine guns mounted in the nose and each wing held two more for a total of six. Its top speed was 405 mph (651.77 kph). It weighed in at a maximum 10,074 pounds (4,569.4 kilograms) and had a range of 1,070 miles (1,722 km).
    The F4U-1 was the first production type. It started rolling off the assembly lines in September 1942. The production "dash one" had some changes made to the canopy for better vision to the rear, though this would continue to be a problem until the advent of the "bulged" canopy introduced in the F4U-1A.

    The two Browning .50s mounted in the nose of the prototype were removed and all six machine guns were mounted in the wings outside the propeller arc which eliminated the need for synchronization. The dash one also featured the Pratt-Whitney R-2800-8 engine. Some were produced with "-8W" engines. Both engines produced 2,000 hp (1,492.5 kW) for take-off, with the water injected -8W producing an extra 250 hp (186.6 kW) for war emergency. Suffix letters for the dash one Corsair ran from "A" to "D" and the "P" photo model.


Five-inch rockets being loaded under the wing of an F4U of MAG-33. Just before take-offs, the safety pins are removed and the rockets are armed. Okinawa, Japan.
    F4U-2 was a night fighter version of the dash one. For reasons known only to the US Navy, instead of calling it the "F4U-1N" (a method it used on all succeeding models), they gave it the dash two designation. The dash one was transformed into the dash two by modifying the starboard wing and the radio bay in the fuselage to accept the "XAIA" ("Experimental Airborne Intercept [model] A") radar which was hand-built.
    The starboard wing was modified by removing the outboard Browning .50 cal. and altering the wing to support the radar scanner. The radio was removed and placed beneath the pilot’s seat and the radar set was placed in the radio bay. There were other slight modifications such as bore sighting the guns to converge fire at 250 yards (228.6 m) and were angled slightly upward so the pilot could fire without bouncing around in the target’s slip-stream. There were no tracers loaded so as not to blind the pilot when firing. The engine was fitted with exhaust flame dampers. After radar installation, the aircraft weighed 235 pounds less than the standard dash one.

    The F4U-3 was a bump in the evolution of the Corsair. The US Navy had for many months kicked around the idea of a high altitude (40,000+ ft) (12,192+ m) version of the F4U. Toward the latter half of 1943, they approached Vought with the scheme and Vought designer Russell Clark went to work molding the Corsair fuselage around the XR-2800-16 Double Wasp engine which was fitted with two Bierman model 1009A turbo-superchargers.

    At first the project looked very promising with the engine producing 2,000 hp (1,492.5 kW) at 40,000 ft (12,192 m). But defects in the turbo-superchargers caused the project to be dropped after a few copies had been produced and tested. The dash three could be identified by a large intake tube fitted to the belly below the engine.


Shown above is a F4U Corsair from US Marines VMA-323, circa 1952.
    The F4U-4 was one of the more important variants of the Corsair. Seven prototypes were built, anticipating the many problems which would arise from the proposed changes. Five F4U-1s were pulled from the production line to be modified into the XF4U-4A, ‘4B, ‘4C, ‘4D and’4E. Two more "FG-1" aircraft (identical to the Vought F4U-1) were pulled from Goodyear’s production line. They were all fitted with the Pratt-Whitney R-2800-18W engine which produced 2,100 hp (1,567 kW) and sported a new four blade prop. The engine also had methanol-water injection which boosted the war emergency power rating to 2,450 hp (1,828 kW) for about five minutes. The 18W engine necessitated changes in the basic airframe to handle the extra power and the turbo air intake was mounted on the inside bottom of the engine cowling (it was called a "chin scoop") while air for the intercooler and oil cooler continued to be drawn from the wing slots. The F4U-4 was clocked at a top speed of 446 mph (717.75 kph) at 26,200 ft (7,985.76 m).
    Although it wasn’t designated by the Navy as such, the dash four was a fighter-bomber for all intents and purposes. It had 6 Colt-Browning .50 caliber wing mounted machine guns (the F4U-4C substituted four 20 mm cannon), plus it could carry two 1,000 lb (453.6 kg) bombs or eight 5 inch (127 mm) rockets. The first 300 of the production F4U-1Cs were assigned to Marine Air Group 31 and were taken into the Battle for Okinawa aboard the escort carriers Sitko Bay and Bereton. The Army and Marine riflemen who fought that battle on the ground remember the F4U-4 as the "Sweetheart of Okinawa" and it undoubtedly saved many hundreds of their lives.

    The prototype "Dash Five" was flown in December 1945, a few months after World War Two had ended. It utilized all the knowledge built up over the war years and major changes were made to upgrade the F4U-5 Corsair. First, the engine was changed to the Pratt-Whitney R-2800-32W. This was called a "Series E" engine and featured a dual supercharger to boost engine power to 2,350 hp (1,753.7 kW) at 26,200 ft (7,985.8 m). War emergency power was boosted to 2,760 hp (2,059.7 kW). The dual supercharger necessitated removing the chin scoop and installing two "cheek" scoops inside the engine cowling.

    Due to the higher horsepower, the fuselage was lengthened by 5 inches (127 mm) and the engine angled down about 2o to provide more stability. Until the dash 5, the outer top wing panels and the control surfaces of the Corsair had been fabric covered. At speed, the fabric tended to deform and slow the aircraft by a few miles per hour. The F4U-5 had all fabric surfaces replaced with sheet duralumin to minimize this problem. Armament was the same as the F4U-4.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22: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实名在《坦克装甲车辆》2015年8月(下)、9月(下)、10月(下)上连载,以下是正文:
一、抗战爆发时中国军队的装备状况
1、繁杂混乱的陆军装备
“七七事变”爆发时,中国陆军共编有183个步兵师又42个独立步兵旅,骑兵9个师又5个独立独立旅;炮兵4个旅又18个独立团;加上其他特种编制与地方部队,共202.9万人。这些部队分属不同的派系。总体而言,其装备以枪械和轻型火炮为主。由于国内18个兵工厂生产能力不足,且技术落后,仅能生产步、机枪和轻型火炮。因此抗战爆发时,中国陆军的装备极端混乱,既有德国、日本、挪威、英国、波兰、俄国、美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瑞典、荷兰、奥地利、葡萄牙、捷克、丹麦等十几个国家生产的武器,也有国内兵工厂自清末以来各个时期的产品,堪称万国武器博览会。这些武器产生产跨度长达半个世纪,既有当时较为新型的毛瑟98K,也有清末购入的奥匈帝国M1895斯太尔.曼利夏步枪,甚至还有美国雷鸣登公司于1860年前后定型的十三太保连珠步枪。这些枪械即使是口径相同,配套弹药也不能互换。只要有一种型号子弹的来源断绝,便会有一种枪械变成废物。其他武器的情形也同样如此。
抗战爆发时,中国陆军装备质量的参差不齐与种类的纷繁杂乱,只是就整体而言。具体到当时国内各派系部队,则实际情况差异极大。
装备最好属滇军
鲜为人知的是,抗战开始时装备最为精良的军队,并不是公认财力雄厚的中央军,而是人数并不甚多的滇军。60军出滇抗战时,下辖3个师和直属队,拥有炮兵和高射炮兵,全军5万人,是当时中国人数最多的一个军。
该部每个步兵连下辖3排9班,计战斗兵148名,装备有63支法国勒贝尔1886型步枪,6挺哈乞开斯轻机枪,3挺重机枪,4个掷弹筒,3门迫击炮。
每营辖3个步兵连和重机枪连。重机枪连装备哈奇开斯重机枪6挺,分属于3个排。每排有2个机枪班,1个弹药班。连另有弹药排,携带5个基数弹药,有驮马24匹。
每团有官兵2480人,辖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1个高射机枪连,1个护旗排,1个通讯排,1个防化排。迫击炮连有81迫击炮4门(或81迫击炮2门,60炮2门),编入两个迫击炮排,另有1个弹药排,有驮载骡马24匹。高射机枪排装备哈奇开斯13.2毫米机枪2挺,有驮马16匹。护旗排装备步枪28支,轻机枪2挺。通讯排装备有10门电话总机1台,5门电话总机1台,手摇话机10架,话线15公里,有驮马4匹。
每旅下辖2团。旅部为师的派出机构,无直属队,无装备。除了旅长有卫士4名,副旅长有卫士2名,参谋主任有勤务1名各带有枪1支外,副官与佐属人员均无武器,系由各团调来传令兵2-3人并随带武器,归指定的副官指挥,负责传达任务并担任警卫。
每师下辖2旅。师司令部下辖参谋、副官、军法等八大处,师直属队由特务连1个,通讯连1个,工兵营1个,辎重营1个,野战医院1个,卫生队1个。另雇佣挑夫约500余名,称铁肩队,负责运输任务。特务连装备步枪60支,哈奇开斯轻机枪4挺,驳壳枪20支。通讯连装备有10门电话总机1台,5门电话总机2台,话机15架,话线50公里,无线电收发报机2台。军属炮兵装备的是德国克克虏伯兵工厂出产的山炮。
抗战初始,60军不仅装备齐全,官兵每人一顶法式钢盔,而且所用武器成色颇新,质量上称,与日军相比毫不逊色。该军抵达台儿庄前线时,有不少武器是刚刚开箱启封的。但是,该部使用的法式枪械配用的8毫米枪弹,国内仅有云南自建的兵工厂出产。因此需要补充的枪弹,只能千里迢迢从云南运来。
最为精税的中央军
1934年,国民政府在德国顾问团的帮助下,制订了三期全国陆军整军计划。抗战爆发前,中央军有35个师完成了调整,24个师完成了整理。所谓的调整就是将现有部队进行武器补充和军事整训。所谓的整理就是根据之前建立的德械师的样式,重新对部队进行编组和整训。
根据编制,整理师每连辖3个排,每排下辖3个班,每班装备1挺轻机枪,10支步枪。每营下辖3个步兵连,1个机炮连(6挺重机枪,2门82毫米迫击炮)。每团辖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6门82毫米迫击炮), 1个小炮连(6门20毫米机关炮),1个通信连和1个特务连。每旅辖2个团。每师辖2旅或3旅,2个补充团(采用换装德式装备时淘汰下来的旧式装备),1个炮兵营( 3个榴弹炮连共12门75毫米山炮,1个战防炮连共4门37毫米战防炮,1个高射炮连共4门20毫米高射炮),1个工兵营,1个通信营(2个有线通信连,1个无线通信排),1个辎重营,1个特务营,1个卫生队。全师共有官兵14000人。
伴随着整军计划的,是国民政府向德国订购了大批新型武器装备。中央军各部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德制军火。其中尤以第36师、第87师、第88师和教导总队装备最好,号称德械师。由于中央军数量众多,更新装备需求量大,有限的进口军火不敷分配,不足部分由国产武器补齐。因此,同样是中央军的嫡系部队,其实际装备水平也参差不齐。
以刚整理完的第88师为例,该师编14,000人,装备有步、骑枪4,000枝,轻机枪324挺,重机枪72挺,山、野炮12门,战车防御炮4门,机关炮24门,团属迫击炮24门,营属迫击炮 24门,高射炮4门。这些武器大部分为抗战前刚从德国进口武器,成色新,性能好。
作为汤恩伯起家部队的第89师,每班装备有轻机枪1挺,每营有机炮连一个(4挺重机枪,2门迫击炮),每团有高射机枪连一个(6挺),每旅有小炮连1个。全师计军官666人,士兵11851人。装备中正式步枪4500支,哈乞开斯轻机枪324挺,24式马克沁重机枪48挺,24式马克沁高射机枪24挺,二十响驳壳枪218支,十响驳壳枪314支,勃朗宁手枪14支,左轮手枪29支,信号枪83支,宁造82迫击炮24门,6年式75山炮12门,欧刀根小炮12门,37毫米战防炮6门,刺刀4500把,大刀1017把。和第88、第87、第36师、教导总队等德械师相比,第89师兵种齐全,编制上并不差,但防毒面具却只配备了四分之一,步枪全是国产中正式,其质量比其原装进口的毛瑟98K有一定差距。全师的装备水平比起第11师、第1师也颇有不如,在中央军中属二流水平。
在特种兵方面,中央军拥12辆英制卡登洛伊德Mk VI超轻型坦克,32辆维克斯坦克,(其中16辆是6吨轻型坦克,16辆是3.5吨水陆两用轻型坦克),10辆德制1型轻型坦克,6辆意大利菲亚特(Fiat)3000B型轻型坦克, 12辆德式sdkfz 221轮式装甲车,这些武器装备了中国军队唯一的装甲兵团。
当时中国陆军的4个炮兵旅又18个炮兵独立团,大部分掌握在中央军手里。由于国内无法生产重炮,因此这些炮兵部队的装备多为引进。1932年,国民政府向德国购买了75mm博福斯山炮48门,成立了一个两团制炮兵旅。1934年,中国向德国订购了24门150mm FH-18型野战重榴弹炮,总计价值900万马克(算是巨款了),装备了一个摩托化重榴弹炮团。1936年5月,又向德国订购了88mmSKL45炮20门,克虏伯150mm要塞炮8门,85mm要塞炮14门,88mm要塞炮16门。
到抗战爆发时,炮兵第1旅、第2旅各装备博福斯75mm山炮48门;炮兵第6旅、第8旅各装备38式75mm野炮72门;独立机械化炮兵第10团、第14团各装备FH18型32倍管150mm榴弹炮24门;独立机械化炮兵第11团、第13团各装备LeFH18型105mm榴弹炮24门;独立炮兵第4团、第6团各装备38式75mm野炮36门;独立炮兵第8团装备民14式150mm榴弹炮16门;独立炮兵第9团装备斯奈德75mm山炮28门;独立炮兵第17团装备民14式150mm榴弹炮16门;独立山炮第1营、第2营、第3营各装备博福斯75mm山炮12门;独立野炮第4营、第5营、第6营各装备克虏伯75mm野炮12门。此外,中国军队还装备有四、五辆列车炮。长江吴淞、江阴、南京、半壁山、田家镇,还有虎门、福州、青岛等地的要塞炮虽然大部分老旧,但新买的也有近60门。这批炮兵部队在抗战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曾给日军造成极大的杀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东北军
抗战爆发前,国民政府除了对中央军加以整训外,另外还对东北军10个师、粤军10个师、川康军26个师及9个独立旅进行小幅度的调整和补充。总体而言,地方派系部队装备纷繁杂乱,远不及中央军。但各地方派系情况各异,各部队装备质量相差悬殊。
东北军的武器装备除外购外,主要来自沈阳兵工厂。该厂设备先进,枪炮产量很大,质量上乘。“918”事变后,日军占领了该兵工厂,俘获了**生产设备和大量库存枪炮。日军对其的评价是“不亚于大阪兵工厂”。据统计,该兵工厂沦陷前,所生产的大炮占占整个民国期间中国生产的大炮近半数,质量也属最佳。靠着该厂出产的大炮,1927年奉军重新入关时,编成了当时全国,也是民国唯一的一个炮兵军,军长邹作华,下辖2个炮兵旅。在枪械方面,该厂不仅大批量生产辽十三式步枪,而且在“918”事变前,甚至开始着手仿制捷克ZN29半自动步枪。
“918”事变爆发时,东北军每连下辖3排,每排4班。每班步枪10支,捷克式轻机枪1挺,掷弹筒1具,手榴弹每人4枚。每营辖4连。每团下辖3个营和直属的重机枪连(马克沁重机枪12挺),迫击炮连(82迫击炮6门),平射炮连(辽14年式37毫米平射炮4门)和通信排各1个。旅辖3团, 1个特务连(该连为旅部卫队,全部装备冲锋枪),1个骑兵连(下辖4个排,全连官兵182名,装备七九骑枪),1个重迫击炮连(150毫米口径重迫击炮6门),1个通讯连(拥有**的有线和无线通讯设备)。
当时的东北军,其拥有的重机枪、迫击炮数量和质量在全国首屈一指,尤其是平射炮和重迫击炮在当时全国领先。但“918”事变后,东北军失去了沈阳兵工厂这个主要军火来源,国民政府又不允许其外购装备,加之与红军作战时的损耗,因此到抗战全面爆发时,东北军的武器装备质量比1931年有所下降,但在国内仍属上乘。1935年,东北军第107师1个加强团在榆林桥被红15军团歼灭,红军缴获迫击炮8门,重机枪16挺,轻机枪一百余挺。此时的东北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由此可见一斑。
装备参差不齐的西北军

西北军在当时各派武装中以装备差,但训练艰苦而著称。但这只是一般而言,其内部情况差异极大。抗战全面爆发时,最早与日军接战的29军属于西北军系统。该部在1933年长城抗战时,全军只有野炮、山炮10余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仅有两挺,步枪多为汉阳造和晋造仿三八式步枪,装备的确很差。但其后几年,29军移驻平津地区后,收编了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包括冯玉祥装备最好的手枪旅,获得了5、6万枝枪,还有原东北军汤玉麟部的三十多门山炮,实力大增。驻扎平津期间,29军用征来的赋税,购买了1万枝捷克VZ24步枪、400支驳壳枪和12门高射炮;向蒋介石索要了2000支汉阳造,400万发子弹和8门步兵炮。29军在允许日本人通过它的防区给伪蒙军运武器,从中扣了2000支全新的韩麟春式步兵和8门野战炮;还派兵参加王英的大汉义军,趁乱拐走了千余**。此外,29军还利用大沽造船厂设备制造大批轻重机枪,迫击炮和掷弹筒,在天津自造子弹。抗战爆发时,29军已经拥有80个团,10万人马。士兵普遍使用捷克式步枪;每班有捷克轻机枪1挺、掷弹筒2门,枪榴弹发射器两具;排长使用伯格曼冲锋枪;连长每人一支二十响驳壳枪;连一级装备有重机枪、迫击炮。张自忠的第38师辖五个旅,11个团,兵力近3万,全师轻机枪700余挺,比中央军甲种师编制的274挺,多出一倍多。此外,29军还拥有炮兵、高射炮兵和骑兵,装备不可谓不精良,火力不可谓不强大。
相形之下,同属西北军系统的40军庞炳勋部就差远了。该军下辖39师(调整师),师辖两个步兵旅,一个补充团,炮兵,工兵,辎重,通讯各一营,另有骑兵大队及手枪连。军部直属一个特务营。全军13000人,装备8000枝步枪,900支手枪,轻重迫击炮约60门,重机枪60挺,轻机枪600挺,掷弹筒200个,山炮4门,战马约300匹。该部武器颇为老旧,型号杂乱,无法与29军相提并论。
装备好坏参半的川军
一般人印象里,抗战初期出川抗战的川军,装备极为低劣。这完全是由于邓锡候的第22集团军给世人造成的印象。
抗战初期的第22集团军,下辖第41军孙震部、第45军邓锡候部。各军直属队只有1个特务营(4个连),每军辖2师4旅8团,各师直属队无炮兵,只有1个手枪连和1个通信连。旅部直属队只有1个手枪连。团直属队有1个迫击炮连(4门川造迫击炮),1个通信排,1个担架排。每团3营,每营4连(其中有的营为3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全集团军才4万余人。全集团军没有1门山炮、野炮,更没有防空武器和反坦克武器,重机每师多的4、50挺,少的20多挺,轻机枪每师多则几十挺(如孙震嫡系372旅旅长曾更生在四川曾经自筹资金买了四五十挺轻机枪,给该旅每连配备了2挺),少的只有几挺。
第22集团军所属部队,每个旅都是一个小派系,且大多是军阀混战的失败者,在川军中也属于杂牌,武器装备无法补充。该集团军装备的步枪80%为川造,其中还有一部分手工制品,这种枪有些时候打两枪就拉不开枪栓,200米外就打不准。;还有20%左右为汉阳造,但这些枪使用日久,连膛线都基本被磨光,子弹出膛不走直线,且大多数没有配刺刀,手榴弹每人只有3、4枚。孙震部甚至还装备有不少单打一步枪,三响钩步枪,甚至还有产于清末的**。该集团军战斗力最强的364旅原为西北军,后投入川军门下,全旅只有8挺重机枪和2挺轻机枪(其中1挺还打不响)。最后在出川前,727团团长张宣武自掏腰包在市场上买了2挺轻机枪(私人武器)。而川军的自己仿造汉阳造不但受到技术老旧的拖累,制造出来的质量更是差劲。由于由于使用时间太长或是因为本省仿造水平低劣,很多川造毛瑟步枪在200米外就打不准。
相形之下,刘湘的第23集团军装备并不算差。1928年以后,曾刘湘经三次大规模购买外国武器(其中两次是利用长江走私进口的),进口**2万多支,炮数十门,机枪千余挺,子弹数千万发。在几次军阀混战中,刘湘曾打败并收编了十几万军队,获得了不少武器。中央军尾追红军入川后,为阻止红四方面军南下成都平原,蒋介石不仅派出军官团帮助刘湘整顿川军,还拨给刘湘数千支汉阳造及几百万发子弹。
除了这些获取武器的途径,刘湘还大力自制武器。1928年至1937年“77事变”,刘湘的兵工厂共生产47毫米、82.5毫米、137毫米迫击炮3606门,137毫米短管炮12门,捷克式轻机枪2000余挺,冲锋枪4700余支,步枪2万余支,迫击炮弹51.5万余枚,手榴弹39万余枚,航空炸弹3180枚。该厂拥有月产子弹200万发的能力。此外,刘湘还委托私营的华兴机器厂生产仿法制启拉利轻机枪上千挺。1935年起,刘湘部的军火生产才渐入高峰,因此抗战爆发时,刘湘部武器装备的成色并不很旧。刘湘的21军每连装备2-3挺轻机枪、4支冲锋枪4挺;每营装备4门川造迫击炮。这个装备水平虽然远不及中央军的整理师,但地方派系中并不算差,至少比起黔军、西北马家军和一些没有地盘的西北军要强得多。
装备不一的其他派系军队
晋绥军虽然只有十几万人,但装备其实也不差,阎锡山创办的太原兵工厂(后改称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在1928年至1930年间,月产量达到轻重炮35门,迫击炮100门,步枪3000支,机枪15挺,冲锋枪900支,炮弹1.5万发,迫击炮弹9000发,子弹420万发。中原大战后虽然该厂规模缩减,但抗战前月生产步枪能力最高达到3800支,轻机枪600挺,重机枪90挺,迫击炮150门。1936年到1937年共生产山炮240门,野炮150门,重炮24门,不仅能满足晋绥军装备需求,还有余力卖武器弹药给其他军阀。同等级别的部队,晋绥军装备的驳壳枪和仿汤姆森冲锋枪的数量,比中央军整理师还要多。
晋绥军炮兵拥有10个独立炮兵团,每团人数一千余,马三百余匹,枪三百余支。炮兵21团驻扎绥远,随傅作义的35军行动。炮22团驻扎太原大校场,炮23团驻扎后坝陵桥,炮24团、炮25团、炮26团、炮28团驻扎太原新店一带,炮兵27团驻临汾尧庙,炮29团驻大同,炮30团驻阳泉。75毫米山炮团每团装备75毫米山炮36门,下辖3个营,每营3个连,每连3个排(2个炮兵排,1个弹药排),每排火炮2门。75毫米山炮团除炮兵23团有一个营为日产四一式75毫米山炮,其他都装备的是仿四一式的晋造13年式或其改型晋造17年式75毫米山炮。炮兵22团有2个重山炮营,每营3连,每连3排(2个炮兵排,1个弹药排),每排装备105毫米重山炮1门,共装备105毫米重山炮12门。以外,晋绥军总部还直辖88毫米野战炮一个营,装备晋18年式88毫米野炮12门;重山炮1个连,装备晋16年式105毫米重山炮2门;1个苏罗通高射炮连,装备有4门20毫米苏罗通高射炮。忻口战役时,晋绥军甚至可以集中8个炮团,发射4万余发炮弹,重创日军。
不过,由于阎锡山精于算计,购置兵工生产设备时能省就省,能买旧的就不买新的。因此,太原兵工厂生产的武器,质量并不很高。虽然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每年可生产200多门山炮,由于设计、材料等原因,大部分火炮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水平,且“经常打几百甚至几十炮就出问题”。彭德怀甚至认为,八路军兵工厂用钢轨生产出来的八一式步枪,比晋造步枪质量还要好。
总体而言,晋绥军的武器装备是强于粤军、桂军、湘军的。至于割据地方的小军阀的装备就更杂了,各个时代的武器都有。五花八门的武器来源,造成制式的混乱和质量的差劲。黔军装备的赤水造步枪性能低劣到连红军都瞧不上,缴获后砸毁了事。宁夏军阀马鸿逵部装备的居然是清末进口的M1871/84式毛瑟连珠步枪,口径高达11毫米,俗称九响毛瑟。还有一些土军阀部队,大量装备民间土造的“撅把子”。“撅把子”外表看起来像手枪,一次只能装填一发子弹,退弹时候还要像猎枪那样将枪身掰开。这种土质手枪有的发射手枪弹,有的则发射步枪弹。少数有膛线,多数是滑膛结构,只能在5到10米的近距离内使用。

装备低劣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抗战爆发后,红军主力改编成八路军,下辖115、120、129师,分别由红一、二、四方面军主力编成。这三个师均为两旅四团的丙种师,师属山炮营均由陕北地方红军部队改编。由于长征途中,红军为数不多的山炮损失殆尽。硕果仅数的数门山炮都掌握在红军总部手中。因此,这些师属山炮营一门炮也没有,实为陕北地方武装改编的步兵部队。八路军挺进华北敌后时,这三个师属山炮营都留在陕甘宁边区,不久后都改编为警备团。
八路军3个师中,115师的装备相对最好。1935年10月,344旅的前身——红15军团在劳山战斗中,歼灭东北军第110师2个团和师直属队,缴获缴获长短枪3000余支,轻重机枪180余挺,炮12门,战马300余匹和电台1部。在半个多月后的榆林桥战斗中,红15军团歼灭东北军第107师1个加强团,缴获的迫击炮共八门,重机枪16挺,轻机枪一百余挺。红一方面军和红15军团会师后,组织了直罗镇战役,歼灭东北军109师全及106师1个团,缴枪3500余支,子弹26万发。在1936年的东征战役中,红一方面军缴获晋绥军各种枪2000余支,炮20余门。在随后的西征战役中,红一方面军又缴获2000余支枪。这些武器装备中,以缴至东北军的枪械品质最好,极大补充红一方面军和红15军团在长征中的损失。虽然后来为了与张学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主动退还了部分东北军的武器,但王以哲为了示好,就送给红军一批七九步枪,子弹数万发。张学良也在西安帮红军筹集了3000支步枪和60万发子弹。西安事变时,为了准备对抗中央军,张学良和杨虎城请红军调一部分开赴关中驻防。杨虎城部送给红15军团徐海东部100箱子弹。其他红军部队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充。因此,红1军团和红15军团改编为115师时,其武器装备并不算太差。
红2方面军改编而成的120师装备就差多了。据周士弟日记记载,120师共有迫击炮4门、重机枪35挺,轻机枪143挺,冲锋枪68支,步马枪4091枝,驳壳枪788枝,马刀2把,刺刀117把,各种子弹276955发,马222匹,骡298匹,驴26头。
八路军三个师中,装备最差的是由红4方面军改编而成的129师。红四方面军入川创建川陕根据地,主要是与四川地方军阀作战,缴获的枪械品质不高,性能不好。张国焘就曾说过:“因为好久没与中央军作战,因此部队缴不到好枪”。在草原分裂后,张国焘成立伪中央,率红4方面军全部及红1方面军的红5、红9军团南下作战,在百丈关战役中战败,损失极为惨重。与红2方面军会合后,红4方面军重新北上。过草地后,红4方面军中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红9、红30军又在河西走廊全军覆没,因此129师师部率三个团出征山西时,9367人共装备有3412支步枪,724支马枪,步马枪弹43012发,平均每支步马枪有10发子弹;539支驳壳枪,2872发驳壳枪弹,平均每枪5发子弹;93支手枪,3支伯格曼冲锋枪,共有6051发子弹;93挺轻机枪,27361发轻机枪弹,平均每挺有294发子弹;29挺重机枪,23222发重机枪弹,平均每挺重机枪有800发子弹;迫击炮6门,迫击炮弹67发。此外,还有55把刺刀和204枚手榴弹。
由红军主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尚且如此,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而成的新四军情况就更糟了。这些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各地坚持斗争的游击队本来就装备极差,南方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这些游击队损失大,缴获少,付出了极大的牺牲才最终坚持了下来。新四军成立时,全军编4个支队,总计10300人,3000余枪,其中绝大多数是磨损严重的老套筒和汉阳造,中正式很少。许多战士还拿着大刀和梭镖。

2、弱小的空军
从二十年代到抗战爆发,十余年间,不仅国民党中央政府建立起了空军,一些有条件的地方派系,如东北军、粤军、滇军、桂军等,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筹办航空队。“918事变”,规模颇大的东北空军全部损失。两广事变时,两广空军也被国民党中央政府策反。中央军尾追红军入滇后,也逐步吞并了滇系空军。
抗战爆发前夕,中国空军在纸面上有大约600架飞机,但是除去没有作战能力的各类教练机、运输机(含淘汰的战斗机、轰炸机),以及老旧不堪和质量不过关的机型外,真正具备作战能力的飞机(含侦察机)仅有271架。其中有各类战斗机95架、各类轰炸机115架、攻击机20架、侦察机41架,产自美、英、法、德、意等各国。这些飞机共编成9个大队和5个独立中队:其中1、2、8大队为轰炸机大队;3、4、5大队为战斗机大队;6大队为混编大队;7大队为侦察机大队;9队为攻击机大队,每大队下辖2-4个中队,每中队一般编9架飞机。
这是一支典型的内战型空军。由于弱小的红军缺乏防空能力,因此这支空军装备以轰炸机、攻击机为主,战斗机数量不足,空中力量构成不合理。
为蒋介石50岁生辰贺寿,时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献机运动,全国所捐款项,约可购买100架战斗机。但宋美龄认为航空技术进步飞速,新出产战机两三年后便已落后,因此她决定暂停购机,将钱存在香港的外国银行里,待战事起时再行购买。因为这个错误决定,抗战前两年,中国空军便已无新机补充,既有飞机因日常训练的而磨耗严重,到抗战爆发时已老旧不堪。

3、老朽不堪的海军
中华民国全盘接受了清朝海军的遗产。由于中国工业落后,绝大多数舰艇及舰载武器依赖外购,贫弱而又内战不断的中国财力有限,因此抗战爆发时,中国海军总吨位6万吨,编成如下:
第一舰队
轻巡洋舰:宁海、平海、逸仙、海容、海筹、大同、自强
炮舰/驱逐舰:永健、永绩、中山、健康
运输舰:安定、克安
第二舰队
浅水炮舰:民权、民生、咸宁、楚同、楚泰、楚有、楚亲、楚谦、江元、江贞、江鲲、江犀
鱼雷艇:湖鹏、湖鹗、湖鹰、湖隼
第三舰队(原东北海军)
飞机母舰:镇海
驱逐舰:同安
炮舰:永翔、楚豫、江利
运输舰:定海
广东江防舰队
炮舰:海周、海虎
运输舰:海瑞:福安
练习巡洋舰:肇和
浅水炮舰:海强、海继、江大、江巩、广金、广澄、安北、舞凤、坚如、执信、湖山、光华、智利、金马、飞鹏、江澄、江平、平西、靖东、广安、广原、利琛、沱江、海鸥、珠江、西兴、仲元、仲凯、新松江
鱼雷快艇:快艇大队:快艇一号、快艇二号、快艇三号、快艇四号
鱼雷学校快艇大队:
文天祥中队:文42、文88、文93
史可法中队:史34、史102、史181
岳飞中队:乐22、岳253、岳371
布雷舰/炮舰:海静、同心、同德、钧如、策电、泊先、俞大酉
练习舰:自由中国
雷驳艇:零一号、镇海
练习舰队
练习巡洋舰:应瑞、通济
巡防舰队
巡防艇:顺胜、勇胜、义胜、仁胜、海宁、江宁、抚宁、绥宁、肃宁、威宁、崇宁、义宁、正宁、长宁
测量队
测量舰艇:甘露、傲日、青天、武胜、诚胜、公胜
以上军舰,只有1936年入役的国产平海号巡洋舰,1935年入役的日造宁海号巡洋舰 ,1931年入役的国产逸仙号炮舰较为新锐,其他舰艇不是老巧得难堪大用,就是吨位太小而战斗力有限。

一、战略防御时期中国军队武器弹药的损耗与补充
巨大的战场损耗
从1937“77事变”,到1938年底武汉沦陷,这是抗日战争的战略防御时期。这一时期,中国军队虽顽强抵抗,但仍丧师失地,损失惨重。历时三个月的淞沪战役,国民党中央军的德械几乎损失殆尽。第2集团军在台儿庄战役中,15天内便消耗了步、机枪弹3,828,027发、迫击炮弹25,127发、七五山炮弹460发、手榴弹51,720枚。第82师仅在1938年10月4日至11月5日间被日机、日炮炸毁及战斗中遗弃的就有1,616支步枪、31挺轻机枪、16挺重机枪、6门迫击炮。据统计,截至1938年12月,国民党陆军武器弹药的损耗总量为:步枪311,000枝,轻机关枪18,500挺,重机关枪4,000挺,迫击炮1,300门,山、野、重炮660门,步、机枪弹720,000,000发,各式炮弹3,460,000发,手榴弹7,300,000颗。
国内兵工厂产能不足
30年代,中国的军火工业曾得到一定发展。1936年,国民政府兵工署直辖各兵工共生产325,942支步枪,3,497挺机枪,976门82迫击炮,402,267,200发79子弹,335,1625发75山野炮弹,773,582发82迫击炮弹,5,451,533枚手榴弹,332,055发信号弹及57,034副防毒面具。但是,生产这些军火的钢材,主要还是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一方面进口不易,运输渠道不畅,另一方面,各大兵工厂陆续迁往大后方,也影响了产量。战前,巩县兵工厂采用的是**的进口设备和原材料,除了生产枪械和火炮,甚至还有一个年产120吨毒气的化学战剂工厂(能生产催泪、呕吐、喷嚏等非致命毒剂,以及光气等致命性毒剂)。抗战一开始,巩县兵工厂就受命搬迁,结果在混乱中丢失不少设备,其生产步枪的分厂被炸毁,失去生产能力,迁到湘西的一个分厂只能保持每年几百挺机枪的生产能力。据统计,战略防御阶段,中国总共只生产出了步枪123,330支,轻机枪3,600余挺,重机枪700挺,迫击炮1,700余门,步、机枪弹289,260,000发,各式炮弹55,350发,手榴弹1680,000枚。
“挖”出来的战前库存
兵工厂产量不足,战场消耗又极大,抗战初期,中国各派系武装力量纷纷动用自己战前储存起来的武器弹药。
中央军库存的约10支步枪和2000余挺机枪,到南京保卫战后,便已基本用尽。
桂军用抗战前储备的5万余支枪,迅速扩编为7个师,后来又扩编到十几个师。
晋绥军动用库存的19万支枪械和大量火炮,不仅补充了惨重损失,还将部队扩编为4个集团军(20多个师),并组建了数万人的决死队。
抗战前,龙云也从法国购买了2万多支**作为库存,正是这些库存**,使龙云在抗战初迅速组织3个师出滇抗战,并最终派出6个师,除此之外,还在云南又组成了几个师。

抗战前,刘湘在重庆库存了万余支步枪,几千挺机枪,千余门迫击炮。刘湘死后,这些库存全部为国民政府接收。
东北军在关内也储备了大量武器,原张学良卫队改编的49军参加淞沪会战损失过半。国民政府拔给其一个4团制的徒手新兵师,49军动用库存武器将该师武装起来,每班均配有1挺轻机枪。在南昌会战中,49军损失了近一个师的装备,因为怕国民政府趁机取消其番号,因此隐瞒不报,用自己库存的武器补齐缺额。这些库存武器,直到抗战结束还没用完,这是保证该军存在的有力物质基础。
“七七事变”时,张自忠的38师抢出宋哲元在大沽库存的近2000挺轻机枪,及大批步枪和弹药,这是第38师得以扩编的物资基础。
其他派系的军阀也都或多或少的留有一部分库存武器。就连河南地方军阀别廷芳,也在其老窝老虎寨储存了3000多支步枪,数百挺轻机枪,几十挺重机枪,百余门迫击炮,足可以装备一个国军正规师。


紧急从各国进口军火
1937年6月,鉴于中日矛盾越来深,大战一触即发,国民政府派孔祥熙访欧,向德、英、意、比、捷等国洽谈军火贸易,尤以向德国的订货量最大。但是,在日本的强烈抗议下,德国于1938年5月宣布停止对华出口武器,最后一批德制武器于当年8月运抵中国。一年多时间里,中国从德国进口了12架飞机,36门105毫米榴弹炮,800门迫击炮,500门37毫米战防炮,300挺13.2毫米高射机枪,10000挺机枪,5000支步枪,20000支驳壳枪,4400支手枪;150毫米炮弹6000发;105毫米炮弹3.6万发,迫击炮弹190万发,37毫米战防炮弹50万发,子弹1.6亿发。
同期,国民政府从英国进口36架飞机,1667万发子弹;从法国进口24架飞机;从意大利进口101辆装甲车;从比利时进口54000支步枪,3867万发子弹;从捷克进口1829挺轻机枪,2600万发子弹;从瑞典进口1.18亿发子弹;从匈牙利进口1500万发子弹;1937年下半年,国民政府收到了战前从美国订购的279架飞机和1205万发子弹。由于中立法案的制约,美国随后停止了对华武器出口。
在抗日战争防御阶段,售华武器数量最多的是苏联。1937年8月21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苏联开始以贷款的形式向中国军队提供武器装备。截至1938年底,苏联运抵中国的武器包括94架伊-16战斗机,122架伊-15战斗机,94架轰炸机,120挺航空机枪;82辆T-26坦克;76毫米高射炮20门;37毫米反坦克炮180门,炮弹49万发;45毫米反坦克炮50门,1000挺马克西姆-托加莱机枪,300挺马克西姆机枪,3000万发机关枪枪弹;1500挺杰格佳廖夫机枪;360门76毫米野炮,36万发炮弹;80门115毫米榴弹炮,8万发炮弹; 1000万发步枪子弹;746辆汽车;以及大量的零部件和装具。
这些苏制武器性能有好有坏。伊-16战斗机,伊-15战斗机是当时苏联空军的主战机型。伊-15容易操作,灵活机动,尤以水平盘旋性能突出。伊-16速度快,垂直机动性好,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歼击机之一,但操纵不易。苏联售华轰炸机分为CB(轻型轰炸机)和дB(重轰炸机)两种,都属先进机种(另有TB-3轰炸机6架,性能不佳),尤其以轻型轰炸机性能优越。CB-2是当时一流轰炸机,最高时速412公里,升限达9510米,航程1200公里,载弹量600公斤,在中国空军中一直服役到1943年。中国空军原有的飞机,在南京保卫战后便已基本损失掉了,靠着苏联飞机,才又重新装备了起来,继续与日寇浴血奋战。苏联售华火炮中,除了115毫米榴弹炮老旧,笨重而性能落伍外,其他类型的火炮质量都属上乘。T-26坦克是三十年代苏军装甲兵的主要装备之一,中国陆军用进口的T-26装备了第一个机械化师——200师。马克西姆机枪虽然性能可靠,但颇为笨重,不太适合中国战场多山的环境。马克西姆-托加莱机枪系过渡产品,杰格佳廖夫机枪是当时苏军的主力轻机枪,系二战名枪之一。
旧中国内战不断,民间**的保有量颇多。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也通过收编地方保安团、土匪的办法,来收集民枪,补充军需。
在战略防御阶段,弱小的中国海军仅有的121艘舰艇中,被日军击沉88艘,自沉25艘。战至1939年1月,只剩下小型舰船15艘,仅限于川江一带活动,沦为了一支无足轻重的“河军”,为海军自清末建军以来最低水平。
军火分配亲疏有别
至1938年底,国民政府通过各种办法,共向国民党陆军补充了274,000枝步枪、19,000挺轻机枪、4,000挺重机枪、1,500门迫击炮、426门反坦克炮、28门高射炮、160门野炮、116门榴炮、24门重炮。但是,国民政府在军火分配上严重倾向于优先补充中央军,而杂牌军所得补充甚少。
中央军汤恩伯部的第89师参加南口战役时,共拥有79步枪弹1,197,500发,79轻机枪弹1,224,000发,79重机枪弹837,500发,79钢芯弹143,200发,79曳光弹4800发,信号枪弹4127发,驳壳手枪弹76,700发,勃朗宁手枪弹4400发,左轮手枪弹2990发,20毫米机关炮弹600发,37毫米反坦克炮炮弹1800发,82毫米迫击炮弹2352发,75毫米山炮弹1482发,手榴弹28200枚,另外还有部分手雷、地雷等。平均下来,该师每支步枪有266发子弹,每挺轻机枪有3777发子弹,每挺重机枪和高射机枪有近13000发子弹,每支驳壳枪有144发子弹,每支勃朗宁手枪有314发子弹,每支左轮手枪有103发子弹,每门20毫米机关炮有50发炮弹,每门37毫米反坦克炮有300发炮弹,每门82毫米迫击炮有98枚炮弹,每门75山炮有123发炮弹,弹药相当充足。
而装备极差的川军第22集团军出川抗战前,国民政府曾许诺到山西给其补充武器装备。但到达山西后,阎锡山只象征性地给了第41军20挺晋造轻机枪,其他一律不给。娘子关战役后,该集团军于败退途中抢劫了一个晋绥军火库,被阎锡山指责为军纪败坏,礼送出境。该部调到徐州战场后,其麾下的第41军奉命保卫滕县时,364旅张宣武团仅有2挺轻机枪,其中还有一挺打不响。张宣武自己花钱从私人手里购买了2挺轻机枪,靠着战前李宗仁紧急调拨来一火车皮手榴弹,这才日军优势火力下,在滕县坚守了四天半。
杂牌军得不到应有的补充,调拨给八路军的武器就更少了。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后,国民政府按编制人数(4.5万)给八路军发了**被服(从帽子,帽徽,到**军服,腰带,挎包,背包带,军毯,子弹袋,手榴弹袋,水壶,搪瓷缸,直至绑腿,鞋袜),但却只补充了6门丹麦麦德森20毫米反坦克机关炮和120挺杰格佳廖夫轻机枪。
抗战伊始,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从阎锡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公署先后领到30部15瓦的电台、50万发七九步枪子弹、50万发中正步枪子弹、200支冲锋枪,机关枪,以及大批手榴弹等,分别发给路过太原的八路军部队。
115师组织平型关战斗时,参战部队每人领到两颗手榴弹和100多发子弹。343旅炮兵连的4门迫击炮,每门炮只有30多发炮弹。平型关战役开始前,该连从离老爷庙10里的国民党军废弃阵地上,捡来了1000余发迫击炮弹。
在太原失守前,城内还存有大批武器装备来不及运走,傅作义为了不把军火留给日军,同意八路军能把城内的物资运出多少就运多少。八路军运出了不少炮弹和子弹,但**很少。有些炮弹因为无炮可用,八路军便将其拆解,掏出炸药用以制造手榴弹和地雷。
1937年8月下旬到11月上旬,八路军相继取得了平型关、雁门关、阳明堡、七亘村、黄崖底和广阳等100余次战斗的胜利,缴获步马枪1500枝,轻重机枪76挺,骡马2000余匹。八路军不仅由此赢得了民众的拥戴,也赢得了第二战区长官部的认可、尊敬和看重,其装备的补充虽远不如中央军,但明显高于其他杂牌军。1938年4月,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卫立煌探望受伤的林彪时,曾一次拨给八路军100万发子弹,25万枚手榴弹,180箱牛肉罐头作为礼物。
到1938年底,八路军先后作战1500余次,消灭日伪军5万余人,缴获各种枪12000余支,自身也由改编时的4.5万人发展到15万余人。这个阶段,由于八路军的兵工厂还处于初创阶段,部分所需补充的武器弹药除了缴获及国民政府的少量拨付外,更多的是靠搜集国民党军败退时,散落在民间的武器。1937年10月,129师从从滹沱河中打捞出被晋绥军沉掉的8门山炮和2门野炮,以总部山炮连为基础,组建八路军总部炮兵团。
和八路军相比,新四军所获得的装备补充就更少了。军长叶挺曾动用私人关系,下了不少功夫,才从老部下那里要来几百支崭新的驳壳枪。叶挺夫人李秀文拿出了父母的养老金,又变卖家产,筹措了一笔钱,从香港为新四军购得了3600支手枪。新四军先遣支队挺进苏南,进行了韦冈战斗后,在江南敌后声名鹊起,打开了抗日局面,部队得以迅速扩大,也搜集到不少国民党军遗落在当地民间的武器。

三、战略相持阶段中国军队武器弹药的损耗与补充
以1938年底,日军占领武汉为标志,抗日战争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正面战场也随之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一直持续到1944年底。
在这6年时间里,虽然国民政府抗战态度日趋消极,但也进行了15次会战,还两次组织远征军入缅作战,武器装备损失巨大。以第75军为例,从1939年12月至1944年9月,该军参加了10场战役,共损耗2,402支步枪、167挺轻机枪、19挺重机枪、101枝手枪、165具掷弹筒、10门迫击炮、3门山炮、1门平射炮、11,090,383发步机枪弹、21,410枚掷弹筒弹、82,508发手枪弹、98,612枚手榴弹、43,512发迫击炮弹、2,529发山炮弹、3,168发反坦克炮弹、3,168发火箭筒弹、166发战防枪弹、3,450把刺刀。这还仅仅是一个军的损耗,全军的损耗之大可想而知。
国产武器仍不够用
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不仅内迁了16个兵工厂,还在后方新建了8个兵工厂。在战略防御阶段,经过艰苦努力,这些兵工厂仿制出了一些战前无法生产的武器装备。1938年12月,试制成功27式掷弹筒;1939年2月,试制成功28式枪榴弹;1939年4月,首次装配6×30双筒望远镜,后定名为中正式望远镜;1940年7月,试制国产第一具80厘米测远镜,定名为中正式测远镜;1940年11月,仿制奥式和法式迫击炮瞄准镜成功;1941年3月,成功试制反坦克炮,定名为30年式50倍37毫米战车防御炮;1941年4月,成功仿制苏罗通20毫米曳光榴弹;1941年7月,成功试制苏罗通20毫米榴弹;1941年9月仿制法国布朗德式60毫米迫击炮,定名为31年式60毫米迫击炮;1942年4月,成功试制欧力根20毫米榴弹;1942年5月,成功试制苏罗通37毫米榴弹;1942年12月,成功试制苏罗通37毫米破甲榴弹;1943年2月,试制炮用象限仪成功;1943年10月,第二次试制中正式步枪成功;1944年9月,仿制麦德森轻重两用机枪成功;1944年10月,试造120mm迫击炮,定名为33年式120mm迫击炮。这些武器装备均为仿制型号,无一完全独立创新,且重炮、坦克、装甲车之类重型武器,国内完全不能自制。
1939年至1944年,国民政府所属兵工厂主要武器产量如下:
品名 1939年 1940年 1941年 1942年 1943年 1944年
步枪 81,670 54,510 39,000 59,200 66,831 62,800
轻机枪 892 1,324 2,440 6,000 9,391 10,900
重机枪 350 2,982 2,380 2,290 2,940 3,0008
82迫击炮 不详 900 500 760 1,381 1,600
60迫击炮 无出品 无出品 不详 200 1,100 2,000
28式掷弹筒 10,300 7,600 58,00 9,148 6,000 50
迫击炮弹 636,726 651,542 427,950 642,300 943,902 1,100,000
手榴弹 6,210,000 4,509,262 6,587,280 5,675,499 3,734,864 4,200,000
山野炮弹 不详 61,614 23,072 62,956 119,638 103,180
步机枪弹 8777万 11387万 12058万 140,01万 14405万 15380万
除个别产品外,战略相持阶段的大部分年头里,国民政府兵工厂的产量不如1936年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旧中国工业基础薄弱,兵工生产的原材料大部分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进口渠道不畅,国产替代材料数量不足,质量也差,不但使得军火产量上不去,而且还影响质量。民国27年式掷弹筒,最大射程仅250米,远不及其仿制原型600米的最大射程。直到1943、44年,21兵工厂生产的24式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才实现零件互换。战前被国民政府定为统一制式的中正式步枪,直到1943年才完成工艺图纸、制造模具和检测标准规范化,产量远不及同期生产的汉阳造这种40年前定型的旧型号。除了第1、第21兵工厂生产的中正式步枪质量相当不错以外,其他厂生产的中正式步枪质量就差多了。有一些粗制滥造的中正式有效射程仅有300~400米。

进口装备仍是主要补充渠道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败多胜少,很少能控制战场,因此缴获微不足道。由于国内军火产量不足,因此这一阶段,进口的武器装备仍是国民政府补充军火损耗的主要渠道。
1939年起,欧洲燃起战火,捷克、法国、比利时、丹麦等中国武器传统供应国皆战败沦陷,无法再输华武器。德意两国与日本结成轴心同盟,也不可能再援华。英国自顾不暇,1939年至1941年,只有苏联在继续向华供应武器装备。据统计,这一时期,苏联输华的武器主要224架轰炸机,326架战斗机,44架教练机,770辆汽车,200门37毫米反坦克炮,50门76毫米山炮,250门高射炮,约150万发炮弹;6920挺轻重机枪,5万支步枪, 1.5亿发子弹,31000枚炸弹,以及大量其它军火物资。
到1941年,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苏联与日本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相应减少了对华武器输出。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完全停止了对华武器供应。而从这时起,美国取代苏联,成了抗战中后期,中国进口武器的主要来源地。
1942年,美国输华武器弹药总计11,398吨。当年前4个月向中方提供的武器中,就包括200,00支步枪,442支手枪,60门37毫米反坦克炮,44门山炮。
由于第一期中国远征军入缅入战失败,美国援华物质的主要陆上通道——滇缅公路从1942年到1944年中断了两年多。从1942年4月开始,中美两国付出了损失514架运输机、1579名飞机员的代价,开辟了飞越喜玛拉雅山的驼峰航线。
从1942年4月到1944年11月,这条空中补给通道每月的运输量从最初的每月80吨提到到每月34914吨。这些物资不仅包括军火,也包括民生物资。军火中的绝大部分,提供给了驻华的美第14、第20航空队,中国军队得到的军火只占空运吨位的13%。
据统计,从1941年至1944年,美国援华的陆军武器中包括24,270支冲锋枪,120,777支步枪,2,178支手枪,18,483挺机枪,902挺高射机枪,4,179支反坦克枪,1068具火箭筒,7,385具枪榴弹筒,2,492门60毫米迫击炮,730门81毫米迫击炮,98门反坦克炮,479门75毫米山炮,137 门105毫米榴弹炮,2.14亿发子弹。
美国援华的陆军武器,则主要用以装备中国驻印军和第二期远征军。
装备最好的驻印军辖新1军、新6军,共5个步兵师。每师12500人,每连有轻机枪9挺,汤姆森冲锋枪18支,60毫米迫击炮6门,火焰喷射器一具;每营辖3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9挺),1个火箭筒排(2具巴祖卡火箭筒);每团3000人,辖3个步兵营和1个反坦克炮连(6门37毫米反坦克炮)、1个迫击炮连(6门81毫米迫击炮)、1通讯连、1个卫生队和特务排;每师辖3个团,直属队里有2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各12门);此外,驻印军总指挥部直属部队计有7个坦克营;5个炮兵团(每团重炮36门);工兵、化学兵和重迫击炮兵各两团;1个骡马辎重兵团,1个汽车兵团有(载重汽车400辆)。
国内装备的美械部队有第2军、第5军、第6军、第8军、第13军、第18军、第53军、第54军、第73军、第74军、第94军。每军有1个12门制的105毫米榴弹炮营;每师有1个12门制的75毫米山炮营;每个步兵团有1个4门制的反坦克炮连;每个步兵营有1个重机枪连(6挺)、1个2门制的81毫米迫击炮排,1个2门制的火箭筒排;每个步兵连有轻机枪9挺,汤姆森冲锋枪18支,60毫米迫击炮6门,火焰喷射器一具。每个军部和每个师部都配备设备完善的野战医院1个。从军、师至营连都配有完整的通讯设备,包括有线电话和无线电报话两用机等。其他还有工兵器材和各种运输工具。
这14个美械军,火力、突击力都较先前有了明显提高。除了第53军是东北军外,其余各军皆为中央军嫡系部队。为安抚其他派系军队,国民政府还拿出美械军的部分储备轻武器,装备了包括第60军、第52军在内的其他部队,称为半美械军。
抗战期间,美国先后提供给中国飞机共1394架,其中战斗机1038架、轰炸机244架、侦察机15架、运输机97架。这些飞机绝大多数是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来华的。仅1942年前10个月,美国就援助中国150架战斗机,19架轻轰炸机,以及一些运输机。靠着美援飞机,中国空军不仅恢复了战斗力,而且实力不断增长。
到抗战中后期,虽然美英都同意支援中国一些军舰,但由于沿海港口的丢失,这些为数不多的军舰基本上都是抗战胜利后才来华的,因此在抗战期间既没能补充中国海军,更没有为抗战作贡献。
械弹两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随着局势相对稳定下来,国民政府内部投降论抬头,抗日日趋消极,对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补给逐年减少,到1940年便完全停止了一切供给。
到1940年,八路军发展壮大到170个团40万人,新四军也达10万人。这一时期,日军开始大力扩充伪军,大力收揽土匪无赖及失意军人败类,用缴获自国军的武器加以武装,希图维持后方治安。这些伪军作战意志低下,战斗力极差。八路军、新四军通过大量歼灭伪军,不仅能斩断日军爪牙,削弱敌战区统治力量,还可以较小的代价缴获大量武器弹药。
这个时期,国民党顽固派先后发起了三次反共高潮,国共军队间爆发了数次大规模军事冲突。山西十二月事变,山西新军33个团4万人马正式加入八路军战斗序列,带来了大批武器弹药。新四军黄桥一战,即缴获长短枪3800余支,轻重机枪189挺,山炮3门,迫击炮59门,还有大量弹药和军需物资。八路军在华北反击朱怀冰、鹿钟麟、阎锡山、张荫梧等部的作战中,都缴获颇丰。此外,从1939年至1942年底,新四军在华中地区,先后收集到民枪10余万支。
到1940年底,八路军、新四军少数主力部队的武器装备有所改善。1939年的黄土岭战斗中,八路军已能一次集中6个团,近200挺机枪、10余门迫击炮攻击日军。1941年初,新四军第1师第1旅成立时,全旅5500人,装备有步枪2185支,轻机枪101挺,重机枪22挺,迫击炮6门,掷弹筒1个,驳壳枪300支,手枪50支。
然而,在1940年的百团大战中,八路军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军火几乎全部耗净。根据八路军总部发表的战报,整个百团大战期间,共缴获步马枪5437枝,手枪281枝,轻机枪179挺,重机枪45挺,88式野炮3门(其中两门被捣毁),大炮16门,平射炮8门,迫击炮26门,信号枪1枝,军刀191把,瓦斯筒234个,各种炮弹816枚,机枪弹367005发,手榴弹4934颗,掷弹筒弹3073发。
而八路军在百团大战中的军火损耗,仅129师所部就高达步马枪1283枝,手枪48枝,轻机枪23挺,损坏马步**39支,轻机枪44挺,重机枪4挺,自动步枪2支,冲锋枪13支。共消耗步马枪弹药459653发,手枪弹6216发,轻机枪弹157098发,重机枪弹128691发,自动步枪弹6291发,冲锋枪弹9758发,各种炮弹2460发,手榴弹20808枚,掷弹筒弹513发,花机关弹3508发,信号枪弹33发,地雷161个,炸药6050公斤。
不仅如此,清醒过来的日军从正面战场调来大批军队,从1941年开始,对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展开了大规模扫荡。百团大战中已元气大伤的八路军又遭到巨大损失,根据地缩小近一半,八路军人数从40万降到30万,敌后抗战进入了最困难阶段。这个时期,许多八路军战士仅有3、5发子弹。作战以反扫荡和小规模伏击为主。往往是等日伪军接近到50米内,打出一排枪后立即发起白刃冲锋,在进入拼刺距离时再对当前之敌放一枪,剩下的子弹则作为保枪之用,非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使用。
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八路军、新四军仍努力自制军火,补充部队损耗。从1941 年初,八路军军工部集中力量生产步枪、子弹、掷弹筒、炮弹和火药,重点供应主力部队;军分区组织制造手榴弹;地方政府以县为单位,组织地雷生产。1941年1月,新四军在盐城县岗门镇成立军工部,下辖七个厂。一厂为机械加工厂,二厂为手榴弹厂,三厂为子弹厂,四厂为铸造厂,五厂为零件厂,六厂为木工厂,七厂为修械厂。主要制造地雷,手榴弹,翻造枪弹,修理枪械,研制内装黄色炸药的迫击炮弹。国际友人希伯的夫人路过盐城去上海时,刘少奇,黄克诚,韩振纪都委托她通过国际关系为军工部解决一批无烟火药。1941年8月,因日伪军频繁扫荡,新四军兵工厂遭受不小损失,军工部被迫撤消,设备人员就近分配到新四军1、2、3师。各根据地自行开办手榴弹厂,子弹亦设法自行解决。1943年,新四军派张渭清去上海,利用吴淞口“宝丰鱼行”的帮会关系,采购军工物资,同时利用地下党关系将300门迫击炮的闷头,六根炮管,在上海一家机器厂秘密加工后运回根据地。张渭清等从42年到44年,共从上海采购钻床,铣床,刨床二十多台,无缝钢管一千多尺,白铁管一万多尺,还先后动员150多名技术工人到新四军1师兵工厂工作。
到1944年8月,新四军(1师不在统计之内)平均每月制造步机枪弹38713发,驳壳
枪弹7000发,总计45713发。如果在保证弹壳供应的情况下,步枪子弹自给率达40%。抗战期间,八路军和新四军兵工厂累计生产长短枪11046支,机枪33挺,掷弹筒4155具,枪榴弹发射筒2196具,迫击炮908门,子弹779万发,手榴弹447万枚,掷弹筒弹37.7万发,枪榴弹32万发,迫击炮弹28.4万发,地雷19.2万个。这些军火绝大多数生产于抗战的战略相持阶段。
由于条件实在简陋,八路军和新四军翻造的子弹、出厂的手榴弹和地雷质量不高,但也不乏精品和创意。
1939年由八路军军工部技师刘贵福主持研制的八一式马步枪体积小、射击准确、外观漂亮。枪管上的瞄准星被彭德怀誉为“天下第一准星”。最突出的是枪上可自动展开又能固定的三棱刺刀,易使血液外流,刺杀后容易拔出,经过淬火后增加了强硬度,不用时反贴在枪管上,肉搏时按动键钮一甩就可迅速自行固定,这对争取时间、争取白刃战的胜利至关重要。而且在行军时,不会有明显的刃面反光,有利于隐蔽。该枪深受战士们喜爱,抗战期间生产了近9000支。
1941年4月,八路军军工部仿制成功掷弹筒,称为50小炮。由于生产材料主要是轨道钢,简陋的生产设备也很难进行精加工。因此,仿制的50小炮放弃了线膛结构,改用滑膛结构,发射筒长度由日式原型的280毫米增加到400毫米,筒壁也相应加厚,保持了500米的射程。后来,八路军兵工厂又对50小炮进行了多种改进,生产出精度更高的按式发火掷弹筒,60毫米口径掷弹筒,甚至还有可以用来平射打碉堡的掷弹筒。此外,八路军兵工厂还用土法加工出了黄色炸药、平射炮、步兵炮和延时引信等。

一、战略反攻阶段中国军队的军火供应
1945年1月27日,中国驻印军与远征军部队在缅甸的芒友胜利会师,中国的西南国际交通线彻底被打通。1945年2月至10月,有433批车队,25,783辆卡车,满载161,986吨军用物资通过陆路运抵昆明。1945年,“驼峰”航线空运量每月至少在40000吨以上,7月份则达到了70,043吨。1945年前4个月,美国援助中国的军火有144,485支步枪,3,150支手枪,32,125 支冲锋枪,18,483挺轻机枪,3,930挺重机枪,922挺高射机枪,4,179支反坦克枪,2,692门60毫米迫击炮,830门81毫米迫击炮,511门75毫米山炮,137门105毫米榴弹炮,332门37毫米反坦克炮,40门英制25磅榴弹炮,1,886具火箭筒,8,723具枪榴弹发射筒,310具火焰喷射器,另有大批弹药。
与此同时,国民政府兵工署所辖各兵工厂的产量,却在抗战战略反攻阶段出现了大幅下降。
名称 1944年1至4月产量 1945年1至4月产量
中正式步枪 35,000 26,893
捷式轻机枪 4,040 3,112
重机枪 1,800 1,627
28式枪榴弹发射筒 4,000 4,000
60毫米迫击炮 1,400 1,400
82毫米迫击炮 800 720
37毫米反坦克炮 8 2
步机枪弹 51,200,000 45,082,000
手榴弹 1,150,000 820,600
28式枪榴弹 320,000 235,000
82毫米迫击炮弹 345,000 280,900
150毫米迫击炮弹 12,000 11,500

产量之所以下降如此之多,一方面是因为随着大批美援到来,国民政府自制武器的积极性大为降低;另一方面,1944年的豫湘桂大溃败,使得国民政府历经7年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后方工业损失过半,国统区出现了原料短缺及恶性通货膨胀,经济极为不景气,也直接影响到了军工生产。
从1944年开始,敌后抗日根据地军民便开始将分散游击的小部队集中起来,编成野战机动部队,着手局部反攻,恢复和扩大抗日根据地。从1945年初开始,八路军、新四军向日伪军发起了一系列的局部进攻战役。
八路军山东军区发起的春季攻势,歼灭日伪军1.7万人,缴获6000余支长短检,300挺轻重机枪,16门炮;晋察冀军区在春季攻势作战中,共进行大小战斗230次,歼灭日伪军5000余人;晋绥军区在春季攻势中,作战537次,歼灭日伪军2400人,缴获长短枪1135支,19挺机枪,3门炮;晋冀鲁豫边区部队以解放豫北地区为重点,发动春季攻势作战,歼灭日伪军近万人,缴获长短枪5000余支,轻重机枪100余挺,迫击炮2门。
在夏季攻势中,山东军区歼灭日伪军10万人,解放县城18座,争取伪军反正4000余人;冀晋军区毙伤日伪军7100人,俘256人,争取伪军投诚100余人,拔除据点40余个,缴获重机枪16挺,长短枪300余支;冀察军区毙伤日伪军800余人,俘965人,争取伪军反正117人,拔除据点117个,缴获火炮2门,轻重机枪21挺,长短枪2089支,战马120匹,电台2部;冀中军区在子牙河东战役、大清河北战役中,毙伤日伪军2220人,俘伪军4352人,争取伪军投诚590人,缴获迫击炮7门,轻重机枪102挺,长短枪3951支,拔除据点107个;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在东平战役中,歼灭日军一个小队,伪军1000余人,缴获迫击炮1门,轻重机枪35挺,步枪2000余去,汽车1辆,战马30余匹;在安阳战役中,八路军毙伤日伪军800余人,击溃伪军900余人,争取反正、投诚和俘虏日伪军2500人,攻击据点30余个。在阳谷战役中,冀鲁豫军区部队毙伤伪军300余人,俘2000余人,缴获迫击炮2门、轻重机枪40余挺,长短枪3000余支,战马100余匹;太行、太岳和冀鲁豫军区部队作战2300余次,歼灭日伪军3.78万人,解放县城28座,攻克据点2800多个。
这一时期,八路军、新四军从日伪军手里作战缴获的武器弹药明显增长。随着条件改善,八路军、新四军兵工厂的产量也达到了高峰,部队装备得到了极大改善。山东军区部队在讨伐伪军张景月战役中,于8月8日夜进攻田柳庄据点时,一夜之间发射了1500发炮弹。粟裕率部挺进天目山作战时,16000人的主力部队,每连有52毫米迫击炮、营有73毫米迫击炮、团有82毫米迫击炮,轻重机枪配备齐全。
结语
抗战八年,中国军民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伤亡代价,消耗的武器弹药数量十分巨大。国民政府孱弱的生产能力不足以满足作战需求,因此颇为仰仗外援。而外援因种种原因数量不足时,往往直接影响到了正面战场作战。
相形之下,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立足于自力更生为主,努力争取外援为辅,不仅在敌后险恶的环境中坚持了下来。靠着发动人民群众,依靠战场缴获和自制,基本解决了军火供应问题,并且越战越强,迎来了抗战最后胜利。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23: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汉阳造到底能不能打尖弹》一文贴出后,由于多名网友对我认定的汉阳造不能打尖弹这一说法的异议,让我把这已经放到脑后许久的老帖又重新捡了起来,重新翻阅了民国时期的兵工文献与回忆史料,结果喜出望外,居然找到了我在写作前文时尚未发现的两个铁证,从而实锤了汉阳造不能打尖弹这一结论。

其一,是李承干写成于1947年2月的《抗战中服务兵工回忆录》。书中有这么一段:“至于中正式步枪较汉式步枪优良之点,特列述于下……4.中正式步枪使用尖弹或重尖弹,与机枪同。汉式步枪只可使用圆弹,尖弹不能使用。”

白纸黑字,看到没有?




有一个问题,即汉阳造有没有可能在这之后又进行改良发射尖弹呢?没有这个可能。李在说这两枪的对比时,是在中正式改良成功后的1943年10月,而在仅仅三个月后,汉阳造的生产就全部彻底的停工下马。那也就意味着,到了这个时候,汉阳造也就没有再行改造的机会了。

李承干是什么人?是抗战时步枪生产第一大厂21兵工厂的厂长,是民国时期的枪械大王,是民24式重机枪、捷克式轻机枪和中正式步枪仿制与改良的主持者。众所周知,这三枪都成为国军制式。丝毫不夸张的说,关于民国时期各种枪械的性能、诸元,没有谁的话比他的话更权威的了。

其二,是国民党兵工署制作于1947年9月的《我国陆军现用各种武器诸元手册》。在该手册中,对于汉阳造使用的枪弹,明确标示为:“初速:600公尺/秒。弹头重:14.7公分。全弹重:28.6公分。装弹具式样:漏夹。”这不是79圆弹是什么?

作者:丘八史记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368a52df5e34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21-2-28 08:54 , Processed in 0.593750 second(s), 8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