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楼主: 射声

[转帖] 明清装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18: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原火器
夫五兵之中,惟火最烈。古今水陆之战,以火成功最多。兵法曰:“以
火佐攻者,明是火器之济于战阵久矣。”但今之制火器者,类愈多而愈无实
用。用火器者失法,而每以自误。彼有精器,而无精兵以用之,是谓徒费。
有精兵而无精器以助之,是谓徒强。须兵士立得脚根定,则曳柴可以败荆,
况精器乎?诸器之中,鸟铳第一,火箭次之。南方则大炮、火箭、鸟铳,皆
为利器。余则只可施于舟师,守城颇同,而非陆战所宜也。前项火器,往往
打放无节,贼未至而打放已尽。贼既至而空手无可打放者,其弊在于场操时
不曾照临阵实演。及至对阵时,头目不在,前列火器之兵,信不过杀手立得
脚根定,中军复无主令,以为火器之放止耳。夫火器均谓之长技,长者短用,
业已载之新书。惟是平时即以草人约临阵打放步数,教之如对敌,及临敌之
际用之,则如在场叮咛,听中军何令,方才打放。先者有诛,凡力可及百步
者,只用于五十步之外,势险节短,无有不中者矣。
一.原火器
夫北方之火器,惟有夹把枪、快枪、神枪、佛狼机、碗口铳、大小将军
等项,种色尚多。就中夹把枪之制,即快枪也,但多一铁把,以备急时充铁
棍之用耳。缘所制之人,洞晓此中病痛者既少,而又无一毫认真之心,不过
卷成铁筒而已,腹内未曾用钢钻钻光,以致铅子不得到底,出口不直,铳身
单卷成器,时有炸损,人手不敢托架于前,却以双手把持柄后,又用一手点
火,试以药力,既可炸损铁铳,岂两手之力所能擎御?火未出而手先动,铳
已歪邪,铅子何由得准?又军士不知放法,官给铅子大小不一,子大而铳口
小,则子入不深,出口便落。子小而铳腹大,火药先铅子而泄,则铅子无力,
何以致远?夫欲铅子出远而有力,为其铳身长,腹内光圆均直,铅子与铳口
腹相合,火气不泄之故也。药几钱则铅子几钱重,子重药少则无力,子轻药
多则子烨。子去多中而准者,为其火发而铳不动也。火发而铳不动者,为其
一手把于铳前,手在火药之前,铳不动则发必中。铳腹长则子去必直,后手
不点火,而以指发机,则手常执铳而临发稳正,此鸟铳之所以为利器也;此
鸟铳之所以较中,虽弓矢弗如也;此鸟铳之所以洞重铠而无坚可御也。马上
步下,惟鸟铳为利器。
其车上守城,必用佛狼机。今之佛狼机,铸造失法,甚有母铳口大,子
铳口小,欲将铅子如母铳之口,则小铳之力不能发。盖机铳子母为二,子铳
口边有隙泻火气,火气常弱也。如照子铳制子,则子小母铳腹大,药气先出,
子必滚落,即发去亦不远不中。又子铳之口,多与母铳口不合,药发则火气
激回于后,不复俱送子向前。装放之法,又每以土石实子铳,或用木马,而
浮铅子于面,以轻激重,必不能远。求其善用,必将母铳口铸与子铳口合,
子铳须深衔于母铳之间,放法将铅子务与子铳口一半相合,用凹心铁弹送入
子铳腹内,不用木马,此狼机之妙用也。
碗口炮腹小口大,项短药少,子重,发出无力,不堪用。如用之必须腹
长三尺以上,而铅子合口送至腹底发出,乃急且中也。五十人之中,可备一
位,以防要路大势冲突之寇,今取名虎蹲炮即是。
又神枪,国初之制,有木箭,体轻而火力急,斯箭发多番跌,有镞向内
而尾击物者,且迟钝费工,临阵不过一二发而已。大小将军不可行用,只可
守城,而每遇试放,多炸破伤人者,放之无法也。因用药太多,土石筑之,
将药筑实,内无转力,遂乃横攻,今须用药仅约至大腹之半。木马长三寸,
下至腹口,虚其内四五寸,使药之转旋之空,上用一窝蜂大小子数百,外用
一合口大石子压之,若无大石子压而激之,口大如盂,小子如栗,出口便落,
不能远中,惟其腹之虚也。故火发向虚处一攻而出,则不横及矣。
他如千里胜、自发铳、鱼骨铳等项,巧立名色,逞意浪造,皆不如式。
习之苟精,投石可胜,用之不精,虽多无益,何况火器?惟无惑于多端可也。
又其最利远者,其火箭乎?利近者其喷筒乎?以火箭言之,头须钢铁,锋须
两刃,取刃自脊,镞长三寸,中间以瘰矢,与火筒轻重得宜,钻眼须直,眼
不直则发不正,发准远近以为高下,自天而坠,扰乱后队,着人马皆洞燃,
攻火尽而后止。以喷筒言之,慢药明火,一具三子,缚以药线,合口而入,
入须圆紧无破,每子下用急药,子上,用慢药,子发如星坠,火出成烟雾,
扬威惊马,近敌之具也。
一.原战器
夫今强敌之技,远惟弓矢,近惟腰刀,别有铁钩枪,乃乘吾阵乱而用之
者。弓矢射不能及远,近可五十步,使我兵敢于趋前拥斗,敌矢不过三发,
则短兵相接,弓矢无用矣,此无足畏也。腰刀用于马上,前有马头,马头已
长于刃,我兵步下列拥向前,举刃击马,岂马上之刀可以及吾身者?由此言
之,敌无足畏矣。而边兵每每陷乱,视敌若神鬼出入,此皆我兵之拙也。何
以见之?蓟镇之防,九边腹里,悉有入卫之兵,俱属本府过堂,人马器技,
俱经面阅,而人计之。我所恃以为胜,而且利且远,可以代矢者,谓非火器
乎?除大炮、佛狼机、碗口等铳,已于原火器款内详言矣。鸟铳尚未传至北
方,知用者少,临阵无有捍蔽。铳尽发则难以更番,分发则数少而不足以却
聚队。手枪打造腹口欠圆,铅子失制,发之百无一中,则火器不足以与彼矢
敌矣。
况用器之术,短不接长,且于南方狼土之兵,土官军令严重,人人用命,
宜战无不胜也。初调杀倭,每得一胜,旋即败衄何也?所用皆长牌短刀。而
倭寇则以长枪重矢,此所谓短不接长。及短刀相接,刀法迥不如倭,此所谓
以不能而斗能也。余乃因蹶思便以败求胜。乃精放鸟铳之法以代矢,矢不及
铳,步下短兵,有若长枪,手握于根,而倭则持枪中截,枪法惟长彼一寸则
必胜,乃较倭长可五尺,是倭枪不足以敌吾之枪矣。狼筅、钯、棍,皆倍刀
之长,藤牌捍身而进,刀不可入,是以幸而屡捷,此后百战,未有一挫。固
中间感召之道,立定脚根之效,虽不全系于器技,匪此是又以袒裸搏虎,不
几以卒予敌乎?
今之边兵入卫兵,火器既已如前不足恃,而弓矢之外惟有短刀,弓之劲
既不如彼矢之利,复不如彼临时胆定力舒,近发必中,又不如敌。及至近身,
敌在马上,我兵亦以马交锋,则马不如敌强,刀不如敌利。且军士之刀,平
时砍木砍柴,芒刃已丧,白铁尺余,仅有刀名,即谓之赤手可也。如以步斗,
敌在马上我兵步下,持二尺短刀,欲仰逆马首,上砍贼头,虽倍两刀之长,
亦不相及。是今日所以御敌之技,件件短于敌,件件不如敌,而悉使敌得其
长,尚可以语战乎?
今日之计,以与战言之,必须各项器械,各长彼一倍,相持之势,各得
便宜数倍,庶可驱胆怯之卒,不坚之阵,而当强悍之敌也。精得火器、火箭、
鸟铳、喷筒,则可以长于敌之矢矣。长柄钯可打戳,以革刀步下仰戳,则可
及敌面。马上则先加于刀,夹刀棍可打可戳,步下则可戳马腹,马上足能敌
刀洞甲,则可长于敌之钩刀矣。中原之地,兼防内盗贼,可用长枪与敌战,
则长枪难用何也?敌马万众齐冲,势如风雨而来,枪身细长惟有一戳,彼众
马一拥,枪便断折,是一枪仅可伤一马,则不复可用矣。惟有双手长刀藤牌,
但北方无藤,而以轻便木为之,重不过十斤,亦可用。以牌蔽身牌内,单刀
滚去,只是低头砍马足,此步兵最利者也。
一.原用器
夫长兵短用,短兵长用,此所谓势险节短之法也。火器、火箭、弓矢,
皆长兵也。往往敌在数百步外,即已打发,及至敌近,与大队齐来,却称火
药放尽,铅子欠缺,或再装已迟,每由此而败。缘其故在于场操素无号令以
节制之,临时杀手立不定,铳手居前列,每陷于敌,非此之用也。
今当先将铳手交与杀手,临阵放不如法,违令先发,径听杀手割耳,回
兵查无耳者斩。铳手若亡,杀手偿命。平日又操之以定令,每于报贼将近时,
铳手虽列于外,专听中军号铳,中军主将自掌号铳,看敌至五、六十步,中
军放号铳一个,向敌一面,才许放铳,分番如期。每一长声喇叭,放一次,
看中军放起火一枝,方许一体放火箭,如无号铳,便敌到营下,亦不许轻放。
若违令放铳打敌者,即一铳打死二敌,亦以违令诛之。如此而更番有法,放
铳必能打敌,打敌必能多中,故亦不敢冲我矣,此放火器时第一要务也。
至于叉钯枪刀,皆短器也,何以长用?枪必身法步法与手法并进,而手
握于根,即如把舵使舟,又必尽柄着手,皆长用之妙也。但平日在教场操时,
打铳则把托稳定,对把从容舞械、则以单对单,前无利害,似谓习之已精已
至矣。临敌之时,若使仍是照前从容酬应,如教场内比试一般,不必十分武
艺,只学得三分亦可无敌。奈每见敌时,死生呼吸所击,面黄口干,手忙脚
乱,平日所学射法打法,尽都忘了,只是互相乱打,已为好汉。如用得平时
一分武艺出,无有不胜;用得二分出,一可敌五;用得五分出,则无敌矣。
虽谚有云:“艺高人胆大”,殊为不然,必须原是有胆之人,习得好艺,故
胆益大。无胆之人,平日习得武艺,十分精熟,临时手软心颤,举艺不起,
任是如何教习,亦不得胆之大也。其火器尤为误事,或向天而打,或手向前
放铳,而头已回顾走路,或忘入铅子,或下铅子而后入药,或装毕而灭其火
绳,或湿其药线,或自焚其药,十铳之中仅有四、五铳发出,四、五之中,
仅有一中为准矣。此盖愚劣于百败之中,百胜之际,一一面见熟试,而知之
也,难矣哉?
一.原将
夫制胜之妙,如珠转圆。将何有秘?盖有不可以言谕,而可以意受者,
感召之道也。忠诚恻怛,实心实行,艰苦居士之先,便利居士之后,知我士
情,使众由之而不觉;知敌虚实,使众蹈之而忘危;驱万人以意,而不在于
威刑之宽猛;悦万人以心,而不在于财货以重轻。材有大小,各适其宜,佐
之惟断惟信,无适莫方体,谓非秘哉?
一.原练兵
分数军礼节制之道,居二十分之二,次第连坐之法,居二十分之二;赏
而当,居二十分之二;罚而当,居二十分之二,月粮得实惠,明号令,居二
十分之一;利军火等器,居二十分之一;营阵得法居二十分之一;将勇兵精,
居二十分之一;此皆练士之一节也。仍有五分,则在使站得脚根定耳。以前
十五分皆为站得脚根之一事,虽一事不能少而不足以该全体。所谓五分者,
实心任事,至诚驭下,同甘苦,恤患难,以感召为工夫,使三军心服,恩威
信于平日,必至杀之而不怨,利之而不庸,兵法所云“令民与上同意”,《论
语》云:“有勇知方”,《孟子》云:“可使制梃以挞秦越之坚甲利兵”,
其庶几矣乎?
一.原器
夫人无牙爪,天设五兵,长短相差,《新书》巳备言之。但倭寇以必死
为念,且从童稚时即悬刀而习之,法甚熟,故利于短,大端短不接长,我兵
必死之念,与习服之熟,与倭远甚,故必多用长以制短,此不易之论也。两
长相对,惟有法者胜;两法相同,惟有胆者胜。鸳鸯阵长短相差,管见尽于
此矣。
一.原战
夫战之有秘者,犹医方之火候也,方同而火候异,则效有差等矣。阵惟
密,此平原之法也。凡临阵时,去数里地列阵,须一息而定,列阵时勿使敌
见尤妙。列毕,火器在前,抬营而进,或敌来冲我,或列阵待我,挨到五十
步内,火器听中军令齐发,只有一次,兵士乘火烟如云一齐拥进,须是飞走,
密布长器,如蜂丛蚁附,一齐拥上,不可毫发迟疑,短兵救之,无有不胜,
此非击杀之力,乃火烟之势,飞进之雄,夺其心目;径前交锋,彼自靡矣。
兵法谓:“势险节短,始如处女,敌人开户;终如脱免,敌不及拒。”不其
然乎?
为军务之事,照得各营路军器什物甚多,遇有损失,如体恤军贫,尽为
之官制,则军无责成,愈不用心收拾,如尽责军赔,则贫军又无力能前,除
将各项器械,于会计之时,已行三协督各将领从长计议,分别某项官制,遇
有损失,依法责治,不令赔偿。某项初则官制一次,以后损失,自行赔补。
某项俱系各军自办,并不官给。议拟已定,呈复前来,为照各器俱有官号字
样。若遇不时损失,官给者务要即时报官,其官给一次者,与自备者,若有
损坏,各军亦要即行自备完美。每月一次,类报本营,各将领书填字号,免
其责打。若大众一同损失,及出征用去者,临时另行通备,或属官帑,或属
罚补,不在此例。拟合通行遵照,为此牌仰本官,即便转行所属管路,查照
单开款项,传谕各军,遂有损坏军器,应官制者,即行报官,呈请官银修制。
应各军赔补者,各军即行赔补,永为定例。各将领仍每月类报本府一次,查
考,取各遵依缴查,毋得违玩未便。
计开车马步器具:
一、盔甲、臂手、钩枪、镋钯、夹刀、大棒、鸭嘴棍、长刀、藤木牌、
狼筅、腰刀、大将军、虎蹲炮、快枪、鸟铳、提炮、皮篓、锣锅、锣鼓旗、
狼机、围幔。
以上俱于重大之器,遇有损坏,应该修整,从宜估明,请给官银买办工
料修造,如无故损失者,若责本军自赔,不惟造不如法,而工费颇多,军力
不赀,非又市集易买可得之物,相应损失之人,赔办物料,听该管官呈报本
将官处,责令官匠造补。若极贫无出者,重加责治,以示其惩,官为之处,
愿自纳价者俱免责。
杖、锡鳌、火绳、木一、铁闩、铁锤、铁剪、铁锥、药匙、铁送子、
绑、车骡鞍屉、绳索、木枕、木郎头、驮架、油篓罩、木桶、柳筐、火镰石、
铅子模、木马子、铁镢锨。
以上器具,遇有损坏,应行官给一次。以后遇有损坏,所费工料不多,
军力可办,应该本军照式赔修。
一、锃带、椰瓢、解手刀、弓、箭、弦、撒、袋、火线、子药袋、药管、
火线筒、铳套、灯笼、水袋、马鞍仗、夹板、料兜、绳绊、钉镢、解锥、草
铡、蹋鞋、号衣、大帽、石子、铁斧。
以上器具,俱应各军自办。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23: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391d7f0100x6cj.html



杂集卷五军器制解
五兵之制固多种,古今所用不同,在于因敌变制。今将所宜于马于步,
或可南北兼用,或边塞独用,见今本镇御敌器具,细开于后:
一、军中秘诀:“称干比戈,用众首务。”一向边塞不较量异用之术,
惟以敌为师,彼以何器,我即以本器当之。不惟不敌,便精长于彼,且谚有
云:“杀人三千,自损八百”,此相敌说也;杀人三千,我不损一,则称比
之术也。譬如彼以何器,我必求长于彼,使彼器技未到我身,我举器先杀到
他身上了。他应手而死,便有神技,只短我一寸,亦无用矣。是以我不损一
人,而彼常应手便靡,此用众之法也。若用众只待见肉分胜负,未有不败者。
何则?用众有进无退,有胜无败,一步挪移不得。故必以万全万胜为术焉。
兵谶云:“一寸长,一寸强”。此六字其秘诀乎?
马兵
一、马须膘肥,习惯人与马意相通,使马如臂使指。且看世人有教黄雀
汲水取旗者,有弄猿猴者,有弄蛇者,有教虾蟆读书者,有令巨象声似喇叭
吹者,有驯狮子者,有弄蝼蚁摆阵者。夫物之极微,蝼蚁是也,且习于人。
物之极大,象是也;物之极悍,狮是也。皆能训之,受人指挥,而人乃不能
调习一马,不亦异哉?信非刻责尔辈也。
一、什物:鞍一副,要坚,绺头一副,木夹板一副,绳二条,钉镢一件
拴马,滚肚二条,镫一副,通屉一副,备马皮条一副,布料兜一个,打损药
一包(防肿破,即擦敷之),鞭一根。
马上器械
弓矢解
每名应给弓箭者,弓一张,体轻脑正,油漆防雨,箭三十枝,粗木杆,
有力。箭镞用透甲锤点钢。试则射石不卷为佳。镞信要长,射入则深。弦二
条,防断绝。弓插一件,轻小为佳。箭插一件,须角圆,则不乖指。机一枚,
近世做者无式眼孔皆圆,人指却扁,孔圆必塞以楮布,外则杜血指黑,里则
兜弦,致扫食指根之皮,宜将孔做前后稍长,横入指中,转正则骨扁机长,
不复打落,而眼中圆活,不磨指节,不逼矢扫皮,此法鲜有会之者。射法别
有专刊。
钯解
此器柄长八尺,粗可寸半,上用利刀,横以弯股,刃用两锋,中有一脊。
造法须分脊平磨。如磨刀法。两刃自脊平减至锋,其锋乃利,日久不秃。弯
股四棱,以棱为利,须将棱四面直削至尖,庶日久而不秃。中锋头下之库,
须如大核桃大,安于木杪,乃不损拆,仍用一钉销之,于马上最便,可戳可
格,利器也。此自杀倭始。
线枪解
北边旧有之,柄短刃秃,粗器不堪。新制铁头长二尺,盖因柄细,防敌
刀砍断及用手夺去也。柄长七尺,粗仅一寸,锋用两脊两刃,形稍扁,至锋
稍薄,一谓之透甲枪。造法:锋用钢三寸,左右刃用钢,一尺以下皆铁,从
脊分铲至刃左右面平,乃利。至锋更扁,渐宽又渐收,收薄则利,宽则刃入
以下不滞矣。最利马上直戳,用法亦如长枪,但终不能御长器,于腰刀互有
胜负,得十之五。
一、大棒说,见步兵内。马上用亦可,但必不能双手齐打,须加鸭嘴头
一个,马上则戳,步下则击,罔不利矣。
腰刀解
腰刀造法。铁要多炼,刃用纯钢。自背起用平铲平削,至刃平磨无肩,
乃利,妙尤在尖。近时匠役将刃打厚,不肯用工平磨,止用侧锉。将刃横出
其芒,两下有肩,砍入不深,刃芒一秃,即为顽铁矣。此当辨之。用法别详
《实纪》内。但以外与敌角,属势均之器,殆不可胜敌也。
一、马上惟利轻捷锋芒,他如斧、钺、锤、挝、大刀、钩镰之类,胆大
艺精,能独马出入阵中者,间或有之,不可以教队兵,不可堂堂当大敌。
步军器具
狼筅解
狼筅乃用大毛竹,上截连四旁附枝,节节枒杈。视之粗可二寸,长一丈
五、六尺,人用手势遮蔽全身,刀枪丛刺,必不能入,故人胆自大,用为前
列,乃南方杀倭利器,往日浙江等处兵士,未练无胆,执之临敌,每每弃之,
反以截阻我兵马,几乎弃而不用。比因练兵既成,硬反人言,必以为前列,
遂百战全胜,恃此为第一。今用之以拒敌马,尤为可用,用法别见。
藤牌解
以藤为之,中心突向外。内空可容手轴转动。周檐高出,虽矢至而不能
滑泄及人。内以藤为上下二环,以容手肱执持。重不过九斤,圆径三尺。兵
人一手持牌,一手持腰刀,此即岳飞旁牌麻札刀之制。令军低头,只砍马足,
以败兀术拐子马,是也;其制虽稍有不同,其用则一。此牌兵持必以狼筅为
恃,盖此皆短器,不能当敌马,用筅拒其马,以牌出筅下砍其马足。此器出
入阵中行伍之内,进退便利。且卫且杀,南北通用之利物也。用法别见。
长枪解
用毛竹之细者,长一丈、七、八尺,上用利刃,重不过四两,或如鸭嘴,
或如细刀,或尖分两刃,造法亦自脊平铲至刃乃利。必执持正根,用杨家法,
初则用之南方杀倭,全赖于此,此利其长。倭刃短,即所用精惯,然未及我
身,彼已受刺,又用法长则易老,不可回转,长则杪细,恐为马所闯折。今
视之,更可与敌战,盖筅笔当锋,藤牌在下,而前行既有藩卫去一丈余矣,
短器不可戳及马上,何以伤?人得长枪于筅空戳去,径刺人马喉面,则彼既
不可入我阵内,又能先及彼身,故不忧细弱也。设若敌马乘群齐来冲我,前
无筅牌,径用枪以当之,戳马,间有损折,必非全利。夫五兵之法,长以救
短,短以救长,长既易迈而势老,短又难及而势危,故相资之用,此自然之
势,必然之理,至妙之术也。用法别见。
一、线枪说见前,亦可用于步军,继长枪之后。
一、镋钯说见马兵内,此由步下直进敌军,一御一剌,且格杀之器也。
大棒解
西北原野之战,旧传俱用大棒,并其他器,悉置不问。大棒亦无式,不
知用法,原以敌人盔甲坚固,射之不入,戳之不伤。遂用棒一击,则毋问甲
胄之坚靡。虽然,但势短难以刀交,又须双手举用,而马上不得齐齐用力,
下击必然闪坠,此步技也。而今用之马上,不亦左乎?今制法长八尺,粗二
寸,用一打一剌棍法习之,位在五兵后,步卒习用。倘御之不密,剌之不得,
则以棒击落马之贼耳。必欲马军兼用,须加一短刃,可三寸,如鸭嘴。打则
利于棒,剌则利于刃,两相济矣。用法别见。
以上之外,又有飞标,毒弩,枪、刀、戈、戟等名不一,皆可俾素习精
熟者间或用之,不可以齐大队,为堂堂阵也。例如戟则偏一隅,斧钺则形短
兵细,一击过者多自催折。毒弩中人不深,必待解乃死,尚可以败我于阵。
铁穗鞭简、双头棍,用之辑捕零窃则可,其蝟丛蚁附,转动非利,惟有钩镰
稍宜行伍,然造皆欠法。
夹刀棍解
此即大棒也。但加一利刃如解首,异其名。击刺皆便,柄亦如棍,刃长
五寸,更短更妙,末柄向刃下稍存微棱,庶仓卒及夜间用之,知其刃所向也。
无敌大将军解
此器所以击众也。夫敌马动以万数拥来,毋论沟堑,须臾随溢,踏之而
过,快枪等器,一铳一子,势小难御,但能击死有限之敌,不能阻直前之冲
我军,以故每每不支而败。旧有大将军发熕等器,体重千余斤,身长难移,
预装则日久必结,线眼生涩,临时装则势有不及,一发之后,再不敢入药,
又必直起,非数十人莫举。今制名仍旧贯,而体若佛狼机。亦用子铳三,俾
轻可移动,且预为装顿。临时只大将军母体安照高下,限以木枕,入子铳发
之,发毕,随用一人之力,可以取出,又入一子铳云。一发五百子,击宽二
十余丈,可以动众。罔有不惧而退者。
其放法先将子铳刷尽,用药线一条锃入,外以布裹之,恐击下马子摧动
也。次下药三升不等。以纸一层盖之,亦防药被打马子击泛耳。药不过二箍
下口,次用木马厚三寸,马初试不用力,自与上口平下至二箍平止。子铳口
小腹大者不可用。其马子上以少土塞之,所以防木马与铳腹有隙处。次下铁
子一层,又下土一层,俾子铳皆以土实之,再用木送筑之口如此五次,如尚
不满,土子一层,铁子不拘六七层,以平于上第五层箍下口而止。此层不用
生土,就于子药上加微湿泥粘,高过铳口,筑实,毋使子覆出,乃将母铳口
酌量远近,以木枕之高下所至为准,下子铳入腹闩定举放,又每位用载行大
车一辆,内用活轴十数道,即三四人可以上下,车制另开。
每无敌大将军一位,子铳三门,备征火药一百二十斤,生铁子一万九百
二十个,木榔头一个,木马子三十个,木枕二个,木送一根,铁闩一根,铁
锤一把。
佛狼机解
此器最利,且便速无比,但其体重,不宜行军,北无车营,只可边墙守
城用之。今有车营,非有重器,难以退敌冲突之势。其造法铜铁不拘,惟以
坚厚为主。每铳贵长七尺更妙,则子药皆不必筑矣。五尺为中,三尺则近可
耳,再短则不堪也。腹洞与子口同,乃出子有力,若子铳口大母铳口小,必
致损伤。子铳口小母铳腹小,出则无力。子铳后尾须抵闩,前后紧遍无缝,
乃不伤闩及他虞。
其放法:先以子铳酌大小用药,旧用木马,又用铅子,以轻马摧重子,
每致铳损,又多迟滞。今用入药,不必筑,不用木马,惟须铅子合口之半。
旧以平顶送杆,将子打平出,则不利。今制铁凹心送一根,送子入口,内陷
八分,子体仍圆,而出必利,可打一里有余,人马洞过。
每佛狼机一架;子铳九门,铁闩二根,铁凹心送一根,铁锤一把,铁剪
一把,铁锥一件,铁药匙一把,备征火药三十斤,合口铅子一百个,火绳五
根。
虎蹲炮解
此器因其形得名也。国初分在边方,有所谓三将军樱子炮者,近时有所
谓毒虎炮者。固亦利器,但体轻易跃,每放在二三十步外,我军当放此炮时,
必出营壁前至炮所,则营墙大小炮火皆不敢发,发之适足以中放炮之人耳。
炮大不可多得,数炮不能退敌,而群炮在后,不得齐放,适败我事,将欲置
前炮于臂间,则火发易跃,必伤营内之人,故用之适以害之。今乃特造熟铁
炮,长二尺,腹内粗二寸余,外用五箍,光磨如镜棱而可爱。
用法:先入药线,缚之以布,次用药六七两,上用木马以合口者为准,
送至二箍,平上用土少许,入铅铁子一层,又用土少筑,再下子,子小以百
数,子大以五十数,口用石子一枚,下口一半,慢慢筑实,口平而止,后尾
稍用钁,去土三四寸不等,相地方高低前下二爪钉,后用双爪尖绊下,在四
箍后,将前后箍俱前抵炮身大箍之眉,庶不退走。此炮只去人五寸无虑矣,
庶放大小炮之人无避也。此炮可退敌则已,倘此炮用尽,则诸枪炮可以并发,
而此炮又可取取装如前。
每虎蹲炮一位:铁镢一把,铁锤一把,铁剪一把,铁锤一件,药线盒一
个,药升一个,木送一根,木榔头一个,皮篓二个,木马子三十个,石子三
十个,火药一十五斤,铅子九百个,药线一十五根,火绳二根,驮架一副半。
鸟铳解
此器中国原无传,自倭寇始得之,此与各色火器不同,利能洞甲,射能
命中,弓矢弗及也。犹可中金钱眼,不独穿杨而已,夫透重铠之利在腹长,
造时腹无孔,用钻钻虚,欲光直无碍,出口直,其射能命中,在于火药之发,
不能夺手。其不夺手者,缘以一手拿在腹前,其手所以拿在腹前者,以有木
为托。即有腹炸,不能伤手,方敢加手于木。例如人焉,以手挽其发,虽有
力者,莫能与之争。后手不用弃把点火,则不摇动,后手执定一目照,直以
指勾轨,则火自然入药而铳发矣。目照之法,铳上后有一星,目上有一星,
以目对后星,以后星对前星,以前星对所击之物,故十发有八九中。即飞鸟
之在林,皆可射落,因是得名。火药用水春如造墨法,春多为上,药如粒不
坐,可以掌上燃之,皮不熟,言其急也,精者可于单纸上燃去而纸不燃。
杖一根,锡鳖一个,药管三十个,铅子袋一个,铳套一每鸟铳一门:
个,细火药六斤,铅子三百个,火绳五根。
杖解
杖头大有檐,每遇铳放完过夜,恐其中药滓化湿,夜归以汤蘸布如钱,
缠在杖顶有檐处,带入腹内洗铳,筑药子须用杖。
快枪解
北方遇敌,惟有快枪一种,人执一件,但成造本拙,工尤粗恶,身短体
薄,腹中斜曲,口面大小全无定制,不堪击敌。而铅子又不知合口之度,什
物不具,装放无法,徒为虚器。故虽敌畏火,而火具又不足以下敌,惟有支
吾不见敌面而已。且柄短赘重,将欲兼持战器,则不能两负,将只持此器,
则近身无可恃者。今制必以腹长二尺为准。腹用钻洞光圆如口,每口可吞铅
子三、四钱药,有竹木筒量就,封贮候用。俾临时不至增减,药线旧时随用
随撚,或长线见截,误事更甚。
今教装放之法:先将药线寸半长剪断,每数十为一束,以硫黄蘸两头,
不惟平时不致药撒,临时点燃亦易也。入药线之后,用竹木筒内药,每次一
筒,用杖筑实,下铅子一枚,不宜用二、三枚,二、三枚者旧弊。彼时不
知一钱药一钱子,则去直,中途不落地,可以计步命中。药多子轻,则未出
腹而化于水;药少子重则出腹至半途必坠地,激之再发,不惟不可中,且中
不杀人。下子后,人须屈前膝架铳,以后手点之,乃不高下摇易。但用后手
燃线,须弃铳柄而燃之,线燃,用手回执铳柄,则已迟矣,况铳低在腋下,
而目视在上,终不若鸟铳之准,毕近不能命中。然人情见常,未可轻议弃置,
即尽弃之,以精鸟铳可也。什物俱同鸟铳,惟不用锡鳖,而用药线筒耳。
飞山神炮解(缺)
石炮解
此炮乃是前巡抚今戎政刘公始。石有大小不等,粗可径尺,细可径六七
寸,凿以孔,内入以炸药,筑之以土。须安缠线苇筒,置于边墙垛口,遇敌
至墙下,则燃线入筒,以手推下,敌人所见不过一石,以为我抛击不中,不
再提防。药燃石碎,有相近而不伤者,有数十丈而被击者,敌人莫测所向,
故人人自危。此为第一利器,且不费官币,一时数万可备,节财威敌,诚为
妙策。仍有大至千斤者,又有走兔引线之法,地雷纵发之制,故为千变万化
而不穷,然皆有滞,未可期必,不若墙上推下之为妙也。夫敌至墙下,势不
可阻,如出头视敌,而外方丛矢如蝟,即抛一石,不过击一人,况仰视石下,
每可回避,十未得中其一。此炮一落,即有百人莫知中谁,莫不畏惧,人人
奔遁,此所以为利也。
飞枪、飞刀、飞剑解
三种飞器,不过一法,即一大火箭也。惟其两制不同,所有得名各异。
造用径六、七分荆木为柄,长可五尺,后杪三棱,大翎如箭,矢头用纸筒实
以火药,如火箭头,长可七寸,粗可二寸。他人制之悉堕地不起,惟近日所
造之法,其镞长五寸,横阔八分,或如剑形,或如刀形,或三棱如火箭头,
光莹芒利可玩,通计连身重二斤有余,北方所未见,燃火发之,可去三百步,
中者人马皆倒,不独穿而已。但命中则不能击大队齐冲之敌。敌人畏此,甚
如神枪铅子,若神枪铅子所击中只一人,不见其至,则不知其畏。惟前行受
之,后行无处也。此器其声如雷,则马惊跳跃不敢前,又高飞深入,则后行
皆不可避,使敌未测所向也。凡有枝枒之物,皆可架放。
火箭解
此箭即三飞中之小者。但杆用箭竹,以二枝相接,即堪火药,头粗不及
寸,镞锋长可四寸,三棱头,柄粗二分,飞入后队,人人自危,莫测所向。
制法:卷褙纸作筒,以药筑之,务要实如铁,以钻钻孔,务要直,孔斜
则放去亦斜,头用绳牵,钻头常用水沃,钻不过五个辄换,钻多则钻头热,
热则药燃,每每伤人。每头长以五寸计,所钻药线孔必三分之二,太浅则出
不急或坠,太深则火突箭头之前,遂不复行,钻孔须大,可容三线,则出急
面平,否则线少火微,出则不利。
以上之外,有火砖,一窝锋,地雷,千里炮,神枪等,百十名色,皆不
切于守战,故不备,今皆一切禁之。以节靡费,惟有子母炮,尚属可用,未
当终弃,亦一奇品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7-14 17: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崇祯十三年铁炮,保存于德胜门箭楼
该炮身铭文铸有明代官职:『居庸昌平总兵官右都督』 且有『庚辰()岁吉日立』亦有『总督昌宣二镇军门』等字样。
该炮长2.45米,内口径10.5,现重约1500千克。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7: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5508168961?red_tag=1349512014




读了An English Pikeman's Armor from the Severance Collection一文之后产生的
先发几件实物和一个理论状况

在the exercise of armes一书中,117件版画很明显的表现出了一点,装备了盔甲的有且只有长枪兵,同时长枪兵全部有盔甲,作为非常适合入门的原始资料(有英译本,而且主要是看图,非常简单)这点显得很有影响力

然而,在操作层面,盔甲的实际使用情况存在两个差异极大的解读


如果我们以高富帅的配置来理解,那么荷兰人的模板显然是最合适的,即长枪兵着甲,火枪兵无甲


但是存在一些差异极大的具体情况


在1592年,瑞典人在荷兰购买了武装一个1500人的团的装备——200重火绳枪,800轻火绳枪,1000头盔,350副盔甲,1000长枪,500剑,30鼓
这个数字意味着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士兵披甲~当然,也可以认为瑞典人晕乎乎的,反正打的也不好,无视他们的情况


以及1639年一条极度诡异的交易——1200重火绳枪,300长枪,300double breast plates,300轻火绳枪(著明了是给长枪兵用的)~这个盔甲的配置显然和理论情况不一样啊,白花花的大腿直接露出来了额,毛绒绒的大腿

但是西班牙人提供了另一个模板~即存在数量相同的着甲和不着甲士兵
低配版本不一定打不过荷兰人的高配版本,起码在纽波特战役的步兵对决中西班牙人发挥很好
那么这个低配版本和高配版本在绩效方面存在多大的差异呢,这个差异是否对得起不少于总人数20%的板甲的购买及维护成本?
此外,大头兵双腿的防护到底是什么水平


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考虑一个衍生的问题,7000人的装备不一定是7000人用的,新教军具体是什么水平,用guthrie的说法就是
White Mountain, Wimpfen, Hochst, Stadtlohn, Lutter, in each case the tercios had proven impervious to attack, had shattered thinner, more brittle formations.


William P. Guthrie. Battles of the Thirty Years War: From White Mountain to Nordlingen, 1618-1635 (Contributions in Sociology,) (Kindle Locations 211-212). Kindle Edition.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17: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人把盔甲叫做具足的习惯可以说是从室町幕府时代就开始了,到江户时代都一直延续这个传统也就是说,日本的具足这类铠甲可以直接概括14世纪到19世纪的这地段一段历史时期的一堆风格迥异的盔甲,特别是江户还发展出了不同的盔甲流派,种类可以说是非常多。同样被叫做具足的日甲可以说是防御力天差地别,这里就发一些比较严密的具足部件。
首先是手甲,一般来讲日本的笼手手甲就遮挡手背和第一个指节,但有一些手甲就发展出了龙虾手结构。
南蛮胴具足 這是日本開始與歐洲貿易之後才出現的產物。它的原型是西班牙式的,再加上日本鎧甲的一些既有特點就做成這個“折中主義風格”的產物

https://tieba.baidu.com/p/6184613546?red_tag=2879103764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17: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7-16 18:37 编辑

https://lt.cjdby.net/forum.php?m ... tra=page%3D1&page=4



唐刀其实是有的。甲片也有。但是我没有看到金相分析研究。
   曾经我以为在古代铠甲与铠甲防护力差别不大,但其实差别很大。生铁产量最大不过这个不用来做甲。能做甲的至少要从熟铁开始,熟铁刚刚炼得的时候氧化铁渣含量高,而且性能差(热锻成板没有淬火的熟铁强度50兆帕─下文皆省略兆帕直接写数字,淬火了200,冷锻了200),但熟铁才是产量最大的制甲材料,古代军队大部分士兵能配发的铠甲也就是用熟铁制造,好点的就是多做一次排渣锻打(因为要产生铁氧化损耗所以材料本会增加),把韧性从低于100千焦每平方厘米提升到超过100。
   由于在古代熟铁和低碳钢常常混杂,两者同样工艺性能差别也不大故不作区分了。低渣熟铁甲我姑且称之为下品,高渣称之为下下品。
   
   往上一品就是中碳钢甲了。此一级甲一开始式用百炼法制的,未淬火的强度大约500,淬火的能达到800至900,但由于渗碳偏析问题韧性相当差只和热锻熟铁相当,姑且称之中品和中下品。韧性差对于防御棱锥状破甲箭头是相当负面的,因为那种箭头有张开裂纹的效应。再好一些就是热锻均质空冷中碳钢甲片,姑且称之为中品。中品甲的防御力,能达到下品甲的1.2~1.3倍。
   再往上姑且称之为上品,是由冷锻均质中碳钢再结晶退火得到。强度能有600,韧性能接近300,有下品甲的1.5倍防御力。
   再往上就是极品,由均质中碳钢没有产生过热锻脱碳淬火回火得到,金相组织为钢铁最强最韧组织回火马氏体相。强度可以达到900,韧性可以接近400。此类甲片可以达到下品2.5倍防御力。
   再往上可能存在但是没有发现有出土文物存在。未产生锻打脱碳得均质高碳钢淬火回火,此类甲强度可以达到1200,韧性可以接近500,可以达到下品4倍防御力。

   从出土文物看,在中山王墓出土的亲王级铠甲都还是低渣熟铁打制,说明汉代还是以下品甲和下下品甲为主。到了南北朝,就有百炼钢中碳钢热锻空冷甲片,再到了继承唐代军事技术的西夏政权时期,有了冷锻退火均质中碳钢甲片在帝王墓葬里被发现(西夏王陵园出土文物)。
   在我国古代条件下,尽管东汉便已经用高炉,南北朝便已经用生熟混炼法,宋采用生铁水滴熟铁薄片法炼均质钢,但钢产量极低,难及十分之一。而且成分仍然不够均匀,碳含量达到中碳钢级如果还要淬火回火处理,还会产生很高废品率。目前虽然我没有看到有文史资料研究过废品率问题,但是以冶金知识推测,一副极品甲,综合以上因素成本会达到上百副下品甲的程度这么夸张。直到明朝,徐光启所报请预算制造的12两一副的全身铁叶甲,都还是用熟铁排渣锻打而成。
   所以结合薛仁贵是从征募小兵脱颖而出获得皇帝注意的履历看,一开始测试那些被贯穿7层的札甲可能就是一般士兵用的下品甚至下下品札甲,现代人用200磅长弓重破甲箭可以在近距离击穿5毫米的热轧低碳钢板并穿到足够杀伤的深度,所以薛仁贵这一箭数据不算离谱。




一把刀刃或者斧头,一般的挥舞的能量在60焦耳到130焦耳之间,双手用力挥舞最大可以达到200焦耳左右。英国长弓的箭可以提供80到100焦耳,普通的弩可以提供100到200焦耳的能量,而重型钢臂弩甚至可以达到300焦耳。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18: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7-16 18:34 编辑

https://lt.cjdby.net/forum.php?m ... ra=page%3D1&page=11


后来17世纪果然是燧发枪终结了步兵普及装备的半身板甲。
   对于军需品质的冷锻熟铁半身板甲那样的,2000J左右动能的燧发枪就可以在30米以内击穿3㎜厚度,对于闷炉渗碳得到的批量中碳钢未做淬火的板甲,5㎜厚型级别的曾经要用Mukset和西班牙重型火绳枪对付。再厚的中碳钢板就难以冷钣金了。而闷炉渗碳的中碳钢不宜淬火处理(因为碳含量并不能算得上匀质钢),适宜淬火的匀质钢板甲最大的厚度也就是3至4㎜之间。一副淬火的匀质中碳钢板甲4毫米的最大能达到7毫米那种闷炉渗碳冷锻钢的防护力,但这样的钢甲,冶炼,锻板,冷钣金成型都很昂贵。不具有普遍装备性。
   燧发火枪的动能普遍在2000至3000J,这已经足够具备30米内装备大量士兵的熟铁冷锻板甲(3至4㎜厚度)。在火绳枪时代,射速一般一分到一分半一发,而燧发枪在采用纸包半定装弹以及减小装填阻力的直膛线后,射速提高到一分钟三发。射速提高3至5倍。火绳枪时代尚可以利用半身板甲在30米外承受几轮射击推进到30米发起小跑突击,燧发枪时代就不管用了─30米外也有足够的火力打中无甲区,等到30米处已经不剩多少人了,还要承受一轮射击才能进入肉搏。所以燧发枪取代火绳枪,也构成了近代横队步兵取代装备火绳枪和大量板甲的大方阵步兵的必要装备条件。
   其实燧发枪在欧洲诞生得很早,15世纪就有一种叫簧轮枪的燧发枪出现。但其哑火率高,价格贵,射速也不快。但是方便使用,很受城市贵族欢迎。骑士们也很喜欢但是一般买不到。也有簧轮枪批量装备骑士部队的例子但是不普遍。直到高碳刮板式燧石枪机发明,更大火星生成量解决了发火率不高问题,弹簧驱动的刮锤弹簧定位刮板价格低廉,纸包半定装弹和直膛线提高了装填速度,使得燧发枪一下子全面取代了火绳枪。一开始这种燧发枪和火绳枪动能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后来发现由于射速的提高不再需要那样大动能,不如降低动能,以能减轻重量降低后坐力提高步兵机动性。我国古代的自生火铳采用的是一个小撞锤撞小钢筒的生火构造,成本上可能不高,发火的可靠性应该不如欧洲成熟燧发枪那样大刮板结构。重要的是明朝没有装备一支自身火铳,没有装备过的发明就难以有持续改进到出现纸包弹和直膛线这种翻几倍提高射速的发明。



2毫米冷锻熟铁,可以免疫一切站立于地力量一般士兵中力量较大者使用的破甲冷兵以及一般强弓了。3毫米基本上出动大力士也无搏击用破甲冷兵可破。
    防御刀剑劈砍只需要1毫米高渣热锻熟铁甲。防御斧子毫米冷锻熟铁甲也足够。步兵长矛刺1㎜热锻熟铁甲没有难度,刺冷锻需要冲锋刺击动作。
   骑兵长矛刺没有倾角的2毫米冷锻熟铁/低碳钢能击穿但是带倾角一般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8: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6139551434?fr=good


在抗击沙俄的雅克萨自卫反击战中,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战功卓著。该炮为铜质前膛炮,上有铭文:"大清康熙十五年三月二日 造"(1676年),炮重1137千克,炮身长2.48米,口径110毫米。筒形炮身,前细后粗,上面有五道箍,两侧有耳,尾部有球冠。炮口与底部正上方有"星"、"斗"供瞄准用。火门为长方形,每次发射装填1.5~2千克火药,炮弹重3~4千克。该炮用木制炮车装载,多用于攻守城寨和野战,在两次雅克萨攻城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


清军从松山缴获红夷炮5门,发熕炮2门,大将军炮146门,二将军炮737门,三将军炮1237门,行营炮200门,佛郎机33门。锦州缴获红夷炮7门,发熕炮1门,子母炮3门,大将军炮18门,二将军炮147门,三将军炮176门,行营炮33门,佛郎机12门。塔山缴获红夷炮1门,发熕炮2门,大小将军炮409门,佛郎机37门。杏山缴获红夷炮2门,大将军炮6门,二将军炮122门,行营炮182门,佛郎机65门。
总数,塔山混称的将军炮先不算。红夷炮15门,发熕炮5门,大将军炮170门,二将军炮1006门,三将军炮1413门(将军型火炮一共2998门),行营炮415门,佛郎机147门,子母炮3门。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21: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发一贴角弓!明小梢!
http://tieba.baidu.com/p/4470079828?pn=1



梢子材料我使用的是桑木!尺寸是50*4*3CM热弯出来适合多种弓型!泡水里几天,然后蒸汽加热就可以热弯了!热弯后固定在模具上三五天就可以脱模了!如果不着急用,一直固定也可以!


竹子处理!大家都知道的,积沙地,迎风口3-5年份竹子!选取一根竹子竹节最长的中间段,通内节,刮竹皮!水煮或者水泡,去除糖分和竹油!破开两半或者开一个C型缝!放到阴凉通风处!一年左右就可以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21: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8-4 00:44 编辑

热带龙大师传统角弓-明小梢Ming Horn Bow Classic


http://www.bowhome.com.cn/forum. ... tid=235&from=portal





http://bbs.lyd.com.cn/thread-6656629-1-1.html



拇指拉弓法也叫汉法或蒙古式射法,箭支多搭在弓右。三指拉弓法也叫地中海式射法或者胡法,箭支多搭于弓左。技术上的不同差异让东西方军事文化有了重大的区别,三指拉弓法能够更有效地用力,适合步射,发展的结果就是英格兰长弓手。拇指拉弓法虽然拉弓力量不如三指拉弓法,但在骑射中稳定性极好而且射速飞快,所以东亚民族转而发展可以快速连射且移动性能良好的弩。


《战国策 · 韩策一》记载:天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射六百步外。随着弩在战争中的广泛使用,韘器逐渐退出汉人的军事战场。到西汉中期,韘器已经注重实用功能转化为装饰功能的韘形玉佩。如图十七,前年年底,江西南昌海昏候墓出土的玉韘。



这里得先了解一下古代弓箭的几种射箭方法,主要是捏筈法、拇指拉弓法、三指拉弓法三种。

筈(kuò),指箭尾。捏筈法依靠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箭尾,然后用箭尾去拉弦;人的手不和弦发生直接关系。缺点是这样手部不好发力,无法拉开硬弓。
9 c6 Z3 l; F6 N6 {$ A- B3 b

图一中季孙斯用的就是捏筈法。不过捏筈法在商末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拇指拉弓法。
3 u$ l0 I" F. p9 S

0 w: e. n2 o. O' ~0 U2 ^

用拇指拉弓,使用者为防止手指充血或被弓弦割伤,就得在拇指上套一个钩弦的工具。考古学家把这个工具叫做“韘”,韘通常用木、骨、玉制作。目前所知最早的玉韘出土于商代晚期的殷墟妇好墓中。
此说恐非,以笔者推测,一个玉制的小耳,根本不足以承受弓弦的巨大拉力。另外,据一些箭术爱好者实证,采用拇指拉弓法,韘的耳朵恰好抵住箭杆,可以提高射箭精度。韘耳是春秋时期华夏族非常了不起的发明创造。如图九,图十:
! V- {

正常人经过训练以后35磅的反曲弓可以保证30秒10发,30米内6环以上的命中率





http://tieba.baidu.com/p/6168151384


发现7楼撕起来了,新开一楼说几点个人看法全当抛砖引玉了
——远射须要抬高前手,抬高有两种方式:1.用腰或者腿来驱动整个上体;2.抬胳膊。朝鲜射法选择了后者。由于人的生理结构,抬得越高内合越大,这个道理抡起胳膊划个大圈可知。韩射的逻辑大概是:先把前手抬到足够高,再通过躯干的顺时针(左撇子逆时针)转体来寻找最稳的支撑。至于那个后小臂和箭一线,只是个副产物。
——最完美的支撑是弦从手臂中穿过,现实可取的支撑是一个范围而不是一个点,这个范围在一段圆弧上。
——支撑科学和准不完全对等,不然解释不了蒙古射箭。当然好的支撑可以适应高强度、长赛程,而朝鲜弓道强度不高,各种武射也就是临阵几箭而已。
——如果说韩射前肩内合支撑不稳定,那么平行站位身体向后倾斜是否稳定?
——朝鲜靶弓这个形制要求射手拧弓拧弦,仅仅支撑合理还是不充分,竞反直推+竹箭怕是不好,光有打臂这一条就不行了。
——各种武射老照片里有很多朝靶子探身的,这个和韩射姿势大概相通。




明李呈芬 《射经》


凡射必大指压中指把弓,此至妙之古法。须以大指上一指节,探过中指上一节,大指与中指并平攒紧,中指屈要平,大指要微屈,二指靠弓弝平屈,无名指与小指要十分屈、十分紧。自肩至肘与手,要直如箭。若一节弯曲,骨节不对,便无力不劲也。后手以二指勾大指上一节,二指要斜靠箭扣,指顶下垂。箭扣搭,宜最正,稍上亦可。若搭下,恐箭多上起而不直前也。拽弓未满时,前后手且少用力,至箭镞方进弓弝之时,前后手掌十指并加力上紧,审固撒放之




http://www.archerysalo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881

其实没必要,如果说稳定性,坡扳指高于筒扳指,但是开重弓的话,坡扳指和筒扳指的比较就会明显点,重弓的时候坡扳指,手指头受不了。
      楼主说的妇好和四捷机。妇好确实无痛,但是扰弦很严重。四捷机其实就是相当于高颖的发明。至于高颖本人做没做出来或者是否在明代普及与否谁也不知道,至少没有现存的四捷机实物。明代留存下来的很多扳指形制其实是类似于土扳指用法的元宝形扳指和坡扳,(我个人认为韩式坡扳其实应该是受明代影响,完全个人想法,错误轻喷。)  筒扳指的优点是能够拉重弓,真正实战的时候,不管是在马上还是步射,不用摘掉扳指,直接可以握刀砍。方便灵活,快捷。
         要说精度高的,还是坡扳指,前题是用法类似于竞反和美猎的持续用力配合滑撒。即是说用拇指代替地中海三指,后背发力,持续用力,滑撒,撒放后,拇指有个明显的抹脖子动作。
筒扳指在拉距越小的情况下,扰弦越严重。  前推泰山,发如虎尾。
而且,筒扳指主要分为单钩 和挑挂玲珑。拇指昂立跟你说的拇指和中指捏箭,完全是反着来的。所以说如果你不玩清射的大拉距方式,筒扳指其实没必要接触。





黑龙江外纪》驼鹿……角长大,色如象牙,以制射,盛暑无秽气,然黑章环绕,匀而不晕者,截数角不得其一,值数万钱。

清军入关前,满族人通用鹿骨扳指儿,呈黄色,年久变为浅褐色,以“有眼”者为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MyMTQwMTMy.html?from=s1.8-1-1.2
  清弓射法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0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古典传统弓折算磅数考【中篇 宋与明】

http://www.archerysalon.com/foru ... tid=89839&extra

宋篇
       宋代的弓箭磅数折算,进入宋代,出现了一个更好测算弓磅数的方法,即依靠箭重和拉锯,倒推弓的折算磅数。比较典型的是南宋《翠微先生北征录》记载的“箭头重过三钱则箭去不过百步,箭身重過十錢則弓力當用一碩是謂弓箭制”,重过十钱以10钱,以南宋折二钱3.7~4.1g取最小值3.7g计算即37g,也就是说,低于37g的箭身是不能匹配一硕(石)的弓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取较大值41g作为一硕(石)弓的配箭最低重量值,箭头重过3钱即超过11.1g(即超过170格令,应该是燕尾等重箭头)从一些宋元存留下史料看宋代步射弓应属于中小拉锯(设定箭长32英寸,拉锯30英寸),所以和现代中小拉锯猎弓有部分选箭程度可比性。
      以目前80磅的现代猎弓射这种41g的箭(注:含箭头重量)没有问题,所以大致折算现代弓弓力宋代的一石弓取值范围应在75~115磅这个范围,折算出弓每磅对应0.36~0.57g箭重,这是目前样本分析的结果,当然以现代弓的角度看,这个效率的确很低;因为目前研究未发现这个时代实用竹木箭箭身超过120g的具体实例(当然如果配重箭头达到130g或有可能,区间不能完全卡死)。从弓箭能量转换关系看,宋代所谓两石弓折算今日的弓如在140~220磅大区间。所得实用箭换算重量的最大值在51.8g~127.6g,这与目前的估算研究相吻合。所以通过弓箭对应关系的逻辑角度互证,我们应在75~115磅1石范畴内找到一个可能的对应值。
       然后本节还是要打个假,我们这里举一个在传统弓区流传甚广,非常著名的帖儿,大意说宋史岳飞传,岳爷爷那开弓三百斤,按照宋斤换算,就是396.84磅,接近400磅。很多人不但不去计较这个数据荒谬不荒谬,反而摇旗呐喊,岳飞既然是顶天立地的民族大英雄,400磅怎么开不得,1000磅也得开得嘛,实际上有意思的是,所谓岳爷爷开弓三百斤,连原文都没抄全。
宋史岳飞传的原文是:未冠,挽弓三百斤,弩八石。
       弩八石,完全暴露了问题,理顺前后文关系,宋代二石弩已是管控兵器,可开三石五斗弩已属严选宿直禁军核心精锐部队的标准,而民间居然有大杀器八石弩横行,岂不荒谬?!故此处仍是元代史官笔下的汉制推算,而非宋制;《宋史》之庸凡冗杂,可见一斑。按汉制推算完开弓三百斤=145.5磅,弩八石=465.6磅;如果是不张弓测法计算再挤一挤水分,所谓的三百斤400磅神弓,最多就是一只80~90磅左右普通的宋弓,所谓“八石”也最多就是宋斤制的二石。当然即便这样也不算辱没英雄,作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开80磅弓实射射准在今天也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一副历史论坛比较流行的名画中兴四将图,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南宋初年包括岳飞所使用实用弓的样式(注:弓为‘侍者’所配,不过另有一种意见是实际‘侍者’是各将的戎装图,当细考),以绘画的弓梢强度看,我个人认为图上的弓包括岳飞所用的勉强在75磅左右就算到头。岳飞在历史可以定义为一般意义的善用骑兵的将领,所以其一般使用的弓最高是75磅左右的骑射弓,是比较贴切的,与历史存留图画可吻合。再高则丧失了骑战的实用性和必要性,实际超出70磅的弓在马上操控都非常困难,这也是骑射领域的常识。
       有关这一时期步射弓和骑射弓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差距,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史料是,南宋观察同时期海陵王时期骑射见长的女真人一般用弓,力不过五斗(当然也有可能是女真人自己掩盖实力),也就是折算现今弓力最多35~55磅,这是一个今天几乎人人可开的磅数,宋人甚至以此矜夸自己弓力雄勇,但是蹊跷的是即便女真人弓力如此“低弱”,南宋在历史上对金朝并未取得整体上的优势,在下面这个弓力细换算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翠微先生北征录》又讲实战用的步射弓合用九、八、七斗(宋制),骑射弓合用八、七、六斗(宋制),超出这个范畴的都是忽悠人的废物,在实战中毫无用处。虽然话比较难听,但是总的说来是华岳亲历所验得要害,毕竟其人是有丰富军事经验的武人,而非文人纸上谈兵意淫语,至此,我们应该在75~115磅的大区间选一个可能的中间值高概率区间,那么宋代的1石折算今日猎弓磅数,应在80~90磅之间,也就是步射实用弓在56~81磅,骑射实用弓在48~72磅,较为合理,这也就解释了女真骑兵普遍实用弓力为何在35~55磅区间(取合理值则在45~50磅),再对比宋金两军弓力问题,弓力从45~50磅左右提升到50~80磅左右,特别宋辽金时代恰好处于一个重甲装备时代,对于转换效率不高的古代弓,对披甲目标提升的杀伤效果实在有限,而且因为实战中要求快速能量输出,而且女真人向来以坚忍耐劳著称,耐久力非常,战场上排除其他因素,以弓箭对射,同等防护条件下输出箭数多的自然有更高概率射穿对方非披甲区域造成杀伤,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弓力雄勇’的宋军在战场上总被‘弓力疲软’的金军敲打。孤证不举的原则,举两个可兹比照的资料:
       其一,南宋《建炎以来朝野杂记》所指凡武舉人射兩石弓馬射九斗謂之絕倫,步两石射弓折算今日磅数最大值范围150~190磅,骑射弓的最大值九斗估值70~80磅还是比较靠谱贴切的,但是这个数据只能是适用那个时代的顶尖级别选手。
        其二,北宋末年王安石变法期间推行的《府界集教大保长法》里面规定教头弓以八斗,九斗,一石为三等……马射九斗,八斗为二等,教头即军队中专职教授兵丁与中下级军官武艺与技击方法的教练,故而教头作为一专业技术人员其要求要高于一般士兵与中下级军官,但是其弓力也仅仅比战场实用弓各高出一斗而已,宋代的教头基本等同于今日的专业运动员,连宋代的‘专业运动员’尚且只是使用稍稍比普通战弓稍强一斗的弓,就可知所谓‘古人怎么能和今天缺乏运动的人相比,体力肯定强不是一个量级,所以开3,400磅弓也没问题’,属于彻底的伪科学。
        当然,宋人选择较女真人更重一些的弓,并非简单出于‘秀肌肉’,也有其实战考量,宋人以步兵为主力,对步兵集团协同作战有较高要求,同时对步兵集团中弓的射程也较之骑射见长的女真人为高。无论从射远还是射准的角度,都要求远可制敌,近可射准,这样在弓箭选择上,只有比对手弓力高一个量级才能实现其对抗平衡。故而在宋辽、宋金对抗中宋军并未有太多劣势,甚至有时可以掌握战场主动,所以武器的批量装备自古以来不是拍脑袋,而是有其客观的必然因素。
        有关宋代弩的问题,宋人虽然没有使用不张弓测法,但是比较痛快的承认弩和弓磅数换算,按照1:1换算是要不得的,在《长编》中记载引弩四石,尤在弓射八斗以下,也就是说宋代弩的能连转换和弓相比,有近乎5:1的差距,比如上面的八石弩,即便按照宋制折算成弓力的话,有一点五石左右就算很不错。当然这也不是定制,到宋英宗的时候“弩自四石五斗以上,二斗当弓一斗;不及四石五斗,三斗当弓一斗”,这一测法论述接近汉代的不张弓测法,但是很明显宋代对弓弩折算关系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这是时代与测量体系进步的成果。

        另外通过宋人的记叙我们也可以了解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弩在实战中不仅射击速度要比弓慢,而且能量转换效率也很差,通过不断增大弩的弓臂数量和提升拉力在宋代已经达到极限,很难再有所突破,在元代出现管状火器以后,火炮迅速在明代将大型弩和抛石机淘汰出实战领域,虽然以神臂弓为主的单兵踏张弩无论在精度和射程上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但是在成本上比弓箭不占优势,又有鸟铳等火器完全可以替代其功能,而其过剩的射程对于高机动型飘忽不定的骑兵等于大炮打蚊子,训练亦不简单,凡此种种,曾经在中国早熟并高度发达的弩,在宋代达到巅峰以后迅速衰落,到明代已经所用不多,兵家将更多关注点投向火器,至清代更是基本退出实战领域,这里面有武器的自然进化规律在起作用。

明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明朝是汉人建立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射学发展的一个高峰,在弓力测量领域,在辽金宋元取得成就技术上,又有深入发展,其典型情况是,在对箭重与弓力匹配的基础上,注意到箭长度与弓力的匹配关系,在弓力记录上,不再以石这种宽泛的概念,有了专用的‘力’概念,这是相比之前时代的重大进步,典型如李呈芬《射经》中相应论述。
       ‘盖弓箭力量,欲其相称。(古者弓以石量力,今之弓以个量力,未详出处。然相传,九斤四两为之一个力,十个力为之一石。或曰九斤十四两为一个力云。凡弓五个力而箭重四钱者,发去则飘摇不稳;而三个力之弓,重七钱之箭,发之必迟而不捷。何哉?力不相对也。故三力之弓用箭,则长十拳。所谓一拳,名曰一把。十把之箭,其重四钱五分。如四力之弓,则用箭九把半以长,或至十把,尤为相称,其重则五钱五分。至于五力六力之弓,用箭亦长九拳之半。七力八力之弓,用箭只九把,即长至九把半亦可也。)故箭之长短,随弓力以重轻。弦扣之精粗,亦视弓之强弱。(扣者,属弦以附弓弰。其粗细不称,则弓弦不调。)是故,调弓审矢,使轻重、长短、强弱适均。然后,目力会意,纵送无虞。’
       这里首先还是对一钱的重量做下说明,古代量制历经多次变革,明代以后才大体稳定,变化较小,一斤基本在595g左右。直至1929年推行计量改革,将旧制595g一斤改为500g一市斤。还应特别指出,1929年和1959年的改制中,均将中药计量作为例外对待,仍袭旧制不变。这样,从明代到1979年,钱换算为克的正确公式应为595÷16÷10,1钱约等于3.72克。我个人意见明李呈芬射经中的一钱对应的是该数据,是3.72g。
       这样,通过明本《射经》我们知道的基本状况是:
       三力弓对应箭重16.7g(10拳长90cm),(1力对应箭重5.56g)
       四力弓对应箭重20.5g(9.5~10拳长86~90cm)。(1力对应箭重5.13g)
       五力弓射箭14.9g的箭,三力弓射26g的箭都属于超出选箭范围。(1力对应的不损箭箭重和最高可平稳推重在3g~8.67g,呈正弦函数曲线)
        由此可知,明代一石弓的箭重取值范围在30g~86.7g,合理取值范畴在40~60g,这一点与宋代基本差不多,从明代史书的训练距离看,都有意进行大量远距离(凡射弓,每一人以十二箭为则,内六箭远可到(将士一百六十步、步军一百二十步)、近可中(五十步)的为试中)训练,基本上也比较偏重步射,但箭长方面显然吸收了金元已降北方箭种的特征,有所增长,利于骑射。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辨析,就是明代一石折算今日弓力磅数:然相传,九斤四两为之一个力,十个力为之一石。或曰九斤十四两为一个力云。也就是说直接换算 明代1斤对应今日1.31磅,一个力对应今日12.11~12.61磅,一石对应121.1~126.1磅,这个数据虽然比清代稍稍偏小,但差异基本不大,但与宋代数据差异不小,所以有精校的必要。
      审视李呈芬全篇,即可能发现问题的另外端倪。
1、‘余所交游善射之友,有能引满数十力弓者,其所常习无过九力之弓,所以养勇也。’
2、‘或有用三力半之弓而长十拳、重六钱之箭,似不如法而其射甚平快,是必有法在于加意精熟之。’
       1、引数十力,显系超出20,即便按照最低20力240磅计算,显然不大可能,这里应该是个虚数,李氏所举的弓力显然并不算很大,集中在四~六力,可以视为明代一般习弓爱好者的平日弓力范畴。
       2、三力半弓射22.32g箭,似不如法其射甚平快,是必有法在于加意精熟之。即每力对应折算6.37g箭,在长期练习者可控范围(故而在不损箭射重和最高可平稳推重之间合理取值的每力对应箭重在3~6.37g箭尾合理),故而此处10力1石直线计算在箭重在30g~63.7g,只是这一数据仍显粗糙。这里引《高氏武经射学正宗》(含执迷集,下简称《高经》),如《高经》箭体式轻重宜则第八:大约弓力量十斤者,箭可重一钱二分,百斤之弓,箭可重一两二钱。即1力对应箭重4.46g,1石对应44.6g。这是一个偏轻不重的中间值,我个人虽不感冒高氏射法,但是高氏所言有实践依据,取箭精准取到中间值,自然有其高明之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所以,即便刨除1钱折合克数的差异,我们也能明显通过数据发现,明代比宋代的弓箭推重比效率有了明显提升8~10%,虽然不高,但终归有所进步,在冷兵器时代任何点滴进步都可以形成战场优势。
      当然如上提到,作为直接得出1石对应121~126磅,直接换算今日磅数有些问题,因为宋代得出换算数据1石对应80~90磅,明代即跃出30~40磅之多,这里不能直接换算是需要指明的,而非学界一般认为的可以直接换算。
      以《天工开物》记载,凡造弓,視人力強弱為輕重,上力挽一百二十斤,過此則為虎力,亦不數出。中力減十之二三,下力及其半。即上力120斤,中力84-96斤,下力60斤。凡試弓力,以足踏弦就地,稱鈎搭掛弓腰,弦滿之時,推移稱錘所壓,則知多少。考虑到这种测法并未记入弓力损耗以及与尺张法的差距,这里直接推算上力即12~13力弓,中力9~11力弓,下力6~8力弓比较有可比较性。当然这只是制弓的术语,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以明代《兵录》记载常用的军用箭为例,大致在5~6钱即18.6~22.3g左右,而这一区间在李呈芬《射经》中对应的20.5g是4力弓用箭,取合理范畴用箭最高也应是5力弓,如果以中力9~11力弓作为军用弓的一般标准,那么对应箭重至少要在36g~66g;以下力弓作为军用弓一般标准,则对应箭重要在24g~48g,所以只有三种可能,
       1 、《兵录》所载箭重未包括镞重。
       2、《天工开物》所载弓折算今日磅数,因为测量方法和今日不同,需要进行折算。
       3、1和2兼有。
         但是这三种可能通过古法已经难以进行更细节考证,这里我们取60斤-6力为标准,6力按高氏武经取箭,应为26.76g,按射经取箭长9拳半(86cm),这合理区间加一钱镞重3.72g,即取总箭重30.48g,1力对应5.08g箭重,取值合理。将该数据导入伊斯顿箭表换算今日猎弓磅数在60磅左右,所以我个人得出结论是在1力对应12.11磅~12.61磅基础上,即该数据折算为今日弓力要做20%的缩减,也就是说明代弓制1斤对应今日1磅弓力拉力较为合理。当按此数据解释以上史料时,则所有史料数据均可找出现实逻辑对应。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这里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这里我们只是取的理想对照值,实际上明代军用箭在实际使用中,并不严格按照以上弓-箭对应原则,战阵之上,把箭射出去杀敌才是硬道理。故而如果明代虽然有了初步的‘射经选箭表’,但实战当中出于通用原则,一线并未刻意细化,以避免战争中因箭只形制重量过细而缓急不应。明代‘软弓长箭’的目的,恰恰在于战场之上步骑用箭的通用性,即类比现在在兵器工业上所说的一弹多用,从而有效降低后勤保障的复杂性,为一线部队树立优势地位,这与兵书上技术先行的做法可以说一体两面,技术和实战并重,两条腿走路,也不能算错,是较为可取实用主义态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文字版权与学术原创使用权为锦镇所有。首发射箭沙龙论坛、中国联合弓会论坛、英金山水和讯博客。转载与未经本人许可擅自全文或部分引用、替换关键词作为学术论文谢绝。
 楼主| 发表于 2019-8-4 23: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ctext.org/wiki.pl?if=en&chapter=381662&remap=gb
大明熹宗哲皇帝实录卷之二十

天启二年
工部将发过援辽军需自万历四十六年起至天启元年止总数开具以闻天威大将军十位神武二将军十位轰雷三将军三百三十位飞电四将军三百八十四位捷胜五将军四百位灭虏炮一千五百三十位虎蹲炮六百位旋风炮五百位神炮二百位神枪一万四千四十杆威远炮十九位涌珠炮三千二百八位连珠炮三千七百九十三位翼虎炮一百一十位铁铳五百四十位鸟铳六千四百二十五门五龙枪七百五十二杆夹靶枪七千二百杆双头枪三百杆铁鞭枪六千杆钩枪六千五百杆快枪五百一十杆长枪五千杆三四眼枪六千七百九十杆旗枪一千杆大小铜铁佛朗机四千九十架清硝一百三十万零六千九百五十斤硫黄三十七万六千二百八斤火药九万五百斤大小铅弹一千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八个大小铁弹一百二十五万三千二百个帽儿摆锡等盔三十六万二百九顶紫花梅花等甲二十六万一千五百八十九副绵纸甲一万四千副腰刀九万八千五百四十七把斩马刀二万六千二百十四把长柄斧一千把角弓四万二千八百张大小攒箭二百二十八万四千枝神箭十八万枝撒袋六百副丝弦六万四千六百条箭捍竹二十万枝枪杆竹五千根稠木棍二千根藤牌二千面铁砧一百五十个铁蒺藜七万八千一百七十个黑铅六十万斤真钢四万斤建铁二十七万斤炼过建铁三十九万二百五十斤炼过西铁十万斤不堪炮甲代铁二十二万一千斤生血水牛皮一万张生熟黄牛皮八千张牛角四万块牛筋一万三千斤鱼鳔五千斤连七纸三十万张京高纸三千刀桑皮纸一千刀五色布四万四千二百六十疋丝绵一百斤新绵花二千七百斤旧绵花二万三百斤胖袄裤四万副武刚车二百二十辆轻车一百二十辆外本部解银二万两分发顺天山西大同宣府四镇代造盔甲一万副又解顺天抚院银一千两修理战车一百辆以上俱经解广宁应用讫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8: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162689



除此外,明代盔甲根据记载还有:匙头叶齐腰明甲、青紵丝镀金平顶丁钉齐腰甲、青紵丝黄铜平顶丁钉齐腰甲、青紵丝镀金丁钉齐腰甲、红绒绦穿齐腰甲、青绵布火漆丁钉齐腰甲、青紵丝黄铜平顶丁钉曳撒甲、紫花布火漆丁钉圆领甲、黑缨红铜镜马甲大叶明甲等等。而在《出警入跸图》里面还有不少穿布面甲的。比如一些穿蓝色布面甲、带铁臂手的骑兵,还有一些不带臂手、纯粹的礼仪性人员。比如下图那个金甲武将底下,拿钹的也穿着布面甲。

▲穿青色布面甲的明军骑兵
虽然这些武将甲的种类彼此间差别很大,但是还是有共性的,就是这些盔甲皆为对襟款式。其穿的时候像穿大衣一样,和宋代的那种步人甲款式区别很大。还有,除了那三个拿金钺的武将外,戴的是老式的披膊,其他的已经都是臂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19: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sohu.com/a/138823141_128114



4到17世纪这段时间,中国到了明代时期。《明会典》记载:明代甲胄种类有齐腰甲、柳叶甲、长身甲、鱼鳞甲、曳撒甲、圆领甲等。自上而下看,则有铁盔、身甲、遮臂、下裙、卫足,装备齐全。明初以北宋铠甲为形制,还采用了唐代、五代的式样。平遥双林寺的明代彩塑中的盔甲就是带有很强宋代盔甲的风格。同时《明会典》中记载,一副青布铁甲用铁有四十斤八两。一名军士如果身荷锁甲、战裙、遮臂等具,其重可达四十五斤,还要加上铁盔、铁脑盖七斤,顿项、护心、铁胁也有五斤。

明代布面甲
明代的布甲从元代继承而来,制作方法分为两种:一种以布为面里,中间缀以铁甲,表面钉甲钉;另一种被称为绵甲,更柔软、轻巧,在棉布的表面还缀有大量的铜甲泡和铁甲泡。其制作工艺也很讲究。据《涌幢小品》记载:“绵甲以棉花七斤,用布缝如夹袄,两臂过肩五寸,下长掩膝,粗线逐行横直。缝紧入水,浸透取起,铺地,用脚踹实,以不胖胀为度。晒干收用,见雨不重,霉鬒不尽,鸟铳不能大伤。”由此可见,明代棉甲是可以抵挡早期火枪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2: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明会典》所载,明的盔甲有铁帽、头盔、钡子护项头盔、抹金凤翘盔、六瓣明铁盔、八瓣黄铜明铁盔、四瓣明铁盔、摆锡尖顶铁盔、水磨铁帽及头盔、水磨锁子护项头盔、镀金宝珠顶勇字压缝六瓣明铁盔、黄铜宝珠顶六瓣明铁盔、红顶缨红漆铁盔、黄铜宝珠顶红漆及浑帧金铁盔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2: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ctext.org/wiki.pl?chapter=428765&if=gb&remap=gb



大明会典卷之一百九十二


军器军装一
2
洪武二十六年定、凡军器、专设军器局、军装、设针工局、鞍辔、设鞍辔局掌管。时常整点。若有缺少件数。随即行下本局、算计物料、委官监督、定立工程、如法造完。差人进赴
3
内府该库收贮。如遇军职衙门关支、仍须计较可否。果系应合关人数、即便奏闻、照依军法定律支给。 军法定律、每一百户。铳手一十名。刀牌手二十名。弓箭手三十名。**四十名 如系旧管征差军士、不应关给者、行移驳问。马鞍、务要查勘本军、先前曾无关过、或转纳何处、要见明白、才方放支。不许含糊一概支给。若直隶、及各布政司、呈禀成造、亦须定夺具奏、行下依式造完、明白支拨。仍拘收原关旧损件数、入官修理。若各处有司岁造之数、起解到部、务要辨验堪中、行下该库交收。如有不堪者、就将原经手人员取问。其军装衣鞋别无定例。若有奉
4
旨给赏、临期下库支给
5
大明会典 军器
6
军器
7
凡盔甲。洪武七年、令线穿甲、悉易以皮
8
○十六年、令造甲每副、领叶三十片、身叶二百九片。分心叶十七片、肢窝叶二十片、俱用石灰淹里软熟皮穿。浙江沿海、并广东卫所、用黑漆铁叶、绵索穿。其馀俱造明甲
9
○二十六年、令造柳叶甲、锁子头盔六千副。给守卫
10
皇城军士
11
○弘治九年、令甲面、用厚密青白绵布。钉甲、用火漆小丁
12
○又定、青布铁甲、每副、用铁四十斤八两。造甲、每副、重二十四斤、至二十五斤
13
○十六年、令南方卫所铁甲、改用水牛皮造、绵绳穿吊
14
○嘉靖二十二年、令盔甲厂、改鹿皮(革呈)带、为透甲牛脂皮(革呈)带。改直领对襟摆锡丁甲、为圆领大襟
15
○二十九年题准、各处岁解斩马刀、折造盔甲
16
○四十三年题准、行各卫所、将六瓣明盔、尽改造八瓣帽儿盔。其大甲、一半改紫花布长身大甲新式。一半照旧式、惟布身加长二寸。共修造甲一万一千三百一十二副。即用二十九年以后、停造长牌圆牌工料补添、免行加派。所造盔甲、每年限七月以里解部
17
○万历十年、令在京两厂、造明盔甲五千副、给京营军士。以五年为期、每年千副
18
凡弓箭弦条。洪武二十三年、以天下岁造弓箭扰民、令工匠轮班赴京成造
19
○永乐元年奏准、造弓式、面阔三指。其力自七十斤、至四十斤、分为四等。造箭尖锐如锥
20
○弘治九年、令弓用丝绵寸札、外用坚漆
21
○十七年、令兵仗局、将先年降去各处式样弓箭弦、送戊字库监收内外官处柜藏、钥送工科掌管。遇各处解到日、取出比验收进
22
○嘉靖元年奏准、浙江、江西、福建、湖广布政司、并南直隶苏州等府、岁额民弓箭弦、徵价解部、于军器局雇匠团造
23
○四年奏准、仍解本色
24
○三十年奏准、南方民弓箭弦、通行折价解京、分发附近各省府、山东、山西、河南三布政司、各五千副、真定等七府、各一千副。委官如式成造。其有不堪、追陪究治
25
○隆庆元年、颁京厂清油大弓、及小铁头红箭、线弦式样、令各省有司每岁如式造解
26
○二年题准、各处弓箭弦条、俱徵解物料
27
凡弩弓。洪武四年、以脚蹬弩、给各边将士。仍令天下军卫、如式制造
28
○弘治十三年、令兵仗局造神臂弩五千张、并箭
29
○嘉靖二十一年题准、行两广、选取强弩药箭巧匠、令军器局、督造发边。后令该省成造弩弓一千张、并药箭解部、仍每年造毒药三十斤。限六月以里解到。寻议停止
30
○二十七年、题造硬弩二、一并发二矢、一并发三矢、比神臂为远、定名克敌弩。令宝源局造送各边应用。每边一千张
31
凡刀枪等器。永乐元年奏准、腰刀靶、通用斜皮为饰
32
○成化十五年题准、各卫岁造长枪、每三根、改造麻扎大砍刀一把
33
○弘治十三年、令各司府、造斩马大功解部。山东二千五百把。河南二千把。浙江四千把。福建二千把。江西一千五百把。南直隶二千五百把
34
○又奏准、成造拒马木二千架。竹牌二千面。滚刀五千把
35
○十六年、令南方卫所、攒竹长枪、改用木笴成造
36
○正德四年奏准、以辽东各卫先年所造弩弓、及渖阳海州二卫麻扎斩马刀、教人学古射马砍马之法。又以金州卫斩马刀、分给辽阳东西边堡军、随宜试用
37
○嘉靖三十二年、令盔甲厂造拒马枪、九百六十件。分给八营试演
38
在京成造衙门
39
军器局、洪武初、设军器、鞍辔二局。永乐间、京师设局、亦如之 今并归军器局
40
○宣德二年、设盔甲厂、成造军器、后又设王恭厂、分造十分之三、统于该局。每年额造盔甲腰刀等器三千六百件。其馀长枪铳炮撒袋等项、数目不等。正统初、令工部侍郎提督。成化间、以郎中代之。嘉靖四十三年、以郎中升迁不常。题准行吏部改注选主事
41
○二厂原额各色人匠九千二百馀名。分两班、定四季成造。各匠五年一清查。隆庆五年、查实在军匠、止一千五百九十二名。食粮、自一石至四斗不等。议定各匠分工、以食粮为差。每石准银五钱。不及者、以次递减。通融得银八百馀两、为一年工食。自役者照算。雇役者查给。著为例
42
兵仗局、洪武间设。永乐间、设如南京。正统二年、设南京兵仗局前厂。今兵仗局、成造修理摆朝、上直、围子手、锦衣卫官旗将军、及都知监带刀长随、兑领盔甲军器。工部具料。本局三年一次成造。用银二万四千两。嘉靖四十二年、减为一万六千两。隆庆三年、减为八千三百两。五年题准、每年修造换给。今该一年一题。用银三千七百馀两。又有弓弩火器、本局不时成造。其各边关领、及夷王奏讨军器、俱行局查给。若近侍长随、及各营总兵官、所披执盔甲绣春刀、则属
43
御用监。本无年例、遇缺、该监题行补造
44
○该局匠数、一千七百馀名。 详见营缮司工匠条下 成化四年题准、收各匠家丁、并在外通晓艺业之人二千名、充匠。锦衣卫镇抚司、月给粮一石。岁给冬衣布花。分两班上工。该班者、光禄寺日支白熟粳米八合
45
○又本局、水和炭、一百万斤。旧例、拨囚全运。嘉靖十四年题准、以十分为率、五分行法司拨囚搬运。五分工部召商买办
46
国初定军器局造
47
二意角弓    交址弓
48
黑漆鈚子箭   有蜡弓弦
49
无蜡弓弦    鱼肚枪头
50
芦叶枪头    马军雁翎刀
51
步军腰刀    将军刀
52
马军?     红油团牌
53
水磨铁帽    水磨头盔
54
水磨锁子护顶头盔
55
红漆齐腰甲   水磨齐腰钢甲
56
水磨柳叶钢甲  水银摩挲长身甲
57
并枪马赤甲
58
鞍辔局造
59
鞍       辔
60

61
弘治间定军器鞍辔二局、每年一造
62
朱红油铁圆盔三千六百顶
63
青甲三千六百副 腰刀三千六百把
64
长枪一千八百条 铁牌盔二百四十顶
65
圆牌二百四十面 撒袋一千八百副
66
腰刀(革呈)带三千六百条
67
今兵仗局造
68
抹金凤翅盔
69
镀金护法顶、香草压缝、六瓣明铁盔
70
镀金十字铃杵顶、香草压缝、六瓣明铁盔
71
镀金宝珠顶、勇字压缝、腰箍口箍、六瓣明铁盔
72
镀金宝珠顶、勇字腰箍口箍、铁压缝、明铁盔
73
黄铜宝珠顶、香草压缝、六瓣明铁盔
74
黄铜宝珠顶、勇字压缝、腰箍口箍、六瓣明铁盔
75
黄铜橄榄顶、勇字腰箍压缝、六瓣明铁盔
76
黄铜十字铃杵顶、勇字压缝、明铁盔
77
黄铜勇字腰箍口箍、铁压缝、六瓣明铁盔
78
黄铜宝珠顶、勇字口箍、铁压缝、六瓣明铁盔
79
黄铜四勇字明铁盔
80
一把莲八瓣、黄铜腰箍口箍明铁盔
81
一把莲明铁盔
82
镀金护法顶、压缝、六瓣铁盔
83
黄铜宝珠顶、勇字朱红漆铁盔
84
黄铜宝珠顶、口箍、浑贴金铁盔
85
红顶缨、朱红漆铁盔
86
四瓣明铁盔 下五样盔、皆一年一修造
87
玊簪瓣明铁盔 有二等、一紫花布火漆丁钉顿项、衬盔、黑缨花皂绢盔旗、一青紵丝顿项、青绵布衬盔、盔襻、黑缨花皂绢红月盔旗
88
摆锡尖顶铁盔
89
朱红漆贴金勇字铁盔
90
朱红漆贴金勇字皮盔
91
抹金甲
92
青织金云紵丝裙襴、鱼鳞叶明甲
93
青织金界地锦紵丝裙襴、红绒绦穿、匙头叶齐腰明甲
94
红绒绦穿齐腰明甲
95
绿绒绦穿齐腰明甲
96
绿绒绦穿方叶齐腰明甲
97
绿线绦穿鱼鳞叶齐腰明甲
98
匙头叶齐腰明甲
99
青紵丝镀金平顶丁钉齐腰甲
100
青紵丝黄铜平顶丁钉齐腰甲
101
青紵丝镀金丁钉齐腰甲
102
红绒绦穿齐腰甲
103
青绵布火漆丁钉齐腰甲
104
青紵丝黄铜平顶丁钉曳撒甲
105
紫花布火漆丁钉圆领甲
106
黑缨红铜镜马甲
107
大叶明甲 下四样甲、皆一年一修造
108
青紵丝火漆丁钉齐腰甲
109
青紵丝绦穿齐腰甲
110
青绵布绳穿齐腰甲
111
桑木弰黑漆弓
112
桑木弰雀桦硬弓
113
雀桦弓
114
神臂弓
115
黑漆弓 下二样弓、皆一年一修造
116
黑漆鲨鱼皮边弓
117
黑雕翎桦木杆凿子铁箭
118
黑雕翎竹杆偏??目铁箭
119
黑雕翎竹杆射马铁箭
120
黑雕翎竹杆三不齐铁箭
121
黑雕翎碌扣三不齐铁箭 下二样箭、皆一年一修造
122
黑雕翎碌扣破甲铁箭
123
明铁枪头蹲黄铜核桃箍、黑漆攒竹杆马枪
124
黑漆杆黑披缨长枪 一年一修造
125
旗枪拐子
126
绿线扎靶、红斜皮描金鞘、黄铜事件摩挲刀
127
黑斜皮鞘、羊皮扎靶、黄铜事件摩挲刀
128
红鲨鱼皮靶、黑斜皮鞘、减金芝麻花、十字隔手事件腰刀
129
红鲨鱼皮靶、黑斜皮鞘、减银事件腰刀
130
黑漆鞘靶、火漆铁事件滚刀
131
黑漆靶、黑斜皮鞘、红铜事件倭滚刀
132
黑斜皮鞘靶、火漆铁事件米昔刀
133
黑漆鞘、羊皮扎靶、黄铜事件黄莲刀
134
黑漆鞘靶、黄铜刀盘眼钱噙口火漆铁事件开脑大刀
135
红斜皮鞘大样摩挲刀 下九样刀、皆一年一修造
136
黑漆鞘靶摩挲刀
137
黑漆鞘靶腰刀
138
朱红漆鞘靶滚刀
139
黑漆长靶滚刀
140
红鲨鱼靶、黑斜皮鞘、减银事件倭腰刀 有二等、随用、皆青线(革呈)带挽手、一有小拴
141
黑漆皮鞘靶米昔刀
142
黑斜皮鞘黄莲刀
143
黑漆鞘靶马刀
144
脂皮刀(革呈)带 下二样、皆一年一修造
145
青线绦、绿线宝盖、红线繐刀挽手
146
描藤黄麻子油真皮撒袋
147
黑真皮面、蓝斜皮开族团花云撒袋
148
朱红油描金撒袋 下二样撒袋、皆一年一修造
149
麻子油真皮撒袋
150
黄铜骨朵 下二样、皆一年一修造
151
青线绦、绿线宝盖、红线繐骨朵挽手
152
朱红漆、鲨鱼皮靶黄铜□
153
浑铁□
154
大??羕贴金铁□ 下二样□、皆一年一修造
155
黄铜□
156
贴金彩画挨牌
157
朱红漆攒竹杆步□ 下二样步□、皆一年一修造
158
朱红漆、攒竹杆长靶步□
159
在外成造衙门
160
洪武十一年定、天下岁造军器盔甲等项、一万三千四百六十五件。马步军刀二万把
161
○二十年、令天下都司卫所、各置局。军士不堪征差者、习弓箭穿甲等匠。免致劳民
162
○永乐二年奏准、各处成造军器、合用颜料、系军卫者、军卫自办。系有司者、有司支拨。不许将不系土产、朱漆等项高贵之物、一概科扰
163
○宣德四年、令天下各卫所、所造军器、每月具报。湖广铜鼓等卫、路远者、岁终一报
164
○景泰二年定、每卫岁造军器一百六十副。每所四十副
165
○弘治二年、令各减半成造
166
○九年、令兵仗局、造精致盔甲腰刀各二十件、送浙江、福建、江西、河南、山东、南北直隶抚按镇守官处、各督所属、依式成造
167
○十三年奏准、各军器局、造长枪斩马刀牌甲弓箭不如法者、三司堂上委官、各府卫掌印官、并管局委官、参问降级
168
○又奏准、各处解到军器、工部收候、类送该库交收。敢有刁难需索者、从重治罪
169
弘治间各都司每岁造解
170
浙江都司十六卫五所
171
全造二千七百六十副 每副、盔、甲、腰刀各一件。弓一张。弦二条。箭三十枝。撒袋一副。铳箭五枝。每二副、加团牌一面。长枪一根、各都司同。弘治九年、改长枪为斩马刀。团牌为长牌
172
减造一千三百八十副
173
江西都司四卫十一所
174
全造一千八十副
175
减造五百四十副
176
福建都司十一卫
177
全造一千七百六十副
178
减造八百八十副
179
福建行都司五卫一所
180
全造八百四十副
181
减造四百二十副
182
山东都司十六卫五所
183
全造二千七百六十副
184
减造一千三百八十副
185
河南都司九卫三所
186
全造一千五百六十副
187
减造七百八十副
188
大宁都司十一卫一所
189
全造一千八百副
190
减造九百副
191
北直隶三十八卫四所
192
全造六千二百四十副
193
减造三千一百二十副
194
南直隶三十七卫五所
195
全造六千一百二十副
196
减造三千六十副
197
各边卫所军器、留本处备用、造册岁报各有司、每岁造解
198
浙江、弓二万二千七十七张。箭二十万枝。弦一十一万七百八十五条
199
江西、弓二万五千八百九十六张。箭一十九万八千七百九十六枝。弦一十二万九千二百九十二条
200
福建、弓一万六千张。箭一十九万九千九百六十二枝。弦七万九千九百六十三条
201
湖广、弓五百七十四张。箭一十九万一千三百三十枝。弦二千八百六十二条
202
南直隶、弓二千九百六十张。箭三十三万枝。弦一万四千八百条
203
今各军卫有司岁额军器、共一万二千三百七
204
十四副 料价、以十分为率、军三分、民七分。隆庆四年以前、或本色、或折徵。五年以后、俱徵本色
205
浙江
206
杭州前卫    杭州右卫
207
海宁卫     处州卫
208
绍兴卫     临山卫
209
宁波卫     定海卫
210
观海卫     昌国卫
211
台州卫     海门卫
212
金乡卫     温州卫
213
松门卫     磐石卫
214
以上十六卫、每卫八十副
215
海宁所     湖州所
216
三山所     金华所
217
衢州所     严州所
218
龙山所     三江所
219
沥海所     桃渚所
220
新河所     健跳所
221
楚门所     隘顽所
222
平阳所     昌国前所
223
昌国后所    瑞安所
224
海安所     沙园所
225
蒲门所     壮士所
226
蒲岐所     宁村所
227
中左所     大嵩所
228
霩(上雨下衢)所     爵溪所
229
乍浦所     澉浦所
230
海宁后所    中中所
231
海门前所    定海后所
232
钱仓所     磐石后所
233
以上三十六所、每所二十副
234
江西
235
南昌卫     赣州卫
236
袁州卫
237
以上三卫、每卫八十副
238
吉安所     永新所
239
安福所     抚州所
240
会昌所     建昌所
241
饶州所     南安所
242
广信所     铅山所
243
信丰所
244
以上十一所、每所二十副
245
福建
246
福州左卫     福州右卫
247
镇东卫
248
以上三卫、每卫一百副
249
福州中卫     福宁卫
250
泉州卫     永宁卫
251
兴化卫     平海卫
252
漳州卫     建宁左卫
253
建宁右卫    延平卫
254
邵武卫     汀州卫
255
以上十二卫、每卫八十副
256
镇海卫、六十副
257
将乐所     武平所
258
大金所     定海所
259
蒲禧所     龙岩所
260
中左所     高浦所
261
福全所     铜山所
262
玄钟所     六鳌所
263
永安所     万安所
264
金门所     崇武所
265
梅花所     上杭所
266
以上十八所、每所二十副
267
河南
268
宣武卫     河南卫
269
睢阳卫     信阳卫
270
南阳卫     彰德卫
271
颍川卫     弘农卫
272
以上八卫、每卫八千副
273
陈州卫、六十四副
274
怀庆卫、六十副
275
颍上所     卫辉所
276
嵩县所     禹州所
277
汝宁所     磁州所
278
以上六所、每所二十副
279
山东
280
济南卫     平山卫
281
济宁卫     宁海卫
282
临清卫     鳌山卫
283
灵山卫     成山卫
284
大嵩卫     青州左卫
285
安东卫     登州卫
286
莱州卫     德州卫
287
德州左卫    威海卫
288
靖海卫
289
以上十七卫、每卫八十副
290
东昌卫、四十副
291
滕县所     肥城所
292
东平所     奇山所
293
诸城所     武定所
294
宁津所     胶州所
295
海阳所     雄崖所
296
以上十所、每所二十副
297
直隶
298
真定卫     神武右卫
299
兴州中屯卫   河间卫
300
渖阳中屯卫   天津卫
301
天津右卫    宁山卫
302
定州卫     潼关卫
303
以上十卫、每卫八十副
304
保定中卫    保定左卫
305
保定前卫    保定后卫
306
茂山卫     涿鹿卫
307
涿鹿左卫    平安所
308
以上八卫所、每卫所四十副
309
天津左卫、六十四副
310
保定右卫、三十副
311
蒲州所、二十副
312
大同中屯卫   沧州所
313
以上二卫所、各一十六副
314
神武中卫    通州左卫
315
通州右卫    定边卫
316
以上四卫、每卫四十副
317
直隶
318
苏州卫     太仓卫
319
镇海卫     庐州卫
320
六安卫     仪真卫
321
高邮卫     扬州卫
322
徐州卫     九江卫
323
滁州卫     徐州左卫
324
新安卫     建阳卫
325
镇江卫     淮安卫
326
以上十六卫、每卫一百六十副
327
金山卫、二百八十副
328
大河卫     凤阳卫
329
凤阳中卫    凤阳右卫
330
泗州卫     留守中卫
331
留守左卫
332
皇陵卫         寿州卫
333
长淮卫     宿州卫
334
怀远卫     武平卫
335
安庆卫     邳州卫
336
宣州卫     归德卫 本色、该卫径解。折色、派徵河南
337
以上十七卫、每卫八十副
338
泰州所     兴化所
339
通州所
340
以上三所、每所四十副
341
盐城所     洪塘所
342
海州所     嘉兴所 内苏州卫分解十副
343
以上四所、每所二十副
344
陕西、山西、湖广、云南、贵州、广东、广西、四川、辽东、俱留本处备用
345
各有司岁额民弓六万六千七百六十七张。箭一百三万四千二百一十二枝。弦三十三万五千九百七十五条 隆庆二年以前、或折徵、或本色。三年以后、俱徵解物料
346
浙江、弓二万二千张。箭二十万枝。弦一十一万条 内杭州府、弓二千张。箭一万八千二百枝、弦一万条。嘉兴府、湖州府、严州府、金华府、衢州府、处州府绍兴府、宁波府、台州府、温州府、各弓二千张。箭一万八千一百八十枝。弦一万条。比旧额、弓少七十七张。弦少七百八十五条。箭同
347
江西、弓二万五千八百七十三张。箭一十九万八千八百七十九枝。弦一十三万二千零八条 内南昌府、弓二千八百五十张。箭二万九千枝。弦一万三千五百条。饶州府、弓二千六百一十四张。箭一万八千四百八十三枝。弦一万二千九百八十一条。广信府、弓二千张。箭一万七千枝。弦一万条。南康府、弓五百张。箭七千枝。弦二千五百四十五条。九江府、弓三百张。箭五千枝。弦一千五百条。建昌府、弓一千八百五十九张。箭一万五千七百九十六枝。弦九千二百九十二条。抚州府、弓二千九百五十张。箭二万二百枝。弦一万六千九百九十条。临江府、弓二千七百张。箭一万六千四百枝。弦一万三千条。吉安府、弓三千六百张。箭二万枝。弦一万七千二百条。瑞州府、弓二千张。箭一万五千枝。弦一万条。袁州府、弓二千张。箭二万枝。弦一万条。赣州府、弓二千张。箭一万枝。弦一万条。南安府、弓五百张。箭五千枝。弦五千条。比旧额、弓少二十三张。箭多八十三枝。弦多二千七百一十六条
348
福建、弓一万六千张。箭二十万枝。弦七万九千五百条 内福州府、弓一千七百二十八张。箭四万三千九百四十二枝。弦八千六百四十条。福宁州、弓三百七十二张。箭九千四百五十八枝。弦一千八百六十条。泉州府、弓二千一百张。箭二万九千一百一十枝。弦一万五百条。建宁府、弓二十张。箭二万九千三百枝。弦一万条。延平府、弓二千三百九十二张。箭三万三百五十三枝。弦一万一千七百一十条。汀州府、弓二千一百张。箭一万五千二百枝。弦一万五百条。邵武府、弓二千一百张。箭一万七千五百枝。弦一万五百条。兴化府、弓一千一百五十八张。箭四千三百二十四枝。弦五千七百九十条。漳州府、弓二千五十张。箭二万八百一十三枝。弦一万条。比旧额、箭多三十八枝。弦少四百六十三条。弓同
349
湖广、弓五百七十四张。箭一十九万一千三百三十三枝。弦二千八百六十七条 内武昌府、弓二百张。箭七万枝。弦一千条。岳州府、弓一百张。箭三万二千五百枝。弦五百条。常德府、弓二百七十四张。箭八万八千八百三十三枝。弦一千三百六十七条。比旧额、箭多三枝。弦多五条。弓同
350
直隶苏州府、弓三百二十张。箭四万枝。弦一千六百条 比旧额、少弓六百四十张。箭八万枝。弦三千一百条
351
徽州府、弓二千张。箭二万枝。弦一万条
352
松江府、箭三万四千枝 比旧额、少箭六千枝
353
镇江府、箭三万枝
354
常州府
355
宁国府
356
太平府
357
淮安府
358
扬州府
359
广德州、各箭二万枝
 楼主| 发表于 2019-8-15 19: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 ... emmaModule=pcBottom


比倭刀更受中国人欢迎的日本特色武器:明代中式薙刀鉴赏


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反了。康熙分派汉军正白旗的蔡毓荣专督湖广,防守荆州,进而率水军杀入洞庭湖,与吴三桂大小战十余次。打完洞庭湖后,清兵兵分四路,首尾夹击,吴军败退镇远。蔡毓荣乘胜追击,杀进云南。著名的《蔡毓荣南征图卷》就记述了蔡毓荣从守荆州到平云南的过程。比如个人对于大清皇帝和汉军正白旗将军在内战中砍了多少首级,立下多大赫赫武功毫无兴趣。笔者感兴趣的是这个图卷局部出场的一种武器。

这个局部描绘的是辰龙关战役(1680年)。大将军的营帐周围插满了完全不属于《皇朝礼器图式》的长柄武器。显然,这些兵器都是要用的。请不要说这些都是礼器,中式礼器的特色是成对出现。比如下图

可以看到,官老爷需要能够成对出现、分列两旁、战斗部巨大明显的兵器来彰显老爷的威风。这才是礼器。当然进入照片中这个时代,老爷们手下的兵丁经常维持不住战线,被各路土洋泥腿子杀进中军帐的情况很常见。所以这些礼器也多有挥砍使用的痕迹。即使如此,这些武器并没有因为砍过人而变得好用起来。和照片中的样子不同。《蔡毓荣南征图卷》中出现的长兵器体态修长,没有过于宽阔的刀刃,重量分布十分谨慎,战斗部设计的非常好。这些实战兵器不见于《皇朝礼器图式》的原因只有一个:这是明军的军器!

▲蔡毓荣画像来源见水印
(PS:蔡毓荣这个人很有趣。他爹是辽宁锦州人,是跟着祖大寿一起降清的,任过顺治年间的漕运总督和兵部尚书。他本人在平三藩的过程中绝大部分时候统帅的都是汉军旗。所以这张图忠实记录了他麾下鲜明的汉军旗特色。身为大清的封疆大吏,蔡毓荣灭吴三桂时竟然收了吴三桂的孙女当妾,最后因为这个事被康熙判鞭一百,戴枷游街示众三个月,然后抄家,发配到黑龙江充军,继续为建设大清添砖加瓦。求仁得仁,完美的言情小说猪脚。可惜最后康熙心软了,赦还。这出悲剧没有完美收官)

▲《绣春刀》中周一围扮演的角色扛着明代长刀
大明在和倭寇战斗时,除了认识到日式双手长刀的犀利,还发现日式薙刀非常顺手好用。其实这种长柄有扁圆形横截面,可刺可砍的武器中国一直都有。铍就是其中的代表。不过铍的传承在汉代就断了,到明代已经鲜见“剑做矛装”的长柄武器。有剑一般细长矛身的矛倒是不少,不过杆子横截面是圆的不适合挥砍。薙刀刃部相对较小,不像偃月刀这么巨大,挥舞起来十分灵活,在中国东南山多水密的地区展现出极强的战斗力。《武经总要》记录的眉尖刀和薙刀很像。但是和明代的薙刀没有传承关系。近期我在网友猪糯糯处,就见到了一把这样的明代薙刀。


全长65~66cm,刃长38cm,全重456g,刀根部11.5~11.6mm厚,刀剑2.1cm宽,刀根部2.81cm宽。物打区2.4cm宽。刀茎2.2cm宽,茎尾11.1cm宽,11mm厚。刀茎向上5.5cm处有樋,樋长15cm,左右樋有0.3cm的尺寸误差。樋宽6mm,深1.9mm。这个薙刀是一根直条,看起来有弧度是因为刀茎有点侧弯,需要修复时矫直。任何稍微了解过日式薙刀的朋友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中国土产的薙刀。

▲ 日本薙刀
实际上绝大多数明代薙刀都是刀匠用想象中的日本货作为参照。除了刀做矛装这个思路来自日本外,从技术到形象全都和日式薙刀不一样。也正是由于刀做矛装这个思路,明代的各种薙刀其实就相当于把腰刀的柄拉长。相对而言,这一把已经算是很在意刺杀效果的薙刀。很多明代的薙刀甚至还保留了鱼头。不过有一点中式薙刀和日本薙刀是一致的。就是明代的薙刀刀鐔小且厚,上面还有切羽一样的铜垫片。这一把薙刀的刀装已经遗失,所以就没有更多的图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news.ifeng.com/a/20170824/51742584_0.shtml



其实有关于槊这种武器的详细记载,是南北朝时期的南梁简文帝萧纲编纂的《马槊谱》。在这本规格极高的书中,记载:“马槊为用,虽非远法,近代相传,稍已成艺”。显然,对于南北朝时期的中原人来说,槊是一种新出现的武器,而不是“自古以来”。虽然在这之前,更早的《说文》和《释名》两本东汉时期的书中,也有关于槊的记载。不过由于这两本书,前者已失传,现流传的版本为宋代版本,后者则是明清时期整理而成。因此仅凭这两本书,难以证明槊就是在东汉时期出现。不过两书中,对于马槊的定义则可以为我们提供极好的参考,其中“槊,矛也。亦做矟,”“矛长丈八尺曰矟。马上所持,言其矟矟便杀也。”则可以说是槊的一种极好的定义。


实际上,在中国的骑兵首次大规模登上历史舞台的汉代,这些骑手们真正得心应手的武器并非槊这种长矛,而是较短的戟。汉代以及汉代之前,中国也存在着诸如夷矛之类的长柄武器,但是这些大多是战车之间拼杀所用的武器。在骑兵兴起之后,伴随着战车一起走下了历史的舞台。而另一些诸如铍和铩,则是步兵使用为主。尤其是常常被误认为是马槊前身的铍,在《左传》中记载:阳虎前驱,林楚御桓子,虞人以铍盾夹之,阳越殿。“铍盾”这种使用方法,说明铍极有可能是一种主要为步兵所使用的武器,并且铍的装柄方式是扁茎,即将的铍锋插在柄里。显然这种装柄方式,结构强度不如矛类的銎式,即将柄插入矛锋,不适合具装骑兵那种高冲击力的作战模式。因此铍与马槊之间就不大有可能存在什么继承关系。当然,也有一种学术观点认为,铍到了西汉开始转向銎式,并更名为铩。但其是否用于骑兵作战还需要进一步的可靠考古证据。


那么马槊这种武器究竟是起源何方呢?实际上,类似于马槊的这种重型骑枪,在古典时代的其他文明中,其实是一种极为流行的武器。最早证明这种武器威力的,是伴随着亚历山大大帝和继业者们征战四方的“伙伴骑兵”。这些希腊精英骑兵们,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冲击型重骑兵,他们凭借着手中3.5米~4.25米的沉重骑枪,给同样有着重骑兵传统的波斯和斯基泰人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匈奴的国家结构是一种极为松散的部落联盟式王国,虽然作为国家领袖的单于拥有者极为庞大的兵力,但是大部分匈奴人的装备相对简陋。真正作为匈奴军队核心的,是匈奴各个部族首领所率领的少量的亲卫部队,这些骑兵他们无论是战马、武器还是铠甲,都比普通的匈奴骑兵要好的多。匈奴人的军事体系,使得汉帝国的骑兵们必须更加注重机动能力,尤其是汉武帝时期的北伐,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寻找并消灭这些部族首领的亲卫部队,骑兵的机动能力就成了成败的关键。这也使得汉帝国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出现与中东相似的具状骑兵。而且匈奴骑兵们大多贫弱的护甲和对骑射的倚重,也使得汉帝国的骑兵所使用的武器,更加注重实用性和多功能性,这也就是为什么朴实坚固的环首刀,还有兼刺、砍、啄、勾等于一身的戟要比重型骑枪更加收欢迎。这不仅减轻了骑兵们的负重,以及汉帝国的战争成本,同时也可以来自中原的骑手们,依靠自己的肉搏优势,来抵消他们在骑术上的劣势。


不过重型骑枪伴随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之后,在汉代也有着缓慢的发展。尤其是到了东汉末期,伴随着国内战争的越演越烈,具状骑兵在战争中的地位也逐渐水涨船高。不过一直到西晋时期,中原地区的具装骑兵们习惯使用的长柄武器依然是戟。比如直到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时代,在太安二年(303年)的洛阳会战中,西晋禁军骑兵面对华北大区的西晋地方军队也是用戟,“乂司马王瑚使数千骑系戟于马,以突咸陈,咸军乱,执而斩之”。


真正让重型骑枪,或者说马槊登上历史舞台的,还是西晋末年的“五胡乱华”。相对于中原习惯于使用戟的具装骑兵,这些北方游牧民族更多的收到了来自中亚乃至波斯的影响,因此他们更加习惯于使用重型骑枪。尤其是后来居上的鲜卑人,他们吸收了之前在中原地区横行的游牧民族以及汉族的军事经验,组建起了自己的具状骑兵。而他们所使用的重型骑枪在当时南北记载中的不同称呼,也表明了槊对于中原人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武器。因为在北方的记载中,基本称其为槊,而南方则是“槊”、“矟”两种叫法。很显然,面对槊这种新式武器,很多南朝人只知其音而不知其字,因此鉴于这种武器类矛,所以生造出一个形声字“矟”(shuo 四声)。这种记载上的混乱,也说明重型骑枪在这一时期才开始出现与流行,验证了《马槊谱》,“马槊为用,虽非远法”的记载。同时,由于这一时期的马槊地位过于重要,导致步兵用长矛甚至反过来常常被称为“步槊”。

正如在中亚地区重型骑枪的流行,南北朝时期出现的马槊同样也是双方具状骑兵发展所带来的结果。尤其是这一时期马镫的出现,让骑兵们操作战马变的更加便利,因此具状骑兵的铠甲也可以变的更加厚重。马槊的发展也极大的反映出这一时期具状骑兵互相发展对抗的激烈,马槊的矛头相比于汉代的长矛,不再是八边形或六边形的截面,而是一种更加扁平的形状,这样马槊就更加容易刺入对方铠甲的缝隙。同时,马槊在南北朝的激烈战争中,相对于中亚重型骑枪,也出现了新的变化:矛头变得越来越长,甚至于一些出土矛头达到了惊人的84厘米。这有助于增加马槊的重量,并且避免马槊的矛杆被对方用刀剑砍断。在这一基础上,原本更加注重机动性和多功能性,而忽视杀伤力的戟最终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是一种潮流所致的结果。毕竟任何一种武器都永远是战争体系中一份子,而战争体系的发展也最终会淘汰掉所有多余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9-8-20 00: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archery8.com/chuantonggong





作为一个对清弓十分喜爱的新人,在入手前,本人在网上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结果,让我十分失望,都是什么“箭速差、效能转换低、震动大,只适合重箭”之类的内容。但可能是满族的关系,我对清弓有着一种执着的喜爱,在先后入手了一把竞技软稍,一把玻片汉弓后,我还是入手了一把玻片清弓。通过对几种弓一段时间的试射(包括几把朋友的弓),我发现了一些之前在网上没了解到的问题,或是之前没被高手们详细解说过的问题。下面我来说说这些对喜爱清弓的新手来说十分重要的问题。

  先要明白的是:清弓是战弓,严格来说是直接杀伤类的弓箭(不淬毒),不是竞技类弓箭。搞清这个问题十分重要。
  下面我来说说我对清弓的认识:
  1、清弓梢长,拉力曲线平稳。很多新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柔和的拉力、平稳的拉力曲线意味着,同样一个人,你可以用更大磅数、更大的拉距的弓来进行射击。
  网上很多数据都把同样磅数的清弓和软梢弓、甚至竞技弓来作比较,这样是不科学的,因为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人。
  本人玩的时间不长,力量也不够大。现在我用45磅的清弓可以很平稳的进行射击。同样用45磅的软梢弓我也能拉开,但30寸拉距下就没办法瞄准了,手那个抖啊,更别说33寸拉距了(注:我用的清弓和软梢的磅数都是在28寸时测量的)。 实际上,我用45磅清弓时拉距基本都在33寸以上,软稍我却只能用40磅30寸拉距进行射击(实际测试时射击也是用的这样的磅数和拉距)。用的箭是一样的,靶是一样的。本人吊丝,用的波纤箭10米距离4张5CM厚的EPE靶中间夹了三层泡沫塑料的地垫,我用45磅清弓33寸拉距基本次次打透,用40磅软稍30寸拉距在靶背面看不到箭头!(有人问,那你为什么不用小拉距测试?这个问题,我在第2点再说吧)。
  我现才能使用清弓和软梢的磅数上限为:
  45磅清弓 可以使用射击
  40磅软梢 可以使用射击
  很明显了吧。
  给两个10岁小孩一把青龙偃月刀和一把水果刀,你说拿哪把刀的能赢?!弓只是工具,这工具再好,也要你用得了才行,不是吗?所以说,弓是人用的,在评价一种弓型的优劣时,决不能忽略人的因素。
  2、清弓拉距大。大的拉距,意味着更长的加速过程。小时候用吸管玩过吹纸团儿的小盆友们都应该知道。把纸团儿放在管子里靠嘴的一端才能吹出去更远。大拉距是一个道理。这也是清弓射手用来弥补清弓梢重,弓臂回弹加速度慢的一个办法。从而提高箭速。(说句题外话,玩过大拉距的朋友都应该知道,那个爽啊!那个帅啊!可不是小拉距能比的!)
  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聊天时谈到,现在有人用硬稍弓玩小拉距。这让我实在是没办法理解,这绝对是最大的发挥了硬梢弓的短处!!只能当他们是在纯娱乐了。硬稍为什么不能小拉距呢?因为硬稍 比 软梢重,回弹加速度不及软稍弓。所以,硬稍弓就需要更大的拉距来增加弓弦对箭只加速的行程,以达到提高箭速的目的。同时,清弓梢型可以更省力的进行大拉距射击。所以说,清弓玩的就是大拉距。喜欢小拉距的朋友玩软梢会更好。
  当然,大拉距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对弓手的操控要求更高,容错度低。
  3、清弓弓身长,弓梢长,弓身重。比较同类硬梢战弓,清弓臂长梢长,效能转换高(这个问题中华弓会传统弓一栏里有高人专门讲解过)。同时,因为弓长梢大,清弓自重较同类战弓也要重。弓重嘛......好处就是稳定性好,容错度高。我用的竞技反曲就明显比我的汉弓重好多,刚刚接触时,我就发现,弓重,持弓手就更稳定些(当然,前提是在你的力量许可范围内)。弓越轻,越难操控,弓轻箭重时尤为明显。弓身轻,持弓手容易被 箭只的加速力量所扰动,勾弦手的一个微小的错误都很容易被放大。 当然,弓身长大也就不利于骑射,真不知道先祖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4、清弓的标志——又长又大又反的弓梢,适合大拉距,更重的梢子通过更长的加力过程,将巨大的能量传递给箭支。这也是清弓为什么适合重箭的原因。当然,这样带来的负面的影响是震动大。
  这么说,让新手不太容易理解。作个大脑试验吧: 我和一个大力士分别用的鸡蛋大的木球和铁球在不远处打你。
  我们先来木球:
  “大力士拿起鸡蛋大的木球,狠狠的向你砸去......” “啊!”你被砸的鼻青脸肿,还好没流鼻血。
  “我拿起鸡蛋大的木球,狠狠的向你砸去......” “啊!”你被砸的鼻青脸肿,鲜血顺着鼻孔长流。
  很好,看来大力士的爆发力明显不如我呀,哈哈哈。
  再来看看铁球:
  “大力士拿起鸡蛋大的铁球,狠狠的向你砸去......” “啊!”你脑袋被砸了个洞,正在往外冒血呢。
  “我拿起鸡蛋大的铁球,狠狠的向你砸去......” “啊!”......铁球掉在你脚面上,你正捂着脚跳呢。
  唔,那个大力士就是清弓了。为什么清弓不适合轻箭,因为弓臂回弹最大速度是固定的,轻箭吸收的能量很容易达到上限,也就是极限,清弓因为梢子重,回弹的最大速度肯定是不如软梢的。结果是大量的剩余能量被弓臂和梢子吸收了(就算弓没事儿,你的持弓手也会被震秃噜皮的!),能量转化率极低。
  总结一下,对于某一个人来说,因为可以使用更大磅数的清弓进行射击(那些用清弓玩小拉距的请无视我),所以,对清弓箭速慢的缺点能有一些弥补,不至于和你能使用的软梢差太多。 但因为可以使用更重的箭,清弓的杀伤力是无可比拟的(别和现代复合比哈)。那些喜欢清弓,却因为总总数据对清弓望而怯步的新手朋友们,请放心大胆的入手。
  另外,希望高手专家们在对不同弓箭测试时,加入“使用者”这一因素。同一使用者,是不可能使用所有同样磅数 , 但不同种类的弓的。
  一个新手对清弓的理解,不对之处,望海涵! (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22: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80321092452851.html



近代科技的黎明:欧洲火枪是如何迅速超过中国的



中世纪晚期的欧洲火枪发展史,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虽然最早的火药和火器均诞生于中国,但14世纪至15世纪欧洲火器技术的突飞猛进。这段经历让欧洲火器后来居上,走在了全世界火器技术的最前沿,最终改变了战争的面貌。进击的朦胧时代

1326年 英国手抄本上的原始火器
14世纪金属管形火器在欧洲出现时,枪与炮的界限并不明显。火器如果安装在手推车上,就是最早的野战火炮。如果装上木柄,就是最早的火门枪。
1346年的克雷西之战,枪炮第一次轰鸣于野战之中。14世纪后期的弗兰德斯起义,根特市民大量使用架在手推车上的多管火炮。他们在1382年的会战中击败了法兰德斯伯爵的军队,创造了历史。

14世纪时 早期火门枪已经在意大利这样的发达地区普及
然而随着火炮的使用逐渐频繁,这些早期火器在野战中的缺陷也暴露无遗。当士兵们习惯了火炮的轰鸣声,火炮对敌人士气的打击越来越不明显。再加上虚弱的火力和糟糕的机动性,火炮的使用逐渐多见于攻城战,且越来越大型化。轻便灵活的火门枪开始在欧洲大量出现。1364年,意大利的佩鲁嘉镇一次性购买了500支火门枪,开创了欧洲大规模装备火门枪的先河。
此时的火门枪结构还很原始,只是一根一端封闭,并在上方开有火门的青铜管或锻铁管。到15世纪初,火门枪的火门移到了枪管侧面,并出现了带有保护盖的药池,这一设计被一直沿用到火绳枪上。带有尾銎的枪管插在手持的木柄上,没有尾銎的枪管则用铁环紧箍在木托上。射击时射手需一手握木柄,一手用烧红的金属丝或火绳点火,无法瞄准。因为这些火枪和早期的轻型火炮区别不大,所以又有别名“手炮”。
和同时代的中国式火门枪不同,欧洲火门枪管前部常带有一个钩状结构,在使用中起到支撑作用。在守城时,射手可以把枪钩在城墙上,让射击更加稳定。甚至还可以钩在弩手使用的大盾牌上,构成野战中的简单工事。著名的坦能堡枪,就是早期火门枪的出土实物。这类早期火门枪一直被使用到15世纪后期。

短小的坦能堡火门枪火药技术革命

中世纪到16世纪的火药价格 请注意16世纪是有大规模通货膨胀的 但火药价格反而更低了
到14世纪末,管形火器传遍了整个欧洲。从西欧的英格兰到东欧的波兰,随处都能见到火枪的身影。到15世纪早期,欧洲火器技术的发展迎来了一个大高潮。
首先是从14世纪末开始,欧洲人掌握了用硝田生产硝的技术。从此,火药用硝不再仰赖进口,火药的生产成本大大降低。这使得战争中火药的消耗量急剧增加。1375年,百年战争期间的圣索弗莱维孔特围城战,攻城方只使用了200磅火药。不到一个世纪后的1448年,勃艮第公爵一口气送给正在罗德岛抵抗穆斯林的医院骑士团3600磅火药。

勃垦第军队中就有不少依赖火器作战的士兵
战争的巨大需求也反过来刺激了火药制造业的蓬勃发展。和火炮相比,火门枪制造简单,火药消耗量也少的多。因此随着火药价格的降低,这种生产成本低廉的火器变成了大众武器。
此时的火门枪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被称为钩式手持枪的新种类。钩式手持枪通常为全铁制造,少量为青铜制成,细长的枪管带有一个细长的金属柄,枪管前部也带有构形件。

低地国家制造的大型钩式火门枪
钩式手持枪的发展还呈现了大型化的趋势。坦能堡枪的管长只有32厘米,1400制造的伯纳枪长度只有可怜的18厘米。到15世纪,一支在荷兰被发现的钩式手持枪的管长超过1米,加上金属柄后全枪长度已达近2米。钩式手持枪的口径同样不小,多在20--30毫米之间。
钩式手持枪虽然还是简陋粗糙的火器,但相比同一时期管长大多在40厘米以下的明朝火门枪,已经有了性能上的优势。加长的枪管意味着更远的射程和更快的弹丸初速,这让火门枪在战场上的地位大为提升。

依然保持短小的明朝火门枪
胡斯战争中诞生的胡斯车堡战术,将火门枪和弩作为主要武器,让农夫组成的步兵成功抵挡了拥有强大骑兵的神罗军队。现存的胡斯火门枪实物除了少数口径在10毫米左右、管长30-40厘米的小家伙外,多是口径超过30毫米、倍径在20-30之间的大型火门枪。一只口径30毫米左右的胡斯火门枪管长甚至可达到1米。

胡斯人使用的火门枪
这些大型火门枪即使装填原始的粉末黑火药,威力依然相当惊人。根据现代人对同类型火门枪复制品所做的射击测试,装填大量粉末黑火药的大型胡斯火门枪,枪口动能可以超过1000焦耳甚至2000焦耳。以法线角入射的铅弹,只需要750焦耳的动能,就可以击穿2mm厚的现代软钢板。这意味着胡斯火门枪至少在近距离会对重装骑士构成严重威胁(15世纪全身板甲胸甲厚度不过1.5mm-2mm)。
每辆胡斯战车一般会配有两名火门**和六名弩手。虽然弩的数量更多,但作为一种只有几十年历史的新武器,火门枪已经在投射武器中占据了四分之一的比例,足见其经受住了实战考验。

虽然还装备了不少弩 但胡斯人的每辆战车都配备了火**
15世纪火药颗粒化技术的出现,进一步推动了欧洲枪械的发展。到1400年,火药的配方已经接近理想比例(75% 的硝、12% 的硫、13% 的木炭),但此时欧洲人还在使用粉末黑火药。
在15世纪上半叶,火药颗粒化技术在欧洲出现并广泛传播。颗粒化技术让黑火药的性能和可靠性都有了飞跃性的提升。过去使用的粉末黑火药,装填火器时不能把药室填满,否则无法击发。火药也不能装填得太松,否则威力会大大折扣。在运输过程中,粉末黑火药中的各种成分会逐渐分层,可能会导致火药报废。欧洲潮湿的天气也会让粉末黑火药中的硝粉容易潮解。当粉末黑火药被制成药饼并破碎成颗粒后,这些缺点就不复存在,而且颗粒黑火药的威力大大提高。15世纪20年代的《烟火之书》的作者认为,一磅颗粒黑火药的威力相当于三磅粉末黑火药。

欧洲火枪身管倍径的变化 数据来自现存的古代火枪实物
威力强大的颗粒黑火药首先被应用在轻型火器上,因为装药量很少的火枪最不容易炸膛。14世纪使用粉末黑火药的火门枪枪管普遍很短,而15世纪火门枪的枪管却纷纷变长,使用颗粒黑火药是原因之一。长身管对于威力弱的多的粉末黑火药意义不大,而对于威力强大的颗粒黑火药来说则显著增加了火药燃气的做功时间,提高了弹丸的初速。
15世纪后期,欧洲火门枪已经发展成了一种比较成熟的单兵火器。此时的火门枪枪管进一步增长,准星和照门开始出现在枪管上,并且还开始带有可以抵肩、抵胸或腋下夹持射击的枪托。

1500年的丹麦火门枪 枪托、照门和准星一应俱全
对于火器来说,这是一次重大进步。越来越长的枪管,让单手握持火枪变得困难。火枪与日俱增的威力,也带来了更大的后坐力。带有枪托的火门枪出现,射手也开始以类似射弩的姿势抵肩瞄准射击。而且,枪托和瞄具的结合,让用火门枪进行相对准确的射击变为可能,这使得火门枪的威力大大增强了。
明朝人要到在16世纪初接触葡萄牙人后,才发现自己的火枪已经落伍了。但在此之前东西方的火器技术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差距。整个15世纪,明朝火器的技术都进步不大。除了开始用锻铁替代青铜制造枪管外,几乎停留在15世纪初永乐手铳的水平,即无瞄具,也无枪托,还是短身管。
所以,16世纪初欧洲在火器技术方面的优势并非一蹴而就,而是整个15世纪技术发展和积累的结果。

进入近代的明朝火枪依然停留在永乐年间的水平火绳枪改变战争

1411年手抄本上 带有简易蛇杆装置的火枪
最早的火绳枪与火门枪的区别,只在于枪机的有无。火绳枪机的出现,是为了解放射手那只点火的手,好让射手能更专心地瞄准射击。
起初的火绳枪机就是15世纪初出现的蛇杆装置,依靠一根安装在枪托上的S形活动金属杆,夹持火绳点火。之后的几十年,火绳枪机越来越完善,被添加上了扳机、簧片等部件。至16世纪初,已发展为两大类:
一种夹火绳的蛇杆多位于药池之后,靠释放弹簧推动蛇杆点火。
一种蛇杆多位于药池之前,靠扳机带动蛇杆下压点火。
前者在欧洲被称作按扣枪机,虽然不如蛇杆在前的设计流行,但被葡萄牙人带去了东亚,成为日本火绳枪的始祖。明朝火绳枪的枪机设计也源于葡萄牙人带来的按扣枪机。蛇杆在药池之前的设计则成为欧洲火绳枪的主流,并一直使用到18世纪初。

装备了火绳枪的晚期勃垦第军队
火绳枪的出现是革命性的。一种可以像弩一样准确射击的武器,威力却比弩大得多,而且还更便宜。15世纪末,一只钢弩的价格大约是火门枪的两倍,而16世纪初的火绳枪只是加装了枪机的火门枪。因此,弩在欧洲军事史上,最终被逼上了绝路。
15世纪末爆发的意大利战争中,一些目光敏锐的将领已经意识到火绳枪的优越性。西班牙名将,有大方阵之父称号的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6世纪初的欧洲火绳枪
最初介入意大利战争的西班牙步兵主要由弩手和剑盾兵组成。但在遭遇欧洲最强的步骑组合——宪骑士搭配瑞士步兵的法军后,西班牙人无法招架,只能想方设法避免正面对决。贡萨洛根据在意大利的实战经验,让麾下的部队在1494年前就大部分换装了火绳枪。而对面的法军却依然顽固地大量雇佣弩手为自己作战。
1512年的拉文纳会战,西班牙人用手中的火绳枪给法国人好好上了一课。法军起初派出2000名弩手攻击西军步兵阵地,结果克雷西之战中弩手的悲剧再次上演。西班牙人用火绳枪和马车上的回旋炮凶猛还击,将弩手们打得狼狈逃窜。

价格优势与实战检验 让火绳枪将弩从欧洲迅速淘汰
1521年的比克卡之战,西班牙人又让强悍的瑞士步兵领教了火器的威力。和西班牙步兵相比,瑞士步兵中的火**数量很少,数量只有近战步兵的十分之一。西班牙火**排成四排横队轮番射击,让进攻西军工事的瑞士步兵伤亡惨重,前四排的瑞士步兵全部伤亡。之后西班牙步兵和德国步兵的反冲锋击退了瑞士人。
比克卡之战,不仅让瑞士步兵战死3000余人,还标志着瑞士方阵战术的没落。不重视火器的军队,在欧洲就没有未来。到1525年的帕维亚之战,西班牙军队已经按照火**、长枪兵、剑盾兵数量均等的比例编成。

火绳枪催生出的西班牙方阵战术 将统治欧洲战场近200年
火绳枪可以说是改变了战争的武器。由西班牙人在实战中磨合、改进的长矛与火绳枪的组合,最终进化为著名的西班牙大方阵战术。西班牙步兵也因为辉煌的战绩,从瑞士人手中接过了欧洲最强步兵的称号。贡萨洛开创的长矛火枪战术,统治欧洲近两百年,直到刺刀普及后的18世纪初才被淘汰。
火绳枪在意大利战场上大显神威的同时,也随着葡萄牙殖民者的东进,扩散到了亚洲地区。嘉靖元年(1522年)的西草湾之战,明朝人第一次接触到了葡萄牙火绳枪,但并未引起明朝重视。

葡萄牙人带来的早期简易火绳枪非常适合东亚的技术条件
中国沿海的倭寇集团却成了火绳枪最早的东亚用户。由于和葡萄牙人的合作关系,以王直为代表的海寇可以获得新式的西洋火器。直到嘉靖二十七(1548年)年明军攻破倭寇的据点双屿后,明朝才决定仿制缴获的日本造火绳枪和发射药。明朝仿制火绳枪已是16世纪中期。此后明朝虽然又引进了土耳其式火绳枪、欧式的重型火绳枪。但直到1644年清军入关,明军依然是一只大量装备火门枪的军队。
戚继光等将领大力推广火绳枪,但保守的武将官僚、缺乏训练的士兵、火绳枪相对较高的制造成本,都妨碍了其在明朝的推广。特别是在北方,明末困窘的财政,让辽东战场上的明军把便宜的火门枪当成了主要的单兵火器。万历四十六年至天启年间的明朝工部援辽火器中,鸟铳(火绳枪)只有6425门。而火门枪仅神枪就有14040杆,三四眼枪就有6790杆,夹靶枪7200杆。此外,还有数量巨大的其他种类的火门枪。
对比同时代欧洲军人手中的火绳枪甚至早期燧发枪,此时明朝火器与西方的差距已经非常明显了。

明朝不仅火绳枪技术拙计 还不能做到普及毁灭重甲的重型火绳枪

帕维亚之战中 重型火绳枪开始崭露头角
1525年的帕维亚会战,西班牙步兵依靠初创的长矛火绳枪战术,成功挫败了法军重骑兵的猛烈冲击。战斗中,西班牙人除了用普通火绳枪向法军倾泻弹雨外,他们还使用了一种更大的火绳枪。据当时人的记载,西班牙人的大型火绳枪威力惊人,可以连人带马一发子弹打穿两名法国重骑兵。这就是被西班牙人称作穆什克特的重型火绳枪。
意大利战争初期的挫折,不仅让西班牙人放弃了弩,也促成了重型火绳枪的诞生。在15世纪末16世纪初的意大利战场,西班牙步兵需要面对盔甲精良的法国宪骑兵和瑞士步兵。在收复失地运动中磨炼出来的西班牙步兵,惯于使用弩。然而随着欧洲制甲技术的快速发展,弩在面对15世纪末的钢板甲时相当吃力。由火门枪发展而来的轻型火绳枪拥有比弩更强的侵彻力,但依然无法满足西班牙人的需求。较轻的球形铅弹带来了较差的存速性能,使得轻型火绳枪的子弹在出膛后动能迅速衰减,在较远的距离侵彻力会大打折扣。

意大利战争中的法国重骑兵与瑞士步兵
因此西班牙人需要一种更加强大的火绳枪,拥有可以在远距离击穿一切盔甲的能力。单兵火绳枪中的王者,被称为穆什克特的重型火绳枪应运而生。1512年的拉文纳会战,西班牙人挑选了五十名火**去使用这种需要支架才能射击的大型火枪。到16世纪中期,使用射程远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型火枪,已经成为西班牙军队的标志。
一杆典型16世纪的轻型火绳枪,重量在10磅左右,口径约为15mm左右。而一杆16世纪的西班牙重型火绳枪,重量在18磅以上,口径为17.8mm-23mm。这意味着轻型火绳枪发射14g重的铅弹,而重型火绳枪发射的铅弹可以达到56克以上。沉重的枪身和巨大的口径,使得16世纪重型火绳枪必须用支架支撑才能发射,而且只有身材高大强壮的射手才能使用他。但也带来了惊人的威力。

沉重的枪身需要支架帮助发射
重型火绳枪可以击穿100码外的盔甲,杀死500码外的人或马。在16世纪末英国著名的弓枪论战中,火枪的支持者甚至认为重型火绳枪可以击穿100码外的防弹盔甲并杀死穿戴者,击穿400码外的普通盔甲。
现代实验也从侧面证明了重型火绳枪的威力。奥地利格拉茨军火库收藏的一只重型火绳枪,在装填14g重的现代黑火药后,发射38g重的铅弹,枪口动能达到了惊人的4444焦耳,并击穿了100米外2mm厚的钢靶。虽然实验使用的是现代黑火药,考虑到16世纪的重型火绳枪装药量经常接近弹重,远比现代实验中的药量大,这一实验数据并不算太夸张。

重型火绳枪成为西班牙步兵的标志之一
重型火绳枪自诞生以后,逐渐在全欧洲扩散,许多军队都大量装备了这种武器。在80年战争初期,著名的威廉•范•奥伦治十分钟爱火枪。出于推广新武器的目的,他甚至把重型火绳枪当作礼物送给队长们。
在他的推动下,到1580年,每个150人的荷兰连队里都有65名轻型火绳**、12名重型火绳**。到了莫里斯亲王进行军事改革的16世纪90年代末,150人连队的编制已经变成了30名重型火绳**、50名轻型火绳**。
荷兰军官对重型火绳枪十分喜爱,以至于1609年荷兰陆军干脆取消了轻型火绳**的编制。之后,英国也很快取消了轻型火绳**。到1601年,位于佛兰德斯的西班牙军队装备的火枪中,重型火绳枪与轻型火绳枪数量之比可能已经超过了1:2。但此后西班牙军队却没有继续用重型火绳枪完全取代轻型火绳枪。

使用重型火绳枪轮番射击的荷兰步兵
随着重型火绳枪在欧洲的流行,让本已开始衰落的制甲业更加雪上加霜。火枪巨大的威力使得中世纪晚期做工精致的板甲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粗糙而厚重的防弹盔甲。盔甲匠逐渐放弃了热处理和优质的板材,转而选择用质量一般的板材打造出黑色的重甲。
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骑兵盔甲的胸甲厚度已经从中世纪晚期的2毫米左右,暴涨到4--6毫米之间。步兵的胸甲厚度在16世纪后期也一度暴涨。但可能是因为步兵的负担不能太重,到17世纪厚度又回落。可想而知这一时期的盔甲有多么笨重。
沉重的盔甲让披甲的士兵饱受折磨,尤其当他们经常穿的是不够量身定做的便宜货。当盔甲匠为了防御重型火绳枪,把胸甲部分的厚度增加到7到8毫米时,盔甲的发展终于走到了死胡同。

重型火绳枪的出现迫使骑兵不断加厚身上的盔甲
随着披挂盔甲的士兵越来越少,重型火绳枪显得威力过剩且过于笨重,因此开始出现了轻量化的趋势。进入17世纪,重型火绳枪的重量和枪管长度都在逐渐减小。轻量化的结果,是新的重型火绳枪变异成介于轻型火绳枪和旧式穆什克特之间的武器。
1599年,荷兰人将重型火绳枪的重量减到了6--6.5千克,口径也略有缩小。古斯塔夫二世的瑞典军队就大量装备了这种火绳枪。英国内战时,英国人直接将重型火绳枪的枪管长度从4英尺减为5英尺半,使其不用支架也能发射。到18世纪初燧发枪取代火绳枪,musket一词又被用来指代步兵用的滑膛枪,但这都是后话了。
伴随着重型火绳枪的减重,火**在军队中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30年战争中的瑞典军队火**,全部装备重型火绳枪。每个147人连队中有火**72人,长**54人。17世纪40年代,克伦威尔的新模范军中,火**与长**的数量比已达2:1。

英国内战中的火**
长年与奥斯曼军队作战的哈布斯堡军队更重视火**。经常要对付大批穆斯林骑兵的他们认为长**用处不大,因此改用火绳**和骑兵组成的军队对抗土耳其人。1664年的圣格特哈德之战,4万基督教联军就依靠这一组合,痛击了十几万奥斯曼侵略军。刚刚渡河的奥斯曼军队遭到基督教步骑兵的突袭,混乱之中土耳其人企图发起反冲击。基督徒的重型火绳**用致命的多排轮射,成功粉碎了土耳其人的反扑。此战奥斯曼军队损失了2万多人,其精锐部队近卫军的损失尤为惨重。

明朝兵书上的重型火绳枪
在明末,部分欧式的重型火绳枪也流入了明朝,明人多以鹰嘴铳、鹰铳、斑鸠铳称呼这些来自欧洲的大型火枪。崇祯元年明廷从澳门招募的葡萄牙佣兵就携带了30支重型火绳枪。
但在明朝,和日本铁炮类似的鸟铳才是火绳枪的主流。面对八旗军的重甲和盾车,弹重3钱、装药3钱的明朝鸟铳,显得力不从心,更别提那些威力更弱的火门枪了。此时的明军,恰恰急需重型火绳枪这样的破甲利器,因为既有足够的威力又不像火炮那样笨重。
在崇祯年间,不仅有徐光启这样的官员呼吁朝廷制造大型火枪对抗满人,官员熊文灿也两度从广东解送重型火绳枪(斑鸠脚铳)进京。但这些总数只有两百门的重型火绳枪对辽东战局毫无影响。最终,火绳枪的普及与升级,还到清朝中前期才得以完成。

中国一直要到18世纪才用上土耳其版的火绳枪总结

单兵火器进步是欧洲近代军事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14世纪到17世纪,当文明世界的其他地区在军事上处于缓慢发展期时,欧洲却发生了一连串军事革命。单兵火器的不断革新,是这场军事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火绳枪的使用催生了长矛--火枪战术,重型火绳枪的出现让盔甲岌岌可危。
火药的巨大力量,极大地改变了战争的面貌。中世纪的弓弩往往是平民使用的武器,贵族武士热衷于使用刀剑和长矛。但在近代早期的战场上,士兵不论贫富贵贱,都不约而同地拿起了火器。
虽然最早的金属管形火器诞生在中国,但起步稍晚的欧洲很快就在中世纪晚期实现了火器技术的反超。文艺复兴时期的科技进步、欧洲诸国之间常年的战争和奥斯曼帝国的巨大威胁,让欧洲人不断地改进自己的火器技术,并向外输出。

早在明朝时 欧洲单兵火器就将东亚远远甩在身后
占得先机的中国并没有保持住自己在火器技术上的优势,反而让差距越拉越大。之后在明朝中期和明末清初,更先进的西方火器技术两度输入中国,但带来的只是东西方之间技术差距的缩小,并没有让中国的火器技术追赶上西方。
近代早期欧洲在火器技术方面的巨大进步,构成了此后欧洲对其他地区军事优势的基础之一。可以说,没有14到17世纪欧洲人在火器技术方面的不懈努力,就没有19世纪欧洲建立的全球性霸权。
清朝经常被指责为导致中国火器技术落后于西方的元凶,这种说法也有几分道理,但指责者却往往认为明朝火器如何先进。他们哪知道,东西方的差距早就拉开了。(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9-16 15:10 , Processed in 0.724351 second(s), 8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