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1325|回复: 209

[转帖] 查找:战国时期40战役/事件资料(为长篇小说《大魏悲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5 02:2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相思在长安 于 2019-5-29 09:36 编辑

1,马陵之战
马陵之战是中国战争史上设伏歼敌的战例,这次战役中孙膑利用庞涓的弱点,制造假象,诱其就范,使战局始终居于主动地位。
公元前343年,魏国为了补偿在桂陵之战损失,发兵攻打韩国。齐威王待魏韩火拼后以田盼为主将,田婴为副将,孙膑为军师攻打魏国。魏国派太子申来抵挡,在马陵全军覆没,随之田盼又以“减灶”之策诱魏国庞涓中计,追至马陵山中伏身亡,齐军乘胜追击,俘太子申,全歼魏军。
经此一战魏国元气大伤,失去霸主地位。马陵之战也成为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著名战例。

马陵之战
地点
今郯城、莘县、大名、鄄城、范县、濮县等(尚无定论)
时间
公元前341年
参战方
齐国,魏国,韩国
结果
齐国获胜
参战方兵力
魏军兵力不详
齐国兵力应不少于10万
伤亡情况
不详
主要指挥官
暂无数据
齐国将领
田忌、田婴、孙膑、田盼
魏国将领
太子申、庞涓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0 艺苑币 +50 贡献 +50 收起 理由
射声 + 50 + 50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2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桂陵之战后,魏国虽元气大伤,但经过几年的休整后,魏国逐渐开始恢复对外进攻。因为《史记》中对于魏惠王和齐威王年代的错误记载,导致对于马陵之战的时间争议颇多,不过通过和《竹书纪年》相关内容比对可以基本确定,马陵之战发生在逢泽会盟后一年。逢泽会盟应是马陵之战的直接起因。魏公决定称王,在宋国都城外摆出天子仪仗,效法齐桓公九合诸侯,自称“夏王”,包括秦国在内的列国皆赴会,但是韩国、齐国并没有赴会,于是魏惠王下令襄疵领兵攻打韩国,后齐国出兵攻魏救韩,魏惠王就派遣太子申领兵与齐国战于马陵。马陵之战的时间点应该是魏惠王二十七年十二月,结束于次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竹书纪年》的记载,“梁惠成王二十八年,穰疵率师及郑孔夜战于梁、赫,郑师败逋。 ”魏国派遣襄疵攻打韩国汝南的梁、赫,韩国派将军孔夜应战,韩国战败,后求救于齐,于是就有了司马迁笔下,齐国在韩国五战全败后才出兵救援的记载。《战国策》中也有《南梁之难》一篇描述此役。
南梁在汝河上游,秦朝后称梁县,今属汝州。韩魏两国在此暴发激战,双方统帅是韩孔夜和襄疵,并非《史记 孙子吴起列传》中所说,是庞涓领兵攻打韩国。
韩国得到齐国答应救援的允诺,人心振奋,竭尽[3]全力抵抗魏军进攻,但结果仍然是五战皆败,只好再次向齐告急。齐威王抓住魏、韩皆疲的时机,任命田忌为主将,田婴为副将率领齐军直趋大梁。孙膑在齐军中的角色,一如桂陵之战时那样:充任军师,居中调度。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在长安 于 2019-5-25 02:34 编辑

但根据《战国策 南梁之难》记载,韩国并非得到齐国允诺才主动出击五次战败,而是齐国暂时坐山观虎斗,等到韩国五次战败后才出兵救援。献计者也是张丐,并非孙膑或田忌。魏国自己的史书《竹书纪年》中,也没有记载孙膑、田忌和庞涓参与了此战,马陵之战双方的统帅是魏太子申和田盼,
魏国眼见胜利在望之际,又是齐国从中作梗,其恼怒愤懑自不必多说。于是决定放过韩国,转将兵锋指向齐军。其含义不言而喻:好好教训一下齐国,省得它日后再同自己捣乱。魏惠王待攻韩的魏军撤回后,即命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将,气势汹汹扑向齐军,企图同齐军一决胜负。(魏国兵力没有记载)
齐军已进入魏国境内纵深地带,魏军尾随而来,孙膑针对魏兵蔑视齐军的实际情况,在认真研究了战场地形条件之后,定下减灶诱敌,设伏聚歼的作战方针,造成在魏军追击下,齐军士卒大批逃亡的假象,并在马陵利用有利地形选择齐军中1万名善射的弓箭手埋伏于道路两侧,规定到夜里以火光为号,一齐放箭,让人把路旁一棵大树的皮剥掉,在上面书写“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字样。
庞涓在接连3天追下来以后,见齐军退却避战而又天天减灶,武断地认定齐军斗志涣散,士卒逃亡过半。于是命令部队丢下步兵和辎重,只带着一部分轻装精锐骑兵,昼夜兼程追赶齐军至马陵,见剥皮的树干上写着字,但看不清楚,就叫人点起火把照明。字还没有读完,齐军便万弩齐发,给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魏军顿时惊恐失措,大败溃乱。庞涓智穷力竭,眼见败局已定,遂愤愧自杀。齐军乘胜追击,又连续大破魏军,并俘虏了魏军主帅太子申。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记载
《史记魏世家》记载,此一战是魏国攻伐韩国,后韩国向齐国求援,齐国采用孙膑计谋,第二次围魏救赵,令魏国大怒,以庞涓为将攻打齐国。据《史记 田敬仲完世家》载,此一战是魏国攻打赵国,韩国因与赵国亲近而来救援,韩赵联军与魏军对峙,战局不利,而向齐国求援。据《史记 孙子吴起列传》记载,这一战是魏与赵攻韩,而非韩赵联军抗魏。同为史记,三本自相矛盾。另一个佐证是《史记 韩世家》记载“八年,申不害相韩,脩术行道,国内以治,诸侯不来侵伐。”而这段期间并没有和魏国交战的记载,反而有“诸侯不来侵伐”的记载。四本相互对应,两本都没提到韩国参与了马陵之战,一本提到是韩赵共抗魏,仅有一本是提到魏国攻打韩国。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影响及意义
齐国
齐国在桂陵之战,以及在随后的马陵之战中的大获全胜, 并援救了赵韩两国,使得其威望上升,挟战胜之威,齐国力量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强大国家,称霸东方。魏国被迫对齐国俯首称臣,并且在徐州与齐公相王,是为齐威王。不过称王之举也招来南方霸主楚国的记恨,楚国马上出兵占领徐州,齐国连连战败,被迫乞和。
魏国
魏国在桂陵之战与马陵之战遭受重创后,军事实力从根本上被削弱,又被秦国乘虚而入,从此丧失了独霸中原的能力,于是开始寻求组建联盟以共同抗击齐国、秦国的夹击,开启了合纵连横的时代。
韩国
这一战对韩国无本质影响,韩国本想借此削弱完全包围自己的魏国,目的虽然达到了,但魏国衰败,齐国、秦国和楚国对中原的觊觎,使得韩国唇亡齿寒,不得不选择继续与魏国站在一起,抵御强敌。
秦国
逢泽会盟,秦国支持魏公称王招致魏国被群起而攻之,秦国坐收渔利,不出一兵就令魏国国力大大衰弱,魏国从此再也无力独自阻止秦国向东的扩张。
历史意义
齐魏马陵之战是《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的具体运用,闪烁着孙膑军事思想的光辉。作为中国古代军事 史上的一个著名战例,齐魏马陵之战知名度高,传播范围广,影响大,不仅有极高的军事研究价值,而且对新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外交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2,桂陵之战
桂陵之战是历史上一次著名截击战,发生在河南长垣西北。公元前354年(周显王十五年),魏围攻赵都邯郸,次年赵向齐求救。齐王命田忌、孙膑率军援救。孙膑认为魏以精锐攻邯郸,国内空虚,于是率军围攻魏都大梁,使魏将庞涓赶回应战。孙膑却在桂陵(一说山东菏泽,一说河南长垣)伏袭,打败魏军,并生擒庞涓。孙膑在此战中避实击虚、攻其必救,创造了“围魏救赵”战法,成为两千多年来军事上诱敌就范的常用手段。

名称
桂陵之战
地点
桂陵、襄陵、邯郸
时间
公元前354—前353年
参战方
齐国、赵国;魏国
结果
齐军胜利
参战方兵力
齐军80000;魏军80000
主要指挥官
田忌、孙膑、庞涓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在长安 于 2019-5-25 02:46 编辑

魏国在战国初期因魏文侯的改革而变得强大起来,因而引起了其他诸侯的戒备。公元前356年,赵成侯在平陆(今山东汶上)和齐威王、宋桓侯相会以示好,并与燕文公在阿(今河北南阳北50里)会盟。由此,魏国开始有被诸国联合进攻的可能,因此魏国欲找机会突破,以解除这个危机。公元前354年(周显王十五年),赵国进攻魏国的盟国卫国,夺取了漆及富丘两地(均在今河南长垣),此举招致了魏国的干涉,魏国派兵包围赵国首都邯郸(今河北省邯郸市)。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353年(周显王十六年),赵国派使者向齐、楚两国求救。齐威王召集大臣们商议,邹忌反对救援,而段干朋则建议齐威王分兵一路向南攻打襄陵(今河南省睢县)来疲劳魏军,然后趁魏军攻破邯郸后救援赵国,这样既救援了赵国,又同时削弱了魏、赵两国。
齐威王采纳段干朋的建议,兵分两路,一路齐军围攻魏国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孙膑率领救援赵国。
齐军兵分两路,一路与宋国景敌、卫国公孙仓所率部队会合,围攻魏国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孙膑率领救援赵国。齐威王打算让孙膑担任主将,但孙膑以遭受过酷刑、身体有残疾为由拒绝。齐威王于是任命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让坐在带着蓬帐的车子中出谋划策。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魏军主力已攻破赵国首都邯郸,庞涓率军八万到达茬丘,随后进攻卫国,齐国方面田忌、孙膑率军八万到达齐、魏两国边境地区。田忌想要直接与魏军主力交战,但被孙膑阻止。孙膑认为魏国长期攻打赵国,主力消耗于外,老弱疲惫于内,国内防务空虚,应当采用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的战术,直捣魏国首都大梁迫使魏国撤军,魏国一撤军,赵国自然得救。孙膑于是建议田忌南下佯攻魏国的平陵(今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东北),因为平陵城池虽小,但管辖的地区很大,人口众多,兵力很强,是东阳地区(指魏国首都大梁以东的地区)的战略要地,很难被攻克;而且平陵南面是宋国,北面是卫国,进军途中要经过市丘,容易被切断粮道,佯攻此地能很好的迷惑魏军,造成庞涓产生齐军主将指挥无能的错觉。
田忌采纳孙膑的计谋,拔营向平陵进军。接近平陵时,孙膑向田忌建议由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高唐(今山东省高唐县)两城的都大夫率军直接向平陵发动攻击,吸引魏军主力,果然攻打平陵的两路齐军大败。孙膑让田忌一面派出轻装战车,直捣魏国首都大梁的城郊,激怒庞涓迫使其率军回援;一面让田忌派出少数部队佯装与庞涓的部队交战,故作示弱使其轻敌。田忌按孙膑的要求一一照办,庞涓果然丢掉辎重,以轻装急行军昼夜兼程回救大梁。孙膑带领主力部队在桂陵(今河南省长垣县西南)设伏,一举擒获庞涓。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在长安 于 2019-5-25 02:46 编辑

桂陵之战并没有击溃魏军主力,齐国也没有正式进攻魏国首都大梁,赵国首都邯郸仍为魏国所占领。
公元前352年(周显王十七年),魏惠王调用韩国的军队击败包围襄陵的齐、宋、卫联军,齐国被迫请楚国大将景舍出面调停,各国休战。
公元前351年(周显王十八年),魏惠王与赵成侯在漳河边结盟,撤出赵国首都邯郸。大约在此时齐国将庞涓释放,使其回魏国再度为将。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3,徐州相王
徐州相王,指的是战国时期前334年魏惠王和齐威王在徐州会盟,互相承认对方为王。公元前334年,惠王率领韩国和一些小国到徐州(今山东滕县东南)朝见齐威王,尊齐威王为王,齐威王不敢独自称王,于是也承认魏的王号,惠王并改此年为后元年。
简言之,魏惠王、齐威王订立了同盟条约,相互尊对方为王,这以后各国纷纷称王(僭越称王,无视周王的权威。之前各国都是诸侯国,只有周天子可以称王),史称“徐州相王”。所以战国中后期的君主的谥号都是XX王,而之前的谥号都是XX公、XX侯,如齐桓公、晋文公、魏文侯、韩昭侯、秦孝公等等。(吴、越、楚三国春秋时期已称王)
中文名
徐州相王
外文名
King of Xuzhou
解释
魏惠王、齐威王在徐州互称为王。
时间
前334年
出自
《先秦诸子系年考辨》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334年(魏惠王三十七年),魏惠王率领韩国和一些小国到徐州(山东滕县东南)朝见齐威王,尊齐威王为王,齐威王不敢独自称王,於是也承认魏的王号,史称「会徐州相王」。惠王并改此年为後元年(前334年)。这标志著楚国自楚武王以来作为诸侯国里唯一称王者地位丧失,楚威王对此愤怒不已,“寝不寐,食不饱”。前333年,楚威王领大军伐齐,赵国、燕国乘机出兵攻齐。公元前342年,魏又进攻韩国,韩也求救于齐。齐又以田忌,田婴为将,孙膑为军师,重复“围魏救赵”故事,在马陵(今山东郯城)再次重创魏军,魏国精锐尽失,秦国乘机向魏国发动进攻,占领了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河西之地。魏国迭遭惨败,元气丧尽,面对咄咄逼人的秦国,不得不对中原各国转取友好政策。山东诸国惧怕强秦东来,接受了魏国的善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国在齐威王(公元前356-前320 年在位)时,任用邹忌为相,实施改革,使齐国"最强于诸侯"。强大起来的齐国,不甘心受制于魏国,于是与魏国不断发生冲突。三晋中的赵国,有时是迫不得已地跟随魏国。魏国在赵国的南边,魏国的强大阻止了赵国向中原发展。魏国越过赵国攻占中山国,赵国也想得到中山国土地,魏文侯借道攻中山时,赵国就有着自己的打算。《战国策·赵策一》载,魏文侯借道于赵攻中山国,赵国君不愿意。赵利劝赵君借道说:"过矣。魏攻中山而不能取,则魏必罢(疲),罢(疲)
则赵重。魏拔中山,必不能越赵而有中山矣。是用兵者,魏也。而得地者,赵也。"魏国攻下中山后,果然不能直接治理,只得派子击驻守,使赵苍唐为中山相,名属魏,实为一独立国。赵国在赵敬侯时(公元前386-前375 年在位),曾对中山发起进攻,先战于房子(今河北临城北〕,后又战于中人(今河北唐县西)。当魏武侯死时,赵国又想拥立惠王兄弟公中绶,以图削弱魏国。可见赵国是极力反对魏国的霸业的。
齐国和赵国都对魏国的霸业不满,因此就出现齐、赵联合对付魏国的局面。赵成侯十八年(公元前357 年),赵国派赵孟往齐国与齐联络,次年赵成侯与齐威王在平陆相会。魏国对齐、赵的接近首先是打算给赵以武力打击。魏惠王十七年(公元前354 年),魏以大军围攻赵国邯郸,十八年攻下邯郸。在魏围邯郸时,赵向齐国求救。齐国想坐收渔人之利,迟迟不出兵。当魏攻下邯郸后,齐国才出兵相救。魏虽攻下邯郸,因长期的战争,兵民已疲困,因此齐军在桂陵(今河南长垣北)大败魏军。但赵国都邯郸却仍然在魏人手中,赵国的危急还是未解除。魏惠王十九年,"诸侯之师围我襄陵(今河南雎县)"。围攻魏襄陵的国家有齐、楚、宋、卫等国。魏国和韩国联军"败诸侯之师于襄陵"。可见魏国当时的力量也还是"最强于诸侯"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国对魏国的严重打击是在魏惠王二十八年马陵之战。魏惠王二十年为与赵国和解,把邯郸归还给赵国,赵成侯与魏惠王在漳水上相会,结盟和好,赵国于是参加了魏国发起的"逢泽之会"。逢泽之会后,魏、赵又联合攻韩国,韩国就向齐国求救。齐国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攻魏救韩。魏惠王以太子申为将,庞涓为军师相救,两军在马陵(今山东范县西南)相遇。庞涓轻敌中孙膑计而大败。庞涓战死,太子申被俘,魏十万大军被歼灭。这次战争对魏国是一次十分沉重的打击,魏国的国力从此走下坡路。
马陵之战后,齐、秦、赵乘机从东、西、北三方向魏发动围攻。《史记·魏世家》索隐引《竹书纪年》载:"二十九年五月,齐田朌及宋人伐我东鄙,围平阳。九月,秦卫鞅伐我西鄙。十月,邯郸伐我北鄙。王攻卫鞅,我师败绩。"二十九年指魏惠王二十九年。邯郸指赵国。魏军与秦商鞅的战争,是魏将公子卬轻信商鞅被骗,致使被俘。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323年)楚国也北上伐魏。楚将昭阳在襄陵打败魏军,夺去魏国的八个邑。对这一系列的失败,魏惠王以为是他在位的奇耻大辱,后来孟子游学到魏国,魏惠王对他说:"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
魏国受到一系列严重打击,国力大损。相反,齐国在齐威王时,任用邹忌为相,实施改革,国力强盛,已取代了魏国的政治地位。齐威王败魏于马陵后,也令诸侯,朝天子,作霸主。《战国策·赵策三》载:"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齐国虽然国力强大,却不能使诸侯听从它的指挥去朝周天子。这一方面反映齐国的霸业已不及魏国的声势;同时也是时代变迁,"周贫且微",世人皆知周天子已无利用价值。
齐、秦在东西方对魏国夹击,逼使魏惠王采纳相国惠施"折节事齐"的建议,于是在魏惠王三十六年(公元前334 年)前往徐州(今山东滕县南)朝见齐威王,并正式尊齐威王为王。齐国也尊魏惠王为王,这就是战国政治史上著名的魏、齐"徐州相王"事件。
魏、齐徐州相王是中原诸侯国中第一次称王及互相承认为王。在此以前只有不尊从周朝礼制的楚、吴、越这些国家才自称为王。它们的自称为王,却不被中原诸侯承认。像吴王夫差在黄池会诸侯,与晋国争霸主,晋国提出吴不得以称王为条件,夫差也只得去掉王号而以"公"的名号签盟。且这些称王的国家,中原诸侯都把它们当蛮夷加以排斥。因此,虽然楚、吴、越这些国家在春秋时就开始称王,但它们对社会的影响不大。
而齐、魏的称王却不同,它们都是接受周王加封的诸侯,直到战国时,这两国还在率诸侯朝周天子,作着在周天子的旗号下,当诸侯霸主的打算。齐、魏国君称王,就否定了周天子的独尊共主地位,周天子不但在实力上,而且在名号上从此也就与诸侯相一致了。周天子共主地位的丧失,从春秋以来,建立在"挟天子以令诸侯"基础上的霸政,也就随之消失。所以齐、魏相王是战国时代政治史上一件惊人之举。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魏、齐国君称王的具体时间,说者歧异。魏惠王的称王多主逢泽之会后。齐威王称王更在桂陵之战后,徐州相王只是互相承认。以情理推之,逢泽之会后魏惠王率十二诸侯朝周天子于孟津,马陵之战后齐威王也有朝周天子的举动,他们都在承认周天子为王,而私下却又自称王,何以号令诸侯?钱穆说"徐州一会,实当时诸侯称王之初步,战国惊人一大事(《先秦诸子系年考辨》九二)"。战国诸侯正式打出王号,实应在徐州相王之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4,逢泽之会
战国时期魏惠王所召集的一次诸侯盟会。

中文名
逢泽之会
类型
所召集的一次诸侯盟会。
时期
战国
人物
魏惠王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魏惠王时期,齐国在前354年的桂陵之战中虽给魏以重创,但是后来魏国逐步扭转战局,依然攻破了赵都邯郸,并且于前352年打败齐、宋、卫三国联军。商鞅认为秦国势力暂时不是魏国对手,所以建议用尊魏为王的办法来麻痹魏惠王。前344年,商鞅奉秦命游说魏惠王,劝他先称王,然后图谋齐、楚。魏惠王摆出周天子的场面,试图以此提高自己的地位,并在诸侯间发号施令。同年,魏惠王邀请宋、卫、邹、鲁等国君主及秦公子少官在逢泽(今河南开封市南)会盟,会盟后又率众前往朝见周天子。魏惠王试图以逢泽之会确立魏国在列国间的统治,但韩国等大国却抵制了这次会议。
公元前344年,魏惠王召集了逢泽之会,参加会盟的共十二个诸侯国,除淮泗一带的小国外,还有赵肃侯和秦公子少官参加,会后还一同去朝见周天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2: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魏国的强大,引起了同盟韩国的恐惧,于是韩国和齐国在共同反对逢泽之会的条件下亲近起来。公元前341年,孙膑利用庞涓轻视齐军的弱点,以逐日减灶的办法制造齐军大量逃亡的假象,引诱魏军追击。当魏军追到马陵(河北大名东南)的险要地方时,被齐军包围,十万魏军被歼灭,庞涓自杀,太子申被俘。接着齐、秦、赵从三面夹攻魏国。齐国和宋国军队围攻魏国的平阳。 公元前340年,秦商鞅大破魏军。在这样接连的沉重打击下,魏国丧失了霸主地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9-16 14:52 , Processed in 0.684834 second(s), 9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