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1491|回复: 34

[转帖] 空中力量之种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9 21: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射声 于 2019-3-9 21:30 编辑






黑云压着树梢,黄色的小楼藏在杉树林中。空中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空军驻杭某部的吴军官对记者大声说,那是为躲避台风“麦莎”紧急转场的喷气战机。
2005年8月14日,记者来到浙江笕桥镇的中央航校旧址,小楼内朱红色木楼梯,踩上去空空作响,窗外风中摇曳的绿色遮住了天,雨越来越密地落下,氛围如同1937年的那一天。

  1937年8月14日,高志航的第四驱逐机大队迎着台风向杭州飞行。
由河南周家口机场至杭州的航线上,一路雷雨,能见度不足2公里。高空气流袭来,“霍克3”驱逐机编队机群如轻舟,在云浪里大起大落。中队长李桂丹命令各队改纵列,超低空跟踪飞行,后面的飞机盯住前机的翼灯,一架咬住一架,在呼啸的风雨中突进。

不过此时,高志航并不在飞行中。8月13日晚,高志航冒雨搭机到南京,接受空军总指挥周至柔“不惜代价,歼灭协助日军进犯上海的日本第三舰队”的任务后,曾拟电文:“限令全大队飞机于14日飞抵笕桥,并将我之座机派专人随同飞往。

    杭州笕桥镇黎明村82岁的王东来老人,是“8·14空战”的目击者。
笕桥镇黎明村82岁的王东来老人对记者说,高志航此时已到杭州,就住在他家里。当年,14岁的王东来是笕桥地方防护团的成员。防护团类似于童子军,团员多是笕桥小学与航校子弟学校的学生,由中央航校一位教官组织。因此,王东来的家成了飞行员的疏散地之一,他很轻易地认出了大名鼎鼎的高志航。

1937年8月14日上午7时,中国空军开始对进犯上海的日军重要目标连续轰炸。14时50分,日军实施报复,木更津和鹿屋航空队从台北出发,18架“三菱96”式轰炸机分两批往杭州笕桥机场袭来。

15时10分,高志航的第四飞行大队正好飞抵杭州。几乎在同时,曹娥(浙江上虞地区)对空监视哨传来电话,敌双发轰炸机9架,经曹娥指向笕桥。防空警报随即响起,高志航在全大队中抽点人员并宣布命令:“我首先起飞,你们一个接一个起飞。空中不要失去联系,抓住敌机,立即攻击,最好从后上方攻击

回忆此事时,王东来做出两手握住车把的样子,紧绷着苍老的皮肤,身体前倾,比划道:“高志航是骑着自行车去机场集合的,那还是辆赛车呢。”从王东来家到机场大约1000米,田野中布置有高射炮阵地。如今,这片土地上盖起了一幢幢尖顶豪华的农居房,完全没有当年的样子,记者只能从机场林荫道旁仍然散落的碉堡处,依稀感受战时的场面,想象高志航和他的飞行员们骑车前往登机的情形。

  20分钟后,日军轰炸机找到笕桥机场。在500米高空,开始投弹,但命中率不高,仅炸中机场的一些设施和加油车。机场的高射连连长曹觉迟在战地日记中记录:敌机向机场俯冲,炸飞了机库的顶棚。

  正在4000米高空搜索敌机的飞行员们听到轰炸声,立即穿云下降,发现敌机正在杭州湾上空疏散队形。日机这样做是为了便于各自搜索轰炸目标,但也等于自行解除了轰炸机群强大的空中交叉掩护火力,为中国空军各个击破提供了良机。

  高志航在下降中,锁定1架身涂迷彩的日军轰炸机。这时日机也发现了他,一边俯冲摆脱,一边将后炮口从枪塔中伸了出来。高志航紧随其后,开火解除了日机尾炮威胁后,继续向前逼进。500米处,高志航重重地压下扳机,曳光弹在空中划出弧形线直指敌机。敌机右翼副油箱被击中,栽入钱塘江畔。坠地后,尚未扔出的炸弹爆炸,一股烈焰冲上西天。

地面上的曹觉迟一定也完整看到,高志航首开击落日机记录的过程,他在日记中继续写道:“我机场南面的各门苏罗通机关炮开始射击了。敌机正在向左转弯,薛班长喊叫:‘打中了,打中了!’我也看到敌机右翼抖动了一下,急向大青山方向逃窜,已脱离了苏罗通的有效射程。正当我们惋惜之时,士兵们高喊:连长、连长,快看,我们的战斗机截住了这个狗强盗。其实,我的眼也一直盯着敌机。敌机想转身逃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战斗机紧紧咬住它猛烈射击,转瞬之间,就把它揍下来了
不久之后,在机场东端,中队长李桂丹击落第二架敌机。与此同时,四大队22中队在安徽广德上空也与来袭的敌浅野机群相遇,中队长郑少愚追敌至钱塘江上空,命中1架敌机,日军飞行员跳伞。年轻的王东来,当时并没有钻进防空洞,“哪知道害怕呀,都爬在树梢,兴奋地朝天看。”王东来对记者说。他看到了空中的降落伞。他说他记得日机飞行员就挂在半山浩天荡的一棵楠树上,地面警卫部队抓到了3个俘虏

另一架重伤的日机,未及回到台湾松山机场,就在基隆附近坠海
高志航大队仅4架在格斗中轻伤,空战在30分钟内以中国空军的完胜告终。第二日,杭州媒体的报道中,战绩曾被扩大到为6∶0。战后复查坠机地点,确认击落3架,重伤1架,日轰炸机群也未能完成既定的作战计划。

  “8·14”空战因中国军队损失微小,且重创日军而名声大振。次日,中日再次大规模的空战,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中国空军,共击落敌机17架。仅在杭州笕桥上空,就有10余架敌机被击落。第三天,又击落敌机8架。
到8月底,我驻笕桥空军在中日空战的交锋中,高志航、阎海文、李桂丹、陈怀仁、沈崇海等中国飞行员,共击落来犯日机52架中的29架。
时年9月,第四驱逐机大队离开杭州,驻防南京。高志航后来牺牲在河南周家口机场。回忆到此,王东来说,后来的几年里,他看到的是日本人的飞机在笕桥机场起起落落,直到1945年后,才再次目睹中国空军机群飞临笕桥上空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0 艺苑币 +100 贡献 +100 收起 理由
最爱汉唐风 + 100 + 100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1: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danfordbooks.com/tigers/tables.htm


The Christmas campaign (25 December 1941)
Rangoon city attack
Allied defense (7 fighters)
AVG 3rd Squadron (Flt Ldr George McMillan): 7 Curtiss Tomahawks
Japanese formations (63 bombers, 25 fighters)
First wave:
12th Sentai (Maj Oura Yoshikuma): 20 Mitsubishi Ki-21-II Sallys
64th Sentai: 15 Nakajima Ki-43 Hayabusas
Second wave:
12th Sentai (Col Kitajima Kumao): 7 Mitsubishi Ki-21-II Sallys
64th Sentai (Maj Kato Tatao): 10 Nakajima Ki-43 Hayabusas
Third wave:
60th Sentai (Col Ogawa Kojiro): 36 Mitsubishi Ki-21-II Sallys
Mingaladon airport attack
Allied defense (20 fighters)
AVG 3rd Squadron (Flt Ldr Parker Dupouy): 6 Curtiss Tomahawks
RAF 67 Squadron A Flight (Flt Lt Colin Pinckney): 8 Brewster Buffaloes
RAF 67 Squadron B Flight (Flt Lt Jack Brandt): 6 Brewster Buffaloes
Japanese formations (35 bombers, 32 fighters)
First wave:
62nd Sentai (Lt Col Onishi Hiroshi): 8 Mitsubishi Ki-21-I Sallys
Second wave:
31st Sentai (Lt Col Hayashi Junji): 27 Mitsubishi Ki-30 Anns
77th Sentai (Maj Yoshioka Hiroshi): 32 Nakajima Ki-27 Nates


South Burma campaign (3 February 1942)
RAF 221 Group
Air Vice Marshal Donald Stevenson, commanding
51 aircraft in service
AVG 1st Squadron (Sq Ldr Robert Sandell): 12 Curtiss Tomahawks
AVG 2nd Squadron (Sq Ldr John Newkirk): 8 Curtiss Tomahawks
IAF 1 Squadron (Wing Cmdr Karun Majumdar): 6 Westland Lysanders
RAF 17 Squadron (Sq Ldr Cedric Stone): 7 Hawker Hurricanes
RAF 67 Squadron (Sq Ldr Robert Milward): 4 Brewster Buffaloes
RAF 113 Squadron (Wing Cmdr R. N. Stidolph): 10 Bristol Blenheims
RAF 135 Squadron (Sq Ldr Frank Carey): 4 Hawker Hurricanes



JAAF 5th Hikoshidan
Lt Gen Obata Eiryo, commanding
112 aircraft in service
8th Sentai (Maj Honda Mitsuo): 10 Kawasaki Ki-48 Lilys,
10 Mitsubishi Ki-30 Anns
14th Sentai (Col Hironaka Magoroku): 12 Mitsubishi Ki-21 Sallys
31st Sentai (Lt Col Hayashi Junji): 22 Mitsubishi Ki-30 Anns
50th Sentai (Maj Makino Yasuoo): 20 Nakajima Ki-27 Nates
62nd Sentai (Lt Col Onishi Hiroshi): 8 Mitsubishi Ki-21 Sallys
77th Sentai (Maj Yoshioka Hiroshi): 23 Nakajima Ki-27 Nates
70th Ind. Chutai (Capt Ohira Tateo): 7 reconnaissance aircraft

Central Burma campaign (20 March 1942)
RAF Burwing
Grp Capt Seton Broughall, commanding
38 aircraft in service
AVG 3rd Squadron (Sq Ldr Arvid Olson): 8 Curtiss Tomahawks
RAF 17 Squadron (Sq Ldr Cedric Stone): 15 Hawker Hurricanes
RAF 28 Squadron (Sq Ldr P. N. Jennings): 6 Westland Lysanders
RAF 45 Squadron (Wing Cmdr C. B. B. Wallis): 9 Bristol Blenheims



JAAF 5th Hikoshidan
Lt Gen Obata Eiryo, commanding
223 aircraft in service
1st Sentai (Maj Takeda Kinshiro): 15 Nakajima Ki-27 Nates
8th Sentai (Lt Col Honda Mitsuo): 22 Kawasaki Ki-48 Lilys,
6 Mitsubishi Ki-30 Anns
11th Sentai (Maj Okabe Tadashi): 14 Nakajima Ki-27 Nates
12th Sentai (Col Kitajima Kumao): 35 Mitsubishi Ki-21 Sallys
31st Sentai (Lt Col Hayashi Junji): 16 Mitsubishi Ki-30 Anns
50th Sentai (Maj Ishikawa Tadashi): 13 Nakajima Ki-27 Nates
64th Sentai (Lt Col Kato Tateo): 18 Nakajima Ki-43 Hayabusas
77th Sentai (Lt Col Yoshioka Hiroshi): 15 Nakajima Ki-27 Nates
98th Sentai (Lt Col Osaka Junji): 37 Mitsubishi Ki-21 Sallys
Other units: 6 Nakajima Ki-44 Shokis; 3 Nakajima Ki-27 Nates;
17 Mitsubishi Ki-15 and Ki-46 reconnaissance planes;
6 Mitsubishi Ki-21 Sallys used as transports.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北线空战概况
    在淞沪会战的中期,日军为确保华北主力南下平汉线作战的侧翼安全,以及获得煤炭等战略资源,以华北方面军第五师团,联合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进攻山西,不久大同沦陷。第二战区不得不收缩兵力,把兵力集结在雁门关、平型关、娘子关等地,以太原为核心,沿内长城进行防御。
    在此期间,日军以陆军航空队第16联队为主,对太原等地进行了大规模空袭。而对于中国空军来讲,现在的状况可谓捉襟见肘,绝大部分主力战机集中在淞沪地区和日本海军航空队拼杀,对于北线的第二战区有心无力,但在此情况下,国民政府仍然在1937年9月14日组织了空军北线支队,由第六大队(侦查)大队长陈栖霞率领,队员主要来自第五大队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航校暂编中队、第七大队(侦查)等人员组成,战机主要是霍克2、可赛侦察机等二线战机,总量为4个中队,飞机约36架,而此时日军飞机的总数约为190架,实力相差甚远,所以中国空军在北线战场的出色战绩不太多。但北线支队仍然多次英勇迎击来犯的日军,并且还轰炸过板垣师团的司令部。而28中队的中队长击毙敌大队长三轮宽一战,则是北线支队艰苦奋战中,为数不多的亮色之一。
 
此战概况及三轮宽死因
    大多数资料对这一战,几乎语焉不详,但几乎都可以看到,中国空军在这次战斗中,是绝对的以少打多。1937年9月21日,三轮宽率领15架95式战斗机和9架93式重爆(重型轰炸机)空袭太原,陈其光率辖下数架霍克2迎敌,具体数量,记载不太一样,一说7架,一说4架,但总之是绝对劣势。
    这种战况,失败是显而易见的,而情况也向着日军有力的方面发展。一战之下,中国空军至少被击落三架,飞行员雷炎均负伤,苏英祥、梁定苑阵亡。在此情况下,绰号“傻其”的中队长陈其光忽略敌人其他飞机的围攻,死咬住敌人的长机开火,最终将其击落,而被击落者,就是日军16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三轮宽。
    有关于三轮宽的死因,大致有两说,其一就是被陈其光直接击毙,飞机直接坠毁而死。这种可能性是有的,而且符合大部分飞行员的归宿。但关于三轮宽之死,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即三轮宽在太原附近的麦田里迫降成功,但在企图逃命时,被当地农民群众包围殴毙(乱棍打死?),事后检查尸体发现,其身上有一把佩刀,衣内有“三轮宽”印章一枚。
    这种说法看似有点搞笑成分,但在华北战场的日本陆军航空队之中,迫降成功,但被中国人殴毙(乱棍打死?)的状况,也并非只发生过一次。比如在日方的记载中:
    1937年9月2日,第十二联队的秀岛少佐,在乘93式重爆轰炸张家口守军时,左发动机中弹熄火,成功迫降在中国军队阵地上,遭围攻被全员击毙(估计乱棍不一定,枪托子有可能)。
    1937年9月22日,独三中队的涉谷少尉,在乘93式重爆轰炸京汉线中国装甲列车时,遭车上高射炮击中,右发动机全毁,成功迫降在河北省白东镇,全员遭地方武装包围击毙(估计这也是枪托子)。
......
    从这里看,如果三轮宽是被地面人员殴毙(乱棍打死)的,他也绝非第一个,更不是唯一一个享受这种待遇的人(1939年的天皇号事件更夸张,悬点被殴毙一个大佐和少佐,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自杀了)。所以三轮宽若是在太原附近的麦田之中迫降成功,碰到痛恨日军轰炸的农民群众,被当场殴毙也是非常可能的。
    但可惜的是,这种说法的来源,很有可能是缴获战利品的农民群众的证词,所以真实性可能会打折扣。且这种说法缺乏直接证据,缴获战利品亦有可能是飞机坠毁后所收缴。所以三轮宽之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日军四大天王VS中国空军四大天王
    在此战中被击毙的三轮宽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日军之中的四大天王之一,所谓日军四大天王,就是在每年日本陆军航空队和海军航空队都要对战斗机飞行员进行驾驶、编队、格斗、射击、轰炸等技术竞赛,评选出4名最优秀的飞行员,作为全体飞行员的样版。而在1937年所评出的“四大天王”分别是:陆军航空队的三轮宽少佐,海军航空队的山下七郎大尉、潮田良平大尉、南乡茂章大尉,不过这四个人从1937年8·14开战开始,到1938年7月16日,仅11个月挂零,全部被中国空军击落,三死一俘:
    三轮宽少佐,日本陆军航空队第16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1937年9月21日,被陈其光击落于太原附近,阵亡。
    山下七郎大尉,日本海军航空队第13战队2分队(即大队)分队长,1937年9月26日,被高志航击落在南京附近,被俘。据传后来留在了中国,娶了中国妻子(盛传的逃狱被击毙,可能是考虑不让日本的家人受牵连而发布的消息),晚年在兰州度过,直至90年代才去世。
    潮田良平大尉,日本海军航空队第12航空队分队长,1938年1月7日,被罗英德(一说为徐葆畇)击落在南昌附近,阵亡。
    南乡茂章大尉,日本海军航空队第15航空队队长,1938年7月16日,被苏联援华航空队飞行员瓦林琴·多多诺夫撞落在鄱阳湖附近,阵亡(瓦林琴·多多诺夫幸存)。
 
    相对于日本的“四大天王”,中国空军在抗战初期通过一场场的恶战,也收获了自己的四大天王,每人战绩都达到了国际承认的王牌标准(5架),分别是: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李桂丹(一说是梁添成)。
    但战争是残酷的,当时中国空军内部甚至流行着类似这样的话:当飞行员,活过6个月就算长寿。
    的确,飞行员们除了要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日军飞机之外,还要面对机械故障、恶劣的气象状况、迫降等等危险,所以从1937年8·14算起,也就是六个月挂零,中国的四大天王也全部陨落:
李桂丹(1914——1938),最终职务为第四大队大队长,1938年2月18日阵亡于武汉上空,总战绩8架。
 
 
八路军对北线空战的贡献——奇袭阳明堡
    说起北线空军的奋战,就不得不说起八路军的支援。在太原会战初期,八路军所取得的三场大捷(115师平型关、120师雁门关、129师阳明堡)中,似乎从战果角度讲,奇袭阳明堡是战果最少的。115师在平型关,歼灭敌千余人,击毁汽车近百辆,大车二百辆。120师在雁门关,两次毙伤5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而相对来讲,129师在阳明堡,仅仅歼敌一百余人,摧毁敌机24架,看似战果比115师和120师要差。但恰恰相反,给正面战场支援最大的,就是1937年10月19日夜,129师奇袭阳明堡这一战。
    首先看阳明堡的位置,阳明堡位于忻口以北,直线距离约70公里,据第二战区总部太原140余公里。而日军所攻陷的山西重镇大同,距南边的忻口约190公里,距太原250余公里,也就是说,阳明堡的位置大约在日军所攻陷的大同和第二战区总部太原之间的中点。
    这个位置十分的微妙,如果在此设立前进机场,日军可以更加毫无忌惮的对中国军队的前线忻口和总部太原进行无休止的轰炸,而在大同,则飞行距离要长一些,来回要耗费更多的汽油不说,而且对于日军当时的主力轰炸机——93式重爆来说,也是个威胁。
    日军当时在华北战场,主要使用的轰炸机为93式重型爆击机(轰炸机),载弹量1.5吨,但这种轰炸机的速度约为220km/h,比起霍克2的速度334km/h来,简直就是活靶子。所以飞行距离越近,被截击的危险性越低。而且93式重爆这种飞机的故障率非常高,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在北线的93式重爆,仅在1937年9月1日至22日之中,就有6次发生故障。有了阳明堡机场,93式重爆即便是在轰炸忻口或太原的途中发生故障,返回机场重修的几率也比回大同要高。
    而1937年10月19日,正是忻口会战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日军集中30余架飞机,对忻口附近的中国军队阵地进行轰炸,而就在3天前,10月16日,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骐、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相继殉国。就在此时,129师深入敌后,摧毁了日军的前进机场——阳明堡机场,并击毁敌机24架,但可惜这24架敌机的型号,已难以考证。
    24架敌机的战果是个什么概念?可能之一是:15架95式战斗机、9架93重爆,总计24架,这个数据基本可以参考三轮宽在最后一战所带的阵容,这应该也是北线战场日军一次大规模轰炸的飞机数量。可能之二则是:整整2个中队的日军战斗机。日军在二战初期的满员配置,1个战斗机中队的编制基本为12架,两个中队即为24架,如果是这个情况,也就是说三轮宽之后的某个大队长,可能在一夜之间损失了自己辖下三分之二的飞机。
    无论战果是哪一种可能,这个损失对于日军来说,几乎无法接受!据记载,当时华北地区的日军,共有飞机190余架,也就是说八路这一夜,让华北日军飞机总量的约12.6%全部化为灰烬,且相当于中国空军8·14加上8·15,两天完胜日军的战果总和。
    从这个层面看,八路的这一夜奇袭,让正面战场的国军将士们在后几天免受了不少炸弹之苦。
刘粹刚壮志未酬
    在抗战的北线空战中,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损失,就是刘粹刚的阵亡。北线战场上,大部分牺牲的空军飞行员是在空战中牺牲,可谓死得其所。但惟独刘粹刚壮志未酬,并没能牺牲在战场上,也许这是北线空战中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损失。
    中国空军北线支队自9月14日建立以来,与日军数次血战,但终因实力有限,损失越来越大,且太原等主要城市的机场遭到日军频繁轰炸,北线支队被迫转移,利用中国北方简易的小机场,频繁出击骚扰日军,但由于实力有限,收效不大。
    至1937年10月中旬,日军从正太线攻陷娘子关,直接使主要防御阵地忻口腹背受敌,并能够威胁太原。而此时,中国空军的北线支队历经多次战斗,损失殆尽,可堪一战的飞机只剩下三架。10月26日,航空委员会被迫命令四大天王之中,战功最大,且从未在空战中负伤的刘粹刚带领两架僚机,支援娘子关前线,以期能够扭转局势。
    刘粹刚等人飞至洛阳后,由于心急前线战事,并未让熟悉敌情的资深飞行员雷炎均领航,而是直接带队从洛阳直飞太原。但因天气恶劣和航线不熟,刘粹刚并未到达太原机场,最终被迫返航。飞至山西省南部高平县附近,刘粹刚所辖的飞机燃油告罄,刘粹刚用最后的照明弹掩护两架僚机迫降,最终两架僚机虽迫降失败,但人员无恙。刘粹刚则不幸撞上了高平县城东南城垣的魁星楼,以身殉国。
抗战之中的广东飞鹰
    陈其光原隶属于广东空军,这就牵扯到抗战期间中国空军的来源问题。抗战期间的中国飞行员,来源主要由四支,中央空军、东北空军、广东空军、广西空军。
    其中,广东空军的来源是孙中山在广州革命时期组建的航空局,前期的主要人物为杨仙逸,后来这支空军归入了陈济棠的麾下,参加过内战。但在1936年,陈济棠为了反蒋,接受了日本人的援助,成立抗日救国政府,这引起了广东空军将士们的不满,所以当时以广东空军司令黄光锐为首,几乎所有的广东空军将士们,全部驾机北归,服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加速了陈济棠的垮台,维护了国家统一。
之后,广东空军接受改编,也成为了抗日战争的急先锋,其中不少飞行员都在抗战中鼎鼎大名,比如丁纪徐、谢莽、何泾渭、岑泽鎏等等。此外广东是很多华侨的故乡,所以非常多的华侨飞行员也是广东空军的成员,较著名的有陈其光、黄新瑞、黄泮扬、陈瑞钿、马国廉、陈其伟等等,谨以此向广东空军的战士们致敬!
 
人物小考:
陈其光(1909——1998),祖籍广东番禹,华侨飞行员,广东航校第三期乙班毕业,外号“傻其”。抗战开始时,担任第五大队28中队中队长,曾参与多次对日作战行动,在击落三轮宽一战中,陈其光在完全不利的态势下,搏命一击,击落三轮宽,但自己也被敌机围攻,身负重伤,最终迫降在太原女子师范,后经急救治疗保住性命,但落得残疾。后在抗战之中默默无闻,抗战胜利后,前往加拿大,依靠养老金度日。1998年去世。胞弟陈其伟也为空军飞行员,于1938年2月阵亡于广东韶关。
 
刘粹刚(1913——1937),辽宁省昌图县人,笕桥航校二期毕业,抗战前担任第五大队24中队中队长,战功卓著,自八一四参战至10月中旬,共击落敌机11架,为抗战初期击落记录最高者(此记录直到1941年,才被柳哲生打破)。1937年10月26日,刘粹刚奉命率两架僚机驰援北线战场,不幸误撞魁星楼,以身殉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819d10102vsqu.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曾达池:空军抗敌纪实(全文)

http://history.news.163.com/09/0715/00/5E7MCAQ400011247_all.html


作者曾达池:当时系空军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分队长。


八月十三日敌我情况
我空军鉴于上海虹桥机场事件,形势日益紧张,为防患未然计,于十二日令驻南京附近部队特别戒备,以防敌机暗袭首都,其命令之要旨炬:
自十二日起,由拂晓至黄昏各派机凌空巡逻严密警戒,防敌空袭。
截至十三目十四时止,综合各方情报及我飞机侦察所得情况是:
1.吴淞、浏河口一带及黄浦江上,敌军舰,运输舰等不下二三十艘,连日甚为活动。
2.十一日有日本水上飞机三架、盘旋于龙华,虹桥之问,又有日兵五千登陆,丰田纱厂驻有日军约二千名,另有在乡军人散布各工厂中,日军并决意破坏我虹桥飞机场,昨晨似有向虹桥移动模样。
3.公大纱厂以西广场内,麻棚甚多,约为长方形,如将棚拆去。即可作为机场之用。
4.十三日九时十五分,八字桥有冲突,旋即停止。
5驻沪日本海军陆战队现有防空武器之配置如下:
(1)移动高射炮四门,现设司令部内,随时可用汽车拖至作战地点。
(2)固定高射炮四门。装置于司令部后面黄陆路及天通庵车站间之操场内。
(3)高射机关枪十八挺,现装在司令部属顶四角,每角四挺,余二挺在烟囱房。
其时,发出第一号命令,使各部队就准备位置,其命令是:
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
八月十三日十四时
于南京航室委员会
一、上海之敌,约陆军七千人,多年暗中建筑之工事。及新近集中之大小兵舰约三十艘有侵占上海,危害我首都之企图。连日以来。敌水上侦察机二架或三架,陆续侦察我宁波、丽水、杭州、阜宁、海州诸地,其有无航空母舰在远海游弋,我正侦察中。
二、空军对于前来侵略之敌,有协助我陆军消灭盘踞我上海之敌海陆空军及根据地之任务。
三、各部队应于十四日黄昏以前,秘密到达准备出击之位置,完成攻击一切准备。
四、各部队之出击根据地如下:
第九大队 曹娥机场
第四大队 笕桥
第二大队 广德、长兴
暂编大队 嘉兴
第五大队 扬州
第六大队 第五队苏州
第四队淮阴
第七大队、十六大队滁县
第八大队大校场
第三大队 第八队大校场
第十七队句容

五,各部队于明(十四)日开始移动,以十六点至十八点到达根据地为标准,其由现驻地出发之时间,由大队长定之,已驻在各根据地之部队,可就地休养准备。
六、各大队可以大队或中队成队航行,但须避开省会及通商大镇。第四大队可在蚌埠加油。
七、每飞行员可带极简单之寝具。
八、到达后须迅速报告。
九、出动开始日时刻另行命令。
十、各大队长(第七大队长除外)于十四日十时到京,面授机宜。
十一.余在南京航空委员会
右令
空军总指挥 周至柔
副总指挥 毛邦初
下达法:油印,以飞机送至各大队部。
嗣又得如下情况:
(1)敌在公大纱厂附近,有构筑机场,为其空军根据地之模样。
(2)现敌舰大都麋集崇明岛东南方。
(3)十三日晚敌舰开始向我市府炮击。

八月十四日的战斗
本(十三)日夜二时依据以上情况,遂不待全部准备完毕,即发出第二号命令,向上海敌舰及敌租界根据地轰炸,其命令如
下:
空军作战命令第二号
八月十四日二时
于南京航空委员会

一.敌舰昨晚在吴淞口附近,向我市府炮击。其大部兵舰约十余艘,仍麋集崇明岛东方海面。在公大纱厂附近,敌有构筑机场,为其空军根据地之模样。
二、本军奉命: (一)毁灭公大纱厂敌之飞机及破坏其机场。 (二)轰炸向我射击及游弋海面之敌舰。
三、第二大队由航校霍机掩护,以一队轰炸公大纱厂附近敌构筑之机场及飞机,以两队轰炸吴淞口向我市府射击之敌舰,吴淞口若未发现敌舰,应向麋集崇明岛附近之敌舰轰炸之。
四、航校霍机六架,应掩护第二大队之轰炸。
五、第二大队及霍克队.以九时四十分钟到达目标为准,其出发时间、高度、队形、航线、掩护方法,均由张大队长与陈校长协商后定之。
六、第五大队(欠二十八队)先集中扬州,携带五百磅炸弹于本(十四)日午前七时准备完毕,向长江口外敌舰轰炸之,以午前九时到达目标为准,其出发时间、高度、队形、航线、由丁大队长定之。
七、第二大队自本(十四)日晨起,采紧急警戒姿势,担任首都之防空。
八、第六大队仍不断侦察海面,特须侦察敌航空母舰之行踪。自拂晓起,应以一机自苏州经启东出海,向车飞四十分钟.方返苏州.以避开长江口外敌之注意,确实侦察敌航空母舰之行动为主,如发现敌航空母舰时,则加马力飞回,迅速报告。
九、本(十四)日出动之空军,以达成轰炸任务为第一个目的,切忌与敌在空中作战,应注意之点如下,
l.第五大队如遇敌机,应绕行以轰炸为主,轰炸后若遇敌机向我攻击,亦以极力避免空中决战为主。
2.航校掩护机只求使第二大队达成轰炸目的,不可挑起空中战斗,设敌机向我掩护机攻击时,则采取吸引敌机速离我轰炸机之手段,如敌机向我轰炸机攻击时,则采取攻势.以牵制之,使我轰炸机安全脱离后即设法归还。
十、各驱逐机在高地之前,遇敌机来袭时,应在地面拉脱炸弹,立即起飞应战,以掩护友机之起飞。
十一、十四日开始轰炸后.应迅速准备连续轰炸,至敌舰毁灭为止。
十二、通信、油、弹、卫生等,均利用各根据地原有之设备。
十三、余在南京航空委员会。
右令
签署
下达法。以飞机传送至大队部。
是(十四)日,各部队之行动如下:
甲、侦察
一、第三队侦察员侦得情况:
(一)十五时二十五分黄埔江有敌舰两艘,类似巡洋舰。
(二)十五时三十分,吴淞口有巡洋舰三艘,成一队形,该舰甲板上情形甚紧张,各炮座均有士兵多名在准备中。
(三)十五时四十分,上海市内情形,双方似未接触。
二,第五队侦察员吴星泉、赵家义、高谟、张汝敦、张树功、李肇华、肖存心、张迁能、李成元侦得情况如下:
(一)十时十五分,新浦口外江中有敌舰两艘,一向崇明之北急驶,一停泊。
(二)十一时,吴淞口之石头沙附近。有敌舰十一艘停泊,江阴下游,有浅灰色兵舰下驶,附近并有商船一艘。
(三)十一时十五分,吴凇口附近有敌舰一艘,再大原及汇山码头江中有敌舰四艘,我机到达时,敌舰互以回光通信,并发高射炮弹六七发,机上可闻炮声及见炮口火光,又接近江湾之村落四周,为浓烟所蔽,或系敌炮射击所致。
(四)十二时,浏河附近,有灰色兵舰一艘下驶,吴淞口外停灰色兵舰四艘,崇明岛附近有兵舰一艘,为烟幕所蔽,可能系航空母舰。
(五)十六时二十分,北四川路我军与在日军司令部之敌炮战中,敌方房屋有数处起火。
(六)十三时,闸北有四处起火燃烧中,虹口码头附近商轮三艘横泊江中。其外停有敌舰六艘,以封锁模样,当我机盘旋之际,敌离射炮向我射击四发,均距我飞机不远。又公大纱厂似己破坏,该纱厂西北之大席棚一座已被我军炸毁,高尔夫球场中席棚巳较昨日减少。
(七)十七时十分,公共租界东北角公大纱厂燃烧未息,天通庵以北敌我正在交战中。浦东方面苏州河之东九十度处有码头一处起火,势甚猛烈。崇明岛西北有军舰九艘,吴淞至崇明间有军舰十余艘。
三、第四队侦查员朱均球、王健珍,王孟恢、阮坚煜,张焕辰、刘启东侦得情报:
(一)八时二十分至九时四十分,射阳河旧黄河口均无敌情,岚山头有渔船两艘停泊,石臼所海中有民船两艘向东南行驶。灌河口附近有灰色不明之商船三蕞,一停于码头.一停于口外二里之处,一向东方航行。
(二)十五时四十分青岛港中泊敌舰三艘。
(三)十七时以前,连云港.旧黄河口,灌河口埒子口一带。均无敌情。
乙、攻击
一、晨七时第三十五队可机五架,以楔形队形,由笕桥出发,飞沪轰炸敌军械库公大纱厂,是日天气阴雨.并沪汇山码头,敌高射枪炮射击颇密,我以一千五百尺高度,沉着飞抵公大纱厂上空,用右梯形之队形,对准目标俯冲投弹当即起火.浓烟冲天,我机轰炸后,乃安全飞返笕桥,检查各机,多有弹伤,当即修妥。
二、第二大队自补充飞机后,各队已有额定之飞机九架,嗣因对北正面准备作战调动之故,损伤若干,迄十日日计有妥善之诺机二十二架。
八时四十分,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率领诺机二十一架,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十四枚,五十公斤炸弹七十枚,分用运动式延期信管,自广德出发,经昆山赴上海,轰炸日本公大飞机场及一切设施,与蕴藻浜吴淞口一带之敌舰,我机飞抵上海后,乃分两部,一部轰炸吴淞口之敌舰,于十时十分由八百呎高度水平目测枪弹,因云低能见度不佳,爆发弹数未详,其爆发之弹,均在敌舰旁十余公尺至数十公尺处,但见敌舰摇摆甚大,即向扬子江口外鱼贯逃走,一部轰炸公大飞机场及汇山码头,于九时五十分至十时五分,由八百尺高度水平目测投弹。全数命中爆发,即见公大第一厂内部数处起火,海军货栈附近大火,公大纱厂南再起火,敌司令部附近亦起火,其轰炸汇山码头者中三弹均爆发,我机轰炸时采用中队成队防御,此役无敌机攻击,但敌之防空炮火射击甚密,我机于任务完毕后,经昆山飞返,至十一时降落广德机场者仅十五架,其他六架有降落嘉兴或因故障降落长兴,或因天气恶劣降落笕桥,逾两小时后,各机先后飞返广德,此次原定担任掩护之航校驱逐机队,因云雾过低未飞上海。
三、九时二十分第五大队大队长长丁纪徐率领二十四队霍机八架,各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一枚,用速发讯管。自扬州出发,沿长江至上海,轰炸江口日奉军舰,飞经南通附近,发现敌驱逐舰一艘(约一千三百吨),长二百尺宽二十尺,正向上海前进中,当即由二千呎作连环之急降下投弹,其时该舰乃增加速率,作回旋之走避,并有多门机关枪炮向我机射击甚烈,是日黑云低雾大,卒被我机轰炸命中,舰首即向左侧约四十度,舰身俯侧航驶,尚未沉没,我机于轰炸后,安然飞回,时已十一时三十分。
四、十四时二十分,第二十四队队长刘粹刚率领霍机三架,各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一枚,用迅发信管,自扬州出发,沿长江赴上海,轰炸日军司令部及兵营,十五时四十分到达目标上空,由一千八百呎俯冲投弹,弹落于目标八目公尺处,其时敌高射炮火射击甚密,并有敌机七架隐于云中,向我机袭击,梁副队长之二日一〇号机,被其击落于离泸二十公里处,机损人伤。队员袁葆康所驾之机,因着陆转之活动链被敌击坏,机轮不能放落,致落地失事,机损人无恙。
五、十四时四十五分,第二十五队队长胡庄如率领霍机三架,各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一枚,用普通信管。自扬州出发,轰炸虹口日军司令部及兵营,十五时五十分抵达目标上空.自时天气恶劣,轰炸效果不明,敌防空炮火向我射击甚密,幸无损害,我机轰炸后,于十七时二十分安然降落扬州。
六、第二大队本日下午复派诺机二十一架共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十八枚,一百二十公斤炸弹二十二枚,五十公斤炸弹二十六枚.均用瞬发信管,由副大队长孙桐岗率领,于十四时四十分及十五时四十分,分两队自广德出发,经青浦淞江飞上海,一队轰炸公大纱厂以西招商中码头以东地区及公大纱厂,汇山码头等处。一队轰炸狄思威路一带及敌司令部。十六时十七时先后到达目标上空,当即分别由一千呎及二千呎高度,目测单机投弹,与成队一齐投弹,全数爆发,即见公大纱厂起火,杨树浦,汇山码头一带起火十一处,当我机轰炸时敌防空炮火,对我射击甚猛,并有敌机混入我队偷袭。祝鸿信所驾之九〇七号机曾与对战,我机轰炸攻击后,经青浦、吴兴于十七时十分及十七时五十分先后飞返广德降落。此役,我机两架迫降虹桥机场,一机失踪,两机被敌击中多处,但均非要害。
七、十四时四十分第三十五队队长许思廉率领可机三架,每机携带三十五公斤炸弹四枚,于倾盆大雨中自笕桥飞上海。轰炸公大纱厂,经过汇山码头时,停于该处之敌舰五六艘,用高射枪炮向我射击,但仍从容飞达公大纱广上空,依次单机俯冲投弹。均命中该纱厂棚屋,投弹后安然飞返笕桥,当经检查发现队长所驾之机,机身中梁被击断,机身机翼均被弹穿五、六处,姜献梓所驾之机翼中弹数处,杨绍廉所驾之机左右支柱折断,机身机翼中弹五六处。
八、十五时五十分第三十四队刘领赐率领三式霍机一架携带五十公斤炸弹二枚,十八公斤炸弹五枚,二式霍机五架,每机携带十八公斤炸弹六枚,由杭州出发,沿铁路飞上海轰炸公大纱厂,并掩护友机,十六时三十分到达目标上空,但见敌军集中于此,沿江之飞机场内,正在装备飞机。我机当即自八千呎高度俯冲投弹,命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我机任务完成后,于十七时十分返航。
丙、迎击——对敌鹿屋木更津各航空队之歼灭战。
一、杭州方面:
(l)第四大队本(十四)日遵照第一号作战命令,于十三时自周家口起飞二十七架飞往笕桥。先是大队依照冀北作战计划,于八月七日,全大队三十二架飞周家口集中,是日.除大队长高志航率领预备机五架,及二十二队全部九架,因降雨机场泥泞,故有多机于落场时翻覆失事,仅得二十七架飞机至笕桥,计分三群起飞,当第一、三两群,甫抵笕桥即有紧急警报,遂紧急着陆加油,陆续起飞,加油未竣,已见敌机九六式重轰炸机多架,从不同方向窜入,一机由东北进入,向机场中修理厂附近投弹,命中铁道上之汽油,该机投弹后即向右后转弯,当遇高大队长及二十一队分队长谭文两机,我机积极向敌机攻击,敌机被击中起火。落于半山附近,另一敌机由杭州向笕桥方向进入,见我机有备未投弹即转弯向云中逃去,时天候恶劣,云高约八百米,该机入云后即向钱塘江口方向逃去,此际,二十二队分队长郑少愚甫加油起飞,乃升至云上向钱塘江口拦截,遇翁家埠机场,低空无云,敌机出云后,即为分队长所见,乃尾追过曹娥江始得占位攻击,当将该机击落于钱塘江口.又二十一队队长李桂丹,队员柳哲生,王文骅共同击落敌九六式轰炸机数架。
此役。二十一队队员范全涵,金安一,刘署潘三机,由周家口进驻拦桥机场,降落后,即遇敌机空袭.乃急起飞迎战,战后甫经降落。第二批敌机,再度进袭,未及加油复行起飞,金刘两机均以油不济,飞至场边停车,坠落场外失事,刘重伤后殉职,金负轻伤,另有四机微伤。
二、广德方面:
是日十八时,第三十四队队长周庭芳,驾霍机一架,自杭州出发至广德游弋,十八时三十分,在广德西北发现敌轰炸机九架.由七百呎高度向广德航进,我机即紧追其后,旋又见其折回,遂由前方攻击。因双方速度均大,致无效果,此即上升,由正上方垂直攻击。敌队形分散为三小队,追至广德机场,其时已十九时十分矣。
是役,空战事后查明共击落敌机六架,我未受损失,仅系意外之事,此事打破日本空军对中国空军不堪一击之迷梦。
八一四空军节之由来,即此役全胜之纪念日。


八月十五日的战斗
截至昨(十四)晚二十时止,综合各方面情报及飞机侦察所得之情况:
(—)敌我陆军现正在公大纱厂,天通庵内外纱厂之线对峙中。
(二)敌海军兵舰现糜集崇明岛以东者不下三十艘。
(三)敌航空母舰两艘,于十四日二十时,分停在黑山列岛及青岛附近。
(四)我陆军于明(十五)日拂晓向虹口六三公园之敌攻击,期一鼓歼灭之。
依据以上情况,于十四日二十四时,发出第三号命令如下:
命令
八月十四日二十四时
南京航空委员会
一、我陆军在公大纱厂,天通庵内外一线,与我陆军对峙中,敌海军兵舰约三十艘,仍糜集崇明岛以东。据报敌航空母舰两艘,于十四日二十时,一在黑山列岛;一在青岛附近。我陆军于明(十五)日拂晓,向虹口六三公园之敌攻击。期一鼓夺取敌之根据地而歼灭之。
二、本军于明(十五)日拂晓,向虹口六三公图之敌攻击,并寻觅敌之航空母舰而击毁之。
三、各大队之任务:
(一)第二大队受航校霍克机队之掩护,以虹口敌陆军战队司令部及军事建筑为主目标,以至焦土为止,第二,第三次,可在京弹。
(二)第五大队(欠二十八队)第一次以虹口敌司令部为目标,尔后以公大纱厂、大康纱厂及杨树浦之裕丰纱厂、大康第二纱厂、同兴纱厂、上海纺织纱厂等为主目标,但必须特别注意,不得有流弹落于水厂及电厂。
(三)第四大队待侦察机第一次侦察报告,专对黑山列岛北航约在马鞍列岛一带之敌航空母舰而爆灭之。
(四)第九大队协助陆军袭击虹口附近之敌炮兵预备队,防空兵及步兵重兵器等,猛烈攻击之。
陆军已协同于第一线布标示幕,队号布板为山,攻击方向为箭头布板。
(五)第六大队之第三队,以一分队监视敌之行动,第三队主力及第五队直接协助陆军轰炸虹口方面与我对峙之敌陆军,第四队用三机编队,搜索青岛方面敌航空母舰之位置及行动。第十队以虹口敌兵营为主,杨树浦各纱厂为副,第一次出击后,可在长兴加油。
(六)航校暂编大队霍克对,务必与第二大队协同,确实掩护,第一欢六时三十分,同时到达目标,并消灭在上海上空妨碍我任务之敌空军。
可塞机队,以三机编队(一机装无线电,两机在后掩护之),侦察黑山列岛方面航空母舰之位置与行动,用无线电报,先通报杭州之第四大队。
达机队及其余可机队,协助陆军攻击虹口方面之敌陆军为主,以虹口敌建筑为副目标。并与嘉兴张发奎主任联络。
(七)第三大队守任首都之防空,全部取紧急姿势,特注意拂晓。
(八)第二十八队,拂晓起移驻南京,任首都防空。
四、任何飞机,不得经过苏州河以南之租界。
五.各部队第一次轰炸,应于明(十五)日六时三十分,到达目标,以轰炸四次为准。
六、根据本(十四)日之经验,由大队长决定炸弹之种类,但能多带烧夷弹。
七、驱逐机在离地之前,遇敌机来袭时,应于地面拉脱炸弹,迅速起飞应战。
八、各大队可相机变换飞机场,概定如下:第二大队在安庆;第四大队在乔司。
九,各大队战斗之后,除迅速以电话报告外,应补其笔记报告。
十、余同作战命令第二号。
十一、余在南京航空委员会。
署名
下达法:是以电话个别传达,油印命令尔后飞机补送各大队,并通报苏州张治中司令长官及嘉兴张发奎主任,十五日二时传完。


是(十五)日各部队之战斗及行动如下:
驻京第六大队自八月初旬分调各队于下列各地区,以便沿海之侦察。
大队部及十五队 南京
第三队 苏州
第四队 淮阴
第五队 滁州
十三日复调十六队临时配属于第六大队,使驻滁州,并调第五队分驻南京、苏州,迄本(十五)日除驻淮阴之一部仍任沿海侦察外,大队主力则多参加轰炸上海之敌。
甲,侦察
第四队张希儒、徐述仁两员侦得情况如下:
(1)六时十五分,琅琊台外之海面,有敌商船二艘,向北航进中。
(2)青岛海口外停有灰色大舰一艘。
(3)山坪岛至青岛一带海面未发现敌舰。
乙.攻击
一、七时第六大队第五队队长张毓珩率达机三架,各带炸弹八枚,自南京出发,经江阴、常熟赴上海,侦炸北四川路靶子场、虹口一带敌军。八时四十分飞抵常熟上空,适遇大风暴雨,以百余呎高度飞行,尚不能下视地面,直视亦极短,乃改向苏州转进,亦不能通过,遂于十一时返京,原拟十三时再行出发,因各队飞机麋集,汽油运输不及,不能供给,又值敌机来京空袭,遂遵令飞滁州暂避,故未施行。
二、十时十五分第五队队员陈庆柏率领达机五架,每机携带十八公斤炸弹十枚。用碰发信管,自南京出发,经苏州赴上海侦炸日军司令部及其它据点,九时许,到达目标上空,以三百呎高度,水平投弹有四枚弹中敌司令部,十二弹落其附近,均经爆发,惟敌之建筑物均系铜骨水泥.炸弹威力小,效果微,仅见屋顶击破数小孔而已,当我机进入时,敌高射枪炮射击甚密,陈庆拍所驾之飞机前座中一弹,透入保险伞之半部,轰炸后于九时四十五分飞进苏州,此役未过敌机,且风狂雨晕,亦未发现我陆军进攻。
三、八时第六大队大队长陈牺霞偕参谋长葛昌世驾四〇一号达机自南京出发,侦炸虹口、杨树浦一带之敌。九时飞抵上海,由低空潜入敌之上空,因云雾太低,对敌目标难于辨认,适遇敌高射枪炮密集射击,遂于敌阵地内高射枪炮火光起处,投下所携带三枚炸弹,并侦得吴淞口有敌舰十一艘,汇山码头四艘,江阴四艘,崇明岛一艘,已施放烟幕,似为航空母舰,闸北烟火甚炽,似攻击甚烈,公大纱厂之棚席已焚毁。
四、十一时四十五分,第五大队大队长丁纪徐率副大队长及第二十四、二十五两队各六机共十四架,各机携带五十公斤炸弹两枚,十八公斤炸弹六牧,由扬州飞上海,轰炸日兵营,飞至泰兴附近,因云雾极低,不能通过,折回扬州机场降落。
五、十三时三十分,第二大队十一队队长龚颖澄率领诺机十七架,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十二枚,一百公斤炸弹二枚,五十公斤炸弹三十二枚,十八公斤炸弹四枚.用碰发信管,分两队自广德出发,一队飞往杭州湾轰炸三星岛附近之敌航空母舰,一队经松江口往上海轰炸敌陆战队司令部。飞往杭州湾之一队,见该湾八十公里附近并无敌航空母舰踪迹,惟见有敌舰进入钱塘江口,我机队遂仍折回以炸敌舰。飞往上海之一队,在杨树浦之一带,见火势尚未熄灭,敌防空炮火甚为浓密,我两队飞机,乃于十四时二十分至十五时四十分之间,各以三机成队,分自五千呎至七千呎高度施行轰炸,其轰炸敌舰之一队,投弹后弹着点离敌舰约三十公尺,均经爆发,敌舰遂即向东逃遁,其轰炸敌司令部之一队,投弹后见司令部南面起火多处,弹着点因云低不详,公大纱厂命中三弹,我机任务毕,即直进广德,于十八时降落。
六、十五时,第五大队副大队长马庭槐率领二十五队机共六架,再飞上海轰炸日本共营,后离上海约五十公里,因云雾太低,能见度不良,遂折回扬州机场降落。是日第五大队各机两次因天气关系,不能达成任务,而敌之轰炸机。因油量充足,得在高空盘旋飞行.俟机分袭我南京、南昌等处。
七、第七大队第十六队队长杨鸿鼎率领可帆六架。自滁县出发,飞上海轰炸敌司令部,到达后,即对准目标轰炸,多数命中,但敌防空炮火极强,三〇一二号机前座之队员聂盛友被射中头部,当即殉职,该机乃由后座汪汉淹驾驶回滁县。
八、本(十五)日晚,第四大队代大队长王天祥率第二十二队副队长赖名汤等飞机八架,轰炸虹口日本兵营,战果丰硕。

丙.迎击
一、杭州方面:
(一)嘉兴:本(十五)日暂编各队率命集中嘉兴。晨五时敌机九架袭击嘉兴,因未得情报。第三十五队各机于敌投弹中起飞,其中一架未及起飞被敌机炸损。第三十二队驻笕桥各机于五时起赴嘉兴。驻乔司两机迄十一时四十分始飞抵嘉兴,继奉命飞上毒轰炸天通庵车站及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于十四时三十分,忽接电话谓敌机十六架,由海屿硖石方面飞来,各机遂起飞疏散,副大队长徐单元率机三架在空盘旋一小时,未发现敌机,乃降落。其它各机及三十五队各机均降落长兴。
(二)曹娥:第九大队于昨(十四)日,遵照第一号作战命令由许昌飞往曹娥,十三时三十分,二十六队、二十七队来克机共十八架,由许邑起飞,中途于蚌埠加油,属时过久,傍晚二十六队九机到达曹娥,二十七队中之一机,因故障降落周家口,只有两机到达曹娥,其余六机因天候昏暗,且对曹娥机场素不熟悉,已至绍兴之东,仍折回杭州机场,是日杭州机场被敌空袭后,已无灯火,当时其中两机过杭州时,昏暗中曾受地面射击微伤,其求六机到达时,复误为敌机而遭射击,且遍伤散布飞机,致来机降落时与场中散布之飞机相撞,造成损害。



八月十九日的战斗
截至昨(十八)晚二十二时止综台各方面情报所得之情况如下:
一、据报:敌有准备在崇明附近,南洲地方建筑飞机场之势,又令现在马鞍列岛附近之凤翔号航空母舰移至普陀山停泊,似有占领普陀山企图。
二,我军战况甚佳,已将敌军包围在吴淞文监师路(即达路)及施高塔路一带。
三,敌海军多在白龙港附近停泊,浦江本(十八)日晨,所泊日舰有:出击、龙田、球磨、川内及鱼雷艇。
四、敌航空母舰本(十八)日行动,于长江口外,北纬三十一度十分,至三十二度,东经一百二十二度五十分之海面佘山一带。
依据以上情况,于十八日二十三时发出第七号命令如下:
空军作战命令第七号
八月十八日二十三时四十分
于南京总指挥部
(一)敌海军集中停泊于白龙港附近。敌空军本(十八)日不敢深入。仅于我军阵线后方略施轰炸。
(二)我空军趁敌不备之际,扑灭敌之航空母舰及袭击扰乱我阵地后方之敌轰炸机。
(三)第四大队明(十九)日派六机携带加油箱,于八时三十分到达广德,加油归张大队长廷孟指挥,掩护第二大队至长江口外轰炸敌之航空母舰。
(四)第二大队受第四大队六机之掩护,于明(十九)日九时起,机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至长江口外,敌航空母舰活动区域,搜寻敌航空母舰而击灭之。
至机油料已届使用限度,尚不能发觉敌母舰时,即轰炸白龙港之敌军舰。
(五)第五大队明(十九)日,携加油箱于十二时,在上海巡逻一小时至十二时,离沪仍返驻地,专捕捉敌之轰炸机或战斗侦察机而击灭之,避免与敌驱逐机在空中决战,当攻击敌轰炸机或侦察机时,须确实明瞭敌有无掩护之驱逐机在其上空。
(六)第四大队进出飞机关于掩护第二大队之队形,高度、位置及通信联络等,统由张大队长命令之。
(七)第二大队轰炸时,须严切注意鸭窝沙以南之江西友邦之兵舰集中区域,不得轰炸,违则严惩。
(八)其余各部队,均在原地警备休息。
(九)余在南京总指挥部。
命令下达法:先以电话传达,油印由第六大队飞送,另电洛阳、许昌、汉口等处部队,严密警备,以防北面之敌机袭击.
是(十九)日京沪及广州方面各队之行动如下:
一、驻广州第十八队,派可机分次由侦查员李云龙,麦焕球、陈民、明忠义,先后飞伶仃洋一带侦察,所得情况如下:
1.七时五十五分先到唐家湾、伶仃洋一带,无敌舰。
2.九时三十分内,伶仃洋一带,未发现敌迹。
3.十三时十分,港口外伶仃洋一带无敌情。
4.十七时内,伶仃洋、唐家湾、澳门一带,无情况。
二、九时,第二大队第十一队队长龚颖澄及第九队队长谢郁青,各率诺机七架,共携带五百公斤炸弹二枚,二日五十公斤炸弹十二牧,五十公斤炸弹七枚,先后分别于九时及九时四十五分,自广德出发,经长兴、吴兴往炸余山附近敌航空母舰或白龙港之敌军舰。我军飞抵白龙港、花岛山一带,发现敌舰十余艘集结,龚队长于十一时,自七千呎半瞄准投弹,均命中敌舰左右舱附近,全数爆发,因云块所阻,袭炸结果不明,谢队于十三时七千五百呎高度,分两次投弹,全数爆发,命中之弹,落于舰体左舱一公尺处(约为二等巡洋舰),我机任务完毕,仍循原路于十二时四十分及十五分先后飞返。
是晚。全部飞机。飞往安庆。
队员沈崇诲、轰炸员陈锡纯所驾之机,在南汇附近脱离队形,于吴淞口外,坠落海中。
此役。第四大队、第二十一队队长李桂丹,于七时三十分率机六架,自南京飞往广德加油后,即以三千公尺高度成V字队形。掩护第二大队经南京至佘山轰炸敌航空母舰,逾飞抵花鸟山时,发现敌舰,投弹毕,复掩护飞回广德机场降落。
未几,忽有敌袭警报,乃即成队起飞,以一千二百公尺高度在空巡逻,十三时三十分,业悌于广德西北发现敌重轰炸机二架,由南京方向低空向南逃逸,我机将其击落后,于十四时三十分回机场降落。
三、九时四十五分,第五大队长丁纪徐,率机十二架,编成六个分队,每队二机,排成梯形,自扬州出发,以六千呎高度沿长江飞往上海上空。搜索截击敌轰炸机及侦察机,飞至苏州以北,遭遇敌轰炸机五架,驱逐机四架,其驱逐机高度较我机约高二千呎,当时对着我队形冲来,我机即加速上升,目至九千呎,我机因上空性能较差,乃入云中逃避,我因奉命不与战斗,于十一时许乃率部队飞至上海,在一万二千呎高度,历时一小时未见敌机,于十三时整队安返扬州。
本日驻扬州部队,于十二时半,十五时、十八时,三次接敌机空袭的电话,均经起飞警戒,未遇敌机。十九时二十分,未得警报,忽有敌机经扬州机场飞行,未拉弹,当即起飞迫击,不及而返。
四,十四时左右,敌机多架袭击广德,正值第二大队及第四大队出发各机任务完毕返场之际,地面即用信号枪示警,第四大队各机在上空搜索,与敌机遭遇于广德东南约三十里之处,当时击落敌机两架,其余敌机狼狈逃去。
五、十八时二十分,句容第三大队,接广德站长电话“镇江有敌机九架,向南京方向飞行”。大队长蒋其炎,即命起机飞京上空,旋见总站铺示着陆信号乃回场,正着陆时,总站又来电话:“敌机九架正炸南京”,我各机再起飞,敌已逃去,此为敌机第一次夜袭首都。


八月二十一日的战斗
截至(二十)晚二十二时止,综合各方情报飞机侦察所得情形如下:
一、(二十)日六时三十分,敌由虹口溃退至外白渡桥时,遭到空军轰炸,仓皇冲至桥南公共租界,目睹英军将敌缴械约百余。
二、敌占川沙荒滩作机场,其航空母舰在崇明岛海面。
三、汇山码头,已被我军完全占领。
四、敌拟起捞浦江之沉船,以便兵舰开进攻击南市及浦东。
五、苏省花鸟山及嵊山岛,于十七日被敌海军二十七驱逐舰占领,花鸟山灯塔及无线电台已被毁,该岛枪械均被劫掠。
六。我中路八十七师,拟今午进抵岳州路、唐山路之线、大场、南翔今被敌机轰炸。
七,万国商团消息:敌陆军四千拟在常熟登陆,并拟在川沙县属之海滩及崇明岛对岸建造机场。
依据以上情况,于昨(二十)日二十三时发出第九号命令如下:
空军作战命令第九号
八月二十日二十三时
于南京空军总指挥部
(一)虹口附近被我包围之敌,纷纷向苏州河以南公共租界逃遁,敌空军本(二十)日被我二十四队击落敌水上机两架。
(二)我空军明(二十一)日以毁灭杨树浦之敌建筑物为目的。
(三)第二大队全部明(二十一)日受第四大队掩护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轰炸公大第一纱厂。
(四)第四大队明(二十一)日以九机携带一百磅炸弹及燃烧弹护送第二大队,并轰炸杨树浦裕丰纱厂至明华糖厂之间敌人。
(五)第三十队两机,明(二十一)日受第四大队之掩护,携带五百公斤炸弹,轰炸目标与第四大队同。
(六)第五大队明(二十一)日,第一次定五时起飞,携带五百磅炸弹,轰炸恒丰纱厂至汇山码头间敌人,高度一万二千呎。
(七)第二大队、第四大队、第三十队明(二十一)日五时开始起飞,其次序如下:
诺机、霍机、马丁机
(八)起飞后,一同向目标飞进,其高度如下:
霍机一万四千呎
马丁机一万呎
诺机八千呎
(九)各部队进入目标之航线,自上海市中心方向,沿浦江向西进攻。
(十)第四大队掩护诺机及马丁机时,须占后方之位置,遇敌机时,即拉高空投弹,专任掩护。
(十一)第一次轰炸后,第二、第四大队回南京,第五大队回扬州,装载油弹准备第二次轰炸。第三十队则回汉口宿营。
(十二)第二次轰炸后,第二大队回安庆宿营,第四大队回南京宿营。
(十三)第四大队余部第二十八队、三十四队、第十七队,明(二十一)日均须于四时三十分准备完毕,以防敌机袭击。
(十四)余在南京空军总指挥部。
命令
署名
下达法:以电话分别传达,随补油印命令,扬州、句容由第六大队派机送达,并通报第一军区司令部、防空指挥部,并用电话通报沪杭警备司令部。
八月二十一日,各部队之战况如下:
(一)四时二十分,第三大队接到敌机乘拂晓袭击我首都之电报,当即起飞,分为两队,第一队由第十七队队长黄扬洋率领霍机七架,在句容、南京之间上空巡逻。五时许,我机抵南京南方,黄队长发现敌机三架.成V字队形,在南京迤北山地上空,因有训令我机不能经过南京市上空,只可绕城前往迎击,当到达目的地时,已不见敌机。第十七队分队长秦家柱,拟五时二十分正在南京北巡逻,忽见扬子江有弹落下。水浪翻腾,乃发现敌机三架,高度约一万二千呎上下,我机高度仅六千呎,急向侧方升高。奈敌机已知有备,将炸弹全数投入江中,向东方沿江逃遁,我机隐藏下方追踪急飞升高,直追至扬州,仍相差三千多呎,两机上机枪故障,加以机身中弹六处,无法再追,即向句容返航,其余各机,未与敌机遭遇,于七时后飞回降落。
(二)第五大队本日奉令,五时起飞,飞沪轰炸,因三时四十五分及四时三十分迭发警报,不得点灯,因为工作迟缓,迄五时装竣油弹,正试车中,五时十五分有敌轰炸机六架,分为两小队,成V字队形,高度一万呎,自西飞来,袭击扬州机场,第一小队到达机场上空,先以机枪扫射后,投下二百五十公斤以上炸弹五枚.投弹后即向东直飞,未几有一敌机转向西飞;第二小队到机场上空,未投弹即向东直飞.当时霍机六架起飞迎击,董明德与朱恩儒各驾机追击敌第一小队以东两机,直追至泰县附近,各拟在敌后下方三百公尺距离外射击,即见敌机放烟,复在敌机正后方一百公尺处射击多次,该两敌机均着火下坠,一落泰县东台间,一落泰县附近。另敌第一小队转向西飞之一机,为刘依钧所追击,追距二百公尺处,对敌射击,即见敌机左发动机冒烟,继续追射,敌机即起火下坠,落于六合、仪征之间。袁葆康驾机追击第二小队,追至如皋以东地方,将该小队第三号机击落。
此役,先于三时四十分及四时三十分得警报两次,均未见敌机,及至敌机到达机场而未得警报,且是日天有薄雾,各机均负有轰炸任务,装上炸弹准备出发,故未能全数起飞,结果,敌重轰炸机被我击落四架,而我亦被敌炸毁四架,空战中受伤一架,在机场附近迫降时,机毁人轻伤,队员及通信士被炸伤各一人,通信士滕茂江伤重身亡。
(三)五时,第二大队的第九队队长谢郁清率诺机六架,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六枚,使用迟发信管,自广德出发,往南京赴上海轰炸公大纱厂之敌。目时二十二队队长黄光汉率领霍机九架专任掩护,但进入上海后,先去联络。敌水上驱逐机九架,自上海西面来袭,包围我诺机,我诺机仍分成两队,用分队防御队形,仍向目的地航行,数度进冲.均未奏效,其时我两队失去联络,被迫折回。顾全祥,游云章、王万全等所驾之机三架,炸弹均投太湖。
此役,原定八机出发,其中有两机因故障未能起飞,已出发飞机,其中两机于返航时失去联络,降落滁县,其余四机于八时四十分回降南京机场。
(四)七时十分第五大队大队长丁纪徐率领霍机四架,以两机任轰炸,各携带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一枚,使用迅发信管以两机任掩护,自扬出发,飞往上海轰炸恒丰纱广及大阪和平公司、南满铁路公司各码头,八时零五分飞抵目标上空,由一万尺俯冲至五千尺投弹,落于汇山码头东北约三千尺处,其时敌高射炮向我射击,幸无伤损,于九时二十五分飞进扬州机场降落。
(五)十二时,第二大队之第九队队长谢郁青率领诺机八架,携带五百公斤炸弹各两枚,二百五十公斤炸弹八牧,使用迟发信管,自南京出发,经广德加油后,于十四时起飞,经南汇往泗焦岛轰炸敌航空母舰,同时,有第四大队二十三队队长毛涛初领霍机六架任掩护,十五时飞抵目标上空。自七千尺一次投弹,全数爆发,未经命中,当轰炸时,敌防空炮火甚多,但仅在五千尺以下,并在大战山发现敌水上机两架准备起飞,当由二十三队吕基城、姜世荣骤降射击数次,敌方损坏情况不明,又侦得防空炮火多由泗焦岛发出,泗焦及花鸟山附近游弋兵舰甚多,泗焦港口可作水上飞机场,泗焦掘出新土甚多,以作永久工事,十七时经泗焦,镇海飞返南京机场降落。

此役,我军经过杭州时,防空炮火发射甚多,想是滥视时疏忽所致。
(六)第四大队第二十二队分队长乐以琴,赴上海轰炸敌航空母舰,在沪西朱家宅击落驱逐机一架。
空军作战命令第十一号
八月二十一日十六时三十分
于南京空军总指挥部
一、上海之敌已呈动摇之象。
二、我空军以疲惫敌人精力之目的施行连续夜袭。
三、第六大队以达机六架,配熟习夜间飞行人员,服夜游击之任务。
四、以介司为根据飞行场。由杭州总站设置完全夜航设备及准备达机一队三日之油弹。
五,游击队以单机出动为原则。并选有利目标射击以扰乱之。
六、每夜至少以三机各出动一次,以三夜为度。
七、其他一切细部之布置,由第六大队准备,拟明(二十二)日夜问实施。
八、余在南京息指挥部
署名
下达法:复写送第六大队,以电报令知杭州、上海、嘉兴、苏州、建德、兰溪、诸量各战场。
陈大队长奉令后,当时编成派遣支队如下:
甲,军队区分
支队长空军少校 陈栖霞
副支队长空军少校 李怀民
参谋空军中尉 吕志坚
队员:空军中尉王仁恬、陈历寿、徐述仁,高冠才,吕亚杰、王盂恢、张培义,王健珍,刘景枝、肖九韶。
乙、飞机区分
达机四〇二、四〇三、四〇五、四〇六,四〇九、四一〇计共六架。
并限定飞行人员拟今十六时前,地勤人员于今二十四时前到达杭州待命。
本文摘选自《八一三淞沪抗战》 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衣复恩回忆录
http://www.liching.org/publication/pub_03.php


第1節 虹口空戰,有驚無險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我們調往 河南周家口,準備對華北日軍作戰。8月初已可看出日 軍的真正意圖仍是上海,於是全大隊又火速趕回安徽 廣德。
  8月14日清晨,我們接到出擊上海的命令。我們九 架飛機,由謝郁青隊長親自領軍,郭偉立同學擔任他的 轟炸員。當天的天氣極壞,雲高只有八百呎,而我們仍 舊保持緊密的編隊飛行。根據早先的演練,機隊通過真 如電台的上空後,只要按照既定的方向飛行,就可以抵 達目標上空,也就是日軍在上海虹口的海軍陸戰隊司令 部(即所謂虹口日本兵營)。而這天因能見度太差,在對 準羅盤所指示的方向後,機群卻並未準確通過目標,幸 好我們仍能看到目標所在,而且地面還無任何動靜。
  這時我們的瞄準高手郭偉立作了一個「重來」的手 勢,表示航道並不準確,必須重新進入,於是諾司路普 大編隊就盤旋一周,再行接近目標,不料這次仍然不夠 完美,大家只好按照郭偉立的指示再飛一次。
  第三次果然準確地通過目標上空,因我們的飛行高 度很低,可清楚看到日本兵往返跑動,並已打開砲衣向 我機射擊,而諾司路普機隊仍保持密集隊形扔下炸彈, 幾乎全部命中目標。這時候周圍的地面防空火力也猛烈 地向我們襲來,其中有顆子彈從我座機的右下方射入機 艙,穿透了我的右腿褲管內側,斜向飛竄而出;而我竟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然毫髮無傷,真是十分幸運。這也是我參戰以來唯一被 擊中的一次,而這一次也僅是飛行衣中彈而已。
  投彈後為避免敵方射擊,我們都紛紛鑽入雲中,原 有隊形即行解散,最後分別降落附近各機場。我降落在 揚州,而閻海文不幸迫降敵陣,以手槍斃敵數人之後, 自戕身亡。另外一架由祝鴻信駕駛,降落於龍華機場, 其後座任雲閣則遭日軍水上飛機襲擊而壯烈犧牲。
  我在揚州又奉命去炸日艦「出雲號」,當時諾司路 普轟炸機只能攜帶一枚五百磅炸彈,雖然炸中「出雲 號」,但破壞力很小。據報「出雲號」的甲板,是用 十四吋厚的鋼板製成。我等自嘲:看到日本兵用掃把清 掃甲板上的彈片時,心中真是又氣又好笑;同時也悲嘆 我方的損失,及我轟炸機對日本軍艦破壞力之微弱。
第2節 沈分隊長,為國捐軀
  傷亡原本是戰爭中無法避免的結果,但沈崇誨分隊 長的出事,卻一直使我感到遺憾。因為他的諾司路普 「904號」機,早就發現有馬力不足的現象;經過機務 長調整後,我還自告奮勇,為他試飛了一趟,覺得情況 並未改善。因此在8月19日上午出發前,我力勸沈分隊 長改換另一架飛機,但他執意原機出動。當我們飛越 杭州灣上空時,發現「904號」領隊機速度減緩。沈分 隊長揮手示意我們兩架僚機,可脫隊先行前進,不要等
我的回憶

他。結果我和另一架僚機孫承謙在白龍港投彈完畢後, 即返回廣德;但沈分隊長和他的轟炸員陳錫純則從此失 去了音訊。我們四處打聽,並於次日派機去錢塘江一帶 尋找,均無所獲,消息杳然。甚至戰後,遍訪日方資 料,亦無所獲。
  沈崇誨畢業於清華大學,後來考入中央航空學校, 隨第三期畢業。在我們第五期進入筧橋習飛時,擔任我 們的區隊長並兼飛行教官。沈待人寬嚴並施,學生都很 佩服。有一次他帶我們去西湖龍井旅遊,歸途中派兩個 學生先去茅家埠僱船。原已講好價錢,但等全體同學到 達時,船家卻要漲價。經報告沈區隊長後,他竟說: 「船家不守信用,我們去揍他!」當然船家最後還是老 老實實地把我們划到了湖濱。此事令同學領教到沈區隊 長之強烈是非感,以及敢做敢當的魄力。
  我個人對這位區隊長非常敬佩,友誼也很深厚。初 到杭州時,人生地不熟,就跟著三個學長跑,一位是二 期的林文奎,前面已介紹過,我因聽他的演講,才投筆 從戎的。另一位則是三期的張錫祜,身高六呎多,床鋪 要特別訂製。還有一位就是沈崇誨。他們三位對我都很 照顧。
  當時我們駐防安徽廣德,大隊長是張廷孟,山東即 墨人,標準的硬漢,不作假,不賣帳。1945年9月3日, 我國在南京正式接受日軍投降,當時張廷孟擔任空軍第 一路司令,為空軍受降官,隨同何應欽總司令前往受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降。副大隊長則是孫桐崗,北洋軍閥孫桐萱的弟弟。
  一天吃過晚飯,大家在戶外稍事休閒,見一架「霍 克」(Hawk)驅逐機在機場上空俯衝,似在做特技,大 家都有點莫名其妙;後來發現九架大型飛機,編隊飛向 機場,我們以為那是我們的「馬丁」(Martin)B-10轟 炸機。後來一想不對,我們只有六架B-10,那裡來的九 架?就在此時,即突然聽張大隊長大喊:「快跑!是日 本飛機!」
  大家即刻向田野疏散;剎那間日機(鹿屋航空隊) 飛來機場上空,對準兩座棚廠投彈,把棚廠炸得稀爛。
  所幸那天我們的飛機出任務回來,沿場邊疏散,未 進棚廠,故毫無損失,可算慶幸!被炸後那架「霍克」 機才進場降落,原來是一位周庭芳教官由筧橋飛來,警 告我們日機來襲;那時我空軍無陸空通訊,對周教官的 警訊(特技)竟毫無反應。還好大家跑得快,並無任何 傷亡,只是把伙伕嚇跑了,有好幾天都得去城裡買飯。
第3節 改飛「伏爾梯」,誤降邛崍
  我們在前線激戰一個月,犧牲了很多袍澤,於是 空軍第九中隊奉命移防。由於諾司路普轟炸機只剩下 三架,已無戰鬥能力;我與幾位同僚,隨謝郁青隊長 乘汽車至蕪湖,再搭船前往漢口待命。後來在王家墩 基地,奉命接收一批「伏爾梯」(Vultee)V-11 轟炸
我的回憶

機。它們的馬力,甚至還比不上諾司路普,因此上級 命本隊將這些飛機送往四川成都,準備擔任航校七期 畢業生的教練機。
  我們在等待「伏爾梯」組裝的期間,也看過許多 不同型的飛機陸續運達。其中大多數都是行政院長孔祥 熙前往參加英皇加冕時,沿途向各國所訂購的。如今因 為上海被日軍佔領,這些飛機都改從華南港口輸入,輾 轉多時才抵達漢口。
  有一批是從美國買來的「白蘭卡」(Bellanca),負 責押運返國的,竟是我的昔日同期好友葛正道。他原來 和我一同習飛,但中途遭淘汰,而考入機械科第二期, 後又通過甄試,留美受訓。這次異地重逢,他的言行舉 止,都甚為洋派;比起我們這些擔任基層飛行員的同 學,似乎顯得更為春風得意。那批「白蘭卡」雖號稱 「全能機」,但因為原本是郵務機,沒有任何武裝的配 置;上了戰場,什麼作用也沒有。真是標準的「外行人 做內行事」!既浪費國帑,也犧牲了一些同志的生命!
  伏爾梯的組裝是逐架完成的。3月14日那天,隊友 孫承謙同學在試飛新飛機時,不幸失事墜地身殉。為了 爭取時間,謝隊長決定將試飛好的飛機不採取編隊,而 以單機方式向內地進發。當輪到我臨走之前,他對我 說:「飛過四川萬縣和遂寧,再往前飛,見到一片山, 那就到達成都了。」
  我就憑著這句話,帶著機工長趙紫堂上路。原本謝 郁青口中的「山」,乃是指簡陽附近;但當我通過該地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時,能見度很差,從空中覺得那只是一片丘陵,所以並 沒有放在心上。再向前飛則看見四支豎立的天線;但繼 續往前,就發覺情況不對了,因為極目所見,都是高山 峻嶺,我判斷一定是飛過了頭,眼看天色已晚,於是降 低高度,找到一片平坦的河灘,將機輪放出,冒險迫 降,希望藉以保全這架飛機,結果安全著陸。
  降落不久,立即在當地引起了一陣轟動,連縣長也 趕來向我們慰問。原來這已是四川與西康邊境的邛崍! 休息一夜之後,我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起飛?因 為河灘並不是完全平坦,甚至它還跟著河道轉彎。但經 過我仔細地測量,判斷「伏爾梯」在低油量情況下,應 該可以載著我們兩人升空。在起飛之前,送行的縣長, 央求我帶一個人前往成都,但我予以婉拒。我們將「伏 爾梯」推至河灘頭,開足油門,順著河灘滾行;在轉彎 的地方,看到預插的紅旗,我稍稍將機頭一偏,邊轉邊 拉起,總算順利地起飛,謝隊長後來聽到這段波折,頗 為驚訝;因為在河灘上起飛,恐怕還是中華民國空軍史 上頭一遭,直誇我藝高人膽大。
  抵達成都的鳳凰山基地之後,我辦好交接手續,就 進城逛街。結果在華西壩又見到那四座巨大的電台天 線,原來昨天我正從該地上空通過,卻因能見度極差, 而沒有發現近在咫尺的成都。
  我隊在成都擔任訓練航校七期同學的工作,一直 到1938年的5月為止,才結束該項訓練。後來很高興知
我的回憶

道,那批七期同學中有很多優秀人才,為空軍貢獻不 少。其間我曾有一次在訓練飛行中發現起落架發生故 障,兩輪只放出一半就卡住了,但我最後還是靠這副傾 斜的輪架完成降落,飛機也毫無損傷。事後檢查,才發 現是輪架內的一截鐵塊卡住所致。
第4節 轉駐蘭州,接收俄機
  上級後來又賦予本隊新命令,前往甘肅省接收蘇聯 援助的新飛機。我們準備由漢口,駕駛那幾架碩果僅 存的諾司路普,先飛往湖北老河口,再逐步向北移動。 不料在臨出發前,我突然牙疼難忍,故向徐康良隊長報 告,必須先就醫才能飛行。徐隊長因顧及部隊整體行 動,而斷然拒絕。當時我年輕氣盛,火氣比他還大,我 說身體屬於國家,有病必須醫治;並表示若不允許我治 牙,乾脆辭職不幹算了!
  隔日,部隊集合出發,我則依然堅持故我。後來走 進空蕩蕩的隊部時,卻發現隊長留了一張字條給我,裡 面不但沒有任何指責之意,反而告訴我已預留一架待修 飛機,等到修好後,由我飛往老河口歸隊。我看後深自 懊悔,並感佩長官對下屬的寬宏大量。次日在補好壞牙 之後,立即趕往機場,駕機飛往老河口與大隊會合。
  在當地住了一段時間,大家閒來無事,於是向吳泰 廉同學(外號紅鼻頭)學會了打麻將,還背熟了諸葛亮 的「前後出師表」。原來諸葛亮的老家南陽,就離老河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口不遠。我還特地去買了一套岳飛親書的〈出師表〉拓 本,掛在睡覺的地方,每天躺在地鋪上就可看到;每次 讀後,心中感觸總是特別深刻。多年後,曾與周至柔將 軍談及此事,他在我的留言冊上寫道:「武侯之文,武 穆之字,出師表遂為千古絕作,復恩同志告余:抗戰軍 興,常攜此以自勵。今國際倡言民主,國內黨派林立, 每讀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兩句,不勝感慨係之; 誰是漢賊?何謂王業?周至柔書于重返筧橋之翌日, 三十五年二月二十一日」。
  過了一陣子,我們又奉命去西安,在那裡住了一段 時間。有少部分飛行員就將開元寺旁的妓女戶當家,甚 至娶妓為妻。後來,我們換搭一架波音247型客機去蘭 州;那架飛機原先是東北「少帥」張學良的私人專機, 十二人座,一直是由洋人駕駛,有時也為空軍運人,但 並不常見到它。
  到達蘭州後,除了我們第二大隊之外,還有第四大 隊的飛行員已駐在那裡,徐康良和毛瀛初兩位大隊長也 來了。上級安排我們住在一家紗廠內,每天接受俄文的 基礎訓練。閒暇之際,我就到處尋幽訪勝,舉凡黃河鐵 橋、五泉山、白塔寺、青龍山,甚至清代左宗棠在當地 設立的闈場遺址,都曾留下我的足跡,但始終無俄機飛 來的消息。
  有一天,天際突然傳來奇特的聲響,大家紛紛跑 出屋外張望,只見大批飛機從西北方,向蘭州飛來,
我的回憶
0
數量龐大,甚為驚人,為首的是一架四引擎的TB-3 巨型機,後面則跟著一大批轟炸機和驅逐機;它們完 全沒有隊形,抵達機場之後就各自進場落地,活像一 群無頭蒼蠅。這是我們頭一次看到蘇聯人送飛機的方 式,堪稱奇景!
  從飛機裡爬出來的俄國飛行員都穿著便服,因為他 們是以志願軍身分前來;那時蘇聯還未對日宣戰,依國 際慣例,正規軍不能出現在我國戰場。他們幾乎沒有隨 身行李,只有牙膏、牙刷等盥洗用具而已。
  據說蘇聯機隊的調動,只有領隊及長機的領航員知 道目的地,其他僚機只是跟著飛。若天候不佳,則絕不 出動,因為他們必須依靠目視跟隊;也就是說在空中須 能彼此看得到,才能一起前進。這就是他們遲至今日, 才突然一窩蜂飛來的主要原因。
  所有蘇聯人員都住在「戰地服務團」為他們準備的 招待所中,我們的換裝訓練隨即展開。我雖然俄文才學 了一點兒皮毛,但對術語已多半能懂,所以可勉強聽懂 他們所講的操縱程序。由於這次送達的SB-2轟炸機中, 都沒有教練用的型式,蘇聯教官也不能和學員同機指 導,只能教我們在地面練習滑行,從中體會掌握直線前 進和轉彎的要領。到最後階段,只待教官舉起白旗,我 們也就加足油門飛離地面,自行去摸索飛行的技巧。這 種放單飛的作法,照說應該是很危險的,但當時卻很少 失事,不過時有飛到空中,盤旋多時才降落的險景。
1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與這批俄國人相處一段時日,我發現他們大多數雖 有操控飛機的能力,卻沒有什麼文明的教養。進餐時, 竟然可以一口氣嚥下十幾個雞蛋!或是一杯咖啡中放 四、五塊方糖。入廁時甚至不知使用衛生紙,而是用木 片、石頭來解決。這顯示他們是來自社會的低下階層, 但在共產黨主政的國度裡,卻特意挑選這樣的人來擔任 飛行員,似乎認為他們的黨性和服從性較高,也比較驍 勇些吧!
  但是他們的領隊人員程度都很好,我碰見的幾位高 階飛行官,英文說得很流利,見聞也廣。至於真正的管 理階層,則是共黨的政工人員;他們的表情嚴峻,不苟 言笑,眾人見到他們時都懼怕三分,深怕不小心犯了過 失,政工人員的手一指,就會被遣送返國。據說那些中 途被調回的人,下場只有「管訓」一途,無怪乎眾人對 他們畏懼有加。也因此,這些俄軍人員不敢跟中國人多 所接觸,以免橫生誤會。
第5節 俄機交鋒,不敵日機
  6月間,我們進駐到漢口,開始以SB-2機攻擊逆長 江而上的日軍。這種蘇聯轟炸機所標榜的是高速,機上 三挺機槍則嫌火力不足。7月8日那天,我奉命出擊馬當 沿線的敵艦,在中途遭到日本戰鬥機的攔截,我估算 SB-2絕非其對手,於是以高速衝向雲堆尋找隱蔽;但同 行劉甫成所駕的「903號」機卻遭日機數度攻擊,結果
我的回憶
2
當我再飛出雲隙時,只見劉機已被擊落,甫成的降落傘 還飄在半空中,我束手無策,只好飛返基地。
第6節 崑崙關之役
  1939年9月歐戰爆發,歐亞兩個戰場逐漸從區域性 的戰事匯流成一場世界大戰。日本趁英法等國無暇東顧 的機會,加強對我國西南方運補線的封鎖,企圖進一步 牽制我方兵力,以迫使我國屈服。
  11月中旬,日軍從廣東省欽縣登陸,一路向廣西境 內推進,最後攻佔了省會南寧,直接威脅我西南大後 方。當時,我擔任空軍第九隊副隊長。有一天,航委會 周至柔主任召見我和另一隊的隊長,詢問我們部隊訓練 的情形;並告訴我們陸軍預定12月中旬展開反攻,亟需 空軍的支援。那位隊長聞後面露難色,有所遲疑;而我 則爽快地向周主任保證:「只要接到命令,九隊可立即 出動。」
  因此,本隊遂被指派為桂南會戰的轟炸機隊,我和 顧彭年隊長帶領九架SB-2進駐桂林二塘基地,周至柔主 任和空軍第二路司令部參謀長劉國運率幕僚坐鎮當地, 甚至連蘇聯志願隊也派了一個中隊前來,準備和我們並 肩作戰。
  陸軍部隊於12月18日首次奪回戰略要地崑崙關,擊 敗日軍一師團以上;不過隨後日軍立即反撲,兩軍於是 在地面形成拉鋸戰。這時我們空軍與蘇聯的一個SB轟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炸中隊,對十萬大山沿線發動空中攻勢,這是我首度與 蘇聯人協同作戰。令人不解的是,本隊與俄國志願隊所 使用的都是相同機型的轟炸機,但是起飛後,他們的編 隊總是很輕鬆地就超越我們,留下我們在後苦苦追趕,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望塵莫及。很顯然的,蘇聯提供給 我們的裝備,乃是「次級品」,從這一事例可看出俄共 史達林之狡猾。
  不過這個問題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日本動用陸海 軍航空隊參加此次作戰,他們佔著數量上的優勢。經過 連日作戰後,我方所剩的堪用機數已無法再編隊出動。 到了最後階段,全隊竟然只剩下我的那一架SB-2還能飛 行,但也到了需要進廠修理的地步了。
第7節 接收大達機
  時值寒冬,有一天,桂林上空難得太陽露出雲端。 我趁此機會,耽在空曠的機場上享受溫暖的陽光。正 巧周至柔將軍一行也在那裡曬太陽,他問我爾後行動如 何,我回答只有將僅有的那架SB-2機飛回成都,交廠翻 修;除此之外,實際上已無事可做。周問我是否還想繼 續從事飛行?當然,飛行對我來說,是一項終生的志 業。周了解了我的意向後,就告訴我一個機會。他說: 「你去中國航空公司把那架大達機接回來吧!」
  這個安排,使我邁進了軍旅生涯中的另外一個階 段,也影響了我爾後二十多年的命運。
我的回憶

  說起「大達機」,又是一個曲折的故事。它是美國 達格拉斯公司產製的DC-2空運機。周主任命我去接收的 那架大達機「36號」,原本是由非洲阿比西尼亞(今衣 索匹亞)所訂購,作為賽拉西國王的座機。由於該國與 義大利作戰失利而未能交貨,故改售予廣東省余漢謀省 長,並由廣東空軍保管,兩廣事變後則又被中央空軍接 管。由於當時空軍無人能駕駛及維護它,於是就將這架 飛機借給中國航空公司(簡稱中航),使用至今。
  我將自己的SB-2飛回成都送修後,就前往重慶珊瑚 壩機場,當地正是中航總公司的所在,而屬於空軍的那 架「36號」DC-2機也停放在那裡。中航是一個由美國 人掌控的公司,連機長也大多是美籍人員。這次應航委 會之託,特別安排一位華裔的駕駛員帶我飛行,此人正 是後來鼎鼎大名的陳文寬。
  陳君是美國土生的華僑,他當初滿腔熱忱地返國報 效,進入中航服務。然而該公司向來歧視華人,他們 大多數都只能擔任副駕駛,即使升為機長,也只派去飛 Loening那樣的小型水陸兩用機,因為該型機在抗戰初 期,只沿長江飛重慶、沙市、漢口等地,比較不容易出 大差錯。而陳文寬卻是少數的例外,因為他曾在一次空 襲警報時,自告奮勇,搶救無人看管的一架DC-2(可能 就是36號),他不但將那架大飛機避開了日機的攻擊, 而且又順利地返場降落。經過此事,洋人對他刮目相 看,讓他升任DC-2的正駕駛。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在這段學習期間,我與陳文寬相處融洽,成了好朋 友。他是一位非常注重生活享受的人,但在工作上偶爾 也不甚得意,因為每次看他和美籍機師開完會之後,神 情總顯得有些沮喪,原來美籍的同僚還是超脫不了種族 歧視的藩籬,華人的意見總是不被重視。
  由於DC-2並非單人駕駛的飛機,而是雙引擎可搭 十八位乘客的大型空運機,於是航委會又調來楊辛癸擔 任我的副駕駛、王堃和為通訊員,機械員則有鄧必成、 孫基宗及王英哉(後面兩人都是投效我國空軍的朝鮮人), 我們這個機組從此就負責這架全軍唯一的DC-2。它相 較於我們在航校所使用的達格拉斯O-2MC教練機而言, 的確是「大」了許多,所以被稱為「大達機」。
  大達機的主要功能是運輸,它的續航力及載重量, 在當時都算是一流。但是起初卻很少人敢搭乘,而該機 最早的乘客就是周至柔主任。那次DC-2正要前往昆明 進行發動機的翻修,他堅持要搭乘該機。
  「36號」機並不隸屬任何部隊,或委員長侍從室的 飛機管理組;我所有的飛航任務,都直接聽命於航委 會,因此經常要飛往重慶報到。所使用的機場,位於長 江江中的珊瑚壩沙洲之上。飛機的保養維護,則是在成 都鳳凰山進行。
  DC-2和其他的長程民航機一樣,都裝有陸空通訊 設備,但中國空軍的作戰飛機,卻普遍沒有這種裝備, 因為在整個戰情系統上從不被重視。空軍雖然設有地面
我的回憶

電台,但值班人員平時都沒有戴耳機監聽的習慣,使我 們在長途飛行時,經常無法得到及時的協助,而必須藉 助於歐亞航空公司的地面電台。我為此曾向毛邦初總指 揮力陳地面導航的重要,聽說他因此親下手令:「凡值 班人員不戴耳機而貽誤軍機者,一律槍斃!」自此之 後,中國空軍的陸空通訊,才開始邁上正軌;而我們也 不必依靠他人,就可與自己的地面電台連絡了。
第8節 摯友楊天雄
  1940年春,由於我在支援崑崙關作戰及大達機運輸 的工作表現,而接到蔣委員長召見的通知,這是我從軍 以來首次獲得的殊榮,也是我空軍生涯上的一件大事。
  於是,我計劃趁此空檔結婚。由蕭伯母(我岳母) 作主,婚期原本訂在該年5月24日。但是由於重慶在進 入5月後,霧季結束,正是日機展開猛烈攻擊的時節; 再者,因蔣委員長召見,必須在4月初前往重慶報到, 於是決定將婚禮提前到召見之後的4月9日舉行。
  婚後第二天,我和瑛華先飛宜賓,然後到成都住進 東桂街的房子。當時能說善道的林文奎和好友楊天雄均 為家中常客。天雄是我在潞河中學的同學,小我一屆, 但與我交往甚密。此外,他的同班張廣基也成了我的好 友。那時我尚不知廣基竟是吾妻的親兄,因過繼給姨父 張明岡,才改姓為張。廣基曾留學日本,對照相發生興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趣,後來成為美國《時代》及《生活》雜誌駐台攝影記 者;在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中,還因拍攝出許多傑出的 作品,而馳名中外。
  楊天雄在抗日戰爭之前,原本報考了陸軍官校,經 我建議才轉而加入空軍,隨空軍官校十期畢業。剛開 始,他未派部隊服務,因為那時空軍幾乎全無飛機,日 機來襲,如入無人之境,因此國人對空軍嗤之以鼻。空 軍人員在那段期間很沒有尊嚴,抬不起頭,甚至有一度 還不敢穿軍服上街。在無仗可打的情況下,楊天雄成為 我家常客。他的中英文俱佳,時常幫我整理航行資料, 至今我尚保有他為我所畫的航線圖。後來中美混合聯隊 成立,他才被派到昆明受訓,擔任分隊長,與美軍並肩 作戰。
  1944年6月7日,我在重慶白市驛機場碰到天雄,我 告訴他有意把他調來空運隊,他說等他完成三十次作戰 任務後再說。因為身為空軍軍官,又值中日戰爭,理應 有相當的作戰記錄。在他的堅持下,我也只好作罷。誰 知那次卻成了我和天雄的最後一次會面。命運弄人,莫 此為甚。
  那天之後,我飛回成都,他則帶領三架B-25機飛梁 山,準備出發作戰。在我抵成都後,就接獲消息,說楊 天雄所率的B-25機隊在惡劣天氣中集體撞山,所有機員 全告犧牲。這是抗戰後期最嚴重的一次意外事故。為查 明真相,我特別派了一位副官前往梁山一探究竟,數日
我的回憶
58
後他帶回來天雄唯一的遺物,一枝犀飛利(Sheaffer Life time)鋼筆,那是年前他託我從香港幫他買的,他向來 視若珍寶,隨身攜帶,如今只見鋼筆,而人已歸天。
  抗戰結束後,我把那枝筆送到天津,交給他父母, 另外還有一些他留在我家的日記。天雄的父親楊豹靈先 生,早年負笈美國,畢業於普渡大學,學成歸國後,與 中國鐵路工程之父詹天佑,合力建設北京到張家口的鐵 路。那是一條翻山越嶺的鐵路線,因有些坡度頗陡,所 以車頭特大,而路軌設計也很特別,有些太陡的路段, 為防列車無力爬過,故設計倒退到另一高坡,再藉衝 力,越過陡坡。這一段鐵路建成後,詹氏名揚國際,至 今還為後人所欽敬。楊豹靈先生的主要任務,則為進口 大型車頭及有關周邊設備。
第9節 西北地區任務
  DC-2機是當時國內續航能力最大的機種,如以成 都為基地,向西北出發,則可儘量發揮此一特長。所以 每遇這種出差任務,我都喜歡一口氣將燃油飛完,減少 在中途落地的次數。如此既節省時間,又可避免多次起 落的麻煩。為了此種長途飛行,每次我都請瑛華準備三 明治,並且隨帶一個熱水瓶登機。
  同行機組人員雖然知道我有這個習慣,但每次出任 務時,他們總是兩手空空上機,等到飛了半天,我取出 三明治填肚子時,駕駛艙裡的楊辛癸等人,就眼巴巴的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看著我吃,還流露出一副渴望的眼神,希望我能留一些 給他們分享,讓我感到好氣又好笑。最後我乾脆一不做 二不休,一手推開窗子,將剩下的點心全扔了出去。我 之所以如此惡作劇,主要是想給他們一個教訓,希望他 們養成凡事做好萬全準備的好習慣。
  平常飛西北,多半是成都起飛,在蘭州落地,或逕 飛酒泉(甘肅的肅州),然後飛迪化(烏魯木齊),也可 能飛伊寧;有時從蘭州起飛,直飛烏魯木齊。這是一 段相當長的飛行。在這段飛行中,常常接到安西機場 的電報,請我們在那裡降落休息,並在電中說已備好 136(指的是一百三十六張麻將牌)招待。有時長途飛行很 苦,也就下去休息一夜。當時的縣長是一位山東礦業學 校的畢業生。安西地處邊陲,非常貧窮;每次知道我們 在那裡降落,縣長必親自出迎,並沿街敲鑼,請百姓出 售乳豬,交招待所(為俄國人所設,但很少人去),為我 們晚餐食用。招待所很會做西餐,因此每在安西過夜, 均可大快朵頤。
  我們機員中最有趣的一位,就是王堃和。那時他單 身住成都,沒有早起的習慣,每次出發,我都要開車去 接他。他老兄總是聽見門響才起床,邊走邊穿衣服。數 日後,任務完畢,回到住所,發現牙刷上還沾有牙膏。 原來,因為走得匆忙,連牙都來不及刷。我和王堃和的 私交雖很好,但公事絕不馬虎,講好六點鐘出發,我一 分鐘都不等。他每逢晚起,就只好在半清醒中,上車趕 赴機場。
我的回憶
0
第10節 雷允被襲
  當時國內最具規模的中央飛機製造廠,已遷到雲南 邊境的雷允;該廠自從在杭州時期起,就一直由威廉. 鮑雷(William Pawley)及他的兩個兄弟掌控,據說這兩 兄弟著實發了不少我們的「國難財」。那時候的雷允被 布置得有如世外桃源,蓋有豪華的俱樂部,家具都是由 美國進口。鮑雷曾對我說,當地極為隱密,日本人絕 對找不到。除了飛機工廠外,他還打算在當地做香料 生意。但是在我看來,他實在過分樂觀,既然我們的 DC-2可以順利抵達,日本人也就沒有理由來不了!
  當我們飛到雷允在等飛機修理時,我突然得到成都 來的噩耗——機械員孫基宗的一家老小慘遭日機炸死, 無一倖免。那一次空襲,他們就近躲在一個老彈坑之 內,但天下竟然有這麼巧的事,一枚炸彈竟落在同一個 位置,因而造成這宗慘劇。得知此事,我內心煎熬許 久,才向孫基宗說出實情。次日我們飛離雷允,經昆明 返回成都。就在我們離開的當日,雷允即遭日機轟炸, 我DC-2原來的停機位置,剛好被一枚巨彈擊中。我們 逃過一劫,可謂大幸。但是誰也料不到,一劫剛過,下 一個劫難正在前面等著我們。
第11節 大達機遇襲全毀
  成都地處平原,不像山城重慶那樣可就地開挖防空
1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洞。因此每遇空襲警報,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儘量疏散 到郊區。我們機組平常必須不斷地在外地出差,心裡則 不時掛念著留在家中的妻小。
  由於日軍對成都的空襲,越來越頻繁,所以每當我 們完成日常的空運任務,也不能將大達機停放在機場。 每逢月夜的日子,就必須將它飛往邛崍等地的偏遠機場 疏散。然而這架DC-2就只有我們這一個機組,沒有其 他替換人手;日以繼夜地不斷出勤,身心皆疲憊不堪, 因此我向總指揮部要求在鳳凰山構築一座碉堡,以免這 架寶貴的大型運輸機有所閃失,但卻遲遲未見動工。
  1941年8月10日那天傍晚,我正巧從重慶送毛邦初 總指揮返成都;當他下機時,我又將此事向他報告。他 答應即刻命令場站辦理此事,並說:「今天天氣不好, 日本飛機可能不會來,大達機今晚就停在這裡,不必飛 出去疏散,你們回去休息吧!」
  既然有了這樣的指示,我們終於可以回家睡一個好 覺。不料第二天凌晨三點多,我忽然被電話吵醒,告知 前線已經發出空襲警報,不過當時屋外正下著大雨,並 不適合夜航;但我還是向總指揮部張廷孟參謀長請示, 而他的判斷也是「敵機應該不會來此」。
  我雖然又躺回床上,卻不敢閤眼,不時地細聽窗外 的雨聲。約莫半個小時之後,雨勢有轉小的跡象,於是 我立即起身,再打電話向張參謀長報告,建議還是將大 達機飛離成都為妙。並隨即喚起瑛華,抱著襁褓中的治
我的回憶
2
凡,一同上汽車,火速駛向城外的鳳凰山機場。我必須 在起飛前,先將他們母子安頓好,才能放心。
  在路上,我盤算著時間,估算若是按我的計畫飛往 綿陽,則抵達當地時必定還沒有天亮。那個小機場沒 有任何夜航設備,到時候我可能無法找到降落場。想到 這裡,在途經北門時,又下車在一警察局內搖了一通電 話給張參謀長,請他指示綿陽的場站人員,預先擺好馬 燈,準備夜間降落。
  當我們趕到機場時,天尚未明。於是我先交代場 兵,將掩蓋在DC-2上的竹葉移除。不料這時成都發出 了緊急空襲警報,我趕緊將妻兒安置在場邊的壕溝內, 然後快步跑向飛機,準備緊急升空。
  在偽裝尚未完全除掉時,即發現四架零式機已低空 衝進機場。它們正在尋覓攻擊的目標,我趕緊要士兵將 DC-2重新掩蓋,希望能不被敵機發現。機場方面早先 曾在機場內布置了一些用竹木編成的假飛機,此舉果然 在當時發揮了一些欺敵作用,只見日機不停地在對它們 反覆掃射。距離我不遠之處一個高砲陣地,砲兵們正用 二十公釐口徑的蘇羅通(Solothurn)高射機砲向敵機射 擊,但打了半天卻不見任何效果。我越看越著急,索性 跑過去想扛下來自己打,但又想到由地面射擊高速飛機 確也困難。就在此際,只見一架日機朝著大達機的位置 衝去,僅僅一個派司,就將整架飛機打爆引燃;由於機 上尚存有不少油料,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熊熊的火焰,

第二章 抗戰前期——大達機的故事
立刻吞噬了整架飛機。目睹這番景象,內心悲痛萬分, 卻束手無策。
  清晨五點多,日本飛機總算飛離成都上空。我將妻 兒從壕溝中拉出,載著他們直奔總指揮部報告。抵達 時,見到正在瀉肚的毛總指揮剛從茅房出來,他看見我 即主動地說:「我都知道了,你回家休息去吧。」
  後來我為此被記了一個大過。雖然有點冤枉,但我 可以體諒毛將軍的處境,他心裡想必也不好過。不過我 還是以開玩笑的口吻,自我解嘲一番:「我已記了兩次 大過,記三個大過就可革職了。」當然,我知道他們不 會確實執行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蒙冤三十余载的中国空军英雄雷天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4718c320102wejh.html

抗战初期,弱小的中国空军面对强大的日本空军,毫不畏惧,奋勇作战,取得了不俗的战绩,涌现了众多的英雄人物,为国捐躯血洒长空的也不在少数,他们的光辉事迹,载入了史册,永远为人们颂念。
唯独有个叫雷天眷(有时被误为雷天春)的,却以负面角色出现,据说是当时上海大世界炸弹惨案人为的制造者,使他背上千古罪人的黑锅三十余载,直到现今,上网查看,依然铺天盖地可以读到愤青一怒,同胞血流之类的故事,流传至深至广。许多著作如《国民党空军抗战实录》、中国军舰史月刊《出云舰之恩怨情仇》、《血色苍穹——民国时期的中国空军》、《浴血长空 中国空军抗日战史》和《血溅长空——中日空军大决战(1937-1945)》,以及雷的老家的《铜梁历代名人录》均采用此说。
这一说的源头均出自1983年《上海文史资料选辑》第42期当年参加过上海空战的王倬的回忆录。


对此,笔者自2011年以来作过大量的考证,本文乃前发《大世界炸弹惨剧的几个不同版本》、《雷天眷其人其事》和《震惊中外“大世界坠弹惨案”真正的真相》三文的继续。                                                            
几经查找,我终于找到了很有说服力的资料:                              
其一、《笕桥精神  空军抗日战争初期血泪史》


                          
其二、当时与祝鸿信同在第二大队九中队参战的衣复恩(905诺机)所写《我的回忆》


         
两份资料均十分清楚地表明与祝鸿信同机的是任云阁,而不是雷天眷。
又据《中国空军抗战记忆》,第二大队十一中队中队长龚颖澄的日记记载的与祝鸿信同机的也是任云阁。龚的日记还具体的记述了当天共有两架飞机因中弹迫降在虹桥机场。其中一架在中弹后转向西南方向飞行,松落的炸弹随即掉落在大世界。受伤的两架飞机,分别是顾兆祥、叶云乔的1107诺机和祝鸿信、任云阁的907诺机。1107机成功命中目标,顾、叶还获得法币2000元的奖金。1107中弹受伤,迫降落地不久,907随即紧急进场。顾、叶飞奔过去,只见祝鸿信(前座专司驾驶)手臂受伤,任云阁(后座司导航、掷弹和射击)双手紧抱机枪,不动不言,盖已气绝多时矣!祝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之前907机曾与日机对战。当晚,顾、叶带着从飞机上拆下的机枪经苏州归队。


对照1937、8、15申报的报导:“⋯⋯据调查结果,2机当向日舰及其他军事目的物动作时,被日方高射炮射中,致驾驶员受伤,炸弹架损坏,因之炸弹自动谴落于并非为攻击目标之地点,此为不可避免之意外,⋯⋯”。请注意,龚的日记,炸弹是松落,而不是投落的,这一“松”字和顾、叶所见任云阁双手紧抱机枪(没有掷弹的动作)都印证了申报炸弹架损坏的调查结果。再从龚的日记,除任云阁迫降时已阵亡外,受伤的驾驶员只有祝鸿信。据此,笔者以为当天炸弹架损坏,松落炸弹的是祝鸿信的907诺机。王倬的回忆只说对了祝的座机这一点。


以上证据,充分证明了雷天眷与大世界炸弹惨案,并无半毛钱的关系,冤案应该就此打住。1938、5、19雷天眷参与了中国空军远征日本的“纸片轰炸”,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说历史,是需要经过考证的。说历史是需要认真考证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空军节的来历——八一四空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819d10102vsc3.html



八一四空战背景:
1937年8月9日,日本驻上海的海军陆战队中队长大山勇夫和一等兵斋滕要藏乘军车强闯上海虹桥军用机场,被守备部队击毙。
8月13日,日军海军陆战队借口大山勇夫两人的事件,主动对中国军队进行进攻,遭到反击而失败。在此情形下,蒋介石命令进驻上海的八十七、八十八、三十六师准备反击,并且着令空军前敌指挥部,让空军部队于8月14日拂晓出击。在此情形下,空军总指挥周至柔、副总指挥毛邦初,于8月13日夜至8月14日凌晨,连续发布《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空军作战命令第二号》,部署空军部队拂晓出击。

八一四空战过程:
“八一四空战”,此称呼可分狭义和广义,狭义的“八一四空战”专门指1937年8月14日傍晚,笕桥上空的空战大捷(即画中所作),广义的“八一四空战”则是指1937年8月14日当天,国军的空军将士们在淞沪地区所进行军事行动的统称,主要包括:上海地区的轰炸作战、笕桥上空的遭遇战、广德上空的空手入白刃。

上海地区的轰炸作战
从8月14日拂晓至下午四点,中国空军对日军在上海的目标发动了无数次的轰炸,其中比较成规模的就有9次;主要的参战的队伍有:空军第二大队(轰炸大队,带队的是副大队长孙桐岗)、空军第五大队(战斗大队,带队的是大队长丁纪徐)、独立第34、35中队,共出动约76架次;主要轰炸目标为:上海日本公大纱厂、杨树浦码头、汇山码头、日本海军上海司令部和兵营,以及上海沿岸的敌舰(其中第五大队击沉一艘约1300吨的日军驱逐舰),战果斐然,但我方有多架飞机和人员负伤,其中第五大队24中队副中队长梁鸿云(笕桥航校二期)负伤牺牲,但保住座机、2大队14中队李传谋(笕桥航校六期)机毁人亡,9中队投弹手任云阁(笕桥航校六期)牺牲。
另注,在8月14日的上海附近,正值台风过境,风雨大作,中方飞机在陆地上的机场勉强可以起飞,并轰炸日军目标,但日本海军航空队方面,由于上海附近风雨大作,航空母舰不具有起飞条件,所以8月14日当天在上海,几乎没发生大规模的空战。

    轰炸上海的主力:丁纪徐(左)、孙桐岗(右图穿白袍者)

笕桥上空的遭遇战
笕桥空战的起因,其实并不是上海方面的日军袭击杭州,日军飞机的来源是台湾方面的日本第一联合航空队之一,鹿屋航空队。当天日军的具体计划为:趁杭州、广德方面的中国战机频繁起飞,向北边的上海方面进行轰炸的时候,从南边袭击杭州和广德机场。
如果按照中国兵法来讲,此一招可以称之为釜底抽薪之策,如过笕桥机场和广德机场(两者均为空袭上海方面日军的主力机场)被摧毁,中方的飞机将在剩余的机场挤作一团,之后的出击频率将降低,这样可以极大的缓解上海方面的压力。而鹿屋航空队的主力战机96陆攻(96式陆上攻击机),航程可达3000公里(从台北至杭州笕桥,距离约为600余公里;而到广德,距离约为700公里左右),实力绰绰有余。所以至8月14日下午14点50左右,鹿屋航空队出动了18架96陆攻,分两个编队,对笕桥和广德机场进行“越洋暴击(即越海轰炸)”。其中,新田慎一少佐带领一队袭击笕桥(到达时间约为18:00),浅野少佐带领一队袭击广德(到达时间约为18:00稍晚)。
日军这一手可谓狠毒,但两个意外的情况却让日军的计划化为了泡影:1、中国空军的人工雷达。2、第四大队的临时转场。
说起人工雷达,应该是抗战中,中国空军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当时,英美各国的电子雷达已经有所发展,特别是英国,到了大不列颠空战中,雷达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对于积贫积弱的中国来讲,电子雷达显然不现实,这属于世界各国的核心技术。而为了弥补对空侦察的不足,中国空军特别培训了一批人员,对敌方机场、己方阵地前沿,进行对空侦察,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抗战开始的时候,人工雷达主要部署在上海附近以及福建沿海(防备台湾方向的日军),所以日军偷袭的计划从一开始,就被国军侦察到了。
另外,由于开战时期,中国空军的准备比较仓促,在8月14日凌晨,即出击时分,仅有第二、第五大队,以及部分独立中队到达出击位置,所以在上海开战的时候,部分大队仍然在转场之中,其中高志航的第四大队于14日中午13:00,从周家口基地,转场至杭州笕桥机场,其中,李桂丹的21中队的到达时间约为18:00稍早(大队长高志航本人在前一天,因为要接受命令,所以提前到达了前线,此时人和飞机都在杭州笕桥),就是因为比日军提早十几分钟到达,大队长高志航当机立断,命令21中队的飞机一半加油,自己带着另一半攀上高空进行迎击,这也就打出了笕桥上空的6:0(实际总战绩为3.5:0)。
从梁又铭先生的画中,可以看出,中国空军的霍克3对上日本的96陆攻,几乎是屠杀式的,而从双方的数据对比看,霍克3和96陆攻进行缠斗也不算吃力(数据后附),但当时的情况实际上是十分危急的,除了大队长高志航的座机之外,李桂丹所带领的5架飞机都是长途转场而来,油料仅可用20分钟,可谓强弩之末。但由于日军的新田编队也没有料到第四大队会再次迎击,所以也是猝不及防,正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编队的6架96陆攻(总数9架,其中三架因故障返航)被击落两架,重伤一架(此架在返回台湾后,降落时坠毁),被迫逃之夭夭,这便是梁又铭先生画中的场面。在此战中,我方飞行员在空战中没有损失,可在降落的时候,飞行员刘署藩由于发动机失灵而坠毁,本人不幸身亡。

民国空军的四大天王之首——高志航

飞机部分数据对比
霍克3
96陆攻
尺寸(翼展/机长/机高)(单位:米)
9.6/7.71/3.04
25/16.45/3.68
升限(单位:米)
8410
9130
航程(单位:千米)
1284
4380
速度(单位:千米/小时)
386
373
成员(人)
1
7
载弹量
215磅
800千克
武装
2*7.62毫米机枪
或1*7.62+1*12.7毫米机枪
1*20毫米机炮+4*7.62毫米机枪

霍克3(左)和日本的96陆攻(右)

广德上空的空手入白刃
笕桥上空的战斗还未开始,暂编34中队的中队长奉命驾驶刚修复的霍克3,在笕桥机场进行试飞。此时,空袭警报开始,周庭芳本想迎击,但地勤人员却说:“敌机马上就要到了,已经没有装弹的时间,为了避免被炸,你马上向南京出发。”
所以周庭芳被迫驾驶着没有子弹的霍克3(还有一说,称机枪内还有90余发子弹)向南京进发,而在太湖上空,周庭芳正好遭遇了去轰炸广德机场的浅野少佐编队,并通过航向,判断出了对方的目标——广德机场。由于此时的周庭芳,飞机没有子弹,无法有效进行拦截,所以加速去广德报告。
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降落,且飞机上没有无线电,所以周庭芳在广德上空采取了摇摆机翼、俯冲等动作,警告机场上的人,可惜机场上的人并没有理解。周庭芳便驾机杀入敌阵,迎着96陆攻的火力,以佯装攻击的方式,扰乱浅野编队的轰炸,迫使浅野编队把大部分的炸弹扔到了机场之外,成功的拯救了广德机场。周庭芳的战机中了五弹,但安全降落。
另外,浅野编队撤退时,在钱塘江上空遭遇了4大队飞行员郑少愚,被重伤一架(飞机在基隆港外坠毁)。


拯救广德机场的周庭芳

总结
8月14日一整天,中国空军的表现令人耳目一新,既在上海方面炸的日军毫无还手之力,又有笕桥上空的英勇顽强,力挫敌寇的表现,还有广德上空的空手入白刃,这三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也让中国空军一举成名!所以此后,8·14被定为国民党的空军节。

八一四空战之谜

大世界炸弹案之谜?
对于初出茅庐的中国轰炸机部队来说,轰炸上海的日军目标可以说是第一次对正规军事目标进行轰炸,从轰炸效果来看,也算是可圈可点。但八一四上午的一次误炸,却把蒋介石政府推到了风口浪尖,这就是民国空军史上著名的“大世界炸弹案”。
至于大世界炸弹案的原委,大致可以概括为,8月14日下午4时许,空军派出第二大队部分飞机(2架或6架‚),各携带炸弹(两枚炸弹或1枚800公斤炸弹‚)去轰炸敌人军舰(黄浦江中的出云号或钱塘江口的航空母舰‚),途经上海市跑马厅附近(现为人民广场),分队长祝鸿信的飞机稍有减速状况,后座轰炸员雷天眷因为复仇心切(据传,雷天眷因1932年1·28事变,吴淞商船学校被毁,投笔从戎,加入空军,所以把大世界当成了帝国主义的象征,所以希望复仇),在没得到机长同意的状况下投弹,造成上千人员的死伤。事后,蒋介石对外解释:飞机的炸弹架被日军高射炮打坏,控制不灵,炸弹误落大世界。并且把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记大过两次,撤职留任,把雷天眷交军法处严办,直至远征日本,才在毛邦初等人的要求下获释,戴罪立功。
但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分队长祝鸿信,在陈应明先生的《浴血长空——中国空军抗日战史》中记载,属2大队9中队,座驾诺斯罗普轰炸机,编号907,在下午约2时许,与后座投弹手任云阁一起,遭到敌机偷袭,任云阁阵亡,祝鸿信负伤,而他又是怎么跟雷天眷一起出击的呢?
所以真实情况的可能性之一为:大世界炸弹案发生在8月14日上午,肇事飞机为第二大队第9中队的907号轰炸机,驾驶员祝鸿信,投弹手雷天眷。
可能性之二为:大世界炸弹案确实发生在8月14日下午4时许,肇事飞机编号不明,驾驶员不明,投弹手雷天眷。

注:出自维基百科
    ‚出自原民国空军飞行员王倬的回忆,在《旧中国空军秘档》中有记载

抗日空战第一个击落记录是谁?
由于8月14日,上海地区台风发作,所以日军航空母舰上的飞机不能起飞,中日战机错失了当天在上海的大规模空战。由此,不少人推断,抗日战争中的第一个击落记录应该在笕桥空战,由高志航首开纪录。
可实际上,上海地区还是进行了一次比较激烈的对战,中日双方在此战中均有损伤。据中方记载,8月14日下午2时许,第二大队9中队出动,轰炸上海的汇山码头,途中遭到日机偷袭,907号飞机重伤,轰炸手任云阁阵亡,飞行员祝鸿信受伤。
可当时上海地区的天气尚未放晴,即便是笕桥空战中,日军在台湾起飞的飞机,也在此时一小时后起飞,那日军的飞机在哪儿呢?
据中山雅洋的《沉默的航空战史》记载,当天由于天气问题,航空母舰的飞机无法起飞,所以日军在上海的两艘巡洋舰——出云号巡洋舰、川内号轻巡洋舰各派出所带的水上侦察机,进行警戒和偷袭。而且效果不错,川内号的水上飞机成功偷袭了5大队梁鸿云的霍克3,梁鸿云拼尽力气迫降成功,但伤重不治。然后,出云号水上飞机偷袭了祝鸿信和任云阁的诺斯罗普轰炸机,造成飞机重伤。随后,同为9大队的902号机(驾驶员全正熹、游云章),与出云号的水上飞机进行了格斗,但苦于轰炸机的格斗能力较差,所以不占上风。
此时,独立34中队中队长周庭芳驾驶霍克3赶到,一阵激战,最终击落出云号水上飞机(驾驶员宫田大尉、出崎良平被小艇救走),这便是中国空军在1937年抗战开始后,第一个击落记录。此架水上飞机后被日军捞起,和8·14笕桥空战受伤的96陆攻一起,送到东京成了展览品。
但奇怪的是,中国空军对此并没有记载,可能是周庭芳队长并没有看见敌机坠毁,所以并没有将其计算在战绩之内,由此看来,周庭芳的最终战绩至少应为6架(确认击落记录5架)。
  
战绩6:0?
对于笕桥空战的这一场大胜来说,后人对其最大的诟病就是战绩不准。据国民党内部人员的回忆文章显示,战绩最少为6:0,根据周至柔在抗战中的回忆录显示,甚至有8:0的结果。
根据日方的记载,8月14日当天,不算周庭芳的战绩,准确的击落记录应该为3.5架,分别为高志航、谭文合作击落的第一架;李桂丹、柳哲生、王文骅合作击落的第二架;郑少愚在钱塘江附近击落的第三架。以及被高志航打成重伤,回到台湾的机场,迫降坠毁的一架(此架算击伤坠毁,在空军惯例中,可以算0.5架),所以战果总计为3.5架,却无6:0的数字。
所以不少军史专家认为,所谓的“6:0”,实际上是为了宣传的需要,而夸大的战果。
但还有一种说法,根据抗战后期中美联合航空队的作战情况看,当时给队员发奖金,实际上是按照击落的发动机数量计算。因为在笕桥击落的飞机,即96陆攻,是双发动机攻击机,所以所谓6:0,实际是指被击落三架的发动机数量,且不算在台湾迫降坠毁的一架。

人物小考:
高志航(1907——1937),吉林通化人,原名高铭久,出身于东北空军,曾赴法国留学空军,后入笕桥航校担任教官。抗战开始前,担任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屡立战功,1937年11月,赴兰州接收苏联飞机,回程途中在周家口遇袭殉国。总战绩5架。

周庭芳(1910——1985),河南人,毕业于笕桥航校二期,抗战开始前担任独立34中队中队长,在抗战初期曾两次空手入白刃(1937年8·14广德;9·15武汉),震惊日军。抗战中期曾担任3大队大队长,后担任航校教官。抗战末期因忤逆当局入狱。后留在大陆,镇守广州,1985年去世。总战绩6架。

孙桐岗(1908——1991),河北泊头人,1928年赴德国报考航空研习班,并顺利拿到飞行证书,曾打破美国人林白的单机飞行记录,成为单机飞越欧亚两洲第一人。抗战前担任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实际指挥轰炸任务。1938年,因空袭塘沽失败被击落负伤,后转入二线,担任航空委员会参事、南京防空司令等职务,1991年病逝于美国加利福尼亚。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抗战航空英烈:中国空军悲壮出击

http://news.sohu.com/25/00/news202650025.shtml

青山有幸埋忠骨
  中国空军对日抗战“8·14首捷”65周年将临之际,我们驱车从南京城出太平门,沿着紫金山脚下的公路北行10多分钟,来到了一座石牌坊前。这里就是抗日航空烈士公墓。
  公墓位于紫金山北坡披着绿装的山坡上,周围是苍松翠柏。北边是滚滚东去的长江,更显庄严秀美。石牌坊正面刻着:“捍国驰长空,伟绩光照青史册;凯旋埋烈骨,丰碑美媲黄花岗”。背面刻着:“英名万古传飞将;正气千秋壮国魂”。横批:“精忠报国”。
  进入公墓沿坡向上不远处,有一座亭子,内立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孙中山先生挺拔有力的题词:“航空救国”。
  公墓占地50亩,是由民国时期的军政部航空署于1932年8月开始建设的。首批进入公墓的是在“1·28淞沪抗战”中牺牲的中国飞行员。1937年8月以后,又陆续有不少抗日英烈在此安息。现有160余块墓碑整齐地分立在山坡上的芳草丛中,碑上刻有烈士英名和战斗事迹。
  在日军占领南京期间和十年动乱中,公墓遭到了严重破坏。1985年,国家拨款45万元,按原设计图纸对公墓进行了修复,在海内外特别是在航空界人士及烈士家属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沿着墓碑群中的石阶继续向上,就来到了纪念碑广场。广场中央耸立着雄伟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周围是30座英名碑。
  建设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的全部资金,先是由北京、南京、广东、昆明航空联谊会和程思远、孙孚凌等知名人士于1992年共同发出募捐倡议书,后又由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建设委员会于1994年再次发出募捐启事,在海内外筹集的。此举得到了海内外人民币600多万元。
  江苏省人民政府和南京市人民政府分别资助人民币150万元和140万元。江苏省民航管理局捐8.8万元。捐款5万元的有江苏省交通厅、江苏省烟草公司、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等单位。
  1993年9月,以俄罗斯老战士委员会主席、空军元帅尼·米·斯科莫洛霍夫为团长的俄罗斯代表团一行4人专程来宁,代表俄罗斯联邦政府和老战士委员会向“抗日航空纪念碑”捐3700马克。斯科莫洛霍夫再三说明:“我们的捐款是很微薄的,非常有限的,只是表示我们的真诚心意。”
  新加坡籍华人方守义先生,本人捐款150万元,并请印度尼西亚的林绍良先生和林文镜兄弟俩捐50万元。今年77岁的方老先生,祖籍福建,抗战爆发后回国报考空军,参加抗日,任空军第五大队飞行员。在中国长大,抗战时期考入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的韩国原空军参谋总长金信先生捐2000美元。他说:“我们韩国也有参加中国抗日牺牲的航空烈士,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台湾老航空界人士徐华江将军捐款2200美元。
  离休干部、北京航空联谊会秘书长张大翔,其胞兄张大飞抗日阵亡,在他的倡议下,6个亲属共捐10500元。杨一楚烈士在湖南的胞妹杨宜春患癌症,在临终之际留下遗言,要为建碑捐款,家人遵嘱捐3000元。
  “抗碑”于1995年8月底全部竣工,雄伟的碑群,屹立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公墓最上方的6000多平方米的地面上。
  纪念碑主碑高15米,是由两个连得很近的碑以45度构成,中间形成的一条窄缝,给人以紧张感,以示战争之激烈。它形似机两翼,又如两把尖刀,在它的平面和立面构成两个“V”字,碑的颜色为浅红色花岗岩,这是对抗战胜利的纪念和对烈士的怀念。主碑左面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中文碑名,是张爱萍将军题写;右面则是英文碑名,充分体现此碑具有国际性的特点。主碑底部的四面,有2.4米高的浮雕,把中外抗日航空烈士英雄形象和高耸入云的山峰融为一体,较为具体地表现了抗日航空英雄们最有代表性的战绩。
  副碑,即英名碑,是由30块高3米、宽5米的两面黑色磨光花岗岩做饰面的碑构成。以扇形排列,纵横有序,似飞机的编队,以再现“飞将军”当年的英姿。首批刻在副碑上的抗日航空烈士为中国880名,原苏联236名,美国2186名,韩国2名,共3304名。“抗日航空纪念碑”落成典礼,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航空烈士纪念建筑群。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空军共出动飞机21597次,击落敌机599架,击伤敌机110架,炸毁敌机627架,炸伤敌机120架,击沉击伤敌舰、船8013艘,炸毁炸伤敌坦克、军车8456辆。中国空军共损失飞机2468架,牺牲和遇难6164人。
  前苏联志愿航空队早在1937年10月就来华参加抗战,参战的航空人员到1939年2月达到3665人。据不完全统计,从1938年到1940年5月,就击落敌机81架,炸毁敌机近百架、敌舰船14艘。
  美国志愿航空队及美国陆军第十航空队23战斗机大队、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第二十航空队在华援助抗日期间,共击落敌机2091架。中美开辟的“驼峰航线”是“二战”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略空运,它是世界航空史上的创举。通过“驼峰空运”的物资72.5万吨,人员33477人,飞行总时间达到150万小时。驼峰航线因气象条件恶劣,地形复杂,缺少导航和其它保障,又有敌机拦截,故称为“死亡航线”,损失飞机达514架,遇难飞行员1000多名。
  3000多名中外抗日航空烈士离我们虽然已有半个多世纪了,但他们为正义而战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一直活在人们的心中。
  然而,遗憾的是,除了清明节和“8·14空战”纪念日,“9·3”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后,平日来此处凭吊先烈的人很少。
  1937年8月13日至12月13日是中国空军抗战的最初阶段。中国空军“以奇袭敌空军根据地,轰炸敌舰船,并担任重要城市之空防为原则”,发扬顽强作战的作风,同入侵的日本海、陆军航空队进行了多次殊死搏斗,取得了可观的成绩。
  在空战之初,中国空军一度处于主动。后因地面作战失利,日军占领了淞沪地区的前进机场,日军航空部队有增无已,形势逆转。中国空军在空战中消耗剧增而无法得到及时补充,陷于极度艰难的境地。
  8月14日凌晨开战
  8月14日凌晨起,中国空军各部队奉命出击,正式开始对日作战。
  3时30分,第二十四中队长刘粹刚首先率领9架“霍克-3”式驱逐机从扬州起飞,沿着长江向东搜索。当飞到川沙县白龙港附近时,发现敌舰1艘,中国飞机立即发起攻击。第一枚炸弹炸偏后,副中队长梁鸿云又投下第二枚炸弹,击中敌舰尾部,立刻腾起了滚滚浓烟。7时,暂编大队第三十五中队的5架侦察机从笕桥出动,袭击了设在上海日商公大纱厂内的日军军械库。
  8时许,第二大队副队长孙桐岗带领21架“诺斯罗普”式轰炸机从安徽广德启程,轰炸了吴淞口的敌舰及公大纱厂、汇山码头等地的敌军据点。9时许,第五大队丁纪徐大队长率领驱逐机8架出击,在南通附近击中敌驱逐舰1艘。
  14时许,刘粹刚再次带领3架驱逐机飞往上海攻击敌军据点。梁鸿云驾驶的2410号飞机被1架躲在云层中的敌机击中,梁鸿云背部和腹部多处中弹,但他仍忍着伤痛架机在上海虹桥机场降落。因伤势过重,梁鸿云于当日17时许殉国。飞机员袁葆康的飞机起落架被击坏,在迫降时机毁人安。
  14时40分,第二大队的21架轰炸机经补充弹药后再次从广德出动,分两批轰炸了公大纱厂、汇山码头及四川北路的敌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多次击中目标。敌陆战队在高楼上架起高射炮和机枪回击,中国空军的907号飞机中弹,任云阁阵亡,祝鸿信带伤驾机降落于安全地点。另1架飞机负伤后,在返航至常州附近坠毁,李传谋等殉难。
  与此同时,第三十五中队的3架侦察机也在中队长许思廉指挥下,再度袭击上海公大纱厂,将每机所携带的4枚35公斤炸弹全部投下。不久,第三十四中队的6架“霍克”式逐驱机前来参战,每机带着5至7枚18—50公斤炸弹,也悉数投下。公大纱厂附近顿时成为一片火海,敌军准备在此修建临时机场的工程被迫中断。
  当天,因台风影响,在我国东海海面的日本航空母舰上的飞机无法起飞,只有停在淞沪水面的日本“出云”号等军舰上的几架水上侦察机升空,同中国飞机周旋,干扰中国飞机的轰炸行动。
  高志航实现中国空军第一击
  为了报复中国空军,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谷川清中将命令驻台北的鹿屋航空队立即出击。
  同日下午14时50分,鹿屋航空队组成浅野楠太郎少佐指挥的广德空袭队和新田慎一少佐指挥的杭州空袭队,各有9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从台北起飞。这18架日机越过台湾海峡,飞过温州后,在永康上空分手,各自飞往预定目标。
  18时30分,敌杭州空袭队袭击了笕桥、乔司机场,遭到了中国空军的有力拦截。迎战日机的是中国空军第四大队。该大队曾于8月7日奉命移防河南周家口。8月13日,航空委员会又密令其赶到杭州。8月14日下午,第四大队的27架“霍克-3”式驱逐机先后飞抵笕桥机场。这些飞机经长途航行着陆后,多数还未来得及加油,敌机逼近的警报就拉响了。从南京接受命令后赶来的大队长高志航看到紧急信号后,立即跃入机舱,第一个架机直上蓝天。其他战机也先后起飞,向敌机冲去。
  这时,杭州一带上空因受台风影响,乱云飞舞。中日飞机在云雾中展开了一场大厮杀。高志航首先咬住了1架敌机,他在分队长潭文的配合下,把一串仇恨的机枪子弹射了出去。敌机中弹,拖着长长的黑烟坠向地面。这是中国飞行员在空战中击落的第一架敌机。接着,中队长李桂丹、分队长郑少愚、飞行员柳哲生、王文骅等又击落敌机1架,击伤多架。其余的敌机见势不妙,落荒而逃。
  在笕桥空战中,日本方面承认有2架飞机被击落(即“行方不明”),中国方面在杭州半山附近及钱塘江口分别发现飞机残骸。此外,在受伤返航的日机中,一架在台北机场着陆时严重破损。中国空军在空战中无一伤亡。但在地面的118号飞机被炸毁,2名飞行员阵亡。另一架飞机因油料耗尽而在田野里迫降,飞行员刘署藩殉职。
  在广德上空,仅有第三十四中队中队长周庭芳单机巡逻警戒。敌广德空袭队轰炸了机场后扬长而去。周庭芳虽单机力薄,仍进行了攻击,被击伤的日机,1架在基隆港水面迫降沉没。
  8月14日,中国空军多次袭击了淞沪地区的日本海军舰艇及陆战队据点,并取得了中日空战的首次胜利,一举粉碎日军航兵不可战胜的神话,增强中国军民抗战的必胜信心。1940年,国民政府把8月14日定为“空军节”。
  
  日军一见2204号战机就赶紧避开
  日本海军不甘心8月14日在杭州上空的惨败,于次日对中国空军进行大规模的报复。
  中国空军第四大队飞机21架从笕桥机场升空迎战敌“加贺”舰载机群。中国飞机虽然比敌机少,但飞行员们十分勇猛机智。高志航凭着无畏的斗志和娴熟的技术,又首先击落1架敌机。当他咬住第二架敌机时,决定迫降敌机,活捉飞贼。但敌飞行员不肯就范,击伤了高志航臂膀。高志航忍着伤痛,瞄准敌机猛烈射击,打得敌机凌空开花。随后,高志航驾机安全返航。
  乐以琴分队长驾驶的2204号战机从3000米高度钻出云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入敌机群,上下穿梭,弹不虚发,先后击中4架敌机,打得敌人魂飞魄散。此后,敌军飞行员一见到中国2204号战机就主动避开,不敢交锋。在浙江上空的激战中,敌军再次遭到沉重打击。中国方面记载:共击落敌机13架。日本方面承认:此战损失轰炸机2架、攻击机8架,飞行员20人。中国飞行员吴可强在此次空战中牺牲。
  蒋介石下令征集20名敢死飞行员
  8月16日,华东地区的台风影响基本消除,日本航空母舰的飞机大批参战,中国空军在前两天作战中的优势地位已失去。蒋介石下令征集20名敢死飞行员,袭击敌航空母舰。凡炸沉一艘可得赏金20万元,并授勋章。
  这天清晨,中国空军第六大队第三中队长孙省三率领“道格拉斯”式轰炸机8架从苏州起飞,逼近目标上空时,突遭敌机袭击。中国303号飞机被击伤,飞行员桂运光中弹牺牲,黄文模负伤后仍坚持把飞机安全降落在中国阵地后方,终因伤势过重,于9月7日殉国。
  当天,日本海军航空母舰“龙骧”号和“凤翔”号上的舰载飞机起飞攻击了上海周围的嘉兴、虹桥、龙华等机场,中国空军第三十三中队分队长黄保珊在嘉兴上空被敌机击落牺牲。
  8月14日至16日这3天中,日本海军号称“虎之子”的第一联合航空队38架新型九六式陆上攻击机竟损失18架,使日军头目们极感震惊。
  阎海文自杀之举令敌军敬佩不已
  8月17日,中国空军继续出击,配合地面部队作战。第五大队第二十五中队副队长董明德带领“霍克”式驱逐机8架从扬州出发,攻击上海敌陆战队司令部。中国飞机把复仇的炸弹倾泻在敌军阵地上,炸得敌人血肉横飞。飞行员阎海文的2510号战机不幸被敌军高射炮弹击中,失去控制后向地面坠去。阎海文被迫跳伞降落,因风向不顺,他被吹到敌军阵地附近。大批的敌人冲过来,将他包围,狂叫着要他缴械投降。然而,阎海文面对众敌,毫无惧色,从容地拔出自卫手枪,击毙了5名冲在前边的敌兵,然后把最后一颗子弹射进了自己的头部。阎海文在出发前曾说:“我是一个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为东北3000万同胞复仇!”他以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阎海文的壮烈牺牲,连敌军都极为敬佩,日本海军在上海大场附近特意为阎海文建墓,并在墓碑上刻写着“支那空军勇士之墓”。
  904号战机撞沉敌舰
  8月19日上午9时,第二大队第十一中队队长龚颖澄和第九中队队长谢郁青各率7架“诺斯罗普”式轰炸机,自广德出发,前往长江口外的佘山、白龙港一带海面袭炸敌军舰船。当机群飞到南汇上空时,904号飞机突然发生故障,机尾冒出一缕青烟。当时,南汇还在中国军队手中,迫降或跳伞都有生还希望。但904号机上的分队长沈崇诲和轰炸员陈锡钝杀敌心切,没有迫降或跳伞,而是操纵着飞机从2000米的空中对准海面的1艘敌舰撞去,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飞机和军舰一起沉入大海。烈士没有留下忠骨,但他们的壮举却永世长存。
  当天,日军的电讯侦破人员破译了中国空军的部分电码,进而能掌握中国空军各部队的主要动态。从此,中国空军作战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
  在淞沪会战初期,中国空军多次主动出击,给予侵华日本海军舰船及陆战队一定打击,支援了地面部队。然而,由于中国空军缺乏重轰炸机,使用的多是轻轰炸机,甚至是驱逐机或侦察机,载弹量小,威力有限。加上日军防空火力较强,故命中率不高,未能给敌人以致命打击。日军舰船为躲避轰炸,移泊到第三国舰船附近,无疑也增加了中国空军的攻击难度。由于中国空军的有些飞行员杀敌心切,但技术不精,缺乏实战经验,致使有的炸弹投偏,造成市民重大伤亡。(高晓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中的中国空军编制情况概述(上)


https://tieba.baidu.com/p/5217619125?red_tag=1021185640

77事变之前,中国空军有各类飞机600多架。其中作战飞机仅305架。对于这一数字,也有不同版本,但作战飞机在300架以上是没啥问题的。对手日本则分为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仅在国内的陆航兵团就有作战飞机960架,海航兵团有陆基和舰载作战飞机640架。很显然,双方的空中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当然了,日本不是派出了所有作战飞机到中国参战的。据白崇禧的说法,战争初期,日本陆军航空队主要在华北作战,作战飞机大概有200架,海军航空队主要在淞沪战场作战,作战飞机大概有二百五十架。白崇禧的回忆比较粗糙,数据不一定准确,但大致上是不会相差很多的。

为什么说白崇禧的回忆很粗糙,数据不准确呢?以当时的中国空军编成为例,白崇禧的说法是10个大队,实际上是9个。我在这里简要的记录下。9个大队中,1、2、8大队为轰炸机大队,3、4、5大队为驱逐机大队,6、7大队为侦察机大队,9大队为攻击机大队。每个大队瞎2——4个中队,加上直属中队,共31个中队。具体如下:

1大队曹炳文,驻南昌。
2大队张廷孟,驻广德。
3大队蒋其炎,驻句容。
4大队高志航,驻周家口。
5大队丁纪徐,驻扬州。
6大队陈栖霞,分驻杭州、南京。
7大队陶佐德,分驻南京、西安。
8大队曼玉琼,分驻南昌、吉安。
9大队刘超然,驻曹娥。

77事变爆发后,中国空军设立了前敌指挥部,周至柔任总指挥,8月又增设了第一军区司令部,以沈德燮为司令官。除了那9个大队,还有5个独立暂编中队和一个教官暂编大队。分别是:

暂编独立13中队(侦查),中队长李逸阶。
暂编独立18中队(侦查),中队长杨二白。
暂编独立20中队(侦查),中队长熬源清。
暂编独立29中队(战斗),中队长何泾渭。
笕桥中央航校暂编大队(战斗、侦查、联络),大队长陈有维。

广西空军归附中央空军后,又增加了两个暂编中队,分别是:

暂编独立32中队(战斗),中队长张伯寿。
暂编独立34中队(轰炸),中队长邓堤。

这里应该闹清的是,七七事变前的中国空军是31个中队,事变后又增加了2个广西的中队,总数已经达到了33个,再外加一个教官大队。至于飞机总数,白崇禧的说法是305架,也有346架之说,但纳入正式编制的只有296架,可见,这些数据的标准都各有不同。

武汉会战前,经过了前一阶段密集战事的影响,中国空军损失惨重。到1938年6月,作战飞机只剩下了126架。以后又补充了104架,才维持了会战的完成。在那一时期,中国空军除了一个侦查大队,还有轰炸机大队三个,驱逐机大队5个,注意,这其中是包含着苏联飞行队的,在当时,苏联来华志愿队有1个轰炸机大队和2个驱逐机大队,即志愿轰炸第一大队、志愿第一和第二大队。到了1939年中期,苏联志愿队的规模达到了顶点,共组成了四个志愿大队。

武汉会战后,剩余的所有飞机加在一起,也只有215架,这还是经过补充后的数字。在当时,作战部队已经由七七事变前的9个大队,减少到7个。除此之外,还有1个独立中队和4个苏联志愿队。主要基地是兰州、汉中、芷江、重庆、柳州等地。第一线基地为西安、安康、梁山、恩施、衡阳、吉安等地。

1940年,苏联的4支志愿队被撤消了。在此之前,他们还参与了针对日本对重庆大轰炸的作战,和中国空军一起击落日机16架,击伤了38架,毙伤日军飞行员89人,即使到1941的卫国战争开始年,苏联还提供了轰炸机100架,驱逐机148架。而最后一批飞行员的离开,一直到1942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思廉率侦察机轰炸日军军械库8月14日被定为“空军节”
许思廉(1909-2013年),1929年6月黄岩县立中学毕业,此后曾进入浙江大学就读,但他志在从军。
于是,1930年考入蒋介石兼任校长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2期学习,1931年转入中央航空学校第2期学习,高志航、刘超、张远北和王天祥即为其飞行教练。中央航空学校被蒋介石当作第二个黄埔军校,旨在培养空军人才,有“中国空军的摇篮”之称。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是由前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航空训练班改名,中央航空学校在杭州笕桥正式成立后,从第二期起开始招生训练,1933年夏季,第二期学生毕业,他们都成为中国空军最早的一批飞行员。航空学校毕业后,许思廉曾任空军飞行教员、侦察组长、中队长、大队长、航空委员会教育处科长、航空委员会第三处处长。著名的“八一四”上海空战就发生在其任中国空军暂编大队35中队队长期间。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枪声打响了,中国军队还未完成最后准备之时,8月13日凌晨3时,日寇出动了海、陆、空三军,以强大的立体化火力,在淞沪铁路沿线进攻,“淞沪战役”开始了。空军总指挥周至柔(台州籍)发布“中国空军作战命令第二号”,命令各部迅速前往指定地点准备作战。
8月14日,中国空军分九批向日军发起攻击。清晨7时许,空军暂编第35中队中队长许思廉率“新可塞”侦察机5架,从杭州笕桥出发,以楔状队形飞抵上海公大纱厂敌军械库上空,从1500米高空对准目标投弹,敌军械库当即起火,军火弹药被炸成火海,浓烟冲天。下午15时,天公不作美,下着倾盆大雨,中央航校暂编第34、35两个中队出动6架霍克Ⅱ和3架“新可塞”,每架携带35千克炸弹4枚,在许思廉队长率领下由笕桥出击,轰炸日军目标,迫使日军利用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修筑机场停工。飞机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仍安全返航。
8月14日这一天之内,中国空军飞机共出动100多架次,参与“淞沪战役”,其中84架次集中轰炸上海敌军司令部、弹药库、登陆码头、抢修的飞机场等重要军事目标,对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敌舰进行了多次攻击,炸伤敌驱逐舰1艘、炸死炸伤敌军无数。日本航空队司令官命令驻守台北的精锐部队木更津和鹿屋航空联队袭击笕桥的中央航空学校,要不惜一切代价灭掉笕桥机场,以解决后顾之忧,并且派出了多于往常两倍的兵力。中国航空史上著名的笕桥空战拉开帷幕。空战历时30分钟,中国空军确认战绩为“击落敌机6架,重伤2架,轻伤1架”。
年轻的中国空军竟然给木更津、鹿屋两个闻名于世的日军主力航空联队以沉重打击,在日本朝野引起震惊,联队长石井义剖腹自杀。“八·一四”空战大捷,写下了中国空军以弱击强、以少胜多的崭新一页,不但中国空军将士备受鼓舞,也大大增强了中华儿女抗击日寇的信心。时任第9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后来把它写在回忆录里,中共延安的刊物发表了《英勇的中国空军万岁》的文章,纪念这一辉煌战史,1939年,国民党将8月14日定为“空军节”。1949年,许思廉去台湾,先后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联勤总司令部中将副参谋长。1957年7月至1960年2月任台湾空军指挥参谋学院第14任中将校长。退役后,思乡心切,许思廉发起成立台湾黄岩同乡会,为首任理事长,后定居美国,2013年故去,享年104岁。
http://www.taizhou.com.cn/wenhua/2015-06/22/content_2268024.htm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3: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参加对日空战的点滴回忆

作者:彭亚秀 来源:成都政协文史资料

http://www.zx.chengdu.gov.cn/Item/110022533.aspx



1927年10月,我考进黄埔军校第六期,地点在南京。1928年3月,我又转考空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入校时称为陆军军官学校航空班第一期,校址在南京市风景优美的秦淮河北岸明故宫飞机场,这是当时航校的主要练习飞机场。半年后,合并到我校的有陆军炮兵侦察观测班学员二十三人。一年后又有福建马尾航空学校学员组成的海军航空队十一人合并到我校肄业。我班初级飞行训练结束后,练习特技时摔死一人(朱帮荣),实际结业八十三人。
入校时的班主任是张静愚(曾留美学流体力学),教育长励汝燕(留英学飞行,是我国最早的航空器驾驶员)。1928年秋,张静愚离去,由黄秉衡(曾留美学飞行)接任班主任,毛邦初(黄埔三期,曾留学苏联学飞行)任总教官。不久,蒋冯阎大战爆发,部分学员临时编成一支部队,由黄秉衡任指挥,毛邦初任部队长参加作战,驻河南归德飞机场(陇海线附近)。
1931年改称我班为空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分期分批调杭州笕桥飞机场,接受美国教官设计的各项专业分科训练。经过体检、飞行考核、专科实习,淘汰后实际只剩五十余人,分配在各飞行中队做飞行员。我分在第六中队,驻防南京复成桥,中队长黄毓沛(广东人,曾留苏学飞行)。半年后我调第三中队做飞行员,1937年春我升任第三中队副队长。队长孙省三(曾留日学飞行)不久因飞行事故死亡,由我代理队长。部队驻防西安。
参加淞沪抗战
1937年7月2日,我们全队调杭州笕桥飞机场接受战斗训练,我队飞机由美制旧式道格拉斯八架、可塞六架组成轻轰炸机中队。这两种飞机,在当时是十分落后的,时速不过二百二十公里,升高不过四千米,没有完整的武器装备,仅可当侦察及轻轰炸机使用。使用这种飞机的有三、四、五、六等中队。
“八一三”上海淞沪大战爆发之前,根据空军的敌情通报:1937年8月9日,日寇驻上海虹口海军陆战队的武装浪人大山正夫和增田二人,闯进我上海西虹桥军用飞机场,自称是日本海军中尉,要视察我飞机场,接管我飞机场。当即被我守卫飞机场的警卫营士兵严词拒绝,日寇浪人拿出武器威胁,被我守卫飞机场的警卫当场击毙一名(即大山中尉),另一名驾车逃跑。日寇以此为借口,通过外交途径大做文章,发出最后通牒式抗议,同时作出局部战斗动员。日侨纷纷回国,日军在虹口日租界兵营、闸北仓库、公大纱厂等地集结部队,修筑工事。我空军通报又说:日军在上海地区集结兵力近十万人,似将发动空前规模的进攻。日海军东海舰队旗舰“出云”号(万吨级)率领海军舰只三十八艘,抵达吴淞口外,其中包括新式航空母舰“飞龙”号和“苍龙”号。
8月13日凌晨一点,我们航空各队的队长已接到命令,进入紧急状态,随时准备出动。晨五点左右,出击令下达,空军驻防各基地的各种性能的飞行部队,均由基地起飞直奔上海。当天除飞行部队出动外,其他各级空地勤人员,都同时处于戒备状态。最紧张最繁忙的机场是:南京大较场飞机场和广德飞机场,杭州笕桥机场和乔司机场,蚌埠机场,芜湖机场。我第三中队参战飞机是八架道格拉斯,由我领队,在杭州笕桥飞机场起飞。我们的任务是轰炸浦江敌舰,特别是进入苏州河的敌舰,并侦察敌东海舰队活动情况,在两千米高度以上,按当时情况决定俯冲或水平投弹轰炸。接到作战命令后,我考虑到上海地区敌舰上空有战斗机频繁活动,便作如下部署:当天如不碰上敌舰上起飞的驱逐机群,则按任务规定去轰炸敌舰和侦察敌舰活动;如碰上敌驱逐机群,则对上海地区敌军地面目标俯冲投弹。返回地点是乔司机场,因乔司机场在钱塘江边,便于隐蔽,可减少敌机跟踪攻击的损失。
我们起飞向东北方向编队飞行,七点四十分左右到达上海区域上空,到南站附近就已看见远处敌机九架向我机队飞来,似为九六式舰载战斗机,这种战斗机的性能,大大优于我队的道格拉斯。它的时速在四百公里以上,升高五千米,机上装有两挺六八口径的速射机关枪(这是在笕桥学习资料中得到的数据)。我根据情况判断:敌机居高临下向我扑来,我队绝无完成轰炸黄浦江及苏州河上敌舰任务的可能。立即摇动机翼,命令全队按第二套方案处理(当时使用的道格拉斯全无通讯设备,靠比手势来指挥)。我首先降低高度冲向虹口日本兵营,仓促投弹即向西南低空飞回乔司机场。当天下午即知我队一架飞机被敌机击落,驾驶员是广东人欧辉,飞机落在上海郊区。欧辉重伤,被当地陆军救回。另有三架飞机,机身机翼有弹孔十余处,未伤要害,仍然平安着陆。
我返回乔司机场后,即到笕桥向当时航校副校长兼空战指挥官毛邦初汇报战斗经过,并说明无法完成任务的原因。毛只看看我,没有说什么。
“八一三”炮火打响后,敌机猖狂活动,炸南京,炸杭州,炸芜湖,炸蚌埠,炸周家口等地飞机场,同时也滥炸厂矿、商业、交通、文化设施等等,如南京金陵大学、杭州宽仁医院、国际红十字会也被炸了,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空军领导层初步认识到我军飞机性能落后,数量也少,人员缺乏作战经验,仅凭勇气去拼是不够的,也难持久,于是把我队布置在乔司机场,利用白天隐蔽、夜间活动、单机出击的作战方式,去打击敌人。开始用这种作战办法,大约是1937年8月29日。当时是白天把飞机分散在绍兴的曹娥飞机场、衢州飞机场、钱塘江边的大坝机场(六和塔对面),这些地方都有良好的掩体。每天晚上七点后这些分散的飞机,才飞到乔司机场待命。它们大都携带五十公斤炸弹四枚,按规定的各机飞行高度直飞上海,每次两三架先后出动。对准规定目标俯冲投弹后,迅速返回乔司机场或其他临时着陆场。
我首次执行任务是在一个晚上,前后三架飞机由乔司机场起飞,各挂四枚五十公斤炸弹。我是第一架起飞,杨鸣鼎是第二架起飞,第三架要等我回来再起飞,由一个姓吴的分队长驾驶飞机。轰炸目标是公大纱厂、虹口敌兵营、闸北敌军仓库,可自由选择其中一个目标进行投弹,飞行高度两千米。我们飞行经过的地区是沪杭线,这是平时非常熟悉的,虽在夜间,辨别目标也不会有困难。当我机接近上海市区,能从飞机右边看见徐家汇天文台灯光时,我立即变换高度,飞向目标。
这时日寇停在黄浦江上的军舰和基地上的十几台探照灯的白光向我射来,逐渐对准焦点。在这种强光直射下,使我眼睛发花,不辨东南西北,幸好目标已在眼前,我立即俯冲下去,摆脱探照灯的强光直射以及紧随而来的密集高射炮火。我俯冲到两百米左右高度时投下炸弹,转体上升,迅速沿沪杭线返回乔司机场。
这段时间,我前后执行任务六次,得过奖金八百元。没有受过伤,只是我的机上被打过些小洞。我也没有想去看一下自己的轰炸效果,在强烈的高射炮火攻击下,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投掉炸弹,马上离开。早一秒钟就多一秒钟生的希望,早一秒钟就少一秒钟死的威胁。白天在飞机场上飞行员的休息室里,气氛是宁静的,因为飞行员大都在寝室睡觉,很少有人谈话;面对空着的铺位(人已阵亡),也无暇去过问。休息室堆放着各种烟酒糖果(慰问品),几乎没有人去动过。晚间有任务,就背上保险伞上飞机;没有任务,就去休息。
日寇野蛮侵略我国领土,自“九一八”侵占东北三省,1937年7月7日进攻我卢沟桥,7月30日和8月4日侵占天津、北平以后,亡我中华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炎黄子孙,决不愿做亡国奴,只有一条路,就是坚决地勇敢地打击侵略者。抗战开始以后,空军各级战斗人员,事前都写好遗嘱,随时准备为国捐躯。以我家为例,参加抗日战争的有三人,两个侄儿和我。二侄儿彭先春,1940年在云南保山进行军事运输,遇日机轰炸,他与车辆及军用物资同时被敌弹炸毁。四侄儿彭先昶,1945年7月,他驾驶B—25轰炸机,轰炸汉口地区日寇高射炮阵地,在俯冲投弹时被日寇高射炮击中,落在武昌南湖,机毁人亡。
上海战役历时三月多,最后我军作战略转移,我国空军损失了一批优秀飞行员和作战飞机,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因为我们的飞机太少,性能又差,上海领空被敌机控制住了,我们的空军无法保住自己的制空权,这是我们空军人员的耻辱!但是平心而论,我国空军在上海战役,也有一定的贡献,并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是我国空军第一次参加战斗,第一次以落后的飞机和陈旧的装备,向拥有先进的飞机和优势装备的侵略者进行反击,取得了一定战果。战争初期,敌人大量物资人员,集中闸北、虹口、公大纱厂等地。我机的轰炸给日寇造成一定损失,闸北仓库两次大火,是我亲眼见到的。日寇木更津航空联队的联队长竹中龙造大佐因该联队的飞机被我击毁甚多,剖腹自杀,向天皇谢罪,也是我空军取得巨大战果的证明。
二是为苏联志愿空军来华参战争取了时间,使苏联驱逐机部队能按计划进驻洛阳、周家口、南京、南昌、桂林、武汉、重庆等基地,配合我驱逐机群打击敌人。特别是对苏联空军取得两次武汉大空战的胜利,我空军起到了支持和配合的作用。
三是使我空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摸到了一点作战及指挥的门径,给以后的一系列空战提供了参考。
在宜昌失陷前救出一架修好的飞机
1937年11月下旬,我奉命调到重庆,接管川军刘湘的航空队,把它改组整编为第三十三轻轰炸机中队。整编后调湖南长沙,由我任队长,何百清(广东人)任副队长,负责整顿教育,等待上级考核合格后,再接收新飞机,参加抗战。
1938年5月,我又调到第十二中队(侦察中队)任中队长,部队驻防湖南芷江。这个队原由广东人安家驹任中队长,驻武汉,武汉大空战时安家驹阵亡,该中队由武汉转移内地时,因指挥不当,沿途受到敌机轰炸,空地勤人员都有伤亡,组织涣散,情绪低落,我到职后集中全队在芷江整顿。
当时空军总指挥部设在衡阳,由参谋长张友谷负责一切作战事务。总指挥部指示我队:对长江中上游日寇军舰的活动,要做到充分了解,及时反映。要经常派出飞机对长沙、岳阳、洞庭湖北岸至沙市、宜昌一带,作侦察飞行。经整顿后我队尚能完成规定的侦察任务。
时间快过半个世纪了,当时部队活动已难记忆,只有一二小事尚留脑海中:宜昌失守的前一天下午两点左右,我接到空军总指挥部的特急命令(电文限五分钟送到),内容之一是叫我驾一架飞机,带上一个飞行员,在沙市越过长江,到襄宜公路上观察日寇进攻宜昌的先头部队,判断当晚是否可能到达宜昌,即报。同时叫我观察我军撤退情况,是否混乱溃退?是否还在抵抗?内容之二是飞到宜昌降落,那里有一架我军飞机正在抢修,如今晚可修好,明晨将这架未试飞过的飞机飞返芷江。我接到命令后,即刻带分队长杨秉杰起飞出发,直向偏东北的沙市方向飞去。在靠近江陵附近越过长江,已能看见当阳县时,再转向襄宜大道,弯弯曲曲地向宜昌方向飞行。过玉泉寺近鸣雀岭时,发现日寇缓缓前进的一支小部队九百余人,用散兵线方式向前行进。根据地图判读,该部队距宜昌约四十公里。又在距宜昌十来公里的土门垭附近,发现我军零星小部队很不整齐地向宜昌撤退。根据当时情况分析:敌军这支小部队,系先头部队,距宜昌尚有四十多公里,今晚不可能赶到宜昌,也不像攻城的装备。我军后撤虽乱,但宜昌毕竟是交通要道,尚有守城部队,不会在今晚失守。
我到宜昌机场降落后,确有一架飞机停在机场侧面一个小树林中隐蔽修理。我当即告诉那三个机务员,必须在当晚修好,第二天天一亮即行试飞。宜昌机场大部分人员已撤退,只有少数警卫及三个机务员在抢修飞机,我和杨秉杰当晚就靠在机场警卫班的一个小棚子里过夜。天快亮时,飞机修好,我命令杨秉杰驾我们昨天飞来的原机返回芷江,杨秉杰当即飞走。这时敌人的炮声越来越近,我同机务员及警卫士兵把修好的飞机推到跑道上,飞机场边已有敌人的炮弹落下爆炸,飞机正要滑上跑道,敌机临空的紧急警报已经拉响了。我隐约看见敌机三架向宜昌方向飞来。我想:敌机临空,我驾机起飞,不能达到一定高度,即将成为日机首先攻击的目标;丢掉飞机,随机务人员及警卫部队一起后撤,则危险较小。选择只有两条:一是冒险起飞,救出一架飞机;另一条是随地勤后撤。我选择了前者,因飞机得来不易,同时天空云层较低,有可能躲开日机。我迅速滑上跑道,立即起飞。刚离开机场即冲入薄雾里,再钻入云中,受到了自然条件的保护,免遭危难。半小时后又从云缝中钻了出来,核对地图,调整方向,飞回芷江机场。
当天下午,我飞往衡阳空军总指挥部向张友谷参谋长汇报宜昌撤退情况,受到他的表扬。那天夜里,我住在衡阳同张友谷参谋长谈了半夜,根据抗战一年来的经历,谈了自己对当前我空军战略战术的看法。
敌机一百零八架轰炸成都
1941年夏,我率领空军十二中队由昆明巫家坝机场回防成都凤凰山机场,正是成都遭受日寇一百零八架飞机大轰炸之后。据在蓉的老同学说:7月27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敌九六式中型轰炸机一百零八架,由灌县方向经郫县上空分四个大队进入成都市区。第一大队飞机二十七架,高度约三千米;第二大队飞机二十七架,方向偏西三至五度,高度约四千米;第三大队飞机二十七架,方向偏东三至五度,高度约五千米;第四大队飞机二十七架,与第一大队方向相同。它们均用高空水平投弹,以成都盐市口为中心,向市区投下炸弹数百枚,这是抗战以来投弹最多最集中的一次。我家住在成都市长发街,在我家附近也落弹数枚,家人藏于假山下幸未遇难。这次成都被炸,人民伤亡惨重,据防空司令部的统计通报伤亡达五千一百余人。成都当时是不设防城市,日寇狂轰滥炸,性质是严重的,我们必须记下这笔账,向敌人清算这笔血债!
空军总指挥部当时驻成都东门外沙河堡,为了研究空军轰炸计划,作分析判读的根据,命令我队在两星期内从高空连续照相,拍摄制作出千分之一的平面图及重点地区和重要目标的放大图。空军总指挥部张廷孟参谋长打电话给我,要我自己飞行,选一个精于照相的侦炸员协助。我当即挑选温锦华做我的助手,廉双泉负责照片印晒整修,当时天气好,准备一两天即行工作。8月3日上午,天气良好,正准备起飞工作,连飞行衣保险伞都放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了,恰好这时文书送来一包公文,有的需要即刻处理。我看一个小时就可以办完,于是吩咐机组暂候。这时分队长刘果毅(四川遂宁人,航校四期侦察科毕业)看见我有公事要办,马上说:“队长你没有时间,我代你去照相好吗?”我说可以。他便去飞机场,半小时后,他起飞了。大约过了三十分钟,有敌机六架由昭化、广元方向向成都飞来,成都已发出空袭警报。又二十分钟左右,成都市发出紧急警报,我空军驻成都太平寺机场第五大队的驱逐机E—15型四架、E—16型四架,共计八架,分为四个战斗小组,以龙泉驿为核心,呈弧形围绕成都市飞行。大约两星期之后,空中连续照相制作的成都炸后地区及重要地区、重点目标1000∶1比例地图完成了。
从照片地图上判读,清晰可见这次成都被敌机轰炸的面积约为二至三平方公里。以盐市口为核心,扇形向东发展。使用的炸弹为杀伤弹,所以被炸区域及附近居民伤亡惨重,这是一种打击士气、吓人投降的手段。同时根据照片判读,这次敌人对成都最大的轰炸,事先有着非常完整、非常精细的轰炸计划。因为这样庞大的轰炸机群,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必须有一个整顿队伍的集结地区。他们选择了成都市西面五十公里的灌县空域集中,然后向轰炸目标成都市飞行。为什么要选择上午八点三十分?为什么要选择由西向东?这是因为早晨八点左右,飞机由西向东飞行,太阳光直射,目标同在水平面上,影响不大,特别是高空水平投弹,反而阴影清楚。同时也便于投弹后向东逃走时,它的飞机后舱保护武器背向阳光,有良好的射击条件,构成保护火网,使我驱逐机追击敌人的机群,增加了难度。事实证明也是这样,当天我驱逐机群在龙泉驿空域尾追攻击时,仅击落敌机一架,击伤数架。以后的情报资料证明,敌人这次大轰炸,是由两个联队组成:海军航空兵第五联队,由武汉王家屯飞机场起飞;另一个是左伯航空联队,由山西运城飞机场起飞。日寇为了防止我驻梁山驱逐机队拦截,又以六架高空驱逐机由宜昌飞机场起飞,在遂宁地区上空盘桓,侧面保护自己的轰炸机群(据国民党空军总指挥部资料)。
日寇多次轰炸成都市是精密计划的罪恶阴谋。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疯狂一时的敌机空中指挥官,被日寇鼓吹为“轰炸之王”的奥田大佐,终于在一次由他领队驾机空袭成都时,于简阳上空被击落毙命。当时我们只知道:日寇飞机狂轰滥炸成都时,我空军驱逐机群(五大队的E—16飞机八架,E—15飞机六架及苏联志愿军E—16飞机六架)都向龙泉驿这个方向尾追攻击,使敌机一架在简阳上空被击中起火、多架受伤。至于被击落的敌机是什么人驾驶,无从知道,因为该机在简阳施家坝坠落,已是焦炭一堆,略可辨认出有五具尸体。事过两月,空军总指挥部作战处处长罗机宣布:在简阳上空被击中的那架飞机是日寇夸为“轰炸之王”的奥田大佐驾驶的。同时击毙的还有副驾驶清水中尉及通讯士、机务士、射击士等五人。又一个月后,在当时的空军杂志上也介绍了日寇“轰炸之王”奥田大佐被击毙的大体情况。
同苏联志愿空军的一次合作
1940年底,我曾调离十二中队,到驻在广西桂林的空军第二路司令部任作战科长(管理维修飞机及油弹军火控制等)。大约是1941年4月初,抗战正处于极困难时期,上级命令空军各路司令部必须密切配合苏联志愿空军作战,尤其是靠近敌占区的单位。当时第二路司令部是我国空军重点单位之一,司令是谢莽中校(广东人,广东航校三期毕业)。
1941年9月,苏联志愿空军的航空工程师奥特尔金(译音)带一个翻译来见我,他说,曾跟谢司令官通过电话,才来联系。要求我们用飞机把他送到湖南宝庆飞机场执行紧急任务,等他工作完毕后再送他飞回桂林。经请示,由我把他送去湖南宝庆飞机场。当时部队飞机都已安排任务,我只好去飞机修理厂在修好后出厂的飞机中借用一架。修理厂的负责人告诉我有一架“可塞”修好未试飞过,可用它试试看。任务紧急,不容选择。当天下午两点多种,我就驾这架飞机,同奥特尔金工程师一起,从桂林起飞,以一千五百米高度,向偏东北方向经兴安、全州进入湖南境内。飞至湖南零陵县境冷水滩上空,发动机突然停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迫降在冷水滩河边鹅卵石坝上。真是老天爷保佑,人员无恙,飞机完好。河滩上落下飞机,立刻引来不少老百姓。向他们打听,才知这个地方极不安全,翻过山坡就是冷水滩火车站,目前军运繁忙,敌人侦察飞机一天来几次,要赶快隐蔽才行。我即通知当地乡保,请组织老百姓用手把飞机推到一小笼竹林中,将竹子砍倒一部分掩盖飞机,并请当地乡保派人守护。然后我同奥特尔金工程师去到冷水滩火车站打电话给零陵航空站(约距五十公里),请速派机务人员携带器材工具油料等,星夜赶来冷水滩抢修,我们在火车站休息等候。天亮前飞机修好了,但是必须在昨天降落的地方起飞,使我感到十分为难,因为起飞的距离太短了(约二百五十米),三面都是水,出一点差错,必然机毁人亡。按照平时的办法,我一定叫机务员把飞机拆开,送到冷水滩火车站,由火车运回桂林。但这次同苏联志愿空军配合作战的紧急任务怎样完成?思前想后,决心冒险起飞。我请老百姓多人用手把飞机翅膀压着,我也踩紧刹车,油门加大,开足马力,再比手势要老百姓放松,我也放开刹车,飞机急速滑出,刚跑完沙石坝,飞机也离开地面。谢天谢地!不!还是应该感谢当地的老百姓,我脱险了!
飞到宝庆飞机场,看见飞机场正在填平弹坑,修补跑道,左侧停有六架SP—3飞机,这是前一天上午苏联志愿空军轰炸部队去轰炸台北松山飞机场派出的一个分遣队,它们任务完成后返航来此降落,被日寇雷达追踪,日军当即派飞机来轰炸。苏联志愿空军指挥部要了解飞机被炸后损失情况,特派奥特尔金工程师迅速查明上报。经查看损失情况是:两架全毁,三架轻伤,一架可以修复。奥特尔金反复照相,并查问当地航空站的值班人员,记录敌机轰炸的经过情况,了解发警报时间及临空投弹时间和进行轰炸的机种架数。我等他工作完毕后,又一同飞回桂林。当地苏联志愿空军的负责同志亲自来我部表示感谢!据奥特尔金谈:他在国内坐过很多次飞机,没有听说过和遇见过这样的好事,野外迫降,人机安全,原地起飞,完成任务,可以说是奇迹!
我写的以上几件事,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几十年后的回忆,错误遗漏在所难免,希望同行及新旧朋友给予批评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3: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tianya.cn/m/post-no05-219495-5.shtml

苏联飞行员与美国飞行员之比较
日本袭击上海不久,中国就正式向列强求援,但当时只有苏联所反应,苏联政府根据中、苏双方的协议,开始将大批援华物资透过新疆、甘肃运抵中国的抗日前线。
这时候,苏联贷款与中国二千万美元,除了空军人员与高射炮之外,更派来七百架作战飞机。他们替中国开办空军学校,此外为了便利运轮供应,更从俄国的土耳其斯坦经新疆至中国西北,开了一条公路。虽然这条公路的开辟并未大事宣扬,但贸际上从这条路运抵中国的战时物资,远超过由赫赫有名的“滇缅公路”所输入的数量。
于是日本人就进兵内蒙,威胁苏联对中国的供应,而苏联也即派装甲部队一师,轰炸机一中队到新疆来,保护这条公路,使日本无法施展。
在战争的第一阶段所以,从1937年夏天,中国抗战开始,直至1941年底。苏联给中国的军事援助尤为积极,向中国提供当时最新的军事技术装备和武器,派遣军事顾问、专家、飞行员,为中国培养专业干部。尽管日军占有绝对的技术优势,这种多样援助仍加强了中国军队的抗击能力,这一斗争成为卫国战争时期确保苏联远东安全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苏联的援助,对中国空军来说,真可谓雪中送炭。当时,中国空军的飞机在淞沪会战中几乎拼光,急需补充。
而在这关键时刻,苏联的大批飞机却源源不断运进中国。得到苏联援助的中国空军实力大增,到1938年2月,共有作战飞机390架。其中,驱逐机230架,轰炸机160架。
苏联的援助大大提升了中国空军对日作战能力,苏联飞行员在加强中国抗击力量方面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仅从1937年11月~1939年6月,就有700多名飞行员、射击通信员、航空轰炸技术员到过中国参加作战,更派了军事顾问来华协助。
当苏联援助中国之间,美国正在把大量的废铁和飞机所用的汽油售与日本,无形中协助日本对中国作不断轰炸。那时苏联在中国的空军系由他们自己的军官指挥,并充分配备地勤人员及物资。这位苏联指挥军官名何沙诺夫,由他指挥到中国来的远征部队。
被当时的中国报纸誉为“正义之剑”的苏联空军志愿队,先后参加空中战斗50余次,参战飞机出动超过千余架次。在武汉,他们与中国空军一起参加了三次大的空战击落日机47架。在对日空战中,100多名志愿队员英勇献身。
当年初期我们所接收的是E-15和E-16战斗机, 苏联这两种战斗机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快、转弯灵活、配备的火力猛。援助中国的派来4个航空队来华助战,在一段期间内,飞机性能与日本飞机不相上下,其中南昌空战、武汉大空战等,大小空战中凭我们满腔爱国热情的飞行员与日本空军拼搏亦创立过不少英雄战绩。
但自1940年秋日本在中国的战场投入三菱“零”式战斗机后,多次护航轰炸机轰炸重庆各地,同年9月13日与中国空军的战机在璧山上空遭遇,但中国使用的战斗机与零式性能悬殊、空战中惨遭失败,虽然不久又得到苏联提供的H-153战斗机的补充,但仍非“零”式的对手,因此只能探取转移避免与“零”式接触策略,但仍有多次惨遭损失,至此至1941年间,中国空军除了作一些突击性的空战外,均无重大战果,其实自1940年左右,苏联为了应付日苏在蒙满边境地区的冲突,以陆续部分撤退其航空自愿队,留下来的部分有的作为顾问协助中国空军训练工作,但不管如何,原苏联的军事援助是起过重要历史作用的。
1941年4月13日苏联为避免与日本冲突,在莫斯科与日本签立了中立条约,其中第二条内容是双方不参与第三国的敌对行动,至此,再没有苏联的新飞机提供了。
当年苏联的空军部队来华援助,可分为两个部份,一为苏联正规空军部队,另一为苏联志愿空军部队,中国第4大队所属的第21、22和23三个中队,曾和苏联空军部队组成混合联队一同和日军作战。
曾与苏联空军及美国空军一起生活及共同一起作战的郑松亭将军及徐华江将军,谈到往事对于共产国家及资本主义国家,两国飞行员之间的比较有深刻之印象。
我们同美俄两国的一同作战时间很长,当时我的感受也是他们两国政府也是很诚心诚意的要帮助我国抗日,但相对的也??可比较得出美国各方面不管是训练、补给、飞机都是比较进步的,俄国人实资上就差了点,我有多次在机场上看他们在飞机降落时连人带机一起摔在地面上,打地靶的练习再射击上的成绩也没有中国飞行员好。
因此,我相信美俄两国的民族性也有很大的关系,和他们相处之后可以发现美国人比较活泼,相对的俄国人就很死板,俄国人在思想上及行动上受到控制有很大的关系,因此也表现在飞行上面,俄国人飞行时空中的动作就没有像美国人一样的灵活。所以在制式上面的飞行俄国人就做得很好,战斗方面就太呆板了,美国人就完全相反要活泼的多,同时美国人在作战方面就很有冒险的精神,曾多次同他们两国人一起出击作战就可以深深感觉到完全的不同,俄国人的死板不便通,所以在战术灵活上来讲美国人自然比较强,也许也是两国人训练的方式及民族性的不同所造成。
俄国人在值班时的军风纪是铁似的,他们总是全副武装的直强强的站立。他们的讲话也很不随便也很不自由,和我们一起谈话就觉得畏首畏尾的,心中好像有块石头一样,不像是美国人和我们很坦诚的相处,共产社会对我们来说也是真是很大的体验,有别与美国人在无事时便很闻散的态度,包括至在小屋内玩扑克的作风都回然有异,俄国人也很热情但大都不敢表现出来,虽然大伙相处的不错,但和他们再一起还是很不自在。
至于苏联的飞行员们,他们都比美国的飞行员年纪大而较成熟。他们穿便服时也将红军官阶徽章缀于其上,他们的大部薪俸,是存在苏联,等回国时花用。
还有,他们停放飞机的方式是环绕机场而停的,只要一听见警报,便疯狂地四面起飞,而这种起飞法,极易发生飞机互撞的意外。
他们有一点与日本人相似,就是过分呆板注重纪律,这样常使他们失策。日本轰炸机不管你如何的攻击一直保持刻板的战斗队行,我们就想办法打乱他们的编队,一被打乱就不知如何才好乱飞一通,全无其他战术可言。
而俄国人每遇日机来袭,他们就群起迎战。若当领队飞机被击中迫降落地,则其余的战机亦随之降落,于是这时日本飞机就来对刚降落的机加以一个大扫荡,其做法嚷人无法理解。
加入中美混合联队以后改飞P-40,我和徐华江也接任混合联队中国中队长一职,不在只是个战斗飞行员。同美队长的合作是愉快的,美十四航空队总部只画分每中队的作战区域,其他的事情及出击计画全由各队中美队长自行商量决定,不用再请示上级,此也是同俄国人一起作战不可能发生的事。
(郑松亭将军及徐华江将军访谈口述史)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3: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事造英雄 -- Colin Purdie Kelly小传
那是美国历史上最晦气的一天。日本鬼子在太平洋里尽其所能攻击美军目标,志在独霸一方。
就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的几个钟头之后,日本又对吕宋岛上的克拉克空军基地发动了攻击。当时那里有十九架B-17四引擎远程轰炸机,另有一组B-17则在菲律宾南部棉丹老岛,那里在日本空军的航行范围之外。
战前就有指令规定,万一日本与美国爆发战争,克拉克空军基地的十九架B-17就要立即攻击日本在台湾的空军基地。
但是,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遭偷袭的消息传到菲律宾的时候,因为某种因素,那条预定的指令没有立即执行。根据史料记录,当时那些B-17正在吕宋岛周围执行侦查任务,美军的反击指令下达后,这些飞机赶紧飞回克拉克空军基地,但恰巧成为突如其来的日本航空队的活靶。只有一架B-17幸免于难。位于棉丹老岛的另一组B-17暂时未受鱼池之殃,因为其位于日本航空队的飞行距离之外。
棉丹老岛的七架B-17C(B-17的早期机型)在第二天飞到克拉克空军基地附近的一处备用跑道。一天之后,这些轰炸机飞到克拉克空军基地准备装卸弹药。就在这时候,空袭警报响了。
Kelly所驾驶的B-17C刚刚装载了三颗六百磅的巨型炸弹,就不得不紧急起飞。当时共有三架起飞成功,但各自飞向三个方向,执行不同的轰炸任务。
Colin Purdie Kelly,这年29岁,是西点毕业的同期生中公认的明日将星。
Kelly此时的任务是寻找并轰炸位于吕宋北部外海的日本航空母舰,因为当时美国军方认定日本零式参与了对菲律宾的攻击,其一定有航母舰载支援。
他驾驶的这架孤零零的轰炸机在航程中遇见日本舰队正在吕宋(Luzon)的沿岸小镇Aparri进行登陆,于是就发生了扔炸弹和遭遇日本航空队众多零式战机的围攻这一幕。
当时,Kelly驾驶轰炸机深入敌军战区,在庞大的日本海陆空部队的上空盘旋。轰炸机上仅有三颗重磅炸弹,而日本航空队的老资格飞行员成群结队地在其周围集结围攻。
虽然情势极其危险,但Kelly逆势而为,下令改变原有战斗计划,就近寻找大型日本舰之作为攻击目标,也就是找下面正在登陆作战的日本舰队中最大的一个战舰下手。
传说中Kelly的英勇事迹接下来就是驾机钻进日本战列舰的烟囱,成为太平洋战场上第一个施行自杀攻击的勇士。
诸如此类的云山雾罩般的英雄传说正是战争初期一脸晦气的美国民众要听的故事。所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美国人民是信了。
只身击沉一艘日本大型战列舰,这样的英勇事迹使得Kelly一夜之间成为大名鼎鼎的英雄人物,传说中美国政府也对他追赠最高等级的军功章云云。
当时的Kelly粉丝中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就是Kelly的家乡-弗罗里达州的州长Spessard Holland。他忙得不亦乐乎,第一时间就给州里的民众发通电,表达沉痛哀悼。几天之后又致电报社,呼吁成立教育基金,以支持Kelly的儿子将来上大学的费用。
?
事实真相是,之后的战报表明,Kelly及其机组人员并未炸沉日本战列舰,也没有得到美国空军的最高军功章。Kelly身后得到的其实是麦克阿瑟总部颁发的奖章。
虽然民众被鼓舞起来的热情源自子虚乌有的杜撰,但Kelly当时的表现确实堪称英勇。
根据对生还的机组人员的采访,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子滴。
在七千多公尺的高空,Kelly在日本舰队上空盘旋后找准了其中最大一艘军舰,也就是后来证实的日本巡洋舰,而不是原先报导的战列舰。Kelly把飞机平飞成与日本军舰同向并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在六千多公尺高空扔下了三颗重磅炸弹,其中一颗击中日舰甲板,这是轰炸机上有目击证人的。
但是,日舰并未被击沉,这艘日舰后来继续参与了太平洋战场上几乎所有的战役,直到1945年6月才被击沉。
扔下炸弹后这架B-17就准备空仓返回克拉克空军基地。
这时候麻烦大了。一群十架零式咬住他们紧追不舍。
Kelly所驾驶的B-17属于早期机型,其尾部没有设置机枪座。敌机也意识到这点而利用这个薄弱环节发起攻击。起初,第一波的攻击造成轰炸机中间部位的一位机械师中弹身亡,一部分设备遭击毁。但B-17有重装甲,仍能继续飞行,直到最后起火燃烧。
第二波的攻击造成左翼起火,火势迅速蔓延至机身,机舱里充满烟雾。
这时候,Kelly大声呼叫下命令弃机逃生。Kelly努力控制住飞行姿态,而机组人员则一个个从各自的机舱打开舱门跳伞逃生。最后火势烧至驾驶舱内,就在副驾驶跳伞逃生之时飞机爆炸了。副驾驶Donald Robins侥幸弹出生还,而Kelly阵亡。飞机残骸坠落到地面,距离克拉克空军基地约八公里处,Kelly的尸体被发现还在飞机残骸内。
事实真相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伟大,但也足以成为英雄事迹。一是其驾驶的轰炸机虽为单机确敢于攻击日本舰队。二是其驾驶飞机到最后关头,抢出时间让机组人员先走,直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由于美国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糟糕表现,Colin的死就显得重于泰山了,成为脱离低级趣味的战斗英雄了。有画家闭门造车为其英雄事迹描绘油画作品,成为传世之作(The Legend of Colin Kelly)。
军方也在其身后追赠军功章。有一艘军舰以其姓名为舰名。其家乡 -- 弗罗里达州的麦迪逊市也有一条道路改为其名(那条街道原名是日本街Japan Street)。也有中学以其命名。当时的罗斯福总统为其儿子(当时年仅3岁)预约了受1956年的当选总统接见。1959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信守预约,接见了Colin的儿子小Colin。小Colin当时西点军校毕业。

http://bbs.tianya.cn/m/post-no05-219495-8.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3: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初中国海陆空军轮番轰击出云舰

http://www.chuanblog.com/arc/149a21588026.html


1900年完工的英国建造的巡洋舰,到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时,它的舰龄已近40年,早属明日黄花。但它的排水量接近10000吨,又拥有203毫米的主炮和152毫米的副炮,且全舰包覆厚重装甲,主水线带88至175毫米,上部水线125毫米,甲板67毫米,使它能够老而不朽,在弱势的中国海军面前,这个庞然大物用它的巨炮对着上海市区,依旧可以盛气凌人。
停泊在黄浦江上的出云舰不仅是日本海军的旗舰,还是日军在淞沪战场上的指挥中心,敌酋们制造阴谋和罪恶的大本营。所以从战争一开始出云舰理所当然的就成为中国军方主要打击的目标之一,海陆空军都倾注全力连续予以轰击。
1937、8、13晚上,在南京中央军校举行的大型战时军事委员会会议上,陈纳德(后来的飞虎将军)应宋美龄的要求,来到中国空军总部,熬夜干到凌晨4点,着手制定作战计划。决定派科蒂斯厂的俯冲轰炸机去进攻日军的巡洋舰;派诺斯罗普厂的轻型轰炸机(美国制造,武器装备:机枪3挺,炸弹500公斤,最大时速365公厘,航程580公里,乘员2人)进攻日本海军总部,然后再轰炸停泊在公共租界旁边,日本领事馆对面黄浦江上的出云舰。
8、14受台风影响,上海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风速竟达每秒22米。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于是日晨下令,暂停原定对南京、广德、杭州、南昌等地中国机场的空袭。
8时40分,中国空军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率领诺斯罗普轻型轰炸机21架,携带250公斤炸弹14枚,50公斤炸弹70枚,自广德出发(当时广德上空乌云满布),经昆山赴上海,飞抵上海后,乃分两部。
10时30分许,我空军轰炸机向停泊在浦江中心的出云舰投弹3枚,受风力影响,一弹落於江中,两弹落于出云舰左近水面,将该舰激起数尺,出云舰以高射炮及机关枪向我军飞机射击,皆未命伤。
2时40分及3时40分第二大队复派诺机21架,携带250公斤炸弹18枚,120公斤炸弹22枚,50公斤炸弹26枚,仍由孙桐岗率领,分两队自广德出发,经青浦、松江飞上海。
3时35分,我空军飞机2架冒着狂风大雨,分左右翼向出云舰猛投炸弹,并以机枪扫射。敌急以高射炮及高射机关枪还击。当时我机进攻凡3次,弹珠落于敌舰甚多。
20米,但出云舰上的95式水上飞机(宫田大尉、出崎三空曹)还是起飞了,在3000米空中担任警戒,4时,宫田放现在1000米高度飞行的中国诺机编队,当即从云中钻出,突然袭击了任云阁、祝鸿信的907号机。后座的任云阁胸部中弹,当场阵亡,驾驶员祝鸿信身受重伤,907号机立刻冒出了黑烟,并开始掉高度。祝鸿信稳住飞机,顽强的将907号机迫降在虹桥机场。
2架受伤,1107号机(顾兆祥、叶云乔)和907号机先后迫降虹桥机场,1408号机(李传谋、水镜盘,李失事身亡。)归途中迷航迫降常州。下午4时35分受伤的飞机松落的炸弹,造成大世界附近2000余人伤亡。
8、16晨7时10分,我空军飞机20架分4组,由东西北三面向出云舰猛投炸弹,并以机关枪扫射,围攻2次,炸弹落于敌舰附近。
1937、8、14夜电雷学校的史102号(英国订购,1936年来华,排水量14吨,木壳海岸鱼雷快艇,航速40、3节,装备机枪2挺和18英寸鱼雷2枚。它没有发射管,而是将鱼雷放置于艇尾滑槽上,发射时由鱼雷手松开固定夹,让鱼雷滑人水中自行前进)和文171号鱼雷快艇伪装成民船,奉命袭击出云舰。两艇不走长江干道,绕道内河,只开动副机,从江阴黄泥港出发,昼伏夜行,到无锡后进入太湖,经苏州、松江,8、15傍晚史102号驶抵上海龙华,立即下驶出击,由于是奇袭,事先未与岸上陆军联系,因此沿途多次被阻并受到枪击,最后因我军已在十六铺设置了封锁线,不能通过而被迫返回。经与友军联系后,艇长胡敬端与随艇指挥的大队副安其邦一同由陆上去英租界外滩一带,实地观察出云舰及其附近水面情况,8、16晚史102号由龙华再度出发,开动副机,晚八时悄悄地驶出十六铺附近的封锁线,经南京路外滩后立即开动两部主机冒着敌舰艇的炮火全速向下游冲去,由于江面上各国舰船灯光耀眼,驶至外滩陆家咀附近江面时仍看不清出云舰的具体位置,只得将一对鱼雷以50度射角向距离约三百公尺白天测定的方位射出,结果一枚射偏,击中邮船码头一侧英美烟草公司前的码头岸边,码头被炸毁一截,附近房屋被震倒塌。另一枚则直奔出云舰,击中出云舰外侧为防止夜袭拉拦阻网的一艘趸船,趸船当即击沉,因而未能直接命中出云舰,但出云舰还是被波及,尾部的轴隧和螺旋桨车叶受损,时晚九时许。史102号也被击伤油箱等多处,不得不冲驶搁浅在九江路英租界外滩码头外档。艇上人员将机枪等装备卸弃江中,泅水隐藏在码头下面,以逃避日军的搜捕,候至夜深人静才游上岸,到路口被接应到英租界内的惠中饭店,后转移到八仙桥青年会,历时月余,才返回江阴。这是中国海军的第一次主动出击日舰。
102号袭击出云舰的同时,陆军也在对该舰实施攻击。8、17有一煤体报导称:出云舰被华军以重炮及某种爆炸武器击中受伤。此爆炸武器显然是鱼雷的秘代称呼。而重炮的重,则是言过其实,炮兵第二旅旅长蔡志笏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说到我们的山炮弹对敌舰的装甲起不了作用,可是它的推进器却曾被我们打坏,停止了三天才修理好。炮兵第二旅第二团团长孙生芝在回忆录中也说出云舰多次被我击中,可惜我们的炮口径小,未能把它击沉。当时陆军在浦东装备有最大射程为9000米德国技术瑞典制造的口径75毫米卜福斯山炮12门,还有良好的观测通讯器材。而且炮兵观察所设在耶苏教堂楼顶,辅助观察所则在浦东江边英美烟草公司大楼楼顶,楼底装有有线电话可与后方联系。出云舰经常停泊在楼下江面,这一位置恰在浦东炮兵弹道死角内,使敌舰有安全感,日军绝对不会想到浦东炮兵的观察所就近在咫尺。战争一开始,出云舰就是陆军山炮射击的目标,可惜它不是重炮,威力不足。浦东炮兵作战方针是:我空军轰炸日舰时,一定打;日舰炮击浦西时,一定打;日舰进入有效射程内,一定打;深夜敌疏于戒备时,一定打;浦西求援时,一定打。还十分注意防空,特别注意炮兵阵地的伪装和行动,并严令敌机空袭时,立即仃止射击。当时上海报刊对浦东炮兵多有赞誉,称之为浦东神炮。
8、17日方资料记载:17日中国空军出动大批飞机,白昼五次,夜间一次,我陆战阵地、杨树浦机场工地、出云舰及其它舰船均遭到攻击,但无损失。
8、20我马丁B-10重轰炸机(美国制造,武器装备:机枪3挺,炸弹2316公斤,最大时速344公里,航程2200公里,乘员4人)试图轰炸出云舰,因遭到6架敌机围攻,仓促中,炸弹落于舰旁,无功而返。
9、4申报:昨日正午,有炮弹2枚落于浦中二号浮筒附近,距出云舰仅20余码,水溅高飞,及至舰上。
9、18,是日本侵略我东北6周年纪念日,夜间十时左右,我空军飞临黄浦江敌舰上空,向出云舰连投2弹,可惜未中,第4大队22中队1架战斗机被敌高射炮击中,飞行员牺牲。我浦东炮兵亦向出云舰猛轰,弹如雨下,在出云舰甲板上遍地开花。
1937、9、29凌晨4时,中国海军特务队水兵王宜生、陈兰藩等将3具装药300磅的海丙式视发水雷运往浦东,从瑞熔船厂水槽推放下水,由潜水人员沿江边向停泊于浦东公和祥码头前第二号浮筒的出云舰推进,但接近时被日军发现,用步枪射击,潜水人员不得不退回,往返数次,仍未能破除出云舰外的防雷网,潜水人员怕天亮后功亏一篑,便引发水雷,由于距离稍远,仅炸伤其尾部,该舰周围的4艘驳船和1艘小火轮均被炸毁,敌海陆军及外交界各酋于军事会议闭幕后,回宿舰中,亦遭剧烈震动。此后,中国海军于11、4和5夜间两次采取同样行动,仍均未成功 。     
    出云舰在抗战初期虽遭受中国海陆空军轮番轰击,但它凭借厚重的装甲,加以周边森严的防卫,结果仅仅舰尾螺旋桨车叶受过损害,整体始终无恙,1945、7、24,恶贯满盈的出云舰,终于在中了美国空军飞机的3枚炸弹不久之后沉没于吴港。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3: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永不忘却的抗日空战ZT(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0e36d010009x6.html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响揭开了全民族惨烈激昂八年抗战的序幕,蒋介石国民政府与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在民族危难之前,共弃前嫌,结束了长达10年的内战,两个敌对的阵营第一次站到了一个立场上,共同抵御中华民族共同的敌人——日本侵略者。
   在抗战中,由国民政府领导的中国空军是所有国民党军队中抗战最为彻底,也最为英勇的部队,虽然开战之初力量悬殊,但是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他们毫不畏惧,视死如归,全力以赴投身到民族救亡的伟业中去,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华民族最为豪迈的诗篇。如自1932年2月5日“一·二八”事件始,至1945年8月14日止,抗战期间,共出动飞机1128批,8847多架次,击落敌机529架,击伤敌机110架,炸毁敌机227架。同时,中国空军空战中一共牺牲空勤人员661名。空军英烈不畏强敌,前赴后继,死事惨烈,足以为后人铭记。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在华北战场全面打响。是时,我中国空军主力北调支援华北战场,8月上旬,凇沪一带形势趋急,为防止敌人夺上海,控制长江口,突破连云港陷中原,下武汉、断我后方资源及退路,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遂于8月13日14:00下达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令,将对日作战空军主力由华北急调华东:
(一)上海之敌,陆军约7000人,凭籍多年暗中修筑之工事,及新近集中之大小兵舰约30艘,有侵占上海危害我首都之企图。连日以来,敌水上侦察机2架或3架陆续侦察我宁波、丽水、杭州、阜宁、海州诸地,其有无母舰在远海游弋,我正侦察之中。
(二)、空军对多年来侵略之敌,有协助我陆军消灭盘踞我上海之敌海、陆、空军及根据地之任务。
(三)、各部队应于14日黄昏前,秘密到达准备出击之位置,完成一切攻击准备。
(四)、各部队之出击根据地如下:
第九大队 曹娥
第四大队 笕桥(浙江杭州)
第二大队 广德、长兴(安徽)
暂编大队 嘉兴(浙江嘉兴市)
第五大队 扬州(江苏)
第六大队第4队 淮阴(江苏淮安) 第3、5队 苏州
第七大队第16队 深县(河北深县)
第八大队 大校场(欠19队)(上海大校场机场)
第三大队第8队 大校场 第17队 句容(江苏句容市)
(五)、各部队于明(14)日开始移动,以16点至18点到达根据地为标准,其由现驻地出发之时间,由大队长定之,已驻在各根据地之部队,可就地休息准备。
(六)、 各大队可以大队或中队成队航行,但须避开省会及通商大镇,第四大队可在蚌埠加油。
(七)、飞行人员可带极简单之寝具。
八)、到达后须迅速报告。
(九)、出动开始时间另行命令。
(十)、各大队长(第七大队长除外)于14日10时到京,面授机宜。
(十一)、余在南京航空委员会。
——————————————————————右令
——————————————————————空军总指挥 周至柔
——————————————————————副总指挥 毛邦初
 
【敌我双方兵力调动】
根据第一号作战命令中国空军主力南下,协助凇沪地区陆军部队作战,以保卫首都南京的安全。中国空军各航空部队于8月14日前到达指定位置,并于黄昏前完成攻击准备,其兵力部署:
第二大队,辖第9、第11、第14队,装备“诺斯洛甫”轻轰炸机37架,由信阳转至广德、长兴。
第三大队,辖第8队、第17队,装备“波音P-12E”驱逐机9架、“弗力特”驱逐机7架,第8队驻大校场、第17队驻句容。
第四大队,辖第21队、第22队、第23队,装备“霍克III”驱逐机27架,由河南周家口转至杭州。
第五大队,辖第24 队、第25队、第28 队,装备“霍克II”驱逐机9架、“霍克III”驱逐机18架,驻杨州。
第六大队,辖第3队、第4队、第5队,装备“道格拉斯”侦察机34架,第3队、第5队驻苏州,第4队驻淮阴。
第七大队,辖第 12、16队,装备“可塞”侦察机19架,第12队驻西安、第16队由西安转至滁县。
第八大队,辖第10队、第19队、第30队,装备“萨伏亚S72”重轰炸机5架、“亨克尔”重轰炸机6架、“马丁”重轰炸机6架,第10队、第30队驻南昌,第19队由南昌转至南京大校场。
第九大队,辖第26队、第27队,装备“施莱克”攻击机18架,由蚌埠转至曹娥。
航校暂编大队,辖第32、第34、第35队,装备“道格拉斯”轻轰炸机9架、“霍克II”驱逐机9架、“可塞”侦察机9架,驻杭州笕桥。
8月8日17时,日本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木更津航空队由千叶县木更津机场转至长崎县大村机场;鹿屋航空队由鹿儿岛县庙屋机场转至台湾台北机场。
8月10日,日本海军水上飞机母舰“神威”号,由驱逐舰“朝凤”号护航到达我国浙江省象山县以东韭山列岛海面。11日上午“神威”号母舰水上飞机对浙江省的诸暨、杭州、翁家埠、乔司又上海虹桥等地实施空中侦察。当天下午,“神威”号舰长上坂香亩大佐将侦察情况向上海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中将、参谋长松山六藏大佐作了详细报告。
日军水上飞机的侦察活动被中国海军舰船和笕桥航空学校进行飞行训练的飞机发现,国民党军方即令在览桥机场的飞机向后方疏散,张治中将军所部向上海开进,准备抗击日本海军陆战队。但是,中国军队调动部队、通报敌情的电报均被日方所破译,中国军队在上海地区作战企图被日军掌握。
8月14日,上海地区正值台风过境,暴风雨圈达三百公里的台风,在上海东海面向西移动,华中沿海一带阴霖四合,风速达每秒22米,并降大暴雨。5时30分,日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命令驻台北的鹿屋航空队和驻千叶县的木更津航空队及三艘航空母舰上的航空部队,在天气好转时起飞,轰炸我国杭州、广德及南京机场。
8月14日午,我空军四大队突接高志航大队长由南京军事会议后在南京电令,全大队兵力即刻进驻浙江览桥,高大队长由南京直飞觅桥。下午13时李桂丹队长即率21中队9机,离周家口机场。22、23两中队也先后由队长黄光汉、毛瀛初率领起飞。当时天气异常恶劣,江浙一带阴云密布,间有雷阵雨。飞过芜湖,进入山区,能见度更坏,气流也不稳,飞机在烟雨迷蒙中颠簸摸索。幸而李佳丹对杭州地形熟悉,将21中队改成纵队,用超低空跟踪飞行躲过雷雨,沿着山沟前进。经过数小时的艰苦飞行,21、23中队终于安抵杭州上空。此刻飞机油量都快要用完,然而正当李桂丹中队长放下起落架降落时,却看见地面上已经摆出布板表示有敌情,高志航大队长与笕桥总站站长邢铲非在起飞线上急打手势,示意连续起飞,并大声喊叫“敌机就快到了,飞机不要停车,一半起飞警戒,一半加油待机出击” 李桂丹当即率四架飞机(分队长谭文、队员柳哲生、王文华、金安一)起飞离场。分队长王远波、队员张效贤、刘署藩和龚业梯停在停机线上等待紧急加油。着陆正在滑跑的后续第2、3分队也重新复飞。随后到达的第23毛瀛初中队也同样落地就起飞,由曹士荣驾驶的高志航大队长IV-1座机刚刚落地滑到联络道,高大队长立刻抢上飞机起飞。其时,22中队由于有3架飞机发动机开不了车,其余6架飞机在空中盘旋等待约半小时才全部飞向杭州,途中又因油量不足在广德机场着陆加油,因此来迟一步。
原来,日本海军“特设航空队”的第一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户冢道太郎大佐根据下午台湾海峡、温州地区天气状况将转好(台风圈外)的气象报告命令日机偷袭杭州我笕桥航校、广德机场。驻台北机场的鹿屋航空队司令石井艺江大佐遂以两个96陆攻轰炸机9机编队,每机携带250公斤炸弹2枚,于14时50分,由新田少佐和浅野少佐分率飞向杭州和广德。开始,两个编队保持目视联系,飞过台湾海峡和温州上空,在浙江金华东南永康上空分开。当敌机路经我福建上空时,我地面防空哨探听到云上敌机声,速报:“大量敌机,架数不明,方向10-4(即由4点钟方向往10点钟方向,东南-西北向飞行)。随即曹娥机场又报告敌机来袭。杭州于18时10分发出空袭警报,此时,正值四大队机群由周家口飞抵杭州。于是,抗日空战史上第一场大的空战战斗就此拉开了序幕。
四大队接到警报后紧急升空搜索的是日新田少佐率领的机群,由于台风区已经接近杭州,因此笕桥上空云高仅300~500米,且伴有小雨,空中能见度很低,18时30分,新田编队中的6架飞机发现了笕桥机场,在500米高空开始投弹,但命中率不高,仅炸中一些机场设施和加油车(后来22中队飞行员在空中看见的火光就是笕桥的,也因而把他们在夜幕中带回机场)。
我机群升入4000米高空后,没有找到敌机,才发觉敌机轰炸投弹肯定已经降到云层以下,然后重新穿云下降,出云后立刻发现敌机正在杭州湾上空疏开其队形,这是敌带队长机为其僚机便于各自搜取轰炸目标的行动,但是,这样敌人就自行解除了轰炸机群强大的空中交*掩护火力,显露出敌人无视中国空军的狂傲姿态。我四大队迅速接敌,虽然平时训练中我空军一贯要求各中队、分队在战斗中要保持“三三制”队形,但由于这是四大队首次参加空战,尚且其中不少飞行员乃系东北沦亡区省籍,杀敌心切,一见到敌机立刻冲上去了,忘了保持队形,因此基本上都是单机作战,但取得战果的有3架还是我方多机协作完成的。不过日机过于狂妄,也没有保持队形,因而得以有被我各个击破之机。实际上,这也因为敌我双方都缺乏实战经验所致。
在笕桥上空,高志航大队长在21中队分队长谭文协助下,迅速接近、瞄准1架正在俯冲攻击的敌机。高志航先射击日机护尾机枪射击员,将其击毙后,毫无顾虑的逼近敌机,4枪齐发射击敌机油箱,一击即中,该机立即烟火飞腾,侧旋下坠,机上有人跳伞,同时由于着火引发舱内炸弹全部空中爆炸,这个庞然大物顿时成了碎片,纷纷落在海宁区西的钱塘江畔。
21中队长李桂丹升空后,觉得觅桥云层过低且厚,不易发现敌机,就领着柳哲生、王文骅两架僚机,飞向乔司机场上空,乔司机场又名甫明机场,是为纪念 “一二·八”凇沪事变空战中英勇牺牲的赵甫明而命名。他们在搜索中,也是怀着为赵甫明报仇的宿愿。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发现右前方有一架涂满棕黄墨绿迷彩的双发动机双尾翅的日96式轰炸机。他们三人联合,居高临下,先发制人,轮番攻击。敌机也不示弱,后座机**不甘坐以待毙,拼命还击,但终于敌不住我三个人的猛烈火力,中弹着火,坠毁于乔司机场附近,为赵甫明奉献了最好的祭礼。
在空中的日机承受不了我空军突然的打击,纷纷逃散。此时,从广德加油后前来的第22中队也在空中遭遇了前来轰炸的另一支日本编队,由浅野少佐率领的9机编队。当时由于能见度差,因此我机是突然发现9架日本的双发轰炸机(即浅野编队)正在从我编队的下面通过的,飞行员摇晃机翼(当时为了追求机动能力我将“霍克III”上无线电设备拆除,飞机与飞机之间尚不能通话)向中队长黄光汉表示请战。中队长因为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不敢下令截击,以至这9架敌机从22中队眼皮底下溜走。但是当到达笕桥上空发现已经开始空战后,22中队分队长郑少愚又追上了浅野编队,一直追到钱塘江曹娥机场附近才截击到其中一架,敌机油箱中弹,带着浓烟向东南方向逃窜,后据日报称在台湾高雄外海坠落,人员获救。
在笕桥上空,空战还在继续,我高志航大队长击落日机后,也参加机群围攻,又击伤日机1架,但未记入战果(后勉强飞回基地报废)。日机无法支撑,终于逃走,本次战斗历时20余分钟结束。
落地后,参战人员依次向各方队长报告各自战斗方位,合击人姓名,坠机地点。各队队长综合战斗过程交互核对统计击落敌机架数,复查坠机地点,确认本次空战力量对比是我方“霍克-III”27架对敌重轰炸机9架(本来我空军四大队的编制为32架,但由南昌飞周家口时由于机场设施简陋,而且气候不好,因此由于着陆翻覆损失5架飞机,参加“八·一四”战斗的只有27架了)空战战绩是击落敌机6架。败逃敌机重伤2架.“次日据报坠海”,轻伤一架逃回。我方无损失。转报大队长结合战场汇报情况,当时认为本次战果是6:0(实际战果据战后考据应为3½:0,详见下文)。
日本海军轰炸机空袭抗州,企图消灭中国空军摇篮觅桥航校。中国空军奋起迎击,以辉煌的成绩,首战告捷,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八·一四”一役即出,全国军民倍受鼓舞。无不以此激励斗志,奋勇杀敌。1939年9月,读者向《航空杂志》投书建议将每年8月14日订为“八·一四”空战纪念日,并作为空军节庆祝。国民政府遂令即后每年8月14日为空军节,纪念在抗战中牺牲的空军将士。战后,以何应钦名义发表的官方总结《八年抗战之经过》有关航空的第三节“我空军作战概要”中提及“八·一四”空战,原文是“……第四大队各机,甫自周家口抵达笕桥机场,即紧急升空作战。由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率中队长郑少愚李桂丹两机群共27架,分途拦击,奋战结果,当场击落敌九六式轰炸机3架,首创空军之光荣纪录。后政府以是日定为空军节”。“当场击落”,当然未包括返航中坠落的一架。
笔者在长期查阅过一些资料中,空军第四大队的21、23中队在杭州空战中只提到高志航在谭文的协同下,第一个击落日机,同时由柳哲生、李佳丹、王文典协同击落另一架,另外22中队在广德机场加油后飞往杭州途中郑少愚在钱塘江上空击落1架。这一架实际是重伤下坠勉强飞回基地时在高雄海外坠毁。
及后,约 70年代后期,日本的“航空世界”(AIR WORLD)杂志连续发表中山雅洋连载文章《中国的天空》引述日本防卫研修新战史部资料室所藏的一联空鹿屋航空队所属部队战斗报告。(原始纪录为“八·一四”当天晚上鹿屋航空队的战报)。兹将该战报中损毁飞机的部分摘录于后:
(一)由新田慎一少佐率领袭击杭州的9架飞机中1小队3号机正驾驶桃崎三空曹、副驾驶恩地三空曹飞机在笕桥机场附近被击落未归还。
(二)由正驾驶三井一空曹、副驾驶森田三空曹驾驶的3号机被击落未归还。
(三)袭击广德机场浅野少佐率领的9架飞机的由正驾驶小川一空曹、副驾驶才田三空曹的2小队2号机被击中燃油箱冒烟下坠、勉强飞至高雄港外社寮岛灯塔附近坠海、机毁,乘员获救(即我方报道郑少愚击落的一架)。
(四)袭击杭州的3小队2号机正驾驶山下一空曹、副驾驶川崎三空曹、轰炸侦察员大串三空曹(日称大串机)的飞机被中方IV一1号机(即高志航座机)攻击,左翼中弹l4发,右翼中弹21发,其它各部中弹38发共73发、回基地降落时损毁、无法修理。后送东京向日匪首裕仁天皇展示“渡海空袭”之“战果”。反称自己“虽支那空军抵抗勇猛,然仍功成而归”。
(五)其它有4机亦中弹
因此出发时的18架飞机,真正回到基地时只有13架。(中山雅洋文章)袭击杭州的机队于日本时间晚上9时5分(中国时间7时左右)降落。
袭击广德的机队于日本时问晚上11时20分(中国时间 9时左右)降落。
根据以上中日双方的官方原始资料核对,在时间、地点、被击落数目上基本是一致的。
另外,日方宣传当天曾炸毁中方的诺斯罗普2EC及霍克机多架和击落6架霍克机,也是大大吹嘘的,其实只炸毁过一些机场设施及加油车而已。
又根据当时情况回忆,高志航座机亦中弹,加上油尽,但安全降落。当各机零乱降落正在加油时,又发现两架日本飞机飞临上空,投下两枚残存的炸弹,当时机队中个别飞机又紧急起飞,其中金安一的2106机起飞后即因故障迫降于高射炮阵地内、人机安全。而刘署藩的2105号机离地后发动机熄火,碰到场外的大树,机损、本人头部受伤,即送广济医院抢救,因流血过多殉职,这是这场“八·一四”空战中中国唯一阵亡的将士,但并非是被击落的。
八·一四”空战是中国空军抵御外国侵略势力,在空中打响的第一枪,开创了中国空军史上,空中作战的先河。这一仗,告诉了中国和世界人民,中国空军在世界空中战争的舞台上,开始有了自己的表演。因而,从历史意义上讲,“八·一四”空战是一个里程碑,它揭开了中国空军作战的历史的第一页。从政治意义上讲,“八·一四”空战打破了日寇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大大激励了中国人民的抗战热忱。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凭借其强大和先进的各式作战飞机在我们领空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在敌人如出入于无人之境的疯狂气势下,我抗日空军不怕鬼,不信邪,奋起迎敌,取得了首次空战击落、击伤敌机六架的辉煌胜利。这是在敌强我弱,空中优势一边倒的条件下取得的胜利,大大地长了自己的志气,灭了日寇的威风。当时全国上下,广大军民欢欣鼓舞。这一胜利增强了抗日斗志和信心,让受日寇屠戮已久的民众找到自信,在以后长达八年的全民族抗战中,激励着有志之士为民族自由、存亡而不懈奋斗!1.空军第四大队由“七·七”至“八·一三”时段的任务行动
(一)“七·七”芦沟桥抗日战争爆发,空军第四大队于七月中旬,由原驻地江西南昌,奉命秘密进驻河南周家口机场待命。
(二)第一任务目标:天津市南开区,日军兵营指挥所。
(三)第二任务目标:绥远省百灵庙机场日机六架。
(四)第三任务:支援地面作战,协同防卫保定外围新防线。
当时昼夜随时备战。又因当时全国情况紧急多变,未接下达攻击命令。该项任务,因13日情况突变未予执行。
2.日方在1937年8月初华东战场力量编成部署
“七七”事变后,日军统帅部决定,在华北作战以陆军航空队为主;在华东、华南因为缺乏陆上机场,则以海军航空队为主。7月11日,日本海军编成了专门对华作战的“特设航空队”其兵力编成和部署为:
『第一联合航空队』
木更津海军航空队,轰炸机20架,由千叶县木更津进驻长崎县大村机场和朝鲜南部济州岛机场;
鹿屋海军航空队,轰炸机18架,战斗机14架,由鹿儿岛县鹿屋进驻台湾台北机场。
『第二联合航空队』
第12航空队,轰炸机24架,战斗机12架,由大分县佐伯进驻大连周水子机场;
第13航空队,轰炸机18架,战斗机12架,运输机1架,由长崎县大村进驻大连周水子机场;
第21航空队,水上侦察机6架,由广岛县吴港进驻华北;
第22航空队,水上侦察机6架,由长崎县佐世保进驻华中和华南。
3.日海军第三舰队对“特设航空部队”使用计划
1. 陆上轰炸部队,集结于大村、台北及济州岛机场;“龙骧”、“凤翔”、“加贺”号等3艘航空母舰秘密集结于马鞍列岛水域,形成对上海及以远地区攻击中国空军基地、城市、交通等目标的有利态势。
2. 攻击轰炸的重点目标为南昌、南京、句容、蚌埠、广德、杭州等地的机场;陆上轰炸部队担任远距离轰炸,舰上飞机担任对上海附近中国空军基地的攻击;其水上侦察机担任舰队的防空和协助地面部队作战。
3. 攻击轰炸的目标分配:
(1) 第一联合舰队木更津航空队轰炸南京,鹿屋航空队轰炸南昌。
(2) “龙骧”、“凤翔”号航空母舰的第1航空战队,攻击轰炸杭州、虹桥。
(3) “加贺”号航空母舰的第2航空战队攻击轰炸句容、广德、苏州。
(4) 水上侦察机,担任上海附近地区的防空及协助陆上部队作战。
4. 攻击时机,于陆军派遣部队在上海登陆前根据情况实施空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日双方参加“八·一四”空战飞机性能简介】
日:三菱G3M2“九六”式轰炸机
1937年装备,2台三菱“金星41”14缸气冷星型发动机,单台功率1075hp。翼展25m,机长16.45m,机高3.68m,正常起飞重量8000kg,最大时速373km/h(高度4180m),升限9130m,航程4380km。武器:1门20mm机炮,4挺7.62mm机枪。载弹量800kg,乘员7人。
中:寇蒂斯霍克III战斗机
这是寇蒂斯F11C-2舰载战斗机的发展型,其区别在于有可收放的起落架,原名为F11C-3/BF2C-1,是寇蒂斯公司最后一种双翼战斗机,曾有50架服役于美国海军“徘徊者“号航空母舰,但是由于机身结构问题使得它在飞行中有强烈震动问题,因此BF2C-1在美国海军列装不足一年便全部撤编。而且由于其拙劣的表现,美国军方拒绝再采购这种型号飞机的其他任何一种变型机。寇蒂斯不愿就此血本无收,因此将其改用三叶螺旋桨后,以Howk-III代号出口,先后输出给中国、泰国、阿根廷。中国空军习惯上称它为“新霍克”,以区别以前引进的霍克II。由于美国政府规定,外销军售的飞机必须比本国使用的同型号机性能低,因此寇蒂斯公司将BF2C-1的钢质翼梁换为木质的,以降低其主翼负载强度进而降低飞行性能。不料,这样反而使得霍克III飞行中振动的毛病消除了。但是,由于其可收放起落架系统重达200余公斤,反而严重增加了飞机重量,本来霍克III的空重才不足1.4吨,而一个可收放起落架就占了系统全重的14%,因之使得霍克III的虽然速度比霍克II略高,但盘旋半径、爬升能力等格斗能力反不如霍克II。因此中国飞行员对这种飞机并不满意,甚至还有抱怨。
1936年,中国南京政府和广东空军均看上了来华促销的霍克III,于是在1936年国民党南京政府发起的为蒋介石50寿辰的“献机运动”中,曾重点购入一批,大多数在中国进行组装,第一架霍克III于1936年3月19日送抵上海,1937年曾在韶关飞机厂进行过仿制,前后共计使用102架左右,是抗战初期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轰炸机,配属空军第四、五大队使用。
霍克III的首次公开亮相是在1936年10月31日蒋介石50寿辰之日。由第四大队高志航大队长率领35架霍克III在南京上空编成“中正”二字,同时也安抚当初期盼政府能够振兴航空,一致对外,驱除日寇而踊跃募捐的国民。不料,仅仅1月余之后的12月12日,四大队的35架霍克III就飞抵西安,向要求不抵抗的蒋介石抗日的张学良、杨虎城将军示威,并对自己的同胞——东北军、西北军进行了轰炸。用来所谓“振兴空军以利抗日”的霍克III首战居然是对付真正要求抗日的中国人,让人感慨万千。
抗战爆发,四大队的霍克III本来要调华北接应北平守军的,但由于形势变化而后调上海。终于在杭州上空打响了中国空军抗日的威名。由于日本不断换装新型战机,尤其是9月初,日本海军的96舰战投入凇沪战场后,霍克III也不得不由当初的战斗、轰炸、攻击全能飞机改为对南京要地防御的专用截击机。在抗战初期前3个月的空战中,霍克III基本消耗殆尽,特别是五大队24中队长刘粹刚率队于10月26日夜航驰援山西战场时撞机殉国后,整个五大队一时间已经没有飞机可用了。直到11月1日,南京航修厂才修复出IV-1、IV-2两架霍克III。随后所有零散出厂的霍克III均撤离南京飞武汉,按照航委会的统计,到当年12月初,集中到武汉的霍克III只有10架了!它们都是南京保卫战后硕果仅存的霍克III了,这些飞机都在当年年底集中交给了25中队。
1938年初,由于25中队预定换装的霍克-75交付不及,因此25中队在1938年上半年依然使用霍克III作战,并参加了武汉保卫战。5月11日,汤卜生中队长率领霍克III机队参加“南海扫荡计划”,炸伤日军军舰并击落日机数架。6月,参加武汉马当防线保卫战,执行轰炸任务13次。7月9日,25中队开始接受霍克-75,霍克III结束了在战斗部队的服役。
随着苏联援华战斗机的陆续到来,И-15、И-16(伊15,伊16)在速度、机动性能等诸多方面均胜于霍克III,因此虽然还有早先定货的霍克III陆续到达,但是中国空军已经不用它们去面对优势日机,将各部队残存的霍克III陆续拨入迁校址于昆明的中央航校,作为驱逐组飞行员的高级教练机,并同时担负当地的防空任务。1938年9月28日,日本轰炸机9架袭击昆明基地,当时停放在地面装配的地瓦丁(法国D.510)战斗机4架被炸,人员死伤近百人。惟航校教官周廷芳与娆杰二人驾霍克III拦截,共击落日机3架,其中一架残骸上还有“台湾号”字样。由于当时日军缺乏远程护航战机,因此在单独面对孤军深入的轰炸机时,霍克III还是有机会发挥优势的。
1940年夏,由于日机不断对陪都重庆实施夜间轰炸,因此4大队22中队又接收了9架霍克III,以其较长的续航能力来担负夜间防空,这是霍克III最后的战斗勤务。这9架霍克III又交给了直属第18大队,并在1940年9月折耗殆尽后撤消了直属18大队的番号。由此霍克III在抗日空战中的中国空军里消失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80年代,北京大汤山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博物馆内又重新见到了霍克III,这是本文作者之一陈应明先生亲自考证并监督复制的,为中国空军四大队高志航座机涂装。
主要数据:
翼展:9.60m
机长:7.71m
机高:3.04m
空重:1398kg
总重:1887kg
升限:8410m
航程:1284km
乘员:1名
武装: 7.62mm机枪×2
发动机:“莱特R-1820-F53”745HP(马力)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中,中国空军首次参加了抵御外敌的作战。因此,可以认为中国空军抗日空战的序幕是从“一·二八”事变开始的。但是面对日本进行全面侵华战争的先奏和信号,中国国民政府没有引起高度重视,更没有采取相应措施,对于中国空军而言,没有得到应有的加速发展,以至于到1937年7月抗战爆发时,中国空军仅有落后陈旧的305架作战飞机,飞行员的训练也不足,机型配置不合理,后勤保障不到位。但是,实际上当时的国民党当局并不缺少经费,只是民众为抗击日本侵略者而捐献的巨额购买飞机款项被腐朽的当局存入银行吃利息(注:本文作者之一陈应明先生当年在广东上学时也曾经向广东空军捐过款购买霍克III)。而在采购飞机的过程中又因为官僚巨头的腐败、追逐回扣,并没有按照中国真正的现实和需要来采购最必要、最急需的飞机,更没有形成一个完善的航空工业体系,以至于当抗战爆发后,英、美、法等中国主要作战飞机采购国以“中立“为由,拒绝出售飞机给中国,本来就无法自给的中国空军装备一经损失,便无法恢复战斗力,最后在抗战爆发3个月内基本损失殆尽……虽然中国空军广大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奋勇抗战,全力杀敌,但终因国民党政府方略有失、指挥不当,在付出了3个月的卓绝奋战和壮烈牺牲后,仍然没有达到开战之初即定之目标——保卫大上海,扼守中国经济、军事命脉长江口,阻敌朔江而上,威胁沿岸首都、重地。此情此景,足以为后人扼腕叹息。
中国空军的抗战史,应该从中国空军首次参加抵御外敌的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开始算起,但是国民党政府没有作好全面抗战的准备,反而继续进行内战,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态度才有所转变,但面对早已磨刀赫赫的日本侵略者,准备显然不充分。历来外国侵略者最怕便是中国人统一,共御外侮,因此西安事变国共合作不到1年后,日本军国主义便急急的于1937年7月7日发动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企图此为突破点开始全面侵华战争。
在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华北的同时,他们也在上海挑起事端,8月9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驾车强闯虹桥机场被击毙。至此国民党政府仍企图以“外交方式”解决,但日本已经决心就此发动战争。8月13日,日海军舰艇炮击上海市区,陆战队在汇山码头登陆,在战车掩护下进攻闸北、虹口,“八·一三”事变就此爆发。由长谷川为司令、“出云”号为旗舰的日本第3舰队进入上海海域。
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声明“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全面抗战的战火从华北烧到了华东。历时三个多月的凇沪会战拉开了序幕。
凇沪会战之初,中日双方在上海战区投入的空军兵力是:中国空军重轰炸机6架、轻轰炸机3 6架、驱逐攻击机97架、侦察机51架,共190架,随后增加到222架。日军海军航空队轰炸机80架、战斗攻击机38架、侦察机12架、运输机1架,加上日本陆军航空队独立飞行第6中队的9架侦察机,共140架,随后增加到250架。双方空军在总体上日本空军占绝对优势,但在凇沪战场中国空军在兵力上曾一度略占优势。由于“八·一三”事变之初,国民党当局虽然有抗战决心,但是对日本的军事势力尤其是空中力量的持续作战能力没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没有意识到我中国空军将要面临的重重困难,也没有一个持续、有远见的空军作战方略,因此甫一开战,我中国空军便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战略,试图配合地面部队给日军以重大打击,一举将其赶下海。
根据国民党政府以及航空委员会的决定,中国空军在凇沪会战之初的任务是保卫上海以及南京空防安全,同时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相机打击日海军舰船。8月14日凌晨02:00,航空委员会发布了《空军作战命令第2号令》,决定不等所有空军部队集结完毕,利用现能调集的部队先行对上海地区的日军开展攻击。当时中国空军将士奋勇杀敌,出击次数甚多,限于篇幅,本文仅对较为突出的略为论述:
14日上午,驻皖南广德机场的2大队11队队长龚颖澄和9队队长谢郁清分别率本队9架“诺斯罗普”(Gamma)2EC轻型轰炸机出击轰炸在长江上的日第3舰队和在杨树浦码头登陆的日军及其补给地域公大纱厂。09:05,龚颖澄率领的编队飞临长江,穿云后轰炸了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2大队9中队分队长祝鸿信与后座轰炸员任云阁克服恶劣气象影响,炸伤“出云”,并随后轰炸了侵华日本海军上海司令部。谢郁清率领的9队也以250kg炸弹轰炸了公大纱厂。
09:20,5大队大队长丁纪徐率领本大队的19架霍克III各挂1枚250kg炸弹由扬州经南通顺长江前往上海轰炸长江口一带日舰。在南通江面上发现日一约1300吨的驱逐舰向江口而行,丁大队长首先俯冲投弹,各机依次跟进,24中队副队长梁鸿云的2410号机命中敌舰尾部。后但由于适逢台风过境,气象恶劣,加之霍克III没有精密导航仪表,因此丁纪徐机队到达长江口后,从1000m高度穿云下降后没有找到目标,此刻各机的油料也已经不多了,5大队不得不将剩余的炸弹投入江中返航。
下午,5大队由24中队队长刘粹刚率领9机再次出击,轰炸日军陆上目标。不幸遭7架日机偷袭,上午建功的梁鸿云副队长不幸被日95水侦偷袭,空战中受伤,再遭日舰舰炮击中牺牲,这是中国空军在全面抗战中殉国的第一位飞行员。
与此同时,第2大队11队的9架“诺斯罗普”Gamma2E再次出动轰炸汇山码头,遭地面、舰炮火力反击,多架飞机受伤。而9中队轰炸在杨树浦集结的日军时,遭日机偷袭,分队长祝冯信手上中弹,后座任云阁牺牲,飞机勉强飞到虹桥机场迫降。另外14队李传谋座机被击伤,飞返常州时坠地牺牲。
下午14:40,中央航校暂编34、35中队6架霍克II、3架钱丝·沃尔特V92C“新可塞”由笕桥出击,轰炸了公大纱厂等目标,并发现日军准备利用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修筑机场。
18:30左右,我由周家口飞笕桥的4大队21、23中队与来袭日鹿屋航空队的96陆攻空战,击落3½架(详见上期)。我方损失起飞时缺油坠机牺牲的刘署藩1架。
至此,8月14日一天之内,我中国空军飞机出动多次,轰炸、扫射了日军陆上部队和海上第3舰队舰船,并与日机展开多次空战,取得了一定战果。这是凇沪战役空中作战的第一天,也是中国空军参加全面抗战的第一天,各部队斗志昂扬、杀敌奋勇,给予日本侵略者以相当打击,以至于日本将领不得不重新估量中国空军的实力。
8月14日晚,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根据情报判断,估计中国空军在南京约有驱逐机波音281、菲亚特C.R.32共9架、侦察机30架,在南昌约有驱逐机40架、侦察机7架及部分轰炸机,遂决定15日鹿屋、木更津航空队,3艘航空母舰上的航空部队全部出动,轰炸南京、南昌、杭州及上海等地机场,企图消灭中国空军。
长谷川清给各航空部队下达的任务是:
1.鹿屋航空队轰炸南昌机场;
2.木更津航空队轰炸南京机场;
3.“龙骧”、“凤翔”号航空母舰上的第1航空战队,攻击、轰炸杭州、苏州及上海虹桥场;
4.“加贺”号航空母舰上的第2航空战队,攻击、轰炸杭州附近各机场;
5.“神威”号水上飞机母舰上的水上飞机,攻击杭州机场。
当时,“龙验’、“凤翔”和“加贺”号航空母舰上分别有各型作战飞机48架、21架和 52架,“神威”号水上飞机母舰有水上飞机22 架。
8月15日,驻台北的鹿屋航空队由新田少佐率领96陆攻重轰炸机14架,于7时20分起飞,目标南昌。当时南昌一带云层很低并下着大雨,能见度很差。新田编队接近南昌时已无法保持队形、只好改为单机自行前进。结果,只有8架飞机找到目标,1时40分至11时55分,在500米高度投弹,由于天气恶劣命中目标的炸弹很少。
当天,驻大村的木更津航空队由林田如虎少佐率领96陆攻重轰炸机大编队,于9时10分从大村起飞,目标——南京。当时长江口处于台风区,空中气流不稳定,云层很低,且能见度差,当日编队接近中国大陆时,林田命令改为4机小编队继续前进。该编队经杭州湾至苏州上空时,即遭我空军第四大队21架霍克III驱逐机拦截。林田编队到达南京时又遭我地面防空高炮射击,遂以300米高度进入对明故宫和大校场机场仓惶投弹,命中率都不高。因飞机油料不够,遂在朝鲜济州岛紧急降落。
木更津航空队在轰炸南京时遭我空中拦截和地面高炮射击,被击落4架,击伤6架。木更津航空队首次出动作战,损伤便近半。
8月15日,日军从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攻击、侦察机共45架,空袭杭州、南京等机场。遭我空军及地面防空部队反击,被击落96式攻击机1架、94式轻轰炸机2架、93式侦察机3架。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22: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卫国战争飞行员的回忆:伊万.卢基奇.兹维亚金


被采访人:伊万.卢基奇.兹维亚金,第 43 歼击机团
采访者:Oleg Korytov。采访时间:2006 年 7 月 1 日,7 月 9 日
采访者(以下为 Q):伊万.卢基奇,请给我们讲一讲你的童年好吗?你的出生地之类的情况。
伊万.卢基奇.兹维亚金(以下为 A):我是 chaldon,意思是说我是西伯利亚人。我 1920 年 5 月 5 日出生在科麦罗沃州的科尔涅克沃(Kolnyakovo),一个有 40 到 50 栋房子的大村子。我的父母都是农民,我还有一个姐姐,玛利亚,她过去住在列宁斯克-库茨涅茨斯克。那里离我的村子大约 60 公里远。我在家里读完了 4 年级,然后家里决定我需要到城里去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就去了我姐姐家。我本来应该寄宿在学校的,但是我直接跑回了家,因为那里太冷了,而且没有东西吃。所以我就回到了家里,有一年时间就这么无所事事的混过去了,之后村里开办了一所新学校,我就那里继续上学。由于读完7年级就算完成初级教育,我又一次搬到了我姐姐家,在我 9 年级的时候,斯大林发布了成立航空俱乐部的命令,(俱乐部的)医务委员会认为我的身体适合飞行,我就在列宁斯克-库茨涅茨斯克加入航空俱乐部并完成飞行训练。

Q:你飞的第一架飞机是什么机型?
A:那时只有很少的机型,我是飞得是波-2(Po-2),那时候还叫乌-2(U-2)。我读完 10 年级以后就被征召服兵役,我那时 19 岁。我被送到一个步兵连,成为了机**,然后我们在第 252 号陆军兵站驻守了一年。后来,一个军事航空学校在霍洛尔镇附近成立了,我还记得第一任指挥官是马马科夫。我申请了这个学校,并从这里毕业。我们在那里学习的时间很短,我和一个教员在波-2 上飞了两个架次,然后我就被放了单飞。我一定是个十分优秀的学生(笑)。我在波-2上完成基础训练,一共飞了 5 或 6 个小时。然后是飞 UTI,I-16 的教练型。1941 年初我被送到了远东的第 48 歼击机团,在那里我又改飞 I-153。

Q:海鸥?
A:是的,海鸥!我还以为现在没人知道了呢。48 团驻扎在来斯诺机场(Lesnoe AB),离斯帕斯克(Spassk)8 到 10 公里远。我的中队长是席德尔.罗曼诺维奇.谢佩尔(Sidor Romanovich Shepel),我现在还在为他的学识之丰富而惊讶,尽管他除了上过飞行学校以外再没受过教育。他教我们低空飞行,夜间射击,机动,任何飞行员需要了解的知识。没有任何一个中队长可以和他相比。
Q:一流的指挥官?
A:超一流的,但是当我们抵达库班之后,他只飞了一个星期就和他的僚机一起被击落了。(谢佩尔驾驶 Yak-7B 于 1943 年 4 月 24 日在与 Me 110 作战时被击落)

Q:在军事航空学校里,你进行过编队飞行和格斗训练吗?
A:我们观看过演示,并且飞过几个架次。
Q:你从学校毕业时是什么军衔?
A:中士。
Q:你认为这些训练中最值得注意的不足是什么?
A:飞得架次和飞行时数太少了。
Q:所以你没有进行过足够的飞行练习,并且缺乏战术知识?
A:我们训练有素,不过仍然不够,战术主要都是口口相传的。
Q:你期待战争到来吗?
A:不,不真的期待。
Q:48 歼击机团后来成为让飞行员适应战争的培训单位?
A:是的,48 团,指挥官是托比雪夫,他留在了后方,团里只剩下了中士飞行员。命令下来了,所有飞得差不多的飞行员都被送到前线,以此基础组建 43 团。我们去了新西伯利亚,在那里我们接受了 Yak-7B 的换装训练,我们接收的新飞机上有一个“巴什科尔托集体农庄号”的徽章,这些飞机是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的集体农庄工人捐献给我们的。我们驾驶这些飞机转场到莫斯科南边的 Lubertzy,然后把这些飞机留在那里,并接收了一批新飞机。我们在新飞机上获得一些经验以后,就被送上前线。库班的形势是最艰难的,那里有大量德国飞机。我们师有 3 个团,一共拥有 120-130 架飞机。在库班我完成了 41 次战斗飞行,击落两架敌机,一切都很顺利,直到第 42 次出击我被击落,差一点被活活烧死。从那之后,我的脸上、腿上和手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当时的情况是:我们的巡逻已经接近尾声,只需要再巡逻 5 分钟。突然,我的飞机燃烧了起来,我没有打算跳伞,我是从机舱里被甩出了的,我所有的东西,靴子、手枪、飞行帽都被气流刮跑了。幸运的是降落伞打开了。我恢复了知觉,然后发现我身上的衣服都起了火。但是,我活下来了,奥斯达切夫在我头顶上盘旋,摇晃机翼给我指明到我军控制区的方向,然后飞走了。我降落在库班河入海口附近的一个地方。
Q:是地面火力还是敌机(击落你的)?
A:我不知道。我们飞行在自己的领土上,我被一些平民救起了,他们正在海滨躲避战火,之后他们把我送到了前线,他们的营长看到了我,给了我一些酒,把我完全灌醉了。由于我严重烧伤了,他把我送到了卫生营。在那里我待了 20 天。
Q:之后你被送到方面军还是集团军医院?
A:不,野战医院。我被认为不值得后送。我被涂满了高锰酸钾溶液,然后就把我完全包扎了起来,我就躺着土地上,当医生把我的绷带去掉时,我看到我的伤口全都化脓了。之后我就被送到克拉斯诺达尔。我在那里治疗了 5 天,然后进一步被后送到 Kirovobad。我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8 月时我重新入役,但我的脖子被伤疤覆盖,不能扭头。委员会给了我一个月假期来恢复,我回到了我的村子和父母呆在一起。然后我去了列宁斯克-库茨涅茨斯克的军事委员会,新的委员会认为我可以继续服役。我经过莫斯科前往前线时,在克里姆林宫接受了嘉奖。
Q:谁是授奖人,你还记得吗?
A:摩尔多瓦最高会议主席,姓 Brovkov,我记得。你知道,我的记忆力不大可靠了。这是差不多六十年前的事了。之后我就回到了团里,团长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然后向大家宣布我是团里的老兵,大家也都很高兴再见到我,毕竟很少后人在伤愈之后回到原来的团。我又分配到了第二中队。我的头很难转动,但是我还是开始飞了。像医生说的一样,恢复要花一年的时间,我的脖子非常僵硬,但是我还是开始飞行。我参加了清扫克里米亚的战斗,然后是白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最后一直到柏林。到这时我又执行了一百多次战斗任务。我们为伊尔、轰炸机护航,扫射地面,飞侦察任务,我是个好侦察员。我在黑海上空侦察时发现过船只,然后就轰炸它们。我们有不少侦察员,实际上确认侦察结果是十分必要的,没有一次侦察结果没获得另一个侦察报告确认。后来,克里米亚之后,在第三白俄罗斯方面军,我也飞过同样的任务,我们团的特长之一就是侦察飞行。扫射敌人部队,他们排成纵队行军,我们就沿着公路扫射,尤其是在乌克兰(执行的多)。侦察员发现一个敌人纵队,我们就从低空进入,然后开始扫射。那里道路很坏、泥泞不堪,士兵们不得不推着大炮前进。在我们的攻击下,他们无处藏身,也无处可逃,所以他们就趴在泥土里。我飞过大约 5 次这样的任务,在克里米亚我们还扫射过敌人机场。
Q:你飞过 I-16,海鸥,Yak-7B,还飞过其他什么机型?
A:当我们在新西部利亚进行转换训练时,我飞过 Yak-7B,后来在前线我们改飞 Yak-9。45mm 炮太给力了,我一次与福克式战斗,击中了它的机翼,它的机翼直接掉了下来。再后来是全金属的 Yak-3。都是萨拉托夫制造的。就在我们团准备换装喷气机的时候,我被解除了飞行任务。到那时和我一起加入团里的人只剩下两三个了。大家都是好飞行员,经验丰富,但是飞行就是这样子。有两个人坠机了,萨库尔斯基和科扎伦科,都是死在 Yak-9 上。除此以外,一切都还不错(笑)。
Q:我有一份你的中队抵达库班时的名单:中队长谢佩尔,副中队长奥斯达切夫,长机飞行员马科夫斯基,长机飞行员安德雷尤申科,中士飞行员:莫库洛夫,斯米尔诺夫,兹维亚金,瓦西里耶夫,格卢什科夫,基钦,克留科夫。
A:全是我的朋友,战争之后我参加了我们团老兵的所有聚会。
Q:TsAMO(国防部中央档案馆)档案记录 1943 年 4 月 20 日你在新罗西斯克附近击落了一架 Bf 109,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A:你知道,这并不是有意的,我跟安德烈申科在飞,它就这么出现在我的瞄准镜里。我做的所有的事就是按下射击按钮,两挺机枪和一门航炮足够了。
Q:它正在攻击你的长机吧?
A:你没法想象库班的天空是什么样的,当你到达前线以后,天空充满了飞机,我们的飞机,德国人的飞机,并没有明确的战斗秩序。德国人自己跑到我的枪口前,我跑到德国人的枪口前, 就是这样一回事。实在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免损失。
Q:1943 年 5 月 5日你击落了一架 Ju 88。
A:我们正在为轰炸机护航,希特勒下了命令要德国空军把我们对 Little Ground 的进攻击退。他们白天飞,晚上也飞。在他们的轰炸机轰炸我们的同时,我们的轰炸机也正在轰炸他们的阵地。轰炸机的机动性很差,所以打下它没费多少力气。不过,他们的炮手也在还击,我们(攻击轰炸机时)损失了不少飞行员。
Q: 所以你又一次走运了?
A:在前线运气就是一切。但是如果你不小心你的屁股,就绝对没有运气。我的长机攻击他们的长机,因为他们飞得很近,所以我就攻击了他的僚机。我接近到 10-15 米开火。看到他拖起了烟雾,就一次攻击。当然,我没再盯着他不放,我还有长机要掩护呢。他作了一个半滚倒转回家了,我也一样。

Q:你能解释一下战绩是怎么确认的呢?例如海军航空兵有不同的标准。
A:标准都一样,你必须有证据,它是在哪里坠毁的,并且有带有编号的部件。
Q:但是没有办法把掉进海里的残骸捞上来不是吗?这就是为什么海军航空兵有简单一些的战绩确认程序。
A:简单?我们在库班的时候在海上飞了很多次,仅有的证据就是敌机拖的烟雾,没人去看敌人在哪掉进海里,没人有那个时间去看。
Q:我被要求澄清一件事,在 1944 年夏季,你护航 IL-2 机群去考纳斯地区,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你跟团长发生冲突是什么原因?
A:你是对的,我们那次损失了 4 架飞机。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有档案记录吗?
Q:是的,TsAMO 有记录 。
A:我在为 8 架 IL 护航。原本应该有 4 架战斗机护航,我和聂尔申科,还有罗辛和另外一个飞行员,我不记得是谁了。罗辛那组有人的飞机故障了,所以他们提前返回机场了。结果只有我们两架战斗机留下。当我们到达考纳斯地区,IL 们开始攻击敌人坦克。这时福克沃尔夫们出现了,有一大群。他们开始向 IL 机群射击。4 架 IL 被击落了。后来我们知道所有被击落的飞机都成功迫降了,飞行员都生还了,但后座机**有死伤。(团长)多罗申科大尉是个参加过蒙古战争 (诺门罕?)的老兵,但是你要知道,他有一些疯狂。我不知道,也许他是个好指挥官,但是他并不关心飞行员。所以,他说:“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就是一坨屎,不是飞行员!你们怎么能让那么多IL被击落。为什么你们离开了。”但是如果只有 2 架护航机,我又能做什么?我击落了一架福克沃尔夫,就这样了,我们必须得先活下去。在库班时,我曾经把一架咬住他(团长)尾巴的梅塞施米特赶走,他向地面询问:“是谁在飞 38 号”“是我”“谢谢...”然后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在这里,我能做什么呢?那里有超过一打福克沃尔夫。

Q:你用 45mm 炮开火,然后看见敌机机翼上发生了爆炸?你确定这架飞机的机翼被轰飞了?
A:是,我确定。我现在眼前还可以看到这场面。
Q:你们是怎么保持士气的?(部队的)战斗精神如何?
A:士气,精神...在库班的战斗中我被击中了 4 次...我还是没有害怕,如果我看到一架敌机,我就得把它打下来。只需要晚上来 100 克(定量供应的伏特加)纾解一下压力就够了。
Q:你们是怎样度过闲暇时光的呢?
A:我们没有空闲的时候。飞行每天早上 8 点开始。我们在食堂吃过饭以后,就在我们的飞机旁边一直待到入夜。一刻也不能离开。一旦有起飞命令,我们就跳进座舱,开始飞行。
Q:你们的伙食怎么样?你们和地勤人员一起吃饭吗?
A:不,我们分开吃。我们有 5 级供应,地勤是 7 级,比我们差一点。我们从没挨过饿,不管(驻扎)在哪里我们都能得到足够的供应,来自美国的肉罐头,水果,葡萄、苹果...
Q:(你们)是怎么帮助菜鸟适应战场的?
A:我们团里大约有 50 个菜鸟...首先,他得研究任务区域。这种情况很常见,年轻飞行员可能飞行技术很不错,但是找不到自己的机场...所以他们损失的非常快...我们会向他讲解一切注意事项,然后他会起飞,就此消失...很多年轻飞行员损失了...那些导航技能好的则大多都不会有事。(他们)都接受过特技飞行训练,在预备飞行团还进行过模拟空战,进一步的培训就要靠(他们的)中队长了。
Q:一般一天出动多少次?最多的时候呢?
A:在库班的时候,最多的时候一天飞 6 架次。我一共飞了 142 架次。如果天气不好,我们就坐在地上等,如果天气好,我们一天最多飞 6 架次。有时候一个月都没有(适宜飞行的)天气。
Q:你能描述一下典型的缠斗(dogfight)场面吗?
A:我不太理解你的问题...没有什么缠斗。你看到一架敌机,从后面接近它,开火,脱离。不建议直接从正后方接近轰炸机,(轰炸机的)机**会抓到你。最好是从后下方(低 6 点)攻击,20-30 度夹角,找好提前量开火。从另一面来说,库班上空总是云雾弥漫,敌人会突然从云雾中窜到你前方...你需要做的就是开火...一次点射。我不记得进行过一次“缠斗”。速度和机动就是一切。
Q:简单来说,你发现,接近,开火,脱离是吗?
A:是的,最多 30 秒。其中攻击本身不超过 10 秒。不过,你得识别出敌机,这只有在近距离才能做到。在前线总有人在无线电里喊“我屁股上有梅塞施米特!”“让我们干掉他们!”库班上空双方都有大量飞机。
Q:以你个人的观点来看,我们最好的战斗机是哪个?
A:我们一开始有 I-16 和 I-153,但他们太慢了。后来,Yak 和 La 出现了。哪一个更好...速度是一样的...除了 La 的飞行员前方有更好的掩护。
Q:说到 Yak,哪一种型号最容易飞?
A:都一样。
Q:装有 45mm 炮的型号不会更重吗?
A:不,那些(飞机的)发动机有 1,700 马力。也许(最大)速度慢了 5km/h。但是你的巡航速度总保持在 300-320km/h,否则你的油箱很快就会变空。最大速度下,你的油箱 30-40 分钟就空了,你得飞慢点,可以坚持两个小时。
Q:(Yak)的备弹较少被认为是问题吗?
A:不,不会。
Q:哪种 Yak 机型最好?
A:一开始是 Yak-7B,后来是 Yak-1...1944 年是 Yak-3。它是全金属的,非常轻,但是发动机是一样的。驾驶它是一种乐趣。我们也有 Yak-9TD,它很重,像个轰炸机。我们也执行轰炸任务...Yak-3 是最好的,毫无疑问 。
Q:你试飞过德国飞机吗?
A:没有,我只管把他们打下来。他们速度比我们占优,大概快 30-40km/h。水平机动性很差,但是垂直面相当棒。他们只从垂直面攻击(我们)。
Q:你对德国飞行员怎么看?尊重他们,还是恐惧?
A:我从来没看到飞行员,只看到飞机。恐惧?如果你遭到攻击,所有人都会恐惧...敌人就是敌人,这解释了一切。我对德国飞行员的看法?我不知道...我们在库班击败了“乌德特”。那是些很难对付的对手,他们都有“橡叶十字”,相当于我们的“苏联英雄”。是的,难对付的对手。不过,他们的飞机也要(比我们)好点。我被击落了一次,击伤了 3 次。都是发生在库班上空。我看到了敌人,你总能看到曳光弹的尾迹,你机动躲避它,每 4 发子弹有一发曳光弹。如果尾迹消失在敌机上,你就打中它了,如果(曳光弹)飞远了你就修正。
Q:你的飞机被击中时,机体有什么反应?
A:只要发动机还在工作,控制系统也没被损害,就没问题。但是你回到家,会发现蒙皮已经被撕开了,机械师会给飞机打上补丁,然后你再一次飞上天...
Q:无线电工作的怎么样?
A:一开始不怎么样...只有长机有无线电接收机。僚机什么都没有。中队里只有两架飞机有**无线电设备。而且质量也不好,频率不断跑掉,我们不得不反复调频率,而且很难听懂里面是谁在说什么。
Q:你的武器(交汇点)设置在什么距离?是不是按个人要求设置的?
A:一开始设在 200 米,后来是 100 米。没人提要求,我们只是接到通知。
Q:武器的后坐力,尤其是 45mm 航炮(的后坐力)没有影响准确性吗?
A:你说的是停止力?对,(一次)在考纳斯附近我有一点要冲过跑道了,所以我开了几炮,飞机就停下了。
Q:(歼击机进行)轰炸和扫射很常见?
A:在库班和克里米亚,在我们追击敌人时...他们沿着道路撤退...有效性?我不知道。人们坐在卡车上,我们开火...我们不知道有多少炮弹击中了目标...我们扫射敌军纵队和机场的目的就是阻止敌人移动或者封锁机场,我们怎么知道消灭了多少敌人?
Q:你们使用什么样的炸弹?
A:FAB-50 或 100。但是我们只用过一次,翼下挂载两枚。那是出现了紧急情况。

Q:(部队)通过减少载油量来减轻飞机重量是常见的做法吗?
A:不,油箱一向是加满的。
Q:你们的 Yak-7B 是装的是 105PA 还是 PF 发动机?

A:(装有)不同的(发动机),我们的飞机一般一两个月就不再执行战斗任务了。
Q:你们使用什么样的瞄准镜?
A:在风挡玻璃上的瞄准圈和十字线。
Q:你觉得 Yak 怎么样?你喜欢它们吗?
A:在战争中我从没飞过其他机型,所以我们喜欢它们。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杀敌的工具呢?
Q:像 LaGG 的飞行员就不喜欢这种飞机,它们太重并且飞得慢。
A: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观点。
Q:Yak 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最大的弱点呢?
A:在我看来,水平机动性是最大的优势,垂直机动嘛...是弱点,在水平战斗中没有德国人能胜过我们。
Q:你记不记得接收过来自其他团的旧飞机?
A:不,我们只接收新飞机,我们曾经(每架飞机)飞 20-25 小时...只飞新飞机,旧飞机太慢了。我们一直飞在极限转速上,所以发动机很快就磨损了。一架飞机不超过 50 架次。然后我们就把这些飞机送去克拉斯诺达尔航空学校。

Q:(你们的)飞机有(在战场)接受过特殊改装吗?
A:没有,有什么样的飞机就用什么样的。
Q:梅塞施米特和福克沃尔夫哪一个更难对付?
A:我们大多数时候在和梅塞施米特战斗,只有很少几次遇见福克沃尔夫。但是实际上,你不会在乎是和哪种敌机交战。福克式有粗机头和薄尾翼,而梅塞则苗条的多。
Q:你在何时何地进行的第一次空战和第一次战斗任务?
A:在库班,诺瓦娅.提塔罗沃卡。我在那里飞了 44 架次,几乎每次都有空战。但是我们的战斗都很简短,一次攻击,击落敌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开始我是僚机。我的长机飞行员是安德雷尤申科.尼古拉。他发起攻击然后脱离。我也得一起脱离,我不能离开他。所以我只能击落那些自己飞进我瞄准具里的敌人。
Q:你有没有击毁过地面上的敌机?你们是怎么确认它们被摧毁的呢?
A:是的,我们击毁过。确认?如果它起火了,那就是确认。在赫森角附近,整个机场里挤满了飞机,那里大概有两个团。最好的“乌德特”也在那里!(可能是记忆错误,“乌德特”当时并不在赫森-采访者注)我们会在清晨进行扫射,日出时,我们会从太阳的方向冲下来,并且最低飞到 5 米,那里有很强的防空火力,我们在那个机场上空损失了很多飞行员。
Q:你记不记得有你的飞行没有被计入战斗任务?
A:如果我们飞护航任务,而一架我们的轰炸机损失了,整个团队都不会有战斗飞行纪录。但是我们团的指挥官以某种方式绕过了这一规定。

Q:你能描述一下这份名单上的人吗?
A:安德雷尤申科.尼古拉.安内耶维奇,1944 年 3 月 27 日死于伤势过重。他跳伞了,德国人在他降落的时候向他射击。当我们的士兵找到他时,他还活着。(他于 1944 年 3 月 26 日被击落,在跳伞逃生过程中被击中。16 个击落记录)
Q:向降落伞射击很常见吗?
A:不只是他们。当我们扫射赫森时,一个飞行员跳伞了,一架波-2 被派去营救他,这架波-2 也被击落了。
  科斯季科夫.费多尔.米哈伊洛维奇。他又一次丢了靴子并且几乎裸体着回来。他跳伞了,然后所有东西都被气流吹走了。我记得我有一条很粗的皮腰带,但是(跳伞时)也被气流扯走了。甚至飞行帽里的电线都被扯开了。
  德罗比亚兹科.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他在扫射赫森机场的时候死了。(被击落于 1944 年 5 月 6 日,跳伞落入黑海并沉没了。5 个击落记录)
  扎亚茨.尼古拉.谢苗诺维奇(菲利波维奇?-采访者注)1943 年丢了命。不知道是在哪里和怎么丢的了。(1943 年 9 月 29 日出击未归还。击落 6 架敌机)
  科什曼.雅科夫.伊万诺维奇,在扫射赫森角的时候阵亡。他应该在扫射防空阵地,但是他一个动作都没做就撞到地面上。他一定是被空中飞舞的弹片击中了。(1944 年 4 月 24 日在扫射赫森机场时阵亡,有 11 个击落记录)
  斯多布尼科夫.亚历山大(阿列克谢?-采访者注)瓦西里耶维奇 1944 年时没有从战斗任务中返航,并且被俘了。(1944 年 5 月 7 日在赫森地区被俘。有 10 个击落记录。战后返回)
  索科洛夫.亚历山大.谢苗诺维奇 1944 年 4 月 14 日未返航。(1944 年 4 月 14 日驾驶 Yak-9 未从克里米亚返回,7 个击落记录)他是安德雷尤申科的僚机。
  谢维德.格里戈里.鲍里索维奇,他在库班上空受伤,但他回来了。后来他转去飞道格拉斯。
  科先科.伊万.吉洪诺维奇是我和平时期的中队长。他过于热衷于酒精了,和他的妻子大吵了一场,跑出家门被冻死了,他是个好人,这是个悲惨的死法。
  库兹涅佐夫.维克托(伊万?-采访者注)格里戈里耶维奇,马科夫斯基救过他一命。
Q:你看到过飞行员是怎样被杀的吗?
A:很难看到,飞行员就这么消失掉了...谢佩尔..他飞了 5 或 7 个架次。他们应该是去扫射机场。我并不在那一组里。萨维茨基是我的长机。
  西格雷夫.贝内迪克特.彼得罗维奇埋葬在库班的一个简单墓地里...他想迫使一架敌人轰炸机降落到我们机场,但是他被后座**打死了。掉在我们的控制区里。(1943 年 5 月 29 日,降落伞撞上了飞机尾翼,8 个击落记录)
Q:1943 年 4 月中旬,你们团在克里诺维特机场遭到 Me 110 扫射。中队长安德烈夫阵亡。你还记得这个事件吗?
A:我刚从一次巡逻中返航,我们就睡在机翼下面。突然发生了爆炸,我被一块碎片击中了。我左胸的一些皮肤被撕掉,碎片飞进座舱并卡在里面。
Q:你们没有预料到他们会出现?
A:当然没有,我们连观察哨都没设。
Q:当你转场到前线时,有没有一架 Pe-2 领航?
A:我们有一架飞机在我们前面(领航)。顺便说一下,当我们从顿河畔的罗斯托夫出发时,有两架飞机错误的降落到了敌人的机场。一个中队长和一名普通飞行员。当中队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用自卫手枪把那个飞行员打死了,然后自杀了。德国人按照军礼埋葬了他们,甚至还举行了追悼会。
Q:你说德国人好好埋葬了我们的飞行员...你记不记得我们的战士是怎么埋葬德国人的?是不是扔进一个浅坑里,连棺材都没有?
A:你要知道...每个人都死在他应得的地方。我对他们没有一点怜悯。再说了,当你被击落并且和你的座机一起坠落,那个飞行员剩不下什么了,就是一点烤过的肉和骨头。
  你的名单里有没有格卢什科夫...
  格卢什科夫跟西格雷夫一起飞,西格雷夫弯转的非常急。格卢什科夫在内圈,试图跟上西格雷夫时失去速度进入螺旋。他掉进了沼泽了,我亲眼看见它发生。谢佩尔跳进一架波-2 去寻找坠落点。只有一点尾翼还露在地面上。(格卢什科夫.阿尔谢尼.德米特里耶维奇,1943 年 4 月 12 日驾驶 Yak-7B 坠机。斯塔利-奥斯科尔机场)
Q: 你对萨维茨基有什么评价?
A:萨维茨基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驾驶 Yak-3 击落了 22 架敌机。在柏林附近他还利用德国高速公路(autobahn)作为跑道。他叫得出所有飞行员的名字。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他就像我们的父亲,他是团里受欢迎的客人。每次他来的时候,我们都会跑去看他。
Q:你在地面上见过德国人吗?
A:没有。
Q:你遇见过罗马尼亚飞行员吗?
A:没有。我见过法国飞行员。我们驻扎在同一个基地。

Q:你进行过机腹迫降吗?
A:没有,从来没有。在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我翻过一次,我得从那里带一个飞行员,我检查了一起,在降落线的尾端,我向前翻滚了。
Q:你记不记得你们的飞机涂过迷彩?
A:它们都是一样的颜色,深绿色。

Q:你们在冬季有没有重新给飞机涂装?

A:没什么理由去那么做,你要知道...20 到 30 个架次后,我们就拿到新飞机了。
Q:战术编号呢?
A:白色,我整个战争中一直用的是 38 号。
Q:有识别图案吗?
A:没有,什么都没有,所有飞机都一样。
Q:在来自巴什科尔托的飞机之后,你们还得到过个人捐献的飞机吗?
A:苏联英雄科切托夫有一架,牧羊人捐献的。
Q:你记得飞机上有标志战绩的红星吗?
A:不,没有。飞机都很朴素,没有图案,我们更换飞机太频繁了,没必要画图案。副翼和舵涂了颜色作为师的识别色,278 师是蓝色,265 师是红色。在飞机两侧还有军的标记。
Q:(战争中)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吗?
A:所有的事都很有趣...每次任务我们都损失了一些人...你可以笑,你可以哭,但都成为故事了。
Q:你在天上遇见过盟军吗?
A:没有。
Q:你对第二战场有什么看法?
A:我们那时没有想过这些。不过,但第二战争开辟的时候,我们已经不需要它了。
Q:你击落敌机有奖金吗?
A:每架战斗机 1,000 卢布,轰炸机 2,000 卢布。
Q:你记不记得我们的飞行员击落过友军?
A:是的,我们击落过英国战斗机“喷火”,击落过几架,因为我们从来没见过他们,而他们的轮廓跟 Bf 109 很像。所以(后来)他们(盟军)飞来我们的机场,好让我们熟悉他们。
Q:你飞的最后一种飞机是什么?
A:最后是一架 La。我们坐在食堂里,听见广播里说战争结束了,我们跳了起来,开始向天上开枪。
Q:为什么你结束了飞行生涯?
A:我没离开,我是因为健康问题被解除飞行任务。
Q:那时你的军衔和职务是什么?
A:上尉,编队长机。我在团里一直待到 1949 年。就在我们开始接收喷气机的时候,我由于视力问题不适合(驾驶喷气机)。所以我成为测试飞行员,在拉姆斯多夫,发动机在那里大修和维护。我在那里待了一年,然后决定接受进一步的教育。我被送到列宁格勒的莫扎伊斯卡亚学院。学习了 6 年,毕业后我被送到拉姆斯多夫的第一近卫团。我在那里担任了 3 到 5 年的主任工程师。我在那里离开了军队。我当时病得很重。在布达佩斯的医院住了 20 多天,然后我签了一份文件,退役了。我为军队服务了 29 年,因为我的长期服务,我被授予了 6 个奖章和勋章。现在我是团里最后的老兵了,所有人现在都死了...我的时间也要到了。我已经病了 3 年多了,而且我再也不会恢复了。我仍然热爱航空,当我看到天上有飞机经过时,我想在上面驾驶它飞行...
  2006 年 7 月 9 日,伊万.卢基扬诺维奇(卢基奇).兹维亚金,第 3 歼击航空师第 43 歼击机团最后一个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兵,在忍受漫长的疾病后离开了我们。

http://www.afwing.com/war-history/zvyagin.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22: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空军远征日本前传:事故频发的马丁轰炸机中队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1936年7月,广东空军70余架飞机先后北上投效国民政府。12月末,南京中央空军第8大队正式成军,下辖第10、第19中队,装备意制萨伏亚S.M.72轰炸机6架、道格拉斯O.2MC轰炸机6架、德制亨克尔He-111AO轰炸机6架、德制福克·符夫W-44轰炸机1架。
还在几个月之前,南京发起为蒋介石50岁生日的“献机祝寿”运动,共计募得捐款约650万元,航空委员会主任委员周至柔建议,“拟在这批捐款中,提出287万5千元,作为本会与资源委员会,合办之飞机发动机制造厂之配合款外,余款拟购马丁式轰炸机及其他类型战机”。
马丁式轰炸机是美国马丁飞机公司的新式产品,在1929年美国陆航队征求新一代轰炸机时脱颖而出。该机为全金属张臂式双发轰炸机,座舱和枪塔采用全封闭,各项技术比较领先。1932年3月,“马丁123”轰炸机送交军方测试,后来返厂作了一些修改,定型号为XB-907A。1933年1月,美国陆航队订购48架XB-907A,军用型号更名为B-10。
1936年春夏,马丁式轰炸机获准外销,代号139W,购买最多的当属荷属东印度,其次为阿根廷、土耳其等国。马丁飞机公司最早接到中国的订单来自广东地方政府,数量不过区区3架,未及交货,陈济棠通电下野,改为南京国民政府接手。航空委员会订购的数目为6架,每架40万法币,马丁飞机公司为了区别去向,在代号后面加上“C”,以示出口中国。
1937年2月,首批6架马丁139WC轰炸机的散件运抵上海,在虹桥机场装配后由新组建的第30中队接收。第30中队中队长石友信、副中队长李忠侬,队员以中央航校第3、第4期为主,亦称“马丁中队”。马丁飞机公司当时派遣亨利·罗素来华教练,这名“洋员”工作十分认真,上至中队长下至队员,他都要带飞两次。
或许是合同方面沟通不到位,没等全队完成训练,亨利·罗素即因合约期满离华回国,他在告别会上坦率指出,“石友信与佟彦博表现最佳,具备带飞教官的能力”,“分队长方长裕的飞行技术是全队最差的”。
航空委员会非常珍视马丁机,基于指挥上的便利,不久将其归入第8大队战斗序列,不过因为历史渊源不同,第30中队与第10、第19中队甚少亲密往来,实质上犹如独立中队。
全面抗战爆发,第8大队移驻南昌、吉安,3002号马丁机在一次训练中重落地失事损毁。8月14日,第30中队奉命参加淞沪会战,3006号马丁机飞至江西临川上空失事坠毁,剩下的4架马丁机当晚抵达南京大校场机场,加油挂弹后首次出击上海日军成功。16日,第30中队移防汉口,原本计划第二天再飞上海,轰炸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旋即改变任务轰炸日舰,惜未寻获目标。
8月25日,第8大队大队长谢莽亲自带队,率领3架亨克尔、2架马丁机,由第3大队第17中队的7架波音281驱逐机护航,出击吴淞口外海日本军舰及登陆部队。此次任务,马丁机平安返航,2架亨克尔被日机击落,蒋介石迁怒谢莽、石友信,将二人降级去职,改以李怀民、黄正裕接任大队长和中队长。
10月初,3001号马丁机训练失事损坏,第30中队几乎名存实亡。13日,第8大队奉令轰炸上海日军机场及军事设施,3架亨克尔、3架马丁机从汉口转场南京,傍晚遇上日机空袭,只好升空避敌,直到天黑后方才陆续降落。这时候大家都认为出击计划多半改期,但上级严令夜袭,摧毁堆积在上海汇山码头的日军物资。
在对日空战中失去一臂的石邦藩
午夜时分,佟彦博的3005号马丁机临时故障,无法起飞,改由3003、3004号机执行任务,结果酿成两机先后撞山的大悲剧。李懋寅时为第30中队少尉飞行员,他晚年回忆说:“起飞后不出五分钟,紫金山下黑沉沉的地面,突然闪出一阵强光,紧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巨响。总站长石邦藩赶紧跑上小楼嘹望,脸上立即浮现难以形容的悲凄悲凄之色。长叹一声,太坏啦!两架马丁机,都碰地出事啦。”
石邦藩等人急赴失事现场,只见火光冲天,满地残骸,黄正裕、方长裕等7位机组成员殉职,惟有3003号机通讯员曹春芹跳伞生还。22日,3005号马丁机轰炸宝山西北日军临时机场,左发动机被地面炮火击中,驾驶员试图依靠右发动机飞返南京,不幸在孝陵卫附近失速坠毁。至此6架马丁机全部报销。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22: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93岁空军老兵徐世椿讲述(二): 不做亡国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作者:郭新

一、不做亡国奴
    回忆往事,徐世椿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们是为保卫祖国而战!为民族存亡而战!空军最危险,我们就做空军!鬼子打到家门口了,不拼死抵抗就要亡国灭种,我们宁死也不能做亡国奴啊!”三期的壁报《剪云》上的一首小诗曾深深地刺痛着大家:


                  假如,我们不去抵抗,

                  敌人杀死了我们,

                  还会指着我们的尸体说:

                  瞧,这就是亡国奴!

    被日本侵略者欺侮的奇耻大辱激发的爱国主义精神和“灭此朝食”的英雄气概,时刻都激励着三期前辈们的斗志。初级训练很苦很累,饭堂没有凳子,都是站着吃饭;开饭前,他们会齐声高呼“强虏不灭,誓不坐食”!
    睡前要列队,队长高喊:“诸生,尔忘日本帝国主义企图亡吾国灭吾种乎?”大家齐呼:“不敢忘!”
    三期前辈都爱唱歌,喜怒哀乐仇恨热爱都用歌声表达。《不做亡国奴》唱出了大家心底的吼声。七十多年过去了,每每唱起这首歌,徐世椿的眼睛都会湿润,他的思绪会回到1939年的大年夜。
    “那时太苦了,伙食极差,还吃不饱,大冬天也没有棉军衣,饥寒交迫啊!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真想家啊,越想家越恨日本人,就想和鬼子拼命……”
    1939年的除夕,大雪纷飞,炮竹声稀稀拉拉地响着。三期同学裹着单薄的毯子,挤在冰冷的营房里守岁。过年,没有欢乐的气氛;想家,多数同学家乡已沦陷;思亲,亲人杳无音讯,生死未卜。好多同学都哭了,压抑不住的啜泣声在营房蔓延。不知是谁唱起了《不做亡国奴》,大家立即应声唱合,“不做亡国奴,人人争先,打败鬼子,回家过年!”相濡以沫的三期前辈用慷慨悲壮的歌声迎来了新的一年。
    那个除夕之夜,他们终生难忘。
    93岁的空军老兵徐世椿再唱《不做亡国奴》并讲述1939年的除夕之夜。
歌词:雪花飞,飞满天,北风吹透破坎肩。灶上几天不炊烟,没吃没穿又饥又寒。不做亡国奴,人人争先。熬过了苦难,到胜利那一天,打退鬼子,回家过年!

  二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初入航校,生活、训练极其艰苦,但三期同学人人心头燃烧着复仇之火。徐世椿总说,我们那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就是一心想死,以死报国!那时,空军有《空军信条》,信条的核心就是至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风云际会壮士飞,誓死报国不生还!

                       空军精神是有不再生还的血性;

                              空军的决心是与目的物同归于尽;

                       空军义气是同生共死,重公轻私,

                       空军的气节直凌云霄;

                       空军的胆量至大无畏;

                       空军的人格至高无上;

                       我决心牺牲个人报仇雪耻而来学习空军的;

                       生而辱不如死而荣……
誓死报国,个人得失全都置之度外了,现在的人是不可能理解的,我们那时就觉得流血牺牲才是血性男儿,能够以死报国,是最光荣的。”
    三期的毕业纪念册上,有一篇父亲描述航校生活的文章《四年》:
    “……在这里已经四年了。当初谁底心不是象烈火,渴望着在祖国战斗的大旗下走向战场呢?哪管是山、是海、是天空?可是,我們是为出现在长空里崭新的战斗姿态所惊醒了。终于我們走进了空军。
    谁不知道,忍泪是比嚎啕大哭还难过的事情,而我们这一群却忍着更厉害的东西啊——我們抑压着血管里奔流的血浪!时常远方寄来了书信,说些漠南漠北的战讯,以及江南、海滨又添了多少血债:孤儿、寡妇、义民、万人塚……这时候我們的心是在发抖吧!”……
    徐世椿叔叔总是说,我们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死,为民族而死!“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拿我们的血肉去拼掉敌人的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今天,93岁的抗战老兵徐世椿唱起这首歌,那份悲壮和豪气经历了七十多年的岁月沧桑,仍然震撼人心。

    向前走,别退后,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同胞被屠杀,
    土地被强占,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
    拿我们的血和肉,
    去拼掉敌人的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向前走,别退后,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拿起我刀枪,
    举起我锄头,
    我们再也不能等候!
    我们再也不能等候!
    中国的人民一齐起来救中国,
    所有的党派,快快联合来奋斗!
    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
    拿我们的血和肉,
    去拼掉敌人的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1b3670102xij4.html
发表于 2019-3-24 22: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射声老师传资料辛苦了。
发表于 2019-3-24 22: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走,别退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GMT+8, 2019-9-16 14:07 , Processed in 0.789394 second(s), 8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