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艺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三国艺苑 首页 原创 名家 查看内容

打赢夷陵之战后,东吴并未腾飞,反而差点被曹丕一战消灭|文史宴

2021-12-7 21:20| 发布者: 三国艺苑| 查看: 1603| 评论: 0|原作者: 桓大司马|来自: 国家人文历史

摘要: 被严重低估的三路伐吴之战若说夷陵之战是东吴第一次重大危机的话,三路伐吴就是第二次。此战在《三国演义》中一笔带过,所以大家印象不深,其实这是一次灭国级别的战役,曹魏精兵强将尽出,在多个战场压制吴军,连荆 ...


被严重低估的三路伐吴之战


若说夷陵之战是东吴第一次重大危机的话,三路伐吴就是第二次。


此战在《三国演义》中一笔带过,所以大家印象不深,其实这是一次灭国级别的战役,曹魏精兵强将尽出,在多个战场压制吴军,连荆州的核心江陵城都几乎易手。


若非吴将朱然、朱桓等人的奋战,曹魏一举灭吴也并非没有可能。


偷袭荆州和夷陵之战虽然都是东吴获胜,但其实是惨胜。


蜀军陆战强于吴军,刘备反攻荆州时又以荆州豪强廖化、向宠、辅匡、傅肜、冯习、张南等为主要将帅,为了夺回老家,全军士气高昂,交战初期连连获胜。


同时刘备也派马良等人策反荆州西部诸蛮族,搞得荆州南部处处起火。


《演义》里的沙摩柯

是东吴荆州处处起火的写照


夷陵之战旷日持久,粮草、兵器等物资消耗巨大,南郡周边地区在之前的荆州争夺中也破坏严重,所以夷陵之战取胜虽然提振了东吴军队的士气和孙权的自信心,但从纯军事角度说,东吴的军力反而有所削弱。


在此背景下,曹丕发动的三路伐吴绝不能等闲视之。


黄初三年九月,曹丕令宗室曹休、名将张辽、臧霸合五州二十余军出洞口(今安徽和县),为东路军;宗室名将曹仁出濡须,为中路军;宗室曹真、夏侯尚、名将张郃、徐晃攻南郡江陵,为西路军,西路军附近另有一路兵马,由江夏太守文聘率本部兵马骚扰孙权的新营造的都城武昌(今湖北鄂州)。


此外,东吴扬州腹心之地有山越的钱唐大帅彭式等起事,刘备煽动起来的零陵、桂阳诸蛮仍与吴军对峙,败退白帝城的刘备也写信威胁陆逊说“吾将复东”。


此时的东吴可谓四面受敌,兵力捉襟见肘,如若应对不当,一战而亡并非危言耸听。




东吴被曹魏打到灭亡的边缘


东路军抵达江北后,吴将吕范督徐盛、全琮等,率水军严阵以待,不料长江上刮起凶猛的南风,吴军的一部分战船漂到北岸,被魏军趁势屠杀,损失数千人。


魏军没有料到会有这种天降好事,渡江的准备还没有做好,没能即时渡江,而东吴败军得到迟来的吴将贺齐所率水军的接应,得以保全。


曹休见洞口对岸的牛渚江面吴军已有防备,就派臧霸率青徐水军东行至京口(今江苏镇江)江面渡江,臧霸在京口又战胜吴军,杀掠数千人,好在徐盛、全琮等兢兢业业,收拾败军,斩杀魏将尹卢及魏军数百,使臧霸退回江北,勉强稳住阵脚。


西路军迅速包围江陵,东吴以名将朱然镇守江陵城,孙权又令孙盛在城西南的江陵中洲上立坞,驻扎万人,与江陵城互为犄角。


西路魏军锐气极盛,曹真派张郃击破孙盛,夺取江陵中洲,吴军溺死者数千,江陵城陷入孤立。长江南岸的吴将诸葛瑾试图率水军反攻江陵中洲,却被魏将夏侯尚水陆并进击破。


曹真从二代宗室中崭露头角


孙权大本营武昌的兵马也被魏将文聘牵制,难以大规模西援江陵,文聘更夺取了汉水以北的所有土地,令东吴损失惨重。


至此,江陵城彻底孤立,被魏军重重包围,日夜攻打。吴军因四面救火,军力不足,城中给养缺乏,许多士兵患了浮肿病,能战者仅五千人。


曹真等立土山、挖地道,用楼橹指引土山上的士兵射箭,箭如雨下,江陵守军军心动摇,全靠朱然镇定自如,找到机会出城反突击,击破魏军两屯,江陵得以久守。




东吴奇迹般的咸鱼翻身


东吴的转机发生在曹魏中路军身上。中路军主帅曹仁用声东击西之计声称进攻羡溪,实则进攻濡须,吴军守将朱桓中计,分兵救援羡溪,曹仁大军到达濡须时,朱桓所部只剩五千人,陷入明显劣势。


曹仁派其子曹泰进攻濡须坞绊住朱桓,另遣水军袭击吴军家属所在的濡须中洲,想将濡须要塞的吴军一锅端。


不过朱桓指挥若定,曹魏水军不是东吴水军的对手,损失千余人后败回,曹泰则被朱桓打得大败亏输,魏军被斩首数千级,损失惨重。


朱桓因击败曹仁而声名鹊起


开战以来,吴军连遭败绩,这次辉煌的胜利令东吴上下士气大振。


此时扬州造反的山越被吴将周鲂平定,荆州西部群蛮也被吴将步骘率交州兵马一一平定,陆逊在三峡严密守御,不给蜀军东下的机会。


察觉寿数将尽的刘备也开始为身后事布局,因为荆州豪强在夷陵之战中战死甚多,蜀汉反攻荆州的声浪大减,刘备得以答应与孙权和解,双方开始互通使者。


接下来,东线、中线陷入胶着,魏吴双方的注意力聚焦到西线江陵战场。曹魏不惜血本,以大军围攻江陵六个月,但江陵城城防坚固,主将朱然守御周全,依然无法攻破。


守北门的江陵令姚泰见粮尽援绝,对守城丧失信心,想给魏军做内应献城,结果被朱然发现诛杀。


虽然没有了内应,但魏军仍打算攻下江陵城,夏侯尚在江陵城与江陵中洲之间造浮桥,将前部兵马三万人移到江陵中洲上驻扎,可能是想屯田以为久计。


长江南岸的诸葛瑾欲再救江陵,却自知敌不过夏侯尚,不敢轻举妄动。


吴将潘璋认为魏军士气尚盛,江水又浅,不好发挥水军优势,决定暂不行动,潘璋率水军到达魏军上游,割芦苇作筏子,准备在长江涨水之时顺流放火,烧断浮桥,使江陵中洲上的三万魏军成为瓮中之鳖,予以全歼。


不过吴军的计划被曹魏谋臣董昭料中,曹丕急令夏侯尚撤军,结果浮桥狭窄,魏军撤退缓慢,被吴军两面夹击,损失惨重,勉强撤回北岸。


此时魏军中路在濡须惨败,西路也未能攻克江陵城,东吴内部叛乱逐渐平定,东路渡江难度太大,刘备也没有趁火打劫,曹魏军中又爆发了瘟疫。


曹丕对灭吴失去信心,孙权又适时进贡,给足了面子,曹丕遂下令各路军马班师回朝。


东吴在夷陵之战后元气未复,又遭遇曹魏三路伐吴,在曹魏的进攻中损失很大,一度有崩盘的危险,不过在东吴诸将的奋战以及外交形势改变之下,最终顶住了曹魏的猛攻。


此战实是东吴生死、三足鼎立的一大关窍,意义一向被严重低估,值得特意申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小黑屋|三国艺苑 ( 鲁ICP备14028466号

鲁公网安备 37132702371524号

GMT+8, 2022-8-11 09:45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